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mo??是個女的接了宰元的電話?」Jessica橫眉冷豎,盯著鄭宰元說道。

還不等鄭宰元說話,李靜淑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電話里那個女孩跟我聊了不少呢,還說讓我別太擔心宰元,說他過得很好之類的話。」

「哈?鄭宰元!你給我老實交代!那個女孩是什麼人?」Jessica鼓起包子臉質問道。

鄭宰元咧咧嘴,心中不停的在罵沈薇,你大爺的,接電話就接電話,聊那麼多幹嘛?

「偶媽,她叫沈薇,是我同事,也算是我公司合伙人。平常主要負責我們公司行政,說是我秘書,實際上是行政主管的。」鄭宰元一本正經的解釋道。

「而且,我跟她真的只是朋友。」怕李靜淑誤會,鄭宰元又跟了一句。

「是嗎?那她長的漂亮嗎?」李靜淑很是平靜的回應道。

鄭宰元無奈攤手:「偶媽!真的是朋友,人家長得漂不漂亮也跟咱家沒關係好嘛!」

這時候Jessica突然想起來什麼:「看來真是朋友了。不過,偶媽,您兒子之前可是跟我要金泰妍的聯繫方式來著!」

鄭宰元:「我……….」(真不想罵人!Hen~~!) 「mo?是你那個隊友金泰妍嗎?」這下連鄭父都來興趣了。

Jessica若有其事的點點頭:「內,就是她。」

「是當初你跑回家哭,然後說隊長被搶走的那個女孩??」李靜淑淡淡的問道。

「噗!哈哈哈哈哈哈!」

Krystal剛拿了盒酸奶插上吸管,準備舒舒服服的看戲來著,結果李靜淑一句話直接給她整噴了。

「哈哈哈,哦mo!你?回家哭?」鄭宰元也是笑的不行,指著Jessica一副完全不敢相信的樣子。

「偶媽!」Jessica膩聲抱怨道:「人家也來過咱家吧?你幹嘛非要提我哭的時候!」

李靜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阿尼,有來過嗎?可能還是當初你哭的時候我印象比較深刻吧。」

「算了算了,不管什麼時候,反正您兒子可是看上她了呢!」Jessica說著還狠狠的瞪了一眼鄭宰元。

「秀妍說的是真的?」果然,李靜淑的詢問應聲而至。

鄭宰元著急說道:「什麼我就看上人家了,只是見過一面而已,然後找我姐要聯繫方式來著,根本沒有別的意思!」

「切!還裝。」Jessica撇了撇嘴。

「那就好,聽偶媽的,一個小idol你找她幹嘛!要找個正經職業的過日子才是。」李靜淑語重心長的說道。

「噗…..咳咳咳咳咳。」聽到李靜淑的話,鄭宰元正好抿了口燒酒,差點沒給他嗆背氣。

「呀!偶媽!!」Jessica不敢置信的看著李靜淑。

「mo呀偶媽!這裡坐著兩個小idol呢好嘛!怎麼就不正經了!」Krystal嘴也張的老大。

連平常不苟言笑的鄭父都笑了出來,笑完還不忘補刀:「我覺得你們偶媽說的對,當初我們也不同意你倆去當idol,是你倆不聽勸。」

「呀!」「呀!」

「哈哈哈哈哈哈!」鄭宰元感覺笑的肚子都有些痛了。

這笑聲從晚餐結束就一直沒停,一直到鄭父和鄭母一起在廚房收拾,這邊客廳就剩下姐弟妹三人。

「你還笑!還不都怪你!」看著鄭宰元還要笑,Jessica直接抬手推了鄭宰元一下。

「內內內,不笑……不笑了。」鄭宰元憋著笑說道。

Jessica白了鄭宰元一眼,但突然想起來什麼,她淡淡的說道:「現在笑的開心,希望你聽完我說的這句話還能笑的出來。」

聽到Jessica的話,Krystal好像明白了什麼,有些同情的看著鄭宰元。

「mo?什麼話?」鄭宰元臉上仍然掛著笑意。

「金泰妍的聯繫方式我可以給你,但是希望你注意分寸……因為她有男朋友。」Jessica翹著腿,十分平靜的開口。

「哈?」果然,鄭宰元別說笑了,臉色瞬間撂下,有些陰翳的問道:「姐,你說的是真的?不是故意逗我的吧?」

「信不信隨你咯。」Jessica傲嬌的說道。

看樣是真的了,特喵的,是哪個不要臉的男人這麼幸運?

