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刻鐘后。

眾人妥協。

加上之前第三弟子的皇器,許辰一共收集了七件極品皇器,還有一件先天靈寶,外加先天通玄丹五顆。

「金鼎,這些東西能抵消我多少債務?」許辰問道。

金鼎回應:「勉強算你三件先天靈寶。」

「……」

許辰沉默一會,無奈道:「隨你了,你都拿去吧。」

這些剛得到的寶物,轉手又到了金鼎的肚子里,許辰手中只剩下十二顆先天通玄丹。

「時間尚早,我試試效果。」

許辰取出一顆丹藥吞下,運轉功法,很快就感覺修為暴漲,如席捲的海嘯,原本只是初入至尊境的修為,立刻向上不斷拔高。

三天後,丹藥的效果被消化完,許辰自查清晰的感覺到自己修為提升了一大截,加上他原本修鍊的基礎,此刻修為已經無限接近十成之一。

「再來一顆。」

許辰又取出一顆先天通玄丹入肚,又過三天後,他修為已經提升達到了一成,效果身份明顯,如此下去,只要這丹藥足夠,那他修為就能飛速提升到至尊的極限。

而經過他這將近七天的修鍊,遠處人影閃現,最後三個紫衣弟子身形顯露,已經逼近出口。

漸漸距離的近了,前面三人腳步猛的停下,其中的第四弟子眯起眼睛對第一弟子道:「大師兄就是他,他果然在出口處等著。」

在第四和第五弟子中間,一個神色傲然,氣沖志驕的青年冷眼掃視許辰,冷笑道:「看起來也不怎麼樣,有你們說的那麼誇張?」

「這是千真萬確的。」第五女弟子點頭:「四師兄只是一招就被他擊敗了。」

「一招就把你擊敗了。」冷傲青年看了一眼第四弟子,隨即輕蔑:「那是你太弱了,看我一招擊敗他!」

說話間他踏步走出,逼近許辰喝道:「小子,把你的先天通玄丹全部交出來!」

喝聲如雷,震響八方。

房頂上潛修的許辰睜開眼睛,看向迎面走來的三人後,露出一絲滿意笑容:「很好,都到齊了。」

「我讓你把丹藥交出來,沒讓你廢話!」

第一弟子一聲呵斥,揮劍而下,直劈許辰。

他這一劍不見神異但蘊含著偉力,長劍所過,虛空都被崩塌,強悍的力量壓迫讓地面凹陷,擠壓到狂風呼嘯。

「看來你就是第一弟子了,我期待與你交手很久了。」

許辰眼睛一亮瞬間起身,說話間飛身一劍和對方硬碰。

「當!」

兩劍交鋒!

「噗嗤!」

第一弟子喉嚨一頓,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都朝著後方飛去。

「什麼?!」後面趕來的第四和第五弟子都是驚駭出聲。

「這……」許辰原地站住,皺眉遲疑。

第一弟子狼狽的止住身形,也是震驚的看著許辰:「你實力怎麼可能這麼強!」

許辰神色已經恢復正常,失望搖頭道:「我原本以為你身為大師兄會很強大所以就沒有留手,但沒想到你這麼弱。」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對我感到失望?」第一弟子怒道。

