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何塵取出手機,裡面確實有一條簡訊,不過,與柳濤的不同,柳濤的是訓練館暫時歇業,他的是求煉體之法,如何一拳崩碎力王。

「這幾天你們看好琳琳,別隨便來我這裡,有事給我電話,簡訊都行。」何塵道。

「你要幹什麼?不會是出去吧?」柳濤面色微變。

「我出去弄點練氣丹,不然一直在這受氣?」何塵看了看夜色:「記清楚了,不準進我房間。」

「好吧,那我這幾天少喝點。」柳濤轉身離開,走出門的時候,壓低聲音道:「你小心點。」

何塵關上門,再次掛上請勿打擾的牌子,何塵等待一會兒,帶上黑袍和兔子面具,躍下二樓,消失在黑夜中。

離開小區,撥通王經理電話,對面很快就接了,低沉粗重的聲音傳來:「何塵。」

「這麼晚了,還能這麼快接,訓練館出了很大的事情?」何塵問道。

「孤影的人,挑了很多訓練館,包括我這,一些教練都被打殘了,買課的也不敢來了。」王經理壓抑著怒火,沉聲道:「他們說,有本事就地下鬥武場一戰。」

「未必是孤影的人。」何塵嘿然冷笑:「這群異界人,沒有一個好鳥,你是想要我秘法,增強你們的實力,去與孤影的人一戰?」

「沒錯。」

「孤影的人實力如何?」

「真氣中期。」

「我來,但我要練氣丹。」何塵冷聲道。

「你來?你一個煉體武者,這不是逗我么?」王經理嘆道:「你秘法雖強,但煉體與真氣,有很大差距,你還不如將楊紫玧叫來,她要是肯出面,什麼都不是問題。」

「我有個朋友,普普通通小白兔,我叫普普通通小何塵。」

王經理:「……」

普普通通小白兔,是你朋友?

「你那秘法,該不會都是小白兔教給你的吧?但煉體的話,就算是小白兔,也沒把握打贏真氣中期吧?」王經理小心地問道。

「是小白兔教的,還有,誰告訴你我煉體的?我真氣了。」何塵淡淡道,頓了頓,又道:「你知道紫玧?」

「江河第一天才,誰人不知。」王經理語氣滿是驚嘆:「如星辰一般耀眼,也就小白兔有資格追逐一下,現在加個你,你也是天才了。」

「江河第一天才?誰封的?」何塵愣了愣,楊紫玧什麼時候有這個稱號了?

舊愛新婚,高冷前妻很搶手 「你不知道?」王經理錯愕,旋即支吾道:「不知道就算了,楊紫玧很強,比你強。」

廢話,楊紫玧肯定比我強。

「楊紫玧確實很強,真氣頂峰,當得起江河第一天才之稱。」何塵想了想,確實無人能比上楊紫玧,不過,他相信,自己肯定能追上。

「你趕緊來吧,一起去地下鬥武場。」 槍械可能是現代發明中最偉大的產物之一,它的出現讓很多事情變得更為簡單,比如殺人。但總有些人是不喜歡這種方式的,立冬就是其中之一。

現在擺在他面前的問題:子彈的速度快?還是人的行動速度快?

立冬,用自己的切身行動,回答了這個問題。

在跳出去的一瞬間,他就看見了對方一個人已將槍口對準了長谷川。而此時,自己與他相距不到十米的距離。

在對面那人把手指搭在板機上的時候,立冬在飛快急奔的過程中微微彎曲小腿,雙腳發力,猛然向長谷川撲過去,凌空抬手就是兩槍。

砰砰!槍響的同時,他的左手正好碰到了長谷川的肩膀,用儘力氣推了一把。

DA!DA!DA!M4連發三槍,其中的兩顆子彈幾乎是貼著立冬的身體飛過去,不過有個幾毫米的距離,他甚至都能感覺到子彈所散發出的熱度以及濃重的火藥味。

然而,幸運並沒有一直眷顧立冬。最後一顆子彈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飛向他的小腿…

但是,這世上有些事情是不一定要用眼睛去看。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口,那麼心一定比眼睛感受的更清晰。

