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要達到目的,或許比想象要困難許多。

「大家坐在中間吧。」羅陽說道。

於是花襲伊等人都在舞台那兒盤膝坐下,羅陽則在四周巡邏。

第十塊木炭有可能來,也有可能不來。

羅陽負上了保護花襲伊等人的任務,感到壓力不小。

皓月當空,夜風徐來,周圍漸漸的安靜下來,表演場里卻瀰漫著緊張的氣氛。

系統之快穿遊戲 「莫邪小姐,待會要是第十塊木炭來了,沒有我的命令,你不要隨便現身。明白了嗎?」羅陽說道。

「你不要用命令的口吻跟我說話!」血煞子冷道。

血煞子加上混沌球的力量,不知能否對付第十塊木炭。

羅陽問道:「莫邪小姐,我用混沌球能不能困住第十塊木炭?」

只聽血煞子冷笑了一聲,說道:「你以為混沌球能把第十塊木炭吸進去?除非第十塊木炭願意進去!」

怎樣才能讓第十塊木炭進混沌球,羅陽沒有一點頭緒,那比登天還要困難。

「你也見過第十塊木炭了,以你的能力,有機會拿下它嗎?」羅陽問。

「你讓我吸收魂珠的力量,我有信心打敗它!」血煞子說道。

這個條件,羅陽不敢輕易答應。

若讓血煞子吸走了魂珠的力量,以後若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又要魂珠,那羅陽都沒東西還給她們。

來了天江市,羅陽一直躲著白蕙和谷家三姐妹,一是怕被她們纏著不放,二也是為了保護她們。

就算沒有第十塊木炭的危險,花襲伊等人也會對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再三追查。

現今忙於應對第十塊木炭,花襲伊等人才沒空去跟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的事。

「莫邪小姐,如果魂珠是我的,我早就給你了。都說了是我朋友的。我還要問過我朋友才知道。」羅陽說道。 「叮……恭喜宿主獲得血族避陽石。」

避陽石?

李沖看著手裡的黑色石頭,有些疑惑。

隨後,系統就給出了相應提示。

【血族避陽石】:血族寶物,佩戴可使得低於伯爵等級的血族,減少百分之九十的陽光照射傷害。

李沖恍然,先前安妮提到過,血族只有伯爵等級以上的存在,才能夠在陽光下生存,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擁有寶物。

很顯然,這血族護衛,就是靠著塊石頭避免陽光照射的。

直接扔進系統物品欄中,這東西暫時用不上,但說不定以後能用上,索性就先留著。

隨後,帶著牛翠花出了公園,打了車,直奔碧海藍天。

他沒有將牛翠花送回家,而是帶到了自己房間,母親王桂芝看到后,連問怎麼了,李沖只好撒了個謊,說牛翠花和自己逛了一天,中暑了。

將昏迷的牛翠花放在床上,他便準備將真氣度給對方,可看到牛翠花那略顯蒼白的俏麗臉龐,一時間有些沉迷了。

「好美。」

不知不覺的,李沖將嘴貼上了對方的紅唇。

涼涼的,很舒服。

一絲絲真氣,在他調和之下,緩緩度入牛翠花的體內,而他也感覺到,似乎牛翠花的身體開始有些發熱。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他不知道度了多少真氣過去,他只是沉醉在這迷人的吻中。

突然,一股吸力從李沖的嘴上傳來,他猛然發現,體內的九陽真氣,居然源源不斷的向牛翠花身體涌去。

而且,兩瓣唇根本無法分開,就好像吸鐵石般,將他們二人吸在了一起。

李沖有些害怕了。

倒不是擔心九陽真氣會被全部吸走,而是擔心牛翠花被狂暴的九陽真氣撐爆。

要知道,九陽真氣是極陽之氣,以狂暴著稱,若不是他經過調和,將真氣平穩后度入對方體內,怕早就出了問題,可如今,牛翠花體內突然出現的吸力,讓他根本無法控制體內的真氣,如此,他大為焦急。

