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倒是!都五十好幾的人了,像你這麼拚命的已經沒有幾個了!」吳導點了點頭道。

這個時候金清石戴著棒球帽和小虎走進了片場,龍哥連忙著吳導道:「他來了!我先帶他去化妝,然後我們就開機吧!」

「好!我馬上讓人準備!」吳導點了點頭道。

龍哥跑到金清石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道:「這兩天玩搶戰、玩功夫!然後再玩車技!這些對你都是小兒科吧!」

「玩這些都行!就是別跟我玩床戲!」金清石笑著道。

「呵!呵!你說對了!還真有一場床戲!本來是你跟我的,後來改成了你和女二號!」龍哥笑著道。

「去!我是正面的大哥!要保持這光輝的形象!我是硬漢不是小白臉!」

「我就是草包!你快去給我化妝!」龍哥瞪了一眼金清石道。

龍哥拉著金清石和小虎去了化妝間,一個小時候后,金清石戴著白色的棒球帽、上身穿著緊身背心、為他量身定做的兩大塊和皮膚一樣的橡膠緊緊貼在胸前,兩條筆直的長腿再配緊身超短褲,一個性感、熱辣、迷人的美女出現在了大家的面前。

龍哥緊緊盯著金清石看了好一會,才晃晃了腦袋笑著道:「我現在絕對不是一個草包!」

「龍哥!這也太那個了!這那像是演警察啊!完全就是一個站街女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呵!呵!呵!人妖不是妖,性感不是騷!」龍哥笑著道。

「如果我走光了,你要負全責!」金清石鬱悶的道。

「呵!呵!你還有什麼光可走啊!上下都是假的!」龍哥大笑著道。

這個時候光著上身,上面紋著一個張著血盆大口老虎頭的小虎興奮的走到金清石面前,先是一楞然後笑著道:「哥哥比姐姐還漂亮!」

「那是哥哥天生麗質!這個虎頭畫的不錯啊!絕對夠霸氣!」金清石笑著道。

「哥哥!我喜歡這個虎頭!能不能一直留在我的身上?」小虎看著胸前的虎頭羨慕的道。

「可以啊!哥哥馬上給你拍下來,然後就按這個給你紋身!」金清石說完拿出手機「咔嚓!咔嚓!」拍了起來。

龍哥把金清石和小虎帶到了吳導的面前,吳導如果不是看到小虎站在身邊,完全不敢相信金清石是一個男人,秀美的外表、獨特祈質再加上勻稱的身材,他立即眼睛一亮,高興的大聲道:「完美!這個人物造型我非常喜歡!」

「吳導!等他玩起動作來,你就知道什麼是目瞪口呆了!」龍哥笑著道。

「好!道具準備!一號機、二號機、三號機就位!」吳導拿著對講機大聲的喊道。

道具立即將一條寬寬的腰帶拿了過來,上面是插著四個彈夾和一把匕首,然後將雙槍套在了金清石的大腿上,龍哥背著一個大背包,裡面裝著炸藥、手雷、槍支。

在這五層樓里,三十幾個手拿衝鋒槍的黑衣人正在樓里埋伏著,在五樓的一個房間里,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正蒙面、身上綁著炸彈,被銬在一張椅子上,十幾個黑衣人正圍著一個三十多歲、長發到肩的男人。

吳導向著龍哥和金清石道:「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兩個人同時點了點頭道。

「action!」吳導向著對講機大喊著道。

龍哥向著金清石點了點頭,兩個人立即翻越障礙向著大樓潛伏了過去。

吳導緊緊盯著從攝影機來傳過來的現場畫面,金清石的動作乾淨利落、而且不時秀出幾個高難度的動作,吳導點了點頭道:「這人是一個真正的高手!演動作片的天才!」 金清石和龍哥來到樓下,上面的工作人員正準備把威亞放下來綁在龍哥的身體上,金清石連忙擺手笑著道:「龍哥!吊威亞將來還要用電腦把這個處理掉,你該跳就跳、該玩什麼花樣就玩什麼花樣!其它的事情都交給我!」

「兄弟!你又讓想哥哥跟你拼一次啊?哥哥可是五十好幾的人了!」龍哥苦笑著道。

「我手裡有一件寶貝!叫隱形繩!把它扣在你的腰上,然後我再幫你一把,再高難度的動作都沒問題,而且還有我保護你,你就放心吧!」

金清石說完從褲兜里將奪魂絲拿了現來,將一頭幫在了龍哥的腰帶上,龍哥看著和頭髮絲一樣,透明的細線,又看了看自已140斤休重,向著金清石緊張的道:「兄弟!在跟哥哥開玩笑吧?這蠶絲能拉動我嗎?」

