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一定是要封漠痛苦的。

風華頌現在懷疑著,當初蓬萊老者說的蘇婉往後命運再無他風華碩,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封漠。

所以風華頌會想方設法除掉封漠的。

即便是沒有辦法除掉,也要讓封漠他另娶別人。

月老只是敷衍的點了點頭,就在這個時候頌神殿的葉炎來了。

葉炎大聲的叫喊著:「頌神不好了,不好了。大地神已經是加神后請過來了,他們要去星宿神殿找小娘子對質呢。」

葉炎在風華頌面前還是喊公孫婉兒小娘子的。

這讓風華頌覺得十分的親切。就好像現在還是以前一樣。往昔的親切感和溫馨又涌到了風華頌的心頭來。

風華頌急忙是施展了神法,要去星宿神殿。

可是沒想到風華頌還是晚來了一步,公孫婉兒已經是被眾神圍在了中間。

雲夢瑤更是歇斯底里的問道:「你們說那一日是不是公孫婉兒推的我?」

旁邊的仙子們急忙是點了點頭說道:「當然是的。」

那天,她們確實是親眼所見,公孫婉兒將雲夢瑤推倒在地上的。

公孫婉兒覺得十分的無語,她還是悠閑地坐在自己的凳子上吃著蘋果。

這雲夢瑤怎麼每天都是要沒事找事啊?

她難道是吃飽了撐著沒事幹嗎?

即便是推她一把,那又怎樣呢?

雲夢瑤:「就是因為蘇婉推了我一把,我手中的孩兒才會飛了出去。我的孩兒一定是砸中了頭部,才會變得如此的痴傻。對就是她,就是蘇婉。」

公孫婉兒十分吃驚地扔下了自己手中的蘋果。

沒想到雲夢瑤也是要將這件事冤枉給自己。

皇叔在上我在下 神后十分嚴厲的問道:「不知道蘇神可有什麼話要說?」

公孫婉兒十分委屈的說道:「我想要說的是,這孩子是他自己扔出去的,而不是我推了她一把才飛出去的。」

神后冷冷的一笑說道:「虎毒不食子,更何況是神呢?這世界之中哪裡會有娘親將自己的兒子扔出去呢?」

公孫婉兒也覺得是這樣子的,畢竟虎毒不食子,天下的娘親怎麼可能會如此心狠的對待自己的兒子呢?

可是這世界上就是有雲夢瑤這樣心腸歹毒之人。

為了實現目的而不擇手段,包括利用自己的兒子。

哦哦,神帝也是這樣的!難道這傷害自己親生兒子就是神界一貫的作風嘛?

公孫婉兒當然是不肯認的。

她覺得自己沒有錯。

紅衣:「神后,不如讓神醫再來診斷一次。 鬥婚,步步驚情 看看是孩子頭部出現的問題,還是因為頌妃自己吃的藥物出現了問題?」

紅衣剛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

神后就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彷彿就是告訴她,你一個凡人,講什麼話。

就在這個時候,水神也接了上來。

水神:「難不成是頌妃不敢?」

雲夢瑤歇斯底里的抱著自己的孩子,大聲地喊道:「就是蘇婉乾的,你們不要再給她找借口了。她就是想要謀殺我的孩子,那一日這麼多仙子都是看見的。好呀,即便我孩子的痴傻並不是她乾的,但那一日她也確確實實是推了我,推了我手中的孩子。這一又怎麼算呢,神后?」

雲夢瑤現在已經是偷換概念,她就是想要看到蘇婉受到懲罰。

公孫婉兒:「我真的沒有。那孩子就是她自己扔出去的。我是冤枉的。」

「那一天就是蘇神推的頌妃。」

「對呀,我也看見了。」

「就是她,就是她。」

「神后一定要處罰她。」

這些仙子們已經是開始起鬨了。

紫淵劍他倒是想讓這個公孫婉兒吃一點苦頭,讓她知道做事千萬不能衝動。

最後,公孫婉兒被處罰了。

這謀殺神帝之孫,可是一件十分大的罪名。

公孫婉兒將被處以雷電之刑法。

風華頌本想勸阻,但是沒有辦法。

紅衣攔在公孫婉兒的前面,不想讓神兵將他帶走。

但是紅衣的力量實在是太弱小了。 即便是水神出來阻止,也沒有辦法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公孫婉兒只能是自認倒霉了。

