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是我!”蘇瑾搖了搖頭,他腦袋裏有點亂,這不是真的,一切只是對方用變形術在迷惑自己。

“我是你。”牆頭上的蘇瑾毫不猶豫,然後指向蘇瑾的背後道“還有那個,你看他是誰?”

戀愛穿心箭 蘇瑾回頭看去,只見繃帶男正站在他身後不遠的地方,他手中拿着那柄帶血的刀具,手中拖着醫生的屍體。

“你……!”蘇瑾很意外,沒有想到繃帶男居然能夠把醫生給殺了。

“我?”繃帶男忽然咧嘴笑了起來,他將刀子在臉上比了比,然後一刀劃了下去,只見繃帶男臉上的繃帶被劃開,露出了自己的面容。

“不……怎麼會這樣。”蘇瑾忍不住退了兩步,他雙眼圓睜,繃帶男的那張臉……和自己一樣,那又是一個自己。

“你不承認我們?但我們就是你……這無可否認。”牆頭上的蘇瑾大聲說道。

“不是!”蘇瑾怒吼一聲“你們怎麼可能是我,你們只是這次事件的造物,你們只是想將我永遠的留在這裏而已。”

“你說我想留你麼?別忘了,鑰匙的碎片是我給你的。”繃帶蘇瑾有些不滿,臉上卻帶着一股詭異的微笑。

“是啊!如果不是我,你怎麼會知道,要躲在被子下面,纔不會被怪物醫生注射藥物呢?”牆頭上的蘇瑾也笑問道。

蘇瑾有些不知所措,他沒有多想,自己現在有鑰匙,無需和他們多說,只要……只要自己能夠打開醫院的大門逃出去,那一切就結束了。

想到這裏,蘇瑾轉身就跑,他從繃帶蘇瑾的身邊跑過,對方沒有任何阻攔的意思,依舊用那詭異的笑容對着他。

“哈哈……!”“嘿嘿……嘿嘿!”兩個蘇瑾衝着蘇瑾的背影大笑,那笑聲中的嘲弄清晰無比。

蘇瑾按照腦袋裏的地圖繼續奔跑,終於他來到了大門處,他連忙將三角塊拿了出來,但在大門上尋找了半天,卻根本沒有找到三角塊能夠放入其中的地方。

“難道……這鑰匙的用法和普通鑰匙不一樣?”蘇瑾喃喃自語,他不甘心的繼續在大門上尋找,但是一無所獲讓他漸漸的急躁了起來。

“沒有……沒有……找不到……還是沒有……到底在哪裏?……在哪裏?”蘇瑾心中焦急無比,他身體忍不住在顫抖。

“啊……!”最終蘇瑾停下了尋找的動作,他憤怒的仰天長嘯,但是一擡頭就看見兩個蘇瑾正在不遠處看着他,臉上的笑容愈發明顯和可惡。

“殺了你們,只有殺了你們……我才能逃出去。”蘇瑾彷彿魔怔了一樣,他從腰間抽搐刀具,然後向兩個蘇瑾衝了過去。

“殺我?你怎麼殺的了我呦!”一個蘇瑾嘲諷的笑道,然後將胸膛露給蘇瑾道“來吧!給我一刀子,看看你殺不殺的了我!”

蘇瑾手中的刀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插入了那個蘇瑾的胸口,一股鮮血順着刀子噴了出來,撒了蘇瑾一臉,那血還是熱的。

但是那個蘇瑾卻依舊沒事,他失望的搖了搖頭道“你看……我剛纔就說過,你怎麼殺的了我呦!?”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殺不了他,試試來殺我,也許能行,你快來,快點動手!”另一個蘇瑾也將自己的胸口露給蘇瑾,一副非常期待的模樣。

