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被電梯給捲進去了、整個人都變成了肉醬了、、還能活嗎、、你已經死了、、懂嗎、、?”

“什麼——我死了、、、不可能、、如果我真的死了、、又怎麼會、、我現在不是、、?”

“你是已經死了,難道你有聽說過,被機器整個人給捲進去了還能活着的人嗎、、這裏可是陰間啊、、你不過是一個亡魂罷了、、看在你死的可憐我才替你解了圍、要不然你指不定會被那一幫小鬼給折磨成什麼樣子了呢、、還不快感謝我啊、、、”林曉茜笑道。

“什麼、、、這裏是、、陰間、、我是、、鬼、、?”那個女鬼這纔想起來自己的確應該是死了纔對。

“對對對、、、這裏是死人的世界、、、你死了、、所以你來到這裏了唄、、哈哈哈、、死了、死了、、死人住的地方呢、、哈哈哈、、、”

“哈哈哈、喲呵、、、、”只見,遠處的那幾個小鬼不由的都把自己的頭給拿了下來、並放在空中把玩了起來,有幾個還拿下了自己的手臂、、大腿、、眼珠子、、不停地在女鬼的面前擺弄着、、、

“啊————”看着那些肢體在空中飄來飄去的樣子、、那個女鬼嚇得是徹底的大叫起來。

“你怕啥呀、、你自己也可以的啊、、、把自己身上的某一樣器官、、手腳、拿下來玩呀、、和我們一起、可有趣了、、、想去哪兒就去哪兒、、”那幾個頑皮的小鬼笑眯眯的說道。

冷血總裁倒貼山寨辣媽 過了很久,那個女鬼才緩了過來、、她嘗試着站了起來、、吃驚的是她居然可以站起來了、而且雙腳又恢復了原狀、雙手也是、、、

“現在知道了吧、、還不去報到做筆錄、、”林曉茜嚴肅的說道。

“去哪裏、、報到啊、、?”

“我們帶你去、、我們帶你去、、”只見那幾個小鬼笑嘻嘻的就上去拉着那個女鬼的手就朝地府司法行政局的方向走去了、、

“我告訴你啊、、這陰間可不是你們人間想象中的那樣哦、陽間有的東西陰間全都有哦、而且那科技叫一個先進啊、、過幾天我們就帶你去好好玩玩吧、、、”女鬼聽了沒有應聲、而是默默地點頭。

很快,她就被帶到了、、司法行政局的四樓審訊室那裏、、那裏早已經擠滿了前來報到的鬼魂們、、

“好了、你就和他們呆在一起好了、、他們也是來報到、做筆錄的哦,叫到你的名字你就進去就好了、、、”說完,他們就離開了。

女鬼點了點頭,便待在了那裏。

陽間世界——蔡曉君轉來這所學校已經過了快半年了、、她和同學們都相處的很融洽、、只是班主任任曉雨卻對她很是不滿、、時常找她的茬不說、、連帶着就連呂芳也跟着倒黴了、這讓所有的同學們都感到疑惑不解、但誰也不知道這是爲什麼了、、、

就連蔡曉君她自己也在不停的尋找原因呢、、就在她低頭想事情的時候、、兩個地府警員就出現了、

她吃了一驚、、等到周圍人少去的時候纔看了過去、、

“地府警員、、你們怎麼會在這裏啊、、?”她疑惑的問道。

“你就是地府外援部的成員蔡曉君是吧、、我們是來找任曉雨的魂魄的、、請問你有沒有發現過任曉雨的魂魄呀、、最近我們一直都在追蹤她呢、、如果你看到了就麻煩告訴我們一聲、好嗎?”聽了地府警員的話,蔡曉君大吃一驚啊。

“什麼、、、你們說任曉雨的魂魄、、、她已經死了嗎、、可是不對啊、、她不是還活的好好的嗎、、剛纔她才上完課離開的呢、、你們確定你們沒有弄錯嗎?”蔡曉君驚愕的問道。

“沒有弄錯啊、、任曉雨在資料上已經註明了、、死於車禍的啊、、而且陽壽也已經盡了、、可是從她發生車禍到現在看來、我們一直都在追蹤她的魂魄、、卻始終都找不到、、不知道她躲到哪裏去了呢、、”

“什麼、、、那剛剛在教室裏上完課的人又是誰啊、、?”

