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何禹,你變態啊,你知道不知道,你超速了。你趕緊放我下來,你要死,不要拉着我。趕緊放我下來,我不要坐在你的車上,趕緊放我下來,何禹你神經病啊,你神經病啊,你犯神經不要拉上我。”

“你給我閉嘴。”何禹紅着眼睛,憤怒的瞪了她一眼。雙眼裏盛滿了怒火。

胡夢覺得腹中滾滾翻動,有一種作嘔的感覺,她承受不了這樣子快的速度,頭有些暈乎乎的,一年前,在美國的時候,她曾經被艾瑞克的情人們戲弄,在美國的大街上飆車,結果,車子撞擊防護欄,她親眼看到那個駕駛室的人滿臉是血的躺在那邊。她也因爲手臂上擦傷,然後在醫院裏住了好幾天。

所以此刻手臂狠狠的拽住了車座。她一臉蒼白,驚慌地看着何禹。可是她的說話,進不了何禹的耳朵。她只感覺到,車子的速度越來越快,外面的景物倒退的也越來越急速。

猛然拐彎處一輛大卡車迎面而來,前面卻還行駛着幾輛私家車。以現在這瑪莎拉蒂快近似在飛的速度,不是要撞上那最近的私家車,就是要撞上那輛大卡車。

“啊–”

胡夢急促地尖叫了起來,睜大雙眼迎視從那大卡車照過來的大黃燈,臉上頓時沒有一絲血色。“何禹,你瘋了,你這樣子是在玩命知道嗎?你瘋了,要出事情的。”

“何禹,你瘋了,你就是個瘋子,你知道不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真的會出人命

“閉嘴。你不是想死嗎,想死,我們一起死。”

(本章完) V14——君溟,我回來了

“爸爸!媽媽太壞了!都不告訴我,你是我爸爸!還有!媽媽都不讓我進來,妖妖好辛苦才推開門哦~”

妖孽不滿的嘟着小嘴巴,不過眉眼之間卻是欣喜萬分的。舒骺豞匫

她一直感覺夜君溟有些熟悉,但是也沒有在意。畢竟夜君溟的容貌雖然和前世一模一樣,氣質和氣場上卻是兩個人。遂,妖孽沒有注意也是正常。

直到昨天,她感覺到葉零的氣息波動,於是小心翼翼地劃出她的屏幕看了看……尼瑪!媽媽變身了!且她還聽到重要消息,媽媽要向夜君溟求婚!

她的第一反應是氣憤和衝怒,理由很簡單,在她的思想中,媽媽就是要和爸爸在一起。現在爸爸還沒有出現,媽媽竟然像‘陌生人’求婚?絕對不允許!

可好在妖孽雖然心智是七八歲,卻也有理性的時候。她毫不懷疑媽媽對爸爸的感情,遂,她難得認真想了想。神啊,還真讓她相通了……

夜君溟皺皺眉,似乎有些不明白妖孽話裏是什麼意思,周圍卻一下子砸開了鍋……

爸爸?女兒?

夜君溟有孩子了?

這麼大的孩子?

臉色最難看的當屬赫連縈的母親,疑惑的眼神已經被怒火代替。在她的心中,她的女兒就是他夜家未來的主母!現在出現另外一個女人還有一個孩子,她如何也接受不了!

表情最戲劇化的當屬夜壟染夫婦。

兒子有孩子了?這麼大的孩子!

“她呢。”夜君溟淡淡道,聲音依舊輕淡,卻多了一絲急切。

妖孽不滿地用鼻子哼哼兩聲,“媽媽在準備求婚吧。媽媽說,要在今晚向全世界宣佈你是她的男人……爸爸,你怎麼邀請他了?”

妖孽可不管她的話有多麼的爆炸,突然看到不遠處的凱瑞,指着凱瑞聲音更加不滿。說罷,向夜君溟擺擺手,就跑過去,小嘴一嘟,小眉毛一橫,“你的桌椅被老師搬走了!哼哼,你不是我們班的學生嘍!”

妖孽各種幸災樂禍,凱瑞無語地黑了線。他之前因爲賭氣進入f班,就是想讓葉零看看,他是有本事離開那個差班的!誰知道昨天的一場小考試,葉零那廝根本就沒有來!他的桌椅被搬去a班,這件事他是知道的……

但是顯然,兩人此時的談話沒有人會去在意。因爲……

求婚!

一個孩子的媽媽要向夜君溟求婚?