蘇瑾依舊沒有猶豫,殺!刀光一閃,他非常精準的將刀子扎入了那個蘇瑾的胸口,可是……這個蘇瑾也沒有死,他反倒抓住蘇瑾持刀的手。

“殺不死我,你殺不死我!只要你還活着,我怎麼可能會死,因爲……我就是你啊!”這個蘇瑾哈哈大笑,他的話彷彿灌耳的魔音一般,衝擊着蘇瑾的大腦。

蘇瑾倒退幾步,他看着兩個胸口都被刺入刀子的自己,這兩個人的笑容裏都是不屑和嘲諷。

“咚咚……!”蘇瑾忽然仰面倒在了地上,他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臟跳動的聲音,然後不到一秒鐘,又有兩個心臟跳動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

閨蜜變成了老公 “咚……!”“咚咚咚!”這是那連個蘇瑾的心臟,正如他們所說,蘇瑾不死,他們自然也不會死,他們就是蘇瑾,蘇瑾活他們活,蘇瑾死他們死。

“你的隊友死了那麼多,怎麼偏偏你不去死呢?”“蘇瑾啊!你真是一個可憐的人,你想保護所有的人,但到頭來你會發現,你連自己都保護不了!”

“你也是怕死的,不是麼?這不奇怪,我們都怕死,我們都是蘇瑾!”“幹什麼那麼拼命,以我們現在的能力,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是強者,你要想的不是復活誰,而是讓自己活的更好一些。”

兩個蘇瑾蹲在蘇瑾的身邊,不停的在他耳邊低聲呢喃道。

但在這兩個聲音下,蘇瑾反倒清醒了過來,他前所未有的平靜,聽着兩個蘇瑾對自己的評價,既然他們就是自己,這評價應該還比較有意思吧!

“你可以擁有的東西很多,只要你想要,你就可以擁有的!”“別難爲自己了,生活……你要有屬於自己的生活。”“美女,金錢,權利……這些對你來說,不都是唾手可得麼?”“保證自己的安全,只有自己活下來纔有未來啊!”

兩個蘇瑾不停的呢喃,他們就像蒼蠅一樣,可蘇瑾的眼中卻越來越平靜,終於蘇瑾開口道“你們是我!”

“當然!”“我們肯定是你!”

“你們不是我!”

“我們是你!”“絕對是你!”

蘇瑾坐起身來,他盤腿而坐,看了眼兩個蘇瑾,對繃帶蘇瑾道“你是我,你是我的貪婪,你是我的慾望!”

繃帶蘇瑾一愣,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然後他嘆了口氣,身上的繃帶絲絲縷縷的碎裂,身上的皮肉也都消融,最後只剩下一堆骨頭渣子在地上,還冒着青煙。

蘇瑾又看向另外一個蘇瑾道“你也是我,你是我的懦弱,你是我的膽怯!”

這個蘇瑾也是一愣,然後露出一絲苦笑,他起身向後退了一步,一陣狂風吹來,他直接在狂風中變成粉末,被吹散消失。

蘇瑾長出一口氣,一開始他確實沒有想明白,但現在都清楚了,這兩個傢伙確實沒有說謊,他們真的是自己,繃帶男好吃,蘇瑾和他相處的時候,他總是在進食,好像沒有停止的時候,即使是變成骨架的時候,也依舊如此,甚至爲了吃失去理智,這是貪慾。

另外一個從一開始就把自己藏在被子下面,以求躲避將要到來的死亡,後來更是直接逃走,連面對的勇氣都沒有一丁點,這是膽怯。

想明白後蘇瑾就不奇怪了,之所以會出現在兩個自己情緒的化身,聽起來好像沒什麼道理,但實際上他們正是蘇瑾進入地獄手冊後,一直在壓制的兩股力量,而在這次驚悚醫院的病房裏,他一人化三,貪婪,膽怯,還有自己現在意識的本體,這個本體不停的在爲活下去而努力,所以他是……意志。

