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圍著井轉了一圈后,一臉的震驚在臉,「你們又沒有近看,怎麼會知道這柱子和井沿間沒有一絲縫隙。」

「正反八卦困龍,石柱刻梵文,在上一個洞的地方,石柱底部是不是有幾句道德經上的話,那幾句話一是指下來的路,二是鎮壓下面的龍,也就是成了一個鎖龍局,鎖龍肯定是不讓一絲氣息泄露的,所以才這麼嚴密,而且這石柱還是後放入的。」

我看了看孔力,然後又看了看李陽,繼續開口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山洞中還應該有一口棺材,也許這就是我們要找的正主。」

「這樣說的話,此地乃是鎮壓真龍的潛龍之地,前有聚陰陣,中有還陽蟲製造血精,現又出現這麼一口井,那麼這個地方就肯定有一口棺材,而此局名為真龍養屍,只是還差一絲陽氣。」


「師兄你忘記了那些石像鬼了,那就是陽氣。」

「對呀,我忘記了那個地方了,還真是布置得合理,幾樣東西一樣不差,大手筆,絕對的大手筆,布置此地的人不簡單。」

了凡和孔力則是一臉震驚的看著我們,我和師兄的一席話雖然把局給講清楚了,但他們二人卻還在雲霧中來回穿梭。

而站在的旁邊的李陽卻不時的點點頭,看來他是聽了進去了,也知道我和師兄談的是什麼,這小子學東西倒是挺快的。

「那怎麼辦,師弟,要不要破了此局。」

「破肯定是要破的,不然這屍體真養出來就是個麻煩事,但我還有一疑惑,還陽蟲提供血精,這裡養屍,要是布置局是想復活棺中人的話,那就還差純陽人和純陰人,我想布局的能布這麼大一個局,不會忽略這個問題吧。」

「也許他不是為了復活呢。」

……

和尚也不知不覺的就寫了一百章了,不過確實有些不如和尚的意,一百章到現在的收藏數才40多點,更不談什麼打賞什麼的,和尚都不好意思把數據拿出來給大家看一下,感覺很失敗呀,和尚都幾乎失去再寫下去的動力了,但和尚承諾的100章后將是一個華麗的轉變,我也會遵守這個承諾的,廢話也不多說,希望書友朋友們多支持一下和尚,給和尚一點動力,把精彩呈現給大家,讓和尚來個華麗的轉變。 「現在說什麼也沒有用,我們還是先找棺材吧。」

「要找這要棺材很容易,其實也根本用不著找,棺材就明擺著。」

「明擺著,在哪兒呢,我們怎麼沒有看見,星月,你不會又在亂說吧。」

了凡照著手電筒,四周掃了一圈,然後開口說道。

「乾對應到的山壁,你去看看,裡面有沒有東西。」

我用手電筒往一面山壁上射了一下,正是豎著的井沿乾位正對的山壁,然後開口說道。

「你怎麼知道哪兒有棺材,我還不信了。」

了凡說著,就往山壁走了過去。

「此八卦井豎著的井沿為正八卦,鋪在旁邊的為反八卦,乾為天也為生,坤為地也為死,這棺材也只有在那一個位置,除了正八卦的乾字外,任何位置都不可能。」

我待了凡往山壁處走去,就解釋了一下。

「此局妙,一豎一橫,一正一反,兩個八卦展開了一個天地,判定生死,要想死而復生,也只有乾字位了,這局真是太妙了。」

師兄說到這兒,停頓了一下,眼睛掃過我旁邊的李陽,然後開口說道。

「李陽,你理解了裡面的一些東西沒有,如果一時領悟不了,就把此處記下來,回去也可以畫成圖,多看看,多想想。」

「我聽師父和你說了這麼多,大概的對這個局有些了解,我把沿途進來看到的都記下來了,回去我就把成圖,這樣也能夠好好的學習一下了。」

我輕輕的敲了一下李陽的頭,緩緩的說道:「這裡面的東西還多,我和你師伯也只講了大概,看事情不能光看表面,還要懂得舉一反三,還有就是謙虛一點,什麼叫大概有些了解,要學會徹底弄懂。」

「行了,師弟,你別怪李陽了,他也只是個六歲的孩子,有此成就也不錯了。」

也是,現在李陽只是一個六歲的孩子,相對來說還是不錯了,想當年我也沒有這麼大的本事吧,看來這李陽以後比我還要出色。

了凡在我們說話的時候,一又手就在洞壁上摸索著,可摸了半天,他也沒有找到棺材。

「星月,你肯定是騙人的,這洞壁上一條縫都沒有,哪裡來的棺材。」

我沒有直接答他的話,拍了一下李陽的腦袋,指著洞壁說:「李陽,你去找,免得了凡那個和尚不服氣。」

李陽從我手中拿過雄劍,就直接走到井沿邊去,然後單手提著雄劍,閉著一隻眼透過雄劍看了過去。

他這動作弄得了凡莫名其妙的,他不知道李陽這是唱的哪一出。

孔力在一邊則是看出了些門道來了,李陽的這一手其實在木匠中常有人使用,叫吊墨,說白點,就是看查找前方的位置是否在一條直線上。

李陽在對準位置后,拿起雄劍往洞壁走去,然後一劍就砸在了洞壁上,只見洞壁一下子就露出一個大洞來,裡面正躺著一口紅色的棺材。

「我剛才也摸過那地方呀,怎麼可能?」了凡看著李陽的這一幕,根本就搞不懂了。

「你只是摸過,但你並沒有敲打,你就不知道後面是不是空心的吧,剛才李陽在井沿只是確定一下乾位的中心位置。」我邊說也邊洞壁處走去,現在見棺材了,肯定得見見裡面的正主,能讓人布置這麼一大手筆的人,肯定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

