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應該不是,?七的老婆當年已經被長清道長殺死了,又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裏?

可如果這女人不是?七的老婆,爲何她看?七時的眼神卻充滿了深情?

“?七,這人是誰?”女人忽然問道。

?七看了我一眼道:“他是陳家人,叫陳天然!”

女人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她緩步走向我。問道:“你叫陳天然?”

雖然不明白她爲什麼得知我是陳家人時會覺得驚訝,但我還是回答了她。

她苦笑兩聲,緩緩說道:“沒想到姐姐的孩子如今已經長成這麼大了,先前幾次看到你出現在這裏,我卻沒能認出來……”

她後面還說了什麼我已經聽不見了,腦子裏滿是她剛纔那句‘姐姐的孩子’!

她說我是她姐姐的兒子,難道她說是姐姐是我母親?而她是我姨媽!

“天然,天然你能聽到我說話嗎?”她輕聲喚着我,直到被?七拍了下肩膀,我纔回過神來!

“你是我母親的妹妹?”我喃喃問道。

她點了點頭,說:“我確實是你母親的妹妹。我叫舒瑜,你母親叫舒敏,我想你長這麼大,應該都不知道你母親叫什麼吧!”

她還真說對了,我長這麼大。真的連自己母親叫什麼都不知道!

她見我沒有說話,又繼續說道:“那老巫婆真是狠,竟然連你母親叫什麼都不願意告訴你!”

“你剛纔說的老巫婆,是我奶奶嗎?”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稱呼奶奶,可聽到還是讓我覺得不舒服!

再怎麼說,她都是我奶奶,不管她曾經對我隱瞞了什麼,也改變不了她把我撫養承認的事實!

“孩子,那王月蘭害了你父親父母,你怎麼還叫她奶奶!”舒瑜說道。

“我不許你污衊我奶奶,”我激動道,“我知道我爸媽是怎麼死的。他們的死和奶奶根本沒有任何關係,我不允許你誣陷她!”

舒瑜皺了皺眉頭,嘆聲道:“唉,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應該跟你說你母親是生你時難產死的,而你父親則是因爲過度思念你母親,自殺死的吧?”

她竟然說的一點沒錯,難道說奶奶真是騙我的?

“陳天然,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瞞你了。”?七沉聲說道。我緊張的看着他,深怕他會說出更令我震驚的事!

“你奶奶要你找出陳家古墓並不完全是爲了破解詛咒,她其實還有別的目的!”

“不可能,奶奶除了讓我破解詛咒,並沒有讓我再做其他,她一定沒有騙我!”我反駁道。

奶奶在我心裏就如神一般的人,我不允許別人誣陷她!

“她又怎麼會把她的計劃告訴你。”舒瑜說道,“當年你母親生下你後,她便要你父親殺了她。你父親當然不願意殺死自己的妻子,他反抗你奶奶,還想要把你和你母親帶離陳家。你奶奶見你父親不聽她的話,她便起了殺心,把他們兩人都殺了,屍身就被丟在了陳家的地道下面!”

“陳天然,你當時不是在地道下面發現兩具白骨嗎?”?七問道,見我點頭,他又繼續說道,“其實那兩具白骨就是你爸媽的骨骸!”

雖然當時在見到那兩具骸骨時腦海裏曾經有想過這個可能,可最後還是覺得不可能!因爲當時我覺得,如果那兩具骸骨真是爸媽的話,奶奶不會把他們放在地道里,而不安葬他們的!

現在從?七和舒瑜嘴裏得到證實那兩具骸骨確實是我爸媽的,我的心像是被人狠狠劃了一刀,痛得我無法呼吸!

我頹喪的坐在地上,心裏亂糟糟的,腦子也是一片空白。過了許久,我才問道:“那麼這些事,你們又是怎麼知道的?”

舒瑜說道:“在你爸媽出事那天,我剛好有事去找姐姐,家門卻是打開的,可裏面卻一個人都沒有。就在我準備離開時,忽然聽到從你奶奶房裏傳出我姐姐的慘叫聲,我擔心姐姐出事,急忙推門進去,可卻沒看到屋裏有人,姐姐的聲音是從地底下傳出來的!”

“我記得姐姐曾經跟我說過陳家有個密道,我在房間裏找了好久,都沒找到打開密道的機關。一直到你父親被殺,我依然沒能找到!”

“就算你真的聽到了,可又怎麼能證明他們是被奶奶殺死的呢?”我問道。

舒瑜苦笑一聲道:“我當然知道,因爲她在殺完人之後就從密道里出來了。當時她全身都是血跡,右手還抱着你,你哭得厲害,她非但沒有哄你,還把你丟到牀上,自己離開房間因爲!”

