未分類

像這種專門愛卡油的大小老闆,張妍見的多了那會理他?便欲將自己的手由那名中年男子的手中拉出,卻不料對方竟然抓得出奇的緊,自己抽了兩三次卻怎麼也抽不出來。

不由得心中生出怨氣,好無理的色狼,怎得就這麼放肆,大庭廣眾之下就對自己拉拉扯扯的,但是馮總在旁邊自己是在不好發作,只得賠笑。

馮總微微一笑,「肖總您又開玩笑了,您可是『最美時尚聖京總部』的「行政考核總監」,什麼樣的小姑娘沒見過呀,在兄弟你的眼中那還有什麼美女呀!」

張妍聞聽此言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來眼前的這位「色狼」竟然是「最美時尚聖京總部」的「行政考核總監」這還了得?

這得是多大的官呀?自己要是能夠搭上這趟順風車,那豈不是乘風破浪,前途不可限量?

此時此刻哪裡還能在相回抽手,笑盈盈的說的說道「哎呦,原來是肖總呀,真沒想到肖總這麼年輕就已經身居如此高位,小女子真是佩服呀!」

肖總聞聽此言哈哈一笑:「小姑娘真可愛,不光長的漂亮,嘴還這麼甜,馮總,你有這樣的好員工,難怪你這連海城的業績是咱們九州之中最好的!」

馮總哈哈大笑,「兄弟開玩笑了,我這還不都是靠著兄弟照顧嗎!」說著向著張妍微微點了點頭。

張妍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對於這種職場大色狼可是見識的多了,怎麼會不知老闆用意。

笑盈盈說道:「哎呦,連我們馮總都這麼說了,那肖總您一定是我們的大貴人了呀!」

這位肖總也不客氣,「小姑能真會說話,哥哥我喜歡的很呀!」 公侯庶女 說著手上用力向自己的懷中一拉,張妍心頭頓時一驚。

心中暗罵:老娘心儀的人怎麼就同時都出現了哪?能夠攀上肖總這位高管自然是好事,但是自己仰慕已久的王醫生也在不遠處呀,他若是看見了自己的這番舉動,不知會怎麼看我?

但是所有思緒不過轉念之間,張妍畢竟也是在這風月場上混跡多年的老手了。

只見張妍便似沒了骨頭一般順勢便往肖總的懷中攤來。

雖是有意為之但張妍卻還嬌滴哼一聲「哎呦,這地怎麼這麼滑呀!」

肖總見小美女可能要摔倒急忙伸手扶住「小妹妹別怕,有哥哥在那,哈哈哈、、、、、、」

馮總也隨之哈哈大笑:「哎呦,肖總好身手呀,要不是兄弟你,我這小模特之不定得摔成什麼樣子那。」

張妍此時也已站直身子,整理了一下妝容又撩了撩頭髮,再拽一拽那已經短的不能再短的裹身抹胸短裙,「多謝肖總了。」

雖然看不見肖總的眼鏡,但是從他那已經和不攏的嘴唇不難看出,他真可謂不亦樂乎。

「馮總,您還沒有向我介紹這兩位大美女那!」

馮總哈哈一笑,「肖兄弟您急什麼一會咱們做到桌子上慢慢聊!」

肖總哈哈大笑:「馮總兄弟早有耳聞,你們『連海城』的迎賓酒那可是厲害的很呀,嚇得我肖某人都不敢上桌了!」

馮總連連擺手,「哎,肖總江湖傳聞不足為信,不足為信。肖總請!」

肖總哈哈大笑也不客氣,邁步便向電梯走去,手中還不忘復又牽著張妍的小手「來小妹妹,小心地滑,不要摔倒了,哥哥牽著你!」

馮總看著許玉揚微微一笑:「玉揚你出院了就好,今天一來為你出院,二來就是為咱們有聖京來的『行政考核總監』肖總接風!」

許玉揚點頭笑道:「謝謝馮總。」

馮總微微點頭,在許玉揚的肩膀上微微拍了拍而後向電梯走去,經過宋小安時,小安子急忙鞠躬,「馮總,您好!」

馮總只是嗯了一聲,似乎都沒有向他看上一眼,一眾少男少女緊隨其後。

倩影隨行 許玉揚轉過身來望著馮總的背影雖是笑容滿面,心中卻有千百隻羊駝奔騰而過:老東西,說的倒是好聽什麼為我出院壓驚,分明就是為了迎接上級領導,我就說嘛,你什麼時候這麼大方過!哼,要不是看在你給本小組開的工資的份上,本小姐是真不想再伺候你這個滾蛋。

