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是那個組的?什麼名字?我怎麼從沒有見過你?”

一連串的英文好似連珠炮一般,那濃郁的地方口音頓時讓雲天愣住了,他的英文也沒有多好,這口氣他根本不知道他說什麼了。

“你看!”很顯然,對方已經懷疑自己,難道說他真的可以記住這裏所有的傭兵嘛,可既然被發現,雲天急忙一指遠處,那個人也本能的跟着雲天手指的方向望了過去

可是那滿天星斗的位置什麼都沒有,空空蕩蕩的讓他再一次轉回頭來,不過此時,雲天卻一臉的冷笑,因爲一個紅色的引爆器已經捏在了他的手中。

“轟!轟!轟!”

隨着按鈕被按下的瞬間,三聲巨響直接從工廠倉庫的方向傳來,一陣天搖地動下,那三條黑色濃煙直衝天際,裏面堆積的武器和毒品,瞬間化爲了烏有。

“什麼!”

巨大的爆炸讓所有人都愣住了,而此時早有準備的雲天卻拔開了手雷的保險栓,直接向着那兩架重機槍扔了過去。

此時雲天就站在那裏不到五六米的位置,這絕對是百發百中的四枚手雷呼嘯而出。

“轟!轟!”

那巨大的爆炸還沒有停歇,高臺之下的兩個重機槍位置也傳來了爆炸,五個躲在沙包之中的機槍手雖然第一時間逃離,但是威力巨大的手雷,還是把那重機槍化爲了廢鐵。

這就是雲天的信號,此時原本揹着雙手的一排戰士,紛紛伸出了手,那些剛纔還在擊打着他們的復仇者們,立刻就成爲了他們的俘虜,還沒有明白過來,這一切就逆轉了。

“這邊走!”

嘎子的手中,竟然多出了一把手槍,這是雲天剛纔偷偷從別人身上偷來的,如果千手鎖王知道他的絕技竟然被雲天用來偷槍,恐怕會更加的佩服。

從爆炸聲中反應過來的衆人卻無法射擊,而在嘎子的帶領下,二十三名戰士快速的向着遠處奔去,而云天此時也扣動了扳機,一邊掃射,一邊向着另一個方向奔去。

“幹掉他們!”

眼前的事情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剛纔喝止住雲天的那個傢伙立刻大聲的喊道,從地上爬起來,他更是直接拎着卡賓自動步槍,向着雲天的身後追了過去。

三聲巨響傳出去十多裏外,那沖天而起的火焰更好似巨龍一般,隨着爆炸聲的響起,大火更是照亮了天空,周圍的房舍很快就被火焰吞噬,整個山村慘叫、哀號聲不斷。

此時,村子外的唐曦和牛博宇早已準備好了,看着裏面火光沖天,他們的任務就是幹掉門口把守的那羣傢伙,給雲天他們清除一條退路來。

唐曦藉助着濃密的灌木,向着村口爬去,直到距離門崗八十米左右的地方,再往前走就是開闊地了,那幾十個守衛雖然此時都向裏面張望着,但是想憑一個人的能力衝過去是不可能的。

不過,這一次唐曦可是有着十足的把握,原本想讓雲天見識一下,但是現在也不得不提前使用了,擡起左手按動蹦黃,那一直貼在左臂的無聲弩已經張開,這可是她一直苦練的殺敵本領,百米之內殺人於無形。 ?拉弓上弦,唐曦把目標對準了不遠處的那羣傭兵,此時的他們根本不知道,死神已經張開了他的懷抱,準備迎接這些亡命之徒。

無聲弩上的箭,不再是以前那種鋒利的箭矢了,頭部竟然是一個橢圓形,好似鵪鶉蛋一樣的東西,沒有箭頭,手指粗細,那火紅的顏色是那麼的刺眼。

這就是牛博宇和唐曦合作出來的新一代多功能箭矢,原本還想讓雲天大吃一驚的,但是現在看起來,也只有之後再說了。

百米之內百步穿楊,無聲無息的無聲弩有着駭人的威力,瞄準一點後,唐曦鬆開了手指,那箭矢立刻劃破空氣,不帶有絲毫聲音的射向了門崗的那些人。

輕輕掉落在那些傢伙的腳邊,裏面的火光和哭喊聲遮蓋了一切,沒有人會留意那掉落在腳邊的東西,不過此時,那箭矢的頭部,開始扭曲變形了。

“砰!”

