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事情敗露的鄭奇和陳倫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出手就把薩默斯給綁了。薩默斯纔剛獲救沒有一個小時,就又落到了綁匪的手裏。好在有人發現了,要不然薩默斯已經被殺人滅口了。而且禍不單行,在鄭奇和陳倫挾持着薩默斯撤退的時候,三人無意中闖入了莫莉安的實驗室,打翻了一瓶保存着將普通人變爲殭屍的病毒,雖然鄭奇和陳倫以及薩默斯因爲及時撤走而沒有被感染,但是跟在他們後面的人卻遭了秧,一時間暗影古堡內大亂。也正是因爲這個原因,莫莉安纔不得不拋下白小樓,回到暗影古堡主持大局。

一回到古堡,莫莉安下的第一個命令就是捕殺感染了病毒人們。其中被寧平看到的那個廚師就是其中一個。要說起來,這個廚師也是倒黴催的,閒着沒事跟在準備營救薩默斯的人羣裏看熱鬧,結果就被傳染了。

寧平聽完俘虜的交待,看了一眼縮在一邊的廚師。廚師見狀急忙驚恐的叫道:“別,別殺我!”說着,廚師一個勁的往後縮。寧平見了於心不忍,抓着青雲劍劍柄的右手緩緩的鬆開。而就在這時,異變突起,一直畏畏縮縮的廚師突然兩眼雙光,口水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以和他的身體不相符的速度衝到了寧平的身邊,張嘴就咬中了寧平的左臂。

青雲劍出鞘!廚師斗大的腦袋和身體分了家,就這樣,還死死的咬着寧平的胳膊不放。寧平皺着眉頭將廚師的嘴捏開,隨手將廚師的腦袋扔到了一旁。這時,被寧平俘虜的幾個人中的一個幸災樂禍的對寧平叫道:“你完了,你完了,你被感染了。”

“閉嘴!”寧平低聲喝道。

爲了自己的性命考慮,俘虜們閉了嘴,但是他們看向寧平的眼神卻充滿了幸災樂禍,寧平原本還想要問這幾個俘虜一些問題,但是他現在卻改變了主意,收劍,扭頭走人。

幾個俘虜見寧平丟下他們不管,立刻便開始想辦法解開自己身上的繩索。只是還沒等他們解開繩索,古堡內突然就走出一大批殭屍。看到那批慢慢向他們走來的殭屍,幾個俘虜驚恐的瞪大了眼睛,失聲尖叫,直至最後無聲無息,成爲了那些殭屍的同類。

寧平回到了勇氣號,當韓宇聽完寧平的話,立刻二話不說的拉着寧平就往暗影古堡的方向走去。

“幹嘛去?”寧平問韓宇道。

“找莫莉安那傢伙要解藥去。”韓宇頭也不回的答道。

“我不去!”寧平停住腳步說道。

韓宇聞言回頭看了看寧平,咧嘴一笑後說道:“這可由不得你。你要是不去,我就不許你接近夢馨,而且我還告訴你,你想要娶我妹妹,等下輩子吧。”

“……那個莫莉安是我們的敵人,她怎麼可能會醫治我?我不想去自取其辱。”寧平一臉倔強的說道。

“笨蛋,你忘了我們手上有白小樓這個人質了。用這個白小樓換莫莉安醫治你的機會,趕緊走,我可不想你變成殭屍那樣的東西。”

聽完韓宇的解釋,寧平點點頭,隨着韓宇向暗影古堡走去,臨走之前還對韓夢馨說道:“夢馨你別擔心,我一會就回來。”

“趕緊走吧,誰擔心你了?”韓夢馨揮手說道。

帶着白小樓,韓宇和寧平來到暗影古堡。此刻的暗影古堡已經亂套了,在來的路上,韓宇已經出手解決了三波殭屍,但是現在暗影古堡的情況,卻被韓宇想象中的還要嚴重。隨處可見的殭屍在古堡內外遊蕩。

“也不知道莫莉安那娘們還活沒活着?”韓宇低聲嘀咕道。一旁的白小樓聞言答道:“這座古堡就算只剩下一個人,那個人也一定是莫莉安。”

“你知道莫莉安現在在哪?”韓宇隨即問道。

“不知道,不過大致可以猜到。現在古堡已經失去控制,殭屍橫行,但是唯獨有一個地方,殭屍們進不去。”

