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覺醒詛咒劍魂的第十天,康靖夜中親自帶人殺了他的爺爺,而之所以沒有殺他,是想讓他感受親眼看著親人死去,又無能為力的那種痛苦,再有,他畢竟是百火門正式的弟子,還是受百火門的庇護的。

但一位天才,殺一位打雜的老人,百火門可就不怎麼管了!

而且,康靖又何必殺他,讓他被詛咒劍魂反噬而亡不是更好么。

「康靖,只要我冷劍活著一天,就會為報仇而活!」冷劍在心中憤恨道。

「長老來了,測試開始了!」這時候,不知道是誰說一聲,整個測試廣場安靜了下來。

只見兩位長老閑庭漫步而來,坐在了高台上,拿著名冊,開始念起了名字。

繼而,一位位百火門弟子相繼通過骨劍路。

只有肉身七層的武者,肉身才能勉強抵擋輕微詛咒力量的侵蝕,所以,通過了骨劍路,就能繼續留在百火門,否則就只能…

隨著一聲聲名字,一位位弟子通過了骨劍路。

這時候,也差不多快到冷劍了。

「一定要過,只有留在百火門,我才有一線生機,如果出了百火門,或者成為雜役,天天被康靖手下的那些人折磨,就無任何機會!而且我現在出了百火門,又用什麼活著?」冷劍心中重重說道。

他雖只是肉身六層,但他以前畢竟是三脈境武者,所以他相信自己的肉身能堪比肉身七層,是有機會通過骨劍路的。

但一切就是那麼巧。

這時候,他忽然感受到了身體疼痛,這種疼痛,他太熟悉了,三個月來,詛咒力量每一次的反噬,每一次吞噬他的境界時,就是這種疼痛。

他的詛咒反噬,在這時候再次爆發了。

這樣冷劍內心狠狠一顫,因為再次爆發,他的境界很可能倒退到肉身五層,而那時候,他休想通過骨劍路。

「老天,你就對我這麼不公么!」冷劍在心中憤怒嘶吼。

他冷劍,最後的希望都沒有了?

但忽然,冷劍感受到了一些不一樣,那就是他那突如其來的反噬之痛,開始減輕了,他感受到他體內忽然有了另一股力量。

而這另一股力量,在中和著他劍魂中釋放出的詛咒反噬。

「這…」冷劍心中狠狠一驚,什麼時候,他體內多了這樣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

下一刻,冷劍只感覺自己的神識一閃,到了一片無形的虛空,而這,應該是他的識海,在識海中,他看見了一道漆黑可怕紋路環繞的劍影,那正是他的詛咒劍魂。

「這是我的識海?」冷劍喃喃說道,「不是說,只有那些通靈境的強者,才能看見自己的識海么?」

疑惑中,他的詛咒劍魂內泛起了另外的東西,那是一塊灰白的的古樸石碑。

能看見,他體內那股中和詛咒反噬的力量,就是從這古樸石碑上散發出來了。再一看,冷劍看清了古樸石碑上的字跡——永恆天碑!

這應該是古樸石碑的名字。

而『永恆天碑』下,還有三行七個字:鴻蒙!道尊!劍無來!

轟! 無限黑科技樂園 等冷劍心中讀完這些字的時候,他整個身軀一震,那股氣息多了起來,然後他再無任何疼痛,並且感覺身軀無比暖和。 面對這樣的威脅和恐嚇,阿豪肯定認慫

「大嫂!」聽了這話,他再也忍不住了,抬頭大喊了一聲,十分誠懇的說道:「那次真不是有意的,我也不知道你就是…如果我知道的話,也不敢啊。我現在一心一意為四方,你就…放我一馬吧!」

阿豪並不是個善於言辭的人,而且越到關鍵時刻越緊張,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急的話都說不出來,滿頭大汗。

這種緊張,正是萬里想要的效果,阿豪越是如此,就越證明他很想留在四方,那麼事情就好辦多了。

萬里莞爾一笑,抬手輕輕撥了一下耳邊的長發,輕聲說了一句:「跟我來。」說著,優雅的轉身,走進另一個小包房。

在阿豪心中,藍月才是最美的女人,不過,剛剛萬里這一系列的動作實在太美了,看得他都有點慌神。

阿豪不明所以的跟著走進了小包房。這個包房只能容納一桌,裡面窗子也沒開,有點悶。他進來之後,萬里直接轉身把門關起來,輕輕扭動了一下,咔噠一聲把門鎖上。

聽到這一聲輕響,阿豪心裡咯噔一下,孤男寡女獨處一室…

不過,萬里的聲音馬上打斷了他的幻想,「阿豪,你為什麼要加入四方?」

阿豪抬手撓了撓頭,露出一副不太自然的笑容,「為了…能有個好前途唄。」

萬里哦了一聲,又問道:「那我再問你,你覺得北哥厲害還是張耀揚厲害?」

阿豪愣了一下,不明白她怎麼會問這個,但也馬上答道:「當然是北哥啦!北哥可是四方的龍頭。雖然耀揚哥也很有能力,但他還是屬於北哥的手下嘛,所以肯定是北哥厲害,呵呵。」最後,還跟著乾笑了一聲緩解尷尬。

