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一會兒,又考核完了五十二位考生,結果不出長老們的意料,這些重點推薦來的考生就是牛叉,出了不少二品三品的天才。

「好,很好!」 火爆媽咪:我知錯了 魄魂長老點了點頭,顯然對這部分考生是相當的滿意。

考場上,現在只剩下了韓堅與韓星還沒上台。

「下一個,韓堅!」

韓堅的名字在玉碑上一顯現,全場頓時再次沸騰了起來,眾人議論紛紛議,這可是修練天賦中排名第一的「天才」啊……

鄒虎、殷凌那邊也又熱鬧了起來,開始了新一輪的押注……那些富家弟子都開始拚命的押錢……

眾人熙熙攘攘,說什麼的都有……

錢不重要,老子玩的就是心跳,刺激啊……

你別特瑪的裝了,裝大了當心被雷劈……明明就是想贏!

所有人都瘋了,因為秦嵐達到了四品修鍊天賦,在這場賭鬥中穩贏不敗,而對韓堅的贏率他們則更加看好!

地上的草簾堆滿了像小山靈石,而且還在不斷增高,裡面也不乏有什麼家傳玉佩、寶刀,珍珠瑪瑙等等稀罕物品,有些人恨不能連褲衩都脫了押上!

這場面太大了!

諸多落榜的考生在嘆息:論天賦,看人家韓堅一步就能登龍門,自已一輩子追都追不上!論人氣,自己更是望塵莫及……

窮苦的考生則在暗地裡報怨、漫罵:「這王八蛋怎麼命這麼好?我命怎這麼苦……這賊老天也太不公平了!」

韓堅本就自命不凡,在眾人的歡呼聲中就越發覺得高人一等,彷彿整個考場就他一個天材,大有捨我其誰的架勢。

他信心自滿,就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一剎那,他竟動若脫兔,揮手繞場跑了一圈,一邊跑一邊高呼,洋洋得意的炫耀著自己……

「我要讓你們知道,你看好的「天才」不會讓任何人失望的!你們押下的賭注將換來十倍的報酬,對我的支持,就是對錢的支持!我要讓那個『廢材』無地自容,自己滾下龍淵宗!」

「你奶奶滴,敢罵我,先讓你得瑟一會,我必有一報!」此時韓星,驟聽「廢材」二字又從韓堅口中而出,顯然是激怒了他,眼神深處有火花噴出,雙手用力的握成了拳頭。

只是這種帶著血色的光芒目光在韓星眼中一閃而過,替而代之的競是萎靡不振的神情,連他自己都感覺自己的腦袋這一刻有點亂……

韓堅在人群的呼喊聲中,一步一步的走上了祭台……

所有長老眼晴一亮,因為光從體表上看,韓堅的魂力波動就比秦嵐更加強大!

「韓堅,我們七位長老都看好你,你可別辜負了這份厚望!」長老王慶山炙熱的眼神更是強烈的暗示:拿出全力……有你的好處……

韓堅會意的微微一笑,彷彿這祭台考核對他來說勝似閑庭信步,他抬頭看了看頭上雲捲雲舒的天空,輕輕點了點頭,問道:「可以開始了嗎?」

好!僅憑這一點就讓諸位長老嘆服,別看此子狂妄,但一經進入角色,就這份穩沉的心情,這份自信,也絕對是無人可及!

台下瘋狂的叫喊聲音越來越響,隨著魄魂長老一聲:「開始!」韓堅雙腳八字站定,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氣沉丹田,徐徐的、長長地吐出一口氣……

突然間,他「嘿!」的大喝一聲,對著銅鏡猛的一掌按去,手掌尚未拍上,僅憑魂力波動,就讓那銅鏡泛起了紅光。

突然,韓堅的身體劇烈的顫抖了一下,他吃驚的發現那面看上去很漂亮的銅鏡竟擁有著巨大的吸力,將自已的戰魄之力洶湧的吸了進去……

在眾人吃驚的目光中,銅鏡再次亮了起來……由最初的紅芒變成了奪目的藍光,眨眼工夫,整面銅鏡就像是璀璨的寶石發出了耀目的五彩光華。

轟隆隆……

這一刻,銅鏡裡面翻江倒海,隆隆作響,藍色的光輝組成了一個巨大的旋渦,通達整面銅鏡,連接上下,氣勢磅礴,十分驚人。

「嗚……」鏡中有龍吟聲傳出,一條、二條…五條蒼龍的影子出現了!