“君溟……這是怎麼回事?”夜壟染的妻子蒙氏率先質問,雖是質問,語氣卻不強硬,看得出來這位老太太很是寵溺這個兒子。

夜君溟淡淡地看一眼蒙氏,未置一詞。實際上,他是這裏面最激動最不敢置信的人!

是她嗎?是她嗎?

她終於肯認他了嗎?

未等其他人開始質問,喬恩卻是說話了。

“這位就是夜君溟夜先生?果真是聞名不如見面啊……”喬恩走上前,一米八八左右的身高與夜君溟對立而視。

明眼人都能看出,夜君溟因爲瘦弱遂一米八七的身高很是修長,卻終究略低了喬恩一點點。但是,不知道爲何,面對那樣有氣場的黑道霸主,夜君溟給人的感覺卻一點也不怯弱!反而令人有一種仰望的感覺!甚至比喬恩還要令人敬畏!

事實上的確如此,就連三大家族的人也略微驚訝了一把。似乎第一次發現,夜君溟竟然這般有氣場!

夜君溟沒有說話,難得地正眼看一眼喬恩,淡漠的眼神裏沒有一絲波瀾。

喬恩撇撇嘴,眸底閃過一絲驚訝。暗道凋零那廝果真是老牛吃嫩草,不過求婚的對象並不像資料上顯示得那麼弱。至少,從來沒有人能在他的眼神下回視一秒,而眼前這個病弱的男子,眼神不說沒有任何波瀾,面部表情也不迴應一下,就像是看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這令喬恩暗暗有些不爽……

啪啪啪,喬恩突然伸出拍了三下,“夜先生,本人喬恩,奉家主之命,特來送一件生日禮物給……您。”雖然不情願,但是喬恩還是很給面子地用個了‘您’。

先不說‘您’這一個字令周圍的人有多麼的驚訝,直到兩撥人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來,推着一個足有雙人牀大的花束向主臺走去,陸續有人露出疑惑不解的眼神。

那絕對是超大束的花束,因爲太過龐大,以至於大部分沒有將花與花束聯繫在一起。

花束經過衆人的目光推過去,衆人這才看清,那竟然是一個心形的形狀,由玫瑰和百合組成。令人有絲驚豔的是,花束裏大部分都是玫瑰,百合的形狀竟然是四個字,“我回來了”。

我回來了?什麼意思?

花束推到夜君溟面前,那兩撥人恭敬地向喬恩鞠躬便退了下去。

喬恩笑笑,走過去,伸出一隻手,竟然做起了介紹,“這束花,由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和九百九十九朵百合組成。至於上面的字,我想,夜先生不明白的話,我也就無能爲力了。”說罷,喬恩很配合地嗤之以鼻。

惡俗!送花?凋零那廝竟然還會送男人花?

而且,我回來了,到底是什麼意思?

夜君溟不言不語,由始至終都是一個神色一個表情,只是眼睛一直注視着面前的花束。良久,在衆人小聲的議論紛紛中,揚起一抹淺淡的微笑。

那抹微笑與之前的笑容不一樣,之前就像是冬月臘梅一般驚顏,然而這抹微笑卻像是暖陽一般,充滿了溫度。很……溫柔?

饒是夜壟染夫婦和另外兩名家主都微微驚訝了一把。只是還不待他們說話,大門處突然傳來騷動,一看,無語,門又開了!

大門開啓的速度略微有些緩慢,卻沒有沉重的感覺。不消若秒,大門完全地敞開,門外並不是擁擠的記者媒體,而是兩抹華美的身影!

兩抹身影的步伐出奇地淡然,隨意而輕緩,卻猶如蜻蜓點水一般拂過每個人的心田。那樣優美的姿勢和身影,令人一瞬間忽略了兩人的長相,驚豔於那淡然華美的氣質。

一直到有人倒抽一口氣,衆人才看清兩人的容貌,一時間,驚豔的,驚訝的,難以置信的,尷尬的,應有盡有。

那是兩名一男一女,並肩而走,兩人的嘴角都掛着淺淡的微笑。不同的是,男子的笑容很完美很紳士,透露出一點的儒雅。女子的微笑則更多的是淡然和隨意。

女士們率先被那名男子吸引。那男子,一身銀白的燕尾服西裝,將修長清瘦的身材拉得更長卻不影響那完美的比例,就像是漫畫中的浪漫王子。精緻俊美的五官和柔和的面部輪廓,隱隱散發着男性荷爾蒙的味道,含笑的眸子看似溫柔實則冷然。

一眼,便令人想到‘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但是,很快有些在商場上浸淫許多年的老將漸漸露出狐疑的神色,下意識地看一眼主臺上的鄧家家主,果真見到鄧家家主露出的冰冷難看的臉色,才恍然大悟。

而那名女子……

一襲柔紅的精緻休閒裝,高挑的身材玲瓏有致,從容的步伐散發着淡然的韻味。少女的模樣卻是靜若處子運籌帷幄的氣質!

