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

單青青氣結,儘管她不太在乎這些東西。

但最爲一個女生,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提及‘小’,心中自然有怒氣。 怒氣洶涌之下,單青青的掌勢更盛。

林洛被打的節節敗退。

他努力的尋找着對方的破綻,但單青青也不是善與之輩。

單青青雖然還是五級武者初期,但憑藉着一手玄奧的掌法,加上強悍的體術。

她的實際戰力絕對不弱於黎雲之流。

林洛這些天雖然有些長進,但在不借用祕術的情況下,和黎雲等人比起來,還是差了不少。

他心中暗暗叫苦,都怪自己嘴碎。

單青青雖然性子大方,不拘小節。但林洛畢竟和他不熟,之前的玩笑話似乎有些過頭了。

噗!

再次對上一掌,林洛直接被擊退數丈之遠。

單青青的掌勢似乎已經達到了一個峯值,她的全身上下冒着一股熱氣,白淨的皮膚也變得通紅。

這種狀態下的她就像是一臺超負荷的機器。

超負荷運轉,也意味她的掌勢已經臻至頂峯。

“這個瘋女人!”

林洛全身汗毛豎起,強烈的危機感席捲他的全身。

他感覺這一掌如果切切實實打在自己身上,他可能要當場嗝屁。

“那也怪不得我了。”

林洛虛眯着眼,準備動用乾坤眼祕術。

也就在這時,他發現了對方招式之中一個極其明顯的弱點。

他發現處於這種狀態的單青青,似乎周身的氣都停止了運轉,只有她體內的氣源源不斷的往外輸出。

這造成的後果便是她自身的防禦變得極爲脆弱。

而乾坤眼又是從內部侵蝕,這種狀態下的單青青根本防不住,只能以命換命。

就算林洛不動用乾坤眼,他也能凝氣先破單青青的要害。

那種情況下也多半是單青青死,他傷。

“住手,你這種狀態很危險,我認輸還不行嗎?”林洛高聲喝道。

他可不想和單青青打個你死我活,兩人又不是仇家,甚至還能算得上同事盟友。

傷害單青青絕不是他的本意。

“現在認輸晚了!”

單青青本來就情緒高漲,心中理智在這種狀態的刺激下更是削減了七分,哪裏還顧得上林洛的話。

林洛無奈,單青青已經一掌拍來。

如果他反擊,單青青必定命喪當場。

林洛只能硬接,好在他還有絕對防禦兜底。

這一掌就算破開絕對防禦,剩下的威力落在自己身上應該也能承受的住。

噗!

一掌轟至,林洛感覺大片熱浪撲面而來,掌勢更如滾滾岩漿,瞬間就摧毀了絕對防禦的格擋。


後續的威力也全部落在林洛身上。

林洛猶如斷線的風箏,倒飛而出。一直從左側跑道飛越操場中心,落在右側跑道打了好幾個滾才停下來。

這一掌揮出,單青青也完全力竭,軟倒在地。

她的眼中很快浮現出一抹悔意。

“我做了什麼?”

因爲林洛的出言不遜,單青青本只想教訓他一番,正好拿他來試驗一下自己的新招式。

結果,那種狀態下,她的頭腦極度發熱,完全忘記了自己的目的。

那個瞬間,她腦海中似乎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摧毀一切。

這一掌的威力也遠超單青青的預估,同樣也超出了林洛的預估。


從跑道左側劃過中心直至右側邊緣,被這一掌轟出來一條長長的溝壑。


這一掌已經完全超出了五級武者的範疇。

如此大的動靜,也驚動了坐鎮後方的蕭遠。

當他趕過來看到軟倒在地的單青青和滿身是血的林洛時,也有點懵圈。

他還以爲有強敵入侵呢,可此處並無其他人的氣息。

“剛剛那動靜是你倆造成的?”他看向單青青問道。

單青青眼中噙淚,有些不太敢面對蕭遠,自己剛纔竟然逞一時意氣,殺了總組長的學生。

“剛纔的動靜是你們倆個弄出來的?”

見單青青不答,蕭遠又問了一遍。

單青青這纔有所反應,竟是抽泣起來,“總組長,都是我的錯誤。請您責罰,無論生死,我絕無半分怨言。”

蕭遠嘴角一抽,這又是鬧得哪出?

