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佳沫兒無奈的搖了搖頭。

三人又逛了大半天,才說說笑笑的回去了。

田園重生之衣代天驕 回到家裏天都快黑了,可是秦殊顏還沒有回來,倒是保姆已經在準備飯菜了。

“你家可真好,還有保姆!”潘錦繡壞笑了一聲,“你不學會做飯的話,看你以後嫁給了唐海桐怎麼辦!”

佳沫兒立刻白了她一眼:“真是不好意思了,我跟……她都不會做飯……”

“她?你說的是哪個她?”潘錦繡笑得更壞了,“是說的秦阿姨還是唐海桐啊?”

佳沫兒立刻戳了她一記。

“不過不打電話給秦阿姨嗎?”釋彌夜皺了皺眉,“這都快要天黑了!”

佳沫兒的表情有一瞬間的不自然:“她自然會回來的……我叫保姆打個電話吧!”

潘錦繡無奈的搖了搖頭。

“劉阿姨,你打個電話吧!”佳沫兒清了清嗓子,把頭偏到了一邊。

正把菜端到餐桌上的保姆點了點頭:“好的,我這就打電話。”

“不過我倒是覺得你這樣跟秦阿姨相處下去要不得。”潘錦繡嘖了嘖嘴,“你們不是互相都‘挺’關心對方的嗎?”

佳沫兒撇了撇嘴:“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跟她相處。”

“實在不行,就像我們這樣相處不就可以了?”釋彌夜聳聳肩,“反正她年紀也不算太大,語氣當做長輩之間的相處,不如就像朋友一樣。”

佳沫兒嘴角‘抽’了‘抽’,在腦子裏幻想了一下那個場景,然後猛地搖頭:“不行,我做不到!”

釋彌夜無奈。

沒過多久秦殊顏就回來了。雖然在面對釋彌夜她們的時候她還是微笑的,但是她掩飾得並不好,很明顯看的出她的臉‘色’還是有些‘陰’鬱。

飯桌上的氣氛有些詭異,雖然秦殊顏不停的招呼她們吃菜,但是釋彌夜還是覺得有些怪怪的。

她索‘性’放下了筷子:“秦阿姨。”

練習生從徒手劈磚開始 秦殊顏笑了笑:“怎麼,飯菜不合胃口?今天我有些忙,所以這麼晚纔回來,明天帶你們去外面吃……”

“飯菜味道很好。”釋彌夜瞥眼看了一下佳沫兒,才又又有些猶豫開口,“秦阿姨看起來很不開心,是出了什麼問題嗎?”

秦殊顏一怔,隨即又扯出了笑臉:“沒什麼大不了的,就是公司上的一些小事情。難得釋彌夜你有心了,沒有關係……”

她話說到一半,突然卡住,似乎想起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一臉的呆滯。

“怎麼了?”釋彌夜更覺得有些怪了。

“我……你……”秦殊顏支吾了一下,忽的放下了碗筷,“我先去打個電話!”

看着她急匆匆的回了自己的房間,釋彌夜和潘錦繡面面相覷。

“佳沫兒,不問一下真的不要緊嗎?”潘錦繡也忍不住發問。

佳沫兒皺着眉:“她都說了是公司的事情,既然是公司的事情,那我也不想太過‘插’手。”

“但是佳沫兒,你沒有注意到嗎?”釋彌夜的眉頭也皺了起來,“剛剛秦阿姨說話的意思,很明顯,她明明在我們面前還僞裝得沒事的,但是突然就這個樣子,很顯然,發生的事情可能跟我們有關。”

佳沫兒一愣:“跟我們有關?怎麼會跟我們有關?”

釋彌夜一聳肩,目光卻飄向了秦殊顏關着的房‘門’。

秦殊顏正在打電話,表情顯得都有些氣急敗壞了:“難怪你們今天開會的時候都是支支吾吾的!我跟你們說過多少次了?不管是什麼背景什麼身份的人!只要犯了錯誤,就一定要受到懲罰!”

電話那邊不知道又說了什麼,秦殊顏的火氣似乎更大了:“你哪隻眼睛看到的?”她似乎也察覺到自己的語氣有些過頭,她輕咳了一聲,“不好意思,但是我還是要鄭重的跟你說,我跟他!完全沒有關係!”

又過了好一會,秦殊顏才掛了電話,只是馬上,她又撥通了另外一個電話號碼。

電話一接通,秦殊顏就開口了:“你是不是以爲你的身份特殊,所以才這麼肆無忌憚?”

電話那頭的人應該是解釋了什麼,秦殊顏又是一聲冷哼:“什麼我們的關係?我們沒有關係!我只是老闆!你只是員工!” 似乎還有些鬱憤難平,秦殊顏又怒罵了一句:“在你進公司的時候,我就已經跟你說過了!不管你是誰推薦進公司的!只要你有能力,就可以不斷的晉升……可是我沒想到!姚成建!你竟然做出了這樣的事情!”