「五龍鬧海!」

天啊……韓堅的修練天賦竟達到了五品!

再看韓堅,手掌依然緊貼銅鏡,突然又有一道光華從掌中躥了出來,飛速的往銅鏡里鑽了進去。

頓時,銅鏡中放出了六色光華,而最後這一道青色閃耀奪目,最為明顯。

「看看看,青色光華開始聚形了!天啊,竟然聚成個王八! 萌寶來襲:買個爹地9塊9 這……這是什麼東西?」

「我靠,你丫的什麼眼神,眼瞎啊,那是王八嗎?那叫鱉!不對不對,那是龍生九子中的贔屓,貌似龜,天生神力!」

石碑上符文閃爍,整座碑體都在發光,所有的人都駭然,上面寫著:「韓堅,修鍊天賦六品!」

魄魂長老感覺自己的心臟在「咚咚」的加速跳動,他滿臉的不可思議,眼睛陡然睜大,死死的盯著銅鏡。

「天啊,我眼沒花,真的是六品,宗門之幸,龍淵宗之大幸啊!」情緒激動之下,他不自覺的仰天長嘆。

「到底是怎麼回事?明明是五品怎麼就變成六品了呢,難道剛才都是幻覺?」

殷天祥也驚了!

妖孽,這韓堅簡直就是個妖孽!

這是根本無法想象的事情,考核會發展到這種地步,殷天祥有些沮喪,看來這場豪賭想扳回局面,根本就沒有可能了!

但饒是如此,他也替宗門慶幸!

台上的長老全都站了起來,長老王慶山也長長的吐了口氣,五品,那是天才之中的天才,至於六品,那就更是妖孽般天才的存在了!

這種天材百年不出一個,殷天祥啊殷天祥,任你推薦那「廢材」有天大的變數,要想勝出,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

贏定了!

「呵呵,殷殿主,怎麼樣?是我們狗眼看人低呢,還是你不識人?天才就是天才,這是永遠改變不了的事實!」

「是啊,天才與廢材根本就沒有可比性,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殷殿主,你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你說你眼被攪屎棍子捅了還是咋滴,怎麼會看好這麼個廢料!那韓星別說是超過韓堅,他就是能夠超越五品,也算你贏了!」

「你啊,打了一輩子的雁臨老反被雁啄瞎了眼……就這眼光,真是丟盡我們長老的臉!」

各位長老心情大好,有一句沒一句的拿殷天祥開涮,而殷天祥則一言不發,眼晴直勾勾的盯在韓星的身上。

顯然,連殷天祥他自已此時對韓星都沒有信心了。

因為超過七品在秦洲大陸就是傳說,千年不遇!

讓韓星去勝這麼不著邊的茫然機率,任准也不敢想像。要怪只能怪韓堅太過於妖孽了!

殷天群微微皺了皺眉,對於其他長老的嘲諷有些煩躁了,他略微有些不耐的道:「各位,實話告訴你們,我是不會輕易認輸的,不到考核結束就想讓我低頭更是不可能,別忘了,考核實質分二部分,這才是第一步,現在就言勝,只怕還是早了些,你們的如意算盤可別打錯了!」

殷天祥是何等高傲的人,明知勝算己無希望,但不到最後關頭他也決不認輸!

「吆喝,這不是典型的驢死不倒架嗎?」

「怎麼,那百年一現的卓絕天賦都不能讓你心服口服?」

「不能!」殷天祥冷冷的斬釘截鐵的說道。

「那好,我倒要看看你如此高傲,又能讓那『廢材』發出什麼樣的光輝來。想扳回敗局?除非是戰神重生!」

王長老等人似乎也生氣了,開始用更尖刻的語言去攻擊殷天祥,在絕對實力面前,這種打擊,絕對讓人不好受……

韓堅走下台來,更加趾高氣揚,一幅小人得志的樣子,走路像踩了彈簧,一搖三晃,言語也更加猖狂:

「『仙苗』非我莫屬,快,千里加急,先將喜訊報知族中長老!」

「我進入內門,就是龍淵宗的核心弟子,你們以後就跟我混了!」韓星指著那十幾個一品二品天賦的弟子洋洋得意的說,一副大哥大的派頭!

