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會的。”江雪笑着說,“沒事的。”

“你還說沒事,你瞧瞧,你的眼睛都腫的不像樣子了。”老媽趕緊拿過來一條熱毛巾給她捂上。

“謝謝阿姨。”江雪心裏一暖。

“不用不用,”老媽心裏突然一動,“哎小雪啊,之前聽你說你父母都…”

“嗯,在我和我姐十七歲那年,我父母就出意外去世了。”

老媽眼睛轉了一下:“要不這樣吧,你要不嫌棄,我和老張以後就當你們的爸爸媽媽,怎麼樣?”

江雪一愣,隨後一臉驚喜:“真的嗎?”

“真的。”老爸在一旁說。

“我願意!”江雪小臉紅透了。

“好!好!一直饞個閨女,今天終於有了一個!”老媽高興壞了,同時心裏琢磨着什麼時候再把王小美也認作幹閨女算了,反正王小美天天叫張謙‘哥哥’。

一等獎江雪是得不到了,那就好歹給個安慰獎吧。老爸和老媽對視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

不遠處,一個身影出現了。

這個人影站在原地默默地看着正在談笑風生的張謙父母和江雪,一動不動的看着。

……

讓小玉回去找許雯交流交流感情,張謙則是找到了古旗軍。

“老大,你之前說有事找我,什麼事?”

“你那邊事情解決完了?”

“啊,解決完了。哈哈哈哈!”

“看你這個樣子,嘖嘖嘖…真沒想到,你爸媽還有你老婆居然能接受一個女妖精?”

“爲什麼不能接受?是我娶又不是他們娶。”張謙心說讓他們可費了我老大勁了,“趕緊的,到底什麼事。”

“有兩件事。第一,咱們在東瀛那邊的線人傳回來了消息,渡邊財團內部似乎最近有些問題,經常能看到一些妖怪出入,照我估計他們近期可能會有動作。”

“這點你不用擔心,渡邊大雄在我的控制之下呢,海岸線上我也部署了韓信和花木蘭帶人全天候監控,所以不管是他們財團的動作還是東瀛妖怪們自發的動作我差不多都能第一時間知道。”

“嗯,還有一件事。”古旗軍皺起眉毛,“我最近總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不安的感覺,而且這種感覺,來源於咱們組織內部!” “組織內部?”張謙微微一驚,“你怎麼突然會有這種感覺呢?”

“不知道。”古旗軍拍了拍腦門,“我跟其他的供奉也說了,你這段時間不會出去的吧?”

“說不準,說不準啥時候就出去了。”

“嗯,這幾天我還有兩個組長和其他的供奉經常閒着沒事就在組織裏轉悠,我希望你在組織的這段時間也能多轉轉,看看有沒有什麼可疑的不對勁的地方。”

“沒問題,不過,你能不能詳細的說說那是一種什麼樣的奇怪的感覺?”

“說不上來,只是那種危險隱藏在暗處的感覺。”

“危險隱藏在暗處?”張謙轉了轉眼睛,“好,知道了,正好我帶着小玉在組織裏轉轉,沒問題吧?”

“行,反正是你老婆,出了問題找你,扣你工資。”

回家屬區的路上,張謙一直在琢磨古旗軍的話。

隱藏在暗處的危險?會是一種什麼危險?

鬼?妖?魔?煞?

呵呵,不管是什麼,居然敢跑進組織裏來,真是活膩了。

這可是專門處理靈異事件的組織,雖然普通成員們大多都很弱,但是供奉們沒有一個是渣,跑到這來作亂豈不是自尋死路?

回到了家屬區,還沒進門就聽到了小玉和許雯在那聊天,似乎聊得還挺開心,不時有歡笑聲傳來。

另外,他還聽到了小倩的聲音。

嗯,他點點頭,應該是小倩起了不小的作用。

他走進門笑道:“聊什麼呢?怎麼聊得這麼開心?”

“爸爸爸爸。”小倩飛跑了過來。

張謙愛憐的摸了摸她的小腦袋。

“聊一些外面的事情。”小玉笑着說。

“沒想到你還多了個女兒。”許雯陰陽怪氣的說。

“這個…”

“跟你開玩笑呢。”許雯也笑了起來,“聊完正事了?”