正在慢慢咀嚼釋彌夜一噎,捂着嘴就別過頭猛地咳嗽了起來。

“怎麼了?”潘錦繡愕然,趕緊伸手拍着釋彌夜的背。

“待會說,待會說!”釋彌夜好不容易纔把嗓子眼裏的飯粒給咳出來,再一回頭,秦殊顏卻又掛斷了電話。

只是看她臉上,還是一副憤恨無比的樣子。

潘錦繡和佳沫兒見釋彌夜那麼大的反應,立刻就猜到她肯定是聽到了什麼祕辛,連帶着吃飯都沒什麼‘激’情。

只不過一直到吃完飯,秦殊顏都還沒有出來,只是在不停的打電話發佈命令,釋彌夜聽起來,似乎是在吩咐底下人查什麼東西。

吃過飯,三人就躲進了佳沫兒的房間裏。

WWW● Tтka n● CO

“小夜你剛剛聽到什麼了?反應那麼大?”‘門’一關上,潘錦繡就迫不及待的開口詢問。

釋彌夜坐在電腦桌前,表情先就怪異了起來。

“到底怎麼了?”看到釋彌夜那怪異的表情,佳沫兒也有些不安起來,“是不是公司裏面發生了很嚴重的事情?”

釋彌夜偏着頭想了半天,纔有些遲疑的開口:“佳沫兒,如果秦阿姨想要再戀愛的話,你……你會有什麼想法?”

佳沫兒呆了呆,表情也怪異了起來。

潘錦繡立刻看了佳沫兒一眼:“佳沫兒?”

見佳沫兒不說話,潘錦繡撓了撓頭:“不管怎麼說,佳沫兒你也會覺得很怪吧!會覺得……接受不了吧!”

佳沫兒好半天才嘆了口氣:“如果她真的有喜歡的人了……我能有什麼想法?這是她自己的事情……”

“可是我怎麼覺得,你說話這語氣總是有些彆扭啊!”潘錦繡的嘴角‘抽’了‘抽’。

“也沒有別扭啊!”佳沫兒的表情更彆扭了,“只是突然覺得有些怪……”

“覺得怪也很正常。”釋彌夜苦笑了一聲,“雖然我還不敢肯定秦阿姨是不是真的喜歡那個人……但是,那個人,我們也認識……”

這下佳沫兒和潘錦繡傻了。

“我,我們認識?”佳沫兒說話都結巴了,“我們認識?是,是誰啊?”

“姚成建。”

潘錦繡一呆,隨即失聲驚呼:“他不是比秦阿姨要小嗎?”

“這個……這個……”佳沫兒這下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釋彌夜嘆了口氣,把剛剛聽到的都告訴了她們,才又說出了自己的推測:“我想,應該是秦阿姨的公司裏面出了什麼事情,然後這件事情牽扯到了姚大哥……具體什麼事情我不知道,但是似乎也姚大哥是你介紹進公司的,又似乎因爲他跟秦阿姨之間的……所以出了什麼事情之後,似乎沒有得到有效的處理方式?不過一開始秦阿姨應該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可是剛剛我說到我們,所以她纔想起來,姚大哥是佳沫兒你推薦進公司的……不過這樣說起來,秦阿姨跟姚大哥的關係,應該比一般……”

“但是我覺得,姚大哥應該不是那種人啊!”佳沫兒很快就從震驚中醒悟了過來,立刻又皺起了眉頭,“公司裏面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這個就不知道了!”釋彌夜聳聳肩。

“要不,佳沫兒,你去問問秦阿姨?”潘錦繡異想天開。

佳沫兒白了她一眼:“這要我怎麼開口?而且公司的事情,就算我問了,她也不會告訴我的!”

“你不問,又怎麼會知道呢!”潘錦繡捅了她兩下,“你問問唄!至少,要知道姚大哥到底做了什麼啊!看看秦阿姨都氣成那個樣子了!”

“不過,我也覺得姚大哥不是那種人,但是看秦阿姨的樣子,似乎公司裏的問題發生的還‘挺’大的。”釋彌夜也嘆了口氣,“至少,我們要‘弄’清楚公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吧,還有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姚大哥做的。姚大哥可以說,有些憨厚了,難道他會做什麼壞事情嗎?”

“是啊,總歸要把事情‘弄’清楚吧!”潘錦繡聳聳肩,“所以,明天你就問問秦阿姨唄!”

見佳沫兒猶豫了半天才點了點頭,潘錦繡才吁了口氣:“不過,佳沫兒你真的……贊成嗎?”