安娜姐來到許玉揚的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揚洋出院了以後可要注意身體呀,不要太拼了!」

許玉揚微微點了點頭,「知道了,謝謝安娜姐!」

安娜姐微微一笑,沒有再說什麼,跟在馮總身後走進了電梯。

最後就只剩下了許玉揚與宋小安兩個人,姐弟二人相互對視,宋小安苦苦一笑,「揚洋姐真沒想到,竟然會是這個樣子!我還真的以為馮總會為你壓驚那!」

許玉揚沒有說什麼,微微的搖了搖頭。

小安子長嘆一聲「看來咱們還得繼續學習鬥爭下去呀!」說完姐弟二人一併向電梯走了過去!

一邊的王醫生看著眼前的一切,微笑著搖了搖頭。

「王醫生,看著這些少男少女多好看呀!」

王醫生微笑著說:「怎麼,小紅,您覺得自己老了嗎?」

周小紅微微搖了搖頭「也許還沒有吧,但是肯定已經過了最美好的年華。」

王醫生笑說道「沒想到我們的周護士竟然也是這麼的多愁善感!」

小紅笑了,「我這也算多愁善感嗎?」

「沒有嗎?」

「沒有吧,只能算是感嘆一下自己的苦短人生罷了!」

王醫生微笑著說:「你的人生怎麼會苦短哪?至少我們在一起共同工作了五年呀,小紅,你這麼說讓我情何以堪?」

我不是混子 周小紅轉了轉眼睛,「五年的時間對於男人來說也許真的不算什麼,但是對於女人來說可真的是真好的年華呀。」

「這可不像你說的話!」

「怎麼不像了哪?在張小姐的身上我能感受得到她對你的愛慕之情!」

王醫生微笑的扶了扶眼鏡,「是嗎,怎麼我沒有感受到!」

「可能是你已經習慣被這種愛慕包圍的感覺了吧,所以有很多對你愛慕的女孩子都被你有意或者無意的忽視了!」

王醫生抬頭看了看小紅「看來我似乎錯過了很多女孩而不自知!」

周小紅太微微點了點頭「也許是吧!」

豪門棄婦傷不起 「似乎你比我自己還清楚。」

周小紅沉默不語。

王醫生嘿嘿一笑:「那就有請周護士幫我這名感情反應遲鈍的醫生把把脈,看我錯過了多少愛慕者。」說著手扶著金絲眼鏡向周小紅看去。

二人的目光稍稍一碰,周小紅馬上底下了頭,緩緩的說道:「也許,很多,很多!」 「保安,把這個瘋子拉走。」端木狂命令。

兩名保安走過去。

葉雄飛起兩腳,直接將兩名保安踹飛,大步朝車子走來。

車子旁邊,其中一名醫生突然出手,一道白光,快如閃電般切向葉雄脖子。

這名化妝成醫生的男子,應該就是那天晚上,葉雄在房間里看到跟鬼影在一起的男子,如果他猜得不錯,鬼影跟另一名男子作誘餌,想引開自己,而這名男子,則護送幽靈離開。

還好他當時夜探的時候,看到房間里是三名男子,不然他還真可能上當了。

醫生的速度很快,只看到一道冷芒,那刀就到了葉雄胸口上。

對付一般高手還行,對付葉雄,醫生這實力還不夠看。

葉雄躲了兩下,飛起一腳,將他踹飛出去,準備去掀開車上蓋住人的白布。

眼見就要掀開白布,突然一片白光閃過,十幾根銀針射了過來。

關鍵的時候,端木狂出手了。

「敢來阻止急救,看我怎麼教訓你。」

端木狂五指之間,夾著無數的銀針,****過去。

葉雄躲過,掏出冷墨匕首,跟端木狂戰在一起。

趁此機會,化妝成醫生的男子推著車子,飛快逃離。

可惜,只走出十幾米,兩道人影擋住了他去路。

「你把我們姐妹當廢物不成?」安吉兒喝道。

「姐姐,我們很久沒聯手過了,這次讓他知道我們的厲害。」

安吉兒跟安樂兒沖了上去,跟化妝成醫生的男子戰在一起。

此時正是上班時間,走道上一幕,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力,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落到那張車子上,都想知道躺在上面的,到底是什麼人。

