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難道他們發現了什麼不對勁?」韓冰自語道。

蘇桐同樣疑惑,她小聲道:「不要小看她的靈魂力量,她強於一般人,你是知道的。」

韓冰點點頭,不敢輕舉妄動。此時,暗處觀望才是最安全的。

正如韓冰等人所料,慕青鶯的確發現了不對勁,在無數次損兵折將之後,她終於忍不住親自帶隊下來探查。

慕青鶯身前的長老目光如電,仔細觀察島面,回頭對慕青鶯說道:「慕統領,這裡有問題,不能登島。」

慕青鶯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輕聲道:「劉長老也發現了?」這下,她終於明白,為何每次派出的偵察部隊都有去無回了。

此時,慕青鶯還在階梯之上,距離下方的幽冥泉岸邊,尚有數丈的高度。慕青鶯的目光從小島上移開,開始注視翻滾的水面。同時,她的神識傾瀉而出,目標直指湖面。

泉水冰冷刺骨,即便是神識,也變得遲滯起來。

慕青鶯控制著神識一路向下,越是往下,她心裡的震驚就越濃,她已經探查到了接近百丈的深度,然而卻依然沒有觸底,而她的神識在這裡,也幾乎就要到極限了。

慕青鶯並不甘心,「劉長老,助我。」她輕呵一聲,盤膝而坐,雙目緊閉,更多的神識釋放而出。

一百二十丈,一百三十丈、一百四十丈……突然她身體一暖,來自劉長老和眾多護衛的加持使得她精力倍增,神識瞬間發力,直接便突破到了二百丈。

咦!

慕青鶯終於發現了端倪,神識到了這二百丈的深度,原本應該更加寒冷才對,然而,卻是十分清晰地從底部感受到一股灼熱的氣息。

慕青鶯心中振奮,繼續向下探索,二百一十丈、二百三十丈……越是往下,這種灼熱氣息越來越濃,到二百六十丈的時候,神識幾乎都不能經受住這份灼烤。

慕青鶯額頭冒出汗珠,渾身濕透,強頂著壓力,繼續探索,此刻她不忍放棄。

二百七十丈、二百七十一丈,每深入一丈,她都經受莫大的煎熬,終於,極限到了,她的神識定格在第二百八十丈的深度。

劉長老能夠感受到慕青鶯的狀態,他同樣心中焦急。這種神識融和加持之術,是修真聯盟秘術,只有少數幾人能夠掌握,而現在能夠達到的程度,是他們在場所有人的極限了。

呼——

慕青鶯身體一顫,嘴角露出一絲血絲,神識不堪重負,強行收回后,有些受損。

「慕統領!」劉長老連忙將一枚滋養神識的丹藥遞到她身前。

「派人,進入水下探尋,千萬不要上島。」慕青鶯雖然身體虛弱,但神智還是清醒。

「左隊長,你帶十人下去。」劉長老呵道。

「是。」

一行人領命,不敢耽擱,匆匆跑下階梯。

慕青鶯服了丹藥,略作調息,身體恢復了許多,她的目光,緊緊地盯著正在準備下潛入水下的小隊。

然而,意料之外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十一個人明明已經到了水裡,卻無論如何也潛不下去,試驗了幾次之後,左隊長匆匆跑回。

