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好,接下來,我會給你們一些建村令和一份計劃,你們去青州發育吧。」林牧囑咐道。

「青州?好。」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林牧安排他們去青州,但是對於他們來說去哪都一樣。

「你們的領地,都不能歸屬大荒領地,都獨立出來。也就是說,在明面上,我們之間是沒有任何關係的,希望大家暫時保密。」林牧囑咐道。

「這個我們懂,懂,嘿嘿……」林牧一說到保密,這些傢伙馬上露出我都懂的神色,『猥瑣』應道。

「資源和建設人才方面,大荒領地會給的,你們無需在這些方面花費精力。全力去交好太平道即可。」

「……」林牧開始安排他們。這個計劃,本是是華崞他們最合適的,不過他們目前有任務,全力建設著三大城,不適合干這個。

而對於改變豬牙小隊命運的事情,林牧心中並沒有太大波瀾,他們其實對三國世界的影響,非常微小。反正軍團令等獎勵,已經收入了大荒領地。

「恩,其中有一個重要的點,我特別指出來,那就是你們投靠太平道的中堅人物,選擇青牛角。」

「青牛角?怎麼專門選這個人物啊?論壇上有很多帖子關於太平道的,其中選擇投靠的帖子也有很多,這個青牛角,好像是邊緣中的邊緣人物吧?極少玩家會選擇投靠他啊!」朱歡疑惑問道。他對論壇消息很熟悉,看得出來非常喜歡逛論壇逛戰網。

「老大,我們有世界第一領地支持,要不搞大一點,選擇投靠最大boss張角如何?」黃子軒也在旁邊起鬨。

「選擇投靠廖化吧,這傢伙是潛力股啊……」

豬牙小隊的隊員七言八語討論起來。

林牧聽到他們的討論,微微一笑,這樣的討論,雖然雜亂缺乏禮儀,不過卻是林牧非常懷念的氛圍。

懷念歸懷念,計劃卻不能打破,林牧凝聲道:「大家先不討論了。選擇青牛角,其實我早就計劃好了。青牛角此人,可不是我們認識的那個邊緣人物。就目前來說,根據消息,他已是太平道的首席神使,是太平道的權利最大的高層之一!」

「卧槽,太平道的首席神使?青牛角這麼牛掰?」

「沒錯,所以,投靠他,需要一定底蘊和一定的被他們利用的價值,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你們好好加油。」林牧鼓勵道。

若是大荒領地選擇投靠太平道,絕對敢選擇張角,並且也應該不費什麼勁就成功。可惜,大荒領地和太平道已然不合,而太平道的結果也註定了,更不可能選擇它了。

「資源這方面,你們可以直接向文淵鎮的鎮長要……」

「補償方面,你們不要遊戲資源,那我在現實給你們點補償吧……」

「要的,要的,這是規矩……」

「……」

「……」

又商討了大半個時辰后,豬牙小隊的隊員就急匆匆領任務離開了。

離開的他們,滿臉興奮,充滿幹勁,想要干一番大事,仿若剛離開象牙塔的大學生。

看著這些熱情澎湃的傢伙,林牧嘴角不由一翹。不管他們成功與否,也算是布了一個局吧。

而且,豬牙小隊隊員的能力,也是不可小覷的,說不定,在大荒領地的支持下,青牛角真的被他們忽悠到了呢。

豬牙小隊走了后,就是黃忠彙報工作了。

「漢升,這次行動,有遇到什麼困難嗎?收穫如何?」林牧扭頭望向旁邊的黃忠問道。

這次支援行動,收穫的道具物資,都被『充公』了。林牧只是讓牧荒集團補償一些現金給豬牙小隊,改善他們的現實生活。這些傢伙本來還不想要的。

「沒什麼大困難。豬牙小隊他們的最大難點,是神廟裡住著一窩珍稀飛禽青玉鸞鳥。」聽到林牧詢問,坐在旁邊一直沉默的黃忠應道。

「青玉鸞鳥?!」林牧聞言,眉頭一挑,奇珍異獸啊。

「你是神箭手,是飛禽的天敵,這窩青玉鸞鳥如何了?」林牧急問道。

「這窩青玉鸞鳥,只是被趕跑了,沒啥劇烈戰鬥發生。」黃忠輕鬆道。

「青玉鸞鳥擅長速度和感應,在我進入神廟后,它們基本就沒和我戰鬥就遁入荒林了。想要找它們,很難了。」黃忠知道林牧的意思,直接解釋道。

「可惜了!」林牧有些失望。青玉鸞鳥,一聽就是好東西。他還想和龍靈鷹那樣去收服呢。

「那收穫如何?」林牧沒繼續糾結青玉鸞鳥的問題。

「這次收穫,價值最大的,是一枚神魂。初級始魂,【地母神魂】!」黃忠從懷中掏出一個小巧的縈繞著厚重土黃色的神牌,遞給林牧道。

「嘶……」一聽到這個最大的收穫,林牧瞳孔猛地一縮,倒吸一口氣。

始魂!!【地母神魂】!!(在473章,林牧就詢問過何峰這個神魂。)

