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淳風的智商確實恢復的差不多了,我現在便要尋得遊歷名山大川的淳風共同研究這破解萬魂詛咒,但這開啓冊天儀式的辦法,四件神器的下落定然是花點時間去研究,但想必以我與淳風的實力也不是什麼難事,所以作爲使者的我就說這麼多吧,還有什麼疑問你就直接詢問你的父親便可,需要補充的地方你的祖宗到時候會找你的,小朋友,看見祖宗的時候代我問好,他會親自教授你讀魂之術的使用方法,那可是個小驚—-喜啊!”

話音未落,我感覺有什麼東西好像離開了房間一樣,待到徐伯轉過身來的時候,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那把黑色的紙傘,我發現這傢伙又成了剛進門時候的樣子,目無瞳仁,好像被施了定身咒的軀殼無二。而一旁的崔慕白和鐵衣則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顯然是見過此種情形,不過這光怪陸離的一幕,也徹底打消了我的疑慮。

父親看着我的眼神似乎是很矛盾的樣子,像是在猶豫什麼重大的決定一般然後緩緩的說:“兒子,人都是自私的,我也不例外,我們父子能夠相聚原本就是一個奇蹟,我告訴你這一切是因爲我作爲崔家人的責任,但是不想去你去冒險解咒是我作爲一個父親的私心,對於一個父親來說,孩子的平安健康永遠是最重要的事情!所以我不希望你因爲家族的責任而犧牲了你的幸福,你是我的孩子,對我而言,什麼責任,什麼使命,都沒有你來的重要!”。

隨着父親的話,讓我全身有股從未出現過的暖流,流淌全身,有家有爹的感覺實在是好到不行。

我知道,父親說出的這句話意味着什麼,需要怎樣的勇氣。

“兒子,在你擁有炙血玄武之後,你便擁有了選擇你自己命運的機會。縱使你不去解開這萬魂詛咒,也不會經受如我一般的噬骨之殤,可以像是一個正常人一樣生活。雖然,你不會再有自己的孩子,但至少也不會面臨死亡。我們能夠相見已是一場奇蹟,而解開這萬魂詛咒更是如同奇蹟,可連續發生兩次奇蹟的概率實在是太低了!如今的崔家,原本就有當年唐王李家賜予的無數財富,加之崔伯的打理之下,也算是富甲一方了,生活無憂了,這數千年都無法破解的詛咒,解咒之路必然是荊棘密佈,事關生死,作爲一個父親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去跳進一個深不見底的磨難中,九死一生,我不忍,真的不忍。”

父親的脣齒啓合間說出的每一個都叩問着我的心,他寧願自己經受噬骨之殤而隕滅希望的話,那一滴滴淚珠更是讓我心痛不已,它讓我懂得了什麼是家,什麼是親,什麼是愛,這份我好久不見的奢侈情感。

我思索了片刻,

“如果解不開萬魂詛咒你體內會有玄武之血嗎?”

“呵呵,崔家玄武之血只有一滴,我的圖案自然會慢慢變淡,直到消失。”

“消失了會怎樣?”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第875章

後來,南宮藍為帝滄海生下了一對龍鳳胎,所謂是兒女雙全,帝溟寒是弟弟,他還有一個親生的姐姐叫做帝瑤,兩人不過相差了一炷香的時間都不到。帝瑤從小性格活潑可愛,不像帝溟寒小時候就冰冷的跟個小大人似的,同樣的帝瑤的天賦也很一般,不像帝溟寒天賦逆天,完全繼承了自己爹娘的優良血統,成為了魔界的逆天小天才……

不到百歲就已經是打遍魔界無敵手了!一家四口日子過的也是簡單快樂,因為帝溟寒為人從小性子冷淡,沉穩懂事,天賦又高的關係!因此,帝滄海在帝溟寒500歲的時候,就將整個魔界交給了帝溟寒打理,自己則帶著愛妻南宮藍和女兒帝瑤,沒事遊走三界,過著神仙般的日子……

對此,帝溟寒倒是沒有什麼意見,比起整日被自己的姐姐欺負,姐姐被爹娘帶走,反而讓他清靜了不少!雖然帝溟寒表面上很是嫌棄自己的姐姐帝瑤,但是沒有人比他更愛護帝瑤……

對於帝瑤別說欺負了,單凡有人說帝瑤一句不好,帝溟寒都會滅了人家全族,手段那叫一個殘酷冷血!也正是因為帝溟寒的殘酷冷血,一直都被魔界的魔族十分敬畏,平時看到帝溟寒時,連看都不敢看他一眼,更別說去違背他的命令了……

可即便是如此彆扭的帝溟寒,也有一個至交好友,而且這個人還不是魔界的人,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神界聖域至高無上的神,也是神界最年輕的聖子墨紫陽……

