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少路過的人見這裡有熱鬧可看,紛紛駐足圍觀,看到棋盤上的情況后,一些懂圍棋的人說:「這白棋已經輸了,無藥可救,不出三步,必敗!!」

顧銘謹慎的沒有下子。

剛才他看過,知道棋局有生機,可卻是有些不敢相信,因為這條生路太過離奇,離奇到讓他懷疑人生。

不過,他卻是沒有懷疑慧眼,沒有懷疑先天神珠。

他能有今天,完全是先天神珠的功勞,就算先天神珠坑他,讓他去死,他也認!!

他再次開啟慧眼,確認他剛才看到的一切。

慧眼開啟,他再次看到那不一樣的景象。

棋局上,兩股氣息糾纏,一股黑氣,一股白氣。

黑氣肆虐,呈泰山壓頂之勢,攜滔天之威,無可匹敵。

反觀白氣,則是處處受制,毫無反抗之力。

如他們看到的那般,不出三個回合,白氣就會泯滅。

然而,就在這種情況下,有一個奇招,可以讓白氣獲得新生。

顧銘把目光落在那個地方,眼神逐漸變得堅定,這一步,他要走!!

落子!!

顧銘手中白子落下。

全場雅雀無聲,眾人是一臉獃滯的看著顧銘,難以置信這是人下的棋。

懂不懂下棋?他們嚴重懷疑顧銘是傻子,否則干不出這種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顧銘,你下錯地方了,那裡不能落子。」胡敏小心提醒道。

顧銘沒有搭理胡敏,目光死死的盯著棋盤。

棋盤之上,隨著他白子落下,局勢瞬間逆轉,白氣仿若打了雞血一樣,變得勇不可當。

反觀剛才的黑氣,變得毫無招架之力,潰散開來!!

他贏了!!

他破開了葉天師的生死棋局!!

他微笑的說:「我贏了!!」

「啥?贏了?」

賈于飛嘲笑道:「顧銘,你怕是得了失心瘋吧!這樣也能算你贏?」

葉天師同樣用不屑的眼神看著顧銘,正打算說些什麼的時候,臉色大變。

忍不住,他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也虧得顧銘早就料到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及時抱著胡敏躲開,否則大清早就要被人噴一身的血。

「葉天師……」

賈于飛等人莫名其妙的看著葉天師,不清楚對方這是幹什麼,好端端的噴什麼血。

難道,是被顧銘胡亂的下法給氣的?這心眼是不是忒小了一點?有這個必要嗎?

葉天師沒有搭理他們,怒指顧銘道:「你……你不遵守規則!!」

「規則?什麼規則?我憑什麼要遵守規則?我用得著跟你這種不折手段的人講規則嗎?我要的是贏!!」顧銘嘲諷道。

胡敏愣了一下,再看棋盤,臉上露出迷人的微笑,顧銘這可不是贏了嘛。

雖然,在棋盤外落子這樣的行為很大膽,但忽略這一點,白棋確實是反敗為勝了。

同時,她也覺得顧銘說得非常有道理。

對付這種不折手段,不講規矩的人,壓根不用講那麼多規矩,能贏就行。

所以,她趕緊附和道:「就是!我們要的是贏!!不是跟你講誰更守規矩。」

頓了一下,她又笑著說:「我們贏了,你快以死謝罪吧!!」

「這不算數!!」

賈于飛氣急敗壞道;「壓根沒有這種下棋的方法,你這非明就是亂來!!」

「是啊!是啊!沒有這樣下棋的,這要是都能算贏,那我這半輩子圍棋算是白下了。」一位資深棋友說,不能接受這種勝利之法。

「哈哈!!」

顧銘笑了,嘲笑道:「賈于飛,這盤棋算不算數,不是你說了算,而是棋盤說了算。」

「什麼意思?」有吃瓜群眾納悶道。

顧銘解惑道:「各位,你們可能不知道吧!這不是普通的棋盤,而是一塊有靈性的棋盤,輸贏,它自有斷定。」

「什麼?還有這種事情?」他們難以置通道。

顧銘點頭承認。

同時,他還凝望著葉天師,見其一臉獃滯,忍不住搖頭嘆息道:「多行不義必自斃啊!!」

葉天師回過神來,仰天咆哮道:「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他還是不能接受,他視為依仗的生死棋盤會這樣坑他。