這個神魂,是林牧最想要的。

而始魂,那更是等階高到沒朋友! 根據典籍,神魂等階分有五個階段,【殘魂】、【離魂】、【始魂】、【洪荒之魂】和【本源之魂】。

而依據林牧的經驗,神州上,存世最高等階的神魂,就是【始魂】,也就是供奉在神都洛陽大漢國廟中的神魂,傳聞它是完整的始魂。

林牧手中這個始魂,雖然不是完整的(初、中、高、完整),只是初級的,但它的珍稀程度,絕對比大荒領地內的水神神魂高百倍。

原本以為豬牙小隊的軍團令已是最好的收穫,想不到還有驚喜。豬牙小隊奉獻出來的際遇,真的價值很大!

「想不到苦尋的神魂,就這麼得到了。」林牧心中感慨不已。

【地母神魂】,其源屬於神袛後土娘娘。

而後土娘娘又被稱地姥娘娘、地母娘娘、地母元君、虛空地母至尊、後土夫人等等。

它的作用,顧名思義,就是有關土地的。

林牧這般看重渴求【地母神魂】,就是因為它對領地糧食、礦物、藥材、林業等等,只要生長在土地上的資源,它都有效果。比所謂的水神庇佑雨水、河水等作用範圍廣闊許多。

根據領主玩家總結的經驗,【地母神魂】是領地發展中性價比最高的神魂,沒有之一!

重要性比其他兵祖廟、海王廟、水神廟、火神廟等等高。

「漢升,豬牙小隊他們不知道有這個神魂吧。」先前林牧補償豬牙小隊時,只是把軍團令和一些女媧寶箱算上,並沒有這個神魂,故而一問。

「恩,主公。當我知曉此神魂等階如此高之時,就沒有聲張,豬牙小隊的人並不知道它的存在。」黃忠解釋道。

「原來這樣……那無妨。以後再慢慢補償他們豬牙小隊吧。」林牧擺擺手道。

即便豬牙小隊知道這個神魂,也暫時不能理解它的價值吧。

摩挲一會古樸的神牌,林牧異彩漣漣。

「我最想要的神魂出現了,但我最想要的城,卻還沒有開始建設,真是無奈啊!」林牧輕嘆一聲。他本以為【地母神魂】不會那麼早出現的。

「等那個計劃完成,我們就能暗中控制豫州的那個縣城,就可以建設【鎮守之城】了。」黃忠知道林牧說的最想要的城指的是什麼。

「那也只是初期計劃而已,豫州乃是百爭之地,以後說不定會很混亂。那個地方,只是最佳選擇,卻不是第一選擇,以後慢慢探索,看看情況吧。」林牧搖搖頭道。他想要在外面建立一個可以大範圍輻射的鎮守領地作為中心。

雖然應龍峽谷的作用舉足輕重,但是它畢竟只是一個過渡的領地。無法當做以後的輻射中心領地。

「嘿,若是找到好的地方,無需藏掖著,可以直接用它,把領地的糧食藥草等資源發展起來。另外,說不定以後會有更好的呢!」林牧笑道。

「也對。」黃忠點點頭表示贊同。

「主公,除了最重要的神魂,其他五樣東西,都在這了。」黃忠又把五樣東西拿出來。

其中,一個古樸令牌,四個寶箱。

令牌,毋庸置疑,就是軍團令,而寶箱則是女媧寶箱,一個天階,一個地階,兩個玄階。

「咦,對了,紅澤的尋寶技能,目前如何?」林牧一看到女媧寶箱,馬上聯想到尋寶獵人紅澤。

紅澤可是大荒領地的珍稀動物。

「仍然是專家級。不過,快要晉陞為大師級了。」黃忠頓了頓道。

「還是專家級啊……」林牧有些失望,在血色荒原中,技能已經晉陞為專家級了,想不到又收納了不少寶箱后,還是如此。

那個尋寶技能,有他的信息支持,晉陞速度還是很快的。不過,在跨過高級這個坎后,即便是地階女媧寶箱,也需要10個才能晉級。玄階寶箱,直接達到50個!

