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路無語回到禁區我急着去看冷清言,馬晶田卻道:“別急着走,你過來一趟。”

我去了他辦公室,關上門後他坐上椅子笑容立刻不見,點了一支菸歪着頭道:“這次任務完成的不錯,按理說是該有獎勵的。”

“不,我捅了那麼大簍子,就算功過相抵吧。”

“別急,聽我把話說完,獎勵還是有的,就是免你不死,否則鐵血堂那幫老混蛋就準備出動了。”

一聽這話我懸着的心立刻歸位,長長舒了口氣道:“您早說啊,我一路都在擔心這事兒。”

馬晶田嘿嘿笑了兩聲道:“不過醫院的事鬧這麼大不交人出去肯定是不成的……”

“所以,您啥意思?”我心又揪起。

“我的意思很簡單,盧宇凡得死。”馬晶田吐出一口菸圈道。

“絕對不成,這個我絕不答應。”

“那就你去死。”他乾脆的道。

“這……馬隊,這事兒咱們還有商量沒有?”

“絕對沒有。”說到這兒他想了想道:“當然還有一種無害的解決方法,你在明天的比武中殺死劉白雲就成,那邊要一個禁區的人頂缸,所以你、盧宇凡、劉白雲三選一。”

盛寵之前妻歸來 我嘆了口氣道:“看來殺死劉白雲是唯一選項了?”

“對你來說恐怕是的。”馬晶田掐了煙道:“我不想和你繼續討論這個問題了,總之明天比武過後這三個腦袋,你隨便提一個過來見我。”

沒得選擇,我必須殺了劉白雲。

晚上發生的一件事讓我對他印象驟然變差,殺機頓起。

我去食堂吃飯,正巧遇到他,此時的他已然不可一世,身後帶着三四名虎廷尉,吆五喝六的咋呼着,看到我笑着走過來在我肩膀拍了拍道:“之前真沒想到是你小子,後來才聽老馬說的,從那麼高地方下去沒摔死你?挺牛啊。”

說罷轉身對幾名虎廷尉道:“看到沒,這小子明天和我對打,上次被我一掌打下山去沒死,這回又成我對頭了。”

那幾人哈哈大笑,我怒火騰地一下就起來,這世界上居然有如此醜陋的小人,給點陽光,立馬就燦爛了。

劉白雲道:“哥幾個先去邊上坐會兒,我和這小子聊幾句。”

隨即坐到我對面道:“真沒想到那醜八怪會是你,我還以爲是老馬另外找的強援,你知道我已經是下一屆的虎廷尉副總長的不二人選了?”劉白雲洋洋得意道。

“是嗎,恭喜你。”我冷冷道。

“所以兄弟,你最好識相點,我知道你現在手底下有點真功夫,但你明天必須輸給我,否則小心我把你暴風門人的身份給捅出去,記住了?”

我瞳孔驟然縮緊,強忍着不讓自己爆發道:“好,我記住了。” 掙扎了一會,郁可詩忽然停下來了,略帶喘氣的趴在房門上,臉頰紅撲撲的。

唐宋還以為她是因為掙扎累了,便說道:「你打不過我,冷靜點吧。」

郁可詩斜著眼睛,眼神里寫滿了悲憤。混蛋,變態,竟然喜歡這種姿勢!

心頭一橫,郁可詩忽然冷哼:「來吧,老娘才不怕你!來啊,日啊,造孽啊,誰怕誰啊!」

說話間,她居然還用力撅起屁股。

唐宋總算髮覺不對勁,褲子裡邊不知道什麼時候早已經膨脹,難怪總覺得身體有點火熱,還有點爽!

老臉一紅,趕忙鬆手往後退。低頭一看,更是無地自容。特么不聽話到這種地步,這帳篷這麼高,合適嗎!

