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作者星河一夢說:實在頭痛的不行,今天只有三章了。求各位原諒!! 唐玉對於葉風這樣的人很是討厭。

在唐玉心裡,葉風這樣仗著家裡有幾分勢力,就肆意欺負別人,就和有公主病的大小姐一樣。甚至比女人更加讓人厭惡。

大總裁惡寵冒牌甜妻 「寶貝,何必要跟狗一般見識,總不能狗上來咬你一口,你也要反咬狗一口吧!」

沒等唐玉回擊,侯輕語的聲音幽幽飄來。

「我挑好了,你試試看這件吧!」侯輕語說著,直接走到了唐玉跟前,那雙眼中的愛溺,是個男人就會羨慕。

唐玉接過侯輕語手裡遞過來的衣裳,是一件黑青色的單衫。

料子摸著就很柔軟,唐玉往身上一套,頓時那種氣質就不一樣了。

侯輕語像個溫順的小妻子一樣,幫唐玉整理著袖口領口。

唐玉看著銅鏡里的自己,頓時發現他自己也是很帥氣的。

「怎麼樣?還喜歡吧?」

「不錯!」

裁縫看得出,侯輕語拿來的這件上衣,同樣是價格不菲,這樣一來,他心裡就有數了。兩邊都是貴客,兩邊都不能得罪。

「裁縫!怎麼樣?」

「好看!這位公子氣質、樣貌、身材都是一流,再搭上咱們家的衣裳,那簡直是絕配!」裁縫自然是讚不絕口!

可這麼一來二去的,葉風就被比了下去。

以侯輕語的樣貌來說,依然是頂尖。這樣的女人如此細心的幫唐玉挑衣裳,而葉風還要買衣裳給那女人送去。這其中誰高誰低,不言而喻。

「你要是覺得這個顏色不太喜歡,這一件的其它顏色我全都買下來了,到時候,想穿那件,穿那件。」

「嗯,行吧!」

隨後的說話里,唐玉和侯輕語二人完全沒有把葉風放在眼裡。非常默契的,就像葉風是一團空氣一樣。

這讓葉風很氣,可又毫無辦法。

「你們,好好!下次別讓我葉風遇到你們!」葉風只能是丟下一句狠話,氣鼓鼓的離開了。

葉風把衣服送到相好的女人那,本來應該是一場男歡女愛,可是憋了一肚子氣的葉風,愣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弄的兩個人都很不愉快。

當然,葉風也都把這些不愉快的事情,記在了唐玉和侯輕語的頭上。

憋了一肚子氣的葉風,找人喝了點就,酒後,在朋友的建議下,一同去了逍遙樓。

而買完衣服的唐玉和侯輕語,則是回到了悅來客棧進行喬裝打扮。

當唐玉看到,換了男裝打扮的侯輕語時候,驚為天人。

侯輕語看著唐玉驚詫的眼神,還有點忐忑的問:「怎麼?我穿著不好看?」

「好看!」唐玉給出了肯定的回答。

此時的侯輕語,有種極度陰柔的美感,加上苗條的身材,精緻的服飾。

雖然未必所有的姑娘都會喜歡這樣的,可確實是有股獨特的魅力。

「那就好!我們兄弟出發吧!」侯輕語喜滋滋的說道。

「嗯,不過……有個地方還要修飾修飾!」唐玉仔細的打量著侯輕語,認真的說道。

「嗯?哪裡?眉眼我都認真的畫了,而且還弄了一點假鬍子!」

「你胸太大了!」唐玉講出了事情。

「喔!」侯輕語一下子明白了過來,又經過一番自己的修正,終於將那一對飽滿,藏了起來。

簡直是暴遣天物!唐玉心裡想著。

而侯輕語好像讀到了唐玉心裡的想法一樣,「給你看,你又不看,現在又在這裡幻想,男人還真的是賤……」

……

逍遙樓。

唐玉和侯輕語二人問了人,順著那人指路的方向,找到了逍遙樓。

可即便是侯輕語這個江州牧的女兒,也沒有見過如此氣派的地方。

逍遙樓足足有六層那麼高,而且面積巨大,單單是橫著看出去,樓上的窗戶,一排就有三十多個。

「這真的是一個尋歡作樂的地方?」相對來說,沒見過市面的唐玉開口問道。

「可能是吧!」侯輕語看著樓中間牌匾上寫的「逍遙樓」三個字說道。

「二位公子,是有相熟的姑娘,還是打算尋個生的?」

二人還感慨著,一個褐衣小廝就走了過來問道。

「我們兄弟二人從外地來,還是頭一回進你這逍遙樓,你先介紹介紹!」侯輕語說完,本能的想去挽唐玉的手臂,可是看到自己的衣裳,想起來了她自己正在女扮男裝,然後停了動作。

