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事實上,紅淚之所以表現得很有耐心,是因為紅淚以前聽其爹說過身法在所有武技之中是最講究的武技,所以越是厲害的身法學起來越難,所以只要想想林玄仲使用身法時的厲害,紅淚現在還很有耐心。

而在林玄仲教紅淚步法期間,遠處有很多人注意到兩人,但是並沒有人過來打擾,所以一直都是兩個人在一起,這也避免了許多意外的麻煩。

不知不覺已經到中午,許多人已經停止練功回去幫忙做飯,林玄仲和紅淚在繼續一段時間后同樣回去吃飯。

同早上一樣,林玄仲還沒吃好,紅淚又找了過來,不管其他拉著林玄仲就走,結果林玄仲無奈拿著一大塊肉急急忙忙地跟著紅淚離開。

「清風這小子還真有福氣,整天被這樣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纏著。」兩人離開沒多久,老張便這樣取笑到。

「是啊,我看再相處時間長些,恐怕清風就要加入別的佣軍隊伍了。」旁邊有人笑著接道,其言外之意顯而易見。一下子,本來圍坐的幾人立刻鬨笑起來。

不知道他們在取笑自己,回到上午的位置后,林玄仲趕忙把拿來的食物吃完。一旁的紅淚則迫不及待地把上午的學習成果演練一遍,結果非常令林玄仲滿意。

雖然看起來還有不少瑕疵,但總得來說在每一步的學習上都已經達到林玄仲要求的程度。在林玄仲看來,紅淚已經不需要再把那些步法拆開來練,因為在步法上的瑕疵可以通過接下來的學習磨合。

而接下來,林玄仲便要把自己會的各種步法聯繫在一起,然後一點一點的教紅淚。八荒步前面的步法套路不多,如果只是僅僅走出三步的話,紅淚只需要一個下午的時間就可以學會。

在匆忙地把帶來的食物吃完后,林玄仲便真正開始教紅淚來,從最簡單地直來直去開始。

八荒步真正練起來正是從三步開始,但練習過程在於前面兩步,如果不能把前面兩步走好,那麼根本走不出第三步。這些都是基本概念,即便現在林玄仲沒有明說,紅淚通過今後的練習還是能想明白。

沒多久,林玄仲把幾種套路分開為紅淚演示一遍,然後用上午的方法一邊解釋,一邊指導,可是下午的學習並沒有那麼容易。雖然紅淚的的資質很好,可再林玄仲把八荒步的步法聯繫在一起后,紅淚的練習結果卻越來越差。如此一來,在八荒步學習進步上可以說根本沒有。

在想明白其中的一些問題后,林玄仲沒有為紅淚的表現感到奇怪,想想自己學習八荒步已經不知用了多少年時間,就算紅淚學的再快,林玄仲也不認為紅淚可以在短時間內學會很多。之前以為紅淚可以很快的想法,歸根結底是一種錯誤。

在想到這些因素后,林玄仲只能讓紅淚自己耐心地練習。可是由於經常出錯,又沒有解決辦法,紅淚學習身法的興緻越來越低。

「大哥哥,我是不是太笨了,怎麼你的身法這麼難學?」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見紅淚滿臉無奈地詢問自己,林玄仲本想說可能真是紅淚的資質不好,不過簡單點說就是承認了紅淚自己的說法,擔心惹紅淚生氣,最終林玄仲沒敢說出來。

「那是不是你的身法太難學了?」只是紅淚還不罷休,又追問了一句。

「這個我也不太好說!」這次林玄仲倒是回答的直接,只是說的太含糊不清。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可能學習身法因人而異吧,你不要太著急,多花一點時間一點可以學會的。」見紅淚一臉不耐之色,林玄仲反倒耐心地安慰一句。

「算了,不學了,我們去看他們鬥武吧!」說著、說著,紅淚總算髮現從林玄仲口中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所以乾脆不想學了。