「終於要見到正主了,我們來看看這個什麼樣的人特,弄這麼大一個局。」


我走過去把洞口弄大了一點,看了看裡面的情況后,從包里拿出三支煙和一疊出來,我讓李陽去燒了,然後再念一下經,這不管是誰的墳,終究是要動他的,所以還是得先來一下禮。

李陽走到一邊,把三支香給點燃,然後拿起紙開始念經,最後才把紙燒掉。

我見紙燃完以後,就要動手去把棺材給弄出來,李陽卻開口說道:「師父,先不急,這香和紙有點不對勁。」

我和師兄一聽,就我急忙轉過頭去一看,三支香燃得特別的快,而燒灰的紙卻四周飛了起來,頓時心時一驚,這地方還會有鬼不成。

一把拿過李陽手中的雄劍,開口就喝道:「何方妖孽,盡敢如何行事。」

可四周並沒有任何的東西出來,連一絲的陰氣也感覺不到,這太科學,那香明明就是鬼吃香,怎麼可能會沒有呢。

我想了一下,還是把雄劍遞給了李陽,讓他握在手裡,我則手掐法指,掏了一張符出來。

師兄扭頭看了一下香,也快燃完了,這速度夠快的,於是就開口說道:「我乃正一道傳人,自古人鬼各行其道,你等逗留在人間可知罪,如若你等還要貪念人間,我定會打得你等魂飛魄散,讓你永不超生。」

了凡則十分的配合的的把木魚給敲了兩下,也念了兩句經。

木魚的響聲回蕩在山洞中,除此就一片寂靜,難道我們感覺錯了,這裡沒有陰物出現。

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腳踏出七星步,口中咒語即出:天法清清,地法靈靈,陰陽結精,水靈顯形,靈光水攝,通天達地,法法奉行,陰陽法鏡,真形速現,速現真形,吾奉三清如律令!急急如律令!

天眼一開,我望四周看去,空無一物,這麼可能,那鬼吃香怎麼解釋,這裡面絕對有古怪。

「師兄,你們注意看好孔力,這裡面有古怪。」

我們幾個人,現在只有孔力沒有自保能力,其他幾個人或多或少的都會一些術法的,一般的陰物還是不會怕的。

師兄聽我說后,就拿出一張符遞給了孔力,孔力雖然是個警察,但跟我也見識了不少的東西,知道這世界有這些東西存在,也就接過了師兄遞過去的符。

而剛接過符的孔力,則沖著了凡說了一句:「你拍我肩幹嘛,有話直接說就行了。」

「我哪有拍你的肩,你看我一手拿木魚,一手準備敲,我用哪只手拍的。」

孔力聽了了凡的話后,臉色頓時就白了。

我頓時想到了一個地方,棺材洞裡面,「孔力,你和了凡站過去一點,不要把棺材給擋住了。」

孔力和了凡依言往一邊挪了一下,我往棺材洞里一看,果然如此,棺材蓋上俯著一襲白衣的鬼。

「出來吧,就算你爬在棺材上又能如何,打你魂飛魄散不是說了嚇你的。」

我說守我,那一襲白衣才慢慢的飄了出來,而站在旁邊的孔力則感覺全身一冷,止不住的就哆嗦了起來。

了凡則拉了一把孔力說道:「孔兄,夠刺激不,要不要更刺激點,保證你沒有看過的。」


我瞪了了凡一眼后,說:「你就不要噁心了他了,他看了會做噩夢的。」

「有好刺激,了凡,你速度的讓我更刺激點。」孔力則不心為然的說道。

尼瑪,沒救了,要是你真的看到眼前的,你不做噩夢才怪了。

從棺材洞裡面飄出的鬼,只有身子沒有腦袋,是說剛才一直沒有和我們說話,沒有腦袋怎麼說話。

李陽看了都往後退了一步,我不相信你孔力見了不害怕,而了凡還想給他開天眼。

「了凡,他想玩刺激的,你就給他開吧,但回去做噩夢我們不負責。」我笑了笑對了凡說道。

了凡聽我說后就起式給孔力開了天眼,孔力開了天眼后,一轉眼就看到了前面的無頭鬼,頓時就驚叫了起來。

了凡拍了拍他的肩說道:「別怕別怕,有我們在呢。」

我也沒有管他們倆惡搞了,可是眼前的這事怎麼解決,直接送她去地府么,那這裡的事也搞不清楚,但這女的怎麼來交流呢,我太陽,無頭鬼,又聽不見我們所說的,又說不出來話,是個問題。

