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是因為他趕時間要去接周陽才會說出這麼一番話,而是因為這些人確實太過分了。公司的發展,本來就應該上下領導員工同心協力,攜手共存,可是既然他們中間有些人不想與自己真心合作,還一直刁難,那他還留著他們做什麼?

瞬間,會議室里安靜了,沒有一個人敢吱聲。

「啪!」顧忘直接摔門而去。

這些人,都是給慣出來的! 總裁我帶兒子滾啦 自己什麼都不做,就天天只知道享受,現在竟然還這麼一副醜惡嘴臉!

「顧總你別生氣,他們也是不知情所以才會這麼衝動。」助理趕忙跟在顧忘身後安慰著。

沒錯,他顧忘天天在公司里加班到凌晨,晚上都不回家,有時候甚至連飯都吃不了,在國外與人家廠商老闆談合作還要忍氣吞聲,自己有多麼不容易,會議室里的那些人又有誰知道?

「沒事,你先去忙吧,我還有事,得出去一趟,如果他們要是為難你的話,你就直接重複一遍我剛才的話,實在不行,再給我打電話。」說著,顧忘直接離開了顧氏。

一路上,他開著車子,正視前方,眼睛里有一股殺氣。

都說年輕人不懂得感恩,不知道什麼叫做良心,可是在他看來,這些老股東一個一個的才是那白眼狼。

突然,旁邊的手機響了起來。

「大哥,怎麼回事?我聽說那些老股東為難你了?需不需要我直接過去?」山貓擔心的問道。

「這你都知道?沒事放心吧,我已經解決了,在公司他們不敢亂來。」顧忘揉揉眉心疲倦的回答道。

以前他也經歷過被一些老股東暗算的情況,那會若是沒有山貓,他真的可能會被整垮。 再度看了一眼,天奇對屠猛說:「老屠,一個活口都不要留,沒燒死的做掉!林峰,打掃戰場。」

「是,奇少(叔)!」

天奇給秦無敵交代幾句,轉身走向衛強他們。

「天尊。」

天奇淡淡一笑,打量一下面色驚恐的大奎。說:「今晚就辛苦一點,協助無敵的斷魂尊衛整頓這邊;明日在市中心『星辰酒店』舉辦的宴會上,你們都要來,我親自給你們慶功。」

「多謝天尊。」

「大奎兄弟。」天奇一拍大奎肩膀,隨和開口。「我在那邊等你們。」

上一秒還是殺氣凜冽,現在卻是這般隨和,大奎都不知道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奇門天尊了,望著眼前這章白皙臉龐,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因為他擔心自己觸動天奇,引來殺生之禍。

天奇走了,這邊的事有林峰他們,他沒有什麼擔心的,何況秦無敵這名大將也在處理。

出了遍地是屍體的大道,望著街頭霓虹燈火,行人熙熙攘攘,天奇發現自己的心一下子變得空虛下來,一個人走在街頭,沒有人知道這一身廉價貨的白衣少年竟會是奇門天尊。

車輛來來往往,天奇發現自己不知何去何從,冥冥之中,好像有什麼東西牽絆著什麼,可他又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京都如今成為他林天奇的囊中之物了,他本應很高興的,可他發現自己高興不起來。

京都的夜,是璀璨的!群義會的覆滅已經宣告京都即將安定下來,很多平日里靠擺地攤養家糊口的人也恢復了他們的行業。

街頭的天奇,望著人行道上儘是擺地攤的男男女女,甚至有情侶,他重重吐了口渾濁之氣,慢慢走上去。

夜市上,天奇在街頭攤位上坐了下來!點了自己喜歡的燒烤,要了一件啤酒。肚子一人喝了起來。

燈光下的天奇,已經退去了冰冷殺伐一面,此時的他,加上這一身打扮,完全就是一學生模樣,清秀。

突然,眼前光線被什麼擋住,天奇也沒在意,可在感覺有人坐在了自己對面,抬眼看見是熟悉的人,他微微一怔,笑道:「真巧,在這裡也能遇到你。」

辛空月杳然一笑。「恭喜你,終於拿下京都了!」今天的辛空月穿一身很傳統的寶藍緞面低胸緊身上衣,下身是約膝上十五公分的黑色百折波浪及膝裙,黑色透明絲襪露出雪白修長勻稱的美腿,黑色高跟鞋,流行而不失性感。