“這我們就不知道了、、不過不管怎麼樣那都是你們陽間的事情了、、我們只管我們陰間的事情、、互不相干的啊、、”

“等等、、、你們說任曉雨她已經死了、、而且還追不到她的魂魄、、可是她現在卻還活的好好的並剛上完課離開、、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啊、、那兩位警員、我就先謝謝你們了、這件事情容我回去找我爸爸商量一下吧,好嗎、、我也希望能夠幫你們解決事情、、、”蔡曉君不由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勁了、這纔開口說道。

“如此說來、、那還要謝謝你了啊、、我們就再找找吧、、你們要是找到了、也和我們那邊說一聲、、、”說完,兩個地府警員便消失不見了。

這回可真的是神經大條了啊、、蔡曉君想也沒有多想就掏出了手機、把剛剛遇到的事情一股腦門的全告訴了自己的父親、、電話那頭的蔡天佑更是倍感棘手了、、

“爸爸,怎麼辦呢、、我覺得這件事情一定有古怪啊、、、”地府的警員是沒有必要開這種玩笑的、也沒有必要撒這種謊、這對他們沒有好處的。

“你先不要急、、先看看那個班主任老師再說、、你不是說、、她一直都在找你的麻煩嗎、、我覺得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應該會越來的越有趣了纔對、、”

“恩,我知道了、、我會注意的、、”

“注意自身安全啊、、”電話掛斷了。

在經過教師辦公室的時候、、蔡曉君偷偷的朝任曉雨的位置上瞄了一眼、、便走開了、、任曉雨也注意到了她、、只是不動聲se罷了、、哼、、想要查她、、沒有那麼容易、、、

就在任曉雨想要喝茶的時候、、只覺得自己的身體裏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掙扎着似的、、一個聲音一直在她的耳邊徘徊着、、、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開我、、快放我出去、、、”那個聲音又來了、、伊雙雙不由得火大了。

“你給我閉嘴、、老老實實的待着吧、、要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別再跑出來了、、聽明白了沒有?”伊雙雙憤怒的說道。

她知道是這具身體的魂魄任曉雨、、她跑出來了、、所以就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這段時間裏、、她一直都把任曉雨的魂魄給困在了自己的體內、、就是爲了以防萬一、、一來裏面有了人類自己本身的魂魄、、那麼蔡天佑他們一時半會兒也是查不到她的、、同時這也可以混淆視聽、、

“你是誰、、爲什麼要困住我、、你到底要幹什麼、你到底有什麼目的、、快放我出去、、我求求你了、、”任曉雨再次哀求道。

“你很煩唉、、快滾回去、、給我老實一點吧、、我是不會對你怎麼樣的、、我只是需要你罷了、、到時候我自然就會放你走的、、”伊雙雙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要幹什麼、、、我是不會幫你的、、”

“哼、、、就憑你、、、”伊雙雙冷冷的一笑。 在鎮壓住了任曉雨的魂魄以後,伊雙雙終於鬆了一口氣、、但是一旁的同事已經看向了她、、

“那個、、任老師、、你怎麼了、、在和誰說話的、、?”

“沒什麼、、我在通電話呢、、”伊雙雙淡淡的解釋道。

任曉雨、、不、、應該是披着任曉雨軀殼的蟻后、伊雙雙纔對。

“哦、、、那就好、、我看任老師最近是比較累的、要不還是休息一下吧、、”

“不用了、、、”

回到了家中、蔡曉君與父母圍坐在一起、蔡曉迪正捧着神卦、努力搖晃着、、蔡曉君取出了一根頭髮、、那是任曉雨的頭髮、、她趁任曉雨沒有注意、就從地上撿起了她掉落在地上的一根頭髮、、

姜麗接過了頭髮、就隨手操起一張符點燃扔進了盆中、、緊接着拿起了一根長針以及幾枚銅錢並搖晃了起來、、過了許久蔡曉迪和母親手中的卦就同時落了下來、、

大家上前看了看、、不由得臉色大變、、

“從卦象上來看、、任曉雨的確是應該死了的、、可是、、她的魂魄卻查不出來、、既然不在陰間、那肯定應該是在陽間沒有錯的呀、、怎麼會找不到呢、、?”姜麗和蔡曉迪不由得是無比的納悶。

“老爸、、這是怎麼一回事啊、、連老媽和老弟的占卜都沒有啊、、、”