貪婪是慾望,膽怯是自保,意志是求生,這是人類最基礎的情感,而此時蘇瑾也記起了在那個病房裏,在那個機器裏他看到的那張臉,那也是自己。

沒錯,蘇瑾當時看到的就是自己,只不過他當時處在危機之中,而且那張臉一閃即逝,所以他並沒有看的真切,但現在回憶起來居然非常清楚,那個裝置裏的人正是自己沒錯。

“所以你並不是什麼醫院大門的鑰匙,你是我的心……!”蘇瑾笑了笑,看着手中的三角塊。

見到媳婦兒后渾身不舒服 貪婪是慾望,在人們看來,慾望來自內心的深處,所以繃帶蘇瑾,這個代表着蘇瑾慾望的化身,他掌控着這個心的鑰匙。

蘇瑾將三角塊按在自己的胸口,一剎那,光華璀璨,三角塊毫無阻礙的進入了蘇瑾的胸膛之中,與他融爲一體。

蘇瑾感到了一股暖流包裹着自己在運動中,他猛然睜開了眼睛,眼前是一層玻璃,他知道自己現在在什麼地方,是病房裏的那種裝置,自己現在正被困在這裏。

蘇瑾掙扎着,他的口鼻之中都被插入了管道,這些管道負責給他提供氧氣與養分,正因爲如此,他纔在這個機器中能夠活下去,不然早就被溺死了。

蘇瑾蓄力一腳踢在正前方的機器中,他感覺機器晃動了一下,但是隨着自己這一發力,那些爲自己提供氧氣的管子忽然縮了回去。

沒有了氧氣的供應,蘇瑾必須在短時間內逃離這個機器,不然肯定會被溺死無疑,他不停的踹向機器的前面,慢慢的,機器有了鬆動的跡象,此時蘇瑾加大力氣,一腳踢出,終於將機器的前蓋踢開,自己的眼前則忽然一黑。 “完美攻略乙級事件《驚悚醫院》,獎勵積分2000!獲得引導物品《心理鑰匙》”

“獲得獎勵積分2000,剩餘積分7000!”

蘇瑾坐在地獄空間之中,這次事件或許難度不是最高的,但給他帶來的危機卻很大,因爲事件整體信息太少,而且其構架居然是心理空間爲事件主體,而且宿主從一開始並不知曉。

蘇瑾猜測即使自己無法從心理世界到達表世界,也就是現實世界,但只要能夠在心理世界完成逃脫應該也可以完成事件,只不過無法到達完美攻略的程度而已。

“人性的弱點麼?”蘇瑾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在成爲地獄手冊的宿主後,也經歷了不少次死亡瞬間,但是因爲他總是擁有力量和底牌,所以讓他絕望的時刻並不算多,再加上剔骨刀小隊成立的很早,蘇瑾從剔骨刀小隊成立開始,就給自己背上了一副枷鎖,這也導致他將心裏的陰暗面,亦或者說是脆弱面隱藏了起來,沒有想到卻在這次事件中爆發。

看了看驚悚醫院給予的引導物品,正是之前他得到的三角塊鑰匙,他想如果用這個進入驚悚醫院的話,應該會出現在表世界,他最後打開的那個裝置和心理世界中,自己發現的那些裝置一模一樣,這說明在表世界驚悚醫院也是存在的。

只不過恐怕表世界的驚悚醫院已經毀壞,那些怪物也不存在了,不然自己也不會一出現在表世界,事件就完成了,但即使驚悚醫院不在了,那些裝置的價值也很大,能夠提取其他生命的生命力,然後補給給其他人,這可是了不得的東西,如果可以收入地獄手冊,價值將很大。

蘇瑾把玩了一下三角塊,然後將其扔進了地獄手冊,暫時不準備管它,查看了一些兌換列表,蘇瑾的目光停留在一本技能書上。

“傳道!”蘇瑾下意識說出了技能的名字,然後技能書的信息就出現在了蘇瑾的眼前。

“被動技能傳道,在現實世界,事件世界中以同種族爲目標,當目標對技能施展者擁有崇拜,服從等心理條件時,視爲傳道成功,被傳道人將爲技能施展者提供信仰力!”

