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要給,也得好好壓壓這死禿驢的威風。

見著周寒不理會,四名僧人終於慌了神,聲音悲戚,「等下,等下,你不能走啊。」

「周寒哥哥,若是他們死了,恐怕……」門菁雪的話沒有說完,周寒卻已經停住了腳步,然後走到了大和尚的面前:「說實話,你們的死活我真的不想管,而且你們死了對我也有好處,以免將來遭到你們的報復。我現在就問你一句話,你服不服?」

周寒知道,必須得把對方徹底震住,才能夠讓他們斷絕報復心理。之前那什麼猛虎團周寒可以不顧忌,因為有雪鷹團撐著。但這光明寺比雪鷹團要厲害,這工作必須得做!

「……服……」四名僧人幾乎是從牙縫裡面擠出字來,心中顯然是極度的不服氣。

「口服心不服吧,讓你看一樣東西!」周寒說罷意念一動,殘缺魂兵拿了出來,「認識這東西嗎?」

「這……」四名僧人見狀,頓時目瞪口呆。他們來自於光明寺,對於魂兵這東西一點都不陌生,光明寺的主持,就擁有好幾個魂兵,級別最高的能夠比擬實力相當於真氣境四段的高手。

「看你們的樣子也是識貨的人,不瞞你們,我剛才只是拿你們練練手而已,想要殺死你們,根本不需要我動手,我可以直接讓魂兵秒殺你們!你們應該慶幸冊子上面不允許傷人性命的規定,不然你們早已經是四具屍體了。」周寒語氣淡然,好像在說一件非常不值得一提的事情一樣,「想要知道我這個魂兵相當於什麼實力階層嗎?」

四名僧人都沒有說話,他們雖然不是真氣境實力的人,但也感覺出來了,這殘缺魂兵身上的氣息非常的強大,一點不遜色於光明寺住持的魂兵,這少年拿出魂兵的用意太明顯了,這赤果果的告訴他們,他根本不怕光明寺。

周寒隨手丟出幾顆療傷丹藥在地上,看著四名僧人:「想要知道我這個魂兵是什麼階層的,你們可以儘管來報復我,到時候絕對不會令你們失望!」

說罷,周寒調頭就走,留下滿臉驚愕的四個僧人。

烏九和門菁雪跟在周寒身後,消失在陰暗的洞道裡面,其中一個僧人回過神來,難以置信,「這持槍少年竟然擁有魂兵,這是真的嗎?」

如果是一個老頭子有魂兵,他們還不會怎麼驚詫。但這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擁有魂兵,這裡面可是大有文章。那就是這少年肯定有著不菲的背景,這魂兵肯定是他的長輩贈予。

「你自己剛才不是看著了嗎?這魂兵的氣息好強,而且還是殘缺的,若是等他修復了魂兵,恐怕我們主持的魂兵都不一定是他魂兵的對手。」另一個僧人唏噓道。

「這個少年跟我們一樣的實力,先天之境後期,就算不用地利優勢,恐怕我們的四星陣也不一定困的住他!」大和尚想起來之前周寒反擊的那一槍,這時候他才意識到那一槍的可怕。

這絕對不是普通簡單的一槍,那一槍似乎夾著別的東西,這種東西讓人產生無力抗拒的感覺。他當時反應慢,主要也是受到了抗拒的影響。

「不會吧,他有這麼厲害?」另外三人驚詫的看著大和尚。

「這個少年來頭一定不小,再沒有查清楚他的來歷之前,千萬不能輕舉妄動。」大和尚說道。

「是!」

光明寺近年來發展很快,勢頭兇猛,幾乎沒人敢抗拒光明寺的擴張,光明寺的僧人也極少吃虧。這也造就了光明寺僧人心胸狹小睚眥必報的性格,一旦受到了丁點委屈,都會想著報復。

周寒沒有想到,他終究還是沒能夠震住這四個僧人。這四個僧人也同樣沒有想到,他們沒有立即報復周寒,周寒在極短時間內崛起了,等到他們查清楚周寒的背景之後,他們已經失去了報復的最佳機會,不過這都是后話了。