話又說回來,這小妞胸雖然平,可是後山還挺帶感。來回磨蹭的時候,彈性相當不錯,也難怪會不聽使喚……

郁可詩沒有轉身,而是直接彎下腰成九十度,雙手扶著門大喊:「來啊,干啊,誰怕誰啊!快來造孽啊,把我的褲子脫了!」

這話說得唐宋臉色更是發紅,尷尬的訕笑:「別誤會,咳咳,正經點。」

郁可詩臉頰發紅,可她還是非常強勢,回頭嫌棄冷笑:「怎麼,不敢啊?那行,我自己脫……」

唰啦!

竟然真脫……

校服本來就是鬆緊帶,脫起來相當方便,瞬間就被她拉到膝蓋。然後,露出來的畫面,卻讓唐宋臉頰不停的抽搐,差點沒笑出來。

她穿的不是什麼卡哇伊,也不是什麼純色。米黃色,後邊有個表情:來啊,造孽啊!

那表情,跟她現在的姿勢一模一樣,看得唐宋差點沒噴血!

郁可詩面頰火紅,耳朵發燙得厲害。可她倒是硬脾氣,絲毫沒有表露任何羞澀,拍打自己的小褲:「來啊,向前一小步,日出一大步!」

總裁的落跑小女傭 獸血沸騰,唐宋故作正經的乾咳兩聲,翻著白眼撇嘴:「你想多了,我對你不感興趣……」

「你混蛋,死混蛋!」郁可詩尖銳大叫,總算把褲子穿上了。

誠然,她平胸,她發育不算很好。可那辣眼的大白腿,還是會讓人熱血沸騰……

轉過身,郁可詩緊咬著嘴唇死死盯著唐宋,一雙大眼睛卻開始閃爍著淚光。她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罪,簡直就是羞辱!

眼看著她就要哭出來,唐宋頗為驚愕。還真忽略她是個女孩這個事實。

沒有說話,唐宋靜靜地看著。郁可詩也不說話,就咬著嘴唇瞪眼,殺氣騰騰。

諸天一頁 到底是個硬脾氣,淚光剛剛閃現,很快就被她壓制下去,又變成驕橫的樣子。氣呼呼的,短髮都快炸成爆炸頭。

唐宋反倒有些欣賞這個火辣妹,一般女孩肯定會憋不住哭起來。畢竟受了這麼大委屈,女孩子的天性會驅使著本體做出落淚反應。可她僅僅是眼睛紅了一下,很快就控制住。

不得不說,這辣妹雖然脾氣火爆,頭腦卻不錯……

輕抿著微笑,唐宋微微聳肩:「小丫頭,你學過武術吧?而且,你有個很不錯的師父。」

「關你什麼事!」郁可詩冷冷的反駁,凶神惡煞瞪眼。

冷靜下來了,她不得不在考慮他的話……

唐宋保持著笑容:「我很認真負責的告訴你,你的胸確實不太正常,最好讓我看一下。指不定,我還能幫你治。」

郁可詩沒有回答,雙手自然下垂,就像是個木偶一樣。當然,是有一雙發怒眼睛的木偶!

氣氛有些壓抑,唐宋沒有多做解釋,聳肩的轉身拿起手機,尤為平淡:「沒別事,出去吧。以後別來騷擾我,我可不會對你忍讓那麼多次。」

郁可詩還是沒動,綳著臉色直勾勾盯著,雙眸閃爍著光芒。唐宋沒理會她,靠著玻璃櫃檯繼續扣手機,在跟方雅聊天呢。

好一會,郁可詩忽然沉了口氣:「你能治好?」

唐宋頭也沒抬起來,直接搖頭:「不一定,只能說有希望。一,我沒得準確檢查,不知道病情嚴重程度;二,就算可以治療,需要的時間和精力,超乎你的想象;三,我是人,不是神。」

唰啦!