一聲巨響,帶着一團烈火,方圓十米之內直接化成一個火球,烈性炸藥的威力和其巨大,再加上雷震子的獨門祕方,那效果可是翻倍,一時間火光沖天中,門崗也亂成了一鍋粥。

這箭矢製作可是非常的困難,所以即便是唐曦的祕密武器也只有兩枚,不過射完之後,門崗的幾十個僱傭兵就被幹掉大半,其他的人更是倉皇而逃,面對無聲息的攻擊,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衝!”

看着空出來的門崗,他們必須要佔領那裏,唐曦一聲令下,一旁的牛博宇立刻撲了上去,手中的九五式自動步槍不斷的轟鳴着,幾個試圖反抗的傢伙,瞬間倒在了血泊之中。

這出村的位置可是咽喉要道,那架設在門口的重機槍並沒有因爲烈火而報廢,越過沙袋壘成的掩體,牛博宇雙臂用力,硬是把那門需要三個人才能擡得動的重機槍給轉了個身。

並不是他的力氣變大了多少,而是現在的牛博宇已經進入了近乎於瘋狂的狀態,裏面的情況猶未可知,他們必須要守住這裏,給雲天留出更多的逃跑機會。

“你守在這裏,我進去看看!”

唐曦說着話,利索的躍出了沙袋構成的掩體,現在村子裏一團亂,奔跑哭喊着的人羣真是人頭攢動,對於門口的突襲,根本就沒有人發現,誰讓此時工廠區還在傳來接二連三的爆炸,被引燃的油管更是散發着熊熊烈火。

“你小心啊!”

看着唐曦衝入村子,牛博宇真想跟上去,不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職責,而他的職責就是守住這裏,NSV機槍森令的槍口更是對準了村莊之內。

黑夜之中,唐曦的動作也絲毫不慢,穿街過巷中,專找黑暗小徑,時不時無聲弩射出的箭矢,精準刺入了那些毫無準備的傭兵咽喉,無聲魅影的首秀終於拉開了序幕。

相對於這邊的唐曦來說,雲天的處境可是無比的困難,因爲此時那身後的四個傢伙死死的咬住了他,子彈不斷在他身後濺起火花,雲天只能藉助各種掩體躲藏。

“噠噠噠……”

頭也不回的雲天只是一揮手,根據身後槍聲傳來的位置精準的點射了一下,整個人猶如黑色閃電般的向着一處掩體躍去,那殘破不堪的牆壁雖然破舊,但他也可以暫時容身。

可就在他剛剛趴下,身後密集的子彈就射了過來,鋪天蓋地不斷的打在那牆壁之上,若不是因爲火力不足,恐怕他們真想直接射穿牆壁。

蜷縮在牆壁之後的雲天只能把身體儘量縮小,避免比對方擊中,心中暗道這四個傢伙的實力不容小覷,剛剛拼盡全力,依舊甩不開他們,他們到底是誰,爲什麼會這麼厲害。

雖然不知道對方的底細,但是雲天清楚,自己必須想盡一切辦法拖住他們,否則一旦讓他們去攻擊一排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從懷中掏出一枚手雷,拉開保險栓後,雲天並沒有急着扔出去,心中默數三秒後,聽聲辯位,一擡手,手雷立刻被投了出去,不過那手雷並沒有在落地之後爆炸,而是在半空中直接爆裂開來。

彈片四射,覆蓋方圓二十米,趁着這個機會,雲天快速爬了起來,向前猛衝。

轉眼間來到一堵泥牆面前,雙腳猛蹬牆面,三米多高的泥牆直接翻越過去,而身後射來的子彈就在他的身後炸裂開來。

穿街過巷,這山村之中的低矮房舍成爲了雲天躲藏最有力的地方,一腳踢開了一扇木門的他,猶如黑貓般輕鬆的鑽入其中,迎面撞入一個傭兵懷裏的他,手中的魚腸劍直接割斷了他的咽喉。