也只能是怪自己過於衝動,衝動不僅使得自己淪落到了困難的境界,也是自己的親友替自己受了懲罰。

她在被帶走的那一刻,突然完全明白了紫淵劍說的話。

她應該學會忍耐。

一直的剛強並不是一件好事,而像蘇婉那樣,一直的隱忍也並不是一件好事。

這日,烏雲密布,天上的雷電閃爍不斷,發出了滋滋的聲響。

雷公電母已經是做好了懲罰蘇神的準備。

他們也沒有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還能處置守護神這麼大的神呀。

雷公電母,還算是好神,他們想手下留情一些。

但是雲夢瑤就不同意了,她親自吩咐到要雷公電母使用更大的手法,若是神法使用不夠的話,就為他們是問。

雷公電母也是沒有辦法,只能是將自己全部的神力都施加在這天上的雷電當中。

這要是一道雷劈在一個普通的神身上,便是要那個神痛不欲生啊。

更何況,這是千萬道雷劈。

風華頌也是替葉炎受過這雷電刑罰的。

他知道這道雷電劈下來的時候有多麼痛苦,就像是千萬隻小螞蟻在自己的骨頭裡不斷地撕咬著。

只要是一道雷劈下,就感覺整個骨頭都要斷裂了一樣。

感覺整個神經都受到了麻痹,這種麻痹令人痛不欲生,但是又沒有辦法說出口,即便是大聲的喊道痛,那又如何,這雷電也並不會停止,反而是越來越猛烈了。

風華頌十分心疼蘇婉,他害怕蘇婉受不了這雷電之行,而暈厥過去。

在那一瞬間,風華頌更是想替蘇婉求情的,但是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旦求情的話,神后、雲夢瑤、大地神就不會再相信他的了。

所以風華頌只是隱忍起來了。

公孫婉兒已經是被綁在了刑架之上了。

她冷冷的看著這周圍的神靈們,他們的臉上都是一副耀武揚威的樣子,這副醜惡的嘴臉讓公孫婉兒印象深刻,她緊緊地握緊了拳頭,一點點指甲嵌入了自己的手心當中,留下了深深紅色的印痕。

你擒我願 她心裡想的是:這些神你們都給我記住了,今日的仇我公孫婉兒一定會報。

待他日我真正成神的時候便是你們滅亡的時候。

紅衣想要衝到上頭去與公孫婉兒一起受罰,但是卻被水神給阻止了。

水神說道:「冷靜一點,即便你現在上去了,又能怎麼樣呢?」

水神緊緊地抱著紅衣,可是紅衣依然掙扎的。

在紅衣的心裡,她是捨不得公孫婉兒受到這麼大的苦難,她寧可自己粉身碎骨也要保公孫婉兒幸福健康。

而如今這些神卻如此對待她心尖上的人,紅衣又怎麼能忍受得了呢?

可是現在她只不過是一個防人而已,她根本沒有辦法與天斗,與命斗,與這些天神斗。

紅衣此刻的心裡已經是燃起了鬥志,可以說她在凡界的時候都沒有這麼恨過,如今到了這純潔的神界來,這心中的憤怒卻從心底湧上了心頭,佔據了她整個心臟。

這些神都要死,都該死。

即便紅衣知道現在的自己只是一個普通的凡人而已,但是她依然想要跟這些天神斗。

雖然現在還沒有辦法,但是紅衣一定是會想到辦法的。

此時,出現了一個藍衣的女子,她撲倒在地上,跪著。

這女子便是雲芙蓉了,雲芙蓉哭求著身後饒恕公孫婉兒。

「神后,蘇神一定不是有意的。」

「蘇神她心地如此的善良,她怎麼可能摔了孩子呢!」

「請神后原諒蘇神吧。」

這個時候的雲芙蓉十分的卑微,她就像是一隻哈巴狗一樣,被這些眾神圍觀著。

風華頌也覺得十分的震驚。

在他的印象當中,雲芙蓉是一個那麼高傲的神啊。

她怎麼可能會跪在這些神面前做這些事情呢?