話音剛落,郁可詩相當果斷的將校服連同裡邊的衣服直接從下往上撩起,露出了平坦而又粉嫩的小肚皮,以及那小得可憐的胸口……

很辣眼,不過唐宋並沒有躲閃,而是眉頭緊鎖的凝視。

超乎預想,她的兩邊都已經發黑……

「看吧!」郁可詩豁出去了,反正已經被羞辱夠了。

「可以了。」唐宋微微嘆了口氣,「回去告訴你爸媽,三天之內過來,我需要跟他們商談關於你的治療方案。」

郁可詩一怔,深表懷疑的把衣服放下來,擰著眉頭:「別告訴我,你就看一下,也不用把脈,不用摸,不用做什麼檢查……」

「如果到那種地步,證明你快死了。」唐宋平靜的回答,「回去吧,不用問我具體情況,等你爸媽再說。」

顫動嘴唇,郁可詩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唯有嫌棄的翻白眼。跟沒說一樣,有什麼用!

「別這麼看著我,我還是那句話,有希望,但不代表能痊癒。」唐宋依舊不急不慢的樣子,「別再鬧了,要不然你會被打。」

「我才不怕你!」郁可詩不屑冷哼,「有本事你來打我啊,草我啊,來啊!」

唐宋臉色一黑,放下手機轉過頭:「小妞,信不信我真打你屁屁?」

「你……流氓,混蛋!」郁可詩面頰又是發紅,慌張的打開房門,充滿警惕的退出去。

兩個女生還在外邊等著,見到郁可詩出來,兩人都是驚愕。聽聲音,應該日起來了才對,怎麼都沒脫?

「臭混蛋,臭男人,你給我等著!」郁可詩不服氣的大喊,可是見到唐宋一步步走來,嚇得她趕緊往後退。

剛才之所以狂野,是因為腦子發熱。現在冷靜下來了,哪裡還有勇氣那麼做……

等唐宋走到門口,郁可詩已經撒腿跑了。一路飛奔,雙手還一直擋在屁股後面,生怕唐宋追上去打她。

這舉動,讓唐宋好氣又好笑。這小妞原來真的很怕被人打屁屁,莫不是因為,上面平,下面更有感覺?

這想法一出,唐宋心神忽然一陣蕩漾。還別說,真有可能。尤其她上面都已經開始病變發黑,搞不好下邊神經過敏,一碰就有感覺…… 已經是十點多,唐宋在校長辦公室的電腦前面不停的啪啪敲擊鍵盤,跳出來的信息越來越多,而且全部自動複製到他的U盤了。

正忙著,房門咚咚敲響,外邊傳來校長秘書的叫喊:「唐校醫,有兩個老師說要來面試,校長說,讓你把把關。」

「知道了。」唐宋應了一聲,將電腦關掉,拔出U盤。這可是今天下午的裝逼法寶,得保存好才行……

拉開房門,秘書在外邊等著,順手就將兩份簡歷遞過來:「這是他們的簡歷,他們說,如果能入職的話,願意從其他學校辭職。」

唐宋低頭看了一下簡歷,瞳孔驟然緊縮。都是私立學校過來的老師,也難怪敢說跳槽。雖然可能需要賠償一些違約金,但一般都是學校跟老師一起承擔。

雲華高中的工資本來就比較高,所以通告發出去,自然吸引不少人的注意……

只是,兩個都是男老師,而且都是三十來歲,倒是讓他驚奇。要知道,現在的教師行業男女比例嚴重失調,尤其是年輕男子入行的越來越少,都快成稀缺人物了。

而且按照簡歷所說,兩人都是一級教師,這種人在私立學校應該是寶貝才對……

想了想,唐宋輕聲問道:「他們在哪,我去看看。」

「二樓辦公室,周副校長正在接待。」

將簡歷塞回給秘書,唐宋便轉身下樓了。總覺得,這兩人有貓膩,一下子來兩個男老師,而且是不同學校過來,這就不對勁了。

不多會,走到辦公室門口,果然見到周副校長正在熱情的接待兩個青年。兩人都帶著眼鏡,顯得有點拘束的在跟周副校長聊天。

見到唐宋,周副校長本能的想要起來,唐宋偷偷壓了一下手勢,不停的擠眉弄眼。周副校長到底也是聰明,繼續站起來,卻是笑道:「你們先等一下,我去跟他們安排一下面試。哦唐校醫,你來得正好,幫我接待一下兩位新老師。」

「好的周副。」唐宋保持著微笑走進去,顯得非常老實,跟個小人物似的。

兩個青年頗為驚愕,略帶懷疑的打量著唐宋。一個校醫來接待,雲華高中這麼缺人?

