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這裏有一個致命的問題,

卡爾瑪的W此時有三級,

三級的W能夠帶來幾乎兩秒控制,

而璐璐的一級W只能帶來一點二五秒的控制,

當癲狂意識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晚了,卡爾瑪從羊變回來之後,璐璐還在控制之中,其實這個時間非常的短暫,

但是林天的手速非常的快,一個RQ瞬間就打出來了,

“砰,”

第一段傷害,爆炸,

第二段,

當璐璐控制結束後想要離開的時候,第二段傷害再度爆炸,

璐璐被打成了半血,

這個對拼璐璐虧大了,

兩人都沒有閃現,這該怎麼打,

危機當頭,癲狂考慮的不是逃走,而是正面剛,這點讓林天非常的欣賞,

他反手一個EQ直接砸在了卡爾瑪的身上,

卡爾瑪給自己加速之後,黏着平A,眼看就要把璐璐打成殘血了,

癲狂咬咬牙,放出了大招,等待着Q技能的刷新一股腦的砸在了卡爾瑪的身上,

“噗嗤,”

“噗嗤,”

兩邊同時放出點燃,一個被大招抵消,一個被E技能護盾抵擋,在點燃的效果下,兩邊都是向後拉扯一下,

不過明顯的是卡爾瑪退的遠一些,癲狂認爲這是一個機會,而且自己的大招時間也快結束了,於是在W刷新的那一刻,加持給了自己,跑的飛快,

他知道此時卡爾瑪的E技能還在冷卻,於是冷笑着,一發Q技能穩穩的朝着卡爾瑪過去了,

但是……

林天的走位異常靈活,居然是直接躲開了,

“怎麼可能,”癲狂睜大了眼睛,

隨即,璐璐再度變小,此時在卡爾瑪的眼中,已經失去了威脅了,

林天此時反追着璐璐,另外,也平A着他,

時機剛好,頂着防禦塔,林天一個RQ打了出去,

癲狂也是在積極的走位,不過他能夠走位躲開卡爾瑪的Q技能,但是躲不開卡爾瑪的RQ技能,範圍太大,很好命中,

僅僅是吃了第一套的RQ璐璐就受不了了,

絲血,

僅僅剩下一個平A的傷害了,

而終於看着卡爾瑪還有一小半,雖然不多,但是足以殺掉璐璐了,

看來這場對決,是林天勝出了,

癲狂的目光出現了一點呆滯,

怎麼會這樣,

在他的眼中,卡爾瑪的最後一下平A已經出手了,自己死定了,

原來到頭來,自己還是殺不了林天嗎,

癲狂深深的呼吸着,像是認命一樣的閉上眼睛,目標編號014 但是……

出乎意料的擊殺並沒有到來,

林天的最後的一下攻擊,居然是……落在了防禦塔上……

一下,再一下……

防禦塔爆炸但是自己也因此受到了一下防禦塔的攻擊,

兩邊的血量,都是一絲,

林天淡淡的看了一眼,向後撤去,兩個法師的血量都在一百一下,只要任何一人的平A都可以帶走對面,

但是,林天,選擇了A防禦塔,

“怎麼回事,林天是失誤了嗎,”

“我去,我一定要做成GIF圖啊,最後一下居然是A防禦塔,哈哈哈,”

“好可惜啊,要不然就是一個精彩的單殺了,”

☢ttκǎ n☢¢Ο

“額,是啊,不過對大局沒有影響,反正衆神戰隊輸定了,”

根號也有些不解,說道:“剛纔卡爾瑪和璐璐的對決實在是很精彩,就是最後卡爾瑪百分之百是可以殺掉璐璐的,不知道出現了什麼情況,”

“應該是失誤吧,”他呢喃着,

不過小欣卻是一笑,失誤嗎,不見得,

癲狂回城後,看着自己正在緩緩上升的血量,覺得有點諷刺,

呵呵,失誤,

他剛纔明顯的看到卡爾瑪在攻擊自己的瞬間停止了,改爲攻擊防禦塔,

也就是說,他是故意的,

癲狂心中百感交集,全身的力氣也似乎被抽乾了,

再看看隊友,也是很頹廢的樣子,這場比賽,早就應該結束了,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砰,”

GOD戰隊在整合之後,在二十分鐘選擇秒殺了大龍,隨後直接去推了中路高地,又破了一路,

二十二分鐘,兩路高地,一萬五千的經濟差距,

實在是很大,

水神苦笑一聲,無奈的說:GG了吧,

沒有希望了,

隊友,沒有反對,

於是,水神點下了投降,

三個人已經同意了,只剩下中野兩人,

“同意吧,”隊友無奈的道,

“這只是常規賽,以後還有很多比賽,如果因爲這場比賽影響了士氣就不好了,”

癲狂把隊友的話聽了進去,他擡頭看看水神,看看自己隊友,忽然感覺到一陣的不適應,

這種不適應是因爲自己來的,他甚至不敢看自己的隊友,

他默默的點了否,說道:“再打一打吧,”

“這次,好好打團戰,”

盲僧沒有理會這個頭像,只是也沉默了,

水神看着癲狂,抿抿嘴,想說什麼卻又沒說,

過了半晌,“那就打一打吧,”