這傢伙宿醉未醒,聽着外邊槍炮聲和哭喊聲迷迷糊糊的爬了起來,誰知剛剛走到門口,就被迎面而來的雲天幹掉了,臨死之前他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而背在身後的那挺機槍,更是連開都沒有開過。

就地一個翻滾,木門外射來的子彈再一次打在這個倒黴鬼的身上,而云天身體一蹦彈了起來,透過窗戶的縫隙向外看去,外邊四個人呈扇形跳進了院子。

偷偷的彈出槍口,可在扣動扳機的瞬間,對方竟然有所察覺,那呈品字形射出的點射直打在了泥牆上,目標第一時間躲進了掩體之中,四個人的子彈,再一次密集的射來。

“出來投降,你已經被包圍了。”

院子裏的四個人終於停火了,不過暫時他們也不敢擅自行動,爲首的那個傢伙大聲的喊道。

“有本事進來抓我!”

雲天帶着不屑的口氣的說道,而藉着這個時機,快速的掃視房間內,而他卻發現,這個房子除了正面之外,竟然沒有窗戶,也就說他們封死了唯一的通道口,怪不得他們不着急呢。

“小子,你別囂張,一會一定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幾個字很明顯是咬着牙說出來的,那火光沖天的工廠區被烈火吞噬,雲天的這把火,可是幹掉了他們數千萬的物資,這筆帳他們怎麼可能不和雲天算清楚呢。

“好啊,我很期待。”

雲天一邊說這話,一邊環顧四周,這個房間不大,一室一廳的建築也都是泥巴牆壁,簡陋中沒有任何可以使用的東西,真不知道這個倒黴鬼平日裏是怎麼生活的。

對持依舊持續,不過雲天知道,他現在可是非常的被動,他必須要想辦法先離開這裏,而遠處傳來的槍聲證明,一排也和敵人交上火了,生死不明也讓他特別擔心。

想要離開,恐怕只有衝出去,但那無異於送死一樣,一邊檢查着自己的彈藥,雲天一邊思考着最好的方法,而在他目光所及中,一個打火機和半瓶煤油,讓他有了主意。

這個不大的房舍裏有一個竈臺,看樣子是平日裏煮飯用的,不要以爲傭兵的生活多姿多彩,刀口舔血的他們其實並不富裕。

尤其是那些作爲炮灰的傭兵,一日三餐能夠保證就算是非常不錯了,有的人一輩子都存不下幾塊錢,因爲一旦有錢,他們就會拼命揮霍,誰讓他們這一輩子算起來也沒幾天呢。

一個翻身,雲天來到了那桶煤油的面前,看樣子這是這個傢伙平日裏生火做飯的裝備,用煤油點火絕對是懶漢的習慣,而今天到成爲了雲天脫身的方法。

打開煤油桶,將煤油灑在房子四周,雲天又來到了身後的牆壁前,用鋒利的魚腸劍切割着牆面,那由泥巴和石頭混合而成的牆壁,很快就被挖出一個窟窿,再掏出一枚手雷塞了進去。

“轟!”一聲爆炸從房間裏傳來,威力不小的手雷硬是把牆壁炸出一個一米多寬的大洞,沒有窗戶就造個窗戶,現在有了退路的雲天,直接把打火機扔在了煤油上。

火蛇順着那煤油一路燃燒,很快就引燃了整個房舍,尤其是那茅草屋頂更是讓火光沖天。

木門被一腳踢開,一個傢伙第一時間衝了進來,看着那牆壁上的破洞,對方真是牙關緊咬,而此時頭頂上的烈火開始燃起,炙熱的火浪照亮了他猙獰的臉龐。

毫不猶豫,他也衝了過來,他不能讓雲天藉着這火遁逃跑,而身體更是快速的躍出那破洞之中,可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到一陣不對勁,就在他鑽出那牆壁上破洞的時候,放佛撞到了什麼東西。

“不好!”

當腦子裏閃過這個念頭的時候,卻爲時已晚,因爲他的身體還在下落的階段,半空中的他根本無法移動,即便是知道犯了大錯,也沒有悔改的機會了。

“砰!”

