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二人對望一眼,都沒有做聲了。

“啊?”赤隊長莫名其妙的看着二人,問道:“你們倒是說啊?”

三肉道人看了一眼上官院長,確認他沒有開口的意思之後,開口道:“先不說魔晶比靈石還要奢侈,現在市面上能弄到最多最好的也就是三十級魔晶了吧,超出三十級的魔晶都是相當於元嬰修士層次的了,那可都是再突破一個層次就有了靈性的存在了,這些可都是獸族重點保護對象啊,更別說超出四十級的魔晶了,你是想跟整個獸族爲敵嗎?”

“啊?這些我都知道啊。”赤隊長茫然的摸了摸腦袋。

“……”上官院長和三肉道人又是對望了一眼,這回卻是默契轉身走到了露臺的另一邊。


“上官院長啊,此刻唐萱對於修仙界來說是彌足珍貴,但對於外域魔族和走狗倭國來講卻是一個心腹大患,我擔心唐萱的安全啊。”三肉道人有些擔心的說道。

“是呀,雖然停戰協議上寫明瞭萬年內雙方不會派出分神以上的高手出來行走,但這次事關重大,我怕他們會撕毀協議,或者暗地裏搞些小動作……”上官院長也是有些愁眉苦臉的,直嘆氣。

三肉拍了拍上官院長的肩頭,安慰道:“只希望倭國那邊不要太關注唐萱吧,畢竟她現在還只是靈陣師而已,他們倒不至於因爲一個靈陣師撕毀協議,這還不到萬年,我們沒有準備好,同樣他們也沒有準備好。我們多加防護之下應該不會出什麼差錯的,等成長到靈陣大師恐怕真正的危險就到來了。”

“但願如此吧。”上官院長又是嘆了口氣。 落月谷,內谷深處。

雖然已經天光大亮了,但是這裏雖說不算是谷內禁地吧,但也不是普通弟子能夠來的,是長老們的居所,可此時長老們都在火雲宗開會,所以這裏空無一人。

“萱姐,我真不明白,爲何選在落月谷內佈置聚靈陣,如果在火雲宗的話,司徒掌門……司徒師傅他不是會更開心一些嗎?”碧蓮嘟嘟着小嘴,單手託着下巴坐在距離唐萱不遠處看着唐萱佈陣。

“這裏勉強算是北地的中心地帶,在這裏佈陣的話,輻射的區域更大一些,反正整個北地都是火雲宗的勢力範圍,師傅他老人家不會在意這些的。”唐萱一邊煉化着道道陣符,一邊解釋道。也就是她唐萱能夠這麼三心二意的佈陣,如若換做他人,在佈置靈陣之時是不能受到任何外界的干擾的,只要有一道陣符出現差錯,就會前功盡棄。

“哦。”碧蓮好像懂了似的應了一聲,繼續無聊的坐着。

也許是唐萱這裏弄出的動靜太大了,終於,有着一隊隊的弟子向着這裏趕了過來,可是卻都在內谷的谷口,沒敢進入。

“什麼人在裏面?”一個築基弟子仗着人多,鼓足了勇氣站到衆弟子的前面向着谷內高聲喊道。

“喵了個咪的,你家少主在這裏給大家佈置聚靈陣,吵什麼吵?”化作金三胖模樣正在和寶寶玩追逐遊戲的丸子一個挪移來到了築基弟子的身前,不知道是因爲氣勢還是因爲胖的可以,把那築基弟子一下子嚇的跌坐在地上。

“啊?你……你是誰?”那築基弟子冷汗直流,這個胖女人給他的感覺很是危險,之前在長老和谷主身上都感受到過,不,即便是長老和谷主和這胖女人比起來恐怕都是望塵莫及。

築基弟子身後的衆弟子們也都是下意識的後退了數步,對於他們來講這個胖女人的氣場實在是太強了。

“敵襲!!快去叫長老們回來,不……快去通知火雲宗派強者來援。”

“喵了個咪?怎麼感覺有些耳熟呢?好像在哪裏聽到過呢。”

“糟了,她們可能是奔着長老們的財產來的,這可怎麼辦啊。”

砰!丸子變回了原狀,可如今的外形已經不是貓,而是老虎了,這些愚蠢的弟子們還是不認識它。

“哈哈哈哈!”寶寶很快也來到了這裏,指着丸子大笑道:“他們都不認得你了,看本座的。”

“這,這又是誰啊?”

“兩隻魔獸!!兩隻會說話的魔獸,不會是魔獸山脈的獸王吧?”

“啊!!兩隻獸王,快跑!”

