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紅紅明顯也知道這件事,不給我退開的機會,一個半蹲起跳擦着我過來了。

她這次速度更快了,我勉強閃開,斬屍劍擦着我耳朵飛過,我耳朵被凌厲的劍刃劃到,破了皮,有血流出來,要不是戰氣護體,我估計我這邊耳朵廢了。

我把耳朵的血擦掉,在空還沒落下去,紅紅已經自高處再次向我過來了,這速度光速還快,我只來得及擡神劍擋在身前,紅紅的衝氣波直接撞在了劍,力量太強,直接把我砸進了地坑。

我忍不住噴了一大口血出來,看到冷陌飛速趕來了,但紅紅更快,我都懷疑紅紅的速度在無止境的變快,她已經出現在我面前,一腳踩在我身,一邊舉起斬屍劍:“殺了你,我能成爲徹徹底底獨一無二的人了!再也不用做你的影子了!”

“我從來沒把你當做影子。”這次是閃不開了,我倒也冷靜下來:“外人都說我和你是姐妹,我也把你當作親人閨蜜來對待,試問,你和我在一起的時候,我哪裏有對你不好,不把你當人看過?”

紅紅聽着我的話,身體微不覺察的一頓,而後大吼:“你要是把我當人,那麼那次鬼神要進你身體讓我暫時離開你的時候你是怎麼做的!你想都不想讓我離開!你不要狡辯了,在你心我是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物品!嘴說的好聽,道貌岸然的騙子!”

暫時離開?

我突然想起來了,次鬼神要附身我身體幫忙戰鬥,我身體無法承受兩個靈魂才讓紅紅暫時離開的,當時着急戰鬥,沒有考慮到太多,沒想到紅紅……竟然因爲這件事而懷恨在心嗎?

“去死吧騙子!”紅紅大吼着朝我胸膛刺了下來。

……

“你還想當個東西?你連東西都不如。”沙啞的,帶着狂傲的聲音從我口發出來。

我的左手抓住了刺到胸口的劍尖。

紅紅一愣,透過她的眼睛,能看到我的長髮在一瞬間,變成了鮮血的紅色。

下一秒,我身體的戰氣猛然膨脹,很強的戰氣,紅紅甚至都不敢硬接,被迫放開我身體,跳出了坑。

我慢慢從坑坐起來,擦了把嘴的血。

“慕修?你怎麼來了?”

是的,關鍵時刻,鬼神附進了我身體,替我擋下了致命一擊。

“叫我慕修大人。”鬼神在我心說。

我翻了個巨無霸的白眼:“你不是不願意被召喚嗎?神諭古籍不是被……等等!”

我想起來了!之前和鬼神交談之後我醒過來,然後寒羽忘了收回神諭古籍!

這期間,神諭古籍一直在我身體! 寒羽忘記收回去的神諭古籍救我一命,不,不對,救我的人是慕修。

“我還是不明白,之前不是讓我滾的嗎?爲什麼現在你又來。”我問他。

“廢什麼話。”慕修現在佔據我身體的控制權,用我身體慢慢爬起來。

“你不會是喜歡我了吧?”我和他開了句玩笑。

結果換來慕修一聲冷嗤,然後用我的雙手揉了下我自己的胸:“你這樣的,脫了衣服前後都看不出來的女人,也只有那個瞎了眼沒睡醒腦子壞了的男人能看了。”

我被氣的在內心裏面跺腳:“你放開我的胸!你用我自己的手碰我自己的胸幹什麼!弄的我跟變態似的!”

“我還可以用你自己的雙手脫你的褲子,要不要試試看?”

“……”沒想到慕修也是個變態,我敗了:“慕修大人你贏了,能開始正事了嗎?”