就在他身體剛剛落地,準備立刻向旁邊滾開的時候,一聲巨強已經在他的身下傳來,手雷破碎的彈片直接將他轟飛一米多高,然後又重重的摔了下來,血肉模糊的屍體已經是一動不動了。

原來,在雲天離開之前,竟然留下了一個詭雷,那被放置在洞口處的引線並沒有被注意到,所以等到他一躍而出的時候,更是毫無準備,詭雷的精華所在也就在於此了。 等到身後的三人在繞過來的時候,雲天早已行蹤全無,看着地上同伴的屍體,幾個人都是握緊了拳頭,這個傢伙實在是太詭異了,真是讓人防不勝防。

低矮的房舍之上,雲天身輕如燕的奔跑着,在火光之中,沒有人注意到雲天竟然就這樣堂而皇之的奔跑在最明顯的位置。

而之所以這樣做,雲天也是沒有辦法,因爲遠處的槍聲越發的密集,恐怕一排的戰士身處險境,所以他必須第一時間趕過去。

很多人現在都忙着救火,當然也有忙着搶奪的,這種趁火打劫的事情並不算是什麼新鮮事了,而另一邊,一排被困在一個房舍中,搶奪來的幾把武器想要和對方抗衡可是非常的困難。

火光、槍聲,在小院子彙集一處,外邊不斷試圖衝進來的傭兵們幾經周折還是沒有得手。

“排長,我沒子彈了!”

一班班長看着手中打光的彈夾,雖然是第一次開槍和別人對射,但是他卻並不感覺到害怕,但子彈實在是太少了,幾個點射後就沒有了。

“排長,我也沒有了!”

二班長也遇到了同樣的問題,一梭子子彈恐怕就打傷了一兩個人而已。

“我剩的也不多了!”

三班長靠在牆壁上,右臂的鮮血還在流淌着,不過他卻感覺不到疼痛了,有限的彈藥所剩不多,再打幾槍恐怕就彈盡糧絕了。

“兄弟們,冷靜點!”

一排排長嘎子嚥了嚥唾沫,這絕對是當兵這些年來他第一次和敵人對射,這種激動的心情讓他都有些顫抖了。

“排長,咱和他們拼了吧!”

只繳獲了四把槍,所以都交給班長和排長了,其他的人並沒有彈藥,躲在房舍之中各個角落的他們無法幫忙,但是這一次說什麼,他們都不會在被俘虜了,就算是戰死沙場,也絕對不會被活捉。

“是啊,跟他們拼了!”

所有戰士此時都準備好了犧牲,但就算是死,他們也絕對不會屈服的,沒有武器彈藥,但是他們有手有腳,就算是用牙咬,也要咬死他們。

外邊的僱傭兵再一次逼近,此時房舍中沒有了還擊,很顯然他們的子彈用完,所以這些傢伙纔敢大搖大擺的向着這邊走來,接下來會發生的屠殺誰都預料得到。

可就在這是,背後突然射來的子彈頓時讓兩個還沒有明白過來的傢伙倒在了血泊之中,其他人立刻回頭的時候,只見院牆外躍過來一個人影。

速度極快毫不留情,隨着那s線路的規避動作,他手中的槍械射出一道道的火蛇,五六個傭兵急忙躲閃,在這個不大的院子裏,雲天可是駛出了渾身解數。

近距離的槍械搏殺可是充滿了危險,初速只需零點幾秒就會被擊斃的危險,也伴隨着兵王雲天,雙方數量相差,彌補了戰鬥能力的不足,所以若是有一點疏忽,雲天必死無疑。

就地翻滾,緊跟着跳了起來,手中的槍口射出一串子彈,直接擊斃了一個剛剛試圖還擊的傭兵,而伴隨着雲天再一次摔在地上,一顆子彈貼着他的鼻子飛了過去,那刺耳的破空聲,讓人感覺到耳朵生疼。

後背貼地,雲天雙腳猛蹬,左右搖晃着雙肩作爲行動的幫助,雲天解放出來的雙手快速的換了一個彈夾,而此時另外一個人再一次向着他逼了過來,院子裏僅有的幾個掩體,給了他們很好的保護。

“嗖嗖嗖!”