鄭宰元死死的攥著拳頭,臉色沉重的問道:「是誰?」

Jessica笑得花枝亂顫:「哦么哦么,wuli宰元這是生氣了嗎?要去打人家嘛?」

鄭宰元呼了口氣,只是淡淡的回應道:「你就告訴我是誰就行了。」

看鄭宰元好像真的很認真的樣子,Jessica也不笑了,有些小心的試探道「你真要打他啊?」

「不打,想找人做掉他。」鄭宰元眯眼開口。

「呀!你是黑澀會嗎?臭小子!故意嚇你姐是嗎?」因為此時鄭宰元的氣場有些強大,Jessica直接摟頭給了他一下。

鄭宰元嘆了口氣,倒是沒再放狠話。

Jessica看了眼Krystal,又看了看鄭宰元,半晌后開口問道:「真的喜歡上了啊?可你只跟泰妍見過一次吧。」

鄭宰元嗯了一聲:「喜不喜歡不知道,但總是會不經意的想到她,姐,你說我這算是暗戀嗎?」

看鄭宰元認真的樣子,Jessica知道他沒開玩笑。

她坐到鄭宰元身邊,攬著他說道:「那個臭短身還真是人氣高,wuli宰元竟然就這麼淪陷了。」

「我哪有…..」鄭宰元狡辯道。

Jessica拿起一個小西紅柿喂到鄭宰元嘴裡,然後輕聲說道:「有男朋友是真的,而且面向公眾曝光了。不過公司有消息說是炒作,我沒去找泰妍證實過。畢竟我倆雖然是一個組合,但說實話,平常我倆交流不是很多,更別說你姐我也不屑去問這種事情。」