慕修這才作罷,看到地扔着的神劍了,皺皺眉,撿起來,眼神哀傷看着神劍:“沒想到過了千年,神劍還在,我還能碰觸到神劍,毀了顏兒的神劍……顏兒的靈魂,大概已經在神劍被封印的期間飄散了吧,離開了吧,離開了……是啊,過去的那些人,那些同伴都已經離開了,唯獨,剩下了我……”

那個顏兒的靈魂可能真的不在神劍了,經隔千年,以前神劍吞蝕的靈魂,大概如同慕修說的,隨着時間流轉,都消散了。

“千年前剩下的人不止是你,還有你的兄弟,宋逸。”我對慕修說:“而這把神劍也從封印解脫了,重新開啓,重新吸取靈魂,這把神劍現在有999個女孩的靈魂,其一個,是我的表姐,我沒來得及救下她。”

“你的親人麼……”慕修將神劍舉高過頭頂,透過雙眼,我也能看到神劍劍身散發出來的詭異紅光。

“慕修你要小心,這神劍裏面女孩的冤魂很強,會產生魔魘,殺戮過多容易把你吞食,取代你的意識,到那時候,危險了。”我說。

聞言,慕修只是淡淡的表情:“你可知道鬼神的本質是什麼?”

“鬼神的本質?”我一愣,下意識看向坑外發怒盯着我們的紅紅:“不知道。”

“變成鬼神的原因,是自己內心產生巨大邪念和強烈負面情緒,如嫉妒,如憎恨,再加特殊陣法,特殊人推波助瀾,所謂的鬼神陣法,其實是用無數新鮮生命獻祭得到的,要輪邪惡,這個世界,最邪惡的,是鬼神了。”

用生命獻祭得到的陣法……

“神劍之所以能成爲鬼神強大的武器,是因爲神劍的怨念和仇恨能夠變成鬼神強大的法力源泉,讓鬼神的法力無窮無盡永遠不會枯竭。”慕修脣角一勾,這笑出現在我臉,顯得無驚悚:“所以,這些小小的冤魂怎麼可能影響到至邪的鬼神?冤魂越強,我越強,試問,那把斬屍劍,能有神劍邪惡嗎?”

沒想到鬼神原來也是吸收怨念仇恨的,怪不得人人懼怕鬼神,這也不是沒道理的。

“斬屍劍……應該沒有神劍邪惡。”畢竟斬屍劍是宋凌風后做的,途又斷過,鍾染修復之後,裏面基本沒什麼冤魂了,我使用斬屍劍的時候,並不會有陰森詭異的感覺。

“行了。”慕修頓了頓,看向外面:“你說的對,做個縮頭烏龜不是男人的風格,千年前的恩怨,也是時候結束了。”

其實我真的很想知道千年前到底發生了些什麼事,如慕修爲什麼會失手殺死他好朋友?如慕修是怎麼成爲鬼神的?是誰推波助瀾製造了特殊陣法讓慕修變成鬼神的? 橫推從拔刀開始 那個叫顏兒的女人說過愛慕修爲什麼卻懷了宋凌風的孩子?

但現在顯然不是敘舊的時間。

慕修單手握緊神劍,眼神凌厲起來。

“不管怎麼說,還是要謝謝你能來,慕修。”我對他說。

慕修人一頓,而後,什麼都沒說,飛身彈射出了地坑。

這種速度,紅紅快太多了吧!

紅紅攻來了。

慕修與紅紅戰鬥在一起,千年前的鬼神對現在宋凌風製造出來的鬼神,這一仗,天地都爲之變色。

寒羽說過,千年前的鬼神慕修是失去意識形態的狂暴殺戮體,所以某種程度來說,雖然威力強大,但也更好用計謀降服,千年後的紅紅擁有自我意識還有宋凌風在後面幫忙,要戰勝她會戰勝慕修更艱難。

但是現在的慕修……

百招過去,紅紅被慕修一劍刺穿肩膀,砸進地坑裏。

慕修漂浮在空,鮮紅長髮在風肆意狂舞。

醫女仙夫 我背後沒有長出翅膀,只是天地下,慕修都能隨意切換罷了。

現在的慕修擁有清醒的意識,身體還有我這個靈魂存在,算我的身體條件可能不千年前他作爲男人時候的身體,但也足夠了。

現在的慕修,纔是最強形態的鬼神!

“慕修!你終於出現了!”宋凌風大聲吼道。

慕修緩緩扭頭,看向宋凌風:“宋逸,好久不見,你這糟老頭的模樣真挺適合你的。”

“我以爲你藏在神諭古籍裏面不敢出來要當個膽小鬼,但你還是來了。”宋凌風眼睛猩紅:“你也真是有臉,千年前你殺顏兒,千年後你竟然還沒事人的出現!絲毫看不出對顏兒的半點愧疚!這個世界,果然最冷血最無情最負心的人,是你!慕修!”