墨紫陽是神界的神主收養的義子,卻因為天賦卓絕,憑藉自己的實力,用了不到萬年的時間,坐上了可以跟神主平起平坐的位置,成為神界至高無上的聖子……

帝溟寒跟墨紫陽相識在人界,在帝溟寒接管魔界三千年後,魔界一切如常,沒有什麼事情,他便將自己的四大護法留下來管理魔界,自己則封印了實力,去了人界歷練……

不管是魔是神,一旦封印實力去凡間歷練,是沒有辦法在歷練結束前,解封自己的實力的!這是天地規則管制著的,就算帝溟寒和墨紫陽也不能……

作為神魔他們每一次封印實力下凡歷練或者歷劫時,實力被封印,記憶也會被封印,而在凡間的所有記憶,都會在歷練或者歷劫結束的時候,全部消失,他們唯一記得的就是,自己去了凡間歷練或者歷劫,但是卻不會有具體的記憶,除非是特別深刻的記憶,或者發生什麼意外,比如帝溟寒這一次歷劫歸來,記得自己有個女兒的事情……

帝溟寒在凡間歷練時,也趕上了聖子墨紫陽無聊,也封印了實力下凡歷練,兩人巧合的落在了同一個大陸,同一個家族,成為了被家族拋棄欺凌的親兄弟,墨紫陽是哥哥,帝溟寒則是弟弟……

從此,兩人在凡間開始一段長達三百年的歷練經歷,其中多次生死關頭,雙方都為彼此險些喪命! 第876章

那種為自己親人死而後已的經歷,對於神魔的兩人來說都是無比奇妙的……

也正是因為這樣深刻的記憶,使得兩人歷練回去之後,也沒有忘記彼此,反而還陰差陽錯的,得知了對方的身份。 豪門圈寵:失守的緋色遊戲 帝溟寒也沒有想到墨紫陽竟然是神界的聖子,墨紫陽更加沒有想到帝溟寒是魔界的魔尊,更是未來的魔神!

而自古都是神魔不兩立,但是兩人有著一切歷練在凡間的記憶,卻是怎麼都無法成為敵人,反而隨著時間的過去,成為了惺惺相惜的至交好友!

當然了,為了神界和魔界的安穩,兩人基本上見面都是私下的,除了兩人身邊的親信外,再無任何人知道兩人的關係,雖然有些偷偷摸摸之嫌,但是兩人都是不拘小節的人,根本不在意……

而兩人交好,也因為他們的身份,並沒有引起神界和魔界的事端,一切相安無事!

直到數萬年後,墨紫陽帶著自己的喜歡的女子,神主府的大小姐墨九狸去給帝溟寒認識,墨紫陽是看著墨九狸出生長大的,在墨九狸出生時,第一眼就被墨紫陽認定了!

因此,在墨紫陽的心裡墨九狸就是他的妻子,他認定了墨九狸就是他的女人,墨紫陽對墨九狸的感情深沉而偏執!而對於從小就把墨紫陽當作親人,當作兄長看待的墨九狸,根本不懂墨紫陽的心思……

帝溟寒第一次見到墨九狸時,小九狸才7歲,小小的年紀,已經出落得傾城角色,讓看管了自家姐姐和娘親美貌的帝溟寒也是眼前一亮。當得知小九狸是墨紫陽的妻子時,帝溟寒也並沒有覺得有什麼……

畢竟兩人相識數萬年,早就從墨紫陽嘴裡得知他的小未婚妻出生等等的事情了!對於這些事情,墨紫陽也只喜歡跟帝溟寒分享,畢竟在神界他的地位崇高,總不能沒事跟身邊的那些神,去說自己的心事吧……

在墨九狸小的時候,還比較喜歡跟著墨紫陽身邊,慢慢的隨著墨九狸長大,畢竟男女之間愛好都是不同的,也就很少跟著墨紫陽了……

帝溟寒時常會聽到墨紫陽的抱怨,弄得他也十分的無奈,而墨九狸從七歲的時候,見過一次帝溟寒后,就再也沒有見過帝溟寒了,也早就把七歲時見過的帝溟寒給忘到九霄雲外了……

帝溟寒和墨九狸第二次見面,是在神界,魔界,人界的交界處,儲神大陸。儲神大陸是所有人界各個大陸的修鍊者,成神之路的開啟之地……

人界大陸分為高中低等,低級大陸的資源匱乏,有的人能夠修鍊,有的人連修鍊都不能!而低級大陸的修鍊者修鍊到了一定等級就會飛升到中級大陸,然後再從中間大陸,飛升到高級大陸,最後所有高級大陸的修鍊者,修鍊到頂級之後,就會飛升到儲神大陸,只有在儲神大陸或者屬於自己的神印,才能飛升到神界……

因此,儲神大陸是最繁華的地方,許多的神也都喜歡到儲神大陸遊歷! 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地上已經落了薄薄的一層雪花,身旁的鐵衣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將自己的大衣披在了我的身上,但愈大的雪花很快還是將我身上鋪滿開來。