立冬只聽見一股風聲傳進耳朵,仿若時間靜止,雖然視線中沒有子彈的蹤影,但大腦里似乎能夠自動呈現出一幅畫面。

畫面中,一顆子彈穿過層層空氣阻隔,正飛向自己的小腿。

立冬的身體里好像流過了一股電流,右腿像是不受控制一樣,微微抖了一下。

這,就是所謂的本能反應。立冬並沒有意識去躲避,因為子彈的速度實在太快,在這不到一秒鐘的時間裡,完全憑藉自己身體的條件反射抖了下腿。

這輕輕的一抖,雖然沒有完全躲過子彈,但仍然讓他免去里更大的痛苦。

SOOU!子彈擦著立冬有小腿飛馳而過,甚至硬生生帶掉了一小塊肉。

頓時,一股強烈的灼痛傳來,使他忍不住大吼一聲啊。

慶幸的是,這子彈從立冬小腿擦過的同時,他也奮力將長谷川撲倒。

兩人在地上滾了一圈之後,立冬強忍著小腿的劇痛彎腰站起來,回收抓住長谷川的衣領,直接把他拖到自己這邊的計程車後面。

同樣躲在車后的艾倫跟阿進馬上圍過來查看情況。

「你他嗎想死么!」立冬輕輕捂著自己小腿的傷口,瞪的雙眼通紅,朝長谷川大吼著。

長谷川沒有理他,看著卡車駕駛室發愣,嘴裡小聲念叨著:「羅尼…羅尼…」

立冬本想開口勸勸他,但是已經到嘴邊的話,硬生生咽了回去。

有人說過這樣一句話:「在不明白任何是的情況下就勸你大度一點的人,要離他遠點,因為他被雷劈很可能會連累到你。」立冬對這句話很贊同,而且,他是了解這種失去同伴感受的人。

當初在渤原路決戰的時候,立冬幾乎拼盡所有,也沒能救下何其睿,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去。那種無助與落寞,沒經歷過的人,一定不會懂。

長谷川念了幾聲之後,突然又放聲喊了幾聲,可卡車內還是沒有任何回應。

三把M4,在百米射程之內瘋狂的掃射,再加上一把散彈槍對著車門轟出去的幾槍,何況那卡車又不是什麼做過特殊防彈處理,在這種情況下,鮮有人能生還。

立冬突然小聲問了一句:「艾倫,之前有過確切的情報么?」

聽到這話,艾倫羞愧的低下頭,「我知道他們有M4,甚至還有更誇張的重火力,但是…沒想到會帶在身邊…」

幾人說話間,槍聲也片刻沒有停下,對面瘋狂的射擊,把兩輛計程車打得直晃悠。

立冬轉頭瞥了一眼,皺眉道:「算了,先不說這些了。對面的火力太強了…憑咱們這十幾把小手槍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準備撤退吧。」

「哪有那麼容易…」一直默默蹲在旁邊的阿進突然開口說了一句,低聲道:「既然他們帶了槍,就一定也備足了子彈,何況這旁邊又沒什麼掩體,咱們跑出去…只能是活靶子。」

阿進這個人話不多,立冬倒是一直挺喜歡他的,跟賈丁的脾氣秉性有些相似。這樣的人能一下子說出這麼一大段話來,著實不容易。這也代表著他真的有些絕望了,而這種來自內心深處的絕望,也並不單單針對眼下的情況,而是這些天慢慢積累下來的。

拋去這一點,阿進的說話似乎也並沒有錯。現在別說殺了德文,連逃出去都沒有那麼容易。但是辦法,總歸是人想出來的。

立冬轉頭掃了一圈,正好看見街邊有一家摩托店,而且旁邊就是小型的修理間,那麼這面就一定有汽油。再看看德文那邊的車隊,馬上有了一個想法。

但眼下最重要的是必須要讓長谷川振作起來。

帶著空間闖七零 立冬抬手摟住他,伏在他身邊低聲道:「小谷,你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你應該很清楚,在這條路上走,一定會有人死去,不是你就是我,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但是你要知道,死去的人已經是過去式了,我們要想的是未來。」