鄭宰元點點頭,隨後問道:「所以姐,你說這話的意思是答應去幫我證實一下嗎?」

Jessica嗔笑推他一下:「我才不去,要問你自己問吧。」

話說完,Jessica直接拿出手機,把金泰妍的聯繫方式直接推給了鄭宰元。

「就知道姐還是疼我的,對吧?」鄭宰元收到后,立馬也攬住Jessica開口說道。

「聽著怪膩人的,好了好了,快去找你的泰妍吧。唉,弟大不由姐了。」Jessica話是這麼說,但卻沒掙脫鄭宰元的手。

因為近距離接觸,此時Jessica身上的香氣一直回蕩在鄭宰元鼻間,在往下低低頭,天鵝一樣白皙的脖頸近在眼前。

鄭宰元暗暗的咽了口口水,有些不自然的收回攬著Jessica的手,偷偷的挪了下自己的位置,他怕自己再離的近一點,怕是要把持不住了。

Jessica倒是也沒在意,在家人面前,她一向大大咧咧,再加上鄭宰元跟自己是一個娘胎里出來的,小時候都是一起洗澡的,自然不會覺得身體接觸會有什麼問題。

哪怕現在的Jessica並不是不懂男女之事,可跟鄭宰元談男女大防?她潛意識裡就沒這個概念。

這時候,鄭父鄭母也從廚房收拾完出來了。一家五口一起坐在沙發前著電視,大家隨意的聊著這十年來相互之間不知道的事,場面十分的溫馨。

慢慢的夜深了,大家各自回房間,鄭宰元回到自己的房間,他發現陳設幾乎都沒怎麼變,連牆上的各種獎狀紙都發黃了,但用手摸上去,沒有一絲灰塵。

仰面躺倒在床上,鄭宰元拿出手機,看著Jessica推給自己金泰妍的手機號。他只是略微思索,直接一條簡訊就發了過去。

「讓我跟我姐要你的聯繫方式,金泰妍xi你可真是給我出了個大難題呢?!」

收藏漲的不滿,這個票是真心不給力啊~!!!哪怕你想養肥再看,也給點票可好?? 「jinjia,朴勛xi還是帥的。」

「醫生職業加成吧。」

在少時宿舍,金泰妍和Tiffany正坐在沙發前的地板上一起看電視。

因為是平安夜,成員們大多數都回家了,連sunny都跑去陪秀滿大佬。一時間宿舍竟然就剩下家在米國的Tiffany以及沒回全州的金泰妍。

金泰妍抓起面前的零食往嘴裡扔了一個,隨後拍拍手起身伸了個懶腰。一手就能握住的蠻腰一覽無餘,只是可惜旁邊是沒腰的Tiffany,註定她是欣賞不來了。

不過也許她也不想欣賞,畢竟此時她的注意力都在電視上,異鄉人的朴勛已經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如淋清風喜不自勝 其實金泰妍對這部劇無感,坐在這裡也不過陪陪Tiffany罷了。現在,她準備去洗個澡,然後舒舒服服的回自己房間,躺在床上用手機玩會節奏遊戲。

「帕尼啊,你自己看會吧,我洗澡去。」

Tiffany聽到后也沒在意,她擺擺手示意泰妍隨便,然後注意力就再次轉到電視上。

金泰妍回房間拿了換洗的衣物,隨後進了浴室。

洗澡、吹頭髮、塗抹護膚品、貼面膜,一整套動作結束,金泰妍抓起自己的抱枕,趴在床上準備開始自己的節奏之旅。

拿出手機打開遊戲,聽著遊戲開啟的音樂,金泰妍的小腦袋左右搖晃跟著打節拍。

「叮咚!」

她正準備開一局,結果突然的簡訊聲擾亂了她的興緻。

「mo呀,都這麼晚了是誰啊。」

一邊嘟囔著,但她還是調出了簡訊界面。

「讓我跟我姐要你的聯繫方式,金泰妍xi你可真是給我出了個大難題呢?」

哈?這是誰啊?金泰妍看著這個簡訊有點懵,看號碼,好像不是高麗號碼吧?自己的私人號碼竟然泄露了??

咦…..不對,讓我跟我姐要……..想到這裡,金泰妍好像有點知道對方是誰了。

她小手飛快的敲了幾個字很快發了過去。

「是鄭宰元xi嗎?」

本來鄭宰元發完準備換個睡衣的,結果沒想到金泰妍回復這麼快。

「內,是我。本來想打電話的,怕太唐突了,想想還是發簡訊吧。」來回刪了幾次,最鄭宰元還是這麼發出了。

金泰妍收到后笑了笑,她繼續回復:「那你真說對了,畢竟你這還是天朝號碼吧?突然打過來我還真不會接的。對了,為什麼前面說我讓你找西卡要聯繫方式是為難你。」

「這可就說來話長了,用簡訊的方式恐怕很難表述。不介意我打電話吧?」鄭宰元笑著回復。

收到這條金泰妍嚇了一跳,探頭看了看還在客廳看的熱火朝天的Tiffany,她很快回復道:「那還是算了吧,也不是那麼想聽呢。微笑jpg。」

「是說話不方便嗎?好吧我懂了,所以這個微笑是要結束聊天了嗎泰妍xi。」

哈?難道天朝發微笑表情是要結束聊天的意思??

其實跟鄭宰元見的那一次,儘管沒有那麼狗血留下很深的印象。但最起碼金泰妍並不是很討厭,只是親故的話,聊聊也很正常。

「這話從何說起?不過用簡訊也確實不方便,加我kakaotalk吧。xxxxxxxx」

發完這條后,金泰妍沒想到對方竟然不回復了,而且她來回看了幾次kakao,也沒人申請。大概過了幾分鐘,金泰妍笑了笑,隨手打開了遊戲,繼續玩了。

她也沒什麼不岔的情緒,一個剛認識的親故而已,沒那麼在意。

但鄭宰元真的是冤枉的,他在天朝生活了十年,你要說什麼扣扣,威信,甚至歪歪,默默,彈彈,他都知道,但偏偏這個kakaotalk,他是真的不知道這是個啥。

先是用度娘,他才知道這是個聊天軟體,那麼再加上註冊賬號的時間,這必然不是十分鐘能解決的問題。

手忙腳亂的弄好了kakaotalk,鄭宰元這才把好友申請發了過去。

但是可惜,金泰妍正玩得上癮,暫時沒空理他。

鄭宰元左等右等了十分鐘,一直也沒等到回復。不過他也不著急,忽然想到了之前Jessica說的金泰妍有男朋友並且還已經曝光了的事情。他果斷的直接用度娘搜索「金泰妍的男朋友。」