我也不知道這雪花是爲了渲染盧招娣冤殤的氣氛,還是別的什麼原因,在盛春的季節就這樣在我們頭頂這個局部天空下起了白雪,而且是我們走到哪裏,這雪花就跟到哪裏,十分離譜,甚至我們鑽進工棚裏的時候,這雪花依舊下個不停。

這感覺就像是在拍華夏神劇的那種感覺,三流道具捧着一個水管子,豬腳走到哪裏撒到哪裏的感覺,既然這雪花躲避是躲不過了,索性我也就不管不顧了,任憑冷冷的雪花在我頭頂胡亂的拍。

通過剛剛讀魂,我已經知道了盧招娣所經歷的這些悲愴的故事,想起那個禽獸幹出的這種事情,我頓時正義感爆棚,思索着用什麼辦法可以幫助她走出過去,開始新生。

當我漸漸回過神來的時候,有種從深度睡眠中醒來的感覺,實打實的說,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用這讀魂術,感覺就像是身臨其境的在看一場大電影,也像是在漾泉靠山屯枯井下的時候,鐵衣所使用的鬼隱那一般就在事情發生的現場,卻看不到,觸不到,只能簡簡單單的圍觀那種無力感。

就在我憂傷的回憶感慨的時候,順着我漸漸清晰的視線,我看見了胖子,便失聲笑了起來,原來這胖子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兩個眼睛都有了淤青,真像是一隻肥碩的熊貓一般,加上一張苦瓜臉,真是十分有喜劇效果。

看着我爆笑的樣子,胖子對着鐵衣詫異的問道,“我說鐵衣,你說現在崔銘這個貨算是醒過來了嗎?你剛纔拉住我不能揍他說他讀魂的時候不能分神,不能驚醒,像是夢遊一樣,看這樣子應該算是醒來了吧?那我現在可以爆揍他了嗎?”

鐵衣看着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邊對着胖子點了點頭。

這胖子一看見鐵衣在點頭,頓時一口吐出了含在嘴裏的煙,大呼一聲“還我青春靚麗容顏!”之後,便像是下山野豬一般衝着我奔騰而來,頓時嚇了我一跳,我眼看四處無地方躲藏,便圍着鐵衣打轉,這胖子便尾隨追着我,我們兩個就這樣像是玩遊戲一般在鐵衣身邊打轉。

而那邊的楊凡則好奇的看着我們這邊,好幾次躍躍欲試的想要過來,我都擺手示意不要過來,方纔阻止下來,要是這傢伙真過來了,我這崔氏集團名譽總經理的威信則在還沒有樹立起來的時候就完全坍塌了,這麼丟人的事情,定然是不能讓人圍觀的。

我一邊跑,一邊對着身後的胖子說:“我說李歪,你小子腦子秀逗,肚子上的脂肪倒流回腦子裏了吧,我這剛剛醒來你追我幹毛線啊,這麼嚴肅的時候,你小子想玩老鷹抓小雞也的看個時候吧,哦不對,這不算老鷹捉小雞,不管什麼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好凌亂!”

看見我動作因爲說話稍稍有遲緩了,這胖子憋着一口氣,這臉色都憋成豬肝色了,直接向着我撲了過來,還別說這死胖子雖然身材渾厚脂肪衆多,但是這身手卻當真不是蓋的,一下子我就被這死胖子壓在身下,我頓時感覺全身的骨頭都被折斷了,一種像是被一座山壓着一般的感覺,簡直連氣都喘不過來。

胖子因爲動作太劇烈,光是在我身上呼哧呼哧的喘着氣,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我估摸着等這小子順氣的時候,我已經被壓的昏迷甚至死亡都極有可能了。

我求救似得看着鐵衣,“我說鐵疙瘩啊,你這影子衛士是混工資的吧,到底能不能好好的相處了,看見我被這死胖子快壓死了,你爲毛不幫忙啊。”

鐵衣看着我很呆萌的搖了搖頭說,“沒事,一定不會出意外的,像是這種正常的相處和朋友打鬧,我們影子衛士是不會出手的。”

這個時候,我用餘光掃向前方破木棺材上的盧招娣,看着我被壓在胖子身下的造型,眼睛都呆滯了,好像在笑的樣子,我也是醉了,我這堂堂陰差,雖然不是正式的,但怎麼說也是個陰官啊,被這鬼民嘲笑,簡直是丟死人了。

就算這丟人也就算了,被鬼民嘲笑也就罷了,只是到了現在我都還不知道眼前的這事情究竟是一個什麼情況啊,這胖子爲毛會發瘋?這傢伙的兩個淤青的黑眼圈是怎麼而來?

