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親自帶領著侍衛瘋狂的向怪老頭所在的房中奔去,因為他早已查清楚那隻巨雕的主人,正是趙炳隔壁的怪老頭。

當他們到達房間以後,瞬間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然後是狂暴,因為之前庭院之中養滿小寵物的院子,現在已經空無一物,僅有的是滿屋子臭氣熏天的糞便和各種顏色黏糊糊的分泌物,怪老頭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逃走了。

暴怒之後,林墨覺得奇怪,這滿院子的小寵物他是怎麼帶走的,如果他帶著這麼多的龐然大物,招搖過市,就算是瞎子也能發現他,跟別說守衛森嚴的林家府邸。

實際上,當趙炳與被林蕭抓住的那個夜晚,怪老頭就已經開始收拾行裝了,他的小寵物們在夜色的掩護下,非常嫻熟的翻牆而過,地下那一串串的凹痕說明了一切。

巨雕腳下的神兵,是他留給趙炳最後的一件禮物。 穿過一條寬闊的馬路,趙炳很快來到一處茂密的叢林,參天的大樹把整個天空都遮擋起來,落日的餘暉灑在上面,微風陣陣,樹影斑駁,讓人忍不住一陣沉醉。

他雖然不知道藏經閣老者為何離去,不過這對他來說可是一件大好事,被人暗中觀察總是讓人心中不安。

很快,趙炳來到一處小鎮,他低掩著帽子盡量不讓別人看到他的正面,他還故意把頭髮弄亂,在臉上塗抹了一些深色樹汁,看上去更像一個鄉野村夫。

他找到一家客棧,但很快發現一個令他頭疼的問題,沒錢。不得已,在昏暗之中,他不得不重返森林,捉到一隻熟睡中的豹子,換得一些錢物,這才安穩的住下。

酒足飯飽之後,趙炳倒頭便睡,聽著窗外的陣陣蟲鳴,如水的月光透過窗欞,灑在溫軟的被子上,趙炳忍不住一陣困意襲來,很快進入了夢鄉。

睡著之後,趙炳做了一個長長的夢,夢中他騎著一頭高頭大馬,在寬闊的草原之上馳騁,忽然坐下的駿馬變成了神獸麒麟,麒麟騰空而起,他坐在麒麟的背上,腳下是片片碧綠的草地,深藍的大海,一時間讓人心曠神怡。正當他打算遨遊天際的時候,身下的麒麟突然消失,自己在空中急速向下墜去,跌入了無盡的黑暗,他忍不住大聲驚叫,可是竟然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他想呼吸,可是脖子似乎被人扼住了一般,怎麼都擺脫不了。

窒息和恐懼讓他萬般難受,他猛的睜開眼睛,原來是一場夢。

雖然是一場夢,可是萬般難受確實真實的,此時他大汗淋漓,汗水濕透了衣衫。

「這是怎麼回事?」

趙炳大驚,他想站起身來,卻感覺四肢像被捆住了一般,動彈不得。

他很快意識到,自己被人算計了。

果不其然,門外的窗下,有窸窸窣窣的聲音。

原來是客棧的老闆,和一個夥計正在嘀咕:「現在是不是可以進去了,現在藥性應該發作了。」

「再等等,要是沒發作驚醒了他,我們豈不是前功盡棄了,林家的人還不扒了我們的皮。」

客棧老闆小聲說道。

「呵,原來是林家的人,林家果然是勢大,我把自己化成這樣,竟然還是被他們給認了出來,此地真不能久留。」

趙炳慶幸醒了過來,可能是體內真氣運行不暢這才把自己給逼醒,要不然,好真著了他們的道了。

趙炳默不作聲,他運轉體內真氣,衝擊體內大穴,很快麻木的四肢就恢復了知覺,他看向窗外,窗外的兩個人還躲在暗處不敢進來。

趁著這個功夫,趙炳緊閉雙眼,用真氣從四肢開始運轉真氣來逼出蒙汗藥,為了不驚動屋外的人,趙炳並讓真氣發出任何光亮,在大力的催動下,四肢百脈充盈鼓盪,似微風拂面一般,體內的毒素自四肢向口中聚集,不一會的功夫,只見趙炳頭轉向裡面,一口濃黑的蒙汗藥被硬生生逼出體外。

