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行。我渴了,周沫這樣,你去自己的房間你倒幾杯水過來,然後再出去買東西吧?”林軒清了清嗓子,做出一副真的渴得不行的表情。

真有那麼渴,剛纔怎麼不喝了水再搓?將。我怒道:“你們四個少爺,不然我去洗腳城請幾個小妹,一邊給你們按摩,一邊搓?將如何?”

“那最好不過了。”劉義成笑道。

我一把掌拍在他的背上,吼道:“剛纔是誰說,通緝犯不能到處見人的?還洗腳城的小妹呢!”

嬉鬧了一陣,我還是認命地去給林軒倒水。然後獨自出去吃飯。

爲了證實寵承戈的說法,我給肖警官發了一個微信,他在十分鐘以後纔回復我,說是確實沒有半點謝然的消息。

五分鐘後,他又回覆了一條:“他應該是個易容高手,所以找起來很困難。也許就在我們眼前,我們也不知道。我們已經投入了比較多的警力,今天再沒有消息,就不用再報希望了。”

雖然他這麼說,但我心裏依然抱有期待。總覺得謝然就在這個城市的某一個地方,等着我們去找他。

但我不能保證,他能對我說實話。

我回復了肖警官的信息。吃完飯,買了他們要的東西。回到旅館,他們還在“大戰”中。

抽空吃了東西,這場?將一直持續到晚上將近12點。就算是我白天已經睡了一天,到了這時候,瞌睡也已經來了。管不了那麼多,我只好自己去睡覺。

反正這裏也還沒有被封,所以我們住得也心安理得。因爲沒有別人,?將房連門也沒有關。我躺在牀上,聽着若有若無的?將聲,知道他們都醒着在隔壁,便安心入睡了。

白天睡得太多,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就醒了。一醒過來,就聽見了? 未婚夫,我是重生的 將聲。敢情這是打了一夜?

一個通宵?

個個都是拼命三郎啊!

我洗漱以後走出去,果然看到他們還都精神抖擻地在奮戰。“你們打了一個通宵?”

林軒看了一眼時間,感嘆道:“還真的已經是早上了,時間可過得真快呀。”

林軒就算了,就連楊一也一幅認真? 軍爺寵妻之不擒自來 將的模樣,真的讓我特別意外。我在旁邊等了一會兒,看他們完全沒有要散場的意思,便火道:“你們要打到什麼時候去?不吃早餐嗎?”

劉義成點點頭,應道:“吃啊,我想吃餃子,你去給我買嗎?”

“早上吃那麼油膩,”林軒一臉嫌棄,“給我粥就行了。”

楊一說:“我只用喝水。”

寵承戈點頭道:“我也要粥。”

我沉?了三秒鐘,直接上去把楊一眼前的牌給推了。這一舉動驚得他們四個人向我投來了莫名其妙且大吃一驚的表情。特別是劉義成,嘴張了半天。卻沒能吐出一個字來。

獨家婚約:替身媽咪快轉正 楊一看了我一會兒,沉?着將?將子推回去。接着站起來,說:“算了,不打了。我先去洗漱,然後一起去吃早餐。”

林軒也跟着站起來,對我豎起了一個大拇指,讚道:“誰將來要是娶了你,真是註定倒大黴。”

劉義成接着加了一句:“這世上也只有楊一才能受到了你,楊嫂。”

我氣不過,大聲吼回去:“要玩也要有個限度,不吃不喝不睡來打?將。你們腦子都有病吧?有這個破時間,睡一覺不行嗎?出去逛一逛不行?瞧你們那點兒出息。林軒我跟你說,你以後要是再提搓?將二個字,等着我弄死你。”

“搓?將是三個字小妹妹……”林軒伸出一個手指,在我額頭上重重地戳了一下,“別以爲楊一喜歡你,你就可以這麼囂張。”

我“啪”地一下把他的手打開,林軒接着說:“我們是爲了打發時間,又不願意到處去晃,你懂什麼?”

“我不懂?”我轉過頭來看了一眼寵承戈,罵道,“你是什麼身份,還打起?將來了!”