於是,璐璐,寒冰,娜美,納爾和盲僧重新站了起來,

他們開始抱團,他們開始防守高地,他們做好每一處自己能夠做的視野,保護好自己能夠保護好的野區,

於是,大家不再看到癲狂拼了命的想要去擊殺卡爾瑪,也不再去搶奪本該屬於上單,本該屬於ADC的資源,

癲狂,開始穩穩的打,打出了自己的風格,

“噢,衆神戰隊再次守住了上路高地,”

“GOD戰隊現在有點推不上去啊,”

“不得不說,剛纔衆神戰隊好像是甦醒了過來,打的非常有條例,”

現場衆神戰隊的粉絲們看到他們在落後快要兩萬的經濟差距這下依然沒有選擇放棄,而是頑強的去打,都是大聲的吶喊着,感動的快要哭了,

無數的聲音爲衆神戰隊吶喊,

這一刻,沒有仇恨,沒有憤怒,只有純粹的電競激情,

“砰,”

三十二分鐘,基地爆炸,

全場比賽,結束,雖然衆神戰隊一度在後期給了GOD戰隊很麻煩,甚至打出了一波一換三有了翻盤的希望,

不過還是因爲經濟差距實在是太大,最終三路被迫,無奈的打出GG,

GOD戰隊在先失一局的情況下,連扳兩局,二比一戰勝了衆神戰隊,非常精彩,

結束後的癲狂,忽然有種輕鬆的感覺,

這一年來,從未有這樣的輕鬆,

ADC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苦笑一聲,

水神也是無奈的聳聳肩:“沒辦法,對面很強,”

當GOD戰隊衆人過來握手的時候,癲狂心中感嘆萬千,

他本不想去看林天的眼神,但是……

“打的不錯,”林天淡淡一笑,伸出手來,

癲狂本能的覺得厭惡,不想去握,但是水神在一旁提醒着,

他終於擡起頭來,看着林天,

那是一種自信,陽光般的微笑和表情,

這就是他一直想要擊敗的林天,

癲狂忽然生出一股無力感來,他輕微的搖搖頭,同樣伸出了手,與林天握在了一起,

“好好加油,”

哪知林天輕輕使力,將癲狂拉了過來,

兩人就這樣淺淺的抱了一下,

一旁的水神驚呆了,

觀衆們,解說們,正在看直播的網友們同樣是驚呆了,

尼瑪,

這……是怎麼回事,

說好的敵人呢,

這怎麼感覺像是多年未見的好朋友啊,

其實癲狂也是極度差異,目光帶着一絲不可思議,身體非常彆扭,

“你……”

僅僅只是一秒鐘,就分開了,林天依然是淡淡的笑容,拍拍癲狂的肩膀,就去握下一個人的手,

“你……”

癲狂臉色非常的尷尬,‘你,你,你’了半天都沒有說出來什麼,

只剩下一句“別碰我……”吞進了肚子裏,

尷尬無比,

李自豪等人同樣是奇怪的看着他,

“天哥,你剛纔爲什麼不單殺那個癲狂啊,”

“對呀,額,還抱了一下他,有點奇怪啊,”

衆人奇怪的看着林天,後者無奈的聳聳肩,“沒什麼啊,”

周毅走過來笑着說道:“你們的天哥,心軟了,”

“我去,那個癲狂這樣對你,對我們戰隊,天哥你下不去手,”李自豪奇怪的說,

林天沉默片刻,苦笑一聲,終究是沒有說話,登上了GOD戰隊的大巴車,

他不說,衆人也不再問,

只是從一刻開始,衆人眼中的癲狂,似乎就開始變了,

他一言不發的坐上了衆神戰隊的車裏,直到回到了基地,顯得心事重重,

而水神也看在眼中,第一次與癲狂比賽之外的交流,

“你和林天認識多久了,”水神忽然說道,

癲狂看了看他,後者微微一笑,遞給他一杯飲料,

後者再次看了看,沒有接,

“拿着吧,”水神笑着,也許是笑容感染了癲狂,他接過了,

“沒多久,”他說道,

水神點點頭:“我是在LSP裏認識他的,那個時候,他還在LTA戰隊,我們衆神戰隊也剛從TGA打上來,”

癲狂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聽着,

“我聽過你們的一些傳聞,很有意思,”水神笑着說,“你和林天之間,怎麼說呢,也不能算是恩怨吧,畢竟,那只是一場比賽,”

這話癲狂聽了一愣,是啊,只是一場比賽,

無論是他堅守了一年以來的憤怒,還是今日無數次想要的單殺,僅僅是一個比賽而已,

“當初如果你和林天位置對換一下的話,恐怕你也會跟林天一樣做吧,爲自己的戰隊不惜一切代價贏下比賽這是正常的,”

“而且,那個所謂的……東海第一,真的有那麼重要,”

癲狂的目光輕微的顫動着, 偏就不談愛

“媳婦兒,你的嘴巴越來越甜了。孺子可教啊。”他起牀,“走,咱們吃飯去。”

Previous article

即便是帝溟寒,也只是把神識放在沉香和忘川還有風護法的身上,根本沒有去挨個觀察九個死士……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