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上邊娟秀的字跡確實是女兒的。

“孃親,爹爹,馨兒出去歷練一段時間就回來,勿念,馨兒。”

蘇紫陌只覺得這簡短的幾個字讓她操碎了心。

馨兒最近都在躲着她,她今天正想等她過來和她好好聊一聊,沒想到她卻你家出走了。

“齊兒,你還坐着幹什麼?還不趕緊去把你妹妹找回來?”沐雲軒對着一旁有些吊兒郎當的蘇齊喊道。

女兒可是他的心肝寶貝,去外面受了委屈,那可不行。

蘇齊快速的正了正身子。

“爹爹,馨兒只是想出去散散心,你不用覺得大驚小怪的。”蘇齊看了一眼旁邊沉默的嶽大哥,他猜馨兒的事情十之八九和嶽大哥有關係。

“馨兒若是真的想出去散散心,那你陪着馨兒去,心裏長得那麼漂亮,到那都有人打她的主意,快去。”沐雲軒催促道。

蘇齊正想起身,突然,嶽桐梓走到蘇紫陌和沐雲軒面前跪下。

目光堅定地說道:“聖主,夫人,讓桐梓去吧,桐梓一定會把馨兒安全帶回來的。”

沐雲軒一聽,心底一股怒火燃燒着,女兒爲什麼會離家出走,他心知肚明。

蘇紫陌快速地拉住沐雲軒的手。

“雲軒,解鈴還須繫鈴人!讓桐梓去吧。”

沐雲軒冷冷地瞥了一眼嶽桐梓。

“桐梓,本座知曉馨兒的心思,本座希望你不要讓本座失望。”嚴厲的語氣中充滿了警告。

“是,聖主。”嶽桐梓恭恭敬敬的應道。

聖主似乎不反對他和馨兒在一起,有了這一層認知以後,嶽桐梓的心裏更加自行,他一定會安全把馨兒帶回來的。

蘇櫟走到他身邊,遞給嶽桐梓一串手鍊:“嶽大哥,這串手鍊你拿着,當你離馨兒很近的時候,它能感應到馨兒的位置。”

“多謝少主!”

嶽桐梓起身和大家道別之後快速的離開。

“青楓。”沐雲軒朝着殿外喊道。

青楓很快出現在大殿裏。

“派出所有暗衛,找到馨兒以後,暗中保護馨兒,直到馨兒安全回到雲城。”

沐雲軒不放心,對於他來說,馨兒太貼心,貼心得讓他不想把他嫁出去。

他的馨兒清純可愛又善良,沒有一絲那些世家大小姐的劣根。

嶽桐梓無父無母,做上門女婿他也願意,最主要的還是馨兒心裏有嶽桐梓。

“是,聖主!”青楓快速的轉身去吩咐暗衛。

蘇紫陌看着蘇櫟和南宮黎。

笑着說道:“櫟兒,阿黎,你們去準備三日之後回門的事情吧,其他的事情你爹爹會處理的。” 馨兒此刻早已經離皓月國京城很遠了,她一身白色簡裝,一頭青絲,簡單的束起,讓她看起來幹練沉穩。

她騎着一匹白色的駿馬,慢悠悠的走在官道上。

她想出去遊歷,她從師傅那裏學了一手好醫術。

她這次想去遊歷的地方,便是一些偏遠地區的城鎮,她想去那些地方免費替人看診。

這件事情她一直想去做,她一直等着孃親醒來,現在孃親已經沒事了,她也可以安安心心的去做這件事情了。

至於嶽大哥,她心裏始終有一個心結。

當一個自己放下所有的尊嚴,想把自己獻給自己心愛的男人的時候,那個男人寧願自殘,也不願意要她,這對她來說,傷害很大,許是,嶽大哥真的把她當成妹妹看待吧。

黑科技研究中心 馨兒心裏越想越難受,她怕在想下去,眼淚又會不爭氣的流出來,她揚起馬鞭,抽了一下。

“駕!”白色的駿馬奔騰起來。

嶽桐梓騎着一匹汗血寶馬,駿馬在官道上飛馳着,他溫潤如玉的眼底涌出濃濃的擔憂。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馨兒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他記得,她之前和他說過,等夫人醒了之後,她想去遊歷幾個月,去偏遠的城鎮給窮苦人家看病。