話說回來,對於一向活潑貪玩的紅淚來說,之前的那麼長時間的練習已經是最大程度的努力,要是在平常學別的武技,紅淚可能早就失去興趣,所以能堅持這麼長時間已經不錯。

不知何時,車隊那邊還真聚集著一群人。在紅淚說要過去后,林玄仲同樣看到那邊的情況。只是現在紅淚突然說不學了,還要走,林玄仲這個半吊子師父心裡多少有些異樣的情緒。 第122章

今天一天兩人都在獨處,讓林玄仲感覺很好,比一個人待著有意思的多。可是望著紅淚匆匆離開的身影,林玄仲知道自己無法改變紅淚地決定,只能默默地跟上去。

跟在紅淚後面,不一時走到人群中,由紅淚帶路,很容易林玄仲便來到圍觀人員的內部,與紅淚一起站在裡面最前方。

令林玄仲意外的是,進入裡面之後才發現旁邊還站著紅葯和吳玉。兩人恰巧注意到紅淚和林玄仲的到來,只見紅葯微微點頭向林玄仲示意,而吳玉只是看了林玄仲一眼,隨即又把目光轉向場中正在比試的兩人身上。

同樣微笑回應一下,林玄仲跟著看向正在比試的兩名武修。中間兩名武修打的非常精彩,周圍有許多喝彩聲。

一眼望去,正在鬥武的兩人並沒有使用兵器,只是拳打腳踢,攻防不一。幾個回合之後,林玄仲可以看出兩人的實力相當。

與以前看過的那些場景不同的是,比試兩人的動作非常連續,若是出拳,招式變幻莫測令人難以揣摩;若是推掌,掌化刀,掌刀可成攻勢。無論是防守還是攻擊,兩人的每個動作都是富餘變化,完全是在比試武技。

一個偶然之間,林玄仲發現兩人的兵器暫時都插在各自身後不遠位置,看來若是拳腳不分勝負,兩人必定還會用兵器再打一場。

一段時間后,打著,打著,兩人相視一笑紛紛後退,反手取來各自的兵器再次戰到一起。

閃婚總裁大人難伺候:甜寵貼身辣妻 「好!」

「好!」

一陣喝彩聲響起,剛才兩人赤手空*手的情景的確令人大為振奮。再次激戰開始,圍觀的人紛紛後退一段距離,以防被勁氣所傷。

一道道劍影隨著兵器碰撞,不停地產生消失,比試漸漸演變成一種戰鬥,林玄仲越發能夠看清兩人劍術的高超。

在兩人激烈對戰的時候,想起以往的一幕幕類似場景,林玄仲是完全見識到高階武修與低階武修之間的區別。高階武修幾乎在各個方面能勝於低階武修。

如果能有五階武修那樣的精湛劍術,林玄仲覺得自己的實力可以更上一籌。如果說之前不用八荒步可以與四階武修比試,那麼現在如果有他們的劍術,林玄仲有足夠的把握和四階武修分個高低。

病嬌重生守則 「清風哥哥,要不等會你和我姐姐比試一場,你身法那麼好,說不定可以打得過我姐姐。」正看的入神的林玄仲忽然聽到紅淚的聲音,有些不明所以地望向紅淚,就像是沒聽到一樣。

「我姐姐才剛成為四階武修,你說不定可以打敗她。」見林玄仲一臉不解之色,紅淚很有興緻地補充一句,似乎真的很想看看林玄仲和其姐姐比試的場景。

「紅淚不得無禮,」不過林玄仲還沒開口,紅葯就先不滿地說道。

「我看可以,清風兄弟才武境三階,紅葯你一定不會輸給他。」出人意料的是一旁站著的吳玉似乎對紅淚的提議很感興趣,反而表示贊同。

「那行,就這麼決定!,」兩人一人一句,在林玄仲自己還沒開口前,紅淚已經為林玄仲決定下來。

「紅淚,」紅葯輕喊一聲,似乎還不想同意,可是最終沒表示反對。結果林玄仲更是不知道該說什麼,而在四人說話結束,場中兩人的比試已經接近尾聲。可以看到一方力竭,手中兵器不斷被對方挑開,漸漸失去抵抗能力,接著很快敗下陣來。

