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顧很快還是反應過來,此狼主應該並非彼狼主。

此刻馬車中應該並非那位能止嬰兒啼哭的北風狼皇,而是今次相約八方夜雨樓的另外一個主角,狼皇之子黃少天。

便是因為這份瞭然,入口處戒嚴的王城禁衛迅速解除封鎖,原本森然的氣氛也為之一緩。

「來了!」

「看樣子來者不善啊!」

「這獨臂老人氣勢不弱,想來不是易與之輩!」

「不愧是狼皇之子,膽敢於此當街策馬,好氣魄!」

「……」

馬車電射而過,人群精神一振,繼而議論紛紛。

的確有魄力!

身為賊寇之中舉足輕重的人物,敢於這王都貴胄雲集之下公然露面已是難得,更遑論這般當街縱馬,氣焰囂張?

便因為此,長街兩側,人群里,酒樓中,點頭讚許者絡繹不絕。

馬車在八方夜雨樓門口停下,十分平穩。

獨臂老者下車,恭敬道:「公子,八方夜雨樓到了!」

車內,黃少天點了點頭,對左右一雙璧人笑道:「稍候片刻,公子我去去就來。」

「公子小心!」

「公子慢走!」

溫言軟語中,黃少天白衣飄飄,大笑著掀開門帘。

好美的黃昏,那血一般的夕陽,是他最喜歡的顏色……

微微眯了一下眼,下車,也不在意周圍的目光,他走進八方夜雨樓。

樓里,似乎並未發現有人來,林昊還是之前那副模樣,自斟自飲。

目光微微一縮,很快黃少天洒然一笑:「大師好雅興,若換了是我,勢必做不到這般淡然。」

帶著淡淡的欣賞,似乎又意有所指,語落之際,他已經在林昊對面坐下。

接下來便是漫長的沉默!

血色夕照斜射進來,將二人身影吞沒,便於那陣陣清涼的湖風之中,彷彿身在兩個獨立的世界,明明相對而坐,明明應約而來,二人之間卻沒有任何對話。

有的,僅僅只是酒之清冽,以及酒液入碗、入吼的聲音。

有些無趣!

太安靜了,跟預想之中天雷勾動地火的火爆場面相差太遠。

只是對於有些人來說,這種別樣的寧靜依舊讓人著迷,也讓人不由自主的感到緊張。

時間便這麼靜靜走著,種種不同思緒在黃昏的風中流淌。

不知過去多久,似乎有些沉不住氣了,黃少天放下酒碗,抬起頭。

目視林昊,他好奇問道:「你不怕?」

「怕什麼?」林昊神色依舊淡然。

黃少天道:「我乃狼皇之子,我今次過來為的就是殺你!」

十分直白,也十分自信。

說出這話,他便很想從林昊臉上、眼神中看到恐懼。

然而並沒有。

林昊眼皮都未抬一下,只搖頭道:「你殺不了我!」

殺不了你?

黃少天一愣,繼而大笑,半響後點頭道:「你很自信。」

林昊不語。

黃少天又道:「我見過很多有趣的人,有些人比你還要自信,可你知道他們最終的下場嗎?」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林昊搖頭。

黃少天也不生氣,淡然道:「都死了……」

冷!

簡單的字眼,卻彷彿夕照都在變冷,給人的感覺極度森寒。

林昊卻依舊巍然不動,聞言淡然道:「那是因為他們太過弱小。」

「他們太過弱小?你的意思是,你足夠強大?」黃少天眯起了眼。

本質上他與長風公爵府是不同的。

簡而言之,哪怕明明知道林昊可能極有背景,他的出身以及天生嗜血狂妄的基因也註定他不會忌憚,更加不可能妥協。

而事實上,他從未將林昊放在眼裡,在他看來,被他盯上,林昊唯有死路一條。

便是因為這樣一種心態,他的姿態一直很高,他根本不屑動怒。

只是此刻,他依舊不免有些被激怒了。

林昊卻似渾然不知,聞言點頭道:「比你想象中要強大。」

黃少天瞳孔再縮,半響寒聲道:「你當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靜!