“什麼地方?”韓宇追問道。

“先給我鬆綁。”白小樓趁機提條件道。

韓宇依言給白小樓鬆了綁,白小樓活動了一下手腳,開口對韓宇說道:“在古堡的地下第二層,有着莫莉安專門培育的兇暴植物,有那些植物在,殭屍很難通過。看現在的情形,殭屍應該已經佔據了古堡的上層,而且很有可能已經佔領了地下一層,生產殭屍的工廠,莫莉安和古堡內的倖存者現在應該都已經退到了地下第三層。”

“……這個古堡在地下有幾層?”韓宇隨口問道。

白小樓聳聳肩答道:“這我可不能告訴你。你不是想要找莫莉安爲你的同伴進行治療嗎?那我勸你最好抓緊時間,因爲我也不清楚你的同伴會在什麼時候發作,變成你討厭的殭屍。”

得到白小樓的提醒,韓宇看着白小樓問道:“那你現在又什麼打算?”

“……我說我要離開這裏,你能讓我離開嗎?”白小樓看着韓宇問道。

韓宇立刻答道:“休想!能不能讓莫莉安答應醫治我的同伴還指望你呢。”

“那你問我這個問題不是多此一舉嘛。走吧,讓我們暫時聯手,找到莫莉安再說別的吧。畢竟莫莉安是組織很重視的人才,讓她出了意外的話,對組織來說是一個莫大的損失。”

聽了白小樓的話,韓宇沒有矯情,站在前面打頭陣,寧平和白小樓跟在後面撿漏,三個人如同一個箭頭一樣,直接插進了古堡。

在這裏,就看出韓宇的厲害了,火焰燒盡一切,但凡靠近韓宇三人的殭屍,全被韓宇一把火燒成一堆黑炭。一路無驚無險的來到地下第二層。

一片狼藉,各種強悍的植物已經不復以前的強悍,全都萎靡不振的趴在地上,彷彿失去了生機,當然和它們相伴的還有許多的殭屍,那些殭屍被枝葉緊緊纏繞,猶自活動個不停。

韓宇三人見狀放緩腳步,想要通過這片殭屍叢林。只是讓韓宇等人沒想到的是,當韓宇三人靠近叢林的時候,原本趴在地上跟枯萎了沒什麼區別的兇暴植物突然全像是甦醒了一般,揮舞着粗壯的枝葉就被韓宇三人打了過來。

“這些植物不會也被傳染了吧?”韓宇一邊後退一邊問白小樓道。

同樣在後退的白小樓聞言答道:“有可能,你沒感覺出這些植物的身體四周都瀰漫着一股死氣嗎?”

“你這麼一說還真是這麼回事。既然這樣,那我就不用客氣了。”說着,韓宇深吸一口氣,猛地向伸過來的一根枝蔓吐出一口火,伸過來的枝蔓剎那間便點燃了,枝蔓的主人發出一聲聲的慘叫,縮了回去。但是一根縮回去了,卻又來了更多的枝蔓。

韓宇毫不畏懼,嘴裏一邊噴着火,手上動作也不聽,火海、火牆,但凡是可以大面積燒傷的招數都使了出來。

植物即便在強悍,也需要有水的支撐,在韓宇的火焰連續烘烤下,地下第二層的植物大多數都已經變得脆而易折,沒有了先前的威力。而被殭屍感染了的植物卻絲毫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依然拼命的向着韓宇拍打。其結果自然是自己折了,韓宇嘛事沒有。白小樓神色複雜的看着韓宇的背影,心裏很矛盾。按說韓宇不願意加入組織,又和自己爲敵,白小樓的心裏應該是恨着韓宇纔對。但是在白小樓的心裏,卻並沒有太多的恨,更多的是感到惋惜。韓宇不加入組織,那遲早還是會和組織再次交鋒,到時候自己還是要和韓宇一決勝負。

“喂,不要亂來啊。”寧平發現了白小樓的異常,低聲提醒白小樓道。白小樓看了寧平一眼,心中暗道:“又是一個難對付的。”不過口中卻答道:“你還是擔心一下你自己吧。”

寧平聞言一笑,反問道:“我有什麼好擔心的?”