「下面有請清風哥哥和我姐姐出場,」兩人的比試才剛結束,還未客套一番,紅淚便出聲引來眾人注意。

「紅淚,不得無禮,」人群中有長者見紅淚如此失禮,當即指責一句,不過紅淚倒沒把這當回事,因為紅淚非常清楚不管是誰都不會真正責怪自己。

與此同時,場中的兩人看到是紅淚在打擾他們,本來還有些生氣的兩人搖頭失笑,滿臉無奈的樣子。紅淚可是他們的小公主,他們當然不會怪紅淚。其中一人看到紅淚因為受到指責那不高興的樣子,還主動說道:「好好好,我們哪敢不聽小姑奶奶的命令!」

接著,人群里響起一陣笑聲,當然都沒有取笑紅淚的意思。原本因為紅淚的突然大喊極度尷尬的林玄仲見眾人並沒有指責紅淚的意思,還因此感到好笑,也不再不好意思。

不過本來林玄仲是想單獨找個地方悄悄地和紅葯比試一場,可現在因為紅淚的一句話,接下來是要在這麼多人圍觀下鬥武,林玄仲實在無法接受。怪只怪紅淚的動作太快,在林玄仲還沒表達自己的想法之前就已經大聲嚷嚷。

另一邊,眼看著眾人都沒有不高興自己,紅淚不再因為受到一個人的指責生氣,轉而笑著催促道:「大哥哥你和我姐姐快過去。」說完不管其他,紅淚直接把兩人拉出去。無奈之下,林玄仲只好盡量讓自己顯得不是非常尷尬。

一旁的紅葯冷冰冰的臉上有一抹紅暈,雖然始終沒有開口說話,可眾人都看的出來紅葯還是有些不好意思。不過這些都不是紅淚想管的,紅淚只想知道林玄仲和其姐姐到底誰更厲害一些。

等到紅淚離開后,站在人群中間,林玄仲簡單地打量紅葯一眼后,隨即示意對方可以開始。

林玄仲的表現如此爽快倒是讓紅葯輕鬆不少,在沒有人有異議的情況下,兩人之間的比試轉眼開始。一個是普通的三階武修,一個是剛達到武境四階,本來這場比試沒什麼懸念,可是因為林玄仲身法的關係,眾人覺得還是有些看頭,當然即便如此,一開始還是認為紅葯取勝的人多。

與風雲佣軍隊伍的人員看法相反,老張他們則更看好林玄仲。一旦林玄仲施展身法擊殺五階武修都不成問題,那麼要打敗一個四階武修根本就沒有懸念,所以對於最後誰能取勝,老張他們也是極其肯定。

在眾人的關注下,兩人的比試正在進行。只見紅藥用的兵器同樣是劍,淡藍色的劍身與林玄仲手中長劍有很大區別,不知道為何對方的兵器會是如此顏色,林玄仲倒更想見識一下紅葯的劍術如何。

好在紅葯並沒有讓林玄仲失望,長劍如風,輕靈飄逸,一道藍光不停地攻擊著林玄仲手中的兵器。每次擊打之處都是劍身氣力薄弱之處,才剛交手林玄仲便感覺到一種前所未見的壓力,不由感嘆看來紅葯的劍術的確非比尋常。

在連連被對方擊退幾步后,林玄仲拋卻雜念,一點一點集中注意力漸漸變得認真起來。

沒多久,憑藉著以往積累的經驗,林玄仲很快擺脫劣勢,可是情況並沒有太大好轉。由於紅葯的攻擊速度加快,還是能每次攻擊到一些劍身的薄弱位置。比如林玄仲把力量集中在劍身前方位置,可紅葯總是擊打劍身靠近劍柄位置,讓林玄仲有種無從施力的感覺。