“贊成什麼?” 我真的不會做菜 佳沫兒一詫,表情又恢復了怪異,“只是覺得有些怪啦,但是,但是我也說了,她喜歡誰,是她的想法啦!我又不能阻止。”

“但是我覺得,如果你說不同意的話,她肯定就不會……”潘錦繡聳聳肩,“她很在意你。”

佳沫兒低着頭嘀咕了一句,也不知道嘀咕個什麼,不過大概也就是關於她跟秦殊顏的關係的事情吧。

釋彌夜搖了搖頭:“好了,佳沫兒,你還是想想明天怎麼跟秦阿姨開口吧!”

“我還真的不知道怎麼開口跟她說呢!”佳沫兒嘆了口氣,“我從來沒有問過她關於公司裏的事情,現在突然問了,她也會覺得很奇怪的吧!”

“但是你總歸得問啊!”潘錦繡嘿嘿一笑,“不然我們來問?”

“你怎麼問啊?”釋彌夜白了她一眼,“人家還以爲你打探人家的公司機密呢!”

潘錦繡嘴角‘抽’了‘抽’:“可能嗎?”

不過問題既然已經決定好了,三人也沒有再繼續套‘亂’這件事情,只是又坐在電腦前看了半天的恐怖片,才又去睡覺。

第二天一大早,釋彌夜就行了,只是出乎她的意料,秦殊顏卻也沒有在家——顯然一早,他就到公司了。

“佳沫兒,好像這件事情有些嚴重啊!”穿好衣服,釋彌夜的眉頭又皺了起來,“還這麼早她就去公司了?”

佳沫兒也皺了皺眉:“到底發生了什麼了?”

“所以纔要你去問嘛!”潘錦繡‘揉’了‘揉’眼睛。

“可是她中午都不會在家。”佳沫兒聳了聳肩,“她在工作日的時候,只有晚上纔會回來。”

“要不,我們去公司吧!”潘錦繡提議。

“不好吧!”佳沫兒有些遲疑,“我很少進公司的。”

“那你是怎麼把那個姚大哥介紹進公司的?”潘錦繡有些好奇。

“就是有一次在吃飯的時候,就隨口給她提了一下啊。”佳沫兒聳了聳肩,“我說佳氏企業旗下現在是否還招圖文設計方面的人,然後她就說了,有人才就介紹給她咯!”

“然後你就把姚大哥的電話號碼告訴她了?”釋彌夜忍不住笑了,“我想,因爲是你介紹的人,所以秦阿姨就直接給他打電話了?”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佳沫兒聳聳肩。

“不管怎麼說,我們先去公司看看吧,正好也看看姚大哥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釋彌夜也聳聳肩,“最主要的是,我真的很想知道姚大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佳沫兒又猶豫了片刻,終究還是點了點頭:“那好,我們吃過早飯就去公司吧!”

佳氏企業旗下有很多類型的產業,不過既然這事情是跟姚成建有關,姚成建又是學圖文設計的,所以佳沫兒就帶着潘錦繡和釋彌夜直接到了家室廣告公司的總部。

到前臺一問,果然,秦殊顏在這裏。

“麻煩你去通知一下,我們就在會客室等着就好了。”佳沫兒還是有些彆扭。

那個前臺小妹瞭然的把他們帶到了會客室。

見前臺小妹去通知秦殊顏了,潘錦繡才又壓低了聲音:“佳沫兒,你經常到公司來?”

“沒有啊,我不是都說了嗎?我幾乎不到公司來!”佳沫兒聳了聳肩。

“可是剛剛那個前臺的姐姐,不是一見到你就叫佳小姐了嗎?”潘錦繡有些‘迷’‘惑’了。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佳沫兒又聳了聳肩。

她話音纔剛落,會客室的‘門’就被推開了,面上帶着訝異的秦殊顏出現在‘門’口。

“你,你怎麼來了?”

“想來問你點事情。”佳沫兒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開‘門’見山。

秦殊顏一怔:“什麼事情?”

“關於姚大哥的事情。”

秦殊顏的臉上立刻出現了一絲慌‘亂’:“你,你,你怎麼知道飛……你,你誤會了,我跟姚成建之間絕對沒有什麼……”

“我是想要問問,公司發生了什麼事情,是不是牽扯到了姚大哥。”佳沫兒聳了聳肩,“畢竟,姚大哥是我推薦的。”

秦殊顏的眉頭卻皺了皺:“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佳沫兒把頭偏到一邊,“你只要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好。”

想了想,她又補充了一句:“至於你個人的感情生活,我無權干涉,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都告訴我——對象如果是姚大哥的話,我不會反對的。”