他趕忙感應神兵,還好,神兵在他的腰間發出陣陣輕顫,似乎要拔劍出鞘,他這才放心,靜靜等待著窗外的人。

過了有大半個時辰,才聽到窗外的人開始有些動靜,趙炳無奈的輕吐一口氣,自己差點都睡著了。

等客棧老闆和另一個夥計輕手輕腳的過來,趙炳裝作睡著的樣子,一動不動,他到底要看看他們到底要把自己怎麼樣。

「掌柜的,這傢伙好沉啊,要不要現在及殺了他?」

聽聞此話,趙炳一驚,微微睜開雙眼,警惕的看著兩人,因為光線昏暗,這一點動作並沒有被兩個人發現。

「你再敢胡言看我不撕爛你的嘴,這人能殺嗎,要殺也是大小姐來殺,什麼時候輪到你了,還不趕緊的把人給我抬出去。」

客棧老闆氣狠狠的說道。

趙炳心中輕笑,原來是林蕭,也難怪,現在林蕭應該是恨死自己了,不僅佔了她的神兵,還當中羞辱了他的父親,要是落到她的手上,自己一定沒什麼好下場,要是被凌遲也有可能。

「我一個人扛不動啊,掌柜的,還得搭把手。」

那個夥計小聲哀求。

趙炳在暗中差點笑出聲來,他還是忍住了,找了這麼個沒用的夥計,真不知道掌柜的是怎麼挑的人。

沒辦法,兩個人抬著趙炳吃力的向外走,趙炳屏住呼吸,仍是不做聲,看他們到底想怎樣。

來到樓下,早有一個馬車等著,兩個人把趙炳抬進去,等兩個人轉到前面去,趙炳在馬車內坐起來,打算就此離去,他想懲罰這兩個人的想法都沒有,因為殺人並不是他的愛好,他現在神兵在手,殺死他們簡直是易如反掌,可越是強大,卻越是憐憫。

趙炳腳還沒伸出去,就聽見外面一陣嘈雜,馬蹄的踢踏和嘶鳴聲越來越近,他側耳傾聽,應該是有一大隊人馬經過。

只見街道的盡頭,一大片黑壓壓的人群,為首的是高頭大馬,一身黑衣,雙目冷峻無比,寬大的衣袍下也掩飾不絕美的身姿,正向這邊走來。

只見客棧老闆和夥計見到為首的人,嚇的趕緊跳下馬車,雙雙跪在地上,連聲求饒。

「大小姐饒命,我們本打算這就給您送過去的,沒想到還是延誤了時辰,小的該死,小的該死。」

兩個個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真是沒用的東西。」

只聽高馬之上一聲嬌叱。

趙炳心頭一驚,原來不是別人,正是林蕭。

得知是林蕭,趙炳無奈的笑一笑,看來林蕭對他恨之入骨,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林蕭前來一定是瞞著他的父親,他現在神兵在手,他父親一定不會讓她來冒這個險。

「那個臭東西現在在哪裡?」

林蕭厲聲問道,他想到趙炳得意的樣子就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

「現在就在車裡,我們給他吃了蒙汗藥,到現在還昏睡著呢,大小姐儘管放心。」

客棧老闆慌忙回答。

聽說趙炳就在這個車裡,林蕭大喜,明著她打不過你,現在用了手段,看你還有什麼神通。

林蕭倩影款款的來到馬車面前,伸出手來就要打開帘子。 林蕭玉指輕顫,恨不得現在讓馬車裡的人撕個粉碎。

叛逆豪門妻 銀色的月光映照她冰冷俊美的容顏,別有一番涼意。

她一把撕開了馬車的帘子,裡面的景象嚇的她花容失色,急忙後退幾步,貝齒輕咬,緊緊握住手中的雙劍。

「大小姐,我們又見面了,真是幸會,幸會。」

趙炳從馬車中緩步而出,身體散發出一股逼人的氣勢。

「啊,他明明是昏睡的,怎麼…醒了」客棧老闆用顫抖的雙手指著活蹦亂跳的趙炳,這簡直就是在做夢。

不等辯解,林蕭手下的侍衛手起刀落,客棧老闆和一個夥計頓時斬為兩截。

千山獨行 「混蛋,我們林家被你害慘了,你竟然在這裡呼呼大睡,我現在就要了你的性命。」

林蕭杏眼圓瞪,雙目幾欲噴出火來,可是她心裡清楚,面前的這個無賴,可是能夠把自己的父親都擊敗的傢伙,都怪自己把神兵給了他,想到這裡,林蕭真是悔恨不已。

「大小姐,這大半夜的,你自己送上門來,到底是何意,我本與你無冤無仇,是你們林家三番五次的戲弄於我,甚至還要奪我性命,你們這樣做,怎麼又能怪我呢?」

趙炳在林蕭面前相當放鬆,神兵在手連她父親都不怕,還怕她絕美的女子。

「有本事,你別用神兵,我們單獨較量,看到底鹿死誰手,如果你贏了,我就此放你離去,如果你輸了,就休想再次踏出此地一步。」

林蕭為了追殺趙炳,整夜沒睡,得到消息就一路追過來,她想殺掉趙炳奪回神兵,更想彌補自己的過錯,一想到他在林家所做的一切,她真是要氣瘋了。

「沒這個必要吧,林大小姐,我只想離開這裡,離開你們林家,你們不要再苦苦糾纏了好不好。你要想清楚,今晚不是你放過我,而是我放過你,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咱們井水不犯河水,不是更好嗎?」