按照雲芙蓉的個性,她更應該是想方設法來救公孫婉兒著。

這有點跟雲芙蓉平常的狀態很不一樣。

風華頌不禁開始懷疑雲芙蓉,她是否是別有用心呢?

站在一旁的雲夢瑤,也是第一次看到雲芙蓉如此的落魄,如此的低三下四。

沒想到她為了一個年少時的救命恩神,居然可以做出如此卑微的事情來,這樣雲夢瑤大吃了一驚。

不過這樣也好,雲夢瑤就是想看到雲芙蓉如此的卑微如此的低三下四,誰讓雲芙蓉平常那麼的高傲,如今也算是遇到了困境吧。

雲夢瑤的心裡很是得意,沒想到自己本來只是懲罰一下公孫婉兒罷了。

沒想到,卻也讓這個雲芙蓉如此的痛苦難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雲夢瑤越是看到雲芙蓉如此卑微的樣子,她的心裡就越高興。

公孫婉兒大聲的呼喊著:不要求他們。

公孫婉兒的眼眶當中已經是溢出了淚珠,眼角微紅。

她的心裡很是感動,沒想到雲芙蓉居然對自己如此的真心真意。

平時水神還叫要提防他。

如今這麼一看水神的擔心其實是多餘的吧。

站在一旁的水神就這樣靜靜的看著雲芙蓉表演著。

水神皺著眉頭,他看著地上的雲芙蓉正在使勁地跪拜著。

這種跟雲芙蓉平常的性格真的是天差地別呀,形成了兩個極端。

這個雲芙蓉又要搞什麼鬼,這樣又可以讓她得到什麼樣的好處呢?

在水神的心裡一直是對這個雲芙蓉有偏見的。

在這一刻水神都懷疑是不是自己疑心太重了,其實雲芙蓉就是想對公孫婉兒好呢?

燭神弱弱的待在一起,他甚至是想要把自己的臉用布蒙起來。

沒想到他一直心心念念扶持的公孫婉兒居然是如此的弱。

這往後還是要指望她,登上這九重天的天神之位呢。

如今看來這一切似乎並沒有那麼的順利吧。

燭神甚至是擔心公孫婉兒根本鬥不過神后,根本就鬥不過雲夢瑤。

燭神甚至是在想,他要不要趕緊重新找一個靠山呢?

雲夢瑤看著地上卑微的雲芙蓉,她發話:「這蘇婉要受的雷電,可是一萬道啊,不知道您是否真心是為了她呀,如果是的話,那不如您替她上一半的刑罰吧?」 這話一出來,眾神們都表示驚呆了。

這公孫婉兒那可是九重天天神的神體,她的身體勉強可以受得起這一萬道雷電。

可是這雲芙蓉是一個半妖半神啊,她的身體怎麼可能受得了呢。

即便是一千道雷電,她也是受不了的呀,如今是要讓她受5000道雷電自行,這不是想致雲芙蓉半身不遂嗎?

雲芙蓉抬頭看了看雲夢瑤,她早就猜到雲夢瑤會有如此歹毒的心思了,所以她早就是提前做好了準備。

知了愣了愣,自己不過是想他了來看看而已,順便蹭飯而已,踮起腳尖,拉著他的衣領,湊到他唇邊親了親,「乖,做飯去吧,我就是來玩玩的。」

Previous article

「我爺爺叫歐向懷。」歐雅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