「怎麼回事?」劉長老問道。

「回稟慕統領,劉長老,泉水有蹊蹺,根本無法潛入,彷彿距離水下一丈的地方,便是堅固的冰面。」

「什麼?」慕青鶯大驚,剛才她神識探查時,完全沒有探查到有冰層的存在。

此時,無法下潛的十人都已經上岸,慕青鶯再次探出神識,伸入水下,卻是依然沒有發現冰層的存在,她一直探尋到五十丈,都沒有任何冰層存在的跡像。

「這是為何?」慕青鶯收回神識,自言自語道,她臉色凝重,這種詭異的現象令她心裡頗為不安。

全能金屬職業者 而此時,在距離他們下潛地點約十餘丈的岸邊,韓冰卻是隱藏在虛空中,面露譏諷,冰層,是他刻意為之,就是為了阻止聯盟的探查。

長生十萬年 慕青鶯神識受損,暫時也無法探查到韓冰的存在,她的心中,狐疑更濃。她無論無何也不可能想到,韓冰居然會出現在這裡。

劉長老沉默許久,說道:「慕統領,依老朽看,這泉下,還是不要探查了吧?我們近來損失的兵將實在是太多了,再冒險的話,我恐怕……」

「不行,」慕青鶯喝道:「左隊長,你帶人繼續下潛,我一定要一探究竟。」

「是。」

左隊長不敢違抗,恭敬退下。 陰影中,韓冰看著那個左隊長再次下水,心中焦急。他可以猜測到,這一次,慕青鶯可能會一直用神識跟隨他們下潛。

如此一來,韓冰便不敢再暗中搗亂,否則很難逃過慕青鶯的偵察。他在不暴露身形的情況下,只能施展一些小法術,還沒有到需要與慕青鶯的部隊正面交戰的時機。

左隊長的小隊再次跳入泉水中,這一次,出乎他們的意料,下潛異常順利,再也沒有遇到阻礙。

階梯上,慕青鶯眉頭輕簇,陷入沉思。一旁的劉長老與眾護衛同樣目瞪口呆。

「這——」劉長老百思不得其解。

農門俏酒妻:爺,太放肆! 「應該是有人在故意搗亂,難道是……」慕青鶯彷彿自語,隨後搖了搖頭。

泉水冰冷刺骨,下潛的隊伍此刻一個個咬緊牙關,向著下方漆黑的水底前進。泉面以下,光線極暗,神識受阻,一行十一人如同瞎子一般在黑暗中摸索。

韓冰略一思索,緩緩挪動身形,在一處隱蔽的岸邊,鑽入水中,既然外面容易暴露,那就去水下吧。

韓冰以冰遁術護體,加上本身就是冰屬性功法,所以幽冥泉的寒冷對於他來說不但沒有不適感,反而感覺很舒服。下潛的速度也比聯盟弟子要快上許多,少傾,便來到120丈深度。

聯盟的弟子依然在緩慢下潛,韓冰散開神識,雖然四周漆黑,但是聯盟弟子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120丈,是他估計的慕青鶯所能探測的範圍,不過,他還是高估了慕青鶯,以她目前的力量,神識探查到90丈已經很費力了。

一柱香時間過去,韓冰終於等到了來人,這個小隊的實力並不太強,除了左隊長以外,其它都是魂虛修為,而左隊長,充其量也只有魂實初期。

韓冰手指微動,數根冰針悄然射出。

嘭地一聲,左隊長身體四周的防禦被擊潰,他大驚,四下張望卻並未發現襲擊者,正惶恐之時,身上劇痛傳來,一股血腥之味瞬間瀰漫四周。

「小心——」有隊員傳音示警,然後,大家清晰的感應到隊長的身體四分五裂,化作碎肉,被浪涌推起。

「怎麼回事?」

「發生了什麼事?」

突如其來的狀況引起騷動,有人已經開始瑟瑟發抖。

噗,又是一聲悶響,一名隊員身體爆裂而開,碎肉四散。

「啊——」

早已經猶如驚弓之鳥的眾人一個個臉色煞白。

跑!

有第一個人開始逃跑了,其他人便選擇了毫不猶豫地跟隨,速度,比下潛的時候要快上數倍不止。

韓冰望著逃跑的眾人,面露冷笑。他並不要殺死這些人,而是為了刻意營造一種恐慌的情緒,並且,把這份情緒帶給慕青鶯。

九名弟子以最快的速度衝出水面,驚叫著連滾帶爬來到慕青鶯身前。

「回——回慕統領,下面——下面……」

「下面怎麼了?你們遇到了什麼?」慕青鶯臉一陣青一陣白,望著眼前這些幾乎嚇破膽的部下。

「沒看見……」

「什麼?」

還是有一名部下最先平靜下來,跪地抱拳道:「回慕統領,屬下們剛剛潛過100丈,便發生了怪事,左隊長和小五無端身亡,甚是詭異,屬下懷疑,水下可能有強大的怪物凶獸或者其它不明機關存在。」

「一群廢物。」慕青鶯大怒,猛地站起身,瞪了幾人一眼,目光注視水面,「還有誰敢下去?」

聞言,人群中寂靜無聲,甚至有人低著頭,身體情不自禁地往後退縮。

慕青鶯閉上眼睛,部下的反應她看得清楚。

「慕統領,依屬下看,還是先作休整,從長計議吧。」劉長老適時插話道,聯盟部隊損失慘重,再這樣消耗下去,怕是慕青鶯回去也不好交差。

慕青鶯回過頭,看了劉長老一眼,又掃視眾人,看出眾人目光中的恐懼與怯弱,心中暗嘆,是自己帶兵無方?治軍不嚴?她突然從心底湧出一股無力之感。

聯盟隊伍退了。

韓冰在等待許久后,來到岸邊與蘇桐等人匯合。

「師姐,聯盟應該暫時不會再來了,行動吧。」韓冰對蘇桐說道。

「你要去水下收服幽冥焰了嗎?」蘇桐問道。

「嗯,雖然還是幼體,但還是要試一下。」韓冰點頭,隨後,再次鑽入水中。有了雙界行者那裡得來的信息,幽冥泉對於韓冰來說,已再無什麼秘密,這一次,他散開神識,以最快的速度直奔泉底。