“……難道你就不怕變成殭屍?”白小樓好奇的問道。

“不怕,韓宇會救我的。”

聽到這話,白小樓不由得一愣,看着寧平一臉堅信的模樣,心裏忽然冒出一絲羨慕,能夠全心全意的信任一個人,這也是一種幸福。

“走吧,不要掉隊了。”寧平提醒白小樓道。

白小樓知道寧平不是關心自己是不是會掉隊,而是擔心自己會趁這個機會逃走。只是想想看,現在整個古堡裏,就韓宇的身邊最安全,白小樓又怎麼可能會逃走。白小樓沒有點破寧平話裏的意思,順從的點點頭,跟上了韓宇。寧平見狀也跟在白小樓的背後,防備着白小樓可能會做出的不理智的事情。

事實證明,寧平多慮了,白小樓沒有暗算韓宇,只是靜靜的跟着韓宇來到了地下第三層。

“等等……”走在最前面的韓宇突然擺手示意大家停下,自己豎起耳朵聽了聽後,指着一個方向說道:“那裏有打鬥聲,我們去那邊看看。”說完不等白小樓和寧平說話,當先向着發出聲音的方向衝了過去。寧平和白小樓見狀也只能加快腳步,追上韓宇。

一行三人沒用一會的工夫,就來到了發生打鬥的地方。一看打鬥中的人,白小樓失聲叫道:“莫莉安。”

“在哪?”韓宇隨即問道。

“那!”白小樓伸手一指,韓宇看了看,對寧平和白小樓說道:“照顧好自己,還有,離我遠點。”說着,韓宇渾身冒火的衝進了殭屍羣。

此刻的地下第三層,一大撥殭屍圍着中間還剩下幾個人的小圈子瘋狂的進攻。雖然莫莉安和鄭奇、陳倫等人很努力,但是殭屍的攻擊太過猛烈,眼看着堅持到現在的人就要堅持不下去了。

就在這時,包圍圈的外圍突然傳來一聲聲爆炸,就見不斷的有殭屍飛到半空中,隨後又重重的摔在地上,渾身冒火。而且那火焰就如同會傳染一下,一個點着,那就會燎上一大片。不一會的工夫,被包圍在中間的人看到了一條通路。那是生命的通路,不等莫莉安等人行動,就聽打開通路的人對着莫莉安喊道:“別發愣了,老孃們,趕緊跟我衝出去。”

在無死星,敢喊自己娘們的只有那個韓宇。莫莉安一聽就知道救了自己這些人的是誰。只是現在不是她和韓宇計較的時候,一聽韓宇說這話,裂開二話不說,扶起待在自己身邊,兩腿發軟的薩默斯,邁步就跟着韓宇準備衝出殭屍的包圍圈。倖存的陳倫、鄭奇等人見狀也連忙跟在了後面。

等到所有幸存者都出來以後,韓宇衝着地下第三層的殭屍發動了最後的攻擊,一具具渾身冒火的殭屍倒在了地上,抽搐,失去行動的能力。

“我不需要你道謝,救你是爲了讓你救我的同伴,你要是願意,我可以放了白小樓。”韓宇不等莫莉安開口,直接便對莫莉安說明了來意。

弄清楚韓宇來意的莫莉安點點頭,這個條件倒是可以接受,畢竟說起來韓宇是他們這些倖存者的救命恩人。

“你的條件我可以接受,但是我的研究實驗室被殭屍佔領了,想要製作出血清需要去我的研究實驗室。”莫莉安看着韓宇說出了自己的困難。韓宇點點頭,開口說道:“這個問題很好解決,反正這裏你們也呆不下去了,我可以護着你去你的研究實驗室。”

“那你能不能出手將這些殭屍全部解決?”莫莉安趁機提條件道。

“……自己拉的屎,自己找紙擦。”韓宇搖頭答道。

話粗理不粗,莫莉安提這個條件的時候就想到了會有這種可能,所以韓宇的回答並沒有讓莫莉安感到什麼不愉快。

兩邊談好了條件,接下來就是護送着莫莉安去她的實驗室製造可以消滅殭屍病毒的血清。不過另外一些倖存者,這些人要怎麼處理?經過這場殭屍暴動,陳旭和劉一虎都已經戰死,鄭奇陳倫的手下也大多數都已經被殺,眼下站在韓宇面前的這些人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如果丟下他們不管,那他們遲早會被殭屍們給幹掉。

“一起走吧,現在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有什麼仇恨,等渡過了這次難關以後再說吧。”韓宇嘆了口氣,對看着自己的衆人提議道。

