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在這種時候,羅陽真的不想看手機。

畢竟極有可能會惹出麻煩。

可不看,那又會引起忍者狼的懷疑。

果然不出所料,正是花襲伊打來的。

羅陽猜不是花襲伊便是十三姨。

不接聽,忍者狼會更懷疑。

羅陽只得硬著頭皮接通電話,當先說道:「老婆,都說了等我回去再陪你去逛街。現在我有事忙。」

聽羅陽這樣說,花襲伊已大抵猜到他確實是不宜講電話了。

「呵呵!那等你回來再說。」花襲伊說道。

結束了通話,卻聽忍者狼問了一句讓羅陽緊張的話。

「羅先生的,我的聽起來的,好像認識那個人的。」忍者狼說道。

也不知他是不是聽過花襲伊的聲音。

羅陽笑道:「忍者狼先生,應該沒有吧。聲音相似的有很多的。」

見忍者狼轉著眼珠,羅陽又說道:「對了,你感覺怎樣?有沒有不舒服之類的?」

好在及時轉移了忍者狼的注意力。

絕品小神醫 用心體會了一下,忍者狼說道:「沒什麼的不舒服的。」

此時,只見躺著的女忍者步川奶照動了動。

忍者狼轉頭去看女忍者步川奶照,幸好她沒有睜開眼睛。

彼時做翻譯時,女忍者步川奶照也是閉著眼睛說話的。

如果女忍者步川奶照張開眼,那會讓忍者狼發現端倪。

再過幾分鐘,忍者狼體內的主僕丸藥力也會發作。

忽然之間,女忍者步川奶照坐了起來,晃了晃腦袋。

「羅先生的,我的頭昏昏的。」女忍者步川奶照說道。

羅陽急轉著腦筋。

靈光一閃,似乎想到原因了!

當時女忍者步川奶照中了毒,羅陽先給她吃「萬能解藥」,亦即是主僕丸。

隨後又給她吃了神奇潭水。

這麼一來,潭水便有可能將主僕丸的藥力消除了。

但看女忍者步川奶照的眼神,顯是主僕丸的藥力還在,只是沒那麼強。

羅陽連忙再取出一枚主僕丸,遞給女忍者步川奶照。

「步川奶照小姐,快吃下去。有兩粒萬能解藥,那就能完全把你體內的毒性除掉。」羅陽說道。

在這種危急時刻,女忍者步川奶照也沒空多想。

接過羅陽的主僕丸,一口就吃了。

羅陽提到了嗓子眼的小心肝才緩緩降了下去。

不然,一旦出了岔子,結果非常麻煩。

畢竟忍者狼的主僕丸藥力還沒發作,要是他發現了問題,跟羅陽打起來,事情就會產生變數。

「步川奶照小姐,你繼續躺著吧。」羅陽勸道。

於是女忍者步川奶照只得又躺下。

但她不是熟睡,因還要給忍者狼做翻譯。

這時忍者狼有了猜疑,問道:「羅先生的,你的萬能解藥的,穩不穩定的?」

見是這個問題,羅陽以堅定的口吻說道:「忍者狼先生,你大可以放心。我的萬能解藥是經過很多考驗的。我救治的中毒的人,只要吃了我的萬能解藥,全部都沒事。」

一時之間,也無法分辨羅陽說的話是真是假。

不知不覺間,便看到忍者狼的眼神有點獃獃的樣子了。

這正是主僕丸藥力發作的跡象。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女忍者步川奶照還需要過幾分鐘才能完全被主僕丸藥力控制。