烏黑柔順的長髮隨意地用一根橡皮筋束起,隱約有着青春的氣息。少女的容貌卻是古典韻雅之極,黛眉彎彎似流水,月眸含笑卻冷然,櫻紅的薄脣抿着淺淡的弧度,在聚光燈下,少女的肌膚竟然會泛光,隱約散發着一種柔和的光芒!

她有一雙幽黑的眸子,猶如小鹿般,卻充滿了令人不敢褻瀆的色彩。

什麼是陰柔之美?什麼是輕淡如風?

這就是!

葉君郝不近女色,衆所周知。且他對女人並沒有任何的興趣,認爲不過是商業聯姻的犧牲品,生育下一代的工具。遂,對擇偶方面,他暫時沒有打算。但是從少女出現的第一瞬間,他的視線便沒有離開過……雖然他的的確確是被驚豔到,但是絕對不會因爲就對一個女人產生興趣。他注意那少女,僅僅是因爲……那雙幽黑的眼睛,爲何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

少女的視線一直看着前方的某個點,或者說的某個人,嘴角邊的微笑很淺淡但是透露着溫柔和思念。

夜君溟由始至終的淡漠眼神終於多了其他情緒,一瞬不瞬地望着緩緩向他走來的少女,俊美無雙的臉上輕輕流下兩行清涼的液體。

“……玉……”因爲哽咽有些沙啞的聲音,低低地喚出。除了最近的喬恩以外,並沒有人注意到。

喬恩一怔,看向少女的眼神從最初的驚豔和敬畏,變成了饒有興致。

好吧,他不得不承認,他的確有一股敬畏的心思……

而且敬畏的對象,還是一名十七歲左右的少女!

少女繞過花束,走到夜君溟面前,微微仰起頭,看着他,深深地凝視。輕輕微笑,“很抱歉,時間上來不及挑選晚禮服,我穿成這樣參加你的生日宴會,你會介意嗎?”

你會介意嗎?

淺淡如風的語氣令夜君溟緩緩流淚的速度加劇了一點點。衆人這才發現,今晚的壽星竟然流淚了!

夜君溟似乎不知道自己流淚,只是深深地凝視着她,淺色的瞳孔裏深深地倒映着她的影子,一顰一笑,與前世逐漸吻合。

他凝視着她,她含笑凝視着他,周圍的一切好像都已經不存在,只剩你我。

“不會……”夜君溟良久才發出聲音,有些沙啞,有些低沉,有些顫抖。聲音裏的情緒令人忍不住想,他似乎很……激動?

少女柔柔一笑,伸出手,輕輕地撫上他的臉,手中潔白的手巾輕柔地擦拭着那思念的液體。

“君溟,我回來了。”

------題外話------

我想說!我*激動!

一去文文的首頁,竟然有月票!

激動有木有!

更新龜速的娃,還有親給我月票!真真的慚愧! 酒足飯飽,季修滿意的躺在了蕭茵已經放好溫水的浴缸裏,整個人愜意的不得了。

蕭茵現在越來越有一個做妻子的感覺了,每天不但把家裏打點得井井有序,就連他加班回來也能受到這麼好的待遇。

實在是很不容易了。

躺在浴缸裏,他也越來越覺得,自己的人生開始變得有意義的時候是從認識蕭茵開始。

他的前半生。

一開始就是讀書,就算不知道讀書有什麼意義,但是因爲家裏人讓好好讀書,所以就算覺得再沒意思,他還是會繼續讀下去。

後來選定了一個專業之後,雖然季修沒有很喜歡也沒有很討厭,但是還好他有着刻苦鑽研的精神。短短幾年就坐上了教授的位置,成爲了S大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一個教授。

