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們都知道文靜的脾氣秉性。

談對象色變。這個小女孩在他們眼裏很怪。

他們根本搞不明白她的葫蘆裏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文靜噼裏啪啦的敲擊着電腦鍵盤。

但心裏七上八下來回翻騰着。

晚上,林雪下班從外面走了進來。

她一面換着拖鞋一面和老公打着招呼。

“沒出去啊?在家呆了一整天呀?”她沒話找話的說道。

“沒有,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餓沒,飯我都做好了,就等着恭迎老婆大人打道回府了!”陳青笑嘻嘻的說道。

陳青在心裏是這麼想的。

這種事情最好先別打草驚蛇。畢竟他手裏沒有真憑實據。俗話說的好,捉姦捉雙。另外眼下還有一件重要事情要求她呢?

林雪剛要上手幫老公忙活。

“你別動,我來,我來,你只需要去廚房洗洗手就足矣了!我馬上就好!”陳青帶着圍裙在廚房客廳提溜爛轉。忙的是腳打後腦勺不亦樂乎。

林雪也感覺出有什麼不對,她一邊在水池旁洗手一邊犯着尋思。

“老公,你今天有點兒反常。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兒要求我啊?”林雪生生的問道。

“我能有什麼事兒啊,你別瞎琢磨了!洗完了嗎?洗完趕緊過來吃飯,嚐嚐我的手藝,給我點評點評!”陳青趕緊招呼道。

稍晚,陳青還是張開了尊口。

“我跟你說個事兒?”還沒等他把話說完。

“看看看,鬧了半天還是有事兒吧!我感覺你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什麼好心嗎?叫我說中了吧!說什麼事兒?”林雪未卜先知的搶話說道。