為什麼,雙方都想到得他。

想歸想,但是沒有一個人敢上前,因為雙方都在拚死搏鬥。

正在這時候,一道人影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朝車子走去。

出現的,正是端木玲瓏。

她尾隨葉雄過來,就是想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現在看來,所有的真相,都在這輛手術推車上。

端木玲瓏走到車子旁邊,激動得心撲咚撲咚直跳。

真相就在這裡,她的心頓時沉重起來。

「玲瓏,住手。」端木狂厲聲道。

「你不是想知道真相嗎,把白布拉開。」葉雄喊道。

葉雄幾次想衝過來,都被端木狂攔住了。

端木狂的實力,比他想象之中強多了,就算比不上他,也相差不遠,而且他也精通內功。

端木玲瓏****激烈地起伏著,手輕輕地伸了過去,心情激動得無法言語。

「玲瓏,我讓你住手,聽到沒有?」端木狂厲聲道。

「你不是想證明你父親的清白嗎,現在就是機會。」

端木玲瓏咬咬牙,用手一拉,將那張白布掀開。

白布拉開之後,葉雄非常緊張,追查了這麼久,如果面前的不是幽靈,那他就功虧一聵了。

目光落到床上那名老者的臉上,葉雄呆住了。

那是一張陌生的臉,根本就不是幽靈。

「慕容風前輩。」

看清楚急救車上的人物之後,端木玲瓏忍不住驚叫起來。

車上躺著的不是幽靈,而是嶺南醫神,慕容風?

那個被稱之為,嶺南一派,幾百年難遇的絕世天才。

葉雄萬萬想不到,會出現這種情況。

慕容風怎麼會在這裡,看他的模樣,手腿都沒辦法動,就連嘴巴也被封條封住,看起來就一個瘋子一樣。

如果不是從端木玲瓏嘴裡吐出慕容風這個名字,葉雄做夢也想不到,面前的就是嶺南醫神慕容風。

他這模樣,跟那個清風道骨的醫神差遠了。

「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慕容風前輩怎麼會在這裡?」端木玲瓏急道。

「他只不過是爸的一個病人,有瘋癲症,所以我才不得已綁住他,你別胡八道。」端木狂連忙道。

葉雄腦子轉得飛快。

嶺南醫神慕容風出現在這裡,肯定是有原因的。

再過十幾天,就是嶺南一派七大家族五年一度的醫道交流大會,這種重要的時刻,慕容風應該呆在家裡靜養,以最好的狀態迎接自己最後一的醫道交流大會,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像個廢人的一樣?