好端端的自己懲罰單青青做什麼?

切磋是很正常的事情,兩人這種情況雖然算私鬥,但也罪不至死。

“你先起來,把話給我說清楚。”

蕭遠蹲下身,給單青青體內輸了一絲氣,讓她稍微恢復些。

單青青有了氣力,直接跪在蕭遠身前,“都怪我意氣用事,不顧後果,這才釀就無法挽回的後果。總組長,按照龍武的規矩,我該被就地處死,請您執刑!”

蕭遠不知該笑還是該哭,他終於明白了。

感情單青青以爲自己失手把林洛打死了,她哪知林洛硬的和烏龜一樣,哪有這麼容易掛掉。

單青青見蕭遠神情不定,以爲他捨不得處死自己。

但她卻不想拖累蕭遠,斬釘截鐵的說道:“總組長,一人做事一人當。這是您教我的,您不用包庇我,我自己犯下的錯誤便由自己承擔!”

遠處躺在地上的林洛繼續裝死。

“咳咳……”

聽到這裏時,忍不住笑了起來,卻不想牽動傷勢,一連咳了好幾口血。

單青青一驚,看向林洛躺着的方向,滿臉不可置信,“他……他沒死。總組長,你快救他,快救他啊!”

蕭遠早就感受到林洛的生息了,不然也不會這麼淡定。

這小子雖然受了傷,但也不算重,很快就能自行恢復。

“別裝了,給我過來。”蕭遠輕喝一聲。

林洛這才訕訕的爬起身,一瘸一拐朝着蕭遠走過來。

“老師,究竟誰纔是您的學生啊。你不關心我的傷勢就算了,竟然和她一個沒事人在這閒聊。”

單青青猶如見鬼一般,剛纔那一掌的威力應該足以讓林洛徹底斷絕生機。

可爲什麼他卻生龍活虎?

“你不會是迴光返照吧?”單青青鬼使神差的問了一句。

林洛臉色一黑,“我呸,你纔回光返照呢,能不能說句好話?”


“好了,你們倆別吵了,先給我說說什麼情況。”

蕭遠直接將二人喝止,聽二人的對話,剛纔的動靜似乎是單青青造成的。

單青青剛想說話,

林洛直接搶先說到:“剛纔單青青進入了一種十分奇怪的狀態,她全身冒着熱氣,就像是超負荷運轉的機器。”

“也不知道她這是什麼功法,一掌更比一掌強,疊加到最後時,便產生了這般威力。”

“還好我命硬,換個人來絕對被她打的屍骨無存。”

聽林洛將自己的掌法說的如此厲害,單青青心中也是頗爲驕傲。

蕭遠眉頭緊皺,他很清楚單青青之前的實力,絕對沒有如此強勁。

沒想到這次回來,她實力強到了這個地步。

但根據林洛的描述,單青青當時的狀態似乎很差,是完全捨棄防禦追求極力進攻的方式。

這種方式雖然威力強大,但更多的是弊大於利,很容易讓人抓到破綻,被一擊斃命。

林洛見單青青似乎還有些竊喜,心想着,可不能讓這位繼續驕傲自大下去。

若不是自己讓着她,估計顧青青早就命喪當場了。

“單青青,我也要告訴你一個很悲慘的消息。”

“什麼消息?”

單青青正沉浸在自己招式威力大增的喜悅之中,聽林洛一說,回過神問道。

“你這疊加的掌法,威力固然強勁。但當你臻至頂峯的時候卻有着極其明顯的弱點。”

“這弱的地方有兩點。”

“第一點,你的精神狀態完全不受控制,這點你應該清楚。”

“第二點,那種狀態下的你,防禦力幾乎爲零,只要對氣把控精準的人,輕鬆便能遠距離破你的招式。”

林洛毫不客氣的指出單青青的缺點來。



或許今天的自己還爽歪歪的充滿期待,明天便有可能從這個世上消失。

Previous article

“什麼,張封一道長***給你?”韋皇后連連搖頭,不敢相信這個事實,“怎麼可能,一個修道之人,怎麼會有如此歹毒之心?”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