爲了家裏的商業聯姻,他甚至還毫無反抗的娶了一個自己並不愛的女人,兩人相敬如賓。

對,他前三十年的生活幾乎就可以用這短短兩句話來概括。

直到遇見了蕭茵,這個古靈精怪的丫頭。

一開始他還有點慌張,這麼多年來明着暗着喜歡他的人也不少,可是這麼大膽誇張的還是第一個。

雖然他的年紀已經這麼大了,比蕭茵大個好幾歲,但是第一次遇到這麼狂熱追求他的學生,還是有些不知所措的。

一開始他還一直告誡着自己,她是自己的學生,不可以心動……不可以心動……

但是淪陷是有過程的,慢慢的就想要接近她,慢慢的就覺得她很有趣,慢慢的看到她和別的男生在一起說笑還會覺得有些難受……

他們相愛了。

就算是已經經歷過一次婚姻的季修遇到這樣的戀愛,還是忍不住覺得自己心頭一陣電光火石,腦海裏噼裏啪啦的火樹銀花。

遇到對的人原來是這種感覺。

緊接着他們遭人反對,可還是這麼走過來了,就算沒有一個人承認,可是蕭茵還是堅定着自己,一步一步的陪着季修一起往下走。

終於他們結婚了。

兩個人在一起吵過鬧過,哭過笑過,上過真人秀,得過失憶症……現在想想連季修都覺得有點狗血,就像是一部電視劇一樣,情節誇張。

可是他們終於就這麼相伴着,一路走過來了,一眨眼連季青檸都會叫爸爸媽媽了。

舒服的放鬆着自己的身體,季修閉上了眼睛。

蕭茵洗完碗之後才發現這個傢伙居然懶洋洋的躺在浴缸裏睡着了,一不做二不休,她直接三下五除二脫光了自己的衣服,鑽了進去。

季修感覺到皮膚有一陣異樣的觸感,睜開眼睛一看,原來蕭茵這個小調皮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像一隻小泥鰍一樣溜進了浴池裏,兩隻小腳丫正放在他的肚皮上撓他的癢癢呢!

“阿茵,別鬧。”他悶哼了一聲。

是嗎?

重生之將門凰后 我偏要鬧。

蕭茵像是一下子發了功一樣,坐起身來兩隻手都撓着季修的癢癢。

他的身體她最瞭解,她知道怎麼弄他他會更癢。

終於,季修的眼睛裏慢慢蒙上了一層霧氣,蕭茵裸着的上身讓他的目光想移開都難。

尤其是他知道她泡在水裏的部分不着寸縷。

就算是泡在溫水裏,他都覺得自己好像是在火焰裏被灼燒着一樣。

有點渴是怎麼回事?

蕭茵看着季修的眼神越來越不對勁,聰明如她,怎麼會不知道自己的老公心裏在想什麼,在渴望着什麼。

蕭茵才不會和其他女人一樣害羞,欲拒還休,她笑着看了一眼季修,接着主動把嘴脣送了上去。

直到親吻到蕭茵的那一刻,季修才確切的懂得了什麼是久旱逢甘霖。

自從季青檸出生之後,爲了顧慮到蕭茵的身體,他總是忍着不理會她每晚的撩撥。到再後來,兩個人都有事,每天特別忙,也就沒有了時間再在一起親熱。

現在終於和她一起躺在大大的浴缸裏,撫摸着她吹彈可破的皮膚,他幾乎是想也沒想的,直接抱了上去。

蕭茵感覺到季修前所未有的主動,就連他的吻裏都帶了些許的寵溺和慾望。

沒有什麼是比兩個夫妻在一起纏綿更浪漫唯美的事了,蕭茵舒服得閉上了眼睛,全身心的享受着季修的愛……

…… ……

早上。

醒過來的蕭茵感覺自己全身痠痛,簡直就像是要被拆散架了一樣。也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是中了什麼邪,竟然就那樣和季修折騰了一整個晚上。

擡眼看了看旁邊,昨夜的男人早就起牀去工作了。

也不知道他這性子是隨了誰,做事情怎麼就這麼認真,讓蕭茵都有點無地自容了。

明明是自己請人家來處理這部電影的,誰知道自己壓根一點也不上心,幾乎全都是季修一個人在親手操持。

季修在蕭茵的眼裏簡直就像是一個無所不能的神。

不管是什麼專業領域的書本,只要他能認認真真的啃一遍,那鐵定是全部都給記下來,而且還不是死記硬背的那種,只要他願意鑽研,這世界上沒有能難倒他的問題。

蕭茵躺在牀上,看了看隔壁嬰兒牀上睡得正香的青檸,看來這丫頭是遺傳了自己懶惰愛賴牀的壞習慣。

“上天啊……請千萬要讓我們青檸像她爸爸一樣,聰明又體貼啊……要是像我的話就完了。”她在心裏小聲的默唸着。

睡夢中的小青檸突然打了個噴嚏。

我仰頭猛地撞在陽姐的後腦勺上,那精神鬼嘶吼着,慘叫連連。

Previous article

佳沫兒無奈的搖了搖頭。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