話一說完,佳沫兒的臉‘色’也有些微紅,秦殊顏更慌‘亂’,只不過眉目間卻有了幾分輕鬆。

“其實這事情很簡單。”秦殊顏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了,“姚成建現在是廣告項目部的主要負責人,可是前不久,我們參與一個廣告投標,當時我們是又絕對必勝的把握的。可是不知道怎麼的,我們的投標底價竟然被泄‘露’了出去。而這次投標底價,只有幾個主要負責人知道,姚成建是其中之一……後來經過一番調查,我們發現只有姚成建在投標之前跟佳氏企業的一個敵對公司的負責人有過接觸,所以我們懷疑是姚成建把我們的底價泄‘露’了出去……可是姚成建沒有經過公司的正規招聘,是我直接安***廣告項目部的,所以他們覺得我可能跟姚成建……所以也都不知道怎麼查……”

“所以秦阿姨現在是要親自查這件事情了嗎?”釋彌夜倒是若有所思。

秦殊顏點了點頭:“沒錯。雖然姚成建有很大的嫌疑,但是我們也不能冤枉好人……最主要的是,我要告誡底下的人,該怎麼查的就得怎麼查,絕對不能出現‘看面子’這種事情。”

“秦阿姨的做法是對的。”釋彌夜點了點頭,“可是,我覺得姚大哥不是這樣的人。”

“我也覺得……”秦殊顏苦笑了一聲,“可是他的可能‘性’最大,所以必須要查清楚。就算真的不是他做的,也要還他一個清白,不然他自己心裏大概也會覺得不舒服的吧!”

釋彌夜沉‘吟’了一下:“這樣,如果秦阿姨信得過我的話,就把知道這次招標底價的人員的名單和資料給我,我……我可以找人幫忙查查他們的社會人際。”

沒等秦殊顏開口,潘錦繡就趕緊幫腔:“是啊是啊,小夜可是號稱小神探的!”

釋彌夜立刻就踢了她一腳。

“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秦殊顏微笑着站起來,“你們等一等,我這就叫小段把他們的資料打印出來。”

“不用等了,我們去看看姚大哥。”佳沫兒也站起來,“待會送過來就好。”

秦殊顏點了點頭:“那好,我帶你們去吧!”

她打了個電話,吩咐了一下,才又帶着三個‘女’孩子在各個辦公間‘門’口穿行,最後停在了一個辦公室的‘門’口。

她身手敲了敲‘門’。

“請進。” 秦殊顏推開了‘門’,釋彌夜探頭一看,就看到姚成建鬍子拉碴的,正埋頭在電腦前忙碌着。

娛樂帝國系統 “什麼事情?”他頭也不擡,只是一手翻着書,一手敲打着鍵盤。

“是我。”

“秦總?”姚成建顯然吃了一驚,只是他一擡頭看到秦殊顏身後的三個‘女’孩子,更是大吃一驚,“咦?美杜莎和‘精’靈?你們怎麼也來了?”

潘錦繡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就來看看。”釋彌夜溫和的一笑,“姚大哥最近怎麼樣。”

姚成建立刻‘露’出了一個笑容:“‘挺’好的。”

“姚大哥現在‘挺’不錯的嘛!”潘錦繡也是笑眯眯的,“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是聽說了,你以前可是一個小保安呢!”

姚成建憨厚的撓了撓自己的頭:“承‘蒙’秦總擡愛。”

潘錦繡又樂了。

秦殊顏的臉倒是微微一紅:“你瞎說些什麼!如果不是你有能力的話,我也不會給你這個位置的。”

‘門’外又傳來了敲‘門’聲,還伴隨着一個‘女’人的聲音:“秦總?你在裏面嗎?”

“小段啊?進來吧!”

一個穿着黑‘色’制服的‘女’人推開‘門’走了進來,先就把手裏的一張A4紙遞給了秦殊顏:“秦總,這是你要的名單。”

秦殊顏順手就給了釋彌夜,才又看向了那個‘女’人:“麻煩你了。”

“姚大哥,不如我們出去喝點東西吧!”佳沫兒突然開口。

姚成建趕緊擺手:“不行不行,現在我還在上班呢!等中午……不行,等下午下班……”

“沒關係,你們好久沒見了,就一起去喝點東西吧!”秦殊顏大度的一揮手,“如果耽誤了工作,下班之後加班就是了。”

姚成建猶豫了一下,才又點了點頭:“那好,你們等我一下,我把東西收拾一下。”

那個被秦殊顏稱爲小段的‘女’人卻有些狐疑的看了佳沫兒一眼,又看姚成建一眼。

“那個,小夜,錦繡,我就先去忙了。”秦殊顏跟釋彌夜三人打了個招呼,“你們如果喜歡這裏,可以隨時來玩。”

“何禹,你變態啊,你知道不知道,你超速了。你趕緊放我下來,你要死,不要拉着我。趕緊放我下來,我不要坐在你的車上,趕緊放我下來,何禹你神經病啊,你神經病啊,你犯神經不要拉上我。”

Previous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