“會不會是、、有什麼妖物利用了任曉雨已經死去的空當佔據了任曉雨的軀殼、、緊接着將任曉雨本尊的魂魄也給困在自己的體內呢、、、是不是這樣啊、、?”蔡天佑無法確認的說道。

“老爸、、你是說、、、”蔡曉君吃了一驚。

“什麼、、、這又不是在古代了、、怎麼會呢、、”

“這種事分古代和現代嗎、、你們不要忘了、中國五千年的歷史了、什麼樣的事情沒有發生過啊、、更何況自古以來、、妖界都會這麼做的、、尋找新的軀殼、、爲了不引起注意、、順手困住本主的魂魄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也只有這個可能了、、、”

“那、、、我們應該怎麼辦呢、、那個妖物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曉君、、你說那個任曉雨處處針對你是嗎、、?”

“是啊、、老是找我的茬呢、、好像和我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連帶着連呂芳也倒黴了呢、、”蔡曉君撅着嘴說道。

“才收到地府的短信說螞蟻精沒有死、、緊接着又出了這件事、、那個任曉雨本主也已經死了、魂魄被困了、、任曉雨又多次的找你茬、和你有仇、、”蔡曉迪陷入了沉思。

“不、、、我覺得她不應該和你有仇纔對、、也許是和我有仇吧、、哈哈哈、、、有一句話叫做父債子償啊、、她把對我的仇恨全部都發泄到了曉君的身上了、、而和我有仇的妖物除了螞蟻精就沒有別的妖物了、、所以說那個妖物十有八九就是那隻螞蟻精了吧、、哈哈哈、、”蔡天佑一語就道破了。

“什麼、、、好像也只有這個可能了吧、、不過我還是想先確認一下好一點、、而且這還是在學校裏面呢、我可不想殃及無辜、、不想太多的人們知道這件事情、、以防天機泄露、、、”

“也好、、對了,曉君、、你們學校不是要舉辦校慶典活動了吧、、而且也有邀請學生的家長參加的、、我想去、、順便看一看、、、”蔡天佑已經有了想法、先去看看再做決定。

夜漸漸的深了、一個揹着書包的女孩子正獨自一人走在了路上、、這段時間她的吸魂大法已經練得差不多了、還差最後的那幾步了、、沒錯、只要再吸食多一些的魂魄、、她的功力就會大漲、、然後再控制所有的水鬼來爲她所用、到時候她就可以和整個冥界抗衡了、、哈哈哈、、她倒要讓她的那個死鬼老爸看看、、到底是她這個父親行、還是她這個女兒厲害、、

不一會兒、、遠處傳來陣陣的腳步聲、、引起了女孩的注意力、、她停了下來、、注意前方那個越來越近的黑影、、

“是誰、、誰在那裏、、?”女孩問了一句,臉上滿是陰狠、、、

“不要那麼緊張嘛、、我又不會傷害到你、、你又何必那麼緊張呢、、來來來、、我們打個招呼吧、、好嗎、、?”

“哦、、你是什麼東西啊、、敢來和我打招呼了、、?”女孩滿臉不屑的看着那個黑影。

“因爲,我們都是同一路的人啊、、難道我們不可以打招呼嗎、、呵呵、、、”黑影越來的越近了、女孩看清了、這也是一個年輕女孩、年齡好像比自己大的很多、、應該大五六歲左右吧。

“哦,一路的人、、這個有趣啊、、你倒是說說看你和我有什麼相同之處、、我也好好聽聽、、”

“我們都是可憐人、、我呢從小就被人拐賣、、不得不背井離鄉、、過着與家裏人分離的生活、、你呢、你的父親卻在地獄裏受着那無邊無際的痛苦、、用不得再相見、、你說我們不是相同的人嗎、、我們應該要做好朋友的纔對呀、、”

“哦,聽起來好像是這麼一回事、、、你叫什麼名字、、?”

“你先告訴我你的名字好嗎、、?”

“哈哈哈、、我爲什麼要告訴你啊、、你都還沒有告訴我你的名字呢、、、”

“呵呵、、不錯啊、、有兩下子嘛、、好、你會知道的、、以後就會知道了、、、”那個女孩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回到了家中,溫蘭看了看坐在沙發上的任曉雨、、是蟻后伊雙雙、、

“你回來了、、”

“恩、、不過話說回來了、你硬是要我去接觸那個女孩呢、、?”溫蘭有些疑惑了,那個女孩子的確不簡單。

“你和她接觸過了,感覺她怎麼樣啊?”

