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陣陰風吹過,紙錢被吹飛了,同時也吹開了男人的頭髮,當風水先生看到男人的側臉時,頓時衝過去,一拳把男人打翻在地,他憤恨的說道:寧古塔,你爲什麼不等我!

寧古塔將軍這時纔回過神來,發現眼前人,就是他苦等已久的風水先生,當他看到風水先生眼中的憎恨時,心好像狠狠的被揪了一下,他滿臉悲切的說道:兄弟對不起,是我無能啊!

可是風水先生現在哪裏聽得進去這些,衝上去又是一通暴打,邊打邊罵道:你一個堂堂大將軍,說話言而無信,簡直豬狗不如,虧我還這麼信任你,如今你釀下大禍,還害的我自滅滿門,我……。

這個我字還沒說完,風水先生怒極攻心下,一口鮮血吐在寧古塔將軍的臉上,一頭栽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寧古塔將軍看風水先生暈了過去,長嘆了一口氣,然後用袖子擦了一下臉上的鮮血,背起風水先生,向城鎮中走去。

原來在出事的當天那兩個心腹就跑了,他們目睹了南山的慘案,心裏慶幸之餘,卻更加的害怕,本來想殺死寧古塔以絕後患,可是卻怎麼都不敢下手,於是兩人合計一下,把寧古塔將軍綁上,然後就灰溜溜的跑了。

直到第三天,寧古塔將軍才悠悠的醒過來,身上綁着麻繩,正躺在炕上,屋裏面一個人都沒有,不過看到桌子上早已經冷卻的飯菜,知道屋裏的人已經走了不短的時間。

還好他的腳並沒有被綁上,所以他掙扎的下了牀,雖然醒了過來,但是發覺身上沒有絲毫的力氣,連站起來都是件費力的事,看樣子藥效還沒散利索。

他想出去找人幫忙,卻發現房屋已經從外面鎖死了,根本出不去,寧古塔將軍看着桌子上的飯菜,五臟廟一陣鬧騰,算起來他已經兩天兩夜沒吃東西了。

把桌子上的飯菜吃光後,他身上恢復了些力氣,一蹦一蹦的來到柱子旁邊,用繩子對着棱角,玩命的蹭起來,歷盡兩個時辰後,繩子終於被磨斷了。

寧古塔將軍從窗戶跳了出去後,看到南山的慘案,整個人都傻了,他和後來風水先生的反應一樣,拼命的衝過去,當他看到土包下的血液時,頓時就明白過來,跪在地上忍不住失聲痛哭。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啊!這一萬人大多數是和他一起共患難的兄弟,是他真正的親兵,這一下全沒了,怎麼可能受得了,在他眼中該死的只有王副將,其他人是無辜的啊!

不過寧將軍並沒有離開,雖然他知道人死不能復生,但是他在等一個人,他在等風水先生回來,他知道斬龍脈的人都會有魂飛魄散的下場,但是他還抱有一線希望。希望能有補救的機會,能讓那些無辜的士兵能有投胎的機會。

所以他每天都在苦苦等待,他丟下了身上曾經視爲榮耀的鎧甲,穿上了一身粗布,因爲在他眼中,他已經沒臉穿上了。

看着城鎮中的人充滿恐慌,然後一個個的離去,短短兩天之內,城鎮已經破敗的不成樣子了。

寧古塔將軍此時的心中充滿了悲涼,他把一切的責任都怪到了自己身上,每天都被內心所折磨,這兩天他眼睛都沒合過,只是不停的喝酒,終於在這一天,他視爲希望的人回來了。 翌日風水先生悠悠的醒來,他現在的狀態前所未有的差,身內靈力枯竭,肉體上也留下了諸多傷痕,但是更多的是心傷。

沒想到自己孑然一身後,會是這個結局,實在太可笑了,想着想着風水先生瘋狂的大笑,眼中的熱淚不斷的涌下來。

寧古塔將軍聽到笑聲,急匆匆的走進來,手裏端着一碗湯藥,他把湯藥放在風水先生面前後,退到了門框處,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兄弟,你現在身體虛,快把藥喝了吧,喝完之後咱倆談談。

風水先生看到寧古塔將軍這個姿態,不知爲什麼鼻子有些發酸,這哪裏是那個風采無限的大將軍啊!蒼老了近十歲,路邊的乞丐都要比他強上三分。

風水先生心中的恨意不自覺的減少了幾分,不過他還是硬起心腸,把藥碗打翻在地,冰冷的說道:我就是死這,從南山上跳下來,也不會吃你一點東西!