因爲力量,韓宇成爲了這支臨時拼湊的小隊的領隊,他的話得到了衆人的認同。就算是要拼個你死我活,也等渡過了這次危機再說,總不能拼到最後,便宜了那些活死人不是。

意見一統一,衆人當即決定離開。不料還沒等衆人行動,一直被當做重點保護對象的薩默斯突然暴起,猛地抓住了鄭奇的胳膊,撲上去就是一口。鄭奇疼得大叫一聲,使勁推開薩默斯,被薩默斯咬下了一大片血肉。

“不要過去!”韓宇一把拉住想要去扶薩默斯的莫莉安道。

“你放開我!”莫莉安一邊掙扎一邊叫道。

“混賬!你看看那傢伙的眼睛!”韓宇怒聲喝道。

被韓宇一聲呵斥,莫莉安不由一愣,隨即看向薩默斯的眼睛,心裏頓時一涼。薩默斯的雙眼空洞無神,泛着淡淡的紅光,而且更讓人感到恐懼的是,他的嘴正在大嚼剛剛從鄭奇胳膊上咬下來的那團血肉,一絲絲血沫從嘴邊流出來,看上去無比的猙獰恐怖。

“怎,怎麼會這樣?”莫莉安喃喃自語道,要不是韓宇扶着,此刻她已經癱在了地上。千防萬防,沒想到最後薩默斯還是被感染了。莫莉安知道,自己完了,即便自己對組織再重要,如果薩默斯死在這裏,那自己依舊會被組織處以極刑!

“先別忙着灰心,那傢伙還有救嗎?”韓宇見狀急忙問莫莉安道。

彷彿聽到了天籟一般,莫莉安原本已經絕望的雙眼突然就恢復了一些神采,盯着韓宇連聲說道:“有,有,只要給他注入血清,那就可以讓他恢復原樣。”

聲音說得很大,不知道莫莉安是在說給別人聽,還是在說給自己聽。不過韓宇不關心這個,聞言點頭說道:“那好,那你一會需要準備三支血清,至於現在,交給我。”說着,韓宇十指張開,十道由火焰組成的鎖鏈向着薩默斯飄了過去。正在向殭屍變化的薩默斯沒有反抗的就被火焰鎖鏈綁了起來,同時被綁的還有鄭奇。不過鄭奇也知道自己此時的情況,對於被綁,倒也沒有怨言。

完成了這一切,韓宇看着莫莉安說道:“走吧,接下來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莫莉安所說的研究室在地上第一層,和地下第一層的殭屍工廠很接近,方便莫莉安隨時拿取實驗材料。但也正是因爲這樣,此時的研究實驗室的殭屍是數量最多的地方,而且讓莫莉安感到擔心的是她保存在實驗室內的一具發生變異的殭屍,萬一被那些毛手毛腳的殭屍給放了出來,那她們現在最好還是選擇跑路的好。當初爲了抓住那隻變異的殭屍,組織裏可是付出了數十條人命,這數十條人命可不是普通人的性命,而是個個精英分子。由此也可以看出,這隻變異的殭屍的可怕。好在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那隻殭屍那沒有被放出來。

不想節外生枝的莫莉安沒有把這件事告訴韓宇,跟着韓宇,一行人來到了莫莉安的實驗室。果然就像衆人預料的那樣,實驗室內聚滿了殭屍,正在不斷的吞噬實驗室內的實驗材料。因爲擔心會弄壞實驗室內的設備,韓宇也只能一隻一隻的消滅,可這樣下去,要消滅到什麼時候,而且被攻擊的殭屍也不會老老實實的站在原地不動,萬一要是引發了火災……

想到這裏,韓宇計上心來,既然不方便在這裏動手,那就想辦法把這些殭屍給引出實驗室。韓宇先是讓衆人退到一個角落,隨後向着地上第一層的大廳扔出了一個火球,巨大的爆炸聲響讓失去了視覺的殭屍們立刻停止了手上的動作,在經過短暫的停頓以後,實驗室內的殭屍蜂擁向大廳。

看着滾滾而去的殭屍流,躲在角落的莫莉安等人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讓自己發出哪怕一丁點的聲音。

“好了,你趕緊去製作血清,剩下的人和我守住門口,別讓那些殭屍上來搗亂。”說着,韓宇分配完衆人的任務,站在了實驗室的門口。

莫莉安也不猶豫,簡單了整理了一下實驗室以後就開始忙碌了起來。三支血清,說起來容易,但是製作起來卻很麻煩。必須用最快的時間制好血清,否則一旦薩默斯死掉,那莫莉安就真的玩完了。事關自己的未來,莫莉安顧不上耍心眼,全心全意的投入了製作血清的工作中。