是以,羅陽叫了一聲忍者狼的名字,然後說道:「忍者狼先生,你也休息一下吧。待會再告訴我,你有沒有感覺不舒服。」

事情已成功了九成。

可在這種時候,羅陽最擔心有人來找忍者狼或女忍者步川奶照,那就有可能功虧一簣。

當房間安靜下來后,羅陽在想待會要先問什麼問題。

問了想問的問題之後,又要做什麼。

羅陽是不想再讓忍者狼活命。

可怎樣結束忍者狼的小命,則是一個小問題。

現今忍者狼吃了主僕丸,羅陽要幹掉他,那比喝一杯茶還更簡單。

只一件,羅陽還想留下女忍者步川奶照。

先前聽說還會有更強的忍者來接替忍者狼。

若沒有女忍者步川奶照的介紹,羅陽不易接觸那個忍者。

除非把那個神秘的日苯收藏家給收拾了,不然,就會有源源不斷的忍者來找羅陽的麻煩。

目前又分不出精力去找那個神秘的日苯收藏家,只能待拿到血煞子之後,再找那廝算帳了。

轉眼間,又到了女忍者步川奶照主僕丸發作的時候。

兩個忍者都在羅陽的控制之內了。

「忍者狼!」羅陽喊了一聲。

「主人。我的在。」忍者狼說道。

這過程,還得女忍者步川奶照做翻譯。

妙就妙在,事後,女忍者步川奶照也不會留下這段記憶。

「忍者狼,你替誰幹活?」羅陽問。

「主人,我的替錢幹活的。」忍者狼如是道。

俗話說:鳥為食亡,人為財死。

看來忍者狼也是為了錢才來做這個事的。

據羅陽所知,人級以下的忍者,只要有錢,那就基本能請到了。 如何是好,這個問題青龍知道四海龍君一定會問,也早就準備好了答案:「按兵不動,軒轅等聖王雖然對天宮的做法很不滿意,但是也沒有登臨九天主宰三界的意思,況且,要想跟玉皇帝君開戰須有伏羲開口,伏羲顧及先天道君的情誼,難以張開這嘴,雙方僵持一些時間自然就都散了,那時候,南海太子的事情已經忘了,就算被想起來,玉皇帝君已經說了讓四海龍君商量著來,那麼商量的結果是什麼都是四海龍君的事情。」

這個做法很強勢,已經不是臣子對帝君的做法,四海龍君很為難。

看出他們的為難,青龍繼續說道:「當然,四位王叔顧及四海安危,故而南海太子死罪可免活罪難饒,削除太子頭銜打入大牢看押,另外這件事得儘快上報給天宮,這時候玉皇帝君正心煩,對你們怎麼處置南海太子不會關心的,以後嘛,他總不能自己其言,至於找別的理由整治四海,也不可能,只要雙方打不起來,他就不會追究四海的責任,畢竟,他也怕真的跟崑崙打起來。」

是的,玉皇帝君也怕真的跟崑崙打起來,因為這是一場必敗的戰爭,如果先天道君不插手,三清四御五老六司七元八極九耀十都也就都不會插手,玉皇帝君絕不是崑崙眾聖王的對手,如果先天道君插手進來,伏羲跟鴻鈞動了手,那麼先死的也是他跟崑崙眾聖王,他還不想死。

當然也決不能服軟,畢竟還是三界之主,服了軟,丟的不僅是三界之主的位置。

有了這個想法,青龍就有了對策,四海龍君聽了青龍說的,也差不多理清其中的厲害,當即草擬奏章東海龍君又去了天宮。

見到東海龍君去而復返,玉皇帝君並沒有絲毫好奇,或者說他已經沒有絲毫的餘力好奇,甚至是不是記得數個時辰之前還見過東海龍君都難說。

而這,正是東海龍君想要的結果。

將奏章呈遞,大致說了四海龍君的意見。

玉皇帝君一副心不在焉不耐煩的樣子:「就依照四海龍君說的吧,此事不需再揍,四海的家事,清官難斷家務事,本君就不插手了。」

取回批回的摺子收好,匆匆離開了天宮。

這件事就這樣敷衍過去,南海太子暫時保住了性命,羽舞也被關在天涯不歸閣,這個結果或許不太美好,卻也不壞。

對誰都不壞,於南海太子而言,本來已經沒有了活下去的念頭,現在卻活了下來,並且它的妻女都還好好地活著,對羽舞而言,天涯不歸閣很美,她從沒見過這麼繁華的地方,雖然失去父母的陪伴很不適應,但是在這麼美麗的地方住著也很幸福。