寧古塔將軍聽到這話,長嘆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把地上的藥渣收起了,放到一旁的桌子上,無奈的說道:兄弟,我知道你心理難受,可我又何嘗不是呢,近萬兄弟全都埋在南山下,投胎轉世且不說,連了落葉歸根都做不到啊!

風水先生聞言冷笑一聲,眼神中充滿了嘲弄,意思說你自己作得的怪誰?活該!

寧古塔將軍看到風水先生的眼神,無奈的搖了搖頭,雙目望着窗外,有些悲涼的說道:兄弟不管你信不信,但我還是要說,我寧古塔頂天立地,自然不會做出貿然斬龍脈的糊塗事,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說完寧古塔將軍把自己被暗算的事,詳細的描述了一遍,風水先生本來是不想聽的,因爲他感覺寧古塔將軍就是在辯解,事已至此他怎麼說都行了。

不過風水先生還是不自主的聽了進去,並且觀察寧古塔將軍的表情,發覺寧古塔將軍說的都是真的,眼神複雜,但沒有絲毫的掩飾。

寧古塔將軍說完後,兩人都陷入了久久的沉默,風水先生現在的心情很複雜,要說寧古塔將軍沒有責任吧,他還有一定的責任,發生這樣的事,都怪他用人不殊,但如果說怪他也不對,畢竟他也是受害者。

最後還是風水先生打破了寂靜,他沉重的說道:哥哥,待我打坐調息一下,事情已經發生了,後悔也於是無補了,現在只能看看,有不有補救的辦法。

寧古塔將軍聽風水先生叫他哥哥,就知道風水先生不怪他了,寧古塔將軍激動的說道:行行行,你先休息,我出去給你弄點吃的,說完寧古塔將軍就退了出去。

風水先生也不含糊,他從懷裏掏出一個微微發黃的藥瓶,猶豫了一下後,還是咬牙吃了進去,丹藥一下肚,風水先生的面色漲的通紅,身上靈氣血氣瞬間翻了一翻。

從風水先生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正忍受着絕大的痛苦,臉部猙獰扭曲的不成樣子,身上不斷鼓起小包,甚至把皮膚都漲裂了,鮮血不斷的涌出。

他吃的這枚丹藥,名字叫做暴靈丹,顧名思義是一種能讓修爲暴漲的丹藥,但是效果只有十個時辰,時間過後就會皮肉消散,化作枯骨。

而且吃的過程中也會受到巨大的痛苦,如果抗不住那種痛苦,就會血脈逆流,化作瘋魔毫無人性,毀滅眼前的一切,等藥效過後纔會死亡。

暴靈丹出自哪裏早就沒了記載,但是在唐朝的時候,因爲這種丹藥太過霸道邪惡,所以被當時的統治者列爲禁藥,組織生死道人徹底銷燬,如若私藏就是整個生死道的敵人,暴靈丹自此失傳。

至於風水先生的這顆,是他師傅給的,並且吩咐他,不到同歸於盡的時候,絕不可服用此丹,可見風水先生已經心存死志,破釜沉舟,龍脈之事不成功便成仁。

修煉無歲月,等風水先生把暴靈丹的力量消化時,已經過去了五個時辰,也就是說暴靈丹的藥效,還有一半的時間。

超級大農民 寧古塔將軍此時不知道從哪裏弄來的燒雞,雖然已經有些異味了,還有兩盤已經涼透的炒菜,再配上了兩罈好酒,弄好了這麼一桌酒菜。

等待的過程中,寧古塔將軍數次想要進去,看看什麼情況,生怕風水先生想不開,自絕在房間裏,那可真就沒有希望了。

不過他還是忍耐了下來,在桌子上安靜的等待,因爲已經數天沒閤眼了,所以寧古塔將軍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風水先生從房門外走出來,看到已經睡着的寧古塔將軍,知道他是累壞了,風水先生微微一笑,走過去輕輕的推了兩下,發現他已經睡熟了,於是就把他抱進房間內,心想讓他好好睡一覺吧,希望睡醒了一切都結束了。