在大廳遊蕩了一會的殭屍沒有找到攻擊的目標,便開始回頭想着實驗室走去,也不知他們爲什麼那麼執着,非要待在實驗室裏。

韓宇知道這個時候不是退讓的時候,不得不打起精神,釋放出一道道火牆阻止着殭屍前進的腳步。而被襲擊的殭屍就如同被打了雞血一般,即便雙腿被燒斷了,依然堅持着用雙手爬行,一副誓要死在實驗室裏的架勢。

好在韓宇的火牆連布多道,殭屍們暫時還攻不過來。陳倫等人此時也沒閒着,幫着韓宇一邊抵禦殭屍的進攻,一邊警戒着四周,防止殭屍突然出旁邊冒出來。

被火焰鎖鏈捆住的薩默斯原本很安靜,但是在殭屍發動攻擊以後就突然變得很狂暴,好在他已經被誒捆住,嘴巴也被東西堵住,暫時還在陳倫等人的控制之下。看着發狂的薩默斯,鄭奇的額頭冒出了冷汗,腦子裏不斷的幻想如果自己也變成殭屍,會不會和眼前的薩默斯一個樣。

“陳倫,如果我也變成殭屍了,你一定要親手幹掉我,我絕對不想變得和這傢伙一樣。”鄭奇看着陳倫,一字一句的說道。

陳倫鼻子一酸,微笑着安慰道:“不要瞎說,你不會有事的。”

“呵呵……你不要安慰我,我是認真的。”鄭奇強擠出一絲笑容,笑着對陳倫說道。

就在這時,韓宇開口對陳倫和鄭奇叫道:“嘿~你們兩個,有時間打情罵俏,倒不如過來幫我忙。”

鄭奇和陳倫的臉色好一陣尷尬,齊齊怒視着韓宇喝道:“閉嘴!會說話嗎?”

“且~不就是基情嘛,我早有耳聞了。”韓宇不屑的答道。

鄭奇和陳倫齊齊翻了個白眼,決定不和韓宇鬥嘴,這傢伙的嘴巴太損,和他鬥嘴純屬找虐。

沒有了對手的韓宇也不再繼續挑釁鄭奇和陳倫,轉而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了殭屍的身上。實驗室裏肯定藏着什麼,否則這些殭屍不會這樣不計後果的攻擊。

“白小樓,你去實驗室裏看看,我總感覺不太對勁。”韓宇大聲對白小樓喊道。

精通幻術的白小樓點點頭,對於此刻的白小樓來說,他就是個累贅。精通的幻術對殭屍絲毫作用都不起,而天生孱弱的身體又抵擋不住殭屍的進攻,聽到韓宇的吩咐,白小樓順從的點點頭,轉身走進了實驗室。

一進實驗室,就見莫莉安正在小心翼翼的將製成的血清收集到針筒裏,旁邊擺放着兩支已經制成的血清。一聽門口傳來動靜,莫莉安連忙回頭看去,見是白小樓,頓時鬆了口氣,隨即嗔怪的說道:“進來不知道說一聲啊?”

白小樓沒有在意,緊走兩步來到莫莉安的身邊,低聲問道:“製成了嗎?”

“諾,不都在這嗎?……你不會是又有什麼鬼主意了吧?”莫莉安狐疑的看着白小樓問道。

白小樓聞言掩飾的說道:“哪能呀?我還沒有那麼不識好歹。”

莫莉安見狀嘆了口氣,輕聲說道:“那就好。小樓,現在不是耍陰謀詭計的時候,如果沒有那個韓宇的幫助,我們恐怕很難活着離開這裏。”

“我知道,我可以向你保證,我絕對沒有想什麼壞心眼,事情的輕重緩急我還是分得清的。”白小樓聞言連忙向莫莉安保證道。

“那麼,你進來做什麼?”莫莉安隨即問道。

“韓宇說這個實驗室裏可能藏着什麼東西,讓我進來看看。”

“瞎說,我這裏能藏什麼?要是真有什麼東西,我進來這麼長時間,這麼一直沒有遇到。”莫莉安搖頭表示不信的說道。

白小樓附和的說道:“我也覺得不太可能。只是我的能力對那些殭屍沒用,肉搏也不是那些殭屍的對手,所以我現在就跟個廢物似地,一無是處。”