轉眼間谷口的數百弟子一鬨而散。

“……”丸子和寶寶很無語的走了回去。

“怎麼回事兒?”碧蓮懶洋洋的坐在地上,根本就沒有起身,問道。

“是落月谷的那些弟子們,沒什麼事兒,居然連我都不認得了。”丸子搖了搖頭,繼續化身金三胖和寶寶玩耍了起來。

碧蓮看了眼丸子這模樣,皺了皺眉頭,心道,你變成這胖了吧唧的模樣,他們能認得你就見鬼了。

幾個時辰轉眼就過去了,這次唐萱所凝結的陣符比之前的更是多出了千枚,這也是她的極限了,要知道每多出一枚陣符,都會增加一絲失敗的可能。唐萱靈陣布好剛要離開之際,司徒掌門到了。

“哈哈哈哈,萱兒,你回到北地也不來看看爲師,要不是你弄出這麼大的動靜,我都不知道呢。”司徒掌門大笑着從谷口之處走了進來。

唐萱擦了擦額頭的汗珠,笑着迎了上去,說道:“哪裏的話啊,我這不是想先把正經事兒幹了,再回宗門看您老人家嘛。”

碧蓮也是從地上爬了起來,微笑着對司徒掌門擺了擺手。

司徒掌門微笑着對碧蓮點了點頭,示意她繼續坐她的。轉身看向唐萱,心情低落道:“看來看我不是正經事兒,唉!”

“你少來了,北地怎麼樣啊?沒什麼動盪吧?”唐萱乖巧的跑到司徒掌門身後,給他按着肩頭,對於司徒掌門,她還是很感激的。不管是不是因爲三肉道人的關照,在她和碧蓮剛剛來到這蜀天大陸,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下,司徒掌門給了她很好的庇護,在蜀國遇到危險的時候,也是司徒掌門挺身而出,幫她擺平。

“一切都好,內亂是不可能有,至於其他嘛,有着契約的制衡,其他幾地倒也不敢有什麼大動作,不過嘛……”司徒掌門忽然眉頭緊鎖,一臉的凝重之色。

“不過什麼?”唐萱看出了司徒掌門像是有什麼爲難之處。

“你在我北地佈置了這麼一個六級聚靈陣,雖然爲師知道你是爲了我北地好,但這恐怕會引起紛爭的,要知道這種規模的大陣,在蜀天大陸可是絕無僅有的……雖然這在其他大陸看來還不算什麼,你也知道我們蜀天大陸乃是貧瘠之地……”司徒掌門感受着磅礴的靈力氣息,就連他這個元嬰級別的高手都能夠受益匪淺,這怎能叫他不爲此擔憂呢。

“哈哈,就這事兒啊?那您可真是多慮了,不瞞您說,這六級聚靈陣我在中原的蜀天學院也布了一個,可惜兩日後我就要去魔獸山脈了,恐怕來不及去東島、西漠、北地佈陣了,那些地方蓮兒沒有記錄點,即使靠飛屋趕路恐怕也來不及。”唐萱剛剛有些擔憂的俏臉也是多雲轉晴了,她還以爲司徒掌門遇到了什麼連他都無法解決的難題了呢,看着面色有些緩和的司徒掌門繼續道:“放心吧,我會和上官院長他們打聲招呼,如果真有人撕毀協議過來爭奪,蜀天學院不會坐視不管的。”

“哈哈哈!好!真沒想到這短短的時間內,你能成長到讓爲師都望而卻步的地步,恐怕修爲上爲師都不是你的對手了吧?”司徒掌門真心的爲唐萱高興,沒有參雜着意思的不悅。

“哪裏哪裏,跟師傅比起來還是有一定距離的,哈哈!”唐萱笑着回道。

“對了,你剛剛說的魔獸山脈的事兒,我們火雲宗也會有人過去參與一下,當然了,只能是在外圍歷練歷練,到時候有趙長老帶弟子過去,如果你遇到了,還望照拂一二。”司徒掌門輕輕的拍了拍唐萱給他按着肩頭的雙手,轉過身來,很鄭重的看着唐萱,俯身施禮道。

“師傅,您這是幹嘛,見外了不是。”唐萱趕忙伸手扶起司徒掌門,正色道:“好歹我也是火雲宗的一員不是,火雲宗的事兒就是我的事兒,您和趙長老說,有事兒就給我傳訊。”說罷,拿出了火雲宗的令牌在司徒掌門眼前晃了一晃。

就在二人說笑間,谷外傳來了嘈雜的腳步聲和一些叫嚷聲。

“什麼狗屁獸王,獸王會來我落月谷,你都不動動腦子,蠢得可以啊。”

“來人,把這山谷給我圍起來,趁我們不在,想打我寶貝的主意”

“不對啊,王長老,我們北地怎麼突然靈氣這麼充裕了,而且源頭好像就在這山谷之中,莫非……”