在紅葯加快攻擊速度沒多久,情況又回到一開始那樣,處於劣勢的林玄仲明白如果單憑防守無法改變現在的情況,唯有隻有反擊。於是,暗暗蓄力,藉助經驗林玄仲一舉打破紅葯的攻勢,跟著連連反擊,直到完全把紅葯的攻勢壓制下去。

在不斷施壓的同時,林玄仲發現紅葯的氣力和自己沒多大區別,自己完全可以不用顧及境界差距與對方的比試。於是乎,林玄仲不管紅葯怎麼防禦,手中長劍揮舞不停。不斷地攻擊著紅葯的薄弱之處,很快佔據上風。

「好!」

「好!」

周圍的人見林玄仲取得優勢,攻勢越發生猛不停叫好。

一陣喝彩聲傳入耳中,林玄仲陡然意識到還有很多人在觀戰,不由得四處觀望一下,不過看到最多的是其他人臉上的笑容。想想自己的表現並不差,林玄仲不再因為當眾鬥武感到尷尬。

可是好景不長,林玄仲攻勢雖強,可毫無招式可言,只是簡單的揮劍攻擊而已。等紅葯看出這一點后,輕輕一擊,一招化解林玄仲的攻勢。一劍刺出,還順勢攻向林玄仲。

長劍臨近胸前,林玄仲只顧後退,哪還敢反擊。偏偏紅葯的攻勢不是看上去那麼簡單,一劍揮過,瞬間一步上前,在林玄仲還未完全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劍擊在劍身之上,非常輕鬆地把林玄仲手中劍身擊開,完全沒有影響地繼續攻向林玄仲。

慌亂之間,眼看著劍尖刺來,林玄仲陡然後退,根本不敢做其他動作,八荒步動好不容易才避開攻擊。

可惜避開一次還有第二次,在紅葯繼續逼近下,紅葯的招式在林玄仲眼中更沒有破綻,很容易破開林玄仲的防禦,又繼續刺向林玄仲。 第123章

情急之下,林玄仲只能再用八荒步躲避。連連兩次之後,林玄仲完全意識到在招式上自己根本就比不過紅葯,而且紅葯的劍術比自己不知好多少倍,雖然不想認輸,可林玄仲知道在劍術的較量上已經已經輸了。如果再不用身法,那堅持到最後頂多只能和紅葯打個不相上下。

打到現在,林玄仲總算想明白自己在劍術上一塌糊塗,如果沒有身法,自己就是一個普通武修。原本心底對自身實力的自信受到打擊,林玄仲開始真正認識到自身特點。

思索片刻,林玄仲不再保留,八荒步動,一次避開紅葯的攻擊后,隨即從側面攻擊紅葯。

一出手林玄仲便沒有任何保留,因為林玄仲知道一旦使用八荒步已經足以確保自己獲勝,既然如此又何須浪費時間。

沒有招式勝過招式,藉助八荒步的優勢,林玄仲簡單的動作都是最出色的攻擊。因為在外人看來林玄仲的動作已經沒有任何多餘的成分,而且相對來說。因為林玄仲的速度變快,紅葯的速度相對變慢,因此自然會有破綻露出。

此刻紅葯的每一個破綻都在林玄仲的觀察之內,一連幾次攻擊之後,林玄仲完全把紅葯的氣勢壓制下去。局勢發生轉變,現在換成是紅葯無法抵擋林玄仲的攻擊。

好在紅葯的基礎功紮實,總是在危險的時候避開或擋下林玄仲的攻擊,如此一來,林玄仲只好加快速度。

沒多久,任憑紅葯的眼光再好,已經無法鎖定林玄仲的動作,更無法確定林玄仲的攻擊位置,幾次攻擊之後,林玄仲一舉擊開紅葯手中長劍。

另一邊,紅葯似乎因為長時間發力防守,在林玄仲最後一擊后氣力不支,身體跟著向一邊倒下。原本正要逼去的林玄仲眼看著紅葯要摔倒,隨手收回長劍,兩步上前非常簡單地扶住紅葯。

