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如此近距離地和林飛對視,徐有才還是通過林飛嘴唇的變化猜出其大概說的是什麼。

「你想幹什麼?信不信我馬上叫保安?」

徐有才聯想到剛才林飛三人已經是鬼鬼祟祟的樣子,現在又突然沖自己大吼大叫,搞得自己耳朵都快聾了,實在是太可惡了!

「好啊,那你快點叫嘛,我倒是很想醫院的保安過來集體參觀一下,一位天生陽痿患者是怎麼做好醫生這份本職工作的的。」

「什麼?你怎麼……」

林飛剛一說完,徐有才整個人猛烈地顫抖了一下,臉色刷地就變得慘白如紙,不可置信地看著林飛,眼睛瞪大如同燈籠般大,後面那半句「知道」在嘴邊轉了半天,最後還是被他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別問我怎麼知道,反正我自有辦法知道。」林飛湊近徐有才耳邊輕聲說道:「徐醫生,多餘話我也不說了,就想問你一句,想不想以後每次都能夠堅挺不倒啊?」

想!

實在是太想了!

徐有才恨不得大聲喊叫出來,將壓抑多年的情感給全部發泄出來。

知道他為什麼從小到大都那麼拚命讀書嗎?

知道他為什麼選擇學醫嗎?

知道他為什麼那麼在意其他人的看法嗎?

原因只有一個——徐有才他自卑!因為他陽痿!

沒錯,自從懂事那一天起,他就知道自己那裡不行,即便是看到多麼激動的畫面,那裡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就這樣,一直到發育時期,別的男生都經歷了變身和開始長鬍子等等雄性激素倍增的場景,而他卻什麼都沒有!

那個時候,徐有才為了不讓自己這個秘密泄露,不得不刻意讓自己的聲音變粗,並且通過在那些網路視頻中學到方法,給自己的臉上劃了鬍子……等等,諸如此類的做法還有很多。

反正為了不暴露自己,徐有才竭盡所能去掩飾。

雖說紙包不住火,但由於徐有才平時就不太愛跟其他學生互動交流,所以這張「紙」竟然讓他一直包到現在。

可以這麼說吧,到目前為止,除了他自己外,還真沒有其他人知道。

這一點,就連徐有才也相當佩服他自己,覺得自己跟古代的花木蘭女扮男裝代父從軍有得一拼!

但是,就在剛剛,林飛把徐有才多年以來一直小心翼翼維護的自尊心,以及男人尊嚴,給瞬間統統無情地全部都摧毀殆盡。

「你……真的可以幫我嗎?」

徐有才沒有直接回答想還是不想,當然,這壓根就不用回答,誰不想啊?不想的人是神經病!

「當然,你自己都沒辦法,為何不嘗試一下死馬當作活馬醫呢?萬一真的可以成功呢?而且,我可以百分百打包票,只要你相信我,十分鐘之內,我就能讓你徹底重振雄風,以後每天都能過上神仙一般的生活。」

說完這一番話,林飛突然覺得自己貌似還有點做傳銷的天賦,推銷起來簡直就是手到拈來,自然得很。

果然,徐有才被說動了。

他沉默了片刻之後,皺著眉看向林飛,問:「你確定沒騙我?我怎麼聽著像傳銷?」

林飛說道:「這樣,你如果不信,我現在可以馬上給你試試,免費,如何?」

「什麼免費?難道你這個還要收錢?」

「你聽過天底下有免費的午餐嗎?就算有,到頭來也是會坑定你的……」

「行吧,那你先試,如果不行,別怪我翻臉……」徐有才說道。

「好,那我就開始了!」

林飛戲謔一笑,剛一說完他人就不見了,待再看清楚他人的時候,林飛已經走到了徐有才跟前,手先快速地沖他胯下四周穴位上捅了幾下,接著拿出一根銀針,對著徐有才兩腿之間的一個重要穴位扎了進去。