“我害怕被她發現,在她出密道後就躲到了牀架的時候,用蚊帳遮擋了自己。我本來想要帶你一起走的,可當我剛要去把你跑起來,她就進來了,當時她手裏拿着一把剔骨刀,眼神兇狠的盯着我!”說到這裏,她突然全身發抖得厲害,似乎當年的事對她刺激太大,以至於過了這麼久再回想,還是會覺得害怕!

?七見她一直在發抖,臉色大變,隨即嘴裏唸唸有詞着,他突然咬破自己的手指頭,在舒瑜的額頭輕輕一點,舒瑜馬上停止了發抖,眼神感激的看着?七,輕聲說道:“這麼多年來我一直不願意再想起那些事,就是怕中了心魔,導致怨念加深。謝謝你幫我破開了心魔,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

“舒瑜阿姨,你能告訴我,爲什麼我奶奶要殺死我母親嗎?”話說出來後,才發現我聲音乾澀得厲害。

“你叫我什麼,能不能再叫一遍?”她顫聲說道。

“舒瑜阿姨……”我很聽話的又叫了一遍,她既然是我媽媽的妹妹,我自然要叫她阿姨!

“天然好乖,過來讓阿姨看看!”她哭着說道。

她說這話時,我聽着覺得心裏有些彆扭,因爲她看起來不過是和我一般的年紀,叫她阿姨還可以,但是卻不好意思真過去……

“怎麼了嗎?”她見我楞在原地沒有移步,疑惑道。

?七用手肘輕碰了我下,示意我趕快過去。我看了舒瑜一眼,遲疑了一下,看她眼裏似乎充滿了期待的神色,我咬了咬牙,硬着頭皮走了過去。

她伸手撫摸着我的臉,雖然我沒能感受到她手的存在,可我依然能想象出來她手在我臉上輕撫的樣子。

她眼神中滿藏着慈愛的神色,我看着看着,忽然覺得鼻子一酸,心裏莫名的感到委屈!

雖然知道舒瑜她不是我媽媽,可我還是在心底裏小聲的喚了她一聲:‘媽媽!’ 我忽然想起上次在密道里面發現的一張紙,我記得當時把它夾在那本中了,不知道現在還在不在!

我翻起書本一陣翻找,引得舒瑜好奇問道:“天然。你在找什麼呢?”

我邊翻找邊回道:“我在找一張紙!”正說完,那紙就被找到了!

我一直覺得這張紙是我母親留給我的,現在剛好舒瑜阿姨在,剛好可以問問她這字跡是不是我母親的。布圍宏號。

“阿姨,你幫我看看這字跡是不是我母親的?”我把紙張遞過去。舒瑜看了一會兒,激動道,“沒錯,這的確是姐姐的字跡!天然你是從哪裏得到這張紙的?”

我把當時發現這張紙的經過講給了舒瑜聽,她沉默了一會兒後。說道:“姐姐也是用心良苦,她相信你總有一天一定會去那密道,所以才故意把這張紙藏在了鬼臉譜裏!”

我一直以爲鬼臉譜是奶奶的。聽舒瑜說後,才知道那些鬼臉譜其實是屬於我母親的。

舒瑜告訴我,母親其實是製作臉譜高手,也是因爲這樣,才被奶奶看中,讓她嫁給父親。

婚後沒多久,奶奶便把母親關在密道中,讓她沒日沒夜的製作臉譜。至於奶奶用那些臉譜去做什麼,沒有人知道!

聽她說完後,我心情久久無法平靜下來。

久了,我擡眼看了下舒瑜。又看了下龍七,雖然我很想相信她的話,可她卻是和龍七在一起,多少讓我有些猶豫!

終於,我在深吸了口氣後,問他們道:“那舒瑜阿姨和龍七又是什麼關係?”

舒瑜和龍七相互對視了一眼,兩人臉上表情看起來略顯尷尬!最後,還是由龍七說道:“其實我和舒瑜從小便是青梅竹馬,可因爲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才導致我們分開……”

起初聽他倆的對話時,還以爲舒瑜是龍菲的生母,現在聽到龍七的解釋,才發現原來是自己想多了!

也就是說,龍七一開始來這裏的目的並不是衝着蛇戒和來的,他來這裏只是爲了尋找舒瑜?

至於最後東西爲什麼會到他手中。 鳳鬥蒼穹 我想應該只是被他碰巧發現了吧!

“陳天然,你能把那本還給我嗎?”龍七突然問我道。

我楞了楞,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拒絕他道:“不行,這本書是我在密道中找到的,不能給你!”

龍七苦笑一聲,“敢情剛纔舒瑜跟你說了這麼多都是白說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不高興道。

“我相信你也知道,那本原本就是屬於我們龍家的,之所以會出現在你們家密道,原因很簡單,當初龍家出事後,是你奶奶從我這裏把它搶走的!”