就在我被壓的失去求生希望的時候,這死胖子終於理順氣了,可以完整的說話了,“我說崔銘你個禽獸啊,你知不知道,你胖哥哥我也是靠臉吃飯的主啊,名震茅山這麼多年,我大李振也就三樣寶貝,排名第一的是容顏,這個東西基本是個人有點欣賞和品味的都能看出來,這第二是廚藝,第三就是道術了。”

說道這裏,胖子趴在我身上,緩緩的擡起頭,側臉四十五度遠遠的看着遠方,好像他的目光比遠方更遠,大概三秒鐘之後,竟然針的有眼淚掉了下來,看來這傢伙還真是動了真感情。

接着,胖子的語氣帶着淡淡的憂鬱和傷感對着身下的我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喊道:“可是,你小子看看,你好好看看我的臉,我的眼睛,我憂鬱的眼神竟然讓你小子搞成了這幅模樣,你讓我怎麼過。”

說到這裏,這死胖子竟然又掏出忽悠我的那一臺蘋果梨手機來了個自拍,然後看了看照片,頓時淚流滿面。

想到這裏,我拼盡全部的力量喊道:“我擦,你成了這模樣關我毛線事情啊,不過說實話,我覺得你現在的造型比眼前的造型帥氣多了啊,你難道沒有發現現在很流行這種煙燻妝啊。”

“真的,這個造型還行?”說到這裏,這死胖子竟然完全不顧現在在他身下隨時斃命的我,而又徑自的來了一組連拍,然後看着照片仔細打量起來。

我也是醉了,“胖子,你這眼睛究竟是怎麼回事啊,你也看見了我剛纔一直在給盧招娣讀魂,你這造型跟我有啥關係啊,究竟還能不能好好說話了。”

胖子則一邊看着手裏的蘋果梨手機,一邊上下動了一下,我頓時感覺骨頭全部斷掉了,差點就昏死過去了。這胖子才說道,“好像這新造型確實還不錯,你小子還有臉說啊,你說你讀魂就讀魂吧,你看你把我打的,再說你打就打吧,你幹嘛非打我的臉啊,我看你妹的,你小子一定是故意的,嫉妒我的比你長的帥氣,所以故意給我整成這樣,你看這都破相了。

不過還好胖爺我天生麗質難自棄,就算是被你打成了這造型,還是難以掩蓋我的帥氣。”

我對這胖子已經完全無語了,這小子尼瑪一定是從精神病院裏跑出來的,我看了看鐵衣和盧招娣竟然已經在沒事聊天了,完全對我的生死不管不顧。

我好奇的看着胖子說:“我說李歪你小子沒搞錯吧?你眼睛上的上是我打的?怎麼可能是我打的啊! 惡魔,強搶來的老婆 我明明在幹正事好不好,我在讀魂啊大哥,你這是訛人嗎?是不是剛纔不知道幹啥猥瑣事情的時候摔了個狗吃屎,敲詐我啊,說吧這次你小子又看上我啥了?”

胖子說:“放你的狗屁,我胖爺是那種人嗎,不過你那個蘋果梨的平板不錯,我喜歡。剛纔,我看着雪越下越大,我就給你拍拍這身上的雪,順便準備點根菸火插你嘴裏取取暖,誰知道,剛走到你跟前,便被你揮出的一拳打成這樣,你這是下死手啊!忒狠了點吧?”

“這怎麼可能,你小子不是在污衊我吧?你看我睡覺不打呼嚕不夢遊,喝酒醉了就睡覺,我怎麼可能幹出那麼粗魯奔放的事情。”我邊說着話邊求證似得看着那邊的鐵衣和盧招娣,誰知道這兩個不爭氣的一人一鬼竟然像是商量好似得點了點頭,我怎麼都感覺都有點像是中了埋伏被人“仙人跳”的感覺啊!

我努力的回想了回想剛剛在讀魂過程中所發生的那些事情,哦,這下我想起來了,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剛剛看到八字鬍的那一幕因爲憤怒而下意識的揮拳,沒想到誤傷了旁邊的胖子。不過這也是太巧了吧,我看着胖子,算了還是認栽吧。我努力的從屁股口袋裏掏出了那個新買的蘋果梨平板,遞給了胖子,“算了,我認栽了,這個蘋果梨平板算是我給你的補償了,快下來吧,你再坐一會我估計就真掛了。”

於是我趕忙道歉:胖哥一向英明神武,有點傷口更顯男子氣概不是?再說了我也是無意的,要跟你說了怎麼回事,估計你下手比我還狠!

俗話說,千穿萬穿馬屁不穿,這幾句話果然讓胖子十分受用。“那倒是,想我也是俠肝義膽之人,打就打了吧,事情的原因弄清楚了沒有,也好讓我這一拳挨的有些價值!”胖子一邊揉着眼睛,一邊豪邁的說,胸部的肥肉一顫一顫的也頗爲壯觀。

我也是醉了,好不容易用一臺平板換回了自己的半條命。 第877章

還有許多神界的大勢力,都會在儲神大陸留下一些實力,專門挑選從下界上來的天才,重點培養,這樣培養到對方擁有神印,飛升到神界就可以直接收到麾下了……

而墨九狸長大后,自從跟著娘親來過一次儲神大陸后,就對這裡喜歡的要命,沒事就趁著自家娘親,帶她來玩!後來長大了,娘親不讓她總是往儲神大陸跑,她就時常一個人偷偷的溜出去玩……

遇到帝溟寒的時候,就是因為墨九狸想偷溜到儲神大陸去玩,卻被城主府的護衛追上了,非要帶著她回去,她死活不肯,剛好看到一襲紅衣的帝溟寒從一邊經過,於是墨九狸直接撲進了帝溟寒的懷裡喊救命!