不過這一動作被吳玉看在眼中,看著兩人有肢體接觸,吳玉眼中閃過一抹冷色。

「你沒事吧?」扶住紅葯后,想起剛才自己凌厲的攻勢,林玄仲不由關心地問道。

「我沒事,多謝公子出手相救。」在被林玄仲扶著后,紅葯臉色變得平靜起來,微微一笑回應一句。

「大哥哥,你好棒,還真把我姐姐打敗了。」還沒等林玄仲和紅葯多交流交流,紅淚卻已經滿臉興奮地沖了過來。

聽到紅淚的聲音,林玄仲立馬放開扶著的紅葯,隨即看向正朝自己跑過來的紅淚。而被林玄仲鬆開時,紅葯才意識到剛才被林玄仲抱著不由得臉色一紅,不過還好林玄仲已經轉過去再看紅淚。

「要是不用身法,我打不過你姐姐。」看著雙眼冒光,滿臉興奮的紅淚,林玄仲實在想不通為什麼紅淚會如此高興,要知道輸的可是其姐姐,不過最後林玄仲還是謙虛地對回應一聲。

「清風的身法的確不簡單,竟然可以藉助身法擊敗四階武修!」

「不僅如此,要我說其實一開始清風的實力就不比紅葯差到哪去,只可惜清風的劍術似乎有些問題。」那人想起最初林玄仲用蠻力和紅葯打個不相上下的情景,先是稱讚一句,隨後又想到林玄仲的劍法。本來是想說林玄仲的劍術非常不堪,可是又覺得這樣說不太好聽,所以就換個委婉的說法。

「清風的劍法……」提到林玄仲的劍法,似乎眾人都有些難以下定論,只有老張他們還可以直接評論一下。

「以前那麼多弟兄指導過清風劍術,看來清風沒把那些學會,只知道該怎麼攻擊敵人弱點了。」

「清風的劍法的確是讓人不敢恭維,看來找個時間我們得找大哥哥談談。」

「是啊,要是清風能從大哥那學個一招半式,也不至於只能用身法才能取勝。」一人一句,幾人倒是對林玄仲的劍術給出了完整的評價。當然出於對林玄仲的了解,老張他們並不是認為林玄仲的資質不好,只是沒有機會學習而已。

事實上,眾人的評價都沒錯,剛才林玄仲能夠快速取勝,的確是全都依靠身法,但是具體來說,林玄仲並沒有以連續走出三步的方式,只是簡單地使用一些步法而已。儘管如此,林玄仲依舊可以藉助身法取勝,足以見得林玄仲的身法非常突出。

話說回來,此時紅淚正是因為這一點才顯得非常高興,本來還覺得林玄仲的身法太難學,可是在看到林玄仲那一番表現后,紅淚又燃起了極大興趣。

「不知清風兄弟可否與在下比試一場?」就在紅淚剛想把林玄仲拉出去讓林玄仲再教其身法的時候,吳玉的聲音卻不適時機的響起,一時間許多人都向吳玉看去。

本想讓林玄仲教自己身法的紅淚一看到是吳玉在說話,一下子改變主意。「清風哥哥,要不你在和臭吳玉打一場?幫我好好教訓他!」說完紅淚更加期望達成自己的想法,如果林玄仲真能打的過吳玉,對紅淚而言的確是件好事。

只不過紅淚沒有仔細考慮,吳玉的實力接近五階武修,而林玄仲只不過是三階武修,任憑身法再好,林玄仲也未必是吳玉的對手,所以在紅淚這樣說后,林玄仲並沒有急著同意,也不能急著同意。