“恩,她果然不簡單、、是和我有的一拼吶、、不過我是不會和她往來的、她太不知所謂了、太自大了、雖然我們是同一路的人、、可是待在一起久了、我是會引火上身的喲、、我還不想做一些不自量力的事情呢、雖然她是馬仲平的女兒、、可是也不可以來礙着我啊、、絕對不可以、、否則、我纔不在乎她是不是練了什麼吸魂大法呢、、一樣有辦法讓她知道我的厲害、、哼、、、”溫蘭冷酷無情的說道。

溫蘭的確是不一樣、、伊雙雙的嘴角不由得揚起了不容察覺的微笑、、馬仲平的女兒雖然夠狠毒夠膽大、、可還是遠遠不及溫蘭的歹毒、和狡猾、、溫蘭生性狡猾、心機多、、俗話說、用腦子的人才活得更久不是嗎、、、

溫蘭不止心機重、而且還很記恨、、對於自己的過去一直是耿耿於懷的、、想方設法的想要尋找當年拐賣自己的人、、然後再狠狠的報復他們、、然後連同自己的養父養母都不放過、、當然,溫蘭她的確是做到了、、做到了翻臉不認人、、做到了睚眥必報、、

“話說、、你找到了這幅新的軀殼、、感覺怎麼樣了啊、、還習慣嗎、、?”溫蘭微笑着說道。

“恩,還不錯、、、我已經慢慢的適應了這張臉了、、對了,我們學校過幾天會有校慶典活動、、你也去參加嗎、我邀請你哦、、、”伊雙雙依舊笑眯眯的說道,只是她並沒有察覺到溫蘭內心裏的變化。

“恩、、好啊、、一定會去的、、”我一定會去看看你是怎麼死的、、哈哈哈、、、

伊雙雙,既然你已經沒有了利用的價值了、、那我也該是時候擺脫你了、、我的養父和養母都已經被我送進精神病院裏去了、、他們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再離開那個鬼地方了、、也算是沒有累贅了、、接下來就應該是你了、、伊雙雙、你惹了一個又一個的麻煩、、得罪了一個又一個陰間的鬼官、、我要是還和你混在一起、保不齊我自己也會惹禍上身的哦、、

和你這樣一顆隨時都會爆炸的定時炸彈在一起、、她可是太危險了、、她可不想和陰間扯上關係呢、、她都還沒有活夠呢、、 溫蘭想到了她自己未來的計劃、、心裏已經樂開花了。

伊雙雙則絲毫都沒有察覺到這一點呢、、畢竟妖可沒有人類狡猾多了、、人類經歷的多了、勾心鬥角的也就多了、尤其是古代的後宮、帝王將相、、、那更是勾心鬥角的重大場所啊、即便是到了現代也就是職場上的勾心鬥角了、、

xx中學的校慶典活動終於越來越近了、、校園內一片歡騰、、很多班級都在準備着慶典的活動和要表演的節目、、教室裏也都紛紛掛起了氣球、、很是好看、、

校長方有明痛苦的趴在了自己校長室的辦公桌上、、最近、、他的肚子越來越難受了、、額前的冷汗大顆大顆的落了下來、、曾經紅潤的雙脣早已經漸漸變得青紫了、、那種疼痛彷彿在絞着他的五臟六腑、讓人進退不能、、彷彿有着成千上萬條的蟲子在身體裏面撕咬着、、、

可惡、、自己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怎麼會變成了這副樣子啊、、、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還是改天去醫院看看吧、、可是、、這痛的讓他連站起來的力氣也快要沒有了呢、、、

咚咚、、咚咚、、、校長室的門被敲響了、、、

“、、進、、、進來、、、”方有明痛苦的叫了一聲。

“方校長、、你好啊、、”一個女學生推門走了進來、、

方有明瞪大了眼睛看到、、不由得臉色微微有變、、

“你來幹什麼、、怎麼不在自己的教室裏、、跑來這裏幹什麼、、?”方有明有些不滿的說道。

“聽說,校長您的身體不舒服、、我就特地過來看看啊、、怎麼樣、、還舒服嗎、、?”女生趴在辦公桌前笑着說道。

“你說、、什麼、、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校長您中了我的金蠶蠱、、感覺怎麼樣了啊、、我就是關心一下而已、、、”女生笑的更加得燦爛了。