幽冥泉水深三百餘丈,韓冰一路下潛,快要接近水底的時候,原本漆黑的泉水,突然傳出一片亮光,韓冰目露精芒,少傾,他便來到底面的一處溶洞,從溶洞的另一端,陣陣火光時強時弱。

這裡的溫度已然極高,與周圍的水體結合后,形成了一處空洞區域,韓冰屏氣凝神,小心地穿過洞口,來到溶洞室內。

洞室之內,異常明亮,空中,一簇猶如拳頭般大小的雪白色火苗緩緩跳動。

「這就是幽冥焰。」韓冰緊緊地盯著眼前的火苗,內心激動,如此近距離接觸,一股熱中帶寒的奇異感覺襲遍全身,幽冥焰不愧為上古頂級冷火。

幽冥焰依然緩緩地跳動,彷彿根本沒有在意韓冰的存在。

韓冰緩緩挪動腳步,忽然腳下傳來脆響,低頭一看,是一具蒼白的人形骸骨,韓冰後退數步,四下張望,整個洞室內,像這樣的骸骨居然有數十具之多,而且每一具,呈現大片的焦黑之色。

韓冰望著這些骸骨,略一沉思便知道了其中的緣由,想要收服吸收這幽冥焰,必須將它引入體內丹田之中,與其感應交流,接受烈焰淬骨鍛筋,成功了即可認主,而失敗者的下場,便是引火*。

韓冰面色平靜,袖袍一揮之下,清理出一片整潔的地面,噬魂杖一拋,落在空中,杖頭顱骨之上,陣陣白暈盪出,籠罩四周。

韓冰盤膝而坐,閉目調息。

幽冥泉浮島,蘇桐帶領眾人搜捕一番,將一些迷失於陷阱中的修士抓獲,關進了奧能精華囚籠中。這些迷失者很多已經死去,而活下來的,也都無反抗之力。

兩天後,幽冥大裂谷,慕青鶯帶著大隊人馬離開了,向著東邊的密林進發。幽冥泉,她是放棄了,算上皇城廢墟和地宮的損傷,整個聯盟大部隊士氣已經低落到谷底。

劉長老上前幾步,來到慕青鶯身邊,輕聲安慰道:「慕統領,前方的針葉林中,有很多珍惜藥材,這一次,我們一定能夠滿載而歸。」

慕青鶯點點頭,平靜地說道:「劉長老建議得對,現在我軍士氣低落,暫時不宜有大的動作,還是采採藥、獵殺些魔獸,反正幽冥界開放的期限還有近三十年,我們還有時間。」

「慕統領能想明白,老朽很欣慰。」劉長老微笑道,他是聯盟元老,看著眼前的小女孩一點點成長,在心裡已經將慕青鶯當成自己家的孩子。

聯盟大部隊一撤出,沒多久的時間,幽冥泉附近,再次零零散散地聚集了不少人,這些人,大多是散修,還有一些地方宗派、家族,一個個望向幽冥泉方向的目光中帶著灼熱,覬覦幽冥焰的,可遠不止修真聯盟一家。

溶洞內,韓冰已經將身體調整到最佳狀態,他的神識,緩緩地籠罩幽冥焰,待完全包圍之後,這才分出一小縷,向焰心探去。

在他神識接觸火焰的一瞬間,原本平靜的火焰突然顫動起來,猶如沉睡中被驚醒一般,劇烈跳動,所過之處,韓冰的神識傳來劇痛,短暫的交鋒,原本包裹在幽冥焰四周厚重的神識已經瓦解大半,韓冰內心苦笑,他還是小看了它的威力。

意念一動,噬魂杖光芒大盛,一股洶湧的寒流傾瀉而出。

寒冰領域!

韓冰的領域技能通過噬魂杖的加持之後,效果比之以前要強大了兩成不止。隨著領域的形成,幽冥焰的動作彷彿遲滯了幾分,韓冰一直關注著幽冥焰的反應,此時他才鬆了一口氣,畢竟是幼體,如果是成年的幽冥焰,他有自知之明。

韓冰全力靈力運轉,不斷的釋放出神識,神識包圍圈之外,一座冰籠快速成型。 予婚歡喜 被困住的幽冥焰幾次突圍不成,顯然已經極為激動,短暫的消停之後,再次對韓冰的神識發動猛烈的衝撞。