蘇瑾一愣,這技能居然和信仰力有關,關於信仰力蘇瑾和瘋帽子也聊過一次,信仰力是那些比較弱小的神成爲神的關鍵,那些弱小者沒有辦法憑藉自身的力量成神,只能借用信徒的信仰力來使自己昇華。

但信仰力又不僅僅是成神這一個作用,比如邪神,她本身就是很強大的神明,當初成神的時候也是依靠自己,但她同樣需要信仰力,說簡單點信仰力就好像是神明的電池,可以隨時爲神明補充力量。

“好東西啊!”蘇瑾咂舌,他的兌換列表中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好東西了,沒想到一出就是這種霸道的物品。

但是一看兌換價格,蘇瑾的嘴角忍不住抽動了一下,一本技能書的兌換價格居然是兩萬積分。

“沒辦法,先標註起來吧!”蘇瑾苦笑着搖了搖頭,想要兌換這東西,恐怕還要兩三次事件才行了,而他的地獄空間中現在標註的是幸運抽獎袋,如果要標註傳道的話,那麼幸運抽獎袋的標註就要去處。

蘇瑾到不覺得可惜,這個幸運抽獎袋確實出過好東西,但概率太低了,真的折算起來,似乎和自己兌換也差不多,所以取消標註倒也不會讓他感覺心痛。

將幸運抽獎袋的標註取消,然後將傳道標註,蘇瑾便兌換了些修煉空間,到了他現在這個地步,想要再進一步非常困難,不管是精神力還是肉身,亦或者搏殺的技巧都是如此。

精神力方面,蘇瑾已經是能夠媲美神靈的存在了,時間長河中他度過的歲月讓他發生蛻變。

肉身方面,蘇瑾的肉身也堪稱魔神之體,而且肉身的強化在地獄手冊中更是艱難,蘇瑾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只能順其自然了。

那麼唯一能夠讓蘇瑾的整體實力再上一個臺階的,那就是對自身力量的開發和使用了,就好像開發出精神力分身一樣,蘇瑾需要對自己的力量做更多的研究。

練習空間中,蘇瑾呆了整整一年時間纔出來,明面上他是在修煉,但內心深處,蘇瑾似乎想要藉助這個機會,讓自己沉浸在忙碌之中,讓自己對曾經身邊的人和事忘卻一些。

可當蘇瑾回到現實世界,出現在自己的公寓中時,他就知道自己做的這些事情毫無意義,他仍舊會因爲看到某些東西,就回憶起曾經的那些人。

自己在家呆了兩天,韓夢瑤的電話打開,她一開口就在抱怨蘇瑾的不負責任。

“你這傢伙,那可是好幾百億美金,你就不管不問扔給我了?”韓夢瑤幾乎在咆哮,蘇瑾的這幾百億搞的他有些焦頭爛額,作爲一個政府官員,卡里多出這麼多錢,她幾乎第一時間就被楊天正喊了過去,好在瞭解了情況之後,楊天正聽說和蘇瑾有關,最後也沒多說什麼。

“啊!錢交給你了,你感覺怎麼用合適就怎麼用吧!”蘇瑾撓了撓頭,錢?這種東西對於他來說還有意義麼?他要是願意的話,把整個世界的財富都收入自己囊中也不是難事,但那毫無意義。

“你總該有個大體的想法吧?你想把錢用在什麼方面?鋪路造橋?資助貧困還是怎麼的?”韓夢瑤感覺和蘇瑾聊天真的很累。

蘇瑾想了想,他道“給孩子們吧!大部分都用在小孩子身上,我記得s市郊區有個孤兒院,是我以前一個……朋友負責的,現在我朋友沒辦法再管下去了,我希望那些孩子能有個好的歸宿。”

葉芸當時救下的孩子都安置在s市的郊區,後來他和葉芸也經常去看那些孩子,但現在葉芸已經去世,他實在無法面對那些小傢伙,不想把這個消息告訴他們,亦或者是和唐寧一樣,抹除他們的記憶,所以一切都讓韓夢瑤接手比較好。

韓夢瑤問了問具體情況,然後表示沒有問題,又詢問了一番一些細節上的事情,蘇瑾全部都表示你負責就好,然後就掛了電話。

接下來的幾天,蘇瑾除了呆在公寓裏外實在沒什麼事情可做,結果卻等來了一個意外的客人。

“瘋帽子,你怎麼來了?”蘇瑾皺了皺眉,營救葉芸的事情過後,瘋帽子就表示他們暫時應該不會再見面了,但現在瘋帽子居然又來了,而且看他的臉色應該不是什麼好事纔對。

“來告訴你一件事情而已。”瘋帽子自己給自己倒了杯茶,他掃了眼公寓問道“你的兩個小女朋友呢?”