對於向來鐵血無情,又對除了自家娘親和姐姐以外的女人,無比排斥的帝溟寒來說,墨九狸的投懷送抱,簡直就是找死的行為……

帝溟寒皺眉看著撲到自己懷裡的墨九狸,眼中滿是嫌棄的冷聲道:「滾開!」

「救命,他們非禮我!」墨九狸心裡暗罵帝溟寒沒有同情心,卻是趴在帝溟寒的懷裡頭也不抬的慌張說道。

看到墨九狸撲到帝溟寒懷裡時,神主府的護衛都有些傻眼了!要知道他們大小姐,除了神主和聖子外,別的男人近身都難,墨九狸極其討厭別的男人靠近了,可是現在這是怎麼個情況啊?

大小姐竟然撲到了一個男人的懷裡,雖然這個男人長得有點帥!但是他總歸是個男人啊!

「大小姐,你……」其中一個護衛回神喊道。

「我都說了,我不是你們的大小姐!你們認錯人了,我要回家,我要找我爹娘,嗚嗚……這位大叔你救救我吧!我真的不認識他們。嗚嗚……」墨九狸趴著帝溟寒的懷裡委屈的說道。

只是她那一句大叔喊出來,帝溟寒的臉色直接黑了!大叔?他有那麼老?雖然他確實很老了,但是他的容貌看著也就20多歲行么?

就連神主府的護衛聽到墨九狸喊帝溟寒大叔,幾人看了看帝溟寒的模樣,暗嘆自家大小姐,是不是連對方的樣子都沒就撲過去了啊!

「滾開!」帝溟寒冷冷的說道。

該死的女人,弄髒他的衣服的話,他絕對會跟她沒完!

只是帝溟寒冰冷的話,對於墨九狸來說完全沒有威懾力,墨九狸是打定了主意,賴著帝溟寒了,反正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只要自己不撒手,這個大叔一定能帶她到儲神大陸的……

只要到了儲神大陸,她就自在了!墨九狸死不撒手死也不抬頭的,趴在帝溟寒的懷裡……裝哭……

帝溟寒很想一把將墨九狸給甩開,直接走人,但是發覺墨九狸身上一點靈力都沒有,誤以為她是儲神大陸出生的普通人,想了想又忍了下來。

帝溟寒看了眼面前的護衛道:「到儲神大陸的儲神客棧等她!」

港片武俠大世界 說完也不等神主府的護衛回話,抓著墨九狸身影一閃就消失不見了! 於是我瞪大眼睛,擺出一個鬥雞眼的造型,還好我是以後背對着李振,不然以我目前的造型,估計直接能讓這胖子笑的真氣盡失,不戰而亡,真是奇怪祖宗這功夫到底是怎麼想的,這奇葩的技藝還真是相當考驗創意呀!我的本意是想要通過深情對視,施展讀魂術,結果尋覓了半天都沒發現這玩意的瞳仁在哪裏。之前還以爲是我看不清楚的緣故,這下才發現,這雖然遠望起來,這傢伙在死死盯着我,但仔細一看竟然全部都是眼白,根本就沒有瞳仁,也許這玩意的眼睛本就是這個樣子吧。管他三七二十一,試試再說,於是我死死的將全身的意念都集中在一點,將這一點通過目光投射到這東西的眼白之上。那種熟悉的感覺並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愈漸強勁的吸力牢牢的將我的目光鎖定,思維出現了一陣陣的混亂,接着便眼前一黑,胸口像是被巨型卡車撞擊一般頓時吐出一口血來,鐵衣見狀,趕忙伸手將我護住,這纔沒倒栽蔥到地上。

雖然這時候,我沒有昏迷,隱隱約約的有些直覺,這時候耳邊響起一聲明亮的“啪!”的一聲之後,我再次睜開眼睛,視線開始漸漸變得清晰起來,我發現自己倒在地上,右邊臉火辣辣的疼。而鐵衣停在半空中的手讓我好像知道了什麼,還未等我發飆。這傢伙最喜歡食人心神,你用讀魂術就相當於在一條惡狗面前擺了一塊肉骨頭!要是把他吸引過來,估計你就算醒來,基本也相當於個嬰兒的智商了。還好你現在有炙血玄武護身,邪物傷不了你的心神。聽着鐵衣的話,我纔想起來,祖宗告誡告我這東西沒把握的時候千萬別用,不但讀不到對方的心思,還有可能被反噬,還好我沒把那玩意吸引到我的身體,不然還真是不知道怎麼應對