只是,黑龍公主被崑崙帶走之後就了無音訊,沒有人知道她的消息,四海幾次派人去打探也沒有見到崑崙的幾個聖王,其餘的各種推脫不知。

天宮跟崑崙對峙不下,南海太子的案子就這樣被掠過,原本已經是很好的解決,可偏偏在這個時候插進來一個黑龍。

黑龍一族是三界中六大妖族之一,居住在海外深淵之處,黑龍的實力,海外深淵之處,就連天宮都沒有辦法,連三清大神都說海外深淵是九天仙家不能去的地方,可見黑龍絕非好對付的,南海太子已經吃過虧,他們的動作,讓四海陷入緊張的備戰之中,好在四海的兵力經過青龍擔任正殿將軍時候的訓練已經強大很多,當年南海太子的征戰也沒有傷到四海的元氣,黑龍又是遠道而來,以逸待勞,四海有十足的把握擋住海外黑龍的攻勢。

可黑龍在這個時候來,目的遠非那麼簡單,黑龍王親自率領三十萬大軍到了東海最東的地方,一個稱作蠻荒的無人之地,這個地方,不僅人不能住,就連妖精一般也都不會選擇,因為他實在太荒涼,荒涼的連蟲子都看不見,荒涼的連靈氣的氣息都尋找不到。

聽說是人神魔大戰的時候先天五道君在這裡收服邪靈的緣故,已經將這裡的靈氣耗盡,時隔數萬年,這裡還是荒涼無比。

黑龍王選擇這裡紮營有很深的用意,一來顯示自己的兵馬強壯,二來這裡雖然沒有靈氣,但黑龍一族長期生活在海外深淵,他們也並非完全依靠靈氣生存,四海的軍隊則不同,沒有靈氣他們很難施展全部的能力,對比之下,就算是天宮派出大軍,黑龍也有八九分勝算。

何況,現在天宮哪有心情管他們的閑事,雖然跟崑崙的對峙已經結束,雙方暫時都平定下來,但是崑崙的實力讓玉皇帝君恐懼,這個時候,他應該正在恐懼中準備,准在將來應對這樣的事情,畢竟,他是打敗了天皇帝君才登上三界之主這個位置的,他知道如果有一個大仙的本事遠遠超過他,先天道君和天道守護者三清四御五老六司七元八極九耀十都就可能會相識當初默許他打敗天皇帝君一樣默許對方打敗他,而他絕不願意這樣的情況出現。

抓住這點,黑龍王選好時機出兵了。

這次出兵,他給自己找了一個很好的借口,南海太子拐走了他的女兒,他要拿南海太子一家回去給族人一個交代。

這是好事,將南海太子交給黑龍王,他是他的女婿,總不至於趕盡殺絕,如果南海太子還歸順黑龍王,連牢獄之災都免了。

但是,聽到這件事的時候南海太子卻立即反對,告訴四海龍君:「請東方青龍前來,見到他再告訴你們另外一件事。」

青龍再次從東方神殿匆匆趕來,大牢裡面見了南海太子:「你找我,是不是事情有了新的變化?」

南海太子輕輕一用勁扯斷了鐵鏈,帶著四海龍君和東方青龍到了天外不歸閣外面,在距離天涯不歸閣十餘里的地方一個涼亭中坐下來。

看著天涯不歸閣好一會,才嘆氣說道:「黑龍王此來,不是為了黑龍公主,也不是要給黑龍族人一個交代,而是要我的女兒羽舞;他真正的目標是羽舞。」

聽見這個說辭,五個人都不敢相信,黑龍王都沒見過這個外孫女,不至於為了她大動干戈吧,要說是喜歡這個外孫女,那沒理由不喜歡自己的女兒啊。

知道他們沒有聽懂,南海太子繼續說道:「或者說他不是要人,是要帝氣,我封禁了羽舞的奇經八脈你們是知道的,想必你們還知道了另外一件事,羽舞體內有一道封印,不知道封印的是什麼,卻怎麼也解不開。」