「為什麼?你還想不通嗎?」

顧銘忍不住嘲諷道:「你不守規矩,為了錢,什麼狠毒手段都敢用,卻指望別人守規矩,等死,想得是不是太美了一點?」

「棋盤有靈,洞悉你是不守規矩的人,自然會認可我這不守規矩的走法,你這叫咎由自取。」

剛才,他通過慧眼,發現唯一的一條生路居然在棋盤之外,也是不敢相信,所以才再使用慧眼確認一遍,結果依然如此。

然後,他堅定的落子,破局成功!!

開始他也不通為什麼棋盤會如此,現在事情了結,也算是明悟了。

棋如人生,莫過於此。

「走了!!」

顧銘拉著胡敏往前走。

大牌男神賴上我 胡敏不樂意道:「他都還沒有兌現賭注呢,我們就這麼走了,他萬一不兌現賭注怎麼辦?」

「不會!!」顧銘搖頭。

「為什麼?」胡敏納悶道。

「因為棋局對他的懲罰已經開始。」

顧銘瞄了一眼葉天師的氣海,發現棋局上的殺氣已經在蠶食葉天師的氣運,不出三分鐘,葉天師就會變成活死人。

這是不可逆轉的事情,是葉天師今天註定的劫難,逃不過的。

「這樣啊!!」

胡敏儘管還是不懂,但她選擇相信顧銘,跟著顧銘離開。

三分鐘一晃而過,葉天師神志被抹殺乾淨,變成活死人,終生無望清醒,被他的手下帶走。

當然,同時帶走的還有那副被破解、再無用處的棋局。

那些原本不信的人,看到這一幕,唏噓不已,暗想他們今天也算是開了眼界了。

至於賈于飛,臉色則是要多難看有多看。

同時,他的心裡還升起一股絕望的情緒。

連葉天師這樣的奇人都不是顧銘的對手,落得如此凄慘的下場,試問,這個世界上,還有誰會是顧銘的對手?