萬里顯得很滿意,點了點頭繼續問道:「最後一個問題,如果讓你重新選擇,你會選擇直接跟著北哥?還是跟著耀揚?」

阿豪著實被這一連串的問題問懵了,腦子暈乎乎的,但是,現在自己的七寸可被人家給拿住了,再怎麼懵也得好好回答。

他想了想,當初杜瑞跟自己說四方正在招人,所以才毫不猶豫的就跑過去了。因為當時那種情況,四方拿下榕崗的面更大,而且作為一個新興幫派,得到的機會肯定更多。

同樣的情況,加入君和還是加入四方,阿豪肯定選擇後者。因為君和已經足夠強大,一切都有序進展,得不到什麼表現的機會,但四方就不同了,因為機會多,所以只要你有能力肯定有出頭之日。

所以說,阿豪的初衷就是加入四方,至於加入四方之後跟誰混,他並沒有想過。不過如果一定要選的話,那一定是龍頭北風。

張耀揚再怎麼強,畢竟跟張北羽還差了一個級別。阿豪表現的再好,也只能獲得張耀揚的提拔而已,可是在張北羽身邊就不同了。

他想到了之前在四方匯遇見的麻桿。麻桿就是個最好的例子,不過是個近身而已,但權利卻大的嚇人,僅僅因為他跟張北羽關係親近。

想到這,阿豪毫不猶豫的回答:「那我肯定直接跟北哥!」

「哦…」萬里坐在椅子上,輕笑著點點頭,這笑容多少有點讓人捉摸不透。

阿豪的眼睛不自覺的往下瞄了一眼。

萬里穿的連衣裙是短款,僅僅能蓋到大腿根而已,她現在這麼坐著蹺二郎腿,幾乎整條腿都露出來,黑色的高跟鞋輕輕的晃動。

都說女人蹺二郎腿的時候最性感,如果高跟鞋再晃兩下,那簡直就是有些騷氣了,但絕對是致命的誘惑。

阿豪看了一眼就趕快移開視線,生怕自己露怯。

「你還是很聰明的嘛。」萬里像是給獎勵一般,突然雙腿交換,換了個方向蹺二郎腿,「既然這樣,我現在就給你這個機會,不過…能做到什麼程度就要看你的表現了。」

能跟著龍頭混自然是最好的,如果能混到麻桿那個份上,還不是要權有權,要錢有錢? 公主她在現代星光璀璨 阿豪馬上笑了出來,點點頭道:「真…真的?謝謝大嫂!我一定抓住這個機會!不過…耀揚哥那邊,是不是得讓北哥說一下?」

阿豪到現在還沒清楚萬里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只是單純的以為,龍頭看中了自己的能力,想跟張耀揚要人,僅此而已。

「你先別急。」萬里說了一句,「這個機會雖然擺在你面前,但我覺得,你還是要考慮考慮。」

「啊?什麼意思?」阿豪恭敬的站著,一臉的疑惑。

萬里吸了口氣,緩緩抬起頭,視線越過阿豪,看向窗外,一字一頓的說道:「我要你監視張耀揚。」

阿豪今天的情緒像是坐過山車一樣,忽上忽下,這才剛剛放鬆下來一點,被萬里一句戶整的心又提到嗓子眼了。

其餘的話不需要多說,「監視」這兩個字就足以說明一切問題,從這兩個字發散就能推算出很多很多東西,這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張北羽不信任張耀揚。

在社會上任何一個團體之中,上司和下屬之間的關係本來就很微妙,但總的來說,只有上下一心才能完成目標。

「監視」這兩個字的分量很重。雖然沒有跟張北羽有過多交集,但阿豪已經能夠從這兩個字當中感覺到,張北羽作為一個上位者的氣勢。他並不清楚這裡面到底有什麼事,但上下之間肯定不至於完全失去信任,最多就是張北羽不放心而已,僅僅是不放心就開始監視,這是典型的帝王權術。

特工狂妃:殘王逆天寵 光從這一點來看,阿豪覺得至少現在自己跟張北羽之間還有很大的差距。

震驚過後,阿豪需要做一個決定。其實做這個決定根本就不需要考慮,把事情看得簡單點,這就是個站隊的問題而已,在張北羽和張耀揚之間,相信絕大部分人都會選擇前者,阿豪也是如此。

