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閉嘴!」韋陽喝了一聲,這才面向秦皇:「殿下,屬下知道自己做的事情難逃一死,屬下死沒關係,自知罪孽深重,但是這事情若是傳出去,對殿下的名聲也不好,別人肯定會覺得,殿下連個屬下都管不好……」

「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秦煌大怒,一腳踢了出去,直接將韋陽踢了個狗吃屎。

「屬下不敢,屬下只是說實話。」韋陽爬起來急道。

秦煌想了一下,突然掌心一吐。

一團烈焰從掌心吐出,藍衣男子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一聲,就被燒成灰燼。

就連四方鏡,也被毀得一絲不剩。

「在庫房裡面,什麼都沒發現,聽到沒有?」秦煌喝道。

重生我的安然一生 「多謝殿下,屬下知道怎麼做。」韋陽死裡逃生,頓時大喜。

「這是唯一一次,看在你跟我幾千年的份人,如果還有下次,我絕不輕饒。」

秦煌說完,化成一道流光,從庫房出來。

韋陽擦了把額頭上的汗,這才從身上掏出鑰匙,把庫房門關上,跟在秦煌後面,回到半空之中。

……

半空,葉雄正好把一個水晶儀收進儲物戒之中。

這個水晶儀是他從魔天賜手中得到的,只要將某人的元氣輸進去,就能用水晶儀追蹤對方下落。

由於擔心四方鏡被搶,葉雄在四方鏡上面留下本命元氣。剛才水晶儀清楚地顯示著,騙自己四方鏡的人,就在庫房裡面,但是秦煌跟韋陽進去之後,四方鏡就消失了。

哪怕沒有親眼所見,葉雄也能將事情猜個大概。

這一刻起,他對秦煌,算是徹底死心了。

很快,秦煌跟韋陽就落到葉雄面前。

「剛才我跟韋陽進去查探過,裡面沒人。」秦煌說道。

「這怎麼可能,我們剛才明明看到他進去的。」白雪急道。

「白姑娘……相信秦皇,他說沒有肯定就沒有。」

葉雄目光落到秦煌的臉上,問:「殿下,你現在打算怎麼處置我?」

「葉雄,我相信你不會說謊,也許真的有人騙了你的四方鏡,然後從其餘的地方離開了。」

「我一定會繼續查,給你個交待。」

「你為大秦帝國做的事情,我看在眼裡,思前想後,我還是不處罰你。」

「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以後大家都不許追究,咱們還是把心思放在抗魔上。」

秦煌說完,揮了揮手,將周圍的人全都驅散了。

「臭小子,這次算你走運,下次再敢狂妄,不會這麼輕易就算了。」

韋陽冷哼一聲,這才帶著一群手下,下去重建被毀壞的地下國庫。

半空之中,除了葉雄之外,只剩下七大洞主,百族原的人,跟白雪。

其餘的人,全都離開了。

「葉公子,咱們現在怎麼辦?」白雪問。

「咱們是時候離開了。」葉雄喃喃道。 城外一個新開闢的洞府。

葉雄,白雪,七大洞主,還有百族原的五六個兄弟,全都聚在一起。

國庫事件之後,葉雄馬上他把他們全都召集在一起,在這裡的全都是他最信任的人,也是能作為朋友的人。

「這個秦煌,咱們不惜辛苦,趕來這裡助他抗魔,他居然不相信葉兄弟,媽的。」陸大彪忍不住咒罵起來。

「葉兄弟的四方鏡號碼是9527,所有人都知道,要查再容易不過。」

「他們分明是想坑葉兄弟的三萬戰功,說白了,就是死賴賬。」

在場的人,都知道了國庫的事情,都為葉雄鳴不平。

一群人,披星戴月跑到這裡,準備支援大秦帝國,現在落得這樣對待,換誰心裡都不舒服。

「屬於我的東西,誰也搶不走。」

葉雄目光閃爍,眼色之中閃過一絲厲色。

白雪在旁邊,感覺到他身上那鼓暴戾的氣息,內心不由得一驚。

之前,她一直都覺得葉雄是溫文爾雅的人,正氣凜然,還從來沒有見過,在他身上,散發出這種氣息。

她哪裡知道,三萬戰功對於葉雄來說,多麼重要,那可是為朱雀找回肉身的希望啊!