“那我可說了,馬馳他公司的住房公積金批了下來!”還沒等陳青把話說完。

“真的嗎?他也太牛了,當領導的就是跟普通員工有區別!看出來了吧這就是差距!做人的差距!”林雪大發感慨的說道。

“你還能讓我把話說完了嗎?老搶話,不說話也沒人把你當啞巴了。”陳青嗔怪着老婆。

“好好。你繼續繼續。我有點兒激動嘛!”林雪噘着嘴不滿的說道。

“人家公積金批下來了你激動個六啊!聽我把話說完,公司的公積金批了下來,他就和對象開始計劃起買房子的事兒了!”陳青說到這裏用筷子夾了一口菜送到嘴裏,

“不會和咱們借錢吧?”林雪小聲的唏噓道。

“哪有啊,這些年倆人首付早攢的差不離了,他想買你單位銷售的樓房,還想通過你能給他們打折優惠呢!你看這事兒行嗎?”陳青心裏沒底的說道。

他觀察着老婆的表情。

“我還以爲多大的事兒呢,小意思!我肯定給他最低價,而且樓房質量叫他保管放心。這點兒忙我還是能幫上他的!”林雪拍着胸脯說道。

“那要是跟咱們借錢呢?”陳青繼續問道。

“那得看他借多少,如果在咱們能力以內,二話不說。但是最近手頭挺緊!恐怕不行!”林雪說着含糊話。

“老婆,我謝謝你了!”陳青充滿無限感激的望着林雪。

“跟我少來那一套,沒勁!快吃飯,我今天想早些睡,明天還得早起呢!公司正籌備參加冬季房地產交易會呢!”林雪趕緊扒拉扒拉幾口飯。

(本章完) 這天,又到了下班的時間。

文靜剛走到門口。

“文靜,等一下!”小秦從後面攆了上來。

“你有事兒嗎?”文靜問道。

“我我我想和你吃個飯,好不好?”小秦誠懇的邀請道。

“總吃總吃,你還能不能弄出點別的出來嗎?秦工程師!”文靜編排道。

“要不今個我請你去電影院看電影,有好多都是新片呢!特別好看的!怎樣?”小秦以爲她可能是對自己千篇一律沒有創意的約會不滿意才這樣說的,於是找補道。

“你就別費心了,我不去,不去!你聽到了嗎?我們只是普通朋友!你要是再這樣下去,恐怕我們連最基本的朋友都做不成了!我走了!拜拜。”文靜說完轉身直愣愣的走開了。

小秦木然,一臉的茫然與委屈。

幾天過去了,小秦也不來找文靜了。這讓她很好奇,難道是自己的話說重了,傷害了他的感情,還是他明白自己對他說的話了。

就在文靜百思不得其解的檔上,小秦突然又找她來了。而且態度極其正式莊重。

那天,文靜都走到了公交車站了。

“文靜,你等一下。我有幾句話想問你!”小秦熟悉的聲音從後面傳了過來。

文靜還是很緊張。

“你想問什麼,快問吧!我還着急回家呢!” 來吧殿下 文靜不冷不熱的說着,然後繼續探着頭望着汽車駛來的方向。

“在這裏不好談的,走去附近的一家茶館,我們一邊喝茶一邊聊怎樣?”小秦建議道。

“在這裏不能說嗎?你這個人怎麼這麼磨叨呢!”文靜很不高興的看了他一眼。

小秦的眼睛溼溼的,像要來臨一場瓢潑大雨。

“我和你還有幾句話要說,我不想就這樣遺憾終身!走吧!”小秦近乎乞求的說道。

“好吧,可別耽誤我太多的時間啊!去哪家?”文靜終於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的說道。

這時小秦的臉上浮現一絲甜甜的微笑,只一絲而已。

附近的茶館裏,兩個人面對面坐着。

沉默還是沉默。

“你知道我爲什麼要報那個學習班嗎?”小秦忽然問道。

“那是你的想法,我怎麼會知道啊!你這個人可真逗!”文靜苦笑道。

“是你給了我奮鬥的動力,以前我根本不知道上進努力什麼的。直到碰見你以後,我才真正弄懂了人生的意義。也在心裏定下了一個目標。爲了你我必須不斷奮鬥拼搏。”小秦一番發自肺腑之言說出來,文靜被鎮住了。

“我說出來你可能不會相信,可這些都是我的心裏話。怎麼想的我就怎麼說的。這也許就是愛情的力量吧!”小秦也苦笑了一下。

“我今天只有一個問題要問你,你要如實回答,你愛我嗎?或者說愛過我嗎哪怕一分一秒也行!”小秦不錯眼珠的望着她。

“沒有,或許有那麼一丁點想法吧!”文靜只能這樣說了,如果她實話實說,她怕小秦根本承受不起,這樣一來,就那麼一丁點你也想不出別的

來。

“這麼說你愛過我,我知足了,我這輩子都知足了。我們還能繼續發展下去嗎?”小秦又問道。

“我想我們還是做好朋友吧!你應該能找到一個比我更好的女孩兒的。”文靜說着話低下了頭。

“怎麼做才能讓你愛上我呢?你說!”小秦情緒激動的說道。

“這不是可以做得來的,兩個人在一起靠的是感覺。”文靜關上了愛情的大門。慢慢的小秦站在了門外。

“我會一直等下去的,我相信我一定打動你的!”小秦憤然的推開大門。

文靜也沒有了辦法。

“那你就按你說的那麼做吧!我管不了你那麼多的!沒別的事兒了吧?那我可走了!”文靜說完挎着自己的包站起身走了出去。

那一刻對於兩個人的心情都是相當複雜的。

小秦的淚水從眼角流了下來。

兩個人就這樣不歡而散了。

儘管小秦的心裏有百般不捨。

但他又根本無法扭轉這個局面。

他望着窗外一點一點黑將下來的天發呆。

他的世界那一刻也是黑的。

馬馳和趙君平倆人這幾天到處看房。可是都不合他們的心意。趙君平在上班的空隙也不忘和同事打聽一下,哪裏的房子地理位置好啊,質量有沒有保障啊,價錢便宜不便宜什麼的。

“小趙,聽說你要買房子了?是真的嗎?”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打探道。

“正準備要買呢!買個房子可真夠累人的。人這一輩子最大的花消了這可是。怎麼不得好好挑挑選選,你說是吧?”趙君平無限感慨的說道。

“是啊,現在年輕人奮鬥的第一個目標就是買上房子。我家去年換的新房。原來的太窄巴了,太擠了。這不我有了小孩,總不能還這樣湊合着吧。得,我和我老公一狠心,一咬牙,一跺腳,就換了一個六十多平的兩室的。這回可算寬敞多了。你還別說,以前那前就怕家裏來個親戚什麼的。沒地兒住啊。再說也不方便啊,是吧?當時那還是三環以外的房子呢!我買的時候都快長到四千每平了,房子這東西早買比晚買強,賠不了。聽說房價過幾年還要長呢!現在四千起價少說也得。抓緊時間買吧,早買早省心不是?你是現款還是銀行貸款啊?”同事繼續問道。