破空之聲再一次傳來,只不過等到他們明白過來的時候爲時已晚,鋒利的箭矢輕鬆的刺穿了他們的咽喉,而站在牆壁之上的唐曦,可是毫無半點畏懼之色。

“噠噠噠!”

看到兩個同伴倒下,那活着的傭兵立刻開槍向着牆外射去,不過唐曦早已躲到牆後,他們的攻擊化爲的烏有。

顧頭不顧腚這番話很顯然就是在說他們,戰鬥經驗不足中,他們僅僅只是意識到了危險,卻總會忽略原本的存在。

躲在掩體之後沒有探出頭去的雲天,通過對方子彈噴濺在泥牆上的聲音猜想到唐曦恐怕趕來支援,於是在他們轉身本能回射的瞬間,雲天也跳了出來,一次完美的前後夾擊,頓時將最後的四個傢伙全部幹掉了。

“嘎子!”

雲天看着那些屍體倒在血泊之中後,這才放下心來,急忙對着房舍裏的嘎子喊道。

一聽到是雲天的聲音,原本準備等對方進屋肉搏的嘎子立刻帶着一排二十三人走了出來,而看着一片狼藉的院落,他們真想不到雲天竟然如此的厲害。

“雲天,你沒事吧?”

嘎子急忙跑到了雲天的面前,真想不到他猶如神兵天將一般,若是再慢一點,他們可就成爲槍下亡魂。

“我沒事,你們現在和她走,她會帶你們離開,記住,第一時間退回國境。”

雲天搖了搖頭,一路之上雖然險象環生,但還沒有太大的事情,而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他們帶回去。

“你不和我們一起走?”

唐曦此時也走了回來,從幾個人的脖子上取回箭矢的她,臉上沒有絲毫的波動,而看着那鮮血浸滿的鋒利箭矢,其他的戰士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們無法理解,到底是什麼樣的訓練,纔可以讓她一個女人做到在戰場上如此冷靜。

“這邊還有幾個高手,如果我現在離開的話,他們一定會死咬着我們不放,所以我先拖住他們,你們回到國境線等我。”

雲天搖了搖頭,四個人才幹掉一個,剩下的三人依舊是致命的,所以他必須要和他們遊鬥一番,爲撤退爭取時間。

“那你小心。”

多說無益,雲天的決定就是唐曦的決定,點了點頭的她對着嘎子他們招了招手,帶着他們衝出了院子。

“保重!”

嘎子看了一眼雲天,雖然他很想留下來,但是他更加清楚,以他的實力只會給雲天添累贅,敬了個軍禮之後,撿起地上的槍械,他們快速的衝了出去。

看着人質向着村口衝去,雲天再一次翻身上房,冷靜的眸子裏透着陣陣寒光。

喧鬧,再一次因爲唐曦他們的突襲而在村落中吵嚷了起來,子彈橫飛下,雲天相信那三個人很快就會趕過來,於是他冷靜的趴在房頂,猶如黑夜之中的黑貓一般,雙眼不斷搜索着那神祕的三個人。

唐曦手中的無聲弩所向披靡,很快帶着一衆人衝出來後,沿途幹掉了七八個傭兵,而此時一直等在村口的牛博宇也、做好了準備,眼看着衆人迴歸,也終於輪到他出場了。

村落裏,幾臺汽車紛紛發動,各色傭兵紛紛跳上車子後,向着村口追來,而就在這時,終於來到了牛博宇的時間。

“死吧!”

扣動扳機,那挺nsv重機槍終於開始了轟鳴,12.7口徑的它,雖然沒有加特林那每分鐘2000發的變態射速,但是一分鐘750發的橫掃,也足以摧毀一切。

子彈橫飛,迎面駛來的吉普車立刻中彈,駕駛員、副駕駛直接被射穿,而後座上的機槍手剛想還擊,卻被子彈絞碎,重機槍那變態的攻擊力,讓村口成爲了一條火龍。

緊隨其後的卡車也被擊中,急忙猛打方向盤的駕駛員雖然避開了死亡來襲,但是車子還是撞在了一旁的房舍上。

而重機槍的子彈,穿過那熊熊燃燒的吉普車,不斷的擊打着卡車的後箱,裏面蹲着的幾個傭兵還沒有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就直接被攪成了碎片,屍塊漫天飛舞間,牛博宇的臉是那麼的猙獰。