「這不是蠶絲!是我的寶貝,一會你試一下就知道了!」金清石笑著道。

「上次插一點要了我的小命,這一次又玩刺激的,跟你在一起膽小的早就嚇跑了!」

「信我者得永生!」金清石笑著道。

「你先上二樓,然後拉我一下,先讓我心裡有點底!」龍哥鬱悶的道。

龍哥的話剛剛話完,金清石雙腳輕輕一用力,飛身跳到二樓上,接接著他手輕輕一拉,龍哥突然感覺到腰間一緊,緊接著身體凌空飛起,瞬即來到了金清石的身前,龍哥站在二樓的平台上,向著地下看了一眼后,臉色開始由白轉紅,他一把抓住金清石的手激動的道:「兄弟! 葉飄零 這東西在那裡買的?」

「這個東西其實是武器!也許這是唯一的一件了!」金清石苦笑著道。

豪門第一寵:老婆不好追 「太可惜了!這要是把它用在拍戲上,又省錢又省時間!」

「現在相信我了吧!你想玩什麼花樣就跟我說,我一定好好配合你!」

「好啊!空空跳躍、空中翻滾、空中打鬥、空中飛人!我們就玩空中的!」龍哥激動的道。

「你想變成戰鬥機啊!再說這個也不是萬能繩啊!還是悠著點玩吧!」金清石笑著道。

「你們兩個在幹什麼?還不開始?在談戀愛嗎?」遠處傳來了吳導拿著大喇叭的喊話聲。

兩個人苦笑一下,金清石拉著龍哥直接從二樓又飛身跳了下來,龍哥向著吳導做了一個OK的手勢,身後立即傳來了「action!」

金清石雙腳一用身體猛地向上躍起,緊接著一個空翻落在了二樓的陽台上,龍哥緊跟著乾淨利落的跳了上來,兩個人立即掏出手槍向著樓里閃了過去。

兩個人直正的表演開始了,龍哥把詼諧、幽默的動作表演的淋淋盡致,金清石高難度動作一個連著一個,連續的前空翻、後空翻、空中的標準的一字馬、旋風腿、漂亮的空中換彈夾,讓所有人目瞪口呆、驚嘆不已!

金清石單手扣住一個黑衣手中拿的一把手槍,手腕急速轉動幾下后,一堆手槍零件「噼里啪啦」的掉在了地上,那個黑衣人傻傻的看著手中只剩下槍柄的手槍,他眨了眨眼睛道:「這不可能啊!」

「咔!誰讓你說話的?第一天拍戲嗎?現在你應該從腰后把匕首拿出來!」吳導大叫著道。

「導演!對不起!對不起!我有點暈!」那個人連忙道歉道。

「你們都給我記住了!吃驚的事還有很多!這就是真正高手的動作,一切皆有可能!都聽明白沒有?」

「是!導演!」所有齊聲回答道。

龍哥和金清石一邊打一邊向著五樓衝去,金清石用標準的手語和龍哥溝通著,坐在畫面前的吳導點了點頭道:「這個人一定受過傳業的培訓,對槍械、手語都非常熟悉,這要是拍一個戰爭片一定很出彩!」

「導演!等把人質解救出來,再錄一個大爆炸!我們這場戲可就全拍完了!」在吳導身邊拿著劇本的導演女助理小聲的道。

「哦?這麼快?」吳導看了看手錶道。

「兩個人都沒有什麼失誤,基本都是一條過,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女助理小聲的道。

「嗯!高手就是高手!把每一個動作都控制的很到位!」吳導點了點頭道。

「那要提前收工嗎?」

「不!我們把兩個人對話部分先拍了!然後晚上拍車戲!」吳導搖了搖頭道。

「好的!」女助理回答完馬上去通知各個部門開始做好準備。

「轟!轟!轟!轟!」

五層樓同時傳來了爆炸聲和火光,這場戲終於收工了,全身髒兮兮、臉上帶著傷口的龍哥和金清石馬上又開始化妝、換衣服開始拍對話戲。

一直忙到深夜凌晨把大部分對話戲全部拍完后,大家又馬上趕到了大嶼山的山路上,這是一場金清石和龍哥開車逃命的戲,追殺他們兩個的是五輛小汽車和四輛摩托車,金清石看著一輛輛雅馬哈街跑400,向著龍哥笑著道:「我能開著摩托車逃跑嗎?」

