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這樣下去,肯定會有體型較小的妖獸,進入裂縫來尋找。

但這些也管不了那麼多,只能加快速度修鍊。

否則現在外面這麼多的妖獸,他就算隱匿出去也沒有用,還是有很大的可能會被發現。

另外心神丹由於其他的靈材,也沒有那煉丹的丹爐,也沒有辦法煉製。

雖然地心蓮花在真神本源靈珠的淬鍊下,可以讓藥效達到最大的程度,但還是沒有心神丹的藥效好,所以他不準備直接使用那地心蓮花。

現在這個層次,每一種修鍊的資源,都是非常寶貴的。

就這樣,一修鍊,轉眼間又是三天之久。

羅無生的第二顆血脂丹沒有煉化,但此時,一隻體型較小的蝦類妖獸出現在裂縫外面。

看了裂縫一眼,就進入了裡面。

羅無生雙眼一開,一道厲芒閃過。

那蝦類妖獸原本想要進入看看,但還在半路的時候,四周海水一股極寒之力爆發,將它冰封在其中。

然後一個爆裂,化為點點晶光。

既然這裡有妖獸出現,那麼已經不安全了,等下肯定會有更多的妖獸出現。

雖然第二顆血脂丹沒有徹底的煉化,但也只能先離開,如果到時候六階妖獸出現,他就沒有辦法逃離了。

羅無生也是果決之人,身形一動,從裂縫而出,然後選了一個與那些六階妖獸和神火境武者相反的方向,就快速的隱匿前進。

然而這一前進,就是幾十里,沒有被那些妖獸發現。

如果這樣下去,或許可以重新回到極海域那一邊。

之前他發現了六階妖獸和神火境強者從旁邊經過,說明這些強者都出現在這邊,極海域那邊沒有什麼強者,以他現在的實力,只要多花一些時間,還是能慢慢的逃離開來。

至於血毒蜂為了避免再被那些六階妖獸和神火境強者,羅無生這一次讓血毒蜂隱藏在一些小的地面裂縫,或者淤泥之中。

可是這一次,就在他經過一處珊瑚群的時候,兩株珊瑚突然開出了一雙眼睛。

看著隱匿離開的羅無生,雙眼有些一轉。

對於這兩株珊瑚,羅無生沒有發現。

「可惡,那小子在那邊。」

在同一時間,遠在千里之外的敖葵,一臉憤怒殺意的大叫了起來。

然後體內妖力滾滾,向著羅無生的方向追了過去。

另外通知四周的妖獸,向著阻攔而去,絕對不能讓他有再次隱匿的機會。

得到消息的不止敖葵一個六階妖族,其他的也都在第一時間向著羅無生追殺了過去。

血眼老者這些人類強者,也得到敖葵他們的消息,向著羅無生的方向追了過去。

羅無生再次前進幾十里的時候,發現四周的妖獸突然變多了。

隨即快速的隱匿下來,想要等這些妖獸向著其他的地方而去,在從中出來。

但是他發現這些妖獸,並沒有想要立刻離開的意思,反而向著四周慢慢的遊動,另外雙眼掃視,向著四周仔細的查探了起來。

見到這一幕,羅無生神色微微一凝。

在這麼下去,他的所在位置肯定會被發現。

然而下一秒,從不遠處傳來的一道聲音,讓他的神色更加的一凝。

「給我仔細找,老祖剛才傳來消息,說那羅無生就在這一邊。」

話音一落,一個鼻子尖長的男子,出現在羅無生的五十丈之外。

向著四周看了一眼,就用神識不斷的掃視查探了起來。

羅無生沒想到自己的行蹤,居然被發現了。

看來是自己剛才前進的時候,被什麼隱匿的妖獸給發現了。

妖獸跟人類不同,有很多不同類型的妖獸,其中的能力也是不同。

其中一部分擅長與四周的地形融合,就算是他,如果不是很仔細的查探,也難以發現。

這也是他在海里逃離躲藏,比在陸地更難的原因。

人類只是修鍊比妖獸更加的簡單,但一些能力上,並沒有妖獸這麼的厲害。

既然被發現了,羅無生也不再繼續隱匿。

體內真元一動,一股極寒之力從四周海水爆發,轉眼間席捲百丈。

那鼻尖的男子,對於突然出現的極寒之力,臉色大變,想要躲避開來,卻已經被冰封在其中。

範圍內的那些妖獸也是一樣,全部被冰封。

羅無生的話,身形一個掠閃,向著遠處快速的而去。