「周寒哥哥,我真是沒有想到,你居然能夠打敗那四個光明寺的僧人,如果是我,我肯定不是他們的對手。」親眼見到周寒的戰鬥之後,門菁雪心中很是吃驚,這個微笑的少年比不愛笑的烏九實力似乎更勝一籌,再一想起之前自己對他們的寒心行為,門菁雪心中更是慚愧的很。

「如果在空曠地方和他們硬碰硬的打,我可不一定是他們的對手。」雖然周寒沒有嘗過對方四星陣的圍困威力,但周寒並不大意輕敵。

「門菁雪,如果你也像周寒一樣藉助地利條件,那四個僧人單打獨鬥也不會是你的對手。」烏九想明白了周寒取勝的關鍵之處,如果換了是他,他肯定也能夠輕鬆打敗那四個僧人,但問題是,處於那樣的形勢下,自己未必能夠像周寒那般活絡頭腦,沉著冷靜。

「嗯。」門菁雪點著頭,「光明寺的僧人單人實力其實不是很強,就是他們的陣法真的很厲害。」

「行了,這光明寺的問題我們就不扯了,我們已經收集齊了號碼牌,準備出洞獲得進入洗禮池的資格吧。」周寒言歸正傳,祭靈告訴他,另一個洞口近在咫尺了。

「但是周寒哥哥,可你為什麼把我們往這裡帶呢? 豪門前妻:總裁,請負責 想要出洞,我們應該沿著原路往回走啊?」門菁雪納悶問道。

烏九的神情也是疑惑不解,看著周寒。

周寒把冊子拿了出來,在兩人面前一亮:「你們看這上面的話是怎麼說的,收集他人十個號碼牌,出洞即可獲得進入洗禮池的資格。」

「對呀,沒錯啊,出洞即可獲得進入洗禮池的資格啊。」門菁雪和烏九面面相覷,被周寒的話給弄的有點糊塗了。

「你們仔細看這兩個字『即可』。」周寒點道,「這是馬上立刻的意思,你們明白吧?」

「不明白。」烏九和門菁雪滿頭霧水。

周寒也是料到兩人會是這樣的反應,自己特意找了文字遊戲這樣的方式來和他們解答,這有點牽強,畢竟從這字面上來講,的確也看不出什麼來。只有知道有第二個洞口的存在,才會明白。

「按照這字面上的意思,洗禮池應該就在洞口外面位置,出洞之後立即就是洗禮池,我們馬上就可以獲得進入洗禮池的資格,而我們剛剛進來的洞口,根本就沒有洗禮池,懂?」周寒耐心解釋道。

「這……」烏九和門菁雪面面相覷,兩人愣了一下,然後門菁雪將信將疑的看著周寒:「你的意思是說,這裡還有別的洞口,那個洞口聯通著洗禮池,只有從那個洞口出去,才能夠真正獲得進入洗禮池的資格?」

「嗯,是的。」周寒點著頭,門菁雪總算是明白了。

「你為什麼就知道還有另外一個洞口,而且這個洞口外就是洗禮池?」烏九一本正經的看著周寒,他倒沒有懷疑周寒,畢竟他早看出來了,周寒的兵器感悟和魂兵,這些東西都顯示出周寒曾經的機緣造化,周寒和他一樣,身上都擁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周寒是來洗禮的,不可能傻傻的把自己的洗禮資格弄丟,所以他的話肯定不是空穴來風。 「至於我怎麼知道的,你們就不用知道了,總之我不可能連自己都坑吧。」周寒沒有解釋,祭靈是不可能透露出來的,周寒看著烏九和門菁雪:「如果你們相信我,那麼就按照我說的去做,不相信,你們可以選擇從進來的洞口出去。」