靜中又帶著一股子說不出的涼!

儘管因為距離的原因,此間對話並不能被許多人聽到,可這一刻那股瀰漫的寒意究竟讓人心驚。

林昊卻感覺有些繞回來了,聞言微微皺眉道:「我已經說過了,你殺不了我!」

就是這麼簡單,很多時候,怒火的升騰並不需要大吼大叫,就像此刻,林昊一句話剛出口,「嘭」的一聲,黃少天直接拍碎了桌子。

氣氛驟然變得緊張起來!

看到這一幕,無數人瞪大了眼,懸起了心!

看黃少天長身而起,看黃少天滿面怒容,此時此刻,所有人都暗道要開始了。

事實也的確!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起初黃少天根本沒當回事,可這個時候,他是深深被激怒了。

體內星力澎湃,胸中殺意升騰,盛怒之下,某一刻,他拳頭一捏,便聽「砰」的一聲,虛空爆鳴,狂風四起。

靜!

風更涼了,殘陽,看上去也愈發像是血光!

看那涼風與血光之中傲然而立的身影,他身披神聖青銅專屬,身側還有一頭威風凜凜的雪白戰狼,其氣巍巍,其勢煌煌,霎時間,萬物寧靜,天地一片蕭條。

「好強!」

「神聖青銅專屬!」

男主祭天法力無邊 「四級星獸,疾風霜狼!」

「狼皇之子,名不虛傳!」

「……」

人群心中暗暗震驚,酒樓里不少人不由自主站起身來。

桌子都被打翻了,這個時候林昊也沒再坐著。

黃少天滿是暴虐殺意的目光中,他淡然起身。

「你不該動怒的!」

「你更不該掀桌子!」

靜靜說著,搖了搖頭,他伸出一隻手。

便是這隻手,看似無比緩慢,卻是避無可避,逃無可逃。

也是這隻手,人群驚愕的目光中,那神明般看似不可一世的黃少天被捏住脖子,慢慢舉了起來…… 秋日的黃昏,涼風陣陣,殘陽似血,看上去格外蕭條。

這備受矚目的八方夜雨樓之會,世人皆以為必當是龍爭虎鬥,一場大戰,結果卻沒什麼好說的,亦沒什麼好看的。

不過默默喝了幾碗酒!

不過說了些莫名其妙的話!

而後,還沒真正開始,便已經結束。

黃少天強不強?

自然是強的。

高階武王的實力,還有一身不知何處得來的珍貴神聖青銅專屬星衣。

在此之外,那頭自幼培養起來的四級星獸疾風霜狼也實力非凡,並不在尋常的高階武王之下。

這等戰力,比之一般的武君也毫不遜色,此刻周圍雖人群萬千,天驕貴胄雲集,可堪匹敵者亦寥寥無幾。

便也正因為此,那突如其來的結束才越發讓人心驚。

看到林昊輕描淡寫便將黃少天脖子掐住舉了起來!

看到那發怒的疾風霜狼連林昊衣角都沒碰到便無端端爆成一團血霧!

看到林昊手中黃少天縱拚命掙扎依舊無濟於事!