“他愧疚了!他也懺悔了!他也很痛苦!”我在內心下意識的喊了出來,喊完之後才反應過來,現在我說的話,只有慕修能聽到。

沉默幾秒,慕修對宋凌風開口了:“千年前的事我不想再談,顏兒深愛這個世界,我曾經毀滅過一次,不會讓她愛着的東西再毀滅了,宋逸,你醒醒吧,我們都是過去的人了,不應該再來打擾這個世界。”

“呵,你不想讓她愛着的東西毀滅?”宋凌風近乎癲狂的笑:“你不想讓她愛着的東西毀滅,所以你毀滅了她是嗎?!” 慕修是真的深愛着那個叫顏兒的女人,現在的我與慕修靈魂合一,我能深切的感受到慕修的痛苦。

失手殺死最好的兄弟和最愛的女人,大概沒有什麼事,能這更痛苦更絕望的了。

所以慕修發狂發瘋,甘願讓自己墜入黑暗,讓殺戮和毀滅佔據自己的意識,變成鬼神。

慕修閉了閉眼,再睜開,男人眉眼堅毅:“我說過,千年前的事不想再提,你如果要毀滅世界或者是殺了我,儘管來試試好了。”

“慕修!”慕修的態度儼然讓宋凌風極端憤怒了起來:“今天讓你魂飛魄散,把顏兒的仇恨一併報了!”

宋凌風話音一落,紅紅再次從地面攻向了我們,她之前被慕修傷到的肩膀也一如既往的癒合了。

“紅紅現在和你一樣,不死不滅,我們是不是應該先對付那把劍?”我問慕修。

“是可以先對付那把劍。”一頓,慕修又說:“那把劍是不是經過鍾染改良的?”

“是啊,之前斬屍劍斷過,後來在鍾染爺爺那裏修復的。”

“哦,那別想了,鍾染那老頭動過的武器,算是龍也毀不了,更別說我了。”

不是吧?“但宋沐音說宋家有個陣法可以毀了所有東西,宋沐音也把那陣法交給我了,我們要不要試……”

“毀魂陣麼。”不等我話說完,慕修打斷我道。

我很驚訝:“你知道這陣法?”

“呵,豈止是知道。”慕修語氣一冷:“當年是宋逸在背後使了這陣法給了我致命一擊,龍族那女人和鍾染老頭才能打散我的魂魄,否則,這世界早被我毀滅了,那陣法的滋味,我清楚的很。”

“龍族女人?!!!不是說龍族除了神獸青龍以外,早毀滅了嗎?我不知道千年前鬼神之戰還有龍族參與!”我更吃驚了。

提到過去慕修不是那麼太爽,冷聲冷氣的:“龍族那種荒淫種族,分枝多了去了,那女人好歹也是龍族後裔,力量大概與青龍的有的一,只不過嫁給了一個糟老頭,聽說那糟老頭是個活了幾萬年的怪物,自稱什麼惡魔之王,千年前我在發狂變成鬼神之前見過一次,很醜很邋遢,但能力是變態級別的,如果千年前那糟老頭參加鬼神之戰,我估計我連一招都打不出來會被滅。”

糟老頭,自稱惡魔之王,很醜很邋遢,能力變態……

不知道爲什麼,我腦袋默默出現了第十九層地獄裏面被封印着的惡魔之王,他的老婆剛好也是個龍族……

不會,這麼,湊巧,吧???

“當然如果你能請來他幫忙,殺宋逸和這新鬼神,幾秒鐘的事情。”慕修一副涼颼颼的神情。

如果真的是惡魔之王,他也沒法離開第十九層地獄,也沒法驗證慕修說的到底是不是他了。

算了不想了:“慕修大人,我們還是想想怎麼打這新鬼神吧。”

我和慕修說話這期間紅紅一直在攻擊我們,只是慕修她要更強些,一邊和我聊天一邊應對自如,反倒是紅紅越來越急躁,露出不少破綻,身被神劍刺了好幾個窟窿,然後又快速癒合,慕修也是,有時候他甚至懶得躲閃技能,被紅紅打到的地方也在快速癒合。

這兩人簡直變態,讓我們凡人怎麼打?