這時候,身旁的鐵衣說:“當務之急,是先把這針咽惡鬼和小女孩分開,這玩意帶着人質,嚴重影響攻擊力。”我看了看,暫時我是幫不上什麼忙,於是我繼續蹲下對着六子說:“兄弟,剛纔我摔倒的時候辛苦你一個人頂着這祭臺了啊!”這六子倒也是個灑脫人,“好說,好說,都是兄弟咱就甭客氣了,不過說歸說,我說兄弟這女孩子爲了保持身材不吃餓暈的事情我聽說過也能理解,但你小夥子咋也能餓暈了,看你這衣服褲子也不像是吃不起飯的人啊,再說了看這身板就跟紙片一樣的。”六子這傢伙還真是大言不慚啊,他那身板在我面前那簡直就是沒發育的孩子呀,我容許別人鄙視我的智商,但絕不允許任何人誹謗我的外形,這玩意是我一生最驕傲的資本!要不是這時刻比較危險,我定然會解開衣服讓這廝見識見識什麼叫做天使面容魔鬼身材!

我跟六子蹲在牀板下面,扮演着桌子腿的角色,因爲六子個子小,我這差不多蹲着都快趕上他站着了,爲了保持平衡,這畫面就轉換成,六子坐在地上用頭頂着牀板,雙手扶着牀板邊緣保持整體平衡,我則趴在地上,將牀板頂在背部,好不容易將整張祭臺保持住平穩。

我近距離的看着眼前的針咽餓鬼緩緩的調轉頭來,向着我們蠕動,隨着李振的落幡神咒之間,這餓鬼似乎在漸漸的將四肢從英子的身體裏慢慢的抽出,看起來,英子的表情似乎已經遠遠沒有剛纔那麼猙獰扭曲了,看來我身後的死胖子倒不是一點作用沒有。

可是我此刻這造型,臉對着針咽餓鬼趴着撅起屁股,背後是李振緊緊貼着祭臺做法,這造型總感覺有點不道德的意思,不過事出緊急要沒有什麼講究了,不過這死胖子頓不頓的噴出點火來,不知道是真有作用還是純粹爲了視覺效果裝逼,導致我的鼻子不時的聞到自己頭髮的焦糊味道,讓我內心對自己的形容十分忐忑。

雖然,此刻我與六子扮演的角色畫面不佳,名字不好,但這作用十分關鍵,若不是六子頂着我拖着祭臺上的各種法器,這胖子縱然真有幾手也會發揮時常,所以我內心升騰出一股幕後英雄的浩然正氣。

所以,我不自禁的又將屁股擡高了幾分。這時候,六子對着我喊道:“崔哥,你低點,低點啊,你這太高了我夠不着。”

我看着對面努力挺着保持高度的六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第一次幹桌子腿,經驗不夠,下次肯定就好多了!”

六子這孩子畢竟年輕,我這幽默這小子完全看不出來“下次,還有下次,打死我都不來了,本來想蹭一頓烤雞,誰知道這烤雞沒蹭着,把自己蹭成桌子腿了,一會完事了我一定好好吃一頓補一補。我還在發育,怎麼能捱餓乾重活!”

我看着六子問:“兄弟,還在發育啊,你多大年紀了,看起來孩兒面啊!”

六子鄙夷的看着我,像是嘲笑我眼力很水的感覺,說道:“啥眼光了,啥叫看起來孩兒面啊,我本來就是孩兒啊,看我的高度就知道我還沒有發育。”

我琢磨着有點道理,邊點頭邊問道:“也是,你多大了!”

六子大言不慚的說“我才20啊,這說不定以後長的比你高一個頭我都不滿意,我的標準是189,我就喜歡高個子大長腿。”

一聽六子的話,我差點失去平衡導致胖子前功盡棄,一邊跟胖子道歉,一邊不置可否的看着對面的六子,心裏想到:“尼瑪,這也忒兒扯了,都20了還長個毛啊,還189我勒個去的。”

但是爲了不打擊這六子的信心,我違心的說“嗯,有道理,加油長多吃點,始終保持長個的信仰,沒有問題。”

誰知道,這傢伙完全一副我說了一句廢話,似乎這是鐵定的事實一般,完全體會不到我的忍辱負重與用心良苦,“不用加油,沒有問題,一會完事了好好吃一頓補補。”

我感慨着,這李振周圍的人爲毛都如此好吃,這胖子好吃我勉強可以理解,可這瘦成六子這樣的也反覆說吃,真是讓我迷惑。

“希望,咱們一會能活着出去。”我自言自語的說,按照剛剛鐵衣跟李振的說法,這一關確實不好闖,生死不知啊!

六子一聽,完全一副事外之人的感覺:“不是吧,有這麼嚴重,爲啥我啥都看不見啊,不過沒關係,別看我師兄嘻嘻哈哈的這麼平易近人,可這本事是我們師兄弟裏最牛逼的,我師兄可是忘楛師尊的弟子,我忘楛師尊一生只有兩個弟子,多牛掰。按照輩分,李振師兄比掌教還高,所以他幹什麼都沒人管!”