「啊?不行!這個太危險了!我們要一邊開槍、一邊撞車,你開著摩托車那是肉包鐵,萬一被撞到了就麻煩了!」 梁少寵妻成癮 龍哥連忙搖頭道。

「這個不用擔心!摩托車可是我的摯愛!而且車技絕對沒有問題!我就是喜歡這種風馳電掣的感覺!」金清石笑著道。

「你每次都給我玩刺激!我先去和導演和編劇商量一下!」龍哥苦笑著道。

龍哥來到吳導的身前將金清石的想法說了一遍,吳導想了想然後笑著道:「我可跟你說,戲里出彩的地方都被他搶去了,如果他再來幾個高難度的鏡頭,你就徹底變成配角了!」

「呵!呵!如果不是我投資的這部片子,我早就把他幹掉了!跟他玩動作戲,絕對是腦殘人乾的事!不過片子只要精彩、能大賣,我這次就是當群眾演員也願意!」龍哥笑著道。

「呵!呵!這部片子一點會大火、特火的!一會我們把戲走一遍,先讓他開摩托車試一試,如果可以我們就把本子改一改,反正最後都是他們死你們活,過程改動一下問題不太大,不過千萬不要受傷了!明天還在其它戲要拍呢!」吳導笑著道。

「我也擔心呢!不過以他的身手問題不太大!把二個機位對準他,一個對準我就可以了!」龍哥想了想道。

「你可真捨得!只要你沒意見我是無所謂啊!」吳導笑著道。

「小虎該上場了吧?」

「嗯!他第一個上場!你在車裡要注意安全!」吳導點了點頭道。

「我到想看看這個小虎的真本領,會不會再給我們一個驚喜!」龍哥笑著道「我對他有信心!因為他剛剛用一隻手把一輛小車推打橫推出了三米遠!」吳導笑著道。

「變態家族啊?」龍哥吃驚的道。 金清石上身穿著一件黑色的背心、下身是緊身的牛仔褲,跨在雅馬哈街跑400上,向著坐在一輛黑色保時捷跑車裡的龍哥笑著道:「龍哥!你可真夠奢侈的!這輛車拍完戲該報廢了吧?」

「這些都是報廢車!在香江車不貴而且年審非常嚴格,普通車開了六七年,要想年審過關就要花很多錢來換各種零件,所以一般人都會選擇換新車了!」龍哥笑著道。

「這車都不錯啊!就這樣報廢了,真是太可惜了!」金清石心疼的道。

「我們要有環保意識!內地很多大城市污染很重,看不到藍天、白雲,而且對身體也沒有什麼好處!為了健康一切都是值得的!」龍哥笑著道。

「龍哥不愧是環保大使!什麼時候都把環保放在第一位!」

「這是必須的!要為下一代負責啊!」龍哥笑著道。

這個時候吳導帶著小虎走了過來,吳導指著龍哥坐的那輛時捷跑車道:「小虎!你一會用拳頭砸車頭的前蓋,然後用雙手把車掀翻過來!」

「哦!那我要砸車頭幾拳?」小虎想了想問道。

「把車蓋砸爛就行!」

「那是先翻車還是先砸呢?」

「如果車身翻過來你還能砸到車蓋嗎?」吳導鬱悶的道。

「我可以再把車翻過來,再砸啊!」小虎認真的道。

「行啊!你看著辦吧!」

金清石向著小虎笑著道:「小虎!一會等我和龍哥一跳上車,你就先砸車,然後再翻車,記住!掀車的時候別太用力!要不然你龍哥可要暈車了!」

「小虎!你儘管放心給力!龍哥不怕暈車!」龍哥笑著道。

「哦!」小虎點了點頭道。

吳導拿著喇叭大喊道:「各部門做好準備,場記準備打牌!」

金清石和龍哥從車上跳了下來,這個時候五輛豐田小汽車和四輛摩托車同時發動起來。

「action!」

金清石和龍哥慌慌張張的跑進了畫面里,兩個人拚命的公路上奔跑著,這個時候路邊出了一輛黑色保時捷跑車,車裡一個美女正趴在光著上身的一個男人的懷裡。

龍哥迅速拉開車門拿著槍指著一男一女急促的道:「我是警察!你們的車被徵用了!」

一男一女從車上跳了下來,龍哥立即楞住了,因為從車裡下來一個身高兩米、肌肉隆起的黑臉大漢,那個大漢面無表情的盯著龍哥,龍哥苦笑著道:「我只是借車用一下!明天就還你!」