“我就是個臭道士……”寵承戈不以爲意。

我們吵了一會兒,忽然聽見窗戶那裏動了一下。像是什麼東西往上面砸了一下,但仔細看了一眼,什麼也沒有。

“我也去洗漱了……”見沒有什麼東西。林軒伸了一個懶腰,正要走,忽然又聽到“咚”地一聲,窗戶的位置又發出了一聲重響。

這明顯就是窗戶被什麼東西重撞的結果。但光發出聲響。卻沒有看到東西。似乎就是空氣把窗戶撞成這樣的,但這絕不可能。

“什麼東西?”我問。

林軒和劉義成同時搖頭,寵承戈也朝我搖搖頭。

正在納悶間,忽然聽到更大的聲響,這一次的力量更大,幾乎把窗戶都要撞破了。我嚇了一跳,不由自主地退後一步,大叫道:“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聽聲音應該體積不大,”劉義成說。

林軒點點頭:“鳥?”

“什麼鳥也不至於看不見啊,寵……風塵你看得見嗎?”我問。

寵承戈也搖搖頭,面色稍有些凝重。他正要走過去看一下,忽然聽到“轟”地一聲,窗戶直接被撞破,我同時聽到了羽翅拍打的聲音。飛進來的是應該就是一隻鳥。但是什麼鳥是透明的,肉眼看不見的?

寵承戈猛地閃開,一剎那間已經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了來了一柄短劍,只聽“吱”地一聲,那柄短劍似乎刺中了一個什麼東西。原本是透明的東西顯出了原形——原來這是一隻全身?漆漆的烏鴉。

死了以後可以看到身體,這絕對不會是我們陽間的東西,應該是來自陰間?

“這是什麼?”

“?鴉。”寵承戈用那柄劍把烏鴉挑起來,仔細地看了眼,還用鼻子聞了聞,皺起眉頭,“這是陰間獨有的傳信鴉,往返於陽間和陰間,幫助傳遞消息,找尋在陽間不肯下去的孤魂野鬼。在活着的時候是隱形的,爲的是不被發現。”

劉義成問:“這裏怎麼會出現這種東西?一般是爲傳遞消息的?”

寵承戈將那隻漆?的烏鴉扔在地上,面色更要凝重一層。他向我看了一眼,我立刻問:“既然是陽間找魂用的,該不會是……”

話還沒有說完,只聽“噗噗噗”地聲音,像是鳥兒在扇動翅膀。我和劉義成同時退開一步,憑着本能躲開了一婆攻擊。

只見寵承戈迅速從椅子背上拿起之前穿着的大衣,衣角掃過,死傷一片。很快地上都是那些烏鴉的屍體了。他迅速穿好衣服,向我們低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劉義成和林軒拉住了手,直接拖出門去。然後把關上了。

“風塵!風塵!”我回過身去拍門,寵承戈在裏面應我:“我沒事,不要進來。”

劉義成說:“我想他應該能夠解決的,現在咱們進去也沒有用。奇怪,既然這些?鴉是專門用來找東西的,怎麼會出現在這裏?難道我們這兒有它們要找的人?又是誰要找呢?”

劉義成這一問。我才反應過來。一定是有什麼東西找上寵承戈了!

“應該是來找風塵的,”林軒很快回答,“咱們現在怎麼辦?”

“咱們是幫不上忙的,我看那些?鴉也不是他的對手,在外面等一下,然後再問出原因來吧。”

“可是他不會有什麼事吧?”我擔心地問。

劉義成白了我一眼:“有那個心思擔心一下你自己吧。風塵從來沒有跟我們說過他的身世,他根本不是人也說不定,咱們靜觀奇變。”

裏面連綿不斷地傳來什麼奇怪的聲音。我將耳朵貼在門上仔細聽着裏面的動靜,生怕寵承戈會受傷。

大約十五分鐘後,裏面終於安靜了。

“沒聲音了,咱們進去吧。”我說。

劉義成拉住我的手:“再等一會兒。”