“聊完了。”張謙抱起小倩,“走,小雯,帶你出去走走活動活動,小玉也一起來,正好帶你參觀參觀我們組織。”

一路上,小倩跟個好奇寶寶似的東瞧瞧西望望,張謙和許雯小玉一路上也是有說有笑。

走着走着,張謙突然覺得背後像是有人在注視着他一樣,猛地一轉身,卻什麼都沒看到。

由於是在山體內部,所以雖然他們走的這條路上燈光明亮,但是燈光範圍之外都是一片恐怖而均勻黑暗。

“怎麼了?”小玉和許雯問。

張謙皺着眉毛看了一會,這才轉身笑着說:“沒事。”

但是心裏卻隱隱的有一種不怎麼好的預感。

偏偏這時候系統還沒升級完。

又走了一會,那種被注視的感覺又出現了。

張謙這次心一橫,猛地轉身,同時開啓了通靈眼掃向身後。

但是掃了一圈還是什麼都沒看到。

見鬼了?他心裏奇怪萬分。

小玉見他連通靈眼都使出來了,立刻表情也變得嚴肅了:“到底怎麼回事?”

“沒事。”張謙搖了搖頭,“就是總覺得背後好像有人在看我。”

說完這句話,幾個人都安靜了下去。

整條道路上就只有他們幾個人,他們這一安靜,周圍的空氣也立刻就像死了一樣沉寂了下去。

許雯立刻覺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要不,咱們回去吧?”她有些害怕的說。

“也好。”張謙說。

他們走的這條路是家屬區後面的通往試煉場的路,平時如果沒有人來這裏實驗新招數、新發明的話一般是不會有人來這裏的。

當然了,試煉場那裏是有一些工作人員在看守的,不過這條路確實很空曠。

回到了家屬區,張謙找到了古旗軍說了一下這件事。

古旗軍立刻調取了那附近的監控錄像,但是監控錄像上什麼都沒顯示出來。

“你確定你沒感覺錯?”

“肯定沒錯。”張謙點頭,“那是一種讓人很不舒服的感覺,就好像有一把刀架在你脖子上一樣,或者一把槍對準了你腦門一樣。”

“我的感覺果然沒錯。”古旗軍點點頭,“好,我這就下命令,讓整個組織動起來,所有成員都去巡邏排查!”

“我覺得最好先別這麼大動干戈。”張謙說,“咱們這裏不止門口有陣法,組織內部、家屬區和試煉場等等的地方都有陣法全方位保護,就算有那種厲害的東西能破掉陣法進來,咱們也會第一時間知道。”

“你的意思是?”

“有可能是某個組織成員有問題,或者是某個工作人員。所以最好先別鬧出這麼大動靜,免得打草驚蛇。”張謙說。

“嗯,有道理!那就先讓供奉們悄悄的去查。”

“最好先把供奉們都排查一遍,連同你我在內。咱們不是有那個什麼什麼儀器嗎?都給照一遍,看看誰身上是不是附着什麼鬼東西。”

“那也不對,就算是附身,守護陣法也會有反應的,況且也不一定就是附身在某人身上的東西,也有可能是別的什麼物件或者…..”

張謙皺起眉毛。

“……你先回去吧,我再想想辦法,有辦法了再跟你說。”古旗軍說。

張謙這一整天心神都有些不安寧。

果然隱藏在暗處的危險是最有威脅力的,他連那是個什麼玩意都不知道。

到了吃晚飯的時候,張謙帶着小玉許雯和小倩來到了父母這裏。

讓他有些沒想到的是,江雪、江雨和王小美居然都在。

小倩是個小機靈鬼,一見到張謙的老爹老媽就立刻‘爺爺奶奶’的叫着,可把這老兩口子給唬了一大跳。

當聽說這是小玉用一種特殊方法自己生出來的時候,他們倆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不過雖然和張謙沒有什麼直接的血緣關係,但是這個小東西還是深受老爸老媽的喜愛,尤其是老媽,抱住她就不鬆手,一臉的歡喜。

江雪和王小美也是一臉欣喜的看着小倩,不停的逗弄她。

關鍵是小倩太萌了太可愛了,殺傷力實在驚人。

唯一有些煞風景的就是江雨,她從頭到尾都冷着臉一句話不說,甚至小玉主動跟她打招呼她也只是嗯啊的敷衍了一句。

張謙冷笑一聲,這個人簡直就是一個沒有人性沒有感情的怪物。 (因爲有一些朋友提議把章節聚在一起發,所以現把更新時間調整爲從中午12點多開始,每10分鐘送上一更,晚上就沒有了,希望大家看的開心,順便求點票票打賞支持^_^)

性格冷淡的人張謙也見過,但真沒見過這種!

我救了你的命啊混蛋!我也不用你以身相許什麼的,你好歹對我態度好點吧?

結果呢?還是保持着一副冰山不化的樣子,我欠你的?

你比江雪差遠了!當初救你還真不如救一條狗!

不過好在江雨的存在感也不強,整個過程幾乎一句話都不說,張謙直接把她當成空氣給忽略掉了。

吃完閤家餐,和家人坐在小院裏,看着穹頂閃爍的燈光聊着天,張謙感覺這氣氛簡直太完美了。

家,就應該是這種感覺!