如今,皓月國最窮苦便是西北地區,那個地方,他隨少主一起去考察過,最大的鴦迦鎮上,也有他們的生意,藥鋪和米鋪,布莊三家店面。

他每次回來都會給馨兒講外邊的事情,他可以肯定,馨兒去的就是西北地區。

嶽桐梓想清楚之後,策鞭的速度越來越快。

“駕……!”

嶽桐梓看着人來人往的官道,他自成一個世界,周圍的一切似乎都與他無關,馨兒,這一次,我一定不會在放開你,他愛了她這麼多年,他愛她入心入肺。

官道兩盤景色很美,嶽桐梓着一襲白衣,獵風中,他衣袂飄飄,眉目如畫,脣色如櫻,膚色如雪,精緻的五官,長髮隨風逸動,一雙溫潤的眼眸裏藏着清冽和魅惑,那一身氣質勾人魂魄,美到極致。

官道上的女子們看到這樣的一名男子經過,都忍不住驚叫起來,愣是要等到看不到駿馬了,才捨得離開。

去西北地區的路,快馬加鞭須十天左右。

而嶽桐梓猜的也沒有錯,馨兒確實是往西北地區而去的,大哥和嶽哥哥給她帶回來的消息,就是西北地區的人們生活得最困難。

而她,生怕被家人追上似的,五天來,她日夜兼程。

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出門了,一個人在外,加上她本身修爲就高,她一點都不害怕。

一個人太孤單,她就讓雪靈狐出來陪自己,當初的幼崽雪靈狐,早已經長大,而且隨着馨兒一起修煉,修爲也很不錯。

雪靈狐長大之後,身形也很大,只比馬小了一個個頭,全身雪白,九條尾巴蓬鬆而優美。

這雪靈狐世間少有,如今放眼整個皓月國京城,也只有馨兒有一隻。

騎馬讓馨兒全身痠痛,想着這裏離京城已經很遠了,不會在被發現,不得已,她只能騎着雪靈狐在官上走。 賣身契約:薄情總裁,我不是你的羔羊 雪靈狐嬌小,並不會影響到官道上的行人,只是會惹的一路都是奇異的眼光。

馨兒也不在意,自己舒服就好。

騎馬顛簸得她一身很難受!

騎着雪靈狐,馨兒舒服多了。

“白雪,前邊有一個茶棚,我們去歇一歇在走。”白雪是馨兒給雪靈狐取的名字,馨兒摸了摸白雪的頭,柔軟的觸感讓她的心也跟着柔軟起來。

“好的,馨兒。”白雪的腳步加快了很多。

茶棚不是很大,裏邊有四五個人在喝茶。

不遠處有兩輛華貴的馬車,有幾名丫鬟站在車旁。

有一桌客人穿着比較華麗,看起來是大富人家。

馨兒四處打量了一下,突然,看到一個老婆婆在一旁買水果。

馨兒一看,有她最愛吃的紅果。

一時間,她開心不已。

“白雪,我們去買紅果吃。”

“好!”白雪一看到紅果,也非常的開心。

而這賣水果的老婆婆,正好在這幾個穿着華麗的人旁邊,馨兒也沒有注意是一些什麼人,而這一桌人儘管看上去身份尊貴。

可是看到馨兒身上漂亮簡單的衣裙,其中有三個年輕的女子,目光羨慕的看着馨兒。

看到那雪靈狐,更是羨慕不已!