「大嫂,我明白了。」阿豪一臉嚴肅,用鄭重的語氣說著,「你讓我做什麼,我一定照辦!」 聽到阿豪親口答應,萬里露出了舒心的笑容,慢慢放下左腿,站了起來,走向阿豪。

在si襪的映襯下,兩條完美修長的腿像是微微發出光澤,十分誘人。饒是阿豪如此堅定地愛著藍月,也不禁偷瞄兩眼,畢竟是個血氣方剛的小夥子。

阿豪並不是很高,也就是個大眾身高,一米七出頭,當然也不算矮。

但是萬里太高了,她腳下穿著的還只是一雙五厘米的高跟鞋,不是特別高,饒是如此也有一米七七、七八左右了。

兩人面對面站在一起的時候,阿豪看了一眼趕緊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保持一定距離,他實在有些尷尬,因為萬里比自己還要高出一截來。

萬里也意識到自己這麼走過去,似乎有點傷人家自尊,也就沒再往前。她開口道:「其實,北哥並不是不信任耀揚,也不是耀揚那邊出了什麼問題,只是單純的想了解更多關於榕崗的動向罷了。」

這麼說是因為萬里根本無法確定張耀揚究竟有沒有問題,她也只是從張北羽的表現中猜測出來一點苗頭而已,再加上張北羽說過要安插眼線。況且這個苗頭是張北羽不信任張耀揚,也不是張耀揚真的有什麼問題。

所以,有必要先安撫一下阿豪,省得讓他想太多。

「你也知道,北哥身為四方龍頭,平常事情多的很,不是所有事都照顧得過來。而耀揚剛成為榕崗掌門,也是忙得很,出了什麼狀況也不一定及時彙報上來。所以,才需要你及時彙報情況。」

「嗯嗯,明白!」阿豪重重地點頭,看著樣子應該是信了萬里的話。

萬里繼續道:「所以,你回去之後就跟往常一樣就可以了,不必特意做什麼。只是,如果你知道一些關於榕崗的情況,及時向我彙報就行。明白了吧?」

阿豪嘿嘿一笑,「大嫂放心,我一定辦的妥妥的。第一,我肯定把所有的情況及時跟你彙報。第二,我一定不會讓耀揚哥察覺到什麼,不然他心裡肯定不好受。」

萬里挑了挑眉,沒想到阿豪還挺聰明,凡事一點就透。她拿出手機,跟阿豪互相加了下微信,「行了,回去吧。記住剛才你自己說的兩點,有任何情況都要跟我彙報,不要讓耀揚察覺!」

阿豪拍著胸脯說:「大嫂,這事我一定辦好,要是岔劈了,你拿我是問!」

「另外,如果在這過程中有什麼困難需要幫助的話,直接跟我開口,我會幫你鋪路。最後再說一句。」萬里朝他眨眨眼,「我會在這個過程中評估你的能力和貢獻,到最後,一定會給你應有的回報。」

說了半天,這句話才是阿豪最想聽到的,他連連點頭,「好好,我一定好好乾!」

自己加入四方為的什麼?不就是為了出人頭地,有朝一日搏出位,眼下不就是個最好的機會么?如是想著,阿豪已經沒有拒絕的理由了。

到這,這件事算是聊完了,兩人正準備回去的時候,阿豪又突然攔了一把,問道:「那個…大嫂,以後我只跟你聯繫么?用不用跟北哥說啊?」

「不用。」萬里很乾脆的回答。「這件事北哥知道,但是不用經過他了,你只需要跟我聯繫就行。」說著,又轉身看著阿豪,「除了我們兩個人之外,沒必要再讓其他人知道了。」

阿豪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兩人這才離開。

……

回到包房之後,兩人的狀態卻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阿豪的狀態比之前好多了,不但放鬆而且還自然了,話匣子也打開了,開始跟身邊的人能聊上幾句。

萬里也如之前一樣淡然,沒有表現出任何異樣,但她的內心並不是所表現出的這麼平靜。

將阿豪收為自己的眼線監視張耀揚,這完全是臨時起意,沒有任何系統性的考量過,她甚至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對不對…而對阿豪的看法,也完全是自己的一家之言。

如果一切都如萬里所想,那自然是好的,但如果阿豪所表現出的坦誠、緊張都是偽裝的呢?這很有可能釀成大禍。

不過,話已經說出去了,就沒有收回來的可能了。而且,萬里也不準備把這件事告訴張北羽或是鹿溪,最多也就是跟大長腿打個招呼,讓她不要揭穿阿豪,畢竟以後總會有見面的時候,而知道那件事的現在也就只有她們倆了。

之所冒著風險,自說自話的籌劃這件事,甚至不告訴張北羽,是因為,每個人都有私心,萬里也一樣。當然,她的私心對四方或是張北羽絕對沒有任何壞處,她的私心是塑造自己的形象,鞏固自己的地位。