「啊~」

徐有才只覺得被點到的穴位幾乎是同時傳來一陣酥麻,而被扎到銀針的地方,伴隨著酥麻外還有一絲刺痛。

不得不說,這種感覺相當酸爽,徐有才的反應也相當誇張。

「別叫,給我忍住十分鐘,要不然功虧一簣!」

「嗯嗯……」

叫得正嗨的徐有才,突然被林飛叫停,心中難免有些不爽,但很快他就又感覺到被扎的地方冒出一股難以言狀的爽感,讓他有些欲罷不能了。

「怎麼樣?很爽吧?」林飛笑問道。

「嗯……超爽!」

徐有才漲紅著臉,一副爽到極點的模樣。

功法修改器 「呵呵,那就對了,還有六分鐘,慢慢爽吧!」

說完,林飛就站了起來,轉身走回到洛雲和她母親身邊。

洛雲指著徐有才問道:「林飛,你們到底在幹嘛?」

林飛連忙解釋:「沒幹嘛,賺點外塊而已,等一下哈,我很快就好!」

說完,林飛略顯百無聊賴,洛雲則陪母親在聊天,他就算想插嘴,但以現在的技術,還是沒能插得進去。

隨後,林飛撇了撇嘴,很是無奈地攤開雙手,接著便重新走回到徐有才跟前,笑道:「徐醫生,還有最後兩分鐘,我想問問你,現在感覺是不是那裡開始漲噗噗了?」

被重燃希望的徐有才,此刻卻沒有絲毫難過的意思,還異常興奮地說:「林飛,你現在最好不要走遠,我……我需要你……」

「好,我不走!」

林飛深深地點了點頭,注視著徐有才。

而徐有才隨著時間在一分一秒地變化,臉上的表情也開始變得複雜多樣起來,也不知喂她多少遍了?

「嗯嗯~」

「滴答~滴答~」

時間總算到了,徐有才猛地站起來,然後看向林飛,質問道:「我把剩餘的東西收起來,然後拿著我們再一起吧……」

說完,林飛已經緩緩站了起來,居高臨下地看著還在半蹲的徐有才,心裡苦笑不已,忍不住想,這小子的嘴巴硬得很,吱吱喳喳地嘮叨了個不停,真是夠了!

(本章完) 「噗通~」

突然,徐有才毫無徵兆地站了起來,然後轉身向林飛就是一跪。

「嘭~」

「嘭~」

繼而,一口氣連磕了兩個響頭,徐有才滿臉激動地停頓了片刻,對林飛說道:「太謝謝你了,太謝謝了……這麼多年了,我、我第一次有那種感覺,第一次,嗚嗚……」

話沒說完,徐有才直接就哭了,而且是哭得稀里嘩啦的那一種。

林飛:「……」

尼瑪,一個大男人,當眾跪我也就算了,還在這裡像個小孩子似的嚎啕大哭,成何體統啊?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林飛對徐有才做了什麼呢!

「好了好了,差不多就行了,你一個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麼樣兒?快給我起來,不然我就生氣了啊,如果我生氣了,就不告訴你以後該怎麼做,才能保持效果哦,後果很嚴重的……」

「好好,我聽你的,馬上起來!」

沒等林飛說完,徐有才就趕緊起來,還匆匆忙忙地擦眼淚,強迫自己不再哭,這模樣也是神了,就跟那些熊孩子似的。

緩下來后,徐有才見林飛沒再吱聲,還以為他真的生氣了,便有點急了,忙說:「林醫生,對不起嘛,我、我剛才就是因為激動,所以才會那樣的,平時我都不會這樣……」

「行了行了,你平時怎麼樣兒,我一點興趣都沒有。」

林飛擺手打斷徐有才,接著說:「這樣吧,你也知道,天下沒有免費午餐這個道理,對吧?剛才給你治療可是損耗了我不少精力和腦細胞,多少也得收點的費用,這個道理你明白不?」

「明白明白,林醫生,您開個價。」

錢不是問題,徐有才本來就生在富裕之家,再者現在每個月都有將近十萬塊的月薪,錢對他來說,根本就只是個數字而已,所以林飛一開口,他就秒懂了。

「好!痛快!就喜歡跟你這樣的人聊天,夠直接,爽!」

林飛朝徐有才豎起一個大拇指,接著說:「那我也不矯情,一口價,五百萬!」

「什麼?五百萬?!」

雖然早已做好林飛漫天開價的心裡準備,但還是沒想到林飛一張嘴就這麼多,當即徐有才就被震驚到了。

「嫌貴嗎?我告訴你,要不是看你人還挺順眼的份上,給你打了個五折呢,其他人的話,起步價至少8位數,知道嗎?」林飛說道。

「……」

徐有才半天震驚得說不出話,但他還是很有理智的一個人,知道和自己的性福相比,幾百萬的錢根本不算什麼,更何況自己又不是拿不出手,於是深吸了一口氣后,他便擠出一絲笑容,點頭回應道:「嗯嗯,我知道,謝謝林醫生,那麼麻煩您提供一下賬號,可否?」