就在幾人中間,坐着一名五官精美絕倫的白衣男子,男子五官精美溫和,眼底波瀾不驚,只是臉色蒼白如紙,略顯病態,他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看向馨兒,那微微上揚的笑容,如三月春風,舒適愜意。

賣水果的是一個看起來六七十歲的老阿婆,用竹籃摘了滿滿的一籃子各種各樣的野果,而且都是熟透的,看起來非常誘人。

“阿婆,這些水果我全要了,多少錢?”馨兒語氣溫和,落落大方地問道。

“小姐,五十個銅板。”那老婆婆見有生意上門,笑得一臉親和。

“五十個銅板?”馨兒看着好大一籃水果微微驚訝。

那老婆婆一看馨兒猶豫了,快速地說道:“小姐,如果你全部要,可以在少一點。”

這時,那三名女子開始鄙夷的看着馨兒。

馨兒卻快速的搖了搖頭,“老婆婆,爲什麼還要少,您上山摘這些野果多不容易呀!爲什麼只賣五十個銅板?”

這些野果,在皓月國京城賣的可貴了。

“啊!”那老婆婆一時被問住了,還有人買東西嫌棄便宜的嗎?

一旁的三個女人瞬間互看了對方,目光又奇怪的看着馨兒。

馨兒一臉爲難,她沒有碎銀子,爹爹給她的銀子都是十兩和五十兩的,金子的話,更是沒有小一點的。

她快速地從空間裏拿出一錠十兩銀子遞給老婆婆。

那老婆婆一看,一臉爲難,不敢伸手去接。

“小姐,這我老婆子找不開呀。”

馨兒眨了眨水亮的大眼,又搖了搖頭:“阿婆,不用找了,阿婆這麼辛苦摘來的野果,就是賣五十兩也是值得的。”

“呀,小姐,這可使不得,我們這偏遠山區,一年也掙不了十兩銀子,我怎麼能收你這麼多銀子呢?”那老婆婆難爲情的快速的搖了搖手。 “一年還掙不了十兩銀子?”馨兒微微蹙眉,這裏怎麼比邊境還要窮。

“十兩銀子連一件衣服都買不到,那你們怎麼生活?”馨兒有些汗顏,她每天穿在身上的衣服和各種首飾,最起碼也值幾百兩。

而且她家名下的成衣鋪裏,一百兩以下的衣服都沒有。

一旁的三個小姐一聽,差點被嚇倒,她們身上的衣服,可是這裏最華麗的衣服了,也只要二十兩銀子。

老婆婆觀察了一下馨兒的神色,心裏也明白了她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富家小姐。

隨她笑着說道:“姑娘,這裏離京城很遠,土地貧瘠,種不出好糧食來,只要能餬口,也就能對付着過了,最近我兒子病了,若是沒有生病,多摘一些野果到這裏來賣,養家度日是不成問題的。”

“哦,您兒子生病了嗎?那讓他看醫師呀。”馨兒快速地說道。

她從五歲回到京城,生活衣食無憂,爹爹和大哥,爺爺,二哥,都會不定時送她很多好東西和銀子,這外面的世界,像這樣的地方,她還真沒有接觸過。

“小姐,我們這樣的小山村裏,怎麼可能會有醫師了,在說有也請不起呀。”提起兒子的病情,那老婆婆一臉的擔憂。

馨兒一聽,微微頷首,這樣的話,她來這裏就來對了。

“阿婆,來,銀子你先收好,您在說說你兒子的症狀。”

馨兒說着,親自將銀子塞到老婆婆的手中,看着她的手上粗糙皸裂,馨兒的心,狠狠的被震撼到。

“小姐,這……”拿了這麼多銀子,她心裏過意不去。

“老婆婆,你就拿着吧,您在這裏賣野果,很辛苦的。”馨兒硬把銀子塞在老婆婆的手中。

“多謝小姐!”老婆婆一臉的感激的看着馨兒,富家小姐難得有幾個心善的。

就比如坐在旁邊的那三位小姐,一來就嫌棄她這個老婆子,讓她滾遠點。

“阿婆,你不用謝我,不如阿婆說一說,您的兒子得了什麼病了?”