「我相信你!」烏九毫不猶豫就開口了。

「我也相信你。」門菁雪很快也表態了,雖然她和對方才初初見面相識,但女人的第六感是最厲害的,門菁雪覺得周寒可以信任。

「好。」見著兩人沒有懷疑自己,周寒便是說道,「記住,等下我們這麼做,你們先跟著我,然後到了洞口位置的時候,到時候門菁雪你……」

「好的,沒有問題。」門菁雪和烏九聽了周寒的話,心中有點狐疑,既然知道了另一個洞口的位置,那麼為何不幹脆直接出洞,為什麼還要這麼麻煩。但兩人都壓下心中的疑惑,周寒既然有辦法知道另一個洞口,那這個洞口肯定也有貓膩,畢竟這洗禮液壟斷方很坑爹。

蒸汽朋克時代 「咦,這三個人難道是知道另一個真正洞口的位置嗎?」看著投影上面的情景,落雲天很是吃驚。另一個洞口可是他和胡晶晶習瀾壽三人特意搞的釜底抽薪一招,極有可能進入這個地洞的人,不會有一人成功獲得真正的洗禮資格。

他們也是計劃在周寒三人失去了真正洗禮資格之後,然後用洗禮資格來做條件要挾,只要他們答應加入符宗或者丹宗或者花宗,然後才會給他們一個真正的洗禮資格。

而現在,這三人似乎知道真正的洗禮洞口在哪裡,這怎麼不讓人吃驚。若是這三人真進了那個洗禮洞口,那麼他們的要挾計劃可就行不通了。

「或許是他們誤打誤撞碰巧的吧。」胡晶晶狐疑著,不敢相信。

「是不是誤打誤撞,還是有辦法知道另一個真正的洗禮洞口,我們繼續看著就知道了。」習瀾壽說道。

周寒帶著門菁雪和烏九兩人在洞道裡面走了一盞茶的功夫,如祭靈所料,途中沒有撞上任何人,他們來到了一個新的石室。

這個石室和之前遇著光明寺四個僧人的石室幾乎是一模一樣,唯一的區別就是石室中央的石凳上面沒有坐人,石桌的中央擺放著一顆碩大的夜明珠,祭靈告訴周寒,開啟洞口的機關,就在這顆夜明珠下面。

「咱們在這裡歇會吧。」周寒指了指石桌,烏九和門菁雪頓時都明白了過來,然後跟著坐了過去,圍繞著石桌。

「這顆夜明珠好大!」門菁雪故意裝作有點感興趣的樣子,想要將夜明珠拿過來把玩一下。

然而門菁雪這一拿,卻沒有拿動,彷彿這顆夜明珠和石桌已經連成了一體。

周寒見狀,心中暗道,這洗禮液壟斷方真尼瑪會搞,本來周寒還想要弄一個巧合,搞出無意之中打開真正洞口的樣子呢。畢竟周寒不敢肯定,這洞裡面的情景,洗禮液壟斷方是否在監控,他不能讓洗禮液壟斷方知道他有辦法找到洞口所在,所以他才讓門菁雪配合演戲,卻哪裡想到,洗禮液壟斷方竟然把開啟洞口的機關這麼搞。

這夜明珠已經鑲嵌在石桌上面了,如果周寒等人硬拿下來,沒有合理的理由,洗禮液壟斷方肯定會料到周寒等人是不是知道了真正洞口的所在。若是對方逼問,周寒不肯說,或者是不能用讓他們信服的理由,周寒可不敢保證對方是不是有秘法掃描靈魂,這樣一來,周寒的祭靈秘密可就保不住了。

畢竟這夜明珠對於普通人來說,也許算得上是一筆巨額的財富。但對於周寒這樣的人來說,卻只不過是廉價東西罷了。若是執意將夜明珠摳下來,絕對會引起洗禮液壟斷方的懷疑。

門菁雪沒有拿動夜明珠,眉頭頓時一皺,看著周寒:「周寒哥哥,這顆珠子拿不動啊。」

「拿不動就算了,一顆較大一點的夜明珠而已。」周寒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看來得想別的辦法了。