掠愛:情遇神祕邪少 這些道理,長谷川肯定也明白,但相隨多年的兄弟就這麼死了,放在誰身上都不可能馬上釋然。儘管如此,他還是給出了回應。點了點頭說:「我明白…」

「來。」立冬說了一句,輕輕拍拍他,指向不遠處的摩托店,「掩護我,我去找找看有沒有汽油,一把火把這燒了!」

長谷川順著看了一眼,馬上就明白他的意思,但又朝他小腿瞄了一眼,低聲道:「可是你的腿…算了,還是我去吧。」

立冬輕輕笑著,搖了搖頭,「沒問題。這種程度的疼痛感,完全不能擊倒我,只會讓我的速度更快。」

長谷川看著他沉默一秒,緩緩點頭,「好!你當心。」

立冬笑了笑,拿出手搶重新換了個彈夾,靠在車門上緩了口氣,隨時準備翻出去。

長谷川也暫時放下了羅尼的死,掏出槍轉頭看了一眼自己身後的一幫兄弟,沉聲道:「兄弟們,我希望你們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就夠了…為羅尼報仇!給我壓上去!」

話音一落,槍聲驟然響起。

————————————————————

萬分抱歉!今天有點急事,讓大家久等了。找個機會一定補償。 何塵將面具和黑袍找了個地方藏起來,這才向劉家訓練館走去。

劉家訓練館,王經理翹首以待,看見何塵到來,連忙迎接:「快進來。」

「如果打贏,能給幾顆練氣丹?」何塵直接問道,他只想要練氣丹。

「如果你能打贏一場,給你三顆,這是老闆定下的。」王經理神色沉重:「孤影的人實在是太囂張了,廢了我們好幾位教練,這口惡氣,必須要出。」

「未必是孤影,其餘異界來者,也打著孤影的招牌。」何塵低聲道:「那就走吧,我趕時間。」

「走。」王經理帶著何塵,想地下鬥武場趕去,同時扔出一身黑袍:「你要是什麼面具,我替你準備。」

「隨便就行,總共打幾場?」何塵問道。

「三場,你該不會想一直打下去吧?」王經理驚愕道。

「如果你們沒有合適的人選,我想試試,不過,再加一筆錢。」何塵道,錢是萬能的,在異界也有用。

「你先打完第一場再說吧,如果你真有這個實力,老闆不會在乎一點錢。」王經理笑道。

再次來到地下鬥武場,何塵這次帶了一副公雞面具。

武者擂台處,觀眾席上滿座,還有不少人站著看,擂台上只有一位老鷹面具人站立,掃視全場:「江河還有沒有土鱉上來了?幾家訓練館,還差一個劉家沒來,這是不敢來了?」

觀眾席只有沉默,他們不知道如何回應,幾家訓練館都被打完了。

「沒意思,真沒意思,你們是我見過最差的土鱉。」老鷹面具人搖頭嘆道,眼中滿是鄙夷。

「誰說我劉家不敢來了?」王經理冷哼一聲,帶著何塵快步走了過去。

「哦?在哪呢?」老鷹面具人仰頭望天:「人呢?怎麼看不見?」

「你……」

王經理一怒,何塵抬了抬手,直接躍上擂台,低沉著聲音道:「劉家訓練館,普普通通功夫雞,請。」

「又是普普通通?」觀眾們愣了。

「普普通通?」老鷹面具人身子怔了怔,這才仔細打量他,沒有一絲危險氣息,就像是一個普通人一樣:「有意思,不管你是不是那隻兔子,今天你都別想完好下台,會比那些被廢掉的土鱉更慘。」