“這鬼神的陣法在哪兒?”慕修突然問我。

“陣法?”我搖搖頭:“不知道,應該是在宋凌風身藏着,怎麼了?可以在陣法下手嗎?”

“鬼神和鬼神陣法是同時存在的,先殺一個都殺不死另外一個,必須同時毀滅,但鬼神陣法會被藏的很隱祕,一般是找不到鬼神陣法的,千年前鍾染老頭他們是這樣把我和鬼神陣法同時毀了,打散了我的魂魄。”慕修說。

“同時毀滅……”我沉思:“千年前宋凌風參加了對付你的戰鬥,也是說他知道怎麼毀滅鬼神……啊!慕修大人,你的陣法在哪兒?!”

我突然想到了這個問題,以前每次慕修出現我從來都沒看到過他的陣法,按理說他算是附身在我身,鬼神形態不完全,但始終也是鬼神,只要是鬼神有鬼神陣法,不知道他的陣法在哪兒?他自己藏起來了?

慕修反手打開紅紅的一個攻擊,也有些不耐煩了,用了個大技能將紅紅打退:“我的陣法?是你。”

“什麼?我?!”我整個人驚住。

“我是個魂魄形態,能夠召喚我的人成了我的陣法,所以我現在是陣法和身體一體,要殺了我以前簡單多了,只要把你的這個身體毀了,掏出這個身體的心臟,你魂飛魄散了,我魂飛魄散。”

我真沒想到我是慕修的陣法……

如此一來的話,要殺慕修殺紅紅要簡單多了!

不行不行,慕修是我們最後的王牌,他不能死,當然,我也不能死。

“慕修大人,我們先回自己那邊的陣營,去找冷陌,他一定有辦法找到紅紅的陣法的!”

慕修皺了下眉,沒多說什麼,從空落回了冷陌他們身邊。

紅髮的慕修身有強烈氣場,和我完全相反的氣場。

冷陌他們眼神都很緊張。

“傳說最強的鬼神。”朱雀仰着臉看我:“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這種氣場,要白虎變成人,估計也沒你的強了。”

慕修冷冷瞥他一眼,沒理他,徑自走到冷陌前面。

冷陌眯起眼。

“你有什麼話自己對他說吧,我可不想深情款款面對一個男人。”慕修對我說了一句之後,離開了我身體的控制權。

我恢復了主導,頭髮變成黑色,有些懵:“那我不能再召喚你了?”

慕修在我內心裏抱着胳膊坐下:“神諭古籍在你身體,你我現在可以隨時轉換身體主導權。”

原來是這樣……

只要慕修不離開,我不擔心了,看向冷陌:“冷陌,是我。”

“我知道。”冷陌從高處睨着我:“能感覺的出來。” 我一愣,而後笑起來:“我知道,不管我變成什麼樣子,你都能知道是我。 ”

冷陌不置可否:“說吧,鬼神慕修肯定告訴了你方法,對麼。”

真是什麼都瞞不過冷陌,我把慕修跟我說的同時毀滅大致告訴冷陌:“現在關鍵是要找到紅紅的陣法,我猜測紅紅的陣法在宋凌風那裏藏着,冷陌,對付宋凌風,你有把握嗎?”

“宋凌風?他洛柔強不了多少。”冷陌說。

這倒是,我們對付不了的只是紅紅,要是沒有紅紅光有宋凌風的話,我不需要召喚慕修,我都能對付宋凌風,更別說冷陌了。

“這樣。”冷陌再次發話了:“你和鬼神慕修牽制住那紅紅,我去對付宋凌風,找出鬼神陣法,我們同時毀滅紅紅和鬼神陣法,結束戰鬥。”

“好,我也是這樣想的!”我點頭。

這樣一來事情變得簡單多了,鬼神紅紅也不再是無法戰勝的絕望了。

不再多做耽擱,我對慕修說:“慕修大人,接下來交給你了。”

慕修哼一聲,下一秒,我的長髮再次變成血紅的顏色,慕修佔據身體主導。

慕修看冷陌一眼。

冷陌對慕修說:“別讓她的身體受傷,否則,不死不休。”

“區區冥界的王也敢對我說這樣的話,你倒是千年前那冥王年輕時候有氣魄多了,呵,然而有什麼屁用,要是沒有我,你能保護自己的女人?”