聽着六子的話,再想想我身後那死胖子,完全不敢相信這小子說的是真的,“現在真的很嚴重”,說話間我向前努力努嘴。

剛纔一直沒注意,我耳邊晃盪晃盪的響聲,原來是護在我身邊的鐵衣的青銅承影所發出的,估摸着僵持這麼久之後,大戰一觸即發,我知道,鐵衣此次未曾動手的原因是因爲擔心英子的安危,如果輕舉妄動,這針咽餓鬼急了,這女孩兒就危險了。

我們在等,等着這針咽餓鬼的身體完全和英子分離後,便是生死關頭了。對鐵衣來說,這傢伙是參觀過十八重地獄的主兒,這角色對他而言恐懼是完全談不上,所以有他在,我並沒有多麼緊張,只是第一次遭遇這種情況,有點手足無措的感覺。

我當前的即戰力拿得出手的也就是摳捏拽撓這種《十二字真言》上的招式,但對於眼前這有了實體的針咽餓鬼來說,我當真是一點信心都沒有,畢竟按照祖宗的話,我的招式是針對沒有實體的冤魂。

我們只能暫時這樣僵持着,尋找合適的機會。

整個房間,除去呼哧呼哧喘氣的聲音之外,感覺非常靜謐,一根針掉落在地上,那也是肯定聽不見的!

有種大戰即將來臨前的感覺,驚悚着透着一股嚮往,擔憂中夾雜着一絲興奮。可能是獵奇心裏在作祟。我不追求刺激,但也不排斥刺激。

爲了防止我剛剛生出的一絲睏意,導致我在站前睡着,錯過這麼經典的一幕,我便對着對面的六子悄聲說道:“你看見小女孩的頭頂有什麼了嘛?就那一團灰灰的東西!”

六子眯着眼睛使勁的看了看說,“雖說我有點近視吧,但這麼近距離當然能看清唄,頭髮!”這小子一句話,雷的我香酥可口的,心裏唸叨着,近視你爲毛不帶眼鏡啊,要是你小子能看見這隻鬼,我們兩個還能交流交流見鬼心得啥的,俗話說,這無知無畏,不見不怕,這六子看不見針咽餓鬼,所以並沒有什麼感覺,而我則一眼就瞅見對面那玩意兒了,這想鎮定也定不下來呀!

我兩老老實實的蹲在地上當着人體桌子腿,這造型至今想起我讀想暴揍這胖子一頓。話不多說,在而此刻的胖子在我頭頂擺着一堆瓶瓶罐罐,胖子碗筷之類的玩意兒,感覺這不是法壇而是大廚的案板,雖然看不清到底有些什麼,但這分量還着實不輕。

既然這小子看不見對面的餓鬼,我估摸着待會這餓鬼的實體出現之後,這小子會嚇得屁滾尿流的,我好歹是陽世陰差也見過不少鬼,現在的話,我是慢慢一點一滴的看這鬼凝出實體,早有了心理準備,而這六子看見的時候,直接就是最後的成品,想想都十分刺激。

“六子,那落幡神咒是什麼東西,那畫面效果十分不錯啊!”我繼續着我的消除睡意爲主要目的的聊天。

六子一聽我的話,頓時變身像是大學教授一般對着我說,“此幡爲正氣所凝,有有形而無型,通過對道法的修爲,靠存想和氣法以符咒加持所生出,這東西,當今也沒有幾個人能使出,今天你算是走運了,我師兄剛開場就用這麼猛的招式,估計很快就能完事。”

聽着六子的話,我完全表示不懂得,好奇的問,“這東西有什麼作用啊!”

六子鄙夷的說,“清場啊,落幡神咒是一個禁令性質的的道法,也就是將這個房間用落幡封鎖了起來,就算你看見的那東西再牛,也休想掏出這件屋子,如果是鬼附身的話,這落幡神咒可以讓整個空間充斥着正氣,導致俯身的惡鬼焦躁然後從附主的身體內離開。”

聽着六子的話,我點了點頭,看着四周凌空出現的那些綻光道幡,心想着這東西還比較對口,頓時對胖子李振的鄙視之感有少了幾分,漸漸有了些道家高手的風采,或許我們想要找的謝天師兄真是這傢伙也說不定,若是此事順利完成的話,那就徹底確定目標了,真還是假,就看這死胖子的表現了!