風水先生坐在凳子上,絲毫不顧飯菜的異樣,開始大吃二喝起來,對他來說這些飯菜是人世間最後一餐了,所以絲毫不剩的吃下肚子裏。

富貴妾 他打開一瓶酒,聞了一下眼前頓時一亮,咕咚咕咚一口氣喝了半罈子,風水先生一抹嘴,感慨道:恩!真香!不知是哪家的陳釀女兒紅,臨死前能喝到這樣的好酒,此生也不枉來這一遭了。

酒足飯飽後,他從懷裏一本古書放在桌子上,又用煤炭在牆上寫了幾行字,看一切都差不多了,毅然決然的走出房門,朝南山處走去。

其實在得知大部隊死在南山下的時候,風水先生就想到了一個辦法,雖然不太穩妥,但是總比沒有強。

以自身爲陣基,藉助這一萬軍魂的力量,施展北斗大陣,來鎮壓住龍脈的怨氣,待到龍脈之怨消散時,這一萬軍魂也能重入輪迴,得到解脫,他目前能做的只有這麼多了,至於能堅持多久,那就要看天命了。

風水先生來到南山下,不顧怨氣的侵擾,坐在古樹樹根上,以自身爲基點,往外散發着靈力,形成一個個玄妙的符號,依附在南山周圍。

龍脈之怨似乎發覺不對,想要從樹根中掙脫開,可惜每鑽出一寸,風水先生四周的符文就亮一下,再次把它壓制回去,他能做的只有發出怨恨的怒吼。

這時憑空出現萬人的虛影,不斷的走進樹根之中,待虛影全部進入後,天空中的北斗七星猛然閃爍一下,然後又迴歸了平靜。

風水先生凝望着家鄉的方向,露出一絲溫和的笑容,佈下這個大陣,已經耗盡他所有的力量,所以導致暴靈丹的副作用提前。

他身上的皮肉開始消散,可是他臉上的笑容卻沒有消失,當皮肉消散乾淨時,所有的一切全部迴歸寂靜。

寧古塔將軍一覺醒來,發現已經日上三竿了,他迷糊了一下,好像想起什麼,突然坐起身,衝向房屋外。

當他看到狼藉飯菜,以及牆上留下的字時,狠狠的給了自己一個嘴巴子,然後坐在地上,好像孩童一樣痛哭, 還望吾兄看之

吾本自幼修道,如今已有三十餘載,本是山中野鶴,可奈何凡心未泯。

爲求一時繁華,不顧師傅遺訓,賣身與帝王家,沾染世俗。

如今龍脈之禍降身,吾不勝萬分後悔。

龍脈之禍因吾而起,也該因吾而落,兄長切莫悲傷。

吾以自身爲陣基,借萬魂之力,佈下北斗大陣,至少可鎮龍脈之怨百載。

百載之後如若龍脈之怨以消,萬魂自當輪迴,皆大歡喜。

如若龍脈之怨未散,只有聽天由命一途,還望日後人才輩出。

吾孑然一身,自當了無牽掛,可奈何吾修行一脈人才凋零。

如今剩吾一人,還望吾兄幫助,尋得一名子弟,使傳承延續下去,吾感激不盡。

吾自滅滿門,以斷前生,再無來世,還望兄長切莫把吾之名流傳於世。

無名絕筆

看到風水先生的遺書時,寧古塔將軍也清楚,風水先生早就存有死志了,他回來就是奔死來的。

可是那也架不住心裏難過啊,寧古塔將軍只恨自己沒出息,就剩最後一步了,難道連這點耐力都沒有了?連自己兄弟最後一面都沒見到。

他坐在地上悲傷了一會,然後抹去臉上淚水,把桌子上的古書揣入懷中,毅然的起身,走出房門直奔南山。

這一路上他越走越驚奇,原本已經破敗的JL,一夜之間居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好像重獲新生了一樣。