「這樣吧,我們在這裡等。」周寒腦子一轉,很快就想到了新的辦法。

「在這裡等?」門菁雪一愣,「周寒哥哥,你和烏九哥哥的任務期限是十二個時辰,我的期限只有兩個時辰,現在我只剩下一個時辰的時間了。」

門菁雪的意思很明顯,她等不起。

「放心吧,我保證在一個時辰之內,讓你順利進入陣中的洗禮洞口,畢竟我也想早點進入。」周寒安慰道。

「周寒,你是有什麼辦法吧?」烏九看著周寒,之前周寒授意讓門菁雪動桌子上面的夜明珠,夜明珠卻沒有動,這招顯然是行不通了。

離婚後,別愛我 「嗯,是這樣的,有兩個人朝著這邊過來了,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也知道了這個洞口,如果他們來了,他們開啟了洞口,那我們就順水推舟跟著進入,一點都不用遭到懷疑。如果他們是誤打誤撞,來到了我們這裡,那麼肯定會和我們起衝突,到時候我們在跟他們打鬥的時候,故意做成無意間觸動石桌上面機關的樣子,這樣一來洞口一開,咱們也可以順理成章的進入了。」祭靈剛剛告訴周寒,有兩人已經距離這個石室很近了,這正好給周寒提供了機會。

「嗯。」烏九和門菁雪沒有異議,周寒既然有辦法知道真正洞口的所在,對於洞內其他人的行蹤知曉,這並不奇怪。

果然,三人等了沒多久,真有兩個人進入了這個石室。

這兩人一胖一侏儒,胖的人腰粗如水桶,上身尖下身圓胖,兩條短腿彷彿兩條短樹樁,走一步搖三搖,活脫就是一個現實版的不倒翁。

侏儒身高不到三尺,瘦骨嶙嶙,彷彿地獄裡面的餓死鬼一樣,面相非常的可怕。

侏儒和胖子進入石室之後,打量著周寒三人,眼裡沒有狩獵的表情,想必他們已經收集齊號碼牌了。

「喂,你們三個,你們的號碼牌收集齊了嗎?」胖子率先發問,看著周寒等人。

「齊了。」周寒直接說道。

「那你們為什麼不馬上出洞呢?」侏儒質疑道。

「呵呵,我們的任務時間的十二個時辰,現在才過去了一個時辰,還有足足十一個時辰,我何必那麼著急去洞口跟守在洞口那些以逸待勞守株待兔的傢伙硬碰,先養精蓄銳,然後再慢慢出洞唄。」周寒隨口說道,然後發問:「那你們呢,你們又收集齊了號碼牌了嗎?」

「哈哈,我們也收集齊了,看樣子,我們之間不用動手了。」胖子哈哈大笑,他和侏儒兩人先天之境後期實力,聯手雖然能夠越級挑戰,但他們現在已經疲憊的很,不想再跟人交手了。

「遇上了我們,也算是你們的造化了。」侏儒臉上露出的笑容像魔鬼的獰笑,看得人頭皮發麻。

「造化?什麼造化?」周寒故意不解,難道說這兩人知道了真正洞口的開啟辦法?

「因為我們有內幕消息,真正的出洞洞口根本不是我們進來的那個,這次不知道有多少倒霉蛋會被坑哭。」胖子有些驕傲自豪。

「什麼,真正的出洞洞口不是我們進來的那個?」周寒故意吃驚道,眼裡流出出訝然。這兩人竟然有內幕消息,這真的假的?

「是的。」侏儒一指石桌上面的夜明珠,「只要把這顆夜明珠強行從石桌上面摳下來,真正的出洞口才會開啟,你現在就可以試試!」

「我不試!」周寒連忙故作一副把頭搖的像潑浪鼓的樣子,立即把烏九和門菁雪也拉到一邊,滿臉警惕。

「怎麼,你不相信?」胖子和侏儒見著周寒的行為,有些無語。我們都告訴你開啟真正洞口的法門了,這是很多倒霉蛋想都想不到的運氣,對方竟然不信。

「萬一這上面有機關呢,夜明珠一摳下來,然後整個石室崩塌了,豈不就是要被活埋了。」周寒還是假裝一副害怕緊張的樣子。

「哈哈,看你們那小心膽小的樣子,真是不知道你們是如何收集夠號碼牌的。」胖子嘲諷了一句,走到石桌旁邊,對周寒等人道:「你們看好了。」

說罷,胖子伸出胖乎乎的手,落在夜明珠上,用力一摳。

咔!