我心裏着急,也顧不了那麼多了,想直接推門進去。但這門是需要房卡才能打開,現在關上了,沒有辦法開。

“風塵。開門!”我大聲叫道。

裏面沉?了三秒鐘,寵承戈纔打開門。一進門,就看到滿屋子的?鴉,屍體橫得到處都是。還發出一股奇怪的味道。我們捂住鼻子。聽寵承戈說:“咱們得儘快走了。”

“爲什麼?”劉義成問。

“雖然我把這些?鴉都處理了,但也不能保證一點消息都沒有傳出去。咱們再呆在這裏會很危險,得儘快離開。”寵承戈一邊說着,一邊走出門。但沒走兩步又回過頭來,看着這些?鴉的屍體,“咱們得把這兒處理一下。”

一邊說着,一邊招呼着我們去找塑料袋,要把這些屍體裝起來。

這東西的屍體和別的不一樣,比別的動物的屍體腐爛得更快。纔沒有一會兒,那味道就薰得讓人受不了。整個房間都充斥着一股濃洌的臭味。

我站在一邊,實在對這種噁心的東西下不了手,屑着鼻子問:“不然我去買點空氣清新劑吧,這太讓人受不了了。”

劉義成找了袋子過來,同樣儘量不去碰到那些東西。一邊問道:“你剛纔說,這裏很危險,我們不能再呆了。是我們不能呆,還是你不能呆了?”

寵承連頭也沒有擡地迴應他:“不是一樣的道理,咱們不都是要走嗎?”

“當然不一樣,這些東西是來找你的,還是來找周沫的?你既然那麼清楚,而且都是一擊就中死穴,應該對它們很熟悉。可是你爲什麼會對陰間的東西這麼熟悉?”

寵承戈低着頭用他不知道哪裏拿出來的短劍,一刺一個準,一邊回答劉義成:“我是個道士,懂得當然比你們所有人都多了。”

正說着,楊一在房間裏洗漱完畢走出來,看到這一地的屍體。 妃你勿嗜 眉頭皺了起來,但卻什麼都沒有說。從大衣口袋裏摸出來一柄和寵承戈一樣的短劍,將那些屍體一個一個串起來,丟進劉義成和林軒的袋子裏。

劉義成又問:“你倆這東西是一樣的啊,做什麼用的?”

“你也看到了,專門對付這些一般的靈物用。怎麼了?”

“爲什麼你有的東西,楊一也有?”

寵承戈有些不耐煩了:“當然了,我們倆個……在某些方面算是同行啊。他是個算命的,而我是個道士。有同樣的東西在身上,到底是哪裏值得奇怪了?”

我知道劉義成對寵承戈的身份有些懷疑,便插了話道:“你別多想了,雖然他的身份確實不像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但是你也不用擔心,人家不會害你的。”

“是嗎?”劉義成冷笑了一聲。

寵承戈這才終於擡起頭來,盯着劉義成看了一會兒。冷冷地說:“有這個時間想我的身世,倒不如趕緊回去準備一下,有什麼東西需要清理,我們也好早點出發。”

楊一也跟着說:“你們也都去收拾一下吧,我們可能要提前走了。再呆到今天晚上,肯定會出事。”

我用鼻尖聞了聞,接着跑到窗戶前看了一眼,果然發現窗臺上有一個比較深的腳印。這個腳印像是人,又不像是人,只有人的半個前腳掌。

能夠留下這麼你深的就印子,這東西得有多重啊?

劉義成見我盯着窗檐,先放下了手中的塑料袋,走過來看了一眼。這一看之後便愣住了,足足研究了有半分鐘,纔對我說:“從外形來看,應該是有人一個前腳掌踩在了上面,腳尖是朝着這間房的。但是好奇怪,既然有這麼個影子,爲什麼我們沒有看到東西。就算是看不見,應該能夠感覺到吧?”

我點點頭,如果真的有什麼邪惡的東西進來了,我應該有所查覺纔對。別說是我,這屋子裏的任何一個人,如今也應該對鬼魂相當敏感纔對。

“那只是代表某些東西要來了,留下的一個印記。可以說是提前的……有些東西,只有大晚上纔會真的出現。所以一時半會兒,它還不會來。”楊一解釋說。

聽他這麼一說,我才忽然想起來。之前在林軒家裏面對小呆的時候,李芳芳也跟我說過類似的事。那時候她家的牆面上出現掌印。也是深陷下去的話。當時我還仔細觀察過那個印子,現在想起來,確實和現在這個有點像。

當時是因爲掏空會對好下手?

