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字之差,意義大不相同。

楊嘯聽了,內心咯噔一下,尼瑪,這句話好有道理的樣子啊!

如果神龍架真有龍的話,那麼,進入末世基因突變之後,那頭龍的基因肯定也進化了,應該擁有更加強大的能力。

楊嘯腦海中突然冒出了一個邪惡的想法,要是把那條龍給殺了,不知道是否有更高級的兵器裝備或者技能功法書爆出來?

本因和尚看了楊嘯一樣,說道:

「阿彌陀佛,不作死就不會死,難道你想去作死?」

楊嘯笑道:

「你是出家人,應該看淡生死,難道你這一輩子不想見識一下真正的龍?」

本因:「……」

吃完午飯,楊嘯和本因騎著巨鷹飛入了神龍架的中間地帶,再次開始了獵殺怪獸的行動。

「本因師兄,這一次我們不回山洞休息了,儘快在附近尋找一處可以過夜的山洞,這樣不用來回折騰,浪費時間。」

「楊嘯,你真要去神龍架核心區域找龍?」

「為什麼不了?」

「好吧,如果你真要去找的話,可以叫宮宇和藍欣等人一起來,大家組團,這樣風險要小很多。」

「不行,宮宇他們現在的任務艱巨,他們要奪取襄樊城和武漢市,我已經完全放手交給宮宇了,他現在比我更需要藍欣,小蘭,本果等人的幫助,再說,他們來了也起不了什麼作用。」

宅女小青梅的戀愛手冊 本因無奈地說道:

「好吧,既然你非得去找死,老衲就捨命陪君子好了,阿彌陀佛!」

「卧槽,我一聽你稱呼自己為老衲,我就渾身雞皮疙瘩起來了。」

本因翻了個白眼:「a#¥%」

兩人說說笑笑,巨鷹在半空中配合著,一路向前殺去。

到了傍晚時分,眼看太陽要落山了,兩人都沒有找到可以棲身的地方,在這原始森林裡面,今天白天遇到的怪獸等級已經快接近強化基因高級了,夜晚是絕對不能在地面過夜的。

「怎麼辦,楊嘯?」

楊嘯環顧了一下周圍的山谷,實在也找不到可以棲身的地方,抬頭看到周圍都是直徑2-3米的參天大樹,不遠處有一棵大樹格外粗壯,直徑在4-5米左右,高有三十米以上。

楊嘯說道:

「要不我們晚上在樹頂上過夜,那棵樹夠粗壯,一般的怪獸也不會現我們,應該比較安全了,巨鷹也可以棲息在樹頂上。」

「這樹頂能夠棲息巨鷹?」

「不行就把附近的樹冠壓斷,巨鷹可以棲息在粗大的樹枝上,問題應該不大的。」

「好吧,那就暫且在樹頂上過夜吧,唉,我說過的,不作死就不會死,我總感覺你在作死呢。」

本因和尚一副無奈的表情。

楊嘯懶得跟他鬥嘴,總覺得本因不像一個和尚,想說他犯了佛門所說的嗔戒,最後還是忍住了沒說。

楊嘯站在大樹底下,施展輕功,身體衝天而起,躍到了二十多米高的樹榦上,用腳踩著粗大的樹枝,再次向上躍去,到了距離地面三十米左右的地方,找了一處樹枝粗壯,縱橫交叉的地方,一屁股坐在粗大的樹叉上,試了試,感覺很是安穩,過夜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抬頭看樹冠,似乎還有十幾米高,不過樹葉濃密,樹枝相對要細小一些,還在坐在這裡安全。