“話不能這麼說,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來,幫我把這兩支做好的血清送去外面,先給薩默斯打一支試試效果。”

話剛說到這裏,就聽屋外傳來陳倫的大叫,“鄭奇,堅持不住,不要放棄!”聽到這裏,莫莉安繼續說道:“另一支給那個鄭奇吧。反正我這裏快要完成第三支血清了,讓那個寧平再稍微等一下。”

白小樓沒有反對,伸手端起桌上的托盤,轉身走到了門外。就見鄭奇正在逐漸的屍變,陳倫被人攔住,想要過來卻過不來。

“陳倫,過來拿一支給鄭奇注射,我去給薩默斯進行注射。”白小樓喊了一聲,隨後對寧平說道:“你的那支還請再等一會,莫莉安馬上就要製作完成了。”

寧平聞言點點頭,沒有表示反對。畢竟救人要緊,只有兩支血清,當然是先救必須要救的人,而自己,沒聽白小樓說莫莉安已經快要完成第三支血清了嘛。

正在釋放火牆阻攔殭屍的韓宇聽了白小樓的話以後有心反駁,但見當事人寧平都點頭了,他又不好在這個時候再說什麼,只能無奈的嘀咕了兩聲以後就繼續把注意力放在蜂擁而來的殭屍身上。

血清很有作用,在衆人的幫助下,陳倫將手裏的血清注入了鄭奇的身體,沒一會的功夫,剛纔還在瘋狂掙扎的鄭奇漸漸的安靜了下來,陷入了沉睡狀態。而薩默斯則有點麻煩,雖然也安靜了下來,但是外貌卻沒有太大的變化,看上去他的治療效果明顯沒有鄭奇的治療效果要好。白小樓的心裏咯噔一下,萬一眼前的薩默斯要是留下了什麼後遺症,那莫莉安和自己同樣會受到組織的嚴懲。

正想着如何是好的時候,猛然就聽實驗室裏傳來一陣響動,白小樓剛想去實驗室看看,寧平先他一步,衝進了實驗室,白小樓緊隨其後。一進實驗室,白小樓頓時大吃一驚。就見莫莉安被人掐着脖子,懸在了空中。雖然莫莉安的雙腿一個勁的亂蹬,但是白小樓相信,莫莉安窒息只是早晚的事情。

救人要緊!

寧平和白小樓幾乎同時發動,當白小樓發現對方不受自己的幻術干擾的時候,急忙提醒衝上前的寧平道:“小心,對方是殭屍!”話音剛落,就見原本衝上前的寧平倒飛了回來,白小樓急忙伸手接住,巨大的力道將白小樓連同寧平一起給打飛出了門。正在阻攔殭屍的韓宇見狀大驚,連忙衝着殭屍釋放出數道火牆,隨後轉身衝到寧平的身邊,一邊替寧平檢查傷勢,一邊急聲問寧平發生了什麼事。

寧平穩定了一下心神,從地上坐起來,低聲對韓宇說道:“實驗室裏有一個殭屍,把莫莉安給抓住了。”

韓宇一定這話就急了,能夠醫治寧平體內殭屍病毒的血清還在莫莉安的手裏,莫莉安這個時候可不能死。

“你們立刻衝出去,向南走,那裏有勇氣號在等着你們,快走!寧平,你帶着他們走!”韓宇當機立斷的對衆人說道。

“那你呢?”寧平急忙拉住韓宇的胳膊問道。

“我要去把屬於你的血清搶回來。”韓宇甩開寧平的手,衝進了實驗室。臨走之前,韓宇衝着攔路的殭屍放出了一個大火球,爲衆人打開了一道暫時沒有殭屍阻攔的逃生路,直達大門口。

一進實驗室,那個抓住莫莉安的殭屍還沒有離開,而莫莉安則是生死不知的掛在他的手裏。一見韓宇進來,那殭屍二話不說,立刻就將手裏的莫莉安當武器一樣的衝着韓宇扔了過來。韓宇伸手接住,心裏暗叫一聲:“好大的力氣。”

簡單的檢查了一下莫莉安,發現莫莉安只是昏迷,還有得救。韓宇立刻就將莫莉安扔給門外的白小樓等人,讓白小樓等人先行離開,隨後看着殭屍說道:“血清在哪裏?”