冷不防,一聲格格不入的聲音傳入耳中:「啊,呸!這玉碑真神了,出現個王八也能給增加一品,要是出一窩鱉蛋,豈不成了天下第一了?媽的,王八蛋!」韓星重重一口濃痰吐了出去,差點把地砸個坑。

「你…你你你……」韓堅氣的臉色煞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你什麼你?你以為你誰啊?你也就一王八而已!」韓星說完故意又往秦嵐待的地方望了一眼。

也不知何時,韓星恢復了瞬間的清明,接下來又變的精神恍惚,一幅魂不守舍的樣子!

這也太不正常了,不應該啊!

(求收藏、推薦、書評等,貓銳謝過!) 「最後一名,韓星,快上台接受考核!」魄魂長老的聲音如洪鐘大呂般的從台上傳了下來。

韓星抬頭望去,見玉碑早己把自己的名字顯示在了上面了。

「來了……!」

韓星遲緩的應了一聲,上場了!

只是他突然像換了個人,似受了嚴重打擊,精神委靡不振,渾身如同被抽了筋,沒有一點力氣,行動遲緩的走上了祭台,更可笑的是一隻手還如同討飯一般的拖著個黑糊糊的燒火棍……

韓星這般形同毒癮發作、遊盪懶散的模樣,讓所有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議:

這就是堂堂殷殿主舉薦的根骨奇佳,天賦極高的考生……?

就這樣一幅窩囊廢的樣子,居然要pk掉有六品修鍊天賦的韓堅,想成為超級高手?

這也太讓人笑掉了大牙了!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就這熊蛋包樣,上去了就等著看笑話吧……

台上台下就像炸了鍋,紛紛議論開了,彷彿韓星就是具行屍走肉,上來也就是給秦嵐、韓堅這樣的「驕子」、「天才」墊底的!

「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你看人家韓堅上去那陣勢和氣場,你再看看他,就是癟三一個,全無大家弟子風範,怪不得說是『私生子』呢……」

「哎,你說殷殿主也怪了,這麼多豪門弟子他沒看好,怎麼偏偏看好個『廢材』?」

「殷殿主要不是看好這『廢材』,誰給你我送靈器、送錢財?要說這場豪賭我們能贏,還真得感謝這塊『廢料』啊……哈哈哈!」

「他要能行,豬都能上樹……」

這一刻,面對眾人鄙視的目光,韓星在神志恍惚中,彷彿看透了人世間的冷暖世故,無數善良面孔下掩蓋的虛偽嘴臉在他面前不斷的放大……

這就是修真界,你沒有一個好的出身、沒有充分的實力,它將把你的靈魂打擊的體無完膚…

韓星的心涼了……

恍惚中,他只覺的血管里的熱血也正在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變冷、變涼!

他心灰意冷,想蒙上眼晴不去看這個無情的世界,想捂上耳朵不去聽那些勢利小人的嘲諷,想繞過所有的世事浮華,從此謝絕修真大道……好像忘記了自己上台來應有的拼搏與努力,忘記了對修真的執念,忘記了身上還有沸騰的熱血……

他垂頭喪氣,對考核表現的漫不經心,就像自已是個局外人一樣!

地府巡靈倌 對韓星的精神面貌突起的變化,殷天祥大感驚詫!

奇怪……

適才這熊孩子在台下開賭時還精神抖,怎麼這上的台來人就變的如此萎靡?

難道這其中有什麼變故?。

殷天祥將神識鎖定在韓星身上,仔細辨析,忽然,他感應到有一股有別於混元戰力的波動纏附在韓星身上!

他只感覺到一陣毛骨悚然……「催心術!」

有人將能催毀人的戰鬥意志的惡毒術法施放到了韓星身上!

這種法術若不及時發現破解,輕則能讓人變成痴獃傻,重則心智迷失,進而走火入魔,進入萬劫不復的狀態!