枯死的樹木全部發出嫩芽,乾裂的土地重新合上,恢復了較溼潤的狀態,天上偶有鳥兒飛過,地上長出了許多小草,彷彿初春一般。

寧古塔將軍的腳程不慢,沒一會就走到了南山下,看到樹樁上的枯骨,寧古塔將軍只覺得心中無限悲涼。

他跪在地上,對着枯骨磕了三個響頭,然後走到枯骨面前,喃喃自語道:兄弟,哥哥帶你的屍骨走,既然你說你沒有家了,以後我家就是你家。

說着寧古塔抱向風水先生的屍骨,誰成想剛碰一下,屍骨以及坐下的樹樁,全部化成了飛灰,向天空飛去。

寧古塔抱住的只有風水先生的衣服,他小心翼翼的把衣服疊成一團,然後抱在懷中,無言的望向天空。

說來也巧,當屍骨和樹樁的飛灰,流轉到天上的時候,頓時烏雲密佈,瓢潑大雨說下就下,寧古塔將軍任由雨水沖刷着自己的身體,靜靜的坐在樹樁的位置。

這場大雨來得快去的也快,不到半個時辰就停了下來,寧古塔將軍雖然被澆成了落湯雞,但是卻看不出絲毫的狼狽,精神反而要比之前好的多。

寧古塔將軍這時感覺,自己好像滿血復活了,長長的頭髮整齊的搭在雙肩上,這些天的疲憊一掃而空,身上充滿了力量。

這場雨水彷彿把自己,從內到外徹底沖刷了一遍,他找到個小水坑,看着水中的映像,眼中充滿了驚奇,這還是自己麼?一時間彷彿年輕了十歲。

再看那些剛剛長出嫩芽的樹木,嫩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成長起來,沒一會就變成了嫩葉,JL的小城中重新充滿了綠色。

寧古塔將軍看到這一幕,心裏大爲通透,他把這場雨當作風水先生喚醒自己的甘露,他要把JL恢復,他要讓世人知道自己兄弟的功德。

想到着他瞬間就有了動力,快步走回到房屋之中,把身上擦淨,整理好頭髮,重新穿上盔甲,看銅鏡中的自己恢復神勇,滿意的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JL。

當寧古塔將軍回到京城,時間已經過了一個月,他一路快馬加鞭,來到皇宮面見聖上。

見到皇上後,寧古塔將軍把事情經過,詳細的描述了一遍,然後跪在地上,懇求能讓他駐守JL,今生不再離開,死後願化作南山上的一抹塵土。

康熙大帝聽完後,不禁暗暗稱奇,總體來說龍脈已經斬了,心上的刺也拔了下來,原本康熙帝不想讓寧古塔將軍走的,正所謂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像寧古塔將軍這樣的說他是國之棟樑也不爲過。