白皙玉頸上,一串藍色項鏈更為耀眼!天奇一看,不由得有些痴迷,特別是看見辛空月這張嬌容,他更加感覺自己呼吸困難。

「不談那些事,你怎麼會在這裡?跟蹤我?」

「我才沒那個心思跟蹤你呢。」翻了個白眼,辛空月聲線嬌媚而出。「無聊唄,出來找點東西吃,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

見天奇不說話,擰著啤酒瓶大口大口喝著,她收住魅惑笑容。「昨天在『港灣』咖啡廳,我看得出來你很在乎夏妍,你們。。。」

「夏妍?」聽到這個名字,天奇心頭忽然湧起一抹擔心,雙目盯著辛空月,問:「你說什麼?夏妍?她是誰啊?」

天奇的神色讓辛空月一陣茫然。「怎麼?你。。。不知道夏妍是誰?」

「不知道。」

辛空月仔細觀察天奇的神色面部變化,她發現天奇真不認識夏妍,疑惑的同時,她真懷疑眼前這人究竟是不是林天奇,不過還是開口說:「既然不認識那就不提這件事了,不請我倆杯嗎?」

天奇擰開一瓶啤酒,為老闆娘要來一個杯子,親自給辛空月倒酒。

在辛空月看來,天奇是不想談論夏妍的事,也不想再將往事提起,所以這才說自己不認識夏妍,可她哪裡會知道天奇已經將有關於夏妍的所有記憶全部封閉。

「以你如今的身份地位,還能坐在這種地方吃這些,真讓人難以想象。」

「這並沒什麼啊,倒是你,堂堂辛家大小姐,也會跟我們這些粗人一起。」

面對天奇的調侃,辛空月含笑說:「我怎麼感覺你比之前開朗多了。」

「是嗎?」

辛空月點點頭。

老闆娘端著美味前來,說:「小兄弟這是你點的,加上這件啤酒,總共二百二十一塊,你給一百二就行了。」

「哦。。。」

天奇知道老闆娘想先要付錢,很識趣將手伸到兜里,可讓天奇沒想到的是,下午換衣服的時候竟然把錢夾放在桌上,忘記帶出來了。

對面辛空月看見天奇面色尷尬,還不斷的收遍每一個兜,明白過來的她,笑著問:「你不會沒帶錢吧?」

天奇鬱悶的抬眼,眼盲餘光瞄了老闆娘一眼。「下午換衣服的時候忘記帶了。」隨後,天奇扭頭對老闆娘老說:「阿姨,我。。。我。。。出門忘記帶錢了,你看。。。能不能。。。」

老闆娘四十歲模樣,或許是歲月的洗禮,讓她眼角多了幾條皺紋。聽到天奇的話,她沒有不悅,而是淺笑著說:「小兄弟,我們這是小本生意,如果是幾十塊錢我可以賒給你,可這是兩百多,我們的生活也不富裕。。。」

「我知道的阿姨,這樣吧!你讓我打個電話,我讓我朋友送錢過來。」

老闆娘點點頭,辛空月看見天奇這模樣,「咯咯咯」直笑,笑得月牙兒都彎了。從挎包中拿出錢夾,抽出三張紅色大鈔,遞給老闆娘。「阿姨給。。。零錢你也不用找了,多來幾瓶啤酒!」