“莫非是山谷中有靈脈?歹人是衝着靈脈而來?快快快,去火雲宗請司徒掌門過來。”

司徒掌門一臉黑線,這都是什麼蠢貨,身形一動,來到了谷外,目光冰冷的看着來人。

“啊!落月谷孫離見過宗主,您老人家……”這個自稱是孫離的人正是落月谷的二長老,見到司徒掌門後,馬上恭敬地躬身一禮。

“二長老,我還沒去請司徒掌門呢。”孫離身後的一名弟子疑道。

“你個蠢貨,還不拜見宗主大人。”孫離頭都沒敢擡起來,高聲對着身後弟子喝道。

“弟子拜見宗主大人。”衆弟子躬身齊道。

“好了好了,你隨我來,讓他們都散了吧。”司徒掌門隨意擺了擺手,對着孫離說罷轉身就進入谷內。

孫離有些忐忑的跟隨司徒掌門向谷內走去,雖然這是他的山谷,可此時卻像是來到什麼聖地一般。

“啊!見過兩位少主!”孫離看到了唐萱和碧蓮後差點沒跪在地上,一躬到地。雖然他知道宗主的厲害,可當時那場戰爭唐萱和碧蓮的手段他可是歷歷在目,而且唐萱和碧蓮這纔多大歲數啊。

“嗯,嗯,快快請起。”唐萱滿意的看了看眼前這個小老頭兒,她哪記得這人叫什麼啊,也沒有興趣問。

“孫離,你這見到我的徒弟怎麼比見到我還要親啊?”司徒掌門板起臉來看着孫離。

“哈哈,名師出高徒,名師出高徒嘛!!”孫離乾咳了一聲,小心的看着司徒掌門。

“行了你,叫你來呢,是想跟你說一下,萱兒在此處佈下了六級聚靈陣,這裏是聚靈陣的陣眼,你們今後好生看護,此處以後就爲我北地的禁地了,你可有意見?”司徒掌門眉頭微挑,不怒自威道。


“沒問題,沒問題。”孫離下意識的點頭應道,可接下來,突然回過味來,驚叫道:“什麼?少主會布聚靈陣?還是六級的?” 告別了司徒掌門,唐萱和碧蓮正在去往東島的路上。由於東島所處蜀天大陸偏東北處,所以她們先是傳送到了中原最北邊的蜀國,再有蜀國乘坐飛屋前往。之所以選擇再去東島,一來距離魔獸山脈開啓還有兩日時間,閒來無事,回去也是看碧蓮和王倩爭風吃醋,二來也確如司徒掌門所擔憂,六級聚靈陣如果只是北地有的話,怕是太扎眼了,所以她想在去魔獸山脈給東島也佈置一個。中原那個倒是無須擔心,有着中原的萬劍宗和地位超然的蜀天學院把持着,相信不會有那麼不長眼的人去找麻煩的。

“萱姐,現在覺得這飛屋速度有些慢了呢。”碧蓮端坐在駕駛艙內的一把舒適的椅子上,隨手撥弄着丸子的鈴鐺。

“不是飛屋速度慢了,而是我們如今修爲提升了,倒是不覺得這飛屋有多麼的快了。”唐萱右手按在加速凹槽上,正全力施爲,忽然一眼瞥見正躡手躡腳要往宴會廳溜走的寶寶,喊道:“你給我站住,這飛屋都多久沒升級了,現在手裏有大把的資源,你要往哪裏跑?”

“啊?飛屋使用時無法升級的,我沒跑,這不是有點餓了嘛,去後面拿點兒點心吃。”寶寶從宴會廳的門探出頭來,委屈道。

“行了,你去吧,吃貨!”唐萱一想也是,話說自己怎麼一聽有點心吃,居然也有些餓了,看地圖到東島快的話也要天黑才能到,隨手丟了些靈石在凹槽上。

“萱姐,你等等我。”碧蓮也站起身來拉着唐萱的手去了宴會廳。

…………

東島沿海區域,天剛擦黑。

唐萱二人閒來無事站在駕駛艙看着飛屋外的景色,星星點點的有着一些房屋亮着燭火。

“主人,這東島還真不簡單啊,我建議咱們別往裏面去了,我見這些花木都是按照五行八卦排列的,恐怕會迷路了。”丸子看着飛屋外密密麻麻的桃花樹,有些擔憂道。

“怕什麼?有蓮兒呢,不行我們就傳送回去就完了。”唐萱笑着說道。

“主人,我們這是來給他們送福利的,怎麼好像跟做賊似的,要不要抓個人來,讓他去給我們通報一下啊,讓島主過來迎接我們。”丸子撅着個小嘴,說話間就要拉開艙門出去。


“你給我停下……”唐萱喝住了丸子,繼續任飛屋向前飛去,眼睛看着地圖。

飛屋又是飛了半天,明明設置的是一路向東,可總是在原地轉圈圈一般,唐萱一臉黑線,這東島怎麼那麼像武俠小說裏的桃花島呢。

“行了,就這裏了,我們下飛屋。”唐萱看着地圖上當前所在,只是在東島西邊的邊緣,如果在這裏佈陣的話,只能把東島西邊全覆蓋,一半空間都在海里。心中唸叨着,海里就海里吧,誰讓你們是海島呢,還弄出這麼多奇怪的陣法。