「師兄,你看怎麼辦,直接送她去地府?」

「那還能怎麼辦,這無頭的,我們又沒有辦法交流。」

「還是我來吧,怎麼沒法溝通,辦法多的是,不就一無頭女鬼嘛。」了凡也沒有和孔力惡搞了,更是把木魚都收了起來,拿著佛珠向女鬼走了過去。

了凡走近女鬼后,雙手就結起了一些複雜的手式,時而快時而慢,快時我們根本就看不清楚他手是怎麼動的,慢的時候猶如那螞蟻在地上爬,然後嘴裡也開始念起了咒語來。

不一會兒,了凡就大汗淋漓,口裡也開始喘著粗氣,看來這溝通也不是件簡單的事,由於我們不懂佛法,也不知道了凡的手段,幾人也只有看著了凡溝通。

不到兩呼吸間,了凡就喘著粗氣開口了:「尼瑪,這真不是人乾的活,消耗太大了,我都快受不了,我現在只能知道這女人身首異處,這口棺材中只是她的腦袋,而身子還不知道在哪兒,我也只能溝通到這裡了。」

這樣就能想得通了,有可能這女人就是來找她的腦袋的吧,先不管了,先把腦袋給弄出來,看能不能讓這女鬼開口說話。

於是我們幾人就走到棺材洞,慢慢的把棺材給弄了出來,一口大紅色的棺材,顯得有時刺眼,而棺材的四周均貼有符紙,顯得很不符合邏輯,就算一個女鬼的頭也不可能這麼重視吧。 我看了一眼了凡,直接問到:「你和她溝通的時候,她是說的頭在這裡面。」

「恩,反正她是這樣告訴我的。」

「師兄,你怎麼看這個事,棺材四周都是符。」

「還能怎麼看,開吧,這符我看了是鎮壓符,應該沒有多大的事。」

「但願如此吧,那孔力和李陽退後一點,大家也小心一點,我來開棺。」

說完后,我就拿過李陽手中的雄劍,然後我就伸手朝棺材尾部摸了去。

「啪嗒」一聲,尾部的棺釘被我拔了出來,打開棺蓋一看,我頓時愣住了,尼瑪,這是什麼情況。

師兄見我愣住后,一下子就沖了過來看,結果一見也是愣住了,一會兒後幾個都過來看見了棺中的情況,結果全體石化在現場。

棺中確實也有一個女人的頭,沒有一丁點腐爛的痕迹,棺中女人頭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但看到脖子以下就讓人不淡定了,下面是一條大蛇,被砍去了頭,用稻草把蛇脖子處撐開和女人的脖子差不多大小,然後用針把蛇與女人頭連接了起來,而且現在蛇皮還與女人脖子有一絲的融合,縫合的痕迹也逐漸在消失,如果時間還長一些的話,指不定就完全的完全長成一塊了。

這事感覺有些奇怪,雖然這裡是養屍局,但也不可能人頭與蛇身還能繼續長吧,皮還能整合到一塊。

孔力看清楚裡面的情況后,就立馬跑到一邊吐了起來,而我們幾個也好不到哪兒去,我是在一邊強忍著,沒過兩分鐘,了凡和李陽也跑到一邊開始嘔吐了起來。

我看了一眼師兄,臉色有些鐵青了,感覺他已經生氣了,這事誰看到都會生氣,弄這麼一齣戲出來。

這手段也太邪惡了一些,我和師兄出道以來,就沒有見過這樣的手段,也搞不清楚這到底是要幹嘛。

不過噁心歸噁心,事情還得處理,我小心翼翼的取出女人的頭來,用雄劍把連接的蛇皮給清除掉,然後直接把蛇身給弄了出來,可惜沒有酒了,不然一把火燒掉這蛇身。

但現在有個問題就是,女鬼的頭弄出來了,但她的身體又在何處呢,這女鬼自己知道么,我們間還是不能交流。

「了凡,吐乾淨了沒有,過來問問這女鬼,她的屍體在哪兒。」

「不行了,我剛才都是盡了最大的力,才問出了她頭所在的地方,現在我根本就不能再用那方法。」

這可怎麼辦,我們總不可能抱著她的頭到處跑吧,而且這頭還會腐爛,到時那氣味誰也受不了。

「師兄,你看這事怎麼辦,我們總不可能把她的頭給帶著出去吧。」

「我也不知道怎麼辦了,這事弄得,究竟是誰幹的這種事,行事這麼邪惡。」

「天底下總一些惡毒的人,只是我弄不懂的是布這麼大一個局,結果弄成這樣,到底是為何?難道是想弄一人頭蛇身的怪物出來。」


莫曉生輕輕一笑:「二狗哥,我賠罪也好,你請客也罷,等我們完成任務回去再說,你還是先布置任務吧。」

Previous article

意大利食品以麪食較多,陽頂天叫了一碗麪,兩個雞肉火腿三明治,勉強吃了個半飽。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