蘇瑾微微一愣,低頭道“死了。”

“死了?”瘋帽子也是一愣,他嘗試性的問道“死在事件中的?”

“恩,錯誤之島!”蘇瑾神情黯然。

而瘋帽子一聽錯誤之島這四個字,忽然顫抖了一下,眼中浮現出一抹恐懼之色,他道“那個該死的地方……還存在?”

蘇瑾疑惑的看了瘋帽子一眼,他疑惑道“你……好像很害怕。”

瘋帽子舔了舔自己的嘴脣,他皺眉道“那個該死的地方……呵呵,真是沒有想到啊!居然還存在着,我更沒有想到會被當做事件來使用。”

“地級事件。”蘇瑾搖了搖頭。

瘋帽子點了點頭,他道“可能是剔骨刀這件神器出世的原因,地獄手冊經常會出現這種情況,對進程進行修改。”

“對了,你和匹諾曹……在成神之前,也是地獄手冊的宿主吧?”蘇瑾忽然問道。

瘋帽子看了蘇瑾一眼,他笑了笑道“早就知道你早晚會知道這件事情的,不錯,不止是我,所有的神明在成神之前,都是地獄手冊的宿主。”

“所以舊神,今神,新神……只不過是被地獄手冊篩選出來的麼?”蘇瑾苦笑,原來地獄手冊的掌控力居然如此強大。

“沒錯,我們都是狗,地獄手冊豢養的狗,而地獄手冊要做的就是選出最兇的那幾個,蘇瑾……我說過,我們會有一戰,但我們並不是要和你爭奪最佳寵物的位置。”瘋帽子冷聲說道。

“今天你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我麼?”蘇瑾嘗試的問道。

而瘋帽子卻毫不猶豫的搖頭,他道“我是爲了你好,知道的太早,對你來說絕對不是好事,等吧!要耐心,等時候到了,你自然會明白一切的。”

“好吧!那你今天來要通知我的事情是什麼?”蘇瑾疑問道。

“通知你小心點,和我們對立的那些傢伙……已經開始獵殺了。”瘋帽子神情嚴肅的說道。

“和你們對立的傢伙?獵殺?你什麼意思?”蘇瑾疑惑。

“舊神可不是那麼團結,我們也分成了不同的派別,當初我借你們的力量救下的那些,也不是全部都到了我的麾下,其中有些傢伙和我們抱着不同的理念,而他們覺得……要把能夠成爲新神的種子們……先拔掉纔是最安全的。”瘋帽子冷聲解釋道。 “你們這些地獄手冊這一代的宿主,現在可是危險重重啊!”瘋帽子皺眉說道。

蘇瑾現在對於舊神到底爲什麼要和新神們戰鬥還弄不清楚,他心裏只有一些猜測而已,而且對於他來說,讓他疑惑的不單單是舊神們,蘇瑾還在思索今神,到底是他們代表着地獄手冊,還是這一勢力其實到現在還沒有動手過。

“今神……他們是代表地獄手冊麼?”蘇瑾忽然開口向瘋帽子問道,這個問題也只有瘋帽子能夠回答他。

瘋帽子楞了一下,似乎沒有想到蘇瑾會問這樣的問題,他猶豫了一下,最終道“我只能告訴你……小心他們。”