「翠花,快醒醒,快醒醒。」可任憑他如何呼喊,也無法張開嘴,嘴唇一直被緊緊的吸著。

我靠,這到底咋回事啊。

李衝心中焦急不已,如果繼續下去,他不但會被吸成人干,牛翠花也會因九陽真氣的狂暴撐爆。

「系統,快出來。」李沖只能求助系統。

系統也大急道:「快離開她,不然你會被吸乾的。」

李沖意識道:「我離不開啊,根本無法控制,你快想想辦法啊。」

然而,沒等系統回答,他就感覺到身體一沉,頭腦也傳來一陣陣眩暈。

最後,竟是直接暈了過去。

豔骨 當他醒來時,已經到了晚上。

他只覺得腦袋傳來一陣刺痛,身體更是一陣虛弱,渾身無力的感覺。

「我……我這是怎麼了?」李沖揉著腦袋,下意識道。

「小沖,你到底怎麼了?別嚇我啊。」

王桂芝的聲音突然響起。

李沖睜開雙眼,先是有些模糊,隨後眼前的一切都開始恢復。

王桂芝、李鐵城、牛父、牛母、就連馬宏也在。

李沖努力的回憶之前發生的事情,再感受了一下身體,不由露出一絲苦笑。

牛翠花還在身邊昏迷,不過臉色紅潤了許多,看上去已經恢復了正常,甚至他有一種感覺,這小丫頭與之前不一樣了。

「我沒事,只是有些頭暈。」李沖揉了揉腦袋,說道。

聞言,眾人鬆了口氣。

先前李沖和牛翠花回房間后就沒有出去,甚至連晚飯也沒有吃,王桂芝有些好奇,就打算上樓看看,可發現門鎖了,她還以為自己兒子幹什麼壞事兒了,索性露出怪笑在門口聽著,但聽了半天沒有一點聲音傳出來,頓時覺得不妙。

隨後她將這件事告訴了李鐵城,李鐵城知道后,便讓王桂芝拿鑰匙將門打開,可這一打開不要緊,他們發現,李沖和牛翠花都昏迷了過去。

他們知道自己的兒子有本事,所以沒有去醫院,叫來了牛父牛母后,又將馬宏叫來了,他們詢問馬宏,但馬宏也不知道李沖和牛翠花為什麼會昏迷,他只是說,以李沖的本事應該沒事兒,叫大家放心。