「好好好。。。小兄弟,你女朋友可真體貼你,人也長得漂亮!」

老闆娘借過錢,去搬酒了!這倒是讓天奇更加尷尬了。好在這裡的人都沒注意到,不然天奇可就出醜了。

「感覺我跟你在一起都會被別人誤會,可我就不明白了你怎麼不解釋?」

「清者自清,解釋沒用!」辛空月很淡然。

天奇壓低聲線說:「錢我回去之後再還你。」

「這頓算我請你,你吃好喝好,我囊中雖然羞澀,但請你這些,別說一頓,一百頓都不是問題。」

「富婆。」

撲哧。。。

辛空月掩唇一笑,她很難相信天奇能這麼走出夏妍的陰霾,可眼前的少年,他的眼眸清澈,完全沒有一絲的悲傷,這倒是讓辛空月疑惑。

兩人喝著酒,聊著天。可天奇發生自己今晚不甚酒力,喝了一件啤酒竟然昏乎乎的。離開夜市,與辛空月走到燈火璀璨的街頭,天奇問:「你在京都多少時間了?」

「四五年了吧!」

「以你的身份怎麼不在家裡享福,跑這麼遠受罪,你想一輩子在京大,又或者京大有什麼讓你留念的,我覺得你應該去找個男朋友,別這麼一直單著。」

辛空月身軀突然顫抖一下,與天奇並肩而行。「以前沒遇到適合的,所以單著;現在遇到了,發現他有女朋友。」

餘溫歲月中有你 「那你可以考慮一下做小三。」

「去你的。」

推了天奇一下,節日聽天奇說:「說真的,如果喜歡就不要輕言放棄,感情這東西很微妙,我也說不清楚。總之,現如今這個社會,有女朋友又怎樣,只要用心,別人的男朋友會成為你的男朋友,結了婚的人都可以離,區區一個女朋友能證明什麼呢,只要功夫深,鐵杆也能磨成針。」

「這可是你說的啊。」辛空月側臉望著一臉笑容的天奇,說:「關鍵是我喜歡的人是個大笨蛋,我已經暗示他我喜歡他了,他還是不知道,你說我能怎麼辦?」

「聽你這麼說,我倒是好奇了,辛大小姐的芳心到底被誰征服了,這麼委曲求全。」

「就是一個大笨蛋。他之前是我的學生,現在不是了!我經常的看見他,還跟他在一起喝酒聊天,你說他居然不知道我的心意,是笨蛋不?」 咳咳咳。。。

聽了這話,天奇連連咳嗽。側過鬱悶的臉龐,很不確定的問:「你說的那笨蛋,不會是。。。」

「你現在的反應倒是挺快的嘛!就是你這個笨蛋。」

「玩笑吧你,我林天奇一窮二白,什麼地方都配不上你,你說你喜歡我,那你喜歡我什麼?」

辛空月假裝想了一下。「喜歡一個人是沒有理由的,我說不出我喜歡你那裡,但那種感覺是我這些年不曾有過的。」

「蒙我。」

「蒙你我是小狗。」

天奇吐了吐舌頭。「你這算表白嗎?你說我有女朋友,我女朋友是誰我都不知道呢。」

「是表白。你沒有女朋友,但你有老婆。林天奇,我想不明白你跟莊語詩是怎麼。。。」

提到這件事,天奇突然間想起那晚自己故意氣走莊語詩,心裡不由得一陣愧疚。「很多事我現在不方便說,我跟莊語詩的關係,或許不是別人想象的那樣。」

「你不想說就算了,我也只是問問,不過剛才你說喜歡一個人不要青煙放棄,林天奇,我不會放棄你的,從今天我追求你。」

追求我?天奇搖頭一笑。「像你這樣的美女,有權有勢,不知道有多少達官貴族渴望得到,而在那些人中,比我好的多如牛毛;所以,不要把心思放在我身上。」

「我不喜歡那種衣來張手飯來張口的紈絝子弟,與你相比,他們什麼都不如你。林天奇,你可以拒絕我,但你不能阻擋我對你的感覺。」

聞言,天奇心裡一熱,跟隨辛空月來到她的豪車旁,淡淡的問:「你既然知道我跟莊語詩有關係,為什麼還要這麼執著?」

「莊語詩跟你是什麼關係我不想去評論,我只知道我喜歡你,林天奇,在感情方面你真的很單純,有時間我教你怎麼去戀愛。」

教主,本王追定你了! 「很浪費時間,我就不談了。還是找個適合的結婚算了,簡單省事。」

簡單省事?辛空月差點沒被天奇這話氣死。打開車門,想送天奇一程,可天奇卻說:「時間還不算太晚,我做公交回去,再走半小時就到了。」

坐公交?你身上沒錢啊!辛空月笑嘻嘻的打量著天奇,嘴上沒說,可天奇一見她這眼神,很快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無奈的天奇,只得上辛空月的車!