「葉兄弟,咱們現在怎麼辦?」劉正英問。

「還能怎麼辦,找皇煌要個說法唄,他要是不還葉兄弟三萬戰功,咱們就離開這裡。」 寂寞撒的謊 劉猛龍道。

「咱們八大洞主,聯手起來,連化神修士都能硬撼,我們離開,是他的損失。」劉洋道。

葉雄搖了搖頭:「沒用的,大秦帝國要滅亡了。」

此言一出,周圍的人,目光之中,全都露出震驚之色。

「葉公子,你是說,魔族會在正道大會上出手?」白雪急問。

「沒有化神修士助陣,正道大會就是個笑話。」葉雄說完,目光落到藍蘭跟雷龍五名百族原修士身上,說道:「藍族長,雷龍,這一場大戰在所難免,很可能是一場曠世大戰,以你們的實力,自保的能力都沒有,一會你們馬上離開,回百族原,我會給你們制定一條撤退路線。」

藍蘭跟雷龍看著葉雄,見他臉上露出從來都沒有過的嚴肅表情。

「族長,形勢不會壞到這種地步了吧?」雷龍問。

「國庫一事,讓我看清楚了,大秦帝國內部,已經完全壞死了。」

「一名國庫管理員,居然膽敢坑正道修士的戰功,這說明什麼?」

「戰功是設定用來吸引人的,現在反而成了某些人斂財的手段。」

「秦煌明明知道真相,為了自己的名聲,還為屬下隱瞞,這帝國已經無可救藥了。」

周圍的人,全都靜靜地聽著,半晌之後,劉正英忍不住說道:「葉兄弟,你會不會太言重了。」

他以為葉雄因為失去戰功,語言才這樣偏激的。

葉雄從身上將水晶儀拿出來,將自己發現的事情,說了一遍。

「水晶儀已經確定,騙我戰功的人就在國庫裡面,但是秦煌進去就消失了,說明什麼?」葉雄反問。

「說明皇煌為了掩瞞真相,殺人滅口。」白雪道。

「我剛才去打聽了一下,韋陽跟了秦煌三千年,是一個忠心耿耿的老臣,這樣的屬下,犯了錯,秦煌護他,也在情理之中,我只不過是一個外人,犧牲又如何。」葉雄冷笑。

「媽的,這個混蛋。」劉大彪忍不住咒罵起來。

「當然,這不是我判斷大秦帝國會滅亡的原因,我判定的最大原因是,秦煌居然沒有請來一個化神修士坐陣,說明他已經失了人心,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滅亡是遲早的事情。」葉雄繼續說道。

「我的看法跟葉兄弟一樣,沒有化神修士,是擋不住魔族的。」劉正英點了點頭。

「現在有幾個人基本可以肯定是魔族內奸,你們遇到的時候定要小心,一個就是洛東流,另一個,是青姑娘……」

「青姑娘……她也是內奸?」

「葉兄弟,你是如何看出來的?」

四下的人,目光之中,都露出意外之色。

「青姑娘非常聰明,智商很高,本來有她在,還有秦煌,帝國內部腐化得不會這麼快,但是我發現,她做的事情,表面上合情合理,其實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會讓帝國蒙受極大的打擊。」

葉雄回想起跟青姑娘的幾次會面,還有她說的話,幾乎可以認定,這個女人絕對有問題。

「葉兄弟,我相信你,現在怎麼辦……咱們是要離開嗎?」劉心武問。

葉雄沒有回話,目光落到藍蘭跟雷龍身上:「事不宜遲,你們先離開吧!」

他不是信不過他們,而是他們實力太弱,知道得越多,對他們越沒好處。

藍蘭跟雷龍也知道自己實力弱,幫不上什麼忙,只好點了點頭。

「你要多珍重,小心一點,有空回百族原看看。」藍蘭道。

「我會的,去吧!」

藍蘭看了他一眼,這才轉身離開。

這才十幾年沒見,原本境界相同的兩人,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白雪看著藍蘭,又看看葉雄,若有所思。