眾所周知,張北羽有兩個女人,這個數字以後還會不會增加沒人知道。

王子和萬里,這兩人看上去關係還好,這說明兩人都識大體顧大局,所以沒什麼太過激烈的衝突。但畢竟是女人,誰都不願意將自己的男人分享給另外一個女人,所以說起私心,不但萬里有,王子肯定也有。

萬里心裡很清楚,自己跟王子比起來,真的沒有什麼優勢可言。論身材長相,不相上下;論性格特點,各有長短;論家庭背景,萬里跟王子根本沒有可比性。

那可是會山幫的千金,如果張北羽和王子真的喜結連理,那麼王震山對張北羽的幫助是無法限量,甚至可以讓他一步登天。

從這一點上來比,萬里簡直弱爆了。所以她要從別的方面證明自己的價值,證明自己比王子強,證明自己給張北羽的幫助不比王子少。

從海高出來的時候,萬里就已經下定決心跟著張北羽,這一路走來她也的確幫了不少忙。但張北羽始終還是不放心讓她真正出去做事,一旦這件事情成功,那萬里在張北羽面前的地位和說話分量都會暴漲。這就是她想要的結果。

萬里的目標非常明確,成為一個賢內助,成為北風最得力的幫手,甚至是成為一名黑道大姐。從她紋上兩條花臂開始,這個目標已經浮現了。 ?繼而,他的力量再提升。

兩秒,他重新突破到了肉身七層,五秒,他回到了肉身八層,繼而在肉身八層的境界中穩定了下來。

因為他以往就突破過這境界,所有這突破,他整個人看上去沒有什麼變化。

「這…竟然突破了!竟然突破了!」冷劍在內心嘶吼,「這什麼永恆天碑,竟然壓制住了劍魂內的詛咒力量,讓我突破了,太不可思議了!」

伴隨著興奮,自然就有疑問出現,那就是這『永恆天碑』是什麼神物,竟然能讓擁有詛咒劍魂的他再一次突破?這『永恆天碑』又為何出現在他的識海中。

…「廢物,應該快該你了。」這時候,三位少年湊到冷劍身旁,冷笑說道,「現在的你,應該是肉身六層吧,到時候被掃地出門,你就不是這百火門的正式弟子了。」

「那時,我們可就要好好折磨折磨你了,讓整個百火門的弟子看看,你這位曾經的天才,是怎樣在我們的腳下叫喚的!」

這三位少年,是康崇的跟班,其中一位,冷劍知道,名叫劉青,這三個月,沒少對他使壞。

而康崇,是康靖的親弟弟。

冷劍不會忘記,他的爺爺,就是康崇一腳踏死的。

「那我們打個賭,如果我通過了這骨劍路,你們三個,跪在這裡,一邊抽著嘴巴,一邊大喊康崇是你們的孫子!」冷眼看向幾人,冷劍冰冷說道。

「而如果我輸了,我冷劍跪在地上,一邊抽嘴巴,一邊叫你們爺爺!」

總裁的心尖蜜寵 冷劍這一聲,更引來了不少目光。

在這些目光的注意下,劉青三人直接答應。

因為,他們清楚的知道,冷劍現在只是肉身六層,絕對無法通過骨劍路,冷劍要通過,除非是劍魂不被詛咒。

「哈哈,這下有好戲看了!」不少弟子笑道。

「冷劍!」這時候,長老也念到了冷劍的名字。

在『萬眾矚目』下,冷劍走向了骨劍路的開頭,頓了頓身軀。

「哈哈,廢物,嚇傻了,就直接跪在地上叫爺爺吧,至於巴掌,小爺們發發善心,就免了。」看見冷劍的停頓,劉青三人大笑。

笑聲中也還有一些其他弟子的附和。

忽然,眼中閃過殺意,冷劍動了,一步跨出,瞬間踏上骨劍路。

他一踏上,那些骨劍就散發詛咒力量,開始侵蝕他,但身軀輕鬆一震,那些詛咒力量全部潰散,只是七妙,他冷劍通過了骨劍路。

一下子,整個廣場陷入寂靜,所有目光,不可思議的盯著冷劍。

就是高台上的兩位長老,也被驚的站起來了。

「怎麼會?他竟然通過了,不是只是肉身六層的境界么,而且因為詛咒之力的反噬,他的身軀應該早就虛弱無比,都不如普通的肉身六層!」不可置信的聲音,也很快打破了這寂靜。

「誰能知道啊?」

「是迴光返照么?」

嗯,終於板回一局了,真不容易啊!嘿,開心。

Previous article

「鬼啊!」那名黑色西裝男終於意識到不對勁了,他從來沒有見過這等鬼魅般的身手,就是自己一向無比崇拜的歐陽老闆也不可能做到,那就剩下一種解釋了,對方不是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