趙炳無奈的笑笑,事實已經擺在那裡,沒有神兵,林蕭也是他的手下敗將。

「那是我沒有發揮出我的極限,今天我就要你見識一下我真正的修為。」

林蕭身形閃動,一股綿柔又凌厲的氣息透發而出。

趙炳不再多說,他只是向腰間的神兵看了一眼,神兵發出聲聲輕鳴,一股浩大的能量波動在街道之上颳起一陣狂風,坐在馬上的人幾欲跌倒。

「你無恥。」

林蕭尖叫一聲,因為剛才對方的氣息太過強大,頭上的簪花都不翼而飛,一頭如墨似漆的長發披散在肩上,著實美麗動人。

雙方的實力懸殊實在是太大,趙炳真氣盡斂,從旁邊牽過一匹馬,打算就此離去。

看著趙炳招搖過市,大搖大擺的樣子,林蕭氣的幾乎要抓狂了,可是對方有神兵在手實在是太過強大,自己毫無辦法。

趙炳剛走出幾步,一個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臭小子,你真是膽大包天,竟然公然欺負我的玄孫女,我在考慮是不是現在要為=她打抱不平。」

聽到這個聲音,趙炳心中一沉,又是藏經閣的老妖怪,難道說他一直沒有走,這麼說來自己的一舉一動一直都在他的監視之中。

想到這些,趙炳寒毛直豎,幾欲發狂,雖然他不明白為什麼老者就是不現身,可是這種被人偷窺的感覺,實在是很不好。

趙炳回過頭去,看到林蕭還在那裡抓狂,他可以肯定這個聲音只有他自己能夠聽到,能夠做到單獨傳音,或許只有那個老者能夠做到。

「前輩,不是我欺負她,你也看到了,她偷偷給我下蒙汗藥,還要把我碎屍萬段,我真是沒有辦法。」

趙炳放緩了腳步,小聲的說道,他可以肯定老者能夠聽得到。

「剛才你得意的眼神出賣了你,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是去天罰之城吧。」

聽聞此話,趙炳心中又是一沉,怎麼什麼事情都瞞不了這個老傢伙,自己在他面前幾乎是透明的,沒有任何秘密,想到這個老傢伙已經活了這麼多年,知道的多也就不足為奇,也許這樣還能給自己稍稍安慰。

「前輩,您真是手眼通天,神機妙算,您老說的沒錯,我就是要去天罰之城,我去那裡也是被你們林家逼的啊,你們林家的勢力實在是太大了,我在這個地方隨時都可能沒命,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不過,你放心,我絕對會遵守承諾,等我到達天罰之城,神兵我一定奉還,我趙炳說到做到。」

步步驚婚:高冷男神不好惹 「呵呵,我好感動,欺負我玄孫女的事情我跟你沒完。」

剛說完,趙炳的坐騎如同受驚了一般,在原地高高躍起,不斷的嘶鳴,因為事發突然,趙炳沒來及反應,被馬掀翻在地,屁股差點沒摔成兩半,痛的在地上哼哼唧唧。

這一幕自然被遠處的林蕭和她的侍衛們看在眼裡,剛才還是橫著走的無敵強者,現在竟然被一匹馬給硬生生給摔下來,這簡直是太諷刺了。

遠處傳來一陣鬨笑聲,當中自然不包括林蕭,她想趙炳怎麼不被那匹表現優異的馬給壓死。

趙炳狼狽的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他無奈的搖搖頭,對於這個啞巴虧他毫無反擊之力,這個無處不在的老傢伙不要自己的項上人頭就不錯了,他自然是不敢反駁。

「前輩,要是沒有什麼事情,我先趕路了。」

趙炳不敢再騎馬,老傢伙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四周如死一般沉寂,他知道自己暫時安全了,他提起精神一路狂奔向西,在身後留下一溜的塵煙。

「小姐,我們要不要去追?」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扇在旁邊侍衛的臉上。

「追,追上又能怎樣,你們這一群蠢貨。」

想著剛才被趙炳戲弄的樣子,她簡直要暴跳如雷,竟然下藥都不能拿他怎麼樣,難道真讓趙炳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出去不成,她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惡氣。