夜明珠被輕鬆摳了下來,然後石室的西面洞壁發出了轟隆隆的聲音,周寒等人扭頭看去,這西面洞壁逐漸的往上面提,一個洞口慢慢的顯露出來。

濕潤的風從洞口裡面刮出來,帶著濃烈的氣息,這氣息聞不出來是什麼味道,但卻給人一種非常舒服的感覺。周寒知道,這就是洗禮液散發出的氣息,這個洞口就通向洗禮池。

烏九和門菁雪感受到洞里刮出來的氣息,神情都是驚異,這果然是真正的洞口。當聽周寒說,這是一回事。親眼看見,這又是另外一回事。

現在,烏九和門菁雪對周寒的手段敬佩的很,慶幸他們遇著了周寒,不然這次洗禮極有可能將會抱憾而歸。

「怎樣,沒機關吧。」胖子對周寒洋洋得意的說道。

「嗯,沒有機關。」周寒點著頭,一副對胖子非常感激的樣子。

「行了,客套的話就不說了,我們先走了,你們要是不害怕的話,儘管跟來便是。」胖子說著便是鑽入了洞口,侏儒緊隨其後,而就在周寒等人也要跟隨著進入洞口的時候,洞裡面卻突然傳來胖子和侏儒同時的驚呼聲音:「我了個去,尼瑪!」 胖子和侏儒的驚呼聲音立即讓周寒三人止步了,門菁雪和烏九把目光放在周寒身上:「這是怎麼回事?」

「別急,讓我確認一下。」周寒朝著洞里看了看,但洞里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見。胖子和侏儒自從發出了驚呼聲音之後,就再也沒有發出別的任何聲音了,也不知道究竟怎樣了,周寒什麼也感應不出來。

「祭靈,裡面發生了什麼?」周寒不禁在腦海裡面詢問祭靈。

「沒什麼,洗禮液壟斷方搞了一點小動作而已。」祭靈道。

「你的意思是說洗禮液壟斷法在暗中監控我們,他們故意搞了動作,為的就是嚇住我們,不讓我們進洞?」周寒很快就明白過來。

「嗯,侏儒和胖子就是被機關單獨隔離了,沒任何危險,你進去就是了。」祭靈道。

「怪不得我感應不到他們的任何氣息和動靜了。」周寒釋然。

「周寒哥哥,你弄清楚了嗎?」門菁雪見周寒的神情從愣神中恢復過來,便是連忙問道。

「果然不出所料,這是洗禮液壟斷方搞的鬼,他們想要嚇住我們,那侏儒和胖子被他們搞了點小動作才突然發出了聲音。」周寒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們直接進去?」烏九將信將疑。

「當然不能直接進去,起碼我們應該猶豫一會,然後再做出一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架勢進去,因為洗禮液壟斷方在暗中監控著我們呢。」周寒說。