既然和六鬼有關,難道是夏莎還沒有死?

我想到這裏,小聲問劉義成:“我在地下室裏暈倒以後,就被送回來了,夏莎的屍體是你們親眼看到的嗎?”

劉義成點點頭,問我怎麼了。

“你還記得不記得我們在哪裏也見過類似的情況?”

“記得。林軒家附近的別墅,那個小三,李芳芳的家裏。”劉義成立刻就記起來了。

我點點頭:“當時那個手印子,應該就是掏空留下的。但是這個腳印,難道是鬼影……”

“不是,那個手印明明就不是人的手印,又怎麼會是掏空的呢?”劉義成搖搖頭。

“可是,當時掏空身邊也跟着一頭野獸似的東西啊,專門吃內臟的。你們不記得那些人都是怎麼死的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林軒也跟着過來了,“掏空死了以後,那東西就不見了。”

“我記得niu造身邊也有那麼一個東西,難道你們忘記了?”劉義成又問。

我點點頭,這麼說起來,六鬼身邊難道都會跟着一隻野獸?那夏莎的那一頭呢?爲什麼從來沒有見過。

“你們在夏莎身邊,有見過那種東西嗎?”

林軒和劉義成同時搖搖頭。

“學長的那一隻死了。小呆的那一隻也死了,可夏莎這邊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可就奇怪了。難道不是六鬼身邊都有的?既然這樣,那這個腳印……”

“這是人的腳印好嗎?”劉義成用手肘撞了我一下提醒。

那邊寵承戈已經叫開了:“你們在聊什麼?不幫忙就回去收拾東西啊——”

我便把我的想法和他說了。

寵承戈想都不想地回答道:“六鬼都有。在他們覺醒以後,會回來身邊。如果主人死了,它們也會死的。所以說,夏莎死了,但是她的獸回來了,那是不可能的。這是另外的東西……”

林軒和劉義成對視了一眼,目光齊齊地落在了寵承戈的臉上。林軒眯了眯眼睛,放慢了語速:“我就一直覺得你很眼熟,卻總也想不起來在哪裏見過。不過奇了怪了,你的容顏……竟然還會變化。”

我聽了沒應聲。

“剛剛周沫提到我家,我纔想起來。我們原來是見過面的。我就說,可能我沒有見過的人,無緣無故覺得眼熟。原來你去過我們家。”林軒一副恍然大悟地樣子。

“誰啊?”劉義成有些莫名,“在你家出現的,有和他相像的?”

“我能看見的鬼魂,能力高強。難怪會有東西找上你,你的身份一定不簡單吧。”林軒沒有理會劉義成,反倒是接着問寵承戈。

寵承戈搖搖頭,坦然道:“對,我確實不是風塵。但這並不是重點。我是周沫的朋友,我出現也只是給你們幫忙的。”

“可你似乎並沒有幫上什麼忙。”劉義成搖搖頭,繼而又聳聳肩,嘆氣道,“不過,咱們這些人沒有哪一個是一身?煩的。無所謂了。咱們什麼時候出發?”

“越快越好,總之是先離開這裏,然後再作打算。”

聽了寵承戈的話,我便也回房間去整理東西。雖然我在這個城市裏也住了兩個月,但這房間卻並沒有什麼值得拿走的東西。清理了幾件換洗的衣服以後,就再也找不出別的東 洗漱用品可以再買,其他的生活用品也可以買。俗話說出門要帶三樣,鑰匙和錢,我連鑰匙也不用帶。因爲出去了根本就不用回來。

等我出來的時候,劉義成和林軒也已經在樓下等着了。他倆面對着對,正在聊些什麼。而寵承戈和楊一因爲要收拾那些屍體,所以沒有那麼快。

我走過去問:“你倆在聊什麼?”