可是當康熙帝看到,寧古塔將軍眼中的決絕時,只好無奈的答應了,怎麼說JL也算是靠近邊境了,就當讓他鎮守邊疆了,發揮一下餘熱也好。

康熙帝封寧古塔將軍爲鎮守大將軍,讓他率領兩千精銳,即日去JL上任,寧古塔將軍千恩萬謝後離開了。

後來康熙帝有些放心不下,就與寧古塔將軍一同來到了JL,直到現在JL市還有康熙登船石的存在,從此之後寧古塔將軍鎮守JL,直到死他都沒出過JL一步。

寧古塔將軍臨死前,把風水先生的書傳給了子孫,並且立下兩個遺囑。

第一、我死之後不必風光大葬,只需要葬在南山之上,不要棺木,不要墓碑,不要祭拜。

第二、我的子孫無論哪位得到這本書的傳承,都要和我一樣,坐鎮JL一輩子,死後也葬在南山之上。

寧古塔將軍的後人謹遵他的遺囑,把他草草葬在南山上,同時風水先生的祕術,也在家族中流傳下來,一直流傳至今。

時光荏苒,歲月變遷,轉眼間百載就過去了,可是龍脈之怨並沒有消散,而風水先生布下的北斗大陣卻逐漸的破敗。

殘破的北斗大陣,帶着萬魂依舊堅持着使命,可是心有餘力不足,龍脈之怨還是掙脫出去了一部分,找到了當時的統治者,乾隆皇帝。

不過乾隆皇帝有清國龍脈護體,龍脈殘怨害不了他,只能間接性的影響他的判斷,希望讓國家動盪,使其國運衰敗,好趁機下手。

只可惜乾隆皇帝是一位明君,根本就沒給龍脈殘念機會,除了那幾次江南留情外,根本就沒出過什麼錯誤。

想想乾隆滴身邊的忠臣,就算被影響了一點,也會被那些大臣們拽回來,所以說這龍脈殘怨也夠倒黴的了,好不容易逃出來一部分,結果遇上一個國運鼎盛時期。

但是隨着乾隆帝歲數大了,思維沒有年輕時靈活,讓龍脈殘念有了可乘之機,幹了幾件荒唐的事,但都是有驚無險,其中最懸的就是未來的宰相劉羅鍋,好懸沒慘死在乾隆帝的金口玉言之中。 據說劉羅鍋的父親劉統勳,是清朝的三代元老,朝中重臣,可是因爲年紀太大,怕自身耽誤了朝政,就與乾隆帝請辭,還望批准告老還鄉。

乾隆帝是一代明君,也能理解這位老臣心有餘而力不足,於是剛想答應的時候,龍脈殘怨作祟了,開始影響乾隆帝的決定,乾隆帝鬼使神差的問道:寡人相信你是忠臣,可你三個兒子入朝爲官,成了奸臣怎麼辦?

劉統勳身爲三朝元老,伺候過三位皇帝,可見是何等精明之人,瞬間就明白了話裏的意思,他望着乾隆帝,咬着牙說道:還請聖上放心,老臣明日午門訓子!說完就告退了。

翌日乾隆帝帶着宮女侍衛來到午門,看劉統勳如何午門訓子,而劉統勳則是穿着一身白衣,手裏拿着長棍,身後跟了兩個侍衛,面前放着一口鍘刀。

沒一會劉統勳的三個兒子就來了,長子劉忠、次子劉孝、三子劉石俺(劉羅鍋)他們三人跪在自己父親面前,等候訓話。

乾隆帝看人齊了,淡淡的說道:劉愛卿昨日你說午門訓子,寡人沒明白你的意思,劉統勳一聽這話,看着乾隆帝,向前兩步一拱手道:啓稟聖上,老臣我世受皇恩,今日告老還鄉,爲我主心安,老臣我午門訓子!

劉統勳說完一回頭,看着長子劉忠問道:兒子,我問你,君要臣死?劉忠回答道:臣得死!

劉統勳又問道:父要子亡?劉忠回答:子得亡!好!劉統勳叫了一聲好然後說道:兒子,別讓爲父費事,自己躺在鍘刀下面,今日爲父告老還鄉,你們兄弟三人死在此處,好讓聖上心安。

這話一說出口,所有人都傻了,只有乾隆帝眯着眼睛,面不改色,劉忠更是慌張的說道:父親咱們別衝動……劉忠話還沒說完,劉統勳一聲暴喝:好膽!然後一腳揣在劉忠的腹部。

劉忠被父親一聲暴喝嚇了一跳,猝不及防下,猛然向後倒去,後腦磕在臺階上,直接腦漿迸裂,當場死亡。

隨後劉統勳轉頭,對着次子劉孝問道:父要子亡?劉孝回答:子得亡!

劉統勳點了點頭,再次問道:君要臣死?劉孝回答:臣得死!好!劉統勳又叫了聲好說道:別讓爲父費事,自己躺在鍘刀下面。

劉孝含淚應了一聲,跪地磕了三個頭,然後躺在鍘刀下面,劉統勳手起刀落,眼睛都沒眨一下,就把劉孝的人頭鍘了下來。

劉統勳現在雙目赤紅,怎麼說也是自己的兒子啊,那都是心頭肉啊!踢死劉忠,鍘死劉孝,劉統勳把目光看向了劉羅鍋。

這時劉羅鍋嚇得後退了好幾米,劉統勳看着劉羅鍋說道:你過來!劉羅鍋聞言又後退了一步,緊張的說道:您說吧,能聽見。

氪金醫生 劉統勳也不廢話,又問了一遍剛纔的問話,可是劉羅鍋卻不作答,在遠處裝傻充愣,這下可給劉統勳氣壞了。

劉統勳激動的說道:老三,君叫臣死,臣得死!父叫子亡,子得亡啊!你大哥二哥都死了,爲父必須要斬草除根,快些過來!