「好,聽你的。」門菁雪和烏九兩人毫不猶豫的相信了周寒,這真正洞口被周寒找到了,僅僅憑著這一點,他們對周寒已經非常的信任了。

石林密室石壁投影上面,周寒三人在洞口徘徊遲疑,落雲天,胡晶晶和習瀾壽三人總算是鬆了口氣。

原來三人見著內部人員侏儒和胖子竟然碰巧來了,幫忙周寒等人打開了真正的洞口,這可是讓三人有些急,這洗禮資格可不能輕易讓周寒三人得了去,不然他們拿什麼來要挾。

於是落雲天三人就在胖子和侏儒進洞之後開啟了一個小機關,讓胖子和侏儒猝不及防之中發出了驚呼,然後單獨隔離造成他們失蹤的假象,以此來嚇唬周寒三人。

現在投影上面的三人在洞口徘徊不定,不敢進洞,三人才略微放了心。

「看來他們應該是誤打誤撞撞在了洞口這裡,不是他們提前有辦法知道了洞口位置。」落雲天揣測道,「如果他們知道了這個洞口位置的話,我們的小動作是嚇不住他們的。」

「嗯,雖然之前那個女孩對石桌上的夜明珠產生了興趣,但沒有拿動,她就放棄了,這應該是臨時起的一點點興趣,不是她發現知道了開啟石門的機關所在。」胡晶晶也是說道。

「但現在擺在我們眼前的問題是,他們雖然在洞口徘徊,但並沒有離開,這說明他們應該意識到這就是真正的洞口,估計終究,他們還是會冒險進去的。」習瀾壽說道。

「我們不能直接干涉他們,如果他們真有膽子進了洞,那也沒有辦法了。不能提前要挾讓他們加入,到時候只有看各大宗門考核的時候,我們的運氣了。」落雲天有些無奈,符宗雖然強大,但宗門考核開啟,數十個宗門招募弟子,這三個人未必會參加符宗的考核。

「但願他們不會進去吧。」胡晶晶說著連自己都不相信的話,對方要是沒有意識到那是真正的洞口,他們早就離開了,哪裡還會在洞口徘徊。

「一切自有天意。」習瀾壽的話倒是顯得自然,其實他心中倒是希望是這個結果,若是這三人沒有進洞,失去了真正洗禮資格,到時候他們用洗禮資格來要挾這三人,符宗的落雲天肯定會不要臉的全部包圓,他和胡晶晶有可能一個人都撈不到。

周寒三人在洞口故意徘徊了半個時辰,然後門菁雪假裝一副決心的樣子:「反正我的任務時間只有半個時辰了,出洞也來不及了,乾脆豁出去了。」

說罷,門菁雪便是要進洞,烏九一伸手:「這種冒險的活兒,還是我們男人打頭比較好。」

烏九站在了門菁雪的面前,然後看著周寒:「周寒,你要進去嗎?」

「你們兩個都不怕,我有什麼可怕的。」周寒說完,搶在烏九的前頭就進了洞。

「咱們也進吧。」烏九看了門菁雪一眼,跟上了周寒,門菁雪沒有絲毫猶豫,也是立即跟上了。

見著這情景,落雲天和胡晶晶的臉色慘白,他們終究還是沒有得逞,這三人果然還是都進去了。習瀾壽的表情倒是顯得淡定,這結果也不錯,起碼沒有讓落雲天有專橫的機會。

洞里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但周寒有祭靈引路,一點都不顯得緊張,走了約莫十來步,腳下是一個滑溜溜的通道,祭靈說這條滑溜溜的通道就通向洗禮池,周寒提醒了烏九和門菁雪之後,然後三人假裝腳下踩滑,落入滑溜溜的通道,驚呼順著通道在黑暗裡面快速的溜進。

通道裡面的溜進速度非常的快,才幾息功夫,周寒的眼前就出現了光亮,空氣中洗禮液的氣息也更加的濃厚。

眼前的光亮迅速放大,然後一下子豁然開朗,周寒三人落入了一個空間非常寬闊的巨大石室。

石室長寬均五十來丈,高十來丈,石壁上鑲嵌了無數巨大的夜明珠,整個石室看上去很像絢爛的星空,只是每一顆星星都像月亮一樣皎潔明亮。

石室的中央是一個圓形的池子,直徑大概三丈左右,池子裡面裝了乳白色的液體,空氣中的氣息,就是來自於這種乳白色的液體,顯然,這池子裡面的液體就是洗禮液了。

池子的四周站立著森嚴的守衛,不多不少正好一百人,他們站成十列,每列十個,非常好數。這些人穿著清一色的白袍,全身都籠罩在白袍之中,氣息比石林外面那黑袍人更加強大,這是石林最為精銳的守護人員了。

石室里有一個長寬約莫百步的平台,上面站了十幾個人,之前消失的胖子和侏儒也在裡面,這些人應該是成功到達這裡的洗禮人員。

立冬嘿嘿的壞笑了一聲,「說投靠多見外!是我們請你來!」

Previous article

那霧非常的神奇,能夠迷失人的方向,包括我們狼族的嗅覺,以及你們修真者的神念也沒用。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