「二位公子裡面請!小的慢慢給您二位介紹。」

「咱們逍遙樓呢,總共又六層。這底下的一層二層呢,有唱曲和跳舞兩種表演。適合咱們喝酒聊天,咱們的姑娘也隨便您挑,花銷呢,一般也就是個幾百兩,連帶上酒水,一個人有一千兩,就差不多了。」

「這三層四層呢,就是一些熟客,或者說,您幾位喜歡清靜,愛聊個詩詞歌賦,挑個有學識的姑娘……不過價錢,自然也是要高上一些,留宿過夜得二千兩。」

「那五六層呢?」侯輕語好奇的問道。

「五六層,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那些貴客,都是有專門的人來接待的。小的真的不清楚!」

「貴客?」唐玉和侯輕語對視一眼,像是都領悟到了什麼似得。

「如何才能上五六層呢?」唐玉問道。

「這,小的不知道,您二位要到裡頭問!」

隨後,二人跟著這小廝,朝亮著好幾排燈的大門裡進去。

「二位公子好!姑娘們,給二位公子行禮!」

「二位公子好!」整整齊齊的兩行打扮的各具特色的姑娘,齊聲喊道。

這場面,簡直就是鶯鶯燕燕,百花齊放!

尤其是,逍遙樓裡頭,似乎有些熱,這些姑娘們,穿的似乎都比較輕薄,比較涼快。

「二位公子,看著面生的緊,不常來吧?要不我給二位推介兩個姑娘?」站在路中間的老鴇一把勾住唐玉的肩膀說道。

「我們喜歡清靜些,這大堂里,太吵鬧!帶我們上樓!」

「樓上包間自然是有的,不過價錢可就……」

侯輕語手上拿出一踏千兩的銀票。

「好說,好說。四樓青梅貴賓兩位!叫姑娘們準備好接客啦!」

老鴇尖著嗓子喊道! 看著唐玉和侯輕語走上樓去,一開始在門口站著的那兩行姑娘,不由的都各自嘆氣。

「剛剛那兩位小哥,樣貌真的出眾呢!要是點了我,我就是不要錢,也是樂意呀!」

「嘿喲,春桃,你倒是想的美,我看那小哥年紀也就是十六七歲。你可都二十三了,還想吃個嫩雞?」

「我看人家二位,出手就是好幾千兩,根本不是差錢的主。哪裡看的上我們這些殘花敗柳……」

實話實說,門口這些,雖然姿色都不錯,可是各自細細看來,還是多少有些缺點,都要靠妝容來彌補。

青梅居,乃是四樓上的一間房。

「奴家青梅、竹馬,見過二位公子!」

侯輕語和唐玉一進門,就看見兩個打扮精緻,模樣俊俏的女子。

而這兩個姑娘的容貌,就要比一樓門口那些,更加動人了一些,年紀看起來,也要小上不少。

看起來是一人一個。

侯輕語膽子大,也沒有什麼顧慮,很直接的走上前,勾住其中一個姑娘的下巴。

重生之大叔我不愛你了 「今天就是本少爺我的人了!」

侯輕語的雙眼,大膽的在這個女人身上掃視著。

那女人也不惱,俏眉微抬,「奴家青梅,擅長琴棋書畫,望公子喜歡!」

而竹馬見唐玉不動,則是主動上前,拉住唐玉的手,「奴家竹馬,喜歡詩詞歌賦,請公子指點!」

比起侯輕語的肆意大膽,唐玉就好像是尷尬羞澀的初哥一樣。

說了一陣話后,唐玉借故方便,離開了青梅居。

而侯輕語則是獨擁雙美,左擁右抱的調笑著。

而唐玉自然不死真的去方便,而是藉機去了五樓。

按照侯輕語先前的分析,郭峰若是在這個地方的話,很有可能就是在這種需要驗證身份才能進去的地方。

既能夠避免被一般的官兵搜查,而且也能夠避免被其它不必要的人看到。

而且,一個背負著極大壓力的男人,最好的釋放壓力的方式,無非就是找女人。

所以,逍遙樓的五六樓,滿足了幾乎所有的條件。

逍遙樓的四樓,就是較大的好多廂房。而五樓,風格完全變了,每個房間變得更加大。而點點滴滴的裝飾也變得更加高貴華麗了起來。

最讓唐玉震驚的是,五樓用來照亮的燈,裡面居然用的不是拉住,而是靈石和凶獸的晶核打造的一種發光體!

