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人道意識什麼來歷,我也不清楚,只聽說突然有一日,這人道意識就出現了,並且一出現,就和我們鬼怪是勢如水火的姿態。人族在發現依靠人道意識,自身武力能超凡入聖後,便全力支持人道意識,殺戮我等鬼怪。”

“因此,兩位夢魘鬼神相繼出世,以此抗衡尋常鬼神不可敵的人道意識。”

卓景寧沒想到這人道意識居然不是第二層世界的人族,孕育出來的,而是有一天突然出現,然後和此方世界的人族結合。

這讓他忍不住就想到了自己體內那團“鹹魚”,難不成這兩者的來歷差不多?

天鬼澤澤發現卓景寧眼神有所變化後,就沒有再開口。

卓景寧發現後,就說道:“這一點和我知道的不一樣,人族不是爲了反抗鬼怪奴役,才和鬼怪勢如水火的?”

“鬼怪奴役人族是不假,但也有完全依附我等鬼怪的,比如我的後人。這一類人族,已經是我等鬼神級在人間的化身,尋常鬼怪莫說加害,遇到了還得以禮相待,若是有麻煩了,四方鬼怪紛紛趕來相助,你說這樣的情況下,這些人族會放棄自身優厚待遇,反抗我等?”

天鬼澤澤搖了搖頭,停頓了下後,才接着說道:“人心不足蛇吞象,是因爲人道意識能賦予他們偉力,還能延長他們的壽命,甚至死後享受香火,得到人道意識的庇護,還能成爲鬼仙。”

“鬼仙?”卓景寧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稱呼。

這鬼也能成仙?

不過這仙,應該不是他想的那種仙,在性質上可能和紅塵仙差不多。

“這是此方世界人道意識弄出來的一種鬼東西,本質上來說,還是鬼怪,能具備鬼術,但卻傾向於人族,庇護祭祀他們的人族。”

這天鬼澤澤說着,目光不由變得有些深邃,“鬼仙這種東西,卓老弟你可別小瞧,我當初被罰,就是因爲這些鬼東西。據我被罰看守黑城的時候,我聽說人族那邊已經弄出了什麼天宮仙班,將鬼仙都給名列上去,享受整個人族的日夜供奉!”

卓景寧若有所思,他想到了遺世人。

這沒有失去鬼性前的遺世人,和這些鬼仙是何其相似?雖爲鬼怪,但卻一直在庇護人族。

但在失去鬼性,只剩下神性後,這遺世人不僅態度大變,更佈局試探卓景寧!

那一次送信,便是遺世人的試探。

想要借老狐狸之手,看看卓景寧的實力到底如何,是不是完全不可敵。只不過,人算不如天算,遺世人沒算到老狐狸作爲鬼神,慫得卻那麼快,完全不在意自己的鬼神臉面。

“我在第一層世界,也遇到這樣一個類似鬼仙的,自稱遺世人。”卓景寧知道自己不說點什麼,這個天鬼一定不會再說,於是沒有猶豫就把遺世人給賣了。

遺世人的試探,可能有惡意,也有可能惡意,但這都不要緊,反正卓景寧翻臉不認人慣了。

“遺世人?這不可能!”天鬼澤澤聽了卓景寧的話後,卻是反應很大。一臉的活見鬼一般,驚駭無比,甚至脫口而出否認卓景寧的話。

便是尋常鬼怪,都能輕易做到喜怒不形於色,更何況這鬼神級的天鬼?

只能說,卓景寧所講述的,讓這個天鬼的內心震動太大了!

“在此方世界,有兩位夢魘鬼神,其中一位,我等便尊稱其爲坐忘真君,而坐忘真君曾經有過的一個稱呼,便是這遺世人。”天鬼澤澤壓下內心的震動後,對卓景寧說了這樣一番話。

他說的如此詳細,也是爲了從卓景寧口打探到更多的信息。

畢竟卓景寧他是奈何不了的,若不然也不會在卓景寧提出互相交換所知信息的時候,點頭答應了。

卓景寧面色微微一變,然後他順着天鬼澤澤意思說道:“遺世人有鬼性和神性,在鬼性和神性兼具的時候,庇護人族,但不久前失去了鬼性……”

“鬼性?神性?”天鬼澤澤聞言,臉色卻是逐漸平靜了下來,然後在猶豫了下後,他如此說道:“早在數千年前,我還不是天鬼的時候,就聽聞坐忘真君出了點意外,具體怎麼樣我不清楚,不過自那以後,坐忘真君這個稱呼才傳開。在此之前,他都自稱遺世人來着。”