火力的覆蓋讓村口成爲了生人莫近的存在,那原本鎮守村落的重機槍此時卻成爲了他們的噩夢。

霸氣側漏的牛博宇感覺到渾身的鮮血都在燃燒,那隨着重機槍射擊而震動的臂膀,更好似有萬鈞之力。

轟鳴聲、慘叫聲、爆炸聲,一時再一次充斥着村口,而在另一個衚衕裏,一個人影快速的射了過來,黑夜之中給了他最好的隱藏,緊貼着牆壁的他,就出現在那卡車和牛博宇之間的位置。

慢慢的擡起槍口,他深呼吸了一下,手中的m4卡賓雖然沒有狙擊槍的精準,但是擊中依舊是致命的,而且只有兩百米的距離,只要命中,機槍手也必死無疑。

一點點的探出槍口,冷靜的他並不着急,只需一槍就可以解決對方,所以他的動作雖然緩慢,卻帶着凜冽的殺氣。

紅外線夜視瞄準鏡,也給了他非常好的瞄準機會,右手扣住扳機,接下來他只需瞄準擊發,就可以了。

對於其他傭兵的死,他完全的不在乎,冷漠的沒有一絲感情的雙眼,帶着凜冽的殺氣,而隨着槍口的伸出,那紅點慢慢的對準還在瘋狂掃射的牛博宇腦袋。

“噠噠噠!”

總裁的祕製悍妻 一陣槍響,剛剛探出的槍口立刻收了回來,就在他準備扣動扳機的時候,突然右側一陣殺氣襲來,本能的後撤下,那子彈悉數打在剛纔所依靠的牆壁上,若是再慢一點,他的腦袋就完蛋了。 ?雲天在射完子彈之後,整個人立刻向着一旁跳去,剛纔他如果再等一下,一定可以擊斃這個傢伙。

但恐怕牛博宇就要完蛋了,他可沒有那麼冷血,用自己的戰友當做誘餌,可現在他開完槍口,就等於暴漏了自己的目標。

就在雲天剛剛跳離剛纔所趴着的房舍之時,突然間另外兩個方向的子彈射了過來,原來這誘餌之戰到底是誰都猶未可知,那個傢伙之所以慢慢行動,就是爲了吸引雲天。

“那六個人是老子殺的,有本事來找我!”

雲天一邊喊着,一邊跳下了房舍,沿着那一片漆黑的衚衕向着遠處跑去。

“追!”

爲首的那個傢伙可是聽得清清楚楚,剛開始他還在懷疑,就憑那些沒上過戰場的士兵怎麼可能擊殺的了那六個資深的玩家,但如果是眼前這個傢伙,那麼一切就都合理了。

三條黑影立刻從不同的方向向着雲天追了過去,乾淨利索的身手絕對不次於雲天,而云天靈活多變的路線,也一直在擺脫着他們,四個人就在這小山村裏,展開了追逐戰。

另一邊,牛博宇打光了重機槍的子彈後,這才向後撤退,而村裏還活着的傭兵立刻追了上來。

沒有了重機槍的火力壓制,他們終於可以衝鋒了,但是卻不會想到,叢林之中還有一片片的殺機,等待着他們的到來。

原本還算是皎潔的月亮現在隱藏進了雲朵之中,漆黑的樹林裏,他們只能通過強光手電照路。

臨時組織起來的三十多人,正在拼命追趕,而爲首的那個傢伙一腳踢到了一個樹枝,卻並沒有在意。

“人道意識什麼來歷,我也不清楚,只聽說突然有一日,這人道意識就出現了,並且一出現,就和我們鬼怪是勢如水火的姿態。人族在發現依靠人道意識,自身武力能超凡入聖後,便全力支持人道意識,殺戮我等鬼怪。”

Previous article

當朱由檢改變了膳食制度之後,他自己總算是吃上了新鮮的飯菜,而乾清宮內的太監、宮女們也終於結束了,當值時無飯可吃的窘迫困境。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