「直接轉某寶吧!賬號我給你!」

「好的,麻煩林醫生了。」

「嗯,我的賬號是……」

接下來,就像在菜市場交易似的,通過面對面轉賬,徐有才快速地把五百萬華夏幣轉到林飛某寶賬號上。

林飛收到錢后,態度立刻比之前好多了。

非常有耐心地交代了後續一些需要注意的事宜,比如說是在飲食上面,還有哪方面的次數上面的一個限制等等,林飛都說得比較詳細。

徐有才就像一個虛心向學的學生一樣,不停地點頭,直到林飛差不多說完了,他才漲紅著臉似乎有點不好意思地問道:「林醫生,不好意思,我想問一下……」

「問吧!」

「那個我今天可以去找個女人……那個啥了嗎?我、我憋不住了……」

「……」

林飛聽得一頭黑線,不過絕對可以理解,人家畢竟憋了那麼多年了,今天難得有感覺了,總得去實踐一下不是,於是笑著點頭:「當然可以,不過要記得,不要隨隨便便在外面找,安全措施一定要做好,最好就把那T給戴上,懂不?」

「嗯嗯,我懂我懂……」

徐有才聽完林飛的話后,整個人都激動得不行,將頭點得像小雞啄米一般,心緒早已飛到今晚的美好場景中去了。

林飛拍了拍他肩膀,說:「今天白天不用上班了,回去好好睡一覺,醒了之後就可以干你想乾的事情了,去吧!」

「好嘞!林醫生,那我先告辭了,再見!」

萌妻送上門:BOSS,請簽收 「嗯,再見!」

拒嫁天王老公 看著徐有才興高采烈地離開的場景,林飛苦笑著搖了搖頭,暗自感慨一聲:老處男一旦有被釋放的那一天,估計那幾十年積攢下來的能量,足以炸毀地球了……

洛雲走了上前,問:「這就搞定了?你到底對人家做了什麼?我怎麼感覺自己像是在看到某個詐騙現場呢?」

林飛笑道:「對啊,搞定了,這你就不要管了,反正你情我願的,我也沒做違法的事情,走吧,我們先回去。」

「走吧,小雲,聽林飛的准沒錯。」洛雲母親適時出現,直接站在了林飛這一邊。

洛雲隨之也沒再說什麼,三人快速地離開了醫院。

林飛在醫院門口叫了一輛快車,親自把洛雲和她母親二人送到了她們家,到家后林飛再認真地給洛雲母親把了脈,詳細檢查了一番,最後再給她服用了一些自己研製的解毒藥丸,做了個按摩推拿后,等到她睡著后,才悄悄關門下到客廳處。

洛雲母親所住的地方是位於京城三環之內的一棟豪華別墅,面積夠大,但裡面的裝修華而不奢,而且充滿了女性的溫柔,讓人看上去都覺得暖心和舒服。

洛雲剛才一直在客廳的沙發等候,可能是由於太勞累,再者林飛檢查的時間比較長,洛雲坐著不到一會兒就睡著了。

林飛輕手躡腳地走到洛雲跟前,看著洛雲完美的側顏時,一時心動,忍不住朝她緋紅嬌俏的臉上親了一口。

「啵~」

洛雲嬌軀微微顫抖了一下,美眸隨之緩緩張開,當她見到是林飛的時候,立刻嫣然一笑,柔聲說道:「林飛,你下來了呀?怎麼不叫醒我啊?對了,我媽呢?她現在情況怎麼樣了?好點了嗎?不行,我得去看看她……」

說著,洛雲就要起身。

但,林飛卻輕輕地一把按住了她,笑罵道:「給我坐好,哪兒也不準去,聽到了嗎?」

洛雲很意外地睜大著美眸,問:「林飛……你想幹嘛?」

林飛故意咧嘴,露出壞壞的笑容:「嘿嘿,我想……」

(本章完) 自從上次在霉國和姚紫菱有了那一次的經歷后,林飛對男女這些事情其實還是念念不忘的,加上現在見到如此溫柔可人的洛雲,更是讓他那顆躁動不安的心,再次沸騰起來。

林飛想幹嘛?

還能幹嘛?當然是干男女之間該乾的事情了。

洛雲也不是傻子,見到眼神如此具有侵略性的林飛,也是一陣芳心大亂,她知道這之後的事情,意味著什麼。

說實話,她也很想!

但,洛雲此刻卻難得地顯得格外理智。

她知道,她們兩人之間的結合,不是現在,至少也不是今晚。

「林飛,我……親戚來了,所以……」

秀眉緊蹙了片刻后,洛雲咬了咬銀牙后,下定決心說道。

「啊?不會吧……」

林飛臉上一陣失望,整個人恍若被潑了一盆冷水般,瞬間焉了。

洛雲見到林飛這樣,頓時有點過意不去,但轉念一想,又覺得自己沒錯,既然都做決定了,那就不應該去胡亂改變它了。

「嗯,所以對不起,我也沒辦法。」洛雲沖林飛歉意一笑,說道。

黃媽站在一側,伸手拉著喬艾芸坐下,「夫人,您別急。」

Previous article

地玉出現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