迎上吳玉的目光,對方那不驕不躁的眼神讓林玄仲看不出對方此刻的內心想法。

「要是清風兄弟不願意,自然沒關係。」見林玄仲望向自己,吳玉卻不冷不熱地補充一句。雖然沒說清楚,可是言外之意明顯在提示林玄仲的境界問題。

「臭吳玉,誰不敢和你打,別以為清風哥哥會怕你。」結果林玄仲還沒反應過來,紅淚就把吳玉的話完全當做是一種挑釁來看,直接替林玄仲接下挑戰。如此一來,林玄仲即便是有心想拒絕,可卻難在說出口。

「公子,你不必聽我妹妹指使,紅淚還不懂事。」一旁的紅葯見林玄仲有些難堪,不由得指責紅淚一句。

只是紅淚一心想要林玄仲幫其教訓吳玉並沒把此放在心上。「大哥哥,你就幫幫我吧。」說著紅淚又抱著林玄仲的手臂搖起來,一臉祈求的樣子,攪得林玄仲是不答應不行。

「那我試試吧,」其實要和吳玉交手與怕不怕並沒有多少關係,關鍵只在於林玄仲想不想而已。本來林玄仲是不想和吳玉較量,因為心裡總覺得吳玉表裡不一,並不是自己喜歡的一類人。可是經過紅淚的不斷要求,林玄仲反而又想和吳玉較量一番。

另外,剛才吳玉既然會主動找上自己,林玄仲覺得肯定不是對方閑的無聊,既然如此,還不如乾脆地奉陪到底。再說紅淚的說法不是沒有道理,吳玉雖然表面上說的大方,可聽起來的確有挑釁的意思。

「不如讓我來陪你打一場如何?」在林玄仲思索片刻正要答應吳玉時,青羿卻從人群中走出來,一臉認真地向這邊走來。

「清風,還是由我來和他比試吧!」等走到近前的時候,青羿又對林玄仲說道。

其實在青羿看來,林玄仲對上吳玉沒有多少勝算,除非像那天晚上那樣把八荒步施展到極致,可是青羿並不想看到那樣的場景,因為林玄仲越低調越好,所以這一場比試青羿覺得由自己代替林玄仲會更加合適。

本來聽到青羿的聲音,林玄仲鬆了一口氣,仔細想想如果能由青羿代替自己的確可以,只不過當林玄仲再次看向吳玉時,吳玉臉上的那耐人尋味的笑容卻讓林玄仲一舉放棄心中的想法。

只要注意一下對方打量自己的眼神,林玄仲便十分確定對方其實正是針對自己,雖然沒有明顯表現出來,可若是自己不應戰擺明是承認了自己懼怕對方。打不過是一回事,怕不怕又是一回事,所以在考慮到這兩點后,林玄仲心裡的一絲畏懼徹底消散。

目光一轉,林玄仲對正著向自己的青羿說道:「還是讓我自己來吧。」說完林玄仲一步向前,回到人群中間區域。

與此同時,吳玉像是陰謀得逞般,笑著點頭跟著走到林玄仲對面。在外人看來,此刻吳玉臉上的笑容非常溫和,完全沒有任何輕視林玄仲的意思。

見林玄仲阻止自己直接過去,青羿沒法多說和紅淚姐妹退到觀看位置。

在場中兩人還沒打起來時,人群中便響起陣陣議論。雙方之間實力相差太大,這次連老張他們也沒有認定林玄仲會取勝的自信,因為之前他們也看到林玄仲的劍法太差,除非把身法完全施展出來才有取勝的可能。

另一方面,那些風雲佣軍隊的人更不認為林玄仲能取勝,他們雖沒見過林玄仲把身法施展到極致的場景,但是他們清楚林玄仲和吳玉在實力上有不可逾越的鴻溝,不是單單可以依靠身法擺脫差距。在絕對的實力面前,身法也只會毫無用處,所以他們比之前林玄仲與紅葯比試時更不看好林玄仲。 第124章