許辰點頭:「有一點的,好了,既然你讓我大失所望,那就臣服吧。」

「開什麼玩笑,看我先天靈寶,太陽神針!」第一弟子怒道,揮手攻擊。

與此同時,第四弟子和第五弟子靠近:「師兄,我們來幫你!」

許辰不理會他們,直接取出番天印朝他們扔出:「番天印,全部鎮壓!」

「什麼,番天印?!」

正趕來的第四弟子和第五弟子臉色大變,他們本就謹慎,此刻聽到番天印這驚心的三個字,竟是直接掉頭就跑。

「砰!」

番天印已經落下。

不容第一大弟子如何掙扎反抗,連人帶著他的靈寶就直接被鎮壓在了番天印下面。

「你們兩個倒是機警。」許辰目光看向第四第五弟子。

嗖一聲,麒麟出手,金磚朝著第五弟子拍出。

「這是什麼!」

第五弟子驚呼一聲,整個人栽倒在地上,被金磚困在中心不得動彈。

「就剩你了四師兄。」

許辰身披劈地珠,剎那到了第四弟子面前,長劍攔截,讓第四弟子立刻警惕忌憚的停下了身形。

「別掙扎了,都進我的番天印之中吧。」

許辰隔空召來番天印,砰一聲把第五弟子鎮壓在裡面,隨後又朝著第四弟子一下籠罩。

頓時這最後三人全部收網。

從番天印中剝離出金磚,許辰看向手中番天印,很是滿意的笑了笑。

這番天印的效果實在太強了,同境的人一砸一個準,甚至他感覺哪怕對付主宰級強者,這番天印也能擁有驚人效果。

番天印內,一共十個人被困,十分的熱鬧。

新進來的第一弟子震驚看著這裡面的人群:「二師弟,三師弟,你們全部都被他鎮壓了?!」

第二第三弟子等先一步被鎮壓的人先是驚訝看著他們三人,然後苦笑:「不出所料,我們所有的人都要被他鎮壓,這可真是……」

第三弟子狠狠點頭:「十八個紫衣弟子竟然全部都被同一人拿下,這種事情從來沒有過啊,而且他還是一個新人。」

「實在太妖孽了。」眾人點頭。

一群人感慨不已。

第一弟子等一群人徹底傻了眼。

這裡十個人,從第一第二第三等人開始,到第十六弟子不等,不分強弱都被囚禁。

這個新來的第十八弟子……未免太可怕了。 一群紫衣弟子在番天印中焦躁不安,議論紛紛。

他們頭頂,許辰的面孔忽然出現。

「新來的,把你們的通玄丹、皇器,先天靈寶都交出來吧,我此番只要寶物,不要你們性命。」

許辰聲音傳下。

被新困住的一群人都是愕然。

其中第一弟子臉色在變幻一陣后怒道:「許辰,把我放出去!我是孔雀聖族的嫡子,你如果不放了我絕不會有好下場。」

許辰頓了頓道:「又是一個聖族的人,那更不能放了,不如我現在就殺了你,然後自己搜尋寶物?」

「你……」

第一弟子心驚,隨後再次威脅談判想要逃離。

許辰均是駁回。

最後包括第一弟子在內,所有人都是交出了身上的丹藥和寶物。

這其中丹藥有六顆,皇器有三件,先天靈寶有兩件,分別是第一弟子的太陽神針,第五弟子的先天水靈珠。

許辰收起丹藥,朝金鼎問道:「三件皇器,再加太陽神針,可以還清我的債務了吧。」

「可以。」金鼎回應。

許辰點頭,把東西都給了金鼎。

太陽神針是一種偷襲的暗器,施展時光芒刺眼,速度極快,不過許辰看不上眼,相比太陽神針,他覺得先天水靈珠更有用,未來若是能湊齊五行靈珠,便能凝聚鴻蒙五行珠,一件鴻蒙靈寶,價值無限。