當下,葉雄決定將他救走,慕容風肯定知道很多內幕消息,甚至知道幽靈躲在什麼地方,他有什麼陰謀。

「安樂兒,把人救走。」葉雄命令。

「是,主人。」

安樂兒跑到床邊,將慕容風的身體扶了起來,飛快地離開。

端木狂大急,憤怒之下,身體爆發出一鼓強烈的氣罡,殺氣讓周圍的人全都呼吸困雄,就連纏鬥中的醫生跟安吉兒,也受影響,可見這端木狂的實力強到什麼程度。

見父親爆發出如此強烈的殺氣,端木玲瓏大驚。

父親的實力,她太清楚了,在她印象之中,從來沒有人是父親的對手。

然而,下一刻她再次傻眼了,因為在端木狂爆發的同時,葉雄也爆發了。

他身上衣服無風而動,一鼓不遜色於她父親,甚至比起她父親更厲害的罡氣激發出來。

他居然也會內功,似乎比起父親還強。

端木玲瓏徹底震驚了,她總算明白,那天晚上他為什麼能將銀針插進老者頭蓋骨了。

因為,他根本就是個內功高手。

在如此年輕,就達到這種實力,端木玲瓏從來沒有聽過。

「端木狂,這算賬我慢慢再跟你算,我遲早會撕開你的假面具。」

葉雄見安樂兒已經將慕容風扛到車上,正朝自己招手,連忙一輪猛攻,將端木狂逼退之後,跑到安吉兒那邊,三兩招將那醫生逼退,然後拉著安吉兒跑到車上,飛快地離去。

端木狂想追,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眼睜睜看著葉雄把慕容風救走。

等葉雄離開之後,端木玲瓏走到端木狂面前,激動地道:「爸,慕容風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啪!

一巴掌狠狠甩在她臉上,端木狂憤怒地吼道:「你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馬上給我滾。」

這一巴掌,將端木玲瓏打蒙了。

從到大,她從來沒被這麼打過。

面前的男人,斯文的臉上,變得面目猙獰。

端木玲瓏突然覺得這張臉,變得陌生起來…… 六樓的貴賓一號包房內傳來陣陣喧鬧的痛飲之聲,馮總說是來為許玉揚出院壓驚,其實分明就是為了給由聖京來的肖總接風。

席間以張妍為主的一眾少男少女頻頻舉杯向這位遠道而來上級官員敬酒,卻很少有人理會剛剛出院的許玉揚。

許玉揚怎會不知大家心思,無非就是想借著這個機會努力的與這位「肖總」拉近距離,搞好關係,再不濟也得混個臉熟,日後也好對自己在「最美時尚」的發展有所助力!

雖然許玉,之前很少參加這樣的飯局、酒會,但是作為已經在「最美時尚」工作了兩三年的她來說這樣的場面實在是已經習以為常了。

所以對於大家的行為也並不太介意,倒是難得清靜,獨自坐在桌上品嘗著「憶江北」的各式招牌菜,卻也是自得其樂。

只是在必要的時候響應一下馮總的號召,一起端起酒杯向上級領導肖總集體敬杯酒罷了,而許玉揚的杯中卻是滿滿的果汁。

在酒桌上的時間往往過得很快,雖然對於許玉揚而言有些寂寞難耐,但是不知不覺之中就已經九點半了。

肖總在以張妍為首的一眾美女的頻頻勸酒之下已然有了些醉意,也正借著這股酒勁越發放肆起來。

肆無忌憚的在一眾美少女之中卡油,對於他這種酒精考驗的風月老手而言,此時此刻才是這個飯局中最最令他興奮的時刻。

雲若塵 張妍等一眾美女雖然年紀輕輕,最大的也不超過二十二三歲,但是這種飯局卻是經歷的多了。

一個個展示出了與他們年齡所不相符的沉穩與老練,在兩位老總只間遊刃有餘,那個也不得罪,面面俱到,把兩位老總全部照顧的舒舒服服。

許玉揚看著這些微微的搖了搖頭,心中暗道:三觀不正呀!

若是換做以往許玉揚早就已經提出離席了,但是今天畢竟是打著為自己壓驚的名義才組織的這個飯局,自己如果提前離席似乎不妥,況且還有上級領導,這才強耐著性子做到現在。

然而不知怎得坐的時間越長,許玉揚的目光竟然越不自覺得向肖總與馮總的方向偷偷窺視。

看著這兩個老色狼在一眾少女的身上上下其手,肆意而為,聽著他們口中低俗下流的言語與笑話竟然也不自覺得隨之微笑起來。

旁邊的宋小安看著許玉揚的表情悄悄的湊到許玉揚的耳朵邊低聲道:「哎呦,揚洋姐您不是最不喜歡這種場合嗎?今天看你怎麼竟然如也偷笑的如此開心。」

許玉揚聽了這換頓時一愣「什麼,我笑了嗎?怎麼可能?我怎麼不知道?」

“你是我!”蘇瑾搖了搖頭,他腦袋裏有點亂,這不是真的,一切只是對方用變形術在迷惑自己。

Previous article

「那好,接下來,我會給你們一些建村令和一份計劃,你們去青州發育吧。」林牧囑咐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