“什麼、、、、什、、、麼、、你、到底想要幹什麼、、、?”方有明納悶的問道。

“清張混《滇南新語》-蜀中多薔蠱.以金蠶爲最,能戰人之生,掇其魂而役以盜財帛,富則遺之,故有嫁金蠶之說。民間傳說,金蠶盅性喜潔淨,凡養蠱人家家中塵埃絕無。金蠶是有靈魂的,它能幫助主人害死仇敵,又能使養蠱的人發財致富。金蠶的害人是能使人中毒,胸腹攪痛,腫腹如甕,七孔流血而死。而金蠶蠱的製作方法呢,就是將多種的毒蟲,例如毒蛇、蜈蚣、蜥蜴、蚯蚓、蛤蟆等等,一起放在一個甕缸中密封起來,讓它們自相殘殺,吃來吃去,過了那麼一年,最後就只剩下了一隻,形態顏色都變了,形狀象蠶,皮膚金黃,便是金蠶。”女生自顧自的說道,隨手就將門給反鎖了起來,順便拉上了窗簾。

“你、、、到底要、、幹什麼、、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哼、、你可真是貴人多忘事啊、、你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難道就不用做出一點點的補償嗎、、啊、、你說你應不應該付出點利息啊、、?”

“、、你、、、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方有明瞳孔放大、、不住的顫抖。

“哈哈哈、、、其實啊我本來是不想來干涉你的那些破事的、、你走你的陽光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可是啊、、你千不該萬不該、、不應該把你的髒手伸向我的妹妹、呂芳啊、、所以、、我不得不對付你了、、、”

“呂、、芳、、是你、、妹妹、、”方有明的心裏一驚,很快就鎮定了下來。

“是啊、、雖然我們是同父異母的姐妹、、雖然我並不是很喜歡她、可好歹也算是我妹、、怎麼說也是爸爸的女兒、、有那麼一點點的血緣關係、、所以這是你自找的、、哈哈哈、、、”

“哼、、你嚇唬誰呢、、什麼、、金蠶蠱啊、、”

“呵呵、、那你就先好好的享受一下吧、、咱們的帳慢慢來算、、不過、好像有好多人要和你算賬呢、、不過你也真是算走運了、、要是我的爸爸還在這個世界上、、要是他知道了你傷害小芳、、不知道會怎麼來對付你呢、、也許你會比現在要慘得多了呢、、呵呵、、”她想到了如果馬仲平還在、、方有明會是怎麼樣呢、哈哈哈、、

“你、、、你少嚇我、、了、、我也不是嚇大的、、我能夠混到今天、、也不是一點能耐都沒有的、、想要搬倒我、、、哈哈哈、、我還從來沒有怕過誰呢、、”方有明很是囂張的說道。

“哈哈哈哈、、、是嗎、、那你也太天真了、、不知道馬仲平你有沒有聽說過啊、、?”

“馬、、、馬仲平、、、、”方有明一聽頓時就呆住了、、這個名字他不是沒有聽說過、、而且是很熟、、、

“怎麼樣、、沒想吧、、、我們的爸爸就是馬仲平呀、、他要是還活着、、說不定、、你連你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呢、、、嘿嘿嘿、、”

“你、、和呂芳、、、是馬仲平的女兒、、、你們、、、到底要幹什麼、、?”方有明徹底的害怕了、雖然他馬仲平已經死了好些年了、、但是隻要一回想起來馬仲平在世時的樣子、、他還是不由的心有餘悸。

“代表所有的人類來懲罰你啊、、、那些照片呢、、交出來、、你的那些破事我都知道、、”

“好、、、、這些、、、就是了、、”方有明痛苦的拿出了底片、、

“呵呵,很好、、那麼我就先出去了、、不打擾你了哦、不過如果你要是想去醫院的話,也隨便你、、因爲除了我誰也看不好你的、你要是去報警也可以、那我就把這個底片、以及所有的照片全部都拿出來、你呀就進去乖乖的吃牢飯吧、、當然我也可以殺了你、、你是知道的、、我的身上可是流着馬仲平的血呢、、、”女生說完,就蹦蹦跳跳的走了出去。

重生九零紅紅火火 “大小姐、、、”一個男青年出現了、、、

“你來了、、唉、、自從爸爸他們出事了以後、、我的身邊就只有你了、、也好在有你、、我纔不至於孤立無援吶、、也多虧了你當初和我一起出國、、這才躲過了那一劫、、不然你八成也是在牢裏頭了吧、、和賀軍他們一起、、”這個男青年也是馬家的下手之一、、只因爲陪她出國纔沒有被一起抓進去。