「可以走了。」

許辰起身走向廟宇。

這一趟走的順風順水,收穫豐盛,出去后便能拿到第一的位置,前往女媧宮。

這卻是距離葉素嫣更近了一步。

通過傳送陣許辰到了外界的時候,近聖院的三大內院執事已經等候,包括之前外出的十五弟子也在內。

眾人見到許辰,微微額首后就繼續等待後人。

一直到最後期限,不見更多的人走出,三大內院執事變了臉色:「怎麼回事,其他人呢?」

許辰搖頭:「並不知道。」

十五弟子是真的迷茫:「不清楚啊。」

三大內院執事驚疑:「期限已經到了,難不成,其他人都死在裡面了?」

「不行,我的去找找!」來自孔雀聖族的內門執事身形一動,進入試煉之地。

幾日之後他出現,臉色難看。

「怎麼樣,找到沒有?」另外兩個內院執事問道。

「沒有,一個人都沒有,屍體也找不到,人也看不到……」孔雀聖族來的執事狐疑不已的看了許辰和十五弟子一眼,最後移開目光。

這兩人一個排名十五,一個排名十八,怎麼也不可能和第一弟子等人的失蹤有關係。

「現在怎麼辦?」鬼蠍聖族的執事皺起眉頭,這事太罕見了,十八個紫衣弟子,起初有四個人沒到場,之後更是十二個人莫名消失,這也太離譜了。

「按章辦事吧。」來自洛族的執事洛長明則是暗自微喜,開口道:「按照規矩,最後時間內沒能出現就被視為淘汰,只取在出來的人之中排列名詞,那就從這兩個人之中選擇吧。」

其他兩個執事臉色瞬間難看起來。

這麼輕易就便宜了這兩個傢伙?尤其是十八弟子,更是剛來的新人而已……

「不用糾結了,不管怎麼說人已經失蹤了,該辦的事情還是要辦。」洛長明說道,然後看向許辰和十五弟子道:「你們把收集到的丹藥拿出來吧,以數量定奪名詞。」

「我……」十五弟子頗為羞愧道:「我沒有拿到丹藥。」

「好吧,那你呢許辰。」洛長明看向許辰。

許辰笑了笑,取出三個瓷瓶道:「我找到三顆。」

「嗯,如此,你便是這一次試煉的第一了。」洛長明大喜笑道。

其他兩個執事頓時不甘,插手道:「怎能如此兒戲,這,就把第一給他了?他只是一個新人!」

「新人怎麼了,歷史上也不是沒有新人崛起的例子。」洛長明道。

「但此次也太荒唐了,其他人消失不見,只剩下他們兩個。」另外兩個執事不依不饒。

洛長明點頭:「對啊,其他人消失不見,已是失去了資格,至於之後怎麼處理,那是之後的事,現在試煉結束,當然要先把試煉的事情落定,要知道接引的師兄可就要到了。」

「……」

兩個執事看了許辰一眼,均是惱怒道:「此事我們之後會詳細向師兄稟告,最後結印師兄是認可還是如何,那就看師兄來定奪了。」

「好啊。」洛長明點頭:「但現在許辰是第一這是無可辨別的。」

「哼!」

兩個內院執事甩袖離去。

之後十五弟子見狀也告辭離去,原地只剩下洛長明和許辰,兩人相伴而行。

路上,洛長明悄聲問道:「那些人失蹤到底怎麼回事?」

「這個,我確實不知道。」許辰遲疑了一下說道。

洛長明笑著點頭:「好,不知道最好,說來你這次可是驚艷了,新人拿到第一,哈哈,那兩個聖族恐怕要氣死了。」

「走運而已。」許辰淡淡笑著。

「嗯,你也不用在意剛才兩個執事的態度,他們都有本族的天才在內,現在本族天才都消失了,第一名落在了你的身上,他們一時間難以接受也是可以理解的。」

洛長明說道,然後繼續道:「說來你真是太幸運了,這才剛成為紫衣弟子,馬上就要繼續上升成為親傳弟子了,一旦成為親傳弟子,你的地位可就與我一般無二了。」

「多謝前輩相助,不知這親傳弟子什麼時候可以入女媧宮?」許辰問道。

洛長明笑道:「你回去準備準備,也就這幾天的功夫就有接引師兄下來了,到時候你就可以跟著接引師兄前往女媧宮,從此大不相同。」

「成了親傳弟子,以及去了女媧宮具體有什麼好處?」許辰問道。

洛長明沉吟:「這好處可就多了,我一時間也說不完,回頭給你一個冊子,你自行查看吧。」

「好。」

兩人分開。

百獸林資源豐富,除了有著無數的凶獸之外,其中還生長有許多的藥材,源源不斷地吸引著眾多的狩獵者進入。

Previous article

房間里,西門鴻已經歪歪扭扭地倒在了床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