「別開槍!別開槍!車你開走吧!」那個漂亮的女孩連忙擺手道。

龍哥和金清石剛剛跳進車裡,這個時候站在車邊的那個黑臉大漢突然一拳砸在了車頭上,「咣當」一聲巨響!車前蓋立即凹下去一個深深的大坑。

龍哥和金清石看著車蓋上的大坑,同時大叫一聲:「金剛啊!」

緊接著那個大漢彎腰雙手扣住車底盤,用力向上一提,黑色的保時捷跑車立即被翻了過來,龍哥和金清石狼狽不堪的從車窗里爬了出來,龍哥舉著手槍向著那個大漢大叫著道:「你就是真金剛我也不怕你!快把車給我翻過來!要不然我一槍打死你!」

「別開槍!別開槍!我馬上讓他把車翻過來!小虎!你不要命啦!快把車翻過來!」那個女孩嚇得臉色煞白的道。

小虎看了一眼那個女人,然後一言不發的走到車前,雙手抓著車窗用力一翻,保時捷「咣當」一聲,四輪重新落在了地上,龍哥和金清石連忙重新跳到車上,這個時候遠處五輛豐田小汽車和四輛摩托車高速的沖了過來。

保時捷後面的兩隻輪胎立即高速的轉動起來,一股股濃煙冒了起來,那個女孩拉著大漢連忙閃到一邊,保時捷原地調完頭沿著山路向遠處疾馳而去。

這個時候五輛豐田小汽車和四輛摩托車已經追了上來,四輛摩托車呼嘯著衝到了保時捷後面,坐在車后的人舉起手槍向著保時捷連續射擊著。

「砰!砰!砰!」

保時捷後面的兩隻輪胎立即癟了下來,兩隻輪轂在水泥路上高速的摩擦著,一團團火星火飛射而出。

四輛摩托很快追了上來,這個時候保時捷的車頂開始向後慢慢收起,一道身影突然從飛馳的汽車上飛了起來,直接向著摩托車撲了過去。

最前面的那輛摩托車上的兩個還沒有反應過來,兩個人身體就被一腳踹了了下去,跟在後面車上的吳導看到金清石動作一氣呵成,忍不住大叫道:「漂亮!記住這段要慢鏡頭!一定要來個特寫!」

場記連忙在劇本上記錄下來,金清石飛身跨到摩托車上,用腳一踩剎車,雙手一用力摩托車的前輪立即抬了起來,緊接著雙臂一用力,摩托車立即來了一個180度旋轉,車頭直接調了過來。

金清雙腿緊緊夾著車身,右手快速把叼在嘴裡的手槍拿在手中,手臂平舉,一道道火光從槍口裡噴射而出!

「砰!砰!砰!」

三聲槍響這后,那三輛摩托車車身一歪然後「哐當」一聲倒在了地上,車身一路火花的向前滑行著。

金清石的摩托車在開完三槍后,緊接著又是一個180度的旋轉,車頭再一次回到了重前的位置,摩托車發出一陣怒吼,快速的衝到保時捷車前,龍哥從車裡跳到摩托車上,摩托車呼嘯著向著遠處疾馳而去。

這個時候那三輛摩托車先後發生了爆炸「轟!轟!轟!」三團火光將五輛汽車阻擋在了山路上。

「咔!完活!收工!」吳導拿著大喇叭興奮的大叫著道。

「噢!」所有的工作人員一齊大叫起來!又是一條過!拍著過癮!看得精彩!

金清石和龍哥開著摩托車轉了回來,大家以熱烈的掌聲歡迎著!龍哥苦笑著道:「你們跟我拍了這麼多電影,除了最後一天會有點掌聲,今天可是第一次!」

「龍哥!這次真的太精彩了!如果電影上映了一我定去看,而且我要把影碟買回來,這樣的真實的鏡頭太難遇到了!」其中一個男輕年大聲的喊道。

「買什麼碟啊!我到時候每人送你們一張,上面由我和這個大美女的親筆簽名!」龍哥高興的道。

「謝謝龍哥!謝謝龍哥!」大家一齊大叫著道。 在片場里連續拍了五天,疲憊不堪金清石和一步三回頭捨不得離開的小虎回到了療養院里,這幾天一邊演動作戲一邊演對話戲,還要跑到夜總會跳上一段性感的舞蹈,坑爹的編劇,坑爹的性感!