“澤澤兄的意思是……”

“我姓澤名澤,不是姓澤澤。”天鬼澤澤再次說道,他這會兒不直接略過了,而是說完這句話,就目光緊盯着卓景寧。

“好的,澤兄。”卓景寧一臉從善如流的樣子。

天鬼澤澤沉默片刻,然後繼續說道:“遺世人多半是坐忘真君出意外那次才誕生出來的,然後遺落在第一層世界的。”

“而那一次坐忘真君會出意外,依我看來,是人道意識在對坐忘真君下的手。甚至很有可能那次坐忘真君的意外,是人道意識的一次實驗。”

“因爲人族弄出來位列天庭仙班鬼仙,無一例外,都是鬼性和仙性具備。這所謂仙性,我想是和你所說的神性,本質上差不多,非人非鬼,似乎介於兩者之間,但又和兩者沒什麼關係。”

天鬼澤澤的語氣起伏很大,顯然他內心不像他表面這麼平靜。

畢竟這涉及到了一位夢魘鬼神。

卓景寧點了點頭,然後繼續和這天鬼交換信息,他隨之發現懲戒探索出來的信息,有些能連接起來,但是連接起來後所要表達出來的,和他認爲不一樣。

最終,卓景寧對這人神世界心中有數了,一個人神世界的大概輪廓出現在他腦海中。

開局一個金錢掛 人神世界,是聊齋世界的第二層。

但同時,卻也是第一層的影子。

之所以說是影子,是因爲第二層世界的大概構造,完全和第一層相仿,山川河流,基本一致。不過人族所擁有的國度,卻不再是第一層那般,分成了三個國度,還有其他一些地域。在這第二層聊齋世界,只有一個國度——清。

不過這個清廷,並非入侵形成,而是受到了第一層聊齋世界的影響所出現的。

人道意識求穩。

因此,當第一層聊齋世界當中那個地域最爲安穩,這第二層聊齋世界就會因此被改變。

元國如何卓景寧不清楚,但就以明面上來說,清廷和宋國作比較,這清廷所表現出來的,的確是要更加安穩一些。

儘管那是鬼神爲了發展族羣,獲取族位所弄出來的,但不可否認,確實是更加安穩一些。

清廷目前什麼樣子,天鬼澤澤則是不太清楚。

畢竟這個天鬼,已經被罰看守黑城好幾百年了,外界多少有些和他所知道的不太一樣。

接下來,卓景寧想要了解黑城,和如何回去,前者這個天鬼不肯說,後者這個天鬼直接告訴卓景寧他是回不去了,讓他死心吧!

還說他要是實在是掛念他的九尾天狐夫人,或許可以去一些狐妖出沒的地方找找,因爲對映的關係,或許他的那位夫人,在這一層世界也會有一個類似的存在,似是而非,不過具有機率性。

這讓卓景寧不由在意起來,然後按照這個天鬼說的,去開啓黑城的城門。

那扇城門,這個天鬼說這是防止他離開的,所以他無法打開,就算打開了也無法出去,卓景寧想要出去,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打開,或者試試看,那個縣太爺官印行不行。

“你知道官印的咒語,那麼等於你擁有黑城的一成權柄,或許那扇門會給你面子。”這是天鬼澤澤的原話。

不過等卓景寧到了城門口,試了下後,卻發現縣太爺的官印沒用。

城門紋絲不動。

看來這扇門沒給他面子。

通常不給卓老爺面子,都是死人。至於這門,當然是破門。

於是卓景寧釋放紅塵仙武道,一拳砸了上去。

轟!

……

站在府邸內沒有什麼動作的天鬼澤澤,聽到這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響,似乎被嚇了一跳,然後遠眺一眼,卻是臉上忽然露出怪異的笑容。

“縱使你不承認你是人王,看起來你也不是第一層聊齋世界的人王。但是你來了這第二層的人神世界,那麼你註定是人王。”

“那麼,沒準日後我等鬼怪,會要和和清廷皇帝聯手一番了。”

“那個時候,就是吾天鬼澤澤離開牢籠的時候!”

這個天鬼臉上,滿是譏諷之色。

人道眷顧人族,作爲人族的皇帝,自然備受眷顧。可是,那是在人王不出世的情況下。

人王出世,人道意識必然眷顧於人王。

這樣一來,作爲人族的皇帝,不光是無法享受到身份帶來的好處,甚至還要面臨被逼退位的處境。

拿起容易放下難,更何況是這幫天潢貴胄?可是從出生那一刻起,就凌駕在不知道多少人頭上,肆意享受,作威作福。若有一天,要叫這幫人放棄這些優厚待遇,拱手相讓,這幫人誰能忍?

www _ttκan _¢O

斷人財路,都如同殺人父母。

更何況這可不僅僅只是斷人財路。

等到人族的皇帝發現人道意識的眷顧減少,必將全力殺死這位“卓老爺”。

這無關立場和對錯!