車裡,天奇與辛空月聊著聊著,由於堵車的緣故,走走停停,天奇竟然在副駕駛睡著了。而那一首輕音樂,讓辛空月感覺這一刻真美好!她多麼希望時間能夠在這一秒暫時,可時間不會隨她的意念停留在某一個時間斷。

想把天奇送回星辰山莊,可女人都是自私的,這麼一個好機會,辛空月當然不想失去。所以,她載著天奇往自己的別墅飛馳而去。

到了車庫,辛空月並沒叫醒天奇,而是陪著天奇在車裡坐著,車庫中燈光斜射進來,望著這個清逸少年,辛空月感覺自己心跳加速。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見天奇完全熟睡,而車裡的溫度越來越低,辛空月擔心這樣下去天奇會感冒,思索之後,下車打開副駕駛的門,抬起青蔥玉指,在天奇脖子處點了一下,這才抱著天奇從樓梯回別墅客廳。

客廳,辛空月將天奇放在沙發上,急忙上樓去拿被子,也將空調打開。

回到客廳,辛空月將天奇抱在懷裡,這才把被子蓋在天奇身上,隨即,仔細探測天奇的脈搏!當發現天奇腦海中缺少一部分記憶,她驚訝的同時,漸漸明白天奇為什麼會不記得夏妍這個人。

緊緊抱著天奇,辛空月怕是明白林天奇做這樣的選擇,是不想讓自己太累,對不起他的那些兄弟,畢竟這次的事辛空月都知道,奇門天尊,肩上的膽子是沉重的。

最美愛上你 低眼望著沉睡的天奇,辛空月的眼神變得迷離起來。

林天奇,你怎麼就不明白我的心意呢!我好想跟你分擔一點你肩上的膽子,幫你發展奇門,你得到我就等於得到七萬卞軍的支持,這是無數男人做夢都渴望的,你為什麼就不呢。是我不夠漂亮還是我不夠懂你,又或者你心裡已經有了莊語詩。

懷抱讓自己芳心暗許的人,辛空月從未有過的溫柔。這也是這些年辛空月第一次抱一個男人,還是她心甘情願帶回別墅的男人,且不經過這個男人的同意。

這一刻,辛空月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那就是把林天奇抱進卧室,脫光兩人,再弄點血放在床單上,明日林天奇醒來自己就哭,讓林天奇以為兩人真發生了什麼,然後迫使林天奇對自己負責。

這是辛空月靈光一閃想到的,可她深深明白,愛情需要的相互理解、包容、真誠、體諒,而是耍小陰謀,那樣就算得到林天奇的人,也得不到他的心。

那樣的愛情不是她辛空月想要的,她需要的是一份真摯的感情,所以,她選擇用自己的真心去打動懷裡的這個人,讓他接收自己。

想到這些,辛空月在心裡暗罵自己好賤,堂堂辛家大小姐,將來的繼承人,竟然這般委屈去追求一個男人,還是比自己小兩三歲的人,辛空月想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可在細想之後,她發現不知在什麼時候,林天奇已經佔據了自己的心靈,除了林天奇,她心裡再也容不下第二個男人。

愛情的力量是偉大的,辛空月完全淪陷。絕世容顏靠近天奇白皙臉龐,辛空月那兩片薄薄的嘴唇在天奇嘴唇上點了一下,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辛空月才那麼大膽親吻一個異姓。

別看她那麼開放,可在這種事上,女孩應有的矜持,辛空月一點都不缺少,她不是那種隨便的女人,她只是太愛天奇。

這一夜,辛空月擁抱短暫幸福,她睡不著!直到天明東邊一絲亮光透過花紋窗帘照進客廳,被鏤空細花的紗窗帘篩成了斑駁的淡黃和灰黑的混合品,她才有一絲困意。

朦朧中,天奇摟抱辛空月腰肢的手動了一下,眼皮也在顫抖!或許是光線太強的緣故,他幽幽醒來,鼻息見傳來女人獨特的清香氣味,天奇有些驚訝,因為他還是單身,早上醒來從未有過這種感覺。

睜開眼睛,當發現自己竟然躺在一個女人懷裡,天奇身子如遭蟒蛇觸碰,驚嚇著直起身子,被牽動的辛空月,揉著太陽穴睜開眼睛。

大漢封疆 天奇眼神獃滯,努力回想著昨晚發生的事,確定自己與辛空月並沒有實質性的事發生,這才鬆了口氣。可是,天奇有些疑惑,昨晚的自己就算不勝酒力,也不至於怎麼到這裡的都不知道吧。

打量著客廳壞境,天奇暗暗運氣玄氣,在發現自己脖子處曾被人點過睡穴,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醒了!」辛空月的語氣很溫柔,望著天奇不斷變化的眼神,她揭開被子,起身說:「我去做早餐,你再躺會兒。」

