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啊,我也沒關注。不過沒事,我馬上問下。」熊文清說完,就當場直接打起了電話。

「喂,馬書記…」

這位馬書記可是市裡的絕對實權人物,仁安縣二把手的任命,市裡高層領導應該了解。

林不凡其實想說,不清楚也沒關係。反正他也就是隨便問問,自己幫不上忙也不算什麼事。

沒一會熊文清掛了電話,笑著說:「市裡意思是想另行安排,但是省里意見是直接起用黃廣。」

既然問了,林不凡也就問道:「最終意見呢?」

「正常情況,黃廣應該會上位。因為市裡其實也沒統一人選,兩方之間有著爭執,再加上省里意見還是要支持的。」熊文清問:「林兄弟,你怎麼關心起這個了?」

林不凡無奈地說了一下黃廣找自己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難怪黃廣一直要約我,估計是想讓我看看能否幫上忙。」熊文清說:「既然這樣,林兄弟大可回復他,就說會暗助一臂之力。這樣的話,以後在仁安也多了一個朋友。」

「熊總這麼肯定他能上位?」林不凡驚訝。

「本來不肯定,但現在肯定了。」熊文清笑說,同時還打了個電話給黃廣說自己臨時有事,沒空見他。

這等於是回絕了幫忙的意思。

黃廣聽到之後心都涼了,熊文清肯定了解自己找他的目的,卻故意拒絕,說明這件事恐怕難辦了。

否則的話,不會這樣的。

看來自己果然沒希望了,整個人一下子都沮喪了許多。

但就在這時,他接到了林不凡的電話,忙打起精神喊道:「林兄弟!」

「嗯。」林不凡應下,直接開門見山地問道:「黃縣長,你找我是不是問仁安二把手定誰的問題?」

他本來不想搞這一套,因為能不能得到黃廣感激根本不在乎。只是熊文清已經送出人情,只好接著吧。

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畢竟仁安有自己的家人,以後指不定要人家幫幫忙什麼的。至於蘇誠,他從未想過找他。