現在的他,已經不怕被發現了,看看能不能再次找到一個好的地方躲避一下。

「羅無生,給我滅!」

然而還沒有等羅無生前進三四百丈,一道怒喝,從右側不遠處響徹了起來。

同時一道道滅殺的光柱,破空而至,想要將羅無生轟成粉碎。

羅無生雙眼一寒,既然這邊沒有那些六階妖族和神火境武者,先將這些化形妖獸給斬殺一些,這樣他逃離更加的輕鬆一些。

這些化形妖獸不是他的對手,但是四周沒有化形的妖獸都聽他們命令,一次次的消耗,只會讓他逃離更慢。

袖袍一揮,極寒之力席捲,那些滅殺光柱全部冰封。

然後一個巨浪掀起,直接狠狠拍落。

那化形妖獸神色驚恐,想要快速逃離開開來,但是虛空一聲龍吟響起,讓他整個身體一顫,停滯在半空。

這一停滯,直接被席捲冰封。

羅無生看了一眼,全力快速的前進。

一路上碰到幾波的妖獸攻擊,但都在第一時間凌厲出手,將他們滅殺在其中。

敖葵那些妖獸,對於自己這邊的化形妖獸,又被羅無生滅殺了一些,整個神色已經猙獰殺意到極點。

他們妖族五階的,也少於人類的真魂境,現在死了這麼多,對於他們是一個很大的損失。

就這樣,轉眼間就是一天之久。

期間他不知道滅殺了多少的妖獸,但就算如此,後面還有很多的妖獸,不斷的向著他這邊過來。

至於那些化形妖獸學乖了,不敢出來,躲在暗處,控制著妖獸對他發動攻擊。

羅無生的話,如果在第一時間發現那躲避的化形妖獸,就直接出手滅殺,但沒有發現的話,也沒有去找,因為他根本沒有這個時間。

可是這一次,等羅無生再次前進數百丈的時候,四周的海水,突然出現急劇的動亂。 言越聽著姜雲卿的話先是下意識想要反駁,覺得靈力被壓制之後與海獸作戰,無疑是將自己置於險境。

而且這磐雲海深處的海獸何等兇猛,豈是張集等人可以應付。

可是等聽到後來,張了張嘴,卻發現他根本找不出反駁的理由來。

言家走的是靈修的路子,當年強渡磐雲海時,所有人都躲在船艙之中,生怕遭了意外,可是張集他們本就是體修,就算被靈霧壓制了修為,可身體本身就遠比靈修要來的厲害,也更能適應磐雲海中的這重重壓力。

言越曾經見過其他體修修鍊之時,都是借著外界壓力不斷磨練筋骨,以求突破。

而這磐雲海正如姜雲卿所說,不就是最好的磨練之地嗎?

君璟墨本也打算和姜雲卿下海捕獵,如今加上張集等人,便不怕被言越懷疑。

他在旁開口說道:「雲卿說的有道理,既是走體修的路子,總不能只依靠著涅火金蓮和海獸肉來淬鍊體質,這樣恐怕有些拔苗助長。」

「實戰是最好的磨練辦法,與其一味閉門造車,倒不如試試看。」

姜雲卿看向張集和柳驍:「磐雲海中海獸兇猛,你們若要下海說不定會有危險的,我會盡量護著你們,可也不能全然保證一定不會出事。」

「如果你們不願意覺得太過冒險,留在甲板上修鍊也可以……」

張集開口道:「不,我去!」

柳驍也是急聲道:「我也是,我和夫人公子一起下海。」

兩人都不是什麼膽小之人,也曾經歷過許多生死,更明白這世上從來沒有不勞而獲的事情。

姜雲卿和君璟墨待他們極好,所選擇的路子對他們來說也是最為有益的,之前他們就怕自己修為低下,去到東聖之後連累了主子。

如今能夠儘快突破,他們又怎麼可能會退卻。

張集對著姜雲卿說道:「之前夫人下海時,我和柳驍便已經心動不已,也想試試海獸的威力。」

姜雲卿眼底浮現些笑意,和君璟墨對視了一眼后,方才說道:「那好,等他們醒過來后,你問問他們,若有不願意冒險的,可留在船上,其他願意的,從明天起每天隨我下海。」

「是,夫人!」

言越看著如同打了雞血的張集兩人,一時無言。

「師父,你怎麼了?」姜雲卿察覺言越神色有些不對,開口問道。

言越搖搖頭:「沒什麼。」

他心中有些說不上來的感覺。

言越雖然在西蕪呆了近二十年,甚至也和姜雲卿他們相處了不短的時間,可是他卻依舊一直以東聖之人的想法來想著姜雲卿他們,卻忘記了這些人都不是東聖那些自幼開始修鍊,卻未曾見過血腥之人。