冷陌狠狠一滯。

“別以爲現在自己變得有多強大,要想守護一個女人,不是那麼容易的事。”說完最後這句別有深意的話,慕修再沒多說,反身,朝着紅紅彈射過去。

我不高興慕修說冷陌,說他:“冷陌已經很強大了,但他是人不是神,只要是人都有缺陷都不完美,沒有誰能說自己是絕對的強大,慕修大人,你曾經也是人,你肯定能知道我說的,對嗎?”

“別爲那個男人我,煩的很。”慕修兇我:“他作爲一個男人,自然能懂我說的話,你一個女人,要以前敢這樣對男人說話,是要被拖出去打的,知道麼?”

我撇撇嘴:“現在都是什麼年代了,又不是你們那個男尊女卑的時代?你又不是不知道女孩子都是護短的人,哪有女孩子不維護自家男朋友的……”

大概是我說的這話又勾起慕修對顏兒的思念了,他沒再理我了,專心與紅紅打起來,一招一招狠,發泄似的。

同一時間冷陌也帶朱雀和魑魅,逼近了宋凌風。

宋凌風全身心的注意力都在慕修身,壓根不在乎冷陌對他的威脅:“慕修!我問你一句,你到底愛不愛顏兒!”

慕修頓了一下,還是沒理宋凌風,繼續和紅紅打。

“我當初對顏兒說過,你哪裏有我好?負心,冷情,親手殺了顏兒不說,現在對顏兒的態度還是如此冷漠至極!我不明白顏兒爲什麼當初會選擇你!選擇你這樣一個狼心狗肺的東西!算在我身下的時候,喊着的也是你的名字!你到底哪裏好!到底哪裏好!”宋凌風歇斯底里的吼。

這下慕修被戳憤怒的點了,一把打開紅紅,扭頭看向宋凌風:“你什麼意思?!你來我這裏找優越感是嗎?! 無限之次元幻想 你是要告訴我你擁有了顏兒而我沒有是嗎?!你是要告訴我她懷了你的孩子而不是我的是嗎?!”

整個天地間都回蕩着慕修的吼。

宋凌風從雪怪身跳起來,直接衝向慕修,慕修也迎着宋凌風過去。

兩個男人,哦不,一個男人,一個是女孩身體的男人,赤手空拳,不用任何技能的打在了一起,像過去冷陌和夜冥,冷陌和魑魅,冷陌和宋子清打那樣。

但這身體是我的啊!!!

我的臉被打的鼻青臉腫,他們還滾做一團,我怒了,衝慕修大吼:“你不能稍微恢復點理智嗎?!現在正是殺了宋凌風的時候你到底在做什麼啊慕修!”

“該死的宋逸,我殺了你!”慕修完全聽不進去我的話。

“我也要殺了你,慕修!”宋凌風也是。

一個老頭和一個女孩在地糾纏在一塊的打架,這畫面,各種詭異……

慕修被宋凌風壓在身下,宋凌風揮起拳頭砸在我的臉。

我這心情,快要暴走了!

“我真不明白你到底哪裏好!到底哪裏我好!”宋凌風又對慕修吼:“好到即使我給顏兒下了藥,她神志不清的時候,呼喚着的人,都是你!都是你!而你,而你呢?而你竟然對她……”

下藥?!

“你說什麼?!你剛纔說的什麼!”慕修顯然也抓到這個點了,用力反身將宋凌風壓在身,揪住他衣領:“你剛纔說你給顏兒下藥?你給顏兒下的什麼藥?啊?!”

我看了看六子道士,這小子也十分詫異的說,“師兄,你直接跑過去不就行了,爲啥要前滾翻加側滾翻啊?”

Previous article

我看了看六子道士,這小子也十分詫異的說,“師兄,你直接跑過去不就行了,爲啥要前滾翻加側滾翻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