等他們離開之後,葉雄這才說道:「你們可以離開,我要留下來把屬於我的東西要回來。」

「葉兄弟,你不是會是死打國庫的主義吧?」劉正英問。

「大秦帝國一旦淪陷,國庫就會落到魔族手裡,與其便宜魔族,不如便宜了我。」葉雄道。

陰陽石,他是志在必得的。

「葉兄弟,大戰一旦起來,魔族的人對你恨之入骨,你留下來,會非常危險的。」劉大彪說道。

「你們不用擔心,我有這個。」葉雄伸出手,挽起手袖,露出雷遁印記:「這是雷遁印記,以我現在的實力,一旦施展神雷印記,哪怕是化神修士,也沒辦法追上我。」

周圍的人面面相覷,劉正英突然站出來,說道:「葉兄弟,算我一份吧,老夫沒有神雷印記,不過老夫有一個小小的芥子空間,到時候如果遇到問題,就勞煩葉兄弟帶我走了。」

「算我一份,我也要留下來。」 寶寶來襲:總裁爹地要乖 魏道理站了出來。

「我也要留下來。」

「還有我。」

「……」

剩下的幾個人,紛紛示意要留下來。

(本章完) 大秦帝國國庫之內,不知道收集了多少的頂級材料,現在葉雄有雷遁印記,劉正英又有芥子空間,可以說,已經有了退路了,這麼好的機會,誰不想留下來。

最後,場上只有一個人沒有說話,就是劉猛龍。

在場的人,全都知道劉猛龍跟劉正英之間的恩怨。

二缺女青 劉猛龍之所以沒表態,估計不想到時候離開,要借用劉正英的芥子空間。

「算我一個。」最後他還是說道。

「既然大家都留下來,那咱們就好好計劃一番……」

……

接下來的日子,不斷有修士從修真界各地前來,準備參加正道大會,支援抗魔。

每隔幾天,秦煌依然會在在殿召開會議,元嬰後期以上的修士都會被邀請前來參加會議,商議抗魔之事。

大會舉行日期跟地點,還是沒有確定下來。

這陣子,葉雄除了開會的時候,去走走過場,其餘的時候都躲在山洞修鍊《裂嬰術》。

這天早上,皇煌繼續開會商議,在大會上,依然有很多人提議,但是秦煌都非常不滿意。

他的目光,不由得落到葉雄身上,問道:「葉雄,你有什麼建議嗎?」

「他們的建議很好,我沒意見。」葉雄十分推崇。

皇煌嘴角不停地抽動著,他如何看不出來,葉雄的態度已經完全變了。

以前,一提到抗魔,他就鬥志昂揚,但是現在,他那懶洋洋的樣子,就彷彿上班度日的員工一樣,過一天算一天,哪裡還有半點鬥志。

「來自仙魔界各地的修士,已經陸陸續續前來,基本都到了,我宣布,三天後在天王山召開正道大會,到時候商議出最終的計劃,揮軍直指,前往大秦戰場,跟魔族決一死戰。」秦煌大聲說道。

場下的人,全都沸騰起來,這一天,終於要到了。

散會後,場下的人,慢慢散去,周圍的人都回去準備了。

葉雄正想離開,秦煌突然把他叫住:「葉雄,請留步。」

「秦皇,你有何吩咐?」葉雄轉身問。

「我知道你還在為戰功的事情生氣,這幾天我讓後勤部查了,你確實有三萬戰功,我已經讓人重新弄了一個四方鏡,等這次抗魔回來,你不但能恢復三萬戰功,我還會論功行賞,到時候你的戰功會更多。」秦煌說道。

抗魔之後回來,黃花菜都涼了。

他敢情是當自己傻子了。

如果沒有思想的人,聽他這樣說,可能會燃起希望,為他賣命,三萬戰功可是不小的一筆數目,可以兌換很多的資源。可惜,他遇到的葉雄。

「為什麼要等到抗魔之後?為什麼不是現在?秦皇是怕我兌換了物品之後,離開嗎?」葉雄冷笑著問。

「正是抗魔最關鍵的時候,不但是你,剛才在大殿上,有很多的修士都有戰功,都沒有兌換,如果人人都兌換,跑了怎麼辦?」秦煌理氣直壯地回道。

「秦皇不愧是聰明人,我覺得你的做法很對。」葉雄朝他豎起了拇指,然後轉身離開。

秦煌臉色非常難看,何曾有人膽敢這樣給自己臉色看?

背後傳來腳步聲,青姑娘走了過來。

「殿下,姓葉的越來越狂妄了,連你都不放在眼裡。」青姑娘生氣地說道。

「看在他還有用的份上,姑且饒了他!」秦皇說道。

「殿下,你有沒有發現,最近幾天,姓葉有些不對勁?」青姑娘突然問。

「發脾氣唄,讓他發吧!」葉雄的表現,皇煌也看在眼裡。

換在他是對方,被這麼坑,也會有脾氣。

但是沒辦法,誰讓韋陽跟了自己那久么,這個臉他丟不起。

「屬下留意了一下,不但是他,就連八大洞天的其餘七名洞主,神色也怪怪的,屬下擔心,他們會不會在密謀做什麼事情?」青姑娘提醒。

「在我的地盤,他們還能翻天不成,我就不信了。」秦煌冷哼一聲。

「沒有最好。」青姑娘眼睛閃爍著。

……

入夜,夜沉似水。

秦星之上,數萬里的高空之中,一道人影在懸浮著。

此人滿頭白髮,一身白衣,一幅仙風道骨的模樣,目光正看著下方的皇城。

片刻之後,突然一道人影衝天而起來,落到他身邊。

女子戴著斗笠,臉上被一層青紗籠罩著,看不清面容。

如果葉雄在此,肯定會發現,這兩人都是他認識的人,男的是百里風雲,女的是青姑娘。

「青兒讓前輩久等了,剛才被秦煌纏著,脫不了身。」青姑娘上前禮貌地說道。

「魔仙王讓我來找你,有何事?」百里風雲背著手,淡淡地問。

「魔仙王殿下,讓你殺一個人。」

「誰?」

唐術刑甩開那士兵的手,猛地站起來,朝着海中退過去,如今他腦子中回憶起的只是那時候被吸血鬼一族匕首刺中之後所做的那個噩夢,自己依然在夢中嗎?對了,這裏是哪裏?我怎麼會在這裏?

Previous article

秦苒卻沒回,她只是看著視頻上他的窗戶,若有所思:「你剛剛抽煙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