朱門小嫡妻 相傳劉羅鍋天生陰陽眼,可分辨世間妖邪,他聽到父親的話,猛一擡頭看向乾隆帝,發現乾隆帝身上纏繞着的龍脈殘怨,頓時嚇壞了。

不過劉羅鍋是何等聰明之人,他眼珠子一轉,看着父親說道:父親,還有一句話,君不正,臣投外國!父不義,子奔他鄉!說完撒丫子就跑。

劉羅鍋跑的那叫一個快啊!一轉眼人影都快沒了,在場的衆人全傻眼,沒想到這麼個情況下,劉羅鍋說跑就跑,這也太尷尬了。

劉統勳費都要氣炸了,眼睛紅的快滴血了,撩起白衣快步追去,邊追邊喊:逆子休走!在場的人看到這個場景,面面相覷都懵了,這時乾隆帝起身快步追去,其他人一看皇上都追了,也就跟了過去。

劉羅鍋悶頭瞎跑,一不小心就跑到了慈寧宮,也就是皇上的母親,老佛爺的所在地,老佛爺這時正盤着佛珠呢,劉羅鍋一闖進來,頓時嚇了老佛爺一跳,把佛珠丟了出去。

至尊狂妃:毒王心尖寵 老佛爺還沒來得及問話,緊接着又進來一大幫人,又把老佛爺嚇了一跳,老佛爺捂着胸口看着乾隆帝說道:皇兒,你這是?

乾隆帝把剛纔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老佛爺聽完之後眉頭大皺,心中暗想乾隆怎麼會幹出這種事,她也知道劉統勳的忠心,可是這麼多人她也不好教育乾隆,只好把目光看向了劉鑼鼓。

老佛爺頗爲不善的問道:劉石俺,你父親午門訓子,如今你的兄長都死了,而你卻跑了,莫不是貪生怕死?

劉羅鍋一聽這話,慌忙說道:老佛爺,我不是貪生怕死啊!常言道,不孝有三無後最大,我父親身爲三朝忠臣,我得爲他傳宗接代啊!如果他要是因爲這事斷後,那豈不是讓天下忠臣寒心,日後無人扶持江山社稷,那可如何是好啊!

老佛爺聽這話,頓時嚇了一跳,驚呼哎呀我的兒!誰成想劉鑼鼓見竿就爬,立馬跪下叫了一聲乾孃。

老佛爺聞言哭笑不得的看着劉羅鍋,心想這小子真能見縫插針,不過還是很欣賞劉羅鍋的聰明才智,當衆落下懿旨,封劉羅鍋爲幹殿下,遇官大一級。

這下可把劉羅鍋樂壞了,緊忙磕了一個頭,高喊謝主隆恩,老佛爺叫人拾起佛珠,然後掛在劉羅鍋的脖子上,聲稱這就是乾兒子的信物、

尋常人看這串佛珠,都當作是普通佛珠,可是在劉羅鍋眼裏卻不一樣了,他看到這佛珠上有着驚人的佛力,認定絕對不是凡品。

於是劉羅鍋立刻起身,走到乾隆帝面前,高聲說道:臣弟年紀尚小,還望皇兄幫忙保管,說完也不顧乾隆帝答不答應,一下套在了乾隆帝的脖子上。

乾隆帝被佛珠一套,身上的龍脈殘怨,直接就被佛力驅散了,乾隆帝也恢復了清明,這事就算告了一段落。

自此以後,因爲劉羅鍋的輔佐,乾隆帝就再也沒被龍脈殘怨侵擾,成爲了華夏自古以來,在位時間第二長的皇帝,也是一代明君。

可是乾隆死後,隨着時間的推移,北斗大陣的力量再次削弱,龍脈之怨跑出了大部分,找上了乾隆的兒子,而這時清國龍脈也開始消散,所以乾隆的兒子,做出了一系列錯誤決定,導致華夏動盪。