這一刻,人群目光獃滯,心中冰涼。

「林大師,他的實力果真就強大至此嗎?」

「足以匹敵武君的實力,在他面前卻是連出手的資格都沒有,可怕!」

「武君,還是武皇?」

「還沒穿星衣就已經如此可怕,真要穿上星衣,那又該是如何一翻光景?」

「……」

震撼。

驚悚。

丹朱馨雨,長風雲飛,長風老公爵,長風十八衛,北風孤星,北風孤岳……

等等等等,除卻北風若蘭,幾乎所有人都被林昊展現出來的驚人實力震撼到了。

直到此刻,人群這才意識到,原來這位大名鼎鼎的林大師不僅僅在星衣製作之道上造詣非凡,武道上的天分與實力才更加驚才絕艷,無人能及。

拋開由此而引發的那些暗地裡的思量與算計不說,這個時候的黃少天並沒有那種身陷絕境時該有的覺悟。

恰恰相反,分明性命都掌握在林昊手裡,他卻表現得如同一個打了勝仗的將軍。

掙脫不了林昊的鐵爪,他便索性不掙扎了。

猩紅暴虐的目光盯著林昊,如同一頭擇人而噬的惡魔,他開始瘋狂的笑。

「殺我啊,有本事你就殺我啊!」

「我乃狼皇之子,殺了我,你也活不了,我的父親,還有北風之狼的所有成員,他們會為我復仇!」

「到那個時候,他們會瘋狂殺戮,整個王國將會生靈塗炭。

因我一人之死,將會有十萬百萬乃至千萬人為我陪葬。」

「哈哈哈哈,殺我,快殺了我,我黃少天,但求一死!」

「……」

狂態畢露,幾近癲狂。

林昊也沒說什麼,只是靜靜看著他,目光平靜得可怕。

好一陣過去,黃少天聲音落盡,他淡然道:「縱生靈塗炭,又於我何干?」

淡漠。

冰冷。

伴隨著聲音的傳出,一股冷血無情的氣息撲面而來。

意識到不大對,黃少天面色一僵,可還沒等到他做出反應,脖子上鐵爪驟然收緊,生命於流光之間被剝奪,他的意識永遠停留在這個血色黃昏。

就這樣殺了!

看著林昊鬆手,黃少天凸著一雙眼睛死狗般掉落在地,死不瞑目,再無聲息,這一刻,天地間靜得可怕。

但也沒過多久,隨著「大膽狂徒,還我少主命來」一聲厲喝傳出,八方夜雨樓門口,獨臂老者鬚髮皆張,一股慘烈而磅礴的殺氣從他身上升起。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人心驚!

雖形貌醜陋完全不可同日而語,雖沒有青銅專屬只有一件五級星獸星衣在身,雖然也沒有疾風霜狼那等契約星獸相伴。

但是實力上,老者比之死去的黃少天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

便是因為感受到這股強大而恐怖的殺意,悄無聲息間,人群目光再次凝固。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認為一場大戰無可避免之際,「轟隆隆」,鐵蹄如雨,大地震顫。

尚不及明白究竟發生了何事,便彷彿黑雲壓頂一般,一股無比強大的氣勢滾滾而來,直壓得人群喘不過氣,彷彿天都矮了一截。

感受到那剛猛雄渾的氣勢,酒樓里長風老公爵面色驟變。

驚怒之下,他一身屬於高階武皇的氣勢驟然迸發,肆虐的狂風直接掀翻酒樓屋頂,也將旁桌北風若蘭丹朱馨雨狠狠的推飛出去。

而這個時候,已經有人於血色殘陽中騰空而起,鋒芒如刀,隔空直逼那獨臂老者。

「犯吾主者,雖遠必誅!」

「殺!」

「殺!」

「殺!」

「……」

驚濤怒卷,殺聲震天。

隨著最初的聲音傳出,一個個包含殺意的聲音沖霄而起,盈滿長空。

鐵蹄如雨,急速靠近,所過之處,宛若洪流,勢如破竹!

紅色莫斯科 當先一人,身著銀甲,手持長戟,橫眉怒目,跨十里長街騰空而起,身未至,勢如龍,一戟點出,火煉長空,茫茫銳氣鋪天蓋地直取那獨臂老者。

可怖!

,“王家也好,是其他各家也罷,如今那籌戈,!反正不是單衝着一個太原府王氏,羅謙的話是否可靠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三日後,我不管你用什麼法子,那幾個重點的商人一定耍死死盯着,其餘人也要盡再讀讀網友發佈,乙du吐洲‘訓3五心記,總而言之,老彩負責總兵府那頭調兵,你負責調派嶄心山,這次的事情關係重大,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Previous article

這一道光彷彿聚光探照燈,又好似一柄出鞘的利劍,將重重白霧自中撕開,亮出一個寬達四五米長盡二十米的明亮通道,霧氣遮掩下的沙灘海水盡數暴露在金光之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