每天密集的拍攝讓金清石真正感受到了演員的辛苦。這就是,要想人前顯貴,就得背地裡受罪!

早上一回到療養院,馬上又開始忙碌起明天試業的事情,雖然很多事情都搞好了,可是二十多個病人在等著他治療,所有病人的資料已經全部發到了他的郵箱里,根據每個病人病情的輕重緩急,安排好就診時間和順序,然後還要制定出治療方案。

無塵和顧老的意思是,病人還是要悠著點治,如果一次就治癒了,那還叫什麼療養啊!而且病人也會覺得交了這麼多會費,一次就治好了,心裡會平衡嗎?

金清石仔細的將所有病人的資料看完后,在電腦上記下了病人治療方案和葯浴種類、飲食的注意事項等。

顧老的培訓已經結束了,他和無塵坐在院子的亭子一里一邊喝著神農茶一邊高興的聊著天,顧老向著無塵微笑著道:「大師!明天我們真的不動手?」

「動什麼手啊?幼鷹如果不經歷過生死的考驗就不會成為天空之王,這些病人的病情雖然有點複雜,不過只要細心些就不會出什麼大事的!」無塵搖了搖頭道。

「我現在只擔心他開的藥方!針灸治療我到是很放心!」

「讓他慢慢鍛煉吧!如果你總是擔心這個、擔心那個,他永遠也長不大!」無塵微笑著道。

「明天是第一天,我還是不放心啊!」顧老苦笑著道。

「有我在你怕什麼!我們兩個每天就跟病人聊聊天、講講養生! 不良戀人 做好後勤工作就行!」

「有大師在我當然放心了!」顧老連忙點頭道。

第二天早上八點鐘,一輛賓利和二輛商務車停在了8號別墅的門口,從兩輛商務車快速跳下八個身材魁梧的大漢圍在了賓利的車前,然後將車門輕輕的打開,一個戴著墨鏡和帽子的年輕人從車上跳了下來。

八個人保護著年輕人快步向著大門走去,站在大門口拿著對講機的丁曉鋒看到這些人進來立即走上前去微笑著道:「先生!請出示會員卡!」

那個年輕人一邊掏卡一邊笑著道:「我叫李啟明!金清石在嗎?」

「李先生您好!我們金總正在給病人看病!」丁曉鋒拿著會員卡在讀卡器「嘀」了一下后,確認了李啟明的身份連忙回答道。

「靠!還有比我早的?生意不錯啊!」李啟明笑著道。

「早上七點鐘已經有人住進來了,您是第七個!」丁曉鋒微笑著道。

李啟明苦笑了一下道:「看來我還是起晚了!等開業的時候我要住在這裡才行!」

李啟明帶著保鏢走了進去,剛走到別墅門口,四個穿著粉色衣服的漂亮小天使,馬上鞠躬微笑著道:「歡迎光臨!先生!請出示您的會員卡!」

李啟明眼睛開始亮了起來,他將手裡的會員卡遞給了最前面一個小護士然後微笑著道:「你們是那個禮儀公司的啊?」

「對不起先生!我們是廣南省中醫學院的大三的學生!」其中一個女孩微笑著回答道。

「啊?都是學醫的大學生啊!不錯!不錯!每天看著你們不用吃藥病都會好!」李啟明笑著道。

「李先生!你是來療養還是來看病呢?」

「我不療養也不看病!就是過來捧捧場!」李啟明笑著道。

「李先生裡邊請!」一個女護士微笑著把李啟明帶到了休息區。

一大早,一男一女兩個五十多歲的重病患者就被家人送了過來,這兩個人是肝癌中期,一年前在醫院裡做了手術,現在又開始複發了,金清石在為那個女士檢查完身體,向著她微笑著道:「肝癌雖然複發了,可是不要有什麼心裡負擔,猶豫、生氣都會加快肝病的惡化,我先幫你針灸一下,然後泡一下藥浴,中午和晚上飯後再喝中藥,七天後你就可以回家修養了,每個月過來複查一次就可以了!」

「小神醫!你說得都是真的嗎?」站在她旁邊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激動的道。

水師指揮使,喪命炮火下。水師戰船,被擊沉了五艘,被劫持了四艘。其他的戰船倉皇逃回來,還帶著戰爭中的烽煙。

Previous article

這鈴鐺很邪乎,搖晃中,帶着一種魔性般的聲音。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