走上前,唐宋咧著嘴:「兩位好,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唐宋,也是新來的。那個,我是校醫,跟你們沒法比。」

國字臉的朱光明審視著唐宋,按捺不住好奇:「你一個校醫,來這裡做什麼?」

唐宋不好意思的撓頭:「我沒啥事,到處走走,順便看看老師們需不需要幫忙。你們不知道,我這個校醫是真沒什麼事,閑得慌。來來來,兩位喝茶。」

兩人半信半疑,不過這裡是對方的地盤,他們也不好多說什麼。

抿了一口茶,唐宋回頭看了一下房門口,賊兮兮的壓低聲音:「我說你們怎麼跑這麼來應聘啊?你們沒聽說嗎,這裡非常亂!」

一臉八卦的樣子,讓兩人更是驚愕。朱光明擠出笑容:「我倒是聽說了。聽說因為來了個牛人,好幾個老師被開除,就連副校長也不例外。我覺得是個機會,所以來試一試。」

旁邊略顯消瘦的盧志濤點頭附和:「是啊,我也是來碰碰運氣,正好在校門口遇到朱老師。不管怎樣,雲華高中的名氣總是大一些,機會也多一些。」

兩人一唱一和,只是唐宋總感覺太默契了一點。

「話是這麼說,不過……哎。」唐宋略顯苦澀的嘆息,聲音壓得更低,「有那人在,不好混。你們是不知道,現在雲華高中人心惶惶,好多老師都想走,又不敢說。哎,真是造孽,好好的學校,瞎折騰。」

見他一臉的埋怨,朱光明反倒笑起來:「唐校醫,你又不是老師,擔心這個幹嘛?再說了,我們來也是安安心心教書,沒什麼不好。」

「對對,我也是這麼想。」盧志濤總跟在後邊附和,「而且我覺得,有個人管管也好,免得有些人敗壞我們當老師的名聲。」

越說越讓唐宋覺得不對味,難道真是思想剛好湊一塊?

不動聲色,唐宋無力地聳肩:「隨你們咯,我也就是提醒你們,要不然……哎,這裡現在,非常不好混。」

朱光明眼珠子一轉,湊過去壓低了聲音:「唐校醫,能問一下,那個人是誰?我怎麼聽說,他不教書?」

「這……我不敢說。」唐宋尷尬搖頭,「反正,很厲害。」說得他自己都臉紅,自吹自擂真的好嗎?

朱光明並沒有死心,繼續問道:「我聽說,他跟校董認識?雲華高中,應該是方大集團的產業吧?那個人,該不會是集團親自派來的吧?」

「這我哪知道。」唐宋尤為尷尬,「我一個校醫,哪能接觸到那多。不過我聽他們說,好像是方家未來女婿。」

說話間,唐宋仔細注意兩人的臉色變化。果不其然,兩人均是雙眸閃過精光,甚至還非常默契的對望了一眼。

就這舉動,讓唐宋更是斷定,他倆有鬼!

只是,唐宋想不明白,他們似乎不認識自己,難道不是沖著自己而來?

沒等多想,唐宋又低聲道:「你們可別說是我說的,我聽校長說,要減工資!」

兩人並沒有太在意,朱光明還大義凜然的聳肩:「這倒不是大問題,錢乃身外之物,能維持生活就行。我們來,也就是沖著這裡有更多機會,能實現我們人生的偉大目標。」

「對對,我們是老師,在哪所學校工資都差不多。只不過,我們就是想著有個更安穩的環境,能更好的傳道受業。」盧志濤說得大義凜然,聽得唐宋差點沒吐血。

要臉不,這年頭跟他說錢沒關係?說得這麼正經,不覺得害臊?