老婆婆一聽,神色擔憂了起來。

“前幾日去猜野果,被毒蛇給咬了,村裏的大夫給他敷了藥,可好幾日過去了,依然不見好轉。”

“這樣呀!”馨兒快速的從空間指環戒裏拿出一瓶百毒丹藥,塞給老婆婆。

“阿婆,這是百毒丹,一共有三粒,你每天給他服一粒,毒就回全部被清除的。”

“丹藥!”那老婆婆目瞪口呆的看着馨兒。

“小姐,這怎麼能……”

“老婆婆,救您兒子要緊,快回去吧。”

百毒丹,這三個字深深的震撼着周圍人們的心。

丹藥在她們這裏可是很名貴的,一般的人根本買不起。

馨兒開開心心的提着野果轉身走到白雪的身邊。

而馨兒剛剛所做的一切,全部被周圍的人看在眼底。

馨兒沒有在意周圍異樣的眼光。

她放了一個靈果在白雪的嘴裏,自己也拿起紅果解渴。

剛剛咬了一口,周圍的樹林裏出現了異動。

她目光微微一頓,迅速的往各處看去。 馨兒拿着紅果的手輕輕一頓,爹爹的暗衛,他們找過來了,不愧是爹爹的暗衛,速度真的很快。

爹爹的能力一向了得,能這麼快找到她也不意外。

反正她不回去,他們也拿她沒辦法。

等一會兒去見一見他們,讓他們回去告訴家人,她只想在外邊歷練幾個月,想家了就會回去。

這樣一想,馨兒又緩緩吃起紅果來。

而一旁的白衣男子,一直看着馨兒臉上的變化,他目光不由自主地往森林裏看了一眼,那裏面的人,有一百多個,她會是誰?

男子不由得細細打量着馨兒,她長得非常漂亮,這簡單的裝束,也能讓她美得讓人移不開眼,如果精心打扮起來,一定更加得勾魂攝魄。

白衣男子身旁的粉衣女子,長得一臉小家碧玉,給人一種柔弱的感覺。

驚覺到他的目光,女子眼中閃過一抹妒意。

女子溫柔地出聲說道:“子墨哥哥,時辰差不多了,我們該走了。”

“好!”男子輕輕的頷首。

他看到馨兒已經騎上了雪靈狐。

幾人也陸陸續續上了馬車。

男子是當獨坐一輛馬車的。

馨兒就在他車旁邊走着,她顧着吃水果,官道上的人本就有點多,她一時也沒有注意到他們是和他一起走的。

男子緩緩拉開車窗簾,目光溫和的往外看去。

她的側顏很美,就那樣靜靜的坐着,也能讓人感覺她的美好,特別是那雙水亮澄澈的大眼,彷彿會說話一般。

男子看着馨兒的目光,顯得有些深遠,就像瞬間陷入了某種深思中,走不出來一般,目光硬生生的被定格在那一顰一動的容顏上。

“喲!哪裏來的小美人兒?長得可真漂亮!”馨兒前邊出現出現了三名男子,擋住了雪靈狐的去路。

馨兒擡眸,看着眼前的三個笑的一臉的紈絝男子,滿臉淫笑的看着她。

她澄澈的大眼裏,緩緩劃過一抹冷意,那一臉嫌惡更是絲毫不掩飾。

這三人身上瀰漫着一股胭脂水粉的味道,一看就是經常玩弄女子的紈絝公子。

不像嶽哥哥,嶽哥哥的身上,清香好聞,一身乾淨的氣質,總是讓人想忍不住靠近他。

馨兒微微垂眸,不知不覺當中,又想起他來了。

擡眸,看着眼前的三個男子,在這人來人往的官道上,他們想做什麼?

馨兒身邊不遠處的馬車,也緩緩停了下來。

小七說:“對,螺絲。”這種大品牌都會在螺絲上貼一些標籤,因爲自己拆過就不給修了,觀察手機是否開過就得看這些照片。

Previous article

聽從林繁的話,就此離開,還是在這繼續待下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