只是你動了屬於我的利益,你就該死! 當塵埃落定,呼嘯的陰風間,黑城城門口只剩下一個巨大的窟窿。至於門,已經蕩然無存。

卓景寧回首,他不是在看那個天鬼,儘管他兩相處還算愉快,況且他現在也看不到。

他是在看這半座黑城的內部街道建築。

和第一層的那半座大概相仿。

“這東西還給你吧,看你的意思,也不想我再拿着。”卓景寧忽然從身上取出那一個縣太爺官印,然後扔了出去。

咣噹。

縣太爺官印落在黑城的街道上,發出一聲金屬般的碰撞。

因爲此地寂靜,這一聲的出現,格外清晰。忽的,這地方起了風,是陰風,呈現出一種灰黑色,這是一種不尋常的陰風。陰風吹卷,在街道上,看似緩慢,實則非常迅速的出現了一行字。

卓景寧看了一眼,不由臉上露出笑容:“這是投桃報李嗎?那麼我就不客氣的笑納了。”

陰風所書寫的字,是如何從聊齋世界的第二層回到第一層去。

不過卓景寧用不到這黑城告訴他的方法,有這個方法,卓景寧受到啓發,他忽然意識到,自己其實可以藉助懲戒的能力,去往真界,然後再返回聊齋世界的第一層。

至於這黑城告訴他的方法,太危險了。

恐怕除了夢魘鬼神能保證自己會安然無恙外,其他人用黑城的法子,基本上是有去無回,死無全屍。

黑城有自己的意識。

也早就在排斥卓景寧。

這一點,卓景寧心知肚明,若不然也不會選擇放棄這縣太爺的官印。

要不是拿這黑城沒辦法,卓景寧直接化身二哈給拆了這鬼地方。

轉身離去,卓景寧走了一陣,穿過一片灰濛濛的迷霧,就一下子見到了晴朗的天空。明晃晃的太陽高掛在天空中,灼熱的光芒穿透下來,似乎烤焦了地面,一股股熱浪從地面上升騰起來,讓卓景寧不由眯了眯眼。

等雙眼適應了這突然的刺目光亮,卓景寧站在原地,左右看了看,不知道自己是在哪兒,既然找到了怎麼回去的方法,那麼就不急着回去了,先四處看看。

況且他那種回去的方法,也並非沒有危險,如果可以的話,最好再增強幾分實力。

原本那天鬼澤澤,是一個很好的目標,只可惜這廝怎麼看都像是狡猾難纏,又是在黑城當中,卓景寧爲了避免自己客場作戰的被動,就壓下了動手的念頭。

卓景寧試着御空飛行,發現不能,但是可以讓自己藉助樹木枝丫,飛檐走壁一般快速前行,此方世界果然不愧是存在人道意識的地方,儘管沒有像紅塵仙世界那樣一般,但在這聊齋世界第二層,凡人的武力值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如夏侯、武虎那般的,放在此方世界,一聲怒吼,氣血澎湃之下,普通的鬼物,可能因此被一聲吼成重傷,倒黴一點的甚至會直接魂飛魄散。

更何況,此方世界不是武道世界。

是講究心境修行的世界。

和聊齋世界的第一層一樣,有佛道兩家,修行十八道年輪印記。此外還有一種卓景寧見識過,但在第一層世界幾乎沒有傳承者的修行方式——儒家。

養一口浩然之氣,至強者可成道德聖人。

儒家不修年輪印記,只修三大境:格物、知命、聖人。

一口浩然之氣如果能養到聖人境,便能做到“我有書半卷,筆落鬼神驚”。一言一行,都能叫妖魔鬼怪忌憚。

此外,還有香火鬼仙一道。

這是有功於清廷,然後死後受到清廷的追封。一旦得到清廷皇帝賜予一個上等的諡號,死後所享受的,那可就是一步登天的待遇!

飛入天庭,位列仙班。

這讓清廷無數人爲之趨之若鶩!

所以,爲了能在死後得到清廷皇帝賜予一個諡號,清廷的文臣武將,費盡心思討好清廷皇帝,哪怕爲此付出妻兒老小一家人的性命,也心甘情願!