「天!這種燈一個月就得換一次,按照這燈的數量……一個月得花個好幾十萬!果然是貴客來的地方,真的不一樣啊!」

婚婚欲睡:老公,約嗎? 唐玉感慨著。

不過,在這個時間點,五樓的人似乎不多,整層樓顯得很安靜。

唐玉挨個查看著,很多沒有人的房間都被唐玉掃清楚了。

「難道在六樓?」在五樓一無所獲的唐玉,小心的上了樓。

而讓人真震驚的是,六樓居然有門衛,而且據唐玉探測,這兩個人實力還不低,雖然比起說唐玉還是要差。可對於逍遙樓這樣的生意來說,已經就很值得懷疑了。

逍遙樓並不是什麼違法亂紀的生意,可好端端的卻是有靈骨的人看著。一定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唐玉想了個辦法,從一個無人的穀物拐角處,找到了一個上到六樓的空隙。

麻利的上到了六層之上。

而六層的布置,比五層還要華貴。整個六層的地板上,全都是地毯。不僅走起來沒有聲音,而且很是舒服。

看著那用靈石和晶核做成的燈,唐玉有些惋惜。

「這好好的材料,真是奢侈啊!」

在隨後的查探中,唐玉終於鎖定了一個房間里的人。

那個房間里,有一位女子在彈琴,而有一個男人則是坐在一邊喝著茶。看起來兩個人毫無交流的樣子。

而且,曲子是一首接著一首,兩個人似乎完全沒有說話的意思!

「這個地方花銷如此的恐怖,也只有完全不在乎錢的人以及在這裡連續住了好久的人,能夠只聽琴聲,不說話了!」

唐玉看了看門口的「湘雅軒」,暗暗記住,隨後返回了四樓青梅居裡面。

唐玉一進門,就被竹馬拉住,「誒呦,公子,您這可是去了好久呢,奴家都想你了!」

「青梅,竹馬,你們先出去休息一會,我們有些事情要說!待會再來叫你們!」侯輕語看唐玉一副有所收穫的樣子,連忙說道。

青梅竹馬也是知趣,並沒有過多的說什麼,乖巧的出去了。

「你發現什麼了?」

「樓上果然有一間,滿足你說的那些條件!那個人一心喝茶,根本沒有把那姑娘當成一回事!」

「好,你可記下那房間是什麼?」

「湘雅軒!」

「我們現在就出發!」侯輕語神色亢奮的說道。

片刻之後,唐玉帶著侯輕語上到了六樓之上。

偷偷潛到「湘雅軒」外,侯輕語開始制定了計劃。

「待會我們衝進去,試探出他是不是郭峰,如果是的話,你打暈人下去。把他換上我的衣裳,隨後就說我喝醉了,扶著他出去!而我,則換成女裝,藉機行事!」

「在這種地方,換成女裝?是不是太過於危險了!」唐玉有些擔心的說道。

「沒事的,我現在可不是沒有戰鬥力的女人哦!」侯輕語揮了揮粉拳道。

唐玉想起了侯輕語已經不是像看起來那麼軟弱無力了,那可是比他都要厲害的人啊!隨後唐玉也點點頭,表示贊同了侯輕語的計劃!

「行動!」侯輕語一聲低吼,二人衝進了「湘雅軒」。

「你們什麼人!」那品茶的男人驚呼道!

可沒等他再說什麼,就已經被身形矯健的唐玉控制了起來。

而那個彈琴的姑娘也侯輕語突然襲擊,一下就打暈了過去。

與此同時張口深吸了一口氣!

Previous article

沒有給四人太多反應時間,女子小手一揚,一隻只魔獸便不悍死的沖了過來,四人只好維持好法陣,已做防禦。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