等到了清朝末期,北斗大陣基本上已經半報廢了,龍脈之怨全部跑出來,附在慈禧太后身上,控制當時的統治者,使得國家動盪,民不聊生。

最終引來八國聯軍入侵華夏,使得華夏差點毀滅,龍脈之怨這才消了怨氣,消散在人間,可是北斗大陣裏的軍魂,卻因爲北斗大陣擋了輪迴之路,所以無法投胎轉世,導致其怨念暴漲,把南山變成了活人禁忌。

後來到了民國時期,生死道迎來了一波頂峯,各路高手人才輩出,是一個百花爭芳的年代。

而南山的異樣自然逃脫不了衆位大佬的眼睛,當時馬家聯合衆位大佬,又找到了無名風水先生的傳人,想要度化那些軍魂。

可奈何那些軍魂太過執着,再加上多年以來,無數人枉死在南山上,怨氣和陰氣之大堪稱恐怖,於是和風水先生傳人,聯手修復那座北斗大陣,希望能鎮壓住軍魂。

但是由於風水先生傳人學藝不精的原因,費盡了力氣,北斗大陣卻只被修復了六成,勉強能鎮壓住那些軍魂,陰氣怨氣卻無可奈何。

這時馬家祖先有想到了一招,他們在南山上建了一座寺廟,希望藉助佛家和善男信女的力量,來度化這些軍魂,雖然只是希望,不過就算度不了軍魂,能夠消磨陰氣怨氣也好啊,待到日後再做考慮。

不過還沒等到日後,馬家就衰敗了,再加上後來的國家動盪,打倒一切牛鬼蛇神,諸多生死道毀於一旦,南山自然也受了一些影響,北斗大陣還被破壞了一部分,導致陰氣外泄。

還好這些年寺廟的力量,已經消磨了大部分陰氣,北斗殘陣加上寺廟的力量,勉強壓住了那些軍魂,一直相安無事到今天,直到我們的到來…… 過了許久大地才停止了搖晃,鬼哭狼嚎之聲也停了下來,這時我們纔看到,我們剛纔戰鬥的時候,地上有着不少玄妙的符文,一同組成北斗七星的形狀。

我心中快苦完了,這下闖大禍了,估計這就是傳說中的北斗大陣,一定是我們剛纔戰鬥時,不小心撞破了大陣的部分。

看這架勢軍魂出世是沒跑了,這叫怎麼回事呢,好不容易把妖邪消滅了,這回又來了一萬軍魂,TMD可咋整啊!

想想當年民國的那些大佬,費盡心思才把這些軍魂鎮壓,難聽點話就憑我們這幾個小屁孩,別說一萬軍魂了,就是這些陰氣,都夠我們一受的了。

現在雖然安靜下來了,但是頭頂的陰氣,還沒有消散,看這個量十個鬼王都不一定能趕上,我們集體自爆都弄不了。

這時小胖有些哆嗦的說道;總算停下了,估計咱們就是不小心觸動了一下,哈哈沒事,應該沒什麼大礙。

付想笑看着抱有僥倖心理的小胖,頓時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死胖子,不要想太多了,你看這些陰氣,像是沒事的樣子麼、趕緊提起精神研究怎麼辦吧。

小胖聞聲臉都快變成苦瓜了,他苦澀的說道;媳婦兒,你不撅我會死麼?現在我腳都軟了,只好自我安慰一下了。

張杭搖了搖頭插嘴道:快別廢話了,準備跑路吧,想笑,你聯繫下總部,請求支援,現在這個級別的事,已經不是我們能處理的了。

我們幾個聞言齊刷刷的點了一下頭,我呼喚回暗虎刀,急忙往車的方向跑去,可是暗虎刀似乎有些不樂意,不斷的顫抖,一直跟我說着餓。

風叔剛想動手,只見那血屍身後,一個熟悉的身影躍起,兩手探出,直接抓在了血屍的腦袋上,然後雙腳鎖住血屍的身體,猛的一用力,只見血屍腦袋直接被分離了下來。

Previous article

小燕在看到柯大英,柯小英心裏那個窩火啊,尤其是柯小英那公公,色迷迷的眼睛一直緊盯着看廠裏的大姑娘,弄得小燕的祕書神色相當的不自然。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