本因和尚也同樣飛身而起,在楊嘯身旁找了一處粗大的樹叉坐下。

那巨鷹在臨近數十米遠的地方找了一棵相對小一點的大樹,落在樹冠上。

只聽得咔嚓咔嚓樹枝斷裂的聲響,樹冠最上面的細小一點的樹枝被踩斷了一大片,直到最後踩到了比較粗壯的樹枝,才算穩住龐大的身軀。

楊嘯和宮本兩人拿出烤肉乾坐在樹叉上慢慢吃著,那巨鷹傍晚的時候已經吃掉了一頭野牛,此刻已經很飽了。

夜幕已經降臨,將山谷籠罩。

天空中掛著一輪半月,月光也算皎潔,在初步適應了森林的暗淡環境之後,兩人憑藉著基因進化后的敏銳視覺,也能看清楚百米以內的模糊的景物。

透過頭頂樹冠的縫隙,楊嘯能夠看到夜空中繁星點點,相比末世前,楊嘯很少能夠看到如此清澈的夜空,星光是那麼耀眼和明亮。

沒有工業污染,沒有霧霾,連星空都變得更加明亮了。

兩人不敢說話,生怕驚動山谷內的怪獸。

進入黑夜不久,山谷內就想起了此起彼伏的怪獸吼叫聲和廝殺聲,慘叫聲,有些聲音似乎就在身邊不遠處,偶爾還伴隨著大地的輕微顫抖。

「卧槽,山谷的夜晚果然兇險,白天潛伏的怪獸都出來覓食了。」

兩人相對無言,默默地感受著山谷的動靜,儘管兩人修為都不錯,可是置身在萬獸出沒的山谷中,內心還是有些緊張。

(三更完,感謝書友greyking打賞1oo起點幣,多謝大家的支持)

書客居閱讀網址: 【中文網】,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楊嘯兩人逐漸適應了山谷的夜晚,雙手抓著樹枝,靠在巨大的樹叉上睡覺。

突然,遠處傳來一聲巨大的咆哮,震得楊嘯和本因倆人一下子睜開了眼睛。

緊接著,楊嘯感覺大樹的樹榦微微顫抖,遠處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似乎有一頭巨獸正在山谷裡面走來,每走一步都讓人有一種驚天動地的感覺。

兩人不敢亂動,只是抬頭望向遠處的山谷,透過樹枝縫隙,依稀看到了一個大約二十米高的巨獸緩緩走來。

因為夜晚光線暗,距離比較遠,楊嘯也看不清楚是什麼怪獸。

一聲慘叫傳來,似乎有另外的怪獸被那頭巨獸給踩死了。

妖嬈公子腹黑妻 那巨獸的影子看起來似乎很緩慢,但是片刻之間便移動到了距離楊嘯幾十米之外的地方,藉助月光,楊嘯和本因發現,原來是一頭巨象,足足有二十多米高,龐大的身軀,緩緩走過,帶著霸者的殺氣。