這個時候,我估摸着是那落幡神咒發揮效用了,身後的胖子不時的發出“呔”的一聲爆喝,時不時的甩出一兩張黃色符紙,隨着李振的發揮,那灰濛濛的大頭細脖子鬼的身體已經從英子的體內抽出了大半。

我赫然看見這餓鬼的四肢竟然纖細的像個小孩子一般,好像這身體的中心不在軀幹而在那個碩大的頭顱之上,最醒目的自然是那張密密生長着細銳牙齒的大嘴,我有種不敢直視的意思,感覺胃裏翻滾。

我看着六子說,“那這落幡神咒還真是挺牛的。”

六子得意的說,“那是自然,這落幡神咒不僅能控制整個空間充斥浩然正氣,讓鬼躁動離開俯身之人,還能將被俯身之人,常見的有外感六淫:風,寒,暑,溼,燥,火.七情,痰,飲,瘀血等弱處增強,逼出邪氣,讓附身餓鬼離開後不至於體虛斃命,專治鬼附身!”

六子越說我越是感覺心裏那種緊張好像不見了,有個道士和鬼捕見鬼都不愁了。

身處這僵持的時間裏,實在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因爲都在靜靜等着通過落幡神咒的加持之下,這針咽餓鬼漸漸的從英子的身體中剝離,所以這一段大戰前的寂靜,黎明前的黑暗是十分難熬的,鐵衣是慢性子我不行,渾身難受。

在這空擋,我琢磨着要不掏出手機來拍個照,不知道我現在看見的餓鬼造型是不是已經開始出現真身的樣子,錄下這一段鬼現身的畫面說不定會火的不成體統。再不濟,若不是拍不到,我趴着玩玩遊戲看個電影讀讀書什麼的,來句容之前我手機所有內存都被我下滿了書和電影以備不時之需,現在想想自己未卜先知的舉動,忍不住誇讚了自己幾句。

誰知道手剛進口袋便摸到了鐵衣給我的一瓶嬰兒淚。心想以自己目前的戰鬥力來說,不需要這東西差不多都能看見鬼了,這東西基本不需要,剛想接着拿手機的時候,對面盤腿坐着用頭頂着祭臺的六子打了一個蕩氣迴腸的哈欠,看見這傢伙昏昏欲睡的造型,心想這不小心睡着的話,太危險了。

我頓時計上心來,便要跟這小道士開個玩笑。

我用手碰了碰六子,這差點睡着的傢伙一驚,差點將祭臺晃到,李振罵罵咧咧的喊道:“動個毛啊,祭臺毀滅了,今兒個咱都葬在這了。”

我和李振好不容易穩住祭臺,六子滿臉通紅的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這春困秋乏夏打盹,加上我還在發育,不小心差點睡着了!”

我看着這小子還在念念不忘發育長個的事情,也懶得責備他了。 總裁好餓 馬後炮是一件完全沒有任何意義的事情,再說剛纔那一下子也有部分是因爲我的原因,我不拍那一下子也不會如此。

想到這裏,我掏出口袋裏的嬰兒初淚,遞給六子說道,“沒事,沒事,六子道長,我這有一瓶最新的眼藥水,明目清神效果十分好,還能夠促進眼部的發育,看我眼睛這麼大還是雙眼皮,就是因爲這東西的緣故。”我忽悠的連自己都差點笑出來。

六子從頭頂挪下右手,拿着小瓶子,翻來覆去的看。然後好奇的問道:

“我靠,怎麼連包裝和生產日期都沒有,不會是盜版的吧,眼睛這地方可是重要啊,雖然我眼前是小點,可抹上這山寨貨的話,萬一成了瞎子可咋整,總不能擺個地攤摸骨算命吧?”

還別說,這小子還有點警覺意識,懂得倒是不少,我繼續着我的忽悠大法。

真正的高檔貨,一般都是政府大員和富豪用的,一瓶這個價值十幾萬你知道不,再說了道長你這眼睛怎麼能說不大哪?簡直是小的離譜嘛。你瞅瞅我,看看鐵衣,李振就算了,你那還叫眼睛嗎?我這沒有包裝的瓶子,纔是真二八經的行貨,之所以沒有包裝就是爲了防止盜版山寨!”

六子一邊說着有道理,一邊看着我的眼睛,然後果斷的按照我說的方法將嬰兒淚抹在了眼皮上面,估計是迫切的想要眼睛發育成我這樣,所以着實摩了不少,聽鐵衣說這東西不好找,倒是讓我十分心痛。

結果,我萬萬沒有想到!

六子這貨剛擦上眼淚之後,閉着眼睛舒服的哼哼唧唧的,結果剛剛一睜眼,看了看前面正在從英子身上抽下身體的針咽餓鬼之後,眼睛瞪着老大好像真的發育了一樣,看看我,看看針咽餓鬼,再看看我,再看看針咽餓鬼,啊哦的叫喚了一聲之後就暈過去了。

這獄司長也真會給自己找藉口,剛纔他那要吃人的樣子,哪裏是在開玩笑,分明就是故意針對我們。

Previous article

聽到我的話語,老彭尷尬地笑了笑,說羽痕跟我談過了,覺得如果有萬分之一的機會,還是想去嘗試一下的,總比這輩子碌碌無爲、鬱鬱寡歡而終要精彩一些。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