「蕭兒,回去了。」

遠處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來,瞬間來到林蕭跟前。

「父親,你怎麼來了?」

林蕭羞愧的看著家父林墨,無奈的低下了頭。

「我是擔心你。」 林墨走過來,看到林蕭沒有受傷才放心。

「又讓那個臭小子給逃了,真是氣死我了。」

林蕭一臉的委屈,想到被趙炳捉弄的一幕,她的臉色就一陣鐵青。

「哼,這個趙炳不識抬舉,我們竟然都著了他的道,現在他神兵在手,我們拿他沒什麼辦法,不過早晚,我會讓他的猖狂付出代價。」

林墨臉色陰沉的要滴下水來,他作為林家家主,因為趙炳名譽地位都受到了很嚴重的挑戰。

「父親,趙炳這個臭小子會躲到哪裡,他手上的神兵我們可是要一定奪回來的。」

林蕭雙目上過陣陣光芒,林家如果沒有了遠古神兵,在大陸上的地位同樣會受到威脅。

「我如果沒有猜錯的話,趙炳走的方向,一定是去那個地方。」

林墨抬起頭,雙目眺望著看著遠方。

林蕭不明白父親話的意思,看到父親出神的樣子,她忽然想到了,遠在西方的一個神秘城市。

「你是說是天罰之城?」

凰的女人 林蕭眼中上過一抹光亮。

「沒錯,正是天罰之城,趙炳並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他不僅修為神秘莫測,心機也極為成熟,雖然他剛剛踏足我們林家,但是他很了解我們林家的勢力,所以,他絕對不會選擇一個我們林家能夠控制的地方,而且,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也不打算投靠陸軒,因為陸家想要的絕對同樣是那把遠古神兵,他也不能在陸家的勢力之內。」

「所以,現在他只有一個選擇,就是找到一個既不在我們林家,也不在陸家能夠控制的地方,那麼只有一個地方:天罰之城。」

「他怎麼會知道天罰之城?那是一個很少有人知曉的地方。」

林蕭越來越覺得趙炳這個傢伙對她隱瞞了太多。

「我也在想這個問題,可是想來想去百思不得其解,後來我終於想明白了,一定是他那個有偷窺癖鄰居。」

林蕭恍然大悟,應該就是這個人,他不僅把給趙炳送去了遠古神兵,給他在指條明路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他要是真去了天罰之城,那我們再找他可就難上加難了,那可怎麼辦。」

林蕭很焦急,天罰之城是各大勢力的一塊飛地,能夠待在那裡的人,都是奇人異士,還有隱居的絕世高手,他們嚮往自由,不想受人約束,才開闢了這麼一個城市,一旦有資格進入天罰之城,與外界的所有恩怨瓜葛都一筆勾銷,只屬於天罰之城,遵守天罰之城的規則。

「想進入天罰之城並不是一件簡單容易的事情,我不是小瞧他,他劍氣出體中級修為即便在年輕一輩中已經屬於翹楚,可是在天罰之城完全是平庸之輩,天罰之城最第一條規則就是,不能容忍平庸。」

林墨臉上稍稍抽動了一下,想起天罰之城,他還有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想當年他年輕氣盛,在不到二十歲修為就已經達到劍氣出體中級境界,在當時也是名噪一時。

年輕氣盛的他,無意中從父親那裡得知,在西方有一個神秘的地方,天罰之城,那裡奇人輩出,每一個人都身懷絕學,修為深不可測,能夠進入天罰之城的人,甚至成為一種莫大的榮耀。

聽到這話,他按奈不住心中爭強好勝的衝動,自己一個人偷偷的去天罰之城,期盼能夠在裡面修得更好的武學。

可最終的結果是,他根本沒有通過天罰之城的資格測試,灰頭土臉的被人趕了出來,除了得到嘲笑以外,還身受重傷,要不是他的父親及時趕到,或許他早已成為廢人。

他的父親把他狠狠的教訓了一頓,當然為了保全他的面子,對這件事情從未對人提起,林墨自然更是閉口不提,這段往事一直壓在心底。

所以,他斷定,趙炳想進入天罰之城,那簡直是痴心妄想。

「可是,他偷了我們的遠古神兵,實力已經今非昔比。」

岳遵點了點頭,有點上火地罵道:「這個余友清,真是太可惡!竟然給我這麼吃力不討好的活兒。」

Previous article

赫連曦嘆了口氣,什麼事情都好,這件事情他還真是知道的不多。「她沒有詳細地告訴過我,也沒有特意的和我談一談。不過那一次的醉酒倒是她說了不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