“你有什麼證據證明這本書是我奶奶從你那裏搶來的,而且你本事這麼大,怎麼會讓我奶奶搶走了你的書?”我邊說邊護着那本,擔心會被龍七搶走。

“天然,他沒有騙你。”舒瑜見我不相信龍七,說道,“這書之所以會被落入你奶奶手中,其實和我有很大關係!”

我腦子有些亂,雖說舒瑜是我阿姨,可她同時也是龍七的初戀,她說的話,我能相信嗎?

“你可知道我變成這樣,是誰造成的嗎?”舒瑜問我道。

豪門驚婚,總裁追妻請排隊! 我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但如果你要說是我奶奶害你成這樣的,我不想聽!”

我話說完,便看到舒瑜臉上劃過一絲失望的神色,她苦笑一聲,說道:“看來我說了這麼多,你還是不願意相信這一切都是你奶奶造成的。如果你父母要是在泉下有知的話,一定對你非常失望!”

我攥了攥拳頭,緊抿着嘴脣不說話,但是心裏卻是百味雜陳,如果奶奶真像他們說的那麼壞,爲何她還要犧牲自己來讓我復活?

“在我還沒弄清楚真相,這兩樣東西我都不會給你的!”在沉默了許久之後,我堅定的說道。

龍七顯然對我很失望,他對我擺了擺手,說:“行吧,你非要執迷不悟我也是沒有辦法,這些天我也想了很多,我不會再想要你性命,也不再與你爲敵。但是我要先跟你說清楚,如果因爲你的固執而讓事情變得更糟糕,到時我收回我的承諾,與你做對!”

龍七的突然轉變讓我很是意外,不過我並沒有表現出來,語氣淡然道:“如果最後事實證明你們沒有騙我的話,我會把這些東西都還給你。”

“這些其實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我已經決定留在這裏陪舒瑜,你以後要是碰到了龍菲,不要告訴她我在這裏的事。”

只是幾天沒見龍七,他爲何會有如此大的變化?先前他還發誓一定要殺死我,還逼我教他驅蛇術,怎麼被蛇咬了後,態度有了這麼大的轉變?

因爲他態度轉變得太快,以至於我無法判定他說的話是真還是假!

“天就快亮了,等天一亮你就離開這裏吧!”龍七看了看山洞外面,語氣沉重道。

我點點頭,看着外面漸亮的天色,對舒瑜說道:“舒瑜阿姨,我會再回來看你的!”

舒瑜淡淡笑笑,“走吧,或許我們很快就能再見面了。”

我沒有問她爲什麼會說我們很快就能再見面,只是朝着他倆揮了揮手,轉身往山洞外走去。

下了山後,我不知道自己能去哪裏。想到周家口現在已經變成了空村,沒有人居住,心裏打定主意,打算暫時安定在這裏!

心蕊說只要過兩天就會回來找我,眼看今天剛好到她說的時間,不知道她會不會遵守約定來找我!

我隨手推開了一扇門走進去,看到這屋裏有些混亂。幾把木椅橫倒在屋中央,我彎腰把那些木椅扶正,眼睛餘角瞟到牆上的掛鐘,就是這一眼,讓我覺得大感意外!

掛鐘上面有日期,我記得我

昨天回到柳林鎮時纔是十一月十八號,可現在這鐘上的時間卻顯示的是十一月二十五號。

我呆呆望着牆上的掛鐘,心想着會不會是這鐘出錯了?

我急忙衝了出去,推開了隔壁的房子,滿屋子找時鐘,我要證明一定是那家的鐘錯了!

找了好幾家,鐘上顯示的時間都是十一月二十五號!一個鐘壞可以理解,但是不可能每一個鐘都是壞了!

最後我不得不接受現實,我的確少了七天的記憶!

我一直在屋裏呆坐到下午,始終沒能想明白那七天時間到底是怎麼丟失的!

我忽然想起了那條鬼路,想到了坐在溪邊的那個怪人……

想着想着,我便決定再回去那條傳說中的那條鬼路!

等我再回到溪邊時,發現那人已經不在那裏了,我感到有些失望,學着那人的模樣,坐在溪邊呆望着水面!

一直坐到了晚上,我也沒有等到那個人。

現在已經是十一月,夜裏的風有了涼意,吹在人身上涼涼的!

我正打算離開這裏時,忽然聽到了一聲嘆氣聲。我緊張的看着四周,發現根本沒有人,而那嘆氣聲卻還在繼續。

最後我才發現,原來那嘆氣聲竟然是從水裏發出來的!

藉着月亮的光,我睜大眼睛盯着水面,心裏暗想着,難道這水下面有人不成?

忽然,我看到水中出現了一張男人的臉,他目光定定的看着我,臉上表情陰沉。

我以爲是自己看錯了,擡手揉了揉眼睛,就在我揉起眼睛的瞬間,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一個陰森的男聲,緊接着,肩膀兩邊被人用手按住,像是千斤重量一下壓了下來,讓我動彈不得!