“我當然是貸款了,我哪有那麼多錢啊。不過也不全是。我對象單位的公積金批下來了。借點兒勁。要不還真不知道猴年馬月能買上房子呢!”趙君平說到公積金三個字的時候故意發大了聲音。她的臉上流露出很自豪很驕傲的表情。

“那敢情好嘍,我那前可沒趕上這好事兒。賣了老房子不說,又朝周圍的親戚朋友東拼西湊張羅不少。總算劃拉夠了。到現在還欠一屁股債呢!還搭上不少的臭交情。”同事對自己那些陳芝麻爛穀子表示着不滿。

“你可別那麼說,那也是因爲你人緣混的不錯。像我這樣的恐怕借錢都沒地方借去。找不到人家的大門口。呵呵!”趙君平開心的說道。

“我還有人緣啊,別奉承我了,怎麼樣?相中合適

的樓盤了嗎?”同事岔開話題說道。

“沒有,不是太偏就是價錢太高。你給我推薦推薦幾處吧!”趙君平揚起眉梢說道。

“我哪有那本事啊!我現在的房子還是我老公的那些狐朋狗友幫忙找的呢!你就沒有搞房地產的同學和朋友嗎?通過他們還能打折優惠呢!省不老少錢呢!”同事建議道。

“那到有,我對象的朋友有做售樓的。也不知道找人家好不好使!”趙君平不無擔心的說道。

“那怕什麼啊,跟他們說一聲,他們不幫忙那是他們的事兒,不說那可就是你的事兒。碰碰運氣唄。張回嘴也算夠本了,你就得這樣想,知道嗎?”同事繼續勸說道。

“行,我改天跟他們聯繫聯繫,試試吧!也只能這樣了!”趙君平心有所動的說道。

2008年對於每個中國人來說都是十分激動十分興奮的一年。舉世矚目的奧林匹克運動會將要在偉大的首都北京隆重召開。大街上廣場上到處是奧運會的宣傳標語和旗幟。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五環旗迎風飄揚。

元旦剛過,文靜迎來了全國一年一度的研究生考試。對於她而言更是非比尋常。

正當全國人民熱切期盼奧運盛會到來之際,又有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兒出現了。震驚了全中國,也震驚了全世界。

一場罕見的特大雪災降臨在中華大地上。一時間,人們風起雲涌,奔走相告。全國上下齊心協力抗震救災。

從全國看,雪災發生後,停水停電、交通受阻、大量旅客滯留車站和機場,長期處於飽和狀態下的物流和能源系統在極端環境下已顯得沒有多少迴旋餘地;因爲惡劣天氣的影響,連主要證券指數都開始下跌,可以說,已觸及到了整個國民經濟。如果處置不當,就可能導致羣衆緊張慌亂和社會秩序混亂。從區內看,雖然對今年農業墒情帶來正面影響,但是對正在發展的設施農業可謂一擊重創。由於受持續低溫、冷凍的影響,有10多萬畝大棚受災,加之交通受阻,農副產品運不出、進不來,這就給本已初露端倪的結構性通貨膨脹又添了重重的一層陰影。

可以想象得到,那種場面記憶猶新。麗城這個北方城市去年也曾經歷了一次五十年一遇的特大暴雪。

那天正好是正月十五,人們還沒從濃濃的節日氛圍裏完全解脫出來。一場大雪就從天而降。狂風夾雜着漫天的飛雪,不管是車輛還是行人都寸步難行。

文靜還清晰的記得,她在公司上了整整一天班,上下班都是步行。

雪下了整整一天。

雪有沒膝蓋深,更可氣的是天空還有刀子般的寒風剌在臉上。

曾經的記憶無法抹去。

如今想起來還不寒而慄。

小秦好久沒在她面前出現了,文靜很是擔心。

文靜請了幾天假,參加了研究生考試。

幾天下來,一切恢復了正常。

考完試文靜感到特別輕鬆。

沒想到的是,她接到的第一個電話不是好朋友林雪打來的。

那是誰打來的呢?