韓冰強忍著劇痛,耐心地堅持著,他知道,此刻多消磨一些對方的狂燥,入體時便會少一絲風險。

一柱香時間過去,韓冰已經汗流浹背,幽冥焰的動作再次緩和下來,體形也比原先縮小了一圈。韓冰舌頭一卷,一枚早已備好的丹藥吞入腹中,化作清純的靈力滲入筋脈之中。

待到丹藥的藥力發揮大半,韓冰不再等待,張口猛力一吸,同時神識牽引,那停滯下來的幽冥焰在幾乎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被他一口吞下。

幽冥焰入體,韓冰腦中似乎有一顆*爆裂一般,他忍不住輕哼出聲,一鼓作氣,直接將幽冥焰壓入丹田。

韓冰額上頓時湧現出豆大的汗珠,全身劇烈顫抖,這種炙烤之痛,深入骨髓。

幽冥焰依然在劇烈掙扎,焰心之上,此時分裂出無數小火星,四散之下,瞬著靈力,開始在韓冰體內筋脈與肌骨中肆意遊走。

韓冰身上的衣衫噗的一聲點燃,燒毀之後,露出其內火紅的皮膚。

一息、二息、三息……

韓冰牙關緊咬,每一息都是那麼漫長。

一滴鮮血滴落在腿上,韓冰感覺,連這血液都是滾燙的。在他的控制之下,他的身體四周開始凝結出冰晶,然而這冰晶一出現,便瞬間氣化,就在這氣化的一瞬間,他感覺到稍微好受了一些,於是,他不斷的凝結冰晶,一點一點的化解熱量。

一柱香過去,韓冰雖然已經有些麻木,但頭腦中尚有一絲清明,體內的狀態不容樂觀,控火之術,他並不擅長。他想,如果此刻把自己換作是一名擅於控火的煉丹師,應該不會像自己現在這般狼狽。

噬魂杖之上,陣陣寒流持續不斷的湧出,這一股寒流,大部分都注入韓冰的額頭,也正是因為此,才讓他保持了一分清醒。

又是一柱香過去,韓冰就要堅持不住了。

他左手之上,納戒光芒一閃,銀月弓出現,弓身上方,洛櫻姿的身體虛幻而出。她望著韓冰,驚訝和羞愧過後,臉上露出一抹凝重。

韓冰同樣望著洛櫻姿,他的目光有些無助,他知道,即使洛櫻姿出現了,也幫不了自己。這種淬骨鍛筋,必須他自己隨受,而且,他已然發現,自己自作聰明凝結出的冰晶,雖然氣化帶走了一部分熱量,卻是使得淬骨鍛筋的過程變得緩慢下來。

長痛不如短痛,韓冰雙目通紅,想吼叫出聲,卻發不出任何聲音來。在他的控制之下,噬魂杖突然停止了動作,四周的寒冰領域消失,瞬間,洞室內的溫度陡升。

啊——

韓冰終於發出一聲低吼,原本已經通紅的皮膚開始泛白,一陣陣焦臭味升騰而起。在韓冰的心底,有一股不服輸的意志,這股意志,源自於根深蒂固的仇恨。

「瘋子。」洛櫻姿驚叫道。

在韓冰失去意識之前,只聽到洛櫻姿這一句話。 迷糊中,韓冰似乎回到了一萬多年前的月神界,韓家,在月神星上,是屬一屬二的大家族,家族興旺,門庭若市。

眼前眾人的歡聲笑語落入他的眼帘,他如同一個局外人一般在府內上下遊走,沒有人注意到他,他卻是在人群中,突然發現了一道靚麗的青影,她舉手投足間、一頻一笑都能深深吸引他的注意。

她是青伶,一位來歷成迷的劍靈,在受到皇室以及各大家族的盛邀之後,最終選擇了在韓家作一名客卿,成為座上貴賓。

韓冰目光迷離,青伶正朝他的方向走來,一步兩步,韓冰就在這一頭等待,他的臉上掛著笑容,然而,這一段走廊似乎很長,青伶看似向自己走來,卻感覺距離越來越遠,漸漸地,似乎連容貌都已變得模糊不清,韓冰的臉上,由笑容轉為疑惑,最終化作焦急。

眼前一黑,他慕然發現,自己渾身上下劇痛不已。這是哪裡?他四下張望,四周儘是身著勁裝的黑衣人,不,還有他熟悉的青伶,青伶的身邊,站著一人,此人手持一柄巨大的法杖,這法杖,韓冰恐懼的望著法杖,他不明白,這種恐懼從何而來。

「韓冰,你醒醒!」

韓冰感覺到,有人在使勁推搡自己的身體。

嘶——

甄洋鄙夷的看了盛延一眼。

Previous article

一隊隊握著刀槍的軍卒依次行出,很快便在傳令聲中,在高大的城牆之下排成一列列整齊的軍陣。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