丸子看着一臉鬱悶的唐萱想要說些什麼,可話都到嘴邊了,又收了回去。

唐萱先是收起了飛屋,之後就開始煉化陣符了,這對於已經佈置了兩個大型靈陣的她來說更爲輕鬆了。碧蓮依舊是坐在一旁看着唐萱,丸子和寶寶那倆二貨則是穿梭在花叢間,嬉鬧着。

三個時辰過後,隨着一聲轟鳴,聚靈陣已經佈置好了。

“蓮兒,我們走吧。”唐萱一把拉起坐在地上的碧蓮,碧蓮揹着雙手,傻笑着。

“你笑什麼?”唐萱狐疑道。

碧蓮突然從身後拿出一個桃花編制的花環戴在了唐萱的頭上,笑道:“萱姐你真美!”

“調皮!”唐萱伸手摸了摸頭上的花環,又嗅了嗅桃花的香味,輕撫着碧蓮的後腰道:“謝謝!”

“萱姐喜歡就好!”碧蓮就勢依偎在唐萱的懷中。

就在這時,桃花樹一陣陣的挪移,讓出了一條通道,從通道內走來了上百人,領頭的是一個身體強壯的中年男子,看起來倒是和那黃珊有着幾分相像。中年男子一手抓着化作金三胖模樣的丸子,一手抓着寶寶,此時丸子和寶寶已經失去了知覺,彷彿已經睡着了一樣。中年男子一出現就上下的打量着唐萱,又看了看碧蓮。

“唐萱?”中年男子開口道。

“你是?”唐萱皺眉道,她更關心的是中年男子手中的丸子和寶寶,她倒是沒敢造次,她察覺到這個中年男子身上有股恐怖的氣息,這是不亞於三肉道人的氣息,如果她沒猜錯的話,來人應該就是黃珊的父親,東島之主。

“我是黃珊的父親黃丹師,在蜀天學院我見過你,你的表現很是驚豔,比我那犬女可是強了許多。”自稱是黃丹師的中年男子自我介紹道。

“哦,原來是黃伯父。”唐萱很有禮貌的躬身一禮,看着黃丹師手中的丸子和寶寶,沒有再說話。

“哈哈,唐姑娘不要誤會,你的這兩隻寵物誤闖了我的陣法,只是昏睡了過去,十二個時辰過後自然會醒來的。”黃丹師笑着將丸子和寶寶給唐萱遞了過去。

唐萱很小心的接過了寶寶,丸子所化的金三胖她看着就覺得噁心,只是稍微接了一下就放在了地上。


“唐姑娘真是年輕有爲啊,居然能夠佈置聚靈陣,你大駕光臨也不讓人通報一聲,這靈陣佈置的位置好像有些……”黃丹師說着用手撓了撓頭,略顯靦腆,沒有繼續說下去。

“哈哈,您就湊合着用吧,我還有事,先行告退了。”唐萱哈哈一笑,她哪裏不知道黃丹師的企圖啊。雖然靈陣覆蓋範圍有限,但不代表出了靈陣覆蓋範圍外就完全無效了,散發出去的靈氣對於這修仙界還是有着很多好處的。

“沒有那麼急吧,天色已晚,你們現在回去的話大晚上的路上不安全,要不就在我島上小住一夜?”黃丹師笑着說道。

“黃伯父不要客氣,我們還有些事情,過段日子我一定再來叨擾,給您重新佈一個六級聚靈陣,只是……”唐萱抱拳一禮,就要告辭了。

黃丹師聽罷心頭一喜,可聽到唐萱好像話裏有話啊,轉念一想,笑道:“哈哈,你說的是資源是吧,靈陣消耗之巨我還是懂的,再說現在這靈陣根本就是有價無市,你黃伯父我還是有一些底蘊的,要多少你儘管開口。”

“哦,不多,三十級魔晶十萬,靈石百萬就可以了。”唐萱輕描淡寫的說道。

“啊?”黃丹師聽罷心中波濤洶涌啊,三十級魔晶十萬,靈石百萬,這……這可是他東島所有啊。

“怎麼?”唐萱奇道。



「竟然沒有聽說過冥帝?」

Previous article

「怎麼不能,你不是吃過了嗎?」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