在天奇的認知中,自己與辛空月不過是朋友關係,就算辛空月昨晚向自己表白,天奇都沒放在心上,因為有些事說說就行了,辛空月是辛家大小姐,兩者之間的茶具,雖沒有與莊語詩的大,但也少不了多少。

望著辛空月完全身軀進入側面廚房,天奇也起身,尋找衛生間而去。

都說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女人很可愛,辛空月今天上半身穿著一件鬆鬆的ㄒ恤,下半身搭配著一條短裙,將其妖媚身材展現出來,特別是在她低下頭或彎下腰時,總是讓人的小弟一陣沖血。

來到餐廳天奇,對辛空月的魅惑又多了一分讚賞!

兩人坐在餐桌吃點早餐喝著牛奶,辛空月見天奇沒說話,她以為天奇生氣了,為昨晚自己擅作主張生氣,剛要道歉,卻聽天奇說。

「以後你若想抱我,不要趁我睡著的時候點我的睡穴,昨晚好在我對你沒有任何的防備,不然你在點我睡穴的時候一定給被我體內玄氣反噬。」

PS:已經是月底了,大聲呼喚求花花,求各種支持……有支持,今天繼續爆。 顧忘處理完了公司的事情后加急趕到了醫院。

「怎麼樣,好點了么?」顧忘輕聲問道。

「還好,昨天真是謝謝你啊。」周陽客氣的回答。

她欺騙了自己那麼久,是時候恢復以前的模樣了。

「還有,那個,你可以陪我去一趟國外么?我還要去接我爸媽回國。」周陽繼續說著。

這話聽起來,怎麼感覺這麼彆扭?為什麼是他,陪她一起去接她父母?更何況,自己又是一個有家庭的男人,這樣好像不太好。

「周陽,你也知道,最近我們公司里需要處理的事情還有很多,所以我怕應該沒法陪你出國了,這樣我讓山貓陪你去。」顧忘趕忙說道。

畢竟是一個女孩子,在這裡也沒有什麼親戚,若是讓她自己去,未免顯得也太可憐了。

「哦,那就不用了,你忙吧,我自己去就可以。」周陽直接拒絕道。

山貓已經為她受過一次傷了,她不希望那個男人再因為自己出什麼意外,畢竟她曾經是拒絕過他的女人。

其實周陽在感情當年一向都是一個很痛快的女人。

愛就堅持,不愛就當場拒絕,並且以後保持距離,對於山貓,她也是這樣的想法。她承認,她現在心裡愛的人,依然是顧忘,她沒有辦法接受山貓對自己的好,雖然她也知道,顧忘很有可能這輩子都不會愛上自己。

「還是讓山貓陪你去吧,我真的有事。」顧忘低聲說道。

「沒事,你去忙就行了,但是這件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告訴山貓,我想自己一個人解決,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恢復的。」周陽堅定的說道。

為什麼她要這麼執拗?就算她真的不喜歡山貓,那也完全可以當做朋友來處啊,幹嘛一下子把人家推的這麼遠?好像以後就要斷了聯繫似的。

「你什麼時候過去?」顧忘問道。

「越快越好吧,我想今天晚上就走,那邊已經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了,只是我一直在欺騙自己,現在是時候處理這些問題了。」周陽擦了擦眼淚,直截了當的回答。

「好,今天晚上過去,我陪你一起。」

頓時,周陽愣了一下,看著面前的男人,微微笑了一下。

果然,他不是一個無情無義的男人。

從酒店裡走出來,顧忘直接將周陽帶到了醫院。

病房裡,山貓看著窗外,臉上一副憔悴的模樣,一看就是整夜未睡,一點精神都沒有。

「來,吃早餐了。」周陽大聲說道。

聽到女人的聲音,山貓立馬別過臉來,看著緩緩走來的女人,心情有些激動。

「你來了。」他輕聲說道。

「嗯,來了,給你,最愛的小籠包,趁熱吃吧,不然一會涼了就不好吃了。」說著,周陽直接將早餐遞給他。

可是現在的他,關心的不是這些,而是她的心情到底怎麼樣了。

唐南楓聞言,遲了片刻,問:「顧爺爺,你想我怎麼幫?」

Previous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