青龍看四海龍君,他們點頭,南海龍君說道:「是這樣,本來想問你的,不過又擔心這件事被別的仙家知道了有所猜測,所以才沒有開口。」

還有這樣的事情,連青龍都不知道,青龍真是越來越好奇,這個小女孩身上究竟有什麼秘密。

南海太子,看著天涯不歸閣,看得出他很想去看女兒一眼,卻有有什麼東西將他拉住不能去看。

「她體內被封印的,是帝氣,強大的帝氣,比當今三界之主玉皇帝君更強大的紫薇之氣,她一生下來就有了,我知道這孩子將來必然不簡單,總是不做三界之主,也肯定是一代聖王。」

說到這裡,南海太子的表情已經很凄涼,凄涼的聲音繼續說道:「這本是一件極好的事情,只是可惜了,跟隨她降生的還有烏鴉,那一日,群鴉長效,我都分不清是歡樂還是悲苦,後來找了一玄龜問卦,得到八個字『父死母亡,始為帝君』。所以我尋找到一個極強的陣法替她鎖了帝氣,希望能篡寫命運,現在看來,終究還是不可避免。」

這麼說來,五個人明白了,黑龍王已經知道羽舞生來九幽強大帝氣的事情,現在他出兵要帶走羽舞,是為了將來有一天控制羽舞執掌三界。

只是,這孩子也真是命苦,年紀輕輕的就要背負這些。

聽到這個消息,南海龍君聲淚俱下:「孩子,依你之說當如何?」

南海太子坦然一笑,回答他:「父親,我這一生麻煩你的事情不少,就再麻煩你一次,三日之後將我處死剮龍台上,親自將我魂魄驅散,出表示『南海太子勾結妖孽,父女二仙處死剮龍台上,驅散魂魄永不超生』。」

這是一個父親最為偉大的時候,他為了他的孩子,甘願放棄所有的一切。

沒有登南海龍君回答,又對青龍說:「青龍,我再求你一件事,我死後你再做一次正殿將軍,引領四海大軍去莽荒迎戰黑龍。」

南海太子跟他雖然沒有多少交情,但卻是同病相憐的兩個人,見到他為妻女付出這麼多,心底頓時就想起了鯉魚。

「我向軒轅大帝求助,或許會有別的法子。」

「你知道的,如果有別的法子軒轅早就出手了,現在還沒有出手,是因為這件事是必然要發生的,就連軒轅也阻止不了,伏羲也不會阻止。」

他沒有給青龍僥倖的機會,戳破了這個美好的幻想。 人級以上的忍者,那是至少已掌握了一些五行術的奧妙。

這種忍者對金錢沒有太大的愛好了。

如果不是有特別的巨大原因,比如說是替國家做事,人級以上的忍者是不會出山做任務的。

現今羅陽沒空去找那個神秘的日苯收藏家,他最想弄清楚木炭的秘密。

「忍者狼,你對木炭有多少了解?」羅陽問。

「主人,我的有一點的了解的。」忍者狼答道。

電視劇世界 那個神秘的日苯收藏家為什麼會知道木炭的秘密,羅陽很好奇。

一直以來,羅陽都懷疑那個神秘的日苯收藏家是萬魂宗的成員。

但沒有任何證據。

是以,一切都純粹是猜想。

「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羅陽吩咐道。

「主人,我的聽說的我的大老闆的,要做一件大事的。」忍者狼說道。

血煞子不是等閑之物。

「時間差不多了,撤吧!嘿嘿!」杜蘭特跳躍起來,第一個向著學院外跑去。

Previous article

「爹娘,既然這件事情您們決定讓我們兄弟三人來處理,那麼我們就說說我們幾個的意見吧。」雖然他們覺得這件事情不應該讓他們來做主,可是既然爹娘都這麼說了,那他們就來拿這個主意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