就林牧所知曉的女媧寶箱,根本就沒能達到這個數量。以後還得靠他自己。

「可惜,若是天階寶箱他能獲取經驗,早就晉陞大師級技能了。」黃忠惋惜道。

收取天階寶箱,尋寶技能無法獲取經驗,這個情況,在血色荒原的洞窟中林牧早就知道了。

「對了,這裡還有紅澤叫我帶給你的5個地階寶箱,4個玄階寶箱。」黃總又道。

這樣一來,就有13個寶箱了。

林牧把十數個女媧寶箱收起來。天階地階暫時都不開。林牧準備等黃巾之亂后再開,看能不能從張角和令方的那個任務上收穫一批龍運。

「主公,這枚軍團令,你準備如何處理?」黃忠看到林牧把寶箱收好后,輕聲道。

「這只是一枚普通的軍團令,就不用在領地前十大軍團了。等王總把那邊的事情處理完畢后,由你交給他來建一個守城的軍團吧。以後守城軍團會越來越多,就都用普通軍團令吧。」林牧眉頭一揚道。(王忠如他所預料那般,拋棄戰神鎮,願意加入大荒領地了。)

世界第三軍團已經出現,而華夏第三軍團還未出現,不過這個獎勵,林牧已經看不上了,就沒有著急建立。

「也是,先鋒軍團都是歷史之將督領的,必須要高要求一點。」黃忠咧嘴笑道。

隨著慢慢發展,大荒領地的分工合作必然會越來越細。

鎮守城池的守城軍團、衝鋒陷陣的先鋒軍團、隱藏在陰影的情報軍團等等,都會慢慢擴張。

軍團令,是一個必需品,也是稀缺品。

不過,在史詩級戰役黃巾之亂中,軍團令的掉落,將會出現一個小高-潮。那個時候,可以盡量掠取,壯大大荒領地。

「大家的軍團,暫時就先組建起來,訓練起來吧,軍團令只是在戰鬥的時候起重要作用,平常該如何訓練就如何訓練。」林牧道。

「恩。」黃忠應一聲,旋即把桌子上的軍團令收起來。

「好了,準備一下,把外面處理軍務的曼成和宣高叫上,準備回谷地,舉行離前會議。」林牧豁然起身,沉聲道。

「好!」黃忠眉頭一挑,應道。

離前會議,就是在主公林牧將暫時離開神州,返回屬於他的世界前舉行的安排事務的會議。這幾天更新不定了,瘋狂的看書。。。大家見諒

《三國神話世界》最近幾天瘋狂看書 根據主公林牧的信息,此次主公返回他的世界,需要干一件大事。而這件大事,甚至還專門諮詢過大荒領地首席謀士郭嘉。

這點,跟隨在林牧身邊的黃忠是清楚的。

只婚不愛 黃忠模糊可以推出,主公返回他的世界后,所乾的那件大事,是需要與一個國家為敵。

而主公要與之為敵的國家,根據主公所言,為了利益,基本是沒有底線的。不像神州上的那些諸侯豪紳,基本的底線還是有的。

總而言之,主公所要乾的事,必需謹慎再謹慎,故而他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去籌謀。

所以,對大荒領地來說,主公林牧需要暫離一段時間。

在這段時間內,大荒領地仍會高速運轉,高速發展。所以通過這次會議,把一些事務安排妥當。

「主公,主公,外面來了朝廷的小黃門,說是要頒布龍廷聖意,晉陞主公的軍職!」兩人剛走到門口,就碰到傳信兵跑過來稟報。

原來,戲志才假扮林牧去神都洛陽『謀官』的最終成果,是終於落實了,龍廷來頒布晉陞信息了。

冷月如霜 伏波將軍!

雖然很多人已經知曉林牧是晉陞此軍職,即便是林牧自己,也知曉,但龍廷的印綬、聖旨等,卻遲遲未來,導致林牧有名無實。

「哦,聖旨終於來了嘛……」林牧聞言,嘴角微微一抽。大漢皇朝的效率,有時候真的令人無語。

「現在的龍廷效率,確實讓人擔憂。」黃忠知曉這個計劃,聞言,也是輕嘆一聲。

當初的這個計劃,是讓戲志才帶著那份他自己貢獻出來的奇異丹藥去神都洛陽『走動走動』的。沒錯,那枚奇異丹藥,是戲志才自己的家底,不過為了『巴結』張讓,戲志才貢獻出來了。

極限伏天 然後等主公林牧從血色荒原中出來,就可以頂著六品將軍的名頭『紈絝』一番的。

可拖到現在才頒布聖旨,官宣,確實遲了很多。神州上有傳送陣,此時偌大的神州,基本不存在趕一個月路的情況出現。肯定是龍廷上出現了一些變數才會如此。

其實,這個計劃,是會有一個致命的漏洞的,那就是主公林牧在血色荒原中參加萬城爭霸賽,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在神都洛陽的。

可在郭嘉戲志才的一致篤定下,必須要在這個時間段進入洛陽,接觸上張讓。

剛開始,林牧等人也是非常好奇,郭嘉戲志才兩人為什麼要暴露這個漏洞的。戲志才其實也可以在萬城爭霸賽前接觸上張讓的。

可在兩人心有靈犀的解析下,眾人終於是明白他們的深意。

神秘!