“你是說這個嗎?”殭屍看了韓宇一眼,一臉戲謔的問道。

“沒錯,把它交給我。”韓宇點頭答道。

“嘿嘿……有本事就來拿吧。”殭屍咧嘴一笑,出乎韓宇意料,一口吞掉了裝着血清的針筒,看着韓宇說道。

韓宇見狀大怒,當即衝向了殭屍。渾然沒有在意眼前這個殭屍和之前那些殭屍的不同。而挑釁韓宇的殭屍也不含糊,見韓宇直奔自己衝了過來,也立刻起身迎着韓宇衝了上來。

“砰~”的一聲巨響,韓宇倒飛了出去。力量上的交鋒,韓宇輸了個一乾二淨。倒飛的韓宇撞破了古堡的牆壁,飛到了外面。而得手的殭屍則不慌不忙的活動了一下身體,跟着也跳了出去,來到了失利的韓宇面前。

“力氣不小!”受挫的韓宇頭腦彷彿冷靜了一點,看着殭屍沉聲說道。

“那當然,我是殭屍嘛。”殭屍微微一愣,旋即笑着說道。

“殭屍?可你和變得殭屍好像有點不一樣啊。”

殭屍聞言笑了笑,對韓宇說道:“呵呵……你不用套我的底細,我直接告訴你好了。我是殭屍,而且還是殭屍中的王者,這裏的殭屍,都歸我管。我這樣的回答,你滿意了嗎?”

“你是屍王?”韓宇問道。

“不,我是更加高級的存在,我是屍皇。”殭屍微笑着答道。

“屍皇?別逗了,如果你是屍皇,那莫莉安早就派你來對付我了,怎麼可能把你雪藏?”韓宇不相信的說道。

聽到韓宇的話,殭屍輕輕搖了搖頭,對韓宇說道:“不是那個莫莉安不想要派我對付你們,而是我拒絕了她的命令。不過仔細想想,從我有意識以來,我好像一直都在拒絕她的命令。”

“……你是什麼時候有意識的?”韓宇好奇的問道。

殭屍看了看韓宇,沒有回答,反而問韓宇道:“我爲什麼要告訴你?”

韓宇聞言一愣,隨即點頭說道:“你說得對,你的確沒有義務要告訴我。我的朋友中了殭屍病毒,我需要血清救他,而你卻把那支血清給吞進了肚裏。現在,交出來!”

“……你是在威脅我嗎?被我吃進肚的東西,我從來不會主動交出來。”殭屍輕蔑的看了韓宇一眼,緩緩的答道。

“如果這樣,那我就只好自己動手拿了。” 別叫我歌神 韓宇上前一步,一字一句的盯着殭屍說道。

殭屍微微一笑,開口說道:“剛纔比力量你已經輸了,難道你還想要和我比試速度?那我要告訴你,你輸定了!”話音剛落,殭屍消失在韓宇的眼前,韓宇立刻火柱釋放,讓出現在韓宇背後的殭屍無功而返。

“光憑這招可打不贏我,更何況我根本就不怕火。”殭屍看着韓宇,慢慢的說道。

韓宇沒有說話,身體微微下蹲,做好了攻擊了準備。殭屍一見咧嘴一笑,看着韓宇說道:“我給自己起名將皇,記住了,免得你死了以後連自己被誰殺了都不知道。”

“我叫韓宇。”韓宇說出自己名字的同時,直奔將皇衝了過去。

※※※

當寧平帶着白小樓等人擺脫殭屍的追擊,來到勇氣號附近的時候,勇氣號內的林珂等人被突然到來的這些人給嚇了一跳,不過一見對方如此狼狽,又看到了寧平,林珂當機立斷,將白小樓等人放進了勇氣號,當然必要的防範還是需要的,白小樓等人被關了起來。

白小樓等人也理解林珂等人的做法,畢竟是處在敵對的關係,有防範是應該的,都老實的待在關押自己的房間裏,平復自己劫後餘生的激動心情,努力的恢復着各自的體力。

“你說什麼?你竟然丟下我哥自己跑回來了?”韓夢馨聽完寧平的講述,當即急道。寧平無奈的苦笑一聲,“我也想要留下,但是韓宇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讓我回來,那我也只能先回來通知你們一聲了。”

孫兒在陛下那邊試探過,王家如果沒有其他的事,這次應該還是能過關的。

Previous article

屠魔人感嘆一聲,難掩艷羨之情:「難得她們三個相處的這般融洽啊。」轉而,他看見了錦瑟。毫無疑問,錦瑟與她們頗有淵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