今夜難爲情 尤其是江雨這貨吃完飯一言不發的就走了,讓這種氣氛更完美了。

聊天聊到了十點多,張謙和小玉許雯她們跟父母道了個別,往他住的屋子走去。

兩間屋子離得不遠,也就十幾米。

臨走的時候張謙突然猶豫了一下,出門在外這麼久,而且過不了幾天就又得出去竄,所以是不是今晚就和老爹睡一塊順便聊聊天?

不過他轉念一想,算了,這麼大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子了,再和老爹睡一塊,那顯得太那啥了。

回到自己和許雯的住處,張謙才知道原來小玉和許雯已經把次臥收拾出來了。

大聖傳 小玉笑着道了一聲晚安就要拉着小倩去客房,張謙想了想卻攔住了她們:“你們和小雯一起睡吧,我去次臥。”

“啊?”小玉一愣。

“次臥那牀太小了,小倩睡覺不老實容易滾下來。”

“爸爸睡覺纔不老實!”小倩做了個鬼臉。

“好,我不老實。”張謙嘿嘿一笑,“你們去主臥吧。”

洗刷完了,躺上牀,張謙心裏慢慢的有些不踏實了。

回想着今天那種詭異的被人注視的感覺,他皺起眉毛,拿起手機給江雪發了個短信:你還在我爸媽那嗎?

很快江雪回覆了:“在,沒事,有我照顧叔叔阿姨,你放心吧。”

張謙慢慢的放下了心,躺在牀上閉上了眼睛。

今晚……格外的寂靜啊。

一個詭異的黑影突然出現在家屬區外。

它身體輕盈,腳步無聲,很快就走到了家屬區外一個監控看不到的死角里。

“哼,我等這一刻已經等了很久了!”這個黑影低聲嘶吼,“讓你的親人死在你面前,這種感覺對你來說是最棒的吧!”

黑影自言自語完之後,就開始在腳下的地面上輕輕的開始寫寫畫畫。

突然,不遠處突然傳來了腳步聲。

黑影一驚,趕緊停下動作,使勁的往黑暗的角落裏面靠着。

很快,幾個巡夜的組織成員打着手電,小聲聊着天的走了過去。

他們都沒有注意到這個角落裏隱藏着一個人影。

等這幾個人走遠之後,黑影從角落裏走了出來,繼續在地上畫着什麼。

幾分鐘後,黑影似乎是畫完了,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她開始雙手比比劃劃,嘴裏還不停的唸叨着什麼。

突然,她的眼神中閃過一道很詭異的光芒,隨後她擡頭看向了張謙父母所住的地方,嘴角露出了一個陰森的笑容。

……

張謙翻來覆去的睡不着。

他心裏的不安越來越重,這種不安讓他越來越煩躁,越來越睡不着,他索性站起身出了門,叼起了一支菸。

“要不去老爹老媽那裏看一眼吧。”張謙尋思着,“去看一眼再回來睡覺。”

剛出門就遇到了那幾個巡查的成員,成員們一看到他立刻一個立正:“首長好!”

“你們好,辛苦了。”

“不辛苦,首長這麼晚了要去哪啊?”

“哦,去我爸媽那邊看看。”

“好的,首長再見,早點休息。”

目送着他們走遠,張謙笑了笑,自己是不是有點太神經過敏了?

不過還是去看一眼吧,老爹老媽畢竟是普通人,江雪的實力也不算太強,看一眼也放心。

兩座居所之間的距離很短很短,也就十幾米,幾秒鐘就走到了。

張謙看了看時間,已經過了午夜了,估計他們都已經睡熟了吧?

輕輕的掏出鑰匙打開門走了進去,他首先來到了主臥室查看了一下,隱隱約約的看到了兩個人躺在了牀上,從體型上看應該是老媽和江雪。

他微笑了一下退了出去,轉身又來到了次臥,輕輕的一打開門他就愣了。

藉着窗外照進來的燈光他很明顯的看到牀上坐着一個人影。

張謙低聲笑了一下:“老爸,你沒睡啊?”

牀上坐着的人影沒說話。

“老爹,您不是還在生氣的吧?”張謙笑着慢慢的走了過去。

人影還是沒說話。

張謙突然覺得有些不對!趕緊加快了腳步走到近前,同時開啓了通靈眼!

楊浩眸光一閃,左手探出,把那隻手掌也是捏在了手心!

Previous article

「另外還有一件事,你蘭姨還拿了一千塊給我,說是向你提親不知道你喜歡什麼,讓你自己有喜歡的東西就去買,但是這件事媽想聽聽你的意思」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