沒錯,郭嘉和戲志才兩人的深意,其實就是為主公林牧貼buff!

貼上神秘的buff!

(buff這奇異之詞,來源於主公林牧。)

在血色荒原的林牧,竟然還能出現在神都洛陽,確實神秘!

大荒領地眾人,包括主公林牧,都開始真正體會到平時少見,晃蕩來晃蕩去的神級謀士郭嘉和戲志才的才智了。他們已然開始為主公林牧的『以後』布局了。

這個布局,其中一環,就是給主公林牧貼標籤!!

根據郭嘉和戲志才初步的籌謀,主公林牧身上,得要貼上很多標籤。神秘是第一個,後面,還有義軍之主、強軍之主、謙遜明主、勇當虎將、解囊為民等等……

用林牧他們這些玩家的話來說,那就是刷威望、刷臉,刷熱度!!

名,出師有名,名望等等,都對『以後』有關鍵作用。

另外,那些標籤可不是隨便列舉出來的,是有縝密的循序,因為在它們之下,郭嘉和戲志才甚至已經為林牧計劃好具體操作,這等超前智慧,真的讓大荒領地眾人為之一凜。

友軍,幸好這等謀士是友軍!

林牧的很多超前籌謀計劃,只是根據前世的經驗加上一點小聰明才有的,而郭嘉和戲志才的布局,是真智慧之舉!

步步成婚,總裁好囂張 聽到郭嘉和戲志才在這個方面的籌謀,林牧心中非常佩服。

對於這個,林牧他心中雖然也有一些想法,但都是非常模糊的,根本不像郭嘉戲志才那樣,都已經把『策劃書』給搞出來了,根據其執行即可。

另外,他們還有一些其他神秘布局,都把智慧二字呈現得淋漓盡致。

郭嘉戲志才的智慧,林牧是知曉的,但卻沒有真正體會過,都是道聽途說。此刻體會,心涌澎湃,強烈震撼!

謀才的安排、鋪路、鋪墊……讓林牧一下子輕鬆了不少。

其實,戲志才和郭嘉的智慧,在平時,也是有體現的,但是卻沒有上次討論貼標籤會議那般令人強烈,讓人凜然。也是那個時候其,大荒領地眾人才對謀士閣裡面的郭嘉和戲志才如此恭敬的原因。

林牧甚至想仰天長嘯,吾之鬼才也!!

當然,這個貼標籤的第一次行動,前提是假扮林牧的戲志才不被看出,不然,那會弄巧成拙的。

神秘無比的戲志才,單槍匹馬闖神都,面見喜怒無常的張讓,能出現漏洞?不可能的。

……

「呵呵,不管他了,七品晉陞六品,算是又前進了一步,可以在以後的戰役中,擁有更多話語權了。」林牧心中閃過這個貼標籤計劃,嘴角微微一翹,心情甚好。貼標籤計劃第一步,應該是成功了。

上次袁術會襲殺他,說不定就有此因在。

他感覺現在非常輕鬆。手下有將有謀,果然是舒服!

旋即他把腰間的那枚七品討逆將軍印綬解下來,心念一動,印綬黃光一閃,一枚奇異古樸的小印令陡然從中冒出,赫然就是道九印!

不管是晉陞還是降職,相關的印綬,龍廷是需要收回去的,換新的。而林牧的道九印是可以與龍廷印綬融合的。

現在把討逆將軍印綬交回去,得把它解出來,重新融合進伏波將軍的印綬中。

把道九印放在懷中,林牧捏著印綬,在傳信兵的帶領下往外走去,黃忠緊隨其後。

六品伏波將軍,主公林牧終於是踏入龍廷的中位運朝軟位了!(關於軟位這個詞,讀者大大們應該都知道吧,若是不明白的,可看看作品相關的分級信息。)

往目的地趕去,林牧心中不由又浮現了一個念頭:此次過來的小黃門,不知道會不會是熟人左豐呢?

覆殷商 老實說,若來人真的是左豐,林牧都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又誕生襲殺他的念頭……

不是敵人太可惡,作惡多端,而是敵人的掉落太誘人。

……

很快,在文淵鎮鎮口一處小亭中,林牧和黃忠見到了頒布聖旨的小黃門。不是上次在揚州刺史府出現的那位左豐,只是一個普通的小黃門。

像這種專門愛卡油的大小老闆,張妍見的多了那會理他?便欲將自己的手由那名中年男子的手中拉出,卻不料對方竟然抓得出奇的緊,自己抽了兩三次卻怎麼也抽不出來。

Previous article

“錢財我倒是有很多,本想完事後,贈送給你作爲報酬!”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