森林裡面立即傳來了嘩啦啦的響聲,那是別的地方怪獸在拚命逃跑的聲音,生怕被這頭巨無霸怪獸給逮到了。

巨象經過楊嘯兩人棲身的大樹時,突然站住,扭頭望了一眼大樹。

楊嘯和本因兩人趕緊屏住呼吸。

此時,附近的巨鷹突然「呃」地一聲,振動巨大的雙翅,飛了起來,在夜空中盤旋。

巨象一愣,對著天空的巨鷹警覺地看了一眼,從大樹下緩緩走過,繼續向前走去。

等巨象走遠了,楊嘯和本因倆人才鬆了一口氣。

兩人也不懼怕這巨象,只是一旦戰鬥起來,勢必會暴露他們在森林中的藏身之所,難免被別的變異怪獸追殺驚擾。

夜晚的山谷,不斷有咆哮聲和野獸的廝殺聲響起,楊嘯和本因倆人到了下半夜才能夠比較安穩地入睡。

相比神龍架邊緣森林裡的山洞,在這兒過夜的確兇險了很多。

第二天太陽升起來之後,很多野獸都隱藏了蹤跡,山谷變得平靜了許多。

楊嘯和本因兩人飛身下樹,吃了一些隨身攜帶的食物,繼續向神龍架的核心區域走去,沿途不斷獵殺怪獸。

這裡的怪獸慢慢變得更加強大,即便是普通的蜘蛛蚊子,也開始變得更加巨大,體型增長到了十米左右,速度更快,攻擊傷害更大。

而且,這樣的蚊子一飛過來就是幾十隻,甚至上百隻,有時候會逼得楊嘯和本因兩人手忙腳亂,好幾次楊嘯都忍不住,差點拔出了那把青銅神劍來對抗。

不到生死關頭,楊嘯是不會拔出那把青銅神劍的。

連續兩天,兩人向著神龍架核心區走了五六十公里左右,在這裡,他們遇到了一座高山。

「楊嘯,這座山怎麼過?翻過去?」

「不用,我們今天直接乘坐巨鷹飛到山頂過夜,明天再乘坐巨鷹飛過到山下就可以了,這要爬山翻越,至少還要一兩天時間。」

於是,兩人乘坐巨鷹,飛到了千米以上的山峰。

邪王狂妃:絕色聖靈師 巨鷹降落在山峰頂部一片平地上。

楊嘯站在山峰上遠眺,看到了令人驚訝的一幕,

在遠處,是一個巨大的圓形山谷,四周都是高山環繞,在山谷中心,有一個面積超大的中心湖泊,在夕陽下,猶如一面巨大的鏡子。

四周的山峰雲霧繚繞,高聳入雲,偶爾有各種巨鳥在天空飛行,讓人神情恍惚,彷彿置身於了侏羅紀時代,看到了各種飛行恐龍在天空飛行一般。

「這就是野人所說的那個核心區的湖泊吧?」

「應該是。」

「我們站在山峰上看起來很近,但是要走過去,估計還有二三十公里左右。」

「真是沒有想到,在神龍架的群山深處,居然還藏著這麼一個巨大的湖泊,這地方仙氣逼人,如果出現神龍,還真難說呢。」

「龍什麼的我估計是扯淡,但是巨蟒,或者蛟龍之類的還是有可能的。」

「好吧,我們今晚就在此休息一晚,明天去湖邊探險。」

山峰頂上不適合巨型猛獸在這裡活動,所以這兒相對安全一些。

楊嘯兩人坐在山峰的一塊大石頭上休息,一邊嚼著乾糧,一邊看落日美景,巨鷹則在附近獨自享受一頭巨大的獅子。

「如果沒有末世,在這裡隱居也是不錯的選擇。」

本因和尚感嘆道。

楊嘯笑道:

「在這裡建立一個少林寺分院,出家修行還是很好的。」

「阿彌陀佛,你這次和我想到一塊兒了,等以後你收服了整個湖北省,我就來這裡山峰上修建一個茅廬,每天在山頂看日出日落,喝一杯清茶,悠然自得,好不快活。」

「最好附近還有一個尼姑庵,」

「噗嗤!」本因笑道,

「你怎麼沒點正經啊!」

在山峰頂上過夜和在山谷不一樣,山頂開闊,沒有樹木遮擋,楊嘯可以看到更加遼闊的星空,以及俯覽群山。

遠處野獸的叫聲很遠,不像在山谷中近在咫尺。

為了安全,兩人在夜晚的時候飛身到了峰頂上的一塊幾十米高的巨大岩石上,岩壁光滑,一般的大型怪獸都無法攀爬過來,加上有巨鷹在附近鎮守,小型的怪獸也不敢過來騷擾。

一夜無事,第二天一早,楊嘯還躺在睡袋裡面睡覺,就聽到本因和尚在耳邊呼喊自己,迷糊中睜開眼睛,

「和尚,我這好不容易睡個好覺,你吵醒我幹嘛。」

「快看,龍!」

本因和尚的語氣很激動,聲音有些顫抖。

楊嘯一驚,瞬間睡意全無,一下坐了起來,鑽出露營的睡袋,環視了一下四周,問道:

「哪兒有龍?」

本因用手指著遠方,激動地小聲說道:

「那兒,湖面上空,你看!」

楊嘯順著本因和尚右手指的方向看去,頓時驚訝得目瞪口呆。

只見遠處湖面上空,在赤紅色的朝霞雲霧中,一條銀白色的巨獸上下飛舞,時而鑽入雲層,時而飛出雲層,嬉戲遊玩,不亦樂乎的樣子。

「那,那是傳說中的龍嗎?」

楊嘯激動地問道。

「不知道,不過看樣子很像,反正我們都沒有見過真正的龍,但是,根據神龍騰雲駕霧的特徵來理解,應該是龍吧?」

「可是太遠了,沒有帶望遠鏡。」

本因聽了一愣,笑道:

「你說的還真對,早知道帶個望遠鏡出來了,我有個問題想問問你。」

「啥?」

「華夏國的十二生肖你知道嗎?」

「廢話。」

「那你說,十二生肖中,老鼠,牛,老虎,兔子,蛇,馬,羊,猴,雞,狗,豬十一種動物,我們在自然界是不是都能見到?」

「對啊?」

「為什麼唯獨龍見不到?」

「這個,我怎麼知道?」

「那你想想,為什麼古人選了十一種日常生活中能夠見到的動物作為生肖,偏偏要選擇一個虛擬的龍?」

楊嘯一愣,說道:

「你的意思,古人選龍做生肖的時候,龍其實也是存在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貓撲中文)是啊,華夏族選擇龍作為十二生肖之一,怎麼可能只是一個虛假的圖騰呢?

其餘的十一生肖都是真實存在的動物,還有那麼多的動物可以選擇,怎麼可能偏偏選擇一個虛假的龍?

楊嘯也知道,關於是否存在龍,有很多爭議,也有各種野史文獻證明曾經有龍。

不過,眼前來看,遠處天空中在雲端飛舞的那條銀色的怪獸,也許真的就是龍呢?

一旁的本因和尚說道:

「楊嘯,有個問題你想過沒有?」

「啥?」

「現在來看,遠處天空中飛舞的怪獸不管是不是龍,一定具有非凡的戰力,你還打算走近去觀察嗎?」

楊嘯一愣,這個問題還真考到了他。

當初決定來的時候,他內心想的應該是巨蟒蛟蛇之類的變異怪獸,憑藉他的青銅神劍,對付起來問題應該不大,可是現在看來,他自己也沒有把握,天知道這怪獸有什麼神通?至少從它能夠騰雲駕霧就感覺不凡。

「我們總不能為了好奇去送死吧?」

本因望著遠處天空上飛舞的怪獸。

楊嘯一愣,說道:

「那我們就這樣空手而回?」

「怎麼能夠算是空手呢?我們一路走來獵殺了那麼多的怪獸,現在有親眼看到了天空中飛舞的可能是龍的怪獸,也算不虛此行吧?」

楊嘯猶豫了一下,說道:

「乾脆這樣,我們先在這座山峰上休息幾天,觀察一下,看看這條所謂的龍到底什麼情況,我們這兒距離遠處的湖泊很遙遠,它不至於發現我們的存在。」

本因點點頭。

於是,楊嘯和本因坐在峰頂上看著遠處的湖面上雲端的怪獸。

那怪獸在雲端上飛舞了半個多小時之後,突然向下,飛入了湖泊中,消失不見了。

在楊嘯觀看龍的時候,襄樊城內此刻正發生著激烈的衝突。

果然如楊嘯猜測的那樣,薛東死後,他的舊部很快出現了分歧,大致分成了三派,其中以薛東身前的左右手蔡陽為代表的人,主張守住守住襄樊城地盤,自立為王。

以戴鵬為首的一幫人主張投降楊嘯,畢竟楊嘯所展示出了強大魂技和戰力震撼了所有人,關鍵是投降楊嘯之後大家可以藉助楊嘯的力量對抗來自武漢城市王者的威脅,同時還可以繼續獲得神龍架的進化資源。

第三幫人是以左云為代表的,主張投降武漢城市王者,然後再合力攻打楊嘯,奪回神龍架。

三派人的領頭人平時就不太和睦,薛東在世的時候可以憑藉自己的權威調和彼此的矛盾,現在薛東死了,大家的矛盾便完全暴露出來,一時間爭吵得厲害,誰也無法說服誰。

結果左雲先下手為強,派人勾結了武漢的城市王者陸孫,並開通了襄樊城區內的一處傳送通連接武漢市。

此刻另外兩人來到了許曜的身邊,朝著許曜的腹部和臉部各砸了一拳,許曜一側頭躲開了打在自己臉上的一拳,另一個人則是用力的打在了許曜的腹部后,卻如同打在了鋼筋上,立刻收回了自己的拳頭疼得嗚嗚大叫。

Previous article

喬聿北沒說話,撥了一個號,那是沈月歌手機上樑豐的電話,他當時瞥了一眼就記住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