姜雲卿和君璟墨也好,張集、柳驍等人也罷。

他們無一不是曾在戰場之上殺伐,手染血腥,心性堅毅之輩。

東聖的人雖然自幼修鍊,有著西蕪沒有的傳承,可他們就像是被關在一層罩子里,空有修為,可姜雲卿他們這些人卻猶如出籠的野獸,無所畏懼,能夠碾殺同等階之人。 第五百二十四章幽冥空間

感覺到這動亂,羅無生面色一變,連忙身形向後退避開來。

但還沒有退避丈許,前面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吸力,想要將羅無生吸入其中。

「封!」

羅無生神色一沉,一聲暴喝。

一股極寒之力將四周海水冰封,來抵擋這股吸力,讓自己順利的逃離開來。

等羅無生出現在四五丈之外的時候,身前五十丈之外,突然出現一個超巨型的水下龍捲。

四周一些無法抵擋吸力的妖獸,全部被那水下龍捲給吸入了其中。

其中一些一兩階的妖獸,瞬間被撕裂成了碎片。

看著那些被吸入的妖獸,羅無生身形再次快速的向後而去。

他原本一開始的時候,認為那吸力是什麼強大的六階妖獸攻擊而出的,沒想到居然不是,否則的話,四周的那些妖獸不可能被吸入其中。

另外他發現這股吸力越來越強大,心中感覺到了一絲心悸,而且那水龍捲也隨之擴大的了數丈。

除此之外,羅無生還從中感覺到了一絲絲幽寒的力量。

「幽冥空間,逃!」

四周隱匿的化形妖獸,看到這那水龍捲,臉上浮現出一絲驚慌恐懼,連忙催動體內的妖力,向著遠處逃離開來。

「幽冥空間?」

羅無生神色一凝,喃喃了一聲。

不知道這個幽冥空間是什麼地方,但是從那些化形妖獸的神態,對著幽冥空間非常的驚恐。

看來還是要問一下那些化形妖獸,從他們的口中,問出這幽冥空間是什麼地方。

他現在被發現,四周都是那些妖族的妖獸,有些難以逃走,或許這個幽冥空間是個不錯的躲藏之地。

身形一個掠動,再次與那水龍捲拉開一些距離,就向著那些化形妖獸追了過去。

「小子,這一次看你往哪裡逃?」

可是還沒有等羅無生追去兩三丈,一聲暴怒的殺意咆哮,從身後不遠處響徹了起來。

同時一隻靈威強大的半透明巨掌,自羅無生的身後上方虛空出現。

羅無生神色陰沉,沒想到那些六階妖獸,這麼快就追了上來,現在想要問那些化形妖獸那幽冥空間是什麼地方,已經來不及了。

雙眼一個堅定,體內真元一個咆哮,就直接向著那個水龍捲而去,至於那半透明巨掌被冰焰巨浪給抵擋了下來。

羅無生自己本身的速度很快,外加那水龍捲的強大吸力,很快出現在那水龍捲的旁邊。

然後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進入那水龍捲裡面。

為了應對意外,羅無生將除了真神之力之外的力量,全部一瞬間全部施展了出來。

水龍捲的撕扯非常的強大,但對於他來說不是什麼問題,輕易的就抵擋了下來。

可是這一抵擋,下一秒,羅無生的臉色突然一個大變。

之前他感覺到那股幽寒之力,突然一個爆發,向著四周席捲而來。

不是說這幽寒之力很強大,而是這幽寒之力進入體內,居然將他的真元給慢慢的禁錮了起來。

最後視線落在他們現在身處的溶洞之上,一條破山奪路,狂奔勢凶的大河分流。

Previous article

南宮墨派人來尋魏娉婷時,魏娉婷正和自己久別才見的暖爐說著洛東那些傳的尤為厲害的流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