他拖長了聲音道:“這是我的位置,你把我的位置佔掉了!” 身後什麼時候冒出了一個人,我竟然都沒發覺!

說完之後,他雙手離開了我肩膀,我如釋重負。隨即轉頭去看來人是誰!

這人有些面熟。像是在哪見過一般,可我想了好久,卻怎麼也沒能想起來。

“你佔了我的位置!”他眼神定定的看着我,重複道。

“對不起,我這就把位置還給你!”說完我趕緊站了起來。把位置還給了他。

他淡淡瞟了我一眼,什麼都沒說,在我原來的位置上坐了下來,然後開始盯着水面看,好像水中正在表演着精彩的節目。

我站在他旁邊許久。他都沒有理我。

“水裏有東西嗎,你怎麼看得這麼入迷?”我好奇道。

他回頭看了我一眼,也就是僅僅是一眼。然後他又把頭轉了回去,嘴裏喃喃說一句:“你的記憶被下面的人偷走了!”

他這句話讓我感到非常震驚,激動地問他道:“你怎麼知道我的記憶被人偷走了?”

他眼神呆滯的看着我,說:“你的記憶被人偷走了,我也被他們趕上來了!”

“你說的他們是誰,我認識嗎?”

他搖了搖頭,“我不能告訴你他們是誰,不然他們會被我的記憶也偷走的!”

我皺了皺眉頭,這人說話雖然瘋瘋癲癲的,可我覺得他應該知道很多事情!

“你放心,只要你偷偷告訴我。他們一定不會知道,更不會把你記憶偷走的!”我哄道。

他一臉認真的看着我,問:“真的嗎,他們真的不偷我的記憶嗎?”

“嗯,我向你保證!”我肯定的點了下頭。

他猶豫了一會兒,突然指着水裏說道:“可是他們就在那裏,真的聽不到嗎?”

“他們在哪裏?”我心一驚,趕忙問道。

“水裏。”

水裏?我順着他的目光看去,水中只要月亮的影子和我們的倒影,除此之外,根本沒有別人!

“那你告訴我,他們現在正在水裏幹嘛?”我繼續問道。

雖然我看不到水裏有人,但是我相信他的話,也許只是我看不到他們罷了,因爲剛纔我分明聽到那些嘆息聲就是從水裏傳出來的!

“他們在看你!”男子淡淡說道。卻着實讓我感到背脊發涼。

“大哥我膽小,你可別嚇我!”

“我不嚇你,他們真是在看你!”他又再說了一遍。

幸虧我心臟承受能力強,不然早被他嚇死了!

“那你能幫我問下,他們爲什麼一直要看着我嗎?”我試探道。

男子猛的站起來,怒視我道:“你這人好煩,要想知道他們爲什麼要看你哭,不會自己下去問嗎?”

他話剛說完,忽然伸手推了我一把。我一時沒防備,噗通一聲掉進了水裏!

溪水冰涼刺骨,我打了個寒顫,渾身哆嗦。

因爲掉下來時喝了幾口溪水,整個肚子都覺得漲漲的,我用雙手抹了下臉上的水,正要罵那男子時,忽然發現我被一羣帶着黑色斗篷的人團團圍住了!

“好,好!”溪邊上,那男子見我被斗篷人圍住,竟然大聲的拍手叫好!

不過看到斗篷人的一瞬間,腦子裏突然涌出了好多片段。從被男子拉下水了開始,一直到我被水王消掉記憶結束,我竟然完完全全都想起來了!

“你們要把我再帶到下面去嗎?”在恢復記憶後,我很鎮定的問那些斗篷人道。

那些人面面相覷,似乎對我冷靜的反應覺得意外或是他們還沒想到要怎麼回答我。

“把我帶下去吧,我要見你們的水王。”我繼續說道。

“休想,你既已經被水族拋棄,就不可能再回去了!”斗篷人回道。

“水族使者們,請把我帶走吧!”站在溪邊的男子高呼道。只見他跪在地上,對着這些斗篷人狠狠地磕起了頭來。

“你們不讓我下去,爲什麼也不讓大根下去?”我問道。

那男子名叫大根,就是他上次把我拉下水的。

“我們有規定,不收單人!”斗篷人回道。

“那你的意思是,只要是兩人一起入水,就可以了是嗎?”

“我說……”李靈兒可把小帥嚇壞了,當即,這傢伙就服軟了,“那批非常規藥品,就在沙皮哥的辦公室裏……你們……想搶那批貨?”

Previous article

我不屑的挑起了半邊嘴角,凝望着虛空中不斷下降的陰魂,臉上,盡是濃濃的戰意與狂暴的殺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