有儒家傳播君君臣臣之道,有文臣武將甘願效死力,這清廷皇子的位子,坐的是穩如泰山,這江山是固若金湯。

哪裏出現了鬼怪,只要朝廷頒下命令,或者下屬衙門出了懸賞告示,立馬就有人前去撲殺那個地方的鬼怪。

這一過程,無疑是會死很多人,但是隻要有朝廷的追封,這些人都不怕死!

哪怕是一個範圍性的追封,只要提到了名字,就能死後當鬼仙。儘管這樣的鬼仙,是最低層次,一些心境修爲高的,或者是大儒能夠隨意使喚,如同奴僕,但也算是步入了“長生不老”的大門。

皇權天授!

此方世界,真正詮釋了這一句話。

人道意識眷顧之下,清廷皇帝享受至高無上的統治權。

無人可以反抗!

卓景寧走入了一座縣城,心中對比了下,和那個困在黑城中的天鬼說的大同小異,倒是相差不大。

看來這其中細微的差別,是這個天鬼被罰看守黑城的幾百年裏的變化。

“幾百年來的時間,變化居然如此細微……故步自封啊!”卓景寧微微搖頭,變化小,這對於他來說,是一件好事,至少在信息上面的誤差不會大。但這對於此方世界的人族,就絕對不是一件好事了!

幾百年來沒變化,至少卓景寧可以肯定一件事,那些鬼仙多半不會和一開始那般“純淨”了。

因爲這已經成了“死水”。

死水又怎麼能不發臭?

卓景寧原本是打算去找縣城裏頭的大戶的,無論如何,這些鄉紳總比普通百姓知道得多一些。只不過,當他聽到這座縣城的名字,是叫渠縣時,忍不住愣了一下。

這仔細看了一下,往昔的一些記憶隨之出現。

店鋪不同,街道不同,建築風格不同,但是縣城裏的那條河流位置,卻是差不多。

原本卓景寧還想打聽一下渠縣在哪兒,沒想到自己纔出來,這隨便找個最近有人煙的地方趕過來,就是他想要找的地方。

卓景寧想了想後,覺得這多半是那座黑城刻意爲之。

至於黑城怎麼知道的,像這種鬼東西,掌握一些特殊能耐,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更何況他不光是手持黑城縣衙的縣太爺官印,還在黑城頻繁進出好幾次,早被黑城盯上也並不意外。

小狐狸能掌握讀心鬼術,難道其他鬼怪就掌握不了這一類鬼術了嗎?

另外,如果不是黑城刻意爲之,就未免太巧合了!

雖說卓景寧對於聊齋世界第一層的渠縣附近地貌是不太清楚,但既然第二層和第一層是對映世界,就算不大幅度相同,可總不會連一絲給卓景寧的熟悉感都沒有吧?

他要不是打聽到這座縣城就是渠縣,恐怕都不會想起這地方就是他想要找的渠縣。

渠縣,是卓景寧一開始來到這個聊齋世界所在的縣城。

他來這個地方,是想看看,有沒有一個和自己類似的人,又或者還有沒有那一個叫“卓景寧”的秀才?

至於小狐狸,卓景寧不覺得會有類似的。

九尾天狐豈是那般容易就出現?

卓景寧信步前行,他已經忘記了自己當初所讀的書院是什麼,不過沒關係,渠縣這種小縣城,能有一座書院都是了不得的事情,所以很好找,也非常容易找。

一是因爲人盡皆知,二來則是隻有那麼一座書院。

很快的,卓景寧就找到了那座書院,不遠不近,幾百步的路程,入口處的門不大,也不阻止人進去。

畢竟書院裏頭,不是秀才老爺,就是大戶人家的少爺,哪個不長眼的蟊賊敢進來招惹?沒被抓到就算了,要是被抓到了,不是牢底坐穿,就是當了他人的替罪羊,送上邢臺,稀裏糊塗的就沒了腦袋。

卓景寧一身錦衣,氣勢不凡,有幾個守在門口的下人見了,便遠遠地拱了拱手,當做行禮。他們不認識卓景寧,但以他們各自在主人家中當差的經歷,看得出來卓景寧絕不是一般人,所以都搶着行禮,免得自己因爲失禮而被主人家責罰。

越是大戶人家,這規矩就越多。

不是大戶人家都喜歡這些繁文縟節,而是要用這些繁文縟節來彰顯出自己高人一等的身份!

這其實也是一種炫耀。

無時不刻,深入骨子裏的炫耀。

風芷想了想,乾脆將那餅子掰做兩半,然後將大的那一半遞給了自己的弟弟風若,“不餓也要吃,你還病着呢。”

Previous article

“你是那個組的?什麼名字?我怎麼從沒有見過你?”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