「我……..還真有啊。」鄭宰元想了想還是沒罵髒話。

高媒消息,2014年6月19日,高麗兩大當紅團隊茶蛋邊伯賢和少時金泰妍的姐弟戀曝光,兩人晚上在車上約會時被高麗媒體拍攝,在車上兩人有親密動作,戀情被坐實。據悉兩人在去年時產生互相好感,今年2月份正式開始交往。

「2月開始交往,到今天,也有十個月了吧?」鄭宰元一邊繼續翻看,一邊嘴上喃喃道。

只看被曝光的照片,鄭宰元還真不好判定這是不是炒作。

正想著,突然剛註冊的kakao有了消息提示。

鄭宰元打開kakao,只見金泰妍發來一個表情,還是微笑JPG。

「我加你加的慢,所以你同意的也慢嗎泰妍xi。狗頭JPG。」

「阿尼,我只是剛剛在玩手游,這種遊戲開了一把沒辦法暫停嘛。」金泰妍這次回復的很快。

「泰妍xi的愛好是手游嗎?」鄭宰元想了想,然後回復道。

「哈哈,喜歡玩手游而已,這也能叫愛好嗎?」

嗯…..有男友不玩男友,大晚上的能和自己聊天,並且空閑的時候竟然還在玩手游?鄭宰元基本可以初步斷定,這妮子至少是個宅女。但戀情真假嘛,鄭工藤新一還是決定具體案情具體分析,現在還不能判斷。

「當然是愛好。不過我不得不說你很幸運,洒家在天朝人送外號『手游狂魔』,精通所有遊戲。說吧,玩的什麼遊戲,需要親故我帶你飛嗎?」

看到鄭宰元的這條消息,金泰妍怔了一下,帶我飛?是帶我贏的意思嗎?貌似沒怎麼見過這個詞啊。

不過說到手游,金泰妍的聊天興緻也就來了。

「真的假的?什麼遊戲都精通嗎?」

鄭宰元看著回復的消息,他不禁笑了出來,小樣,上鉤了吧。手游這種東西,要說在重生之前,鄭宰元玩得是真飛起,甭管是端游還是手游,管你什麼LOL、農藥還是非人,又或是需要氪金的各類RPG,回合,他是真的全精通。

不過這一世,鄭宰元有限的精力不是在學習,就是在工作,要麼就是在去做兩件事情的路上,不然也不可能成功嘛。 世子很皮 (所以插一句,還是少玩遊戲,真的)

但這也不妨礙他以此跟金泰妍拉近距離嘛。

「那還有假?再說了,是真是假,一試便知!」鄭宰元飛快的回復道。

金泰妍狐疑的看了看鄭宰元的回復,然後她默默的打開了蘋果小店,把她玩的遊戲直接通過kakao推送了過去。

鄭宰元:「我……說好的農藥呢?說好的RPG呢?這特喵的是節奏,,,,大師??」 「宰元吶,還不起床嗎?」

鄭宰元聽到動靜緩緩睜開眼,只見李靜淑正拿著抹布一邊擦拭他的房間,一邊還不時的回頭看他起沒起。

「偶媽幾點了。」鄭宰元有些迷糊的說道。

李靜淑開口道:「已經11點了,快起來吧。臭小子,以前也沒見你這麼能睡,現在怎麼跟你姐和你妹妹一樣了!」

只見一個頭戴兜帽的黑衣人正靜立於場中,手上拿著一本似乎是記事用的小本子,看起來正憑著昏暗的月光查詢著什麼,而他的身周躺滿著一圈裝扮另類,或瘦小或彪悍的惡徒混混。

Previous article

何曼和龔都不知道從哪躥過來,一看這倆憨貨,心裡那個氣喲。別人都忙的四腳朝天,他倆還當眾耍少兒不宜。尤其是龔都,氣性更大,要不是俺在山裡把肉肉都訓練沒了,能讓你倆出風頭?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