他不甘心就這樣失敗啊!! 顧銘和胡敏進入舉辦公盤的大廳。

此時大廳,已經有不少人,都在認真鑒定著這一次舉辦方展出來的原石。

原石數量不多,不到一百塊,但每一塊都是價值連城,最低標價一千萬。

至於最高價,這個就要看到時競價的激烈程度了,只要你敢喊,舉辦方絕對敢收。

顧銘認真的觀看著每一塊原石,並用筆記錄下來,確保到時候不會出錯。

上午就這樣過去。

中午,吃過午飯,顧銘和胡敏離開酒店,開始遊覽起了平山周邊的旅遊景點,把公盤當成了度假。

這事放在以前,胡敏是不敢想象的,以前她是恨不得飯都不吃,抓緊時間研究原石,珍惜這寶貴的一天。

可如今……

她選擇相信顧銘,顧銘既然說無需再看,那就無需再看了。

平山,風景如畫,景色宜人,大大小小的景點有十幾處。

兩人一一前往,流連其中,顧銘不知道替胡敏拍了多少美照,胡敏也不知道擺出了多少迷人的姿勢,把顧銘都給看……口水流了一地。

身穿黑色性感掛脖V領露肩燈籠袖雪紡衫的胡敏不要太誘人,散發著致命的誘惑。

這已經令男人慾~罷不能了,可偏偏胡敏還不消停,沒人的時候,喜歡擺出一些撩~撥顧銘的誘人姿勢,讓顧銘時刻處於一種亢奮的態度。

恨不得現在就扒了胡敏,這是顧銘一路走下去的想法,只是沒有化作實際行動罷了。

晚上八點,兩人吃過晚飯返回酒店休息,輪到胡敏為她今天所作所為付出代價了。

雖然,胡敏說事後還要親他,但顧銘為了得到那一份快樂,捏著鼻子認了。

第二天九點,競拍會正式開始,一眾珠寶商和大老闆坐在金碧輝煌的大廳中。

美女主持人上台,簡單的講解后,宣布競拍會正式開始。

編號98的原石被工作人員推上台,美女主持人簡單的講解后,邀請眾人競價。

「一千三百萬!!」

「一千四百萬!!」

「一千六百萬!!」

報價聲此起彼伏,顧銘沒有動,把目光投向不遠處的賈于飛,只要對方不叫價,這塊原石他不準備要。

賈于飛旁邊,坐著他這一次請來的賭石大師,也是申海市富有名氣的大師,名頭不在杜星耀之下。

他說:「賈總,這塊原石品質不錯,三千萬以內,值得一開。」

賈于飛點頭,回頭看了一眼,發現顧銘正沖他微笑,心一擰。

競價,最怕的就是有人抬價,那樣不知道要花多少冤枉錢。

可……

他一咬牙,狠心想道:「顧銘,既然你誠心跟我過不去,那今天我就跟你死磕到底,我不好過,你也別想好過,大不了我們一起死。」

他舉牌道:「兩千萬!!」

美女主持大喜道:「13號貴賓出價兩千萬,還有人比這更高嗎?」

議論聲響起,在商量是否值得繼續競價,顧銘和胡敏也不例外,只不過不是說的是否競價,而是說的是否要針對賈于飛。

胡敏問:「顧銘,賈于飛出手了,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動手嗎?」

「嗯!!」

顧銘點頭,舉牌報價道:「兩千一百萬!!」

「兩千二百萬!!」

「兩千三百萬!!」

「兩千五……」

「兩千八……」

「兩千九……」

兩人輪番報價,價錢很快攀升到二千九百萬,美死了坐在一旁看熱鬧的舉辦方,恨不得站起來替兩人加油,鼓動他們接著加價。

顯然,這不可能,顧銘見好就收,停止叫價,讓賈于飛把這塊原石收入囊中。

賈于飛心情很複雜,不知道他這是賺到了還是虧了,只能用還沒有超出預期價來安慰自己。

很快,第二塊原石被推上來,眾人一番競價后,價格攀升到三千萬。

顧銘出手,舉牌競價道:「五千萬!!」

全場嘩然,這漲幅,也太誇張了吧!真拿錢不當錢? 此婚了了 敗家子啊!!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剛才顧銘那麼針對他,如今顧銘想要這塊原石,還擺出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樣,他能忍?

賈于飛表示不能忍,想舉牌叫價。

他的賭石大師勸說道:「賈總,三思啊!這塊原石不值五千萬,更不值得繼續往上競價。」

賈于飛心想,你懂個屁,老子壓根不是想要這塊原石,而是想出一口惡氣,把心裡的委屈發泄出來。

他沒有任何猶豫的舉牌競價道:「五千一百萬!!」

同時,他還回頭挑釁的看了顧銘一眼,一副老子今天奉陪到底的模樣。

顧銘微微一笑,不多言,也沒有任何繼續競價的意思。

賈于飛傻眼了,顧銘不叫價,搞什麼名堂?坑他? 惡魔少董別玩我 他又著了顧銘的道?

這……

他有種吐血的衝動。

旁邊的賭石大師見此,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就是不聽老人言的後果啊!!

美女主持人見場上無人繼續競價,落錘一聲。

很快,三聲過去,又一塊原石被賈于飛收入囊中,收穫豐厚嘛!!

第三塊原石被推上台,競價一如既往地的火爆,價格很快攀升到三千五百萬。

顧銘再次出手,同樣報價五千萬。

眾人:「……」

這是坑人坑上癮了?真把人當傻子看?有人會那麼傻的再次上當嗎?

他們下意識的把目光投向賈于飛。

賈于飛臉皮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心裡糾結得一P,想出手,又怕中計,最後把東西砸手中,淪為場中眾人的笑柄。

不過,他也怕這是顧銘使用的花招,問了一下旁邊的賭石大師,「這塊原石值得繼續叫價嗎?」

賭石大師搖頭說:「這塊原石,最高價不超過四千萬,再高,賭漲的概率微乎其微。」

「嗯!!」

賈于飛滿意了,不屑的看了顧銘一眼,不動!!

林嵐三天後趕回重慶,一下船她就直奔西南局見林青,林青二話沒說帶她去見一號二號首長,看了東北局的批件和遼遠市委報告之後兩位首長立刻指示林青下文叫有關部門支持、放行。

Previous article

我心下慄六的問:“什麼三章?”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