“沒聊什麼。”見我來了,劉義成擺擺手。而我卻不相信。哼了一聲差追問道:“騙我呢?明明看你們聊得正帶勁。”

“呵呵,”林軒往我頭上拍了一下,解釋道,“真沒有聊什麼,我們只是在討論寵承戈的身世罷了。”

說到寵承戈的身世,我不方便迴應,便住了嘴。劉義成和林軒兩個也沒有再問,只是林軒的眼睛忽然看向了前方的某一點。接着半天都不移動了。

我順着他的目光看過去,見他看着的,不過是不遠處的馬路而已。但他的表情卻不像是看到馬路那麼簡單?

林軒的眼睛與常人不一樣,他能看到不一般的東西。我問:“你是不是看到什麼了?”

“嗯,不過……不知道是不是跟咱們有關的。”林軒說。

“什麼意思?”

“那是一個很奇怪的東西,下身是一個動物,爬行哺乳類,背後卻像是有一對翅膀。翅膀看不真切,像是隱形的。”

我靠着林軒的描述憑空想象,一隻我看不見的猛獸?

“哺乳動物類?還有翅膀?” 霸道首席俏萌妻 劉義成不可思議地問,“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什麼東西啊?”

“匪夷所思地還在後面呢,這東西長了個人頭。”林軒目光閃了閃,臉上少見地出現了驚懼之色。

我問:“它,它有沒有在看着我們?”

“沒有。”

“那你不要再盯着它看了,我曾經看過一本書,視線也是有磁場的。所以常常會感覺到有人在看自己,莫名擡起頭來,果然發現那人在看你。這個東西長了一個人頭,應該是有人類的智慧。你不要盯着它看了。”我用力地拉了拉林軒的袖子,林軒挪開視線,低下頭來,“它的腳是獸類的腳,應該不是在窗檐上留下腳印的東西。你們也別太害怕了。”

雖然很可能目標不是我們,也不知道爲什麼會在大白天出現這種東西。我心裏依然有些慌,擡起手來看着自己的手心,萬一它衝過來?不知道我手上的力量有沒有效果?

我們膽戰心驚地站在旅館門口。劉義成提意道:“要不然咱們進去等吧,我總有種不太好的感覺。”

“我也是啊,一想到對面有個怪物,誰會有好感覺?”我低下頭小聲說。

林軒勉強擡起頭來,笑了笑,一面裝作雲淡風輕,一面說:“咱們就裝作外面有點涼,進去避風等他們吧。”

我們進了旅館,正想上樓。楊一和寵承戈就下來了。我趕緊衝上去,把林軒看到的東西跟他們說了,寵承戈頓了一下,又和楊一對視了一眼。接着就跑了出去。

我莫名其妙地跟了出去,只見寵承戈的目光定格在某個你點以後就不動了,過了一會兒,露出一副十分懊惱地表情。伸出手蓋住了臉。

看他這樣子,難道那隻妖怪他認識?

總不會就是爲了來找他?煩吧?

我心裏的警鐘馬上敲響,握緊了拳頭。但是——我什麼也看不見。

“啊——”林軒忽然大叫了一聲,猛地退後了好幾步。連上的血色在半秒鐘的時間內退了個乾淨。與此同時,一陣猛烈地妖風颳起,將地上的落葉捲起來好幾米高。強勁地風力從我身上摩擦而過,將我直接掀了起來,重重地撞在牆上。

不單是我,在場所有人都被這股子風給掀翻了。

背上像是壓過了一座山。撞得我骨頭架子都要散了!

雖然我看不見,但我強烈地感覺到,那個東西——它來了!

那個長着一對翅膀,長着人頭的哺乳動物,它衝了過來。

我忍着痛睜開眼睛看了一眼,發現寵承戈也已經飛出去很遠,仰面躺在地上,一副動彈不得的樣子。

曲天馳拍著胸脯保證地說道。

Previous article

“好!”說着我將包向程超面前推了推,程超微笑着將我的包打開,然後將裏面的東西一件接着一件的拿出來,看完之後又將高玉鬆包裏的東西也全部拿出來,放在桌子上,當他看完那些東西之後皺了皺眉。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