“大小姐嚴重了、、自從出事了以後、、我就希望可以過平凡人的生活了、、但是無論大小姐您有什麼吩咐的話、、我還是會去做的、、”男生面無表情的說道。

“恩,我知道、、你做你的、、我做我的、、我要你給我好好的看着這個方有明、、他有任何的異常舉動就馬上打電話告訴我、”

“是的、、大小姐、、”男生說完,便離開了。

女生微笑着走回到了教室、、裝作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的樣子、繼續和同學們打鬧了。 熱鬧非凡的學校慶典終於開始了,爲了慶祝建校二十週年、、這次的慶典很是熱鬧、、有不少學生家長前來參加、、

蔡曉君和老爸他們、以及呂芳母女走在了一起、、、似乎在搜索着什麼、、不錯、、他們就是在找任曉雨的、、

就在這時、、他們一行人居然碰到了凌楓、尤晨、宋夏這三個人、、不由得心裏一驚、、

“你們、、你們不是邱老前輩的徒弟嗎、、你們怎麼會來到這裏的啊、、?”

“因爲短信啊、、昨天晚上、、我們分別都收到了下面發來的短信、、說是有一隻千年的螞蟻精在這所學校的裏面、、如果不快點來阻止、、那學校裏的人就都會有危險了、、所以我們纔來的、、”

“什麼、、、陰間的短信也發到你們那裏去了嗎、、?”蔡曉君大吃一驚。

“是啊、、難不成、、你們外援部的人、、、也在這裏嗎、、?”宋夏疑惑的問了一句。

“不、、外援部來的就只有我和呂芳、以及我弟三個人而已、、”聽到這裏,宋夏他們點了點頭。

“小夏、、、”顧豔開心的跑了過來。

“介紹一下啊、、她是我的女朋友顧豔、、也是驅魔族的人、、”宋夏介紹了一下,算是相互認識了吧。

最開心的就是劉蓉了,這一次的校慶典,她同樣也邀請了裴林前來參加、、馮琳琳自然也就跟着來了、

在見到馮琳琳的那一剎那、、宋夏當場就愣住了、、這個女孩好像在哪裏見過呀、、好眼熟啊、、對啊、他想起來、這個大美女就是之前在侯德勝那件事的時候見過的、、黑大哥就是讓自己去攔住她的、、沒想到在這裏又見到了呢。

不過,馮琳琳的再次到來更加讓所有的男生們興奮了、、所有的男生們都會毫不猶豫的回過頭去看看她、、就連蔡天佑這樣的大人也不例外啊、、也都看的有些發愣了、、要不是因爲場合不對、、當然就算再怎麼樣也是不能亂了分寸的。

不過,馮琳琳對那些男生的好感都不屑一顧、、

“你好啊、、宋夏、、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呢、、、”馮琳琳也同樣的認出了宋夏。

“是啊、我們又見面了哦、、、大美女、、、”宋夏笑眯眯的說道,這讓一旁的顧豔很是不滿,她滿臉嫉妒的看着馮琳琳。

“不知道、、今天你有沒有按照黑無常的吩咐前來阻擾我呀、、?”馮琳琳笑着看了看四周。

“什麼——”一時間,蔡家人、裴林、凌楓、尤晨、呂芳母女、顧豔、都紛紛大吃一驚。

“你們、、、、”

“是啊、、宋夏當初就是聽從了黑無常的吩咐前來攔住我的、、結果還被我好一頓毒打呢、、、是不是呀、、不知道我的拳腳功夫如何呀、、?” 腹黑總裁:寶寶來襲 馮琳琳笑呵呵的說道。

“哈哈哈、、哪裏哪裏啊、、我又不是你的對手、、而且現在也不會有那種事了啊、、”

正說着,任曉雨就出現了、、、他們紛紛的看了過去、、、

此時的任曉雨身邊還帶着一個女生呢、、她們一起有說有笑的在一起吃着東西、、

“溫蘭、、怎麼樣啊、、這所學校還不錯吧、、、你可沒有白來呀、、、”

蘇清絕一臉歉意,他的修爲也不夠高,對政史也知道的不多,即使是這樣,父王還是很信任他。

Previous article

這個她兩輩子加起來最嫉妒的女人,像個君王,像個神邸般俯視她狼狽不堪的模樣。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