「這人是誰?此舉是針對韓星還是老夫?難道老夫身上的隱疾需要荒古血脈大成之人醫治的秘密被他人查覺,故而出手破壞韓星考核,進而要阻止其進入龍淵宗修行?」

殷天祥心思周密,根本就沒往賭局輸蠃上去想,因為他知道,為幾件靈器還不值得這幾位長老出手,他們自持身份,尚不屑於做此下流勾當。

這其中必然是另有其人,懷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才這麼做!

殷天祥四處張望,希望能找到這股精神力波動的源頭加以破解。怎耐考場上人山人海,各種精神力波動交織在一起,一時半刻根本無法尋覓。眼見韓星一隻手抓著頭髮,緩緩的伸出另一隻手,走向銅鏡,不由得心中大急。

情急之下,殷天祥大喝:「何方狂徒,竟敢以『催心術』擾亂我龍淵宗考核大會!」

「什麼?竟有人施展催心術!」

台上的長老們這才反映過來,韓星獃滯的表現,己然是中了別人的暗算!

別看這些長老在賭局上勾心鬥角,可當涉及到宗門核心利益時卻是一致對外,「刷刷刷」十餘道目光霎時將整個考場罩定,要找出這神秘人物!

殷天祥則乘機將自已的神識化為精神力量,像一把無形的光劍憑空橫切了進去,對附在韓星身上的「催心術」的氣機進行斬斷、阻隔。

同時,他將聲音凝成一線,隔空傳音送到韓星耳中,大喝道:「韓星,還不醒來,更待何時,意守丹田,以荒古血脈驅除邪魔妖道!」

殷天祥的斷喝聲,似一道炸雷傳進韓星的腦海中,一股精神熱流轟然湧入,直灌頭頂。他全身一顫,人頓時清醒了過來,霎時間從墮落頹廢的精神地獄中掙脫了出來。

「荒古血脈」四個字在腦中轟然大震,形同戰鼓在他靈魂中敲響,戰鬥的激情瞬間就從他身上孵化了出來……

「轟!」

一股極端強悍的混元戰力威壓自韓星身上橫掃而出。

這股子發自血脈的高貴氣息,好似讓這天地都要為之顫慄,附在體內的催心術化成的精魄已然被瞬間絞碎!

韓星緩緩抬首,他面色陰冷,顯然己知道自己中了別人的算計!

盛怒之下,一襲青衫被混元戰力鼓盪的裂裂作響,強橫氣息散發開來,引動祭台周邊空氣急劇翻湧,繼而空間劇烈震顫,片片碎裂開來!

瞬時間,殷天祥彷彿又看到了久違的荒古血脈特有的氣場與張揚!

這種情景他曾在戰神「青衫神劍」韓海雲身上見過,自韓海雲生死不明失蹤后,秦洲大陸再也無人能展示出這種荒古血脈的特有的氣場。

而今天,這種強悍的意識與氣場在韓星身上又呈現出來。

他身上血氣瀰漫,戰氣蒸騰,就像是籠罩在一層薄霧之中,整個人恍若神詆降世,給人以極為強橫的壓力。

這種氣勢一旦強大到極致,足以征服整個修真世界!

此番變化,與韓堅相比,那氣勢不知大了能有多少倍,適才譏笑韓星氣場不夠的那一干人呆若木雞,跟一群被捏住了脖子的野鴨子一般,張著嘴吃驚的看著台上,嘴張的大大的,足夠塞進二個雞蛋!

而就在此時,場下躲在人群背後的一黑袍人突然慘叫一聲,仰天噴出了滿天血雨,其用精神力發動的「催心術」被殷天祥浩瀚的神識念力橫刀而斷,又被韓星用強大的氣機絞碎,霎那間催心術便反噬回了自身,連意識海與心脈都受到了重創。

洽逢此際,台上眾位長老的神識也掃在了此人身上,「嗖」的一聲,暗器破空,一柄七寸鷹嘴腐骨釘帶著烏芒青光閃電般奔襲而至,「錚!」的一聲,將那人透胸穿心而過。

黑袍人踉蹌的搖晃了幾步,「噗」跪倒在地,掙扎哀嚎喊道:「韓星,你這餘孽,等著吧……我的族人………不會放過你!」隨後,倒地氣絕身亡。

副將有些詫異:「可韓統領那裡……」

Previous article

「不會的,我有分寸。」楊若沼將繩子的一端緊緊地綁在腰上,然後走到大樹旁邊,試探著向上爬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