意味深長的,唐宋嘆道:「兩位老師真是,高風亮節,小弟我佩服!」

朱光明似乎意識到有些露餡,掩飾的笑起來:「呵呵,也就是說說而已。唐校醫,你確定,你真沒事做?」

「有!」唐宋肯定的點頭,表情忽然變得非常嚴肅,直勾勾的盯著兩人,「現在,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請兩位老師幫忙。這件事對學校來說非常重要,希望兩位能配合我。」

一本正經,說得相當深沉,讓兩人尤為驚愕。

「你說,正好我們現在也盡量放鬆,如果需要,我們儘力而為。」朱光明應道。

深吸了口氣,唐宋面色凝重的一個字一個字清楚說道:「我想打你們!」 他得意的嘿嘿笑了兩聲,起身道:“算你小子識相,可別忘了我倆的約定。”說罷洋洋得意和那兩些人吃喝去了。

我差點氣的大小便失禁,這孫子是給我力量,鼓勵我殺死他嗎?

當晚我盤坐運氣,真元力在身體裏連續運轉盤旋,很快我便覺得氣透胸臆,真想大聲尖叫,直抒心意。

平息體內激烈的氣息,我開始考慮一個問題,明天一旦動手,我是不是真能狠下心殺死劉白雲?

我覺得我能。

但真的站在演武臺上,直面以對我是不是能有這樣的決心將他斃於掌下?

到目前爲止我不能確定,於是翻來覆去回想他對我的侮辱之言,那副令人厭煩的小人嘴臉,過了一會兒只覺得滿心怨氣,恨不能掐着他脖子,左右扇他的大耳刮。

估計是差不多了,而相見冷清言估計也不太可能,這件事沒辦完馬晶田不可能放了她。

所以無論如何我都得殺死劉白雲。

想到這兒我終於下了決心。

被打的一團糟的路青石終於又恢復原貌,我不在的兩天也不知道是誰在這上繼續戰鬥過了,能清楚的看到上面遍佈劃痕。

最終和他面對面站在一起時我就知道昨天晚上的擔心是多餘的,因爲當我看到他滿臉諂媚的對着駱天公施禮,接着趾高氣揚的走到我面前嘿嘿冷笑道:“承讓。”內心的殺機已經一竄丈許。

他當然不知道我今天來此地的目的,依舊是一副趾高氣揚的模樣,我衝他微微拱手算是應答。

隨後他擺了個起勢,我瞬間將體內元力提升到三重歸元境,隨即從腰裏抽出一柄小木刀。

頓時譏笑聲四下傳來,劉白雲卻有些憤怒,他怒氣衝衝道:“怎麼,你這是在藉機嘲諷我?”

“沒有。”

“那你用這柄木刀是什麼意思?”

“我學會了一手必須用木頭才能釋放的刀法,你想不想試試?”

“噢,你是給我看看。”劉白雲此刻面色纔有些許好轉。

“你看吧。”我直接運起元祖魔刀,身周真元力頓時大作,手中木刀片微微一下,其下便是一股暗勁形成,嗤嗤勁氣響個不停。

劉白雲雖然元力修爲不高,但也是個識貨之人,微微點頭道:“這手功夫俊的很,你是在……”

不等他後面的話出口,我爆喝一聲“血濺浮生”。

唰唰兩聲輕響,一對十字形狀銀光閃閃的勁氣在刀鋒下形成,瞬間****而出,從劉白雲身體穿過。

他臉上兀自掛着的輕蔑笑意瞬間就凝固了,接着一股劇烈的鮮血從斷口處飈射而出,他上半身裂成四塊摔落在地。

下半身僵立片刻摔倒在地。

我不屑的挑起了半邊嘴角,凝望着虛空中不斷下降的陰魂,臉上,盡是濃濃的戰意與狂暴的殺意!

Previous article

“……曼玲姐!當我什麼都沒有說!既然抱緊了就別鬆手!”,我一咕嚕的爬起來跑到了門口,轉頭指着董曼玲。“千萬別鬆開,我要叫警察過來抓住這個入室搶劫的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