“是這樣麼?”蘇瑾敲了敲自己的鼻樑,瘋帽子雖然沒有直說,但既然讓他小心,也算是告訴他,今神肯定不是代表地獄手冊,不然蘇瑾小心也沒用。

地獄手冊的力量是壓制性的,好在地獄手冊到現在位置,現在看起來只是一個用來選拔宿主的存在,不然以地獄手冊的力量,如果想弄死宿主們,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所以這樣一想的話,那些今神肯定不會代表地獄手冊,他們恐怕還在蟄伏,亦或者因爲某些原因,暫時還沒有出手而已,但他們終究會出手的,這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該帶的消息我已經帶來了,你自己多加小心吧!”瘋帽子站起身來,一副要離開的樣子。

“我這個宇宙不是被你封鎖了麼?他們還能殺到這裏來?”蘇瑾疑問道。

瘋帽子苦笑點頭,他道“你還真是看的起我,在神明中我只能算是中等的,而且空間之力雖然稀有,卻也不是唯一的,我這一方陣營中就不止我一個人擁有,另外一方自然也是如此。”

“對於神無那樣只能依靠裝備來進行空間移動的宿主,我的封鎖自然沒有問題,但是對於同級別的神明,我的封鎖也就沒用了。”

蘇瑾也苦笑了一下,不過他倒不是很擔心,他這個宇宙裏有自己和徐然在,而且邪神也暫時駐紮在這裏,只要神明不是大規模的入侵,一兩個應該沒問題。

“神明到達我們的宇宙,會受到壓制,又有我和徐然聯手,只要神明不大規模來襲,我們自保應該問題不大。”蘇瑾說道。

瘋帽子也點頭,但他還是擔心的道“你還是小心點吧!如果是那幾位頂級神明到來,就算是你們聯手也必死無疑。”

“你說邪神那個等級的?”蘇瑾問道。

瘋帽子搖頭道“不,邪神曾經確實是頂級,但她被困的時間太長,已經非常衰弱了,想要恢復到巔峯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如果真有頂級神明殺過來,我勸你不要指望邪神,立即跑,想辦法躲到地獄酒館裏。”

“明白了。”蘇瑾點了點頭,瘋帽子沒有再說話,而是直接跳入了自己的帽子裏,消失不見。

蘇瑾沒有耽誤時間,直接去了b市,找到正在和邪神修煉的徐然,他也不避諱邪神,直接對徐然道“瘋帽子來了我這一趟,帶來了一些消息,說是另外一個派系的神明,現在正商量着把有機會成神的宿主殺掉,你最好小心點。”

重生之炮灰女配要逆天 徐然看了眼身邊邪神,笑道“我這裏應該問題不大,倒是你……要不然來我這吧!有我們三個守望相助,應該沒問題的。”

邪神此時瞪了徐然一眼道“你們兩個別指望我,我有自己的問題……真要是有其他神明到來,我最多給你們充當顧問,其他的事情我就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徐然和蘇瑾互視一眼,他們忍不住有些失望,少了邪神這樣的戰力形勢自然會差很多。

“要不然我們兩個合計一下手裏能夠動用的力量吧!?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會來不及應對。”徐然說道。

蘇瑾點了點頭,他和徐然沒有利益上的衝突,而且經過之前的一些經歷,兩個人反倒是有了點情誼在其中,現在又要共同面對危機,大家還是互相信任比較好。

邪神此時非常識相,轉身離去,畢竟兩人要面對的是神明,她避下嫌也是應該的,邪神走後,徐然示意蘇瑾和自己過來,他帶着蘇瑾走到了修煉場的邊緣,然後只見他手指一彈,一個精神力分身出現在了修煉場中。

“這個需要我教你麼?”徐然問道。

蘇瑾搖了搖頭,他看了眼修煉場,場中一道銀色的光華立即凝聚成了蘇瑾的模樣,與徐然的精神力分身對立。

“不錯,想不到你這麼快就領悟到了這種技巧。”徐然讚揚的點了點頭,然後只見他將地獄手冊按住,一柄古色古香的長劍懸空而出,漂浮到了他精神力分身的身前。

“來吧!想要了解互相的實力,打一場纔是最好的,不過你我現在不適合分生死,就換這個吧!”