(本章完) 那天她從考場趕回家的時候已經很晚了。

還沒打開門手機就響了。

她打開手機接聽着。

“文靜,考得不錯吧?”小秦的聲音從話筒裏傳來。

“還行,你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來了!”文靜還是生出陣陣感動。

“我怎麼不能想起給你打個電話呢?我知道你參加考試,其實早上我就想給你打的,但我怕影響你的心情。這下考完了,我再惹你不高興也不怕了,還生我的氣嗎?”小秦聲音軟軟的問道。

“我幹嘛要生你的氣呀?你又沒有讓我生氣的地方。你現在幹嘛呢?”文靜開們走進屋裏。隨手帶上了房門。

“是我太冒昧,太沖動,太一廂情願了,真誠的跟你說上一聲對不起,我們還是好朋友對嗎?”小秦語氣分外柔和。

“是啊,那天我也說的也有些過份,你千萬別跟我一般見識啊。我小嘛你得讓着我點兒。”文靜說完格格的笑着說道。

“那是那是,你永遠都長不大,吃飯了嗎?”小秦又關心的問道。

“誰呀?你才長不大呢!我還沒吃呢?你吃了嗎?”文靜忽然關心起他來。

“那可吃點兒好的,考一天試下來很累的。我早吃完了。那你快弄吃的吧!我不耽誤你了,拜拜!”小秦最後說道。

“拜拜,明天見唄!”文靜不知怎麼還有些戀戀不捨的了。

林風也進入了緊張的期末考試。

週末,他帶着女朋友楚楚來姐姐家做客。

“姐,你過年回咱們家嗎?”林風問道。

“我還沒和你姐夫商量好這事兒呢!可能得先去他家過年,然後再去咱家。”林雪一邊在廚房做着晚飯一邊搭話道。

“我還想和你們一起回去呢!也好搭個伴兒!”林風繼續說道。

“你都多大了,還伴啊伴的,不嫌丟人嗎?”楚楚來了一句。

“哪都有你一份,是不是幾天不收拾你不舒服啊,啊?”林風壞笑着說着,一雙手試探的伸向楚楚。

楚楚趕忙驚叫着躲閃着。

“你倆別鬧了,多大了,有那工夫還不如給我打個下手呢!還有挺多菜沒擇呢!”林雪嗔怪道。

“姐,不是我要鬧,是楚楚她太不聽話了。咱姐倆說話,她老插話!”林風解釋着。

“那你還不允許人家說話了,你也太霸道了!不是我說你!”林雪繼續責怪着弟弟。

“是啊是啊,姐你說的太對了,他這個人就是太霸道了。我每次都得讓着他。他還比我大呢?都不知道讓着我點兒。”楚楚委屈的說道。

“別聽她亂說,我就是看她比我小纔不和她計較呢!去去,幫姐擇菜去!我看回電視!”林風攆着女朋友。

楚楚一副不情願的樣子挪向廚房。

“楚楚用不着你,你還是歇着吧!我一個人忙過來了。剛纔那是和你們說笑話呢!”林雪上去要奪過楚楚手裏的盆。

“我來吧,我才懶得和他一起呆着呢!沒有共同語言。我在家裏也經常幫我媽媽幹活兒的!”楚楚麻利的擇着菜,洗着菜。

林雪也只好勉強答應了下來。

說實在的

她還是比較滿意楚楚這個女孩兒的。

晚上,一家人圍坐在桌子旁。

林雪和陳青還有林風和楚楚。

陳青一邊慢慢倒着酒,一邊說着話。

“小風,你們是不是快放假了?試考的怎麼樣?”他關心的問道。

“我還行吧,不能掛科,誰知道她了!”林風驕傲的說道。

“哦,張齊,喝茶,今晚上多虧你了。”

Previous article

衛姐盤問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