索性,眾人就在床邊焦急等候。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李沖終於醒了。

王桂芝還是有些不放心,問道:「翠花呢,她怎麼還不醒?」

李沖看了一眼牛翠花,苦笑道:「放心吧,這小丫頭好著呢,等她醒后,就成了武林高手了。」

「武林高手?」牛父牛母驚訝。

李沖點頭。

他醒了才知道,他體內的真氣已經消耗殆盡,全被牛翠花吸了過去。

幸運的是,牛翠花並沒有被九陽真氣撐爆,反而因禍得福,突破了瓶頸,達到了另一個層次。

至於具體是什麼情況,他就不知道了,他只能感覺到牛翠花很好,沒什麼副作用產生。

只是正好相反,由於真氣過度消耗,九陽神功功法已經停止運轉,按照系統所說,他暫時成了普通人。

想要恢復的話,只能等待一個星期,一個星期之後,功法將自動恢復正常。

他只期盼,這七天里,千萬別碰到什麼事兒。

「嗯,她沒事兒,挺好的,叔叔阿姨放心吧。」李沖安慰道。

得到再次確認,牛父牛母終於放下心來。

只是李沖發現,不論是他的父母,還是牛翠花的父母,甚至是馬宏那小子,看向他的眼神都帶著一抹古怪之色。

李沖連忙道:「我們什麼都沒做,真的。」

可越是這麼說,反而讓他覺得,這些人的眼神越加怪異。

牛母嘆道:「哎,孩子大了。」

牛父則笑著對李鐵城道:「我說老李啊,咱們是不是該談一下這兩個小傢伙將來的事兒了。」

李鐵城一愣,隨後哈哈笑道:「談,談,走,我們下樓邊喝茶邊聊。」

說著,兩家人都下了樓。

留下一臉懵逼的李沖,和滿臉猥瑣笑容馬宏。

馬宏嘿嘿一笑道:「行啊沖子,你也不怕叔叔阿姨他們發現,居然在家就…….」

李沖隨手拿起枕頭,便砸了過去。

「就你大爺,我真的什麼都沒做。」

馬宏快速逃到門口,臉上的笑容更加猥瑣道:「你說沒做,誰信呢。」

「你大爺!」

又是一個枕頭扔了過去,馬宏連忙躲閃,嘿嘿一笑道:「沖子,別忘了明天同學聚會啊,我先閃了。」 第二天早上。

當李沖醒來時,發現牛翠花依舊處於昏睡狀態,但身體機能卻是異常的好。

相反,他卻從昨天真氣被牛翠花吸走後,就變成了普通人。

當然,這只是相對而言,以他九陽神功第四層的修為,早就將骨骼經脈鍛造的相當堅固,打個ufc什麼,還是比較輕鬆的。

悄悄在牛翠花的臉頰上親了一口,雖說昨晚沒做什麼,但摟一宿的感覺也不錯。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醒。」李沖嘆了口氣。

起床收拾一翻,將新買的李寧套裝穿在身上,就給馬宏打了個電話,告訴他在豪景飯店門口等。

隨後下了樓,跟父母打了聲招呼,說牛翠花現在很好,不要打擾她。

之後,他就開車來到了豪景飯店。

當然,在他出門之前,好運倒霉系統自動開啟,讓他無語的是,今天系統自動抽取的又是倒霉,他只好祈求別在同學面前出醜,不然臉就丟大了。

將車停在飯店門口的車位,剛打開車門,就聽到後面有人喊他。

「沖子,我在這兒呢。」 首席保鏢,柔心噬骨 離老遠,馬宏就朝李沖打著招呼。

李沖看了一下時間,九點十分,按照王小麗發給他的時間,已經晚了十分鐘。

「走吧,估計他們已經開始了。」

山村小嶺主 馬宏點點頭,跟著李沖走進了飯店。

「蓬!」

一聲悶響傳來,緊隨而後的是一聲慘叫。

馬宏哈哈笑道:「沖子,你今天眼神兒怎麼不好使了呢,往玻璃上撞?」

李沖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還好頭沒撞壞。

看來已經開始倒霉了。

「沒事,走吧。」若有所思的揉著腦袋,李沖率先向電梯走去,只是他走的很小心,生怕再碰到什麼。

坐著電梯,直奔十三樓,山水閣。

電梯門開,李沖和馬宏走了出來。

馬宏道:「沖子,你不和天九他們打聲招呼?」

李沖搖頭道:「不用,也不是啥大事兒,同學聚會而已。」

馬宏點點頭,跟著李沖並肩朝山水閣走去。

當二人來到山水閣前,正巧一個身穿黃衣的女孩從門內走出。

「小麗。」李沖對女孩喊道。

王小麗抬頭一看,喜道:「你們來啦,快進去吧,同學們都已經到了。」

李沖點頭,問道:「你這是去哪?」

王小麗搖了搖手機,笑道:「倩倩來了,正在樓下,我去接她上來。」

聞言,李沖表情僵硬的笑了笑,哦了一聲。

見王小麗走進電梯,馬宏低聲道:「沖子,你不會還在想她吧?」

李沖搖搖頭,道:「走吧,我們進去。」

說著,二人推開門,走了進去。

山水閣的包廂不大,屬於正常聚會吃飯的地方,裡面有兩張大圓桌,中間隔著一張屏風。

「不對啊!怎麼剛剛砍到,就沒有呼吸了!」

Previous article

「哇,紀雪,」安敬慕驚訝地望著那些串好的肉串,問道:「這些竹籤你哪來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