「我不會用全力,清風兄弟可以放心的出手。」在比試還未正式開始之前,吳玉非常客氣地提醒一句。

雖然不明白對方具體作何打算,林玄仲還是表示理解性地向吳玉點點。

沒讓眾人多等,兩人相互示意之後很快出手。幾個回合之後,林玄仲總算明白吳玉的意思,原來吳玉是想以同樣的氣力對戰自己。如此一來,二者要分個勝負已經不需要考慮境界差距,只是武技與武技之間的較量。

錯愛之候補情人 在看明白這一點后,許多人都對原本他們不看好的對局產生大量興趣。因為吳玉的舉止已經促使這場比試成為一場公平的對決,而且因為吳玉並沒有故意用更強的攻擊威力壓制自己,林玄仲對吳玉的那種抵制情緒有所減輕,漸漸地林玄仲倒覺得之前是自己看錯對方。既然如此,林玄仲不再做任何保留直接使用身法。

之前的那場比試已經充分讓林玄仲認識到與吳玉這樣的大家子弟相比,以自己的劍術完全沒有取勝的可能,所以一開始就用身法會省去許多不必要的時間。

八荒步動,僅僅簡單的一步都讓林玄仲一招一式變得非同尋常起來。

另一邊,迎上林玄仲的攻擊,吳玉一卻臉淡然完全沒有吃力的神色。顯而易見,眼下林玄仲的攻擊依舊無法給其造成任何威脅。

打著,打著,林玄仲自己也看出來只是簡單的使用身法無法給對方造成壓力,因為吳玉的眼界的確比剛才的紅葯高明,那平靜的眼神似乎能看穿自己的每一步動作,可以說剛才自己的攻擊毫無作用。

眼看著對方沒有任何吃力的表現,自己卻忙個不停。不用多想,林玄仲都知道現在自己的表現在外人看來會很滑稽。

無奈之下,林玄仲只好增強對身法的使用。在把幾種步法連續在一起用后,林玄仲的出招方式看起來更加連續,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劍劍攻向吳玉的防禦薄弱之處。

在林玄仲加快攻擊速度下,眾人可以看到吳玉的移動速度跟著明顯加快不少,顯然林玄仲增強身法使用的方式起到作用。

可是好景不長,吳玉的眼界的確很好,很快又看穿林玄仲的套路。結果只是簡單的移動或是抵擋,完全可以擋下林玄仲的攻擊,看起來比之前還要輕鬆。

沒想到對方如此容易便把自己的身法優勢抹除,林玄仲有些猶豫要不要繼續增強身法的使用。再進一步的話可能就要連續走出三步,根據中年領隊的說法,連續三步已經可以讓人看出自己在用什麼身法,為了保持低調行事,林玄仲暫時不想輕易使用三步八荒。

否則一旦身法被人覬覦,隨時都可能給自己帶來危險,這一點中年領隊還明確提過,雖然沒有真正經歷過這樣的事,林玄仲也不會輕易嘗試,畢竟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林玄仲還是懂一些。現在由於無法使用更厲害的身法,局面很難把控。

眼看著一次次攻擊被對方輕易化解,而對方看起來就像從未出過手般,奈何自己的氣力卻在不停消耗,林玄仲有些無奈地想到再這樣下去,自己會輸的毫無價值。

孟山奇道:「現在,你總不能說話說一半吧?到底後續是怎麼樣的?我們查過,火葬場根本就沒火化那董放先生的屍體。」

Previous article

她獨闢蹊徑選擇靛藍色這種很大氣的顏色作為底色,在上面個繡起了金色的鳳凰。鳳凰羽毛選了了艷麗的紅色,三種極少交叉在一起的色澤映襯在明晃晃的日光下,特別亮眼。她記得當下京城貴女間特別盛行胸衫敞開的款式,毫不猶豫的在領子處做了特別的刺繡處理,還給長裙配上一條素色的綢帶。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