「我最欣賞你們這些異界來的一點,武功不行,就能嗶嗶。」何塵淡淡道。

「提醒一下,這次比斗,除了不傷性命,不下毒,暗器,沒有其餘限制。」一位訓練館的人站了出來,插嘴道:「江河訓練館上台的,基本都被斷了手腳。」

「你若害怕,可以現在滾下去。」老鷹面具人譏諷道。

「我知道了,可以開始了?」何塵沖著出生之人點點頭,再次看向對手:「來。」

「有膽魄。」老鷹面具人獰笑一聲,雙眸銳利泛寒,雙手泛起淡淡金光,呈現爪狀,一爪之下,空氣爆響。

「鷹爪功。」王經理提醒道。

「今天,就讓我這隻老鷹,廢了你這隻小雞。」老鷹面具人冷笑道。

「老鷹?」何塵笑了,對於老鷹,他絕對比這傢伙了解:「你見過能虐鷹的功夫雞么?你還不是一隻合格的老鷹。」

何塵冷喝一聲,瞬間迎了上去,體內肌肉,骨骼,同時顫動,壓縮,如波如浪,最強狀態,方寸殺。

「什麼?」

一經交手,一個踉蹌,老鷹面具人險些摔倒,體內的真氣連忙運轉,這才穩住身形。

「鷹,需要尋找合適的時機,更不會這般莽撞,讓獵物察覺。」何塵淡然一語,左掌陰柔,右掌泛起金色光澤,五氣金剛手,三重力。



鷹爪與手掌碰撞,老鷹面具人滑退出去,何凡蹂身而上,渾身肌肉跳動,五氣金剛手緊隨而去。

「乾的好。」王經理激動地道。

「五氣金剛手,三重力道,你,不凡!」老鷹面具人身形騰挪,閃躲何塵攻擊,神色凝重地道:「但你會的,絕對不止五氣金剛手,而且,沒看見你的真氣。」

「打下去,你會見識更多。」何塵閉上雙目,放空心靈,他還沒忘自己的目的,磨鍊本能,闖過三碗不過崗。

「剛占點優勢,就閉上眼,這是不是想輸了?」一位觀眾說道。

「五氣金剛手,之前普普通通小白兔也會這招。」有觀眾神色興奮地道:「這不會就是小白兔吧?」

「極有可能,也就小白兔會這麼不要臉,都特么那麼厲害了,還普普通通。」觀眾們提起這個普普通通,就感覺牙疼。

「閉眼?太小瞧我了。」老鷹面具人冷喝一聲,暴怒之下,鷹爪泛起濃郁寒光,真氣中期實力,沒有絲毫掩飾。

危險警兆來襲,何塵放空心靈,心無雜念,沒有主動防禦,只是讓真氣保持在巔峰狀態。

閉眼的何塵猛然轉身,左手陰柔藏剛猛,右手五氣金剛手,左手擋住鷹爪,右手轟然打出。



咔嚓

四重勁道爆發,真氣潰散,骨骼斷裂聲響起,老鷹面具人發出一聲慘叫,右手軟綿綿垂落,身子倒飛出去。

何塵腳步一踏,好似有所感應一般,一手抓住老鷹面具人的腿,直接拖了回來,一掌劈落而下,直擊面門。

「不可下殺手。」王經理連忙叫道。

台上的何塵猛地睜開雙眼,劈落的一掌險而又險地止住,幾乎要貼在面具上了。

「你想殺我。」老鷹面具人雙目閃過一抹驚懼,眼前人,剛才絕對有殺心。

「那就廢了吧。」何塵淡淡地道,一腳踩在另一隻手上,清脆的骨骼斷裂聲,伴隨著慘叫,響徹整個武鬥場。

「幹得漂亮,廢的好!」所有人大叫出聲,沒有一個覺得殘忍,因為此人之前更過分!

「小子,你在找死!」底下幾位黑袍人怒聲威脅:「他要真廢了,我滅你滿門!」

「你若有能耐,現在可以上來為他報仇。」何塵輕蔑地掃了眼黑袍人們:「滅我滿門?你來試試!」

說完,何塵又是一腳,直接踩在左腿上,又是骨骼斷裂聲,慘叫聲響起:「啊……」

「維斯萊妮女士要來學術報告廳召開講座,你知道嗎?」蒼伊毫不客氣地坐在沙發,問茉蕊道。

Previous article

青陽話音未落,一劍刺出,兩人目光一凝,連忙護住自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