蘇瑾點頭表示同意,他也將手按在地獄手冊上,剔骨刀同樣浮空而出,飛到了自己的精神力分身面前。

“昊宇劍,地級靈能裝備,一劍光出,昊宇震顫!擁有兩個技能,技能分化,我的昊宇劍每消耗一百點靈能,分化出一柄相同的昊宇劍,無上限限制,技能二,驚穹,消耗三百點靈能,聚攏出一柄百米氣劍,橫掃一切,具有斬斷特性。”徐然將昊宇劍的屬性技能告知蘇瑾。

蘇瑾也緩聲道“剔骨刀,神級靈能裝備,由衆神合力打造的武器,擁有全屬性加持,無不可傷之物,無不可殺之生靈!附帶兩個主動技能,斷罪,消耗一千點靈能,發動凌厲的一擊,任何在攻擊範圍內的存在必將被消滅,連空間都不能倖免,技能二神罰,消耗一萬點靈能,對任何生靈進行懲戒,將其肉身,靈魂泯滅,不可防禦,神靈亦如此!”

徐然一愣,他有些疑惑的問道“你剛纔說神級……?”

“沒錯,是神級!”蘇瑾點頭。

徐然哭笑不得,他直接一揮手居然將自己的精神力分身收了起來,口中不爽道“那還打個屁啊!你這玩意隨便發動個技能戰鬥就結束了,來逗我玩是吧?”

蘇瑾被他這樣一說,也覺得自己有點過了,他道“要不……不用裝備,肉搏吧?”

“肉搏?我可不是將肉身修煉到魔神級別的怪物,跟你肉搏不是找死麼?”徐然說完後很是無奈,這樣說起來蘇瑾這個後來人,似乎在各項上都超越了自己,也許現在這個宇宙的地球上,最強的人已經從他變成了蘇瑾。

“小子,可能以後你纔是這個地球上的最強之人了。”徐然倒是不吝嗇對蘇瑾的誇獎,直接將自己想的說了出來。

蘇瑾可不會真的這樣認爲,從表面上看,自己似乎已經壓制了徐然,但這個傢伙誰知道有多少底牌沒掀?而且徐然已經到了要像邪神請教成神的方法,那就說明他絕對是不遜於自己的強者。

更何況現在徐然恐怕已經收集了不少自己的數據,但自己對徐然的瞭解卻很少,兵法上說知已知彼百戰不殆,對於實力相近的宿主來說,又何嘗不是這樣,真要是拼死一搏,蘇瑾並沒有一定能夠戰勝徐然的把握。

“可惜,我的天穹小隊不在這裏,不然的話倒是能夠幫的上忙!”徐然搖了搖頭,現在他們的宇宙被瘋帽子鎖上了,導致徐然無法將自己的小隊成員帶過來,不過徐然還不知道爲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

蘇瑾不打算打開瘋帽子的封鎖,不然到時候他們要面對的不止是神明,有可能還有神無手底下的人。

“那真的不打了?”蘇瑾疑問道。

徐然擺了擺手,不爽道“你那東西這麼誇張,還打什麼,我找地方讓你住下來,這段時間你我多交流交流吧!反正……你我都是精神力者,真要是遇到需要殊死一搏的時候,互相瞭解不過是一個念頭罷了。”

蘇瑾想想也是,現在s市的公寓只有自己一個,回不回去也無所謂,索性蘇瑾就在徐然這裏住了下來。

第二天一大早,蘇瑾就聽見爆炸的聲音,他起身後精神力掃向爆炸聲傳來的地方,然後發現居然是徐然和邪神正在大戰,或者說是邪神在教育徐然。

邵冬沒料到他速度竟如此之快,被他絆倒在地,直接拿起手中的刀劉往顧清余身上扎過去。

Previous article

像這種專門愛卡油的大小老闆,張妍見的多了那會理他?便欲將自己的手由那名中年男子的手中拉出,卻不料對方竟然抓得出奇的緊,自己抽了兩三次卻怎麼也抽不出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