家有悍兒:我娶,你敢不嫁! 「這,就是了解,了解。」黃廣實在不想電話里說這些事情,可又不好不接林不凡的話。

「你不用避諱,我不會亂說的。關於這個事,我打聽了,目前兩個意見。省里跟市裡不統一,你這個挺麻煩的。」

黃廣臉色微變,果然如此,難怪熊文清直接不想見自己,果然沒希望了,苦笑道:「這個,我明白。只是不知林兄弟能否,能否更深入地了解一下。」

其實言下之意是希望林不凡能夠幫幫忙,所以語氣中都帶著一點乞求的感覺。

「明白,我正溝通著,你就放心在家裡消息吧。」林不凡淡淡說。

「啊,林兄弟你的意思?」黃廣微微一震,驚喜地問道。放心等消息,那不是說自己可能成了。

「你懂就行,說穿了就不好了。」

「好,好!林兄弟什麼時候有空,出來吃個飯一起商議點事情啊。」黃廣趕緊說,若是真成,真是要好好感謝人家。

「不用了,舉手之勞,用不著這樣。而且還免得讓人看到說閑話。」林不凡拒絕。

黃廣一臉感激地掛了電話,林不凡對自己真是太好了。自己還沒給他送出任何好處,就直接幫自己辦事,還這麼為自己考慮。

而且還是舉手之勞,可見人家能量有多大。

這一次若是真能坐上去,以後一定要好好報答林不凡。對了,林不凡跟他二姨夫不是很親嘛,有機會可以再提拔提拔。

根據他分析,如果自己真有戲的話,熊文清不會不理自己。所以如果自己上位,肯定是林不凡使力了。

畢竟他沒有別的人能幫忙。

以林不凡以前性格,是不會這樣冒領功勞的。可是這次做完了,他卻沒有任何不自在的感覺,就像當初殺人一樣。

只是殺人的瞬間心裡有波動,可為了救人忍住。當然了,事後還是稍微有一點不適宜,但很快就過去。

這一切不只是系統帶給自己強大力量的改變,還是智力提升丹帶來的附帶效果。

總之,他變了,變得越發強大。

看著林不凡掛了電話,熊文清笑著說:「林兄弟,既然碰上了。我家就在附近,乾脆進去喝杯茶吧。」

「好,那就打擾了。」人家熊文清一次次這麼主動地幫忙,林不凡也不好不賣人家面子。

據他所知,全縣最好的別墅小區就在附近不遠處,恐怕熊文清家就住在那。也就是新城這邊,有著不少的聯排別墅。

見林不凡應下,熊文清一臉笑容。立刻讓自己手下帶路,他乾脆直接坐到了陳雄的車子上。

他不是第一次見陳雄親自送林不凡,以前是震驚,現在見怪不怪了。甚至,他都願意見這個司機。

就在這時,林不凡手機響起,一看竟然是雲夢打來的,還沒開口,對面就傳來聲音:「林不凡,外公想見你。」

「魏老爺子要見我?」林不凡驚訝地問,旁邊的熊文清不由豎起了耳朵。

「是,下午二點半有空嗎?」

「這個,今天沒時間啊。」林不凡說。

熊文清嘴巴微張,驚得根本都根本閉不上。

愛上風流妖孽少爺 我的天,魏老爺子邀請,竟然說自己沒時間。

林兄弟還敢更猛一些嗎? 面前出現的,居然是一個類似於立體電影的場景。儘管知道這或許是幻覺,我卻仍不由自主地瞪大雙眼,被深深地吸引。

一個男人正騎着匹戰馬,威風凜凜。之所以用威風凜凜這個詞,是因爲不僅男人長得高大魁梧,氣勢非凡,就連他的戰馬都昂首挺胸,霸氣凜然。男人赤手空拳,身後卻率領着千軍萬馬,似乎要奔向遠方,來一場酣暢淋漓的大戰。

男人轉頭的瞬間,我看到了他的容貌。——這是張陌生的臉龐,唯一熟悉之處在於,他那種沉靜的神態,像極了屠蘇。

鏡頭切換,刀光劍影的戰場瞬間變爲沙土飛揚的沙漠。一個身穿黑色風衣的男人正蹲在石丘前,手中握着一把鏟子,好像在挖掘什麼。這不就是之前那張100年前的相片嗎?我不由自主地走近一步,伸手想拍他的肩膀,試圖看到正臉。只是剛上前,鏡頭卻猛地再次被切換。——這一回,是科拉超深鑽孔下的那個祭壇。

依舊是照片上的場景,男子緩緩踏上祭壇,舉手投足間洋溢着王者風範。在他腳下,拜倒了大片臣民,或跪或趴,無一例外不是神態恭敬,唯唯諾諾。

只是這一次,忽然感覺這個男人的背影有些說不出的落寞和孤寂。

男人緩緩地把手按在那個祭壇上,慢慢轉過身來。我屏住呼吸瞪大雙眼,死死盯着他的臉孔。

可就在這時,幻想忽然消失殆盡,面前恢復了一片漆黑,石室再次映入眼簾。

屠蘇正站在右側的騎士步兵圖前,轉身看向我:“你剛纔看到了什麼。”

我一愣,趕緊上前。這幅騎士步兵圖和之前所見的那些並無不同,只是更加活靈活現一些。可順着屠蘇的目光,忽然發現整幅圖的下方雕刻着一行字。

那既不是漢字,也不是英文。而是一種非常生澀的語言,好像根本不屬於任何國家。說是字,還不如稱之爲“紋理”更爲貼切。

“這寫的什麼?”我轉頭問屠蘇。

“你把手放上去。”

放上去?我一愣,卻還是照做了。

讓我震驚的是,就在手指觸摸到那行字的一瞬間,心底忽然涌起一陣十分奇異的感受,好似對於這一切都非常的熟悉和親切。

“哥薩克王朝。”我默默地讀了出來。

“沒錯。”屠蘇點點頭:“這幅圖,來自於哥薩克王朝。”

“哥薩克王朝?哥薩克不是僱傭兵嗎?”我一時間皺起眉頭,好像抓住了什麼。一些線索漸漸地串在一起,變得清晰。

可還沒來得及細想,也沒等屠蘇回答,那幅圖居然一瞬間出現了非常恐怖的變化。

一絲絲鮮血緩緩地從騎士的脖子上溢出,轉而擴散到他的鎧甲,又蔓延至步兵的手掌和水瓶。 傾世紅顏:董鄂妃傳奇 漸漸地,鮮血越來越多,開口越來越大,好似這圖後面就是個血庫一般。下一秒,整幅圖忽然“嘩啦”一聲龜裂開來,血漿也隨着石塊的碎裂流淌在地,蜿蜒過我的鞋底。

圖後,露出了一條墓道般的路。

身邊的屠蘇迅速舉起槍管對準墓道,一個箭步跨到我面前:“走。”

儘管心中疑惑,還有千絲萬縷的細節有待整理,可面對屠蘇不容置疑的動作,只得跟上。盤算着到安全處後把所有線索寫到一起,或許能發現些什麼。

正想着,前面的屠蘇忽然停下腳步。隔着不到半米的距離,我看到前方的地上好像有個東西在一閃一閃地發着光。

是一部手機。

小野妻,乖乖噠! 這種與世隔絕的地方怎麼會有如此高科技的東西?我一愣。屠蘇已經彎腰撿了起來。——這是部滑蓋手機,屏幕很小。 愛他憂傷年華 在智能機流行的現代社會,完全能被稱作古董。

撿起後才發現,閃爍跳動的居然是提示燈。顯示有一個未接來電。

我一慌,湊上前去。屠蘇冷着臉打開,清楚地看到,整部手機內除了一個未接來電,居然空無一物。別說照片,視頻,音樂,甚至連短信都沒有。

“這是誰的?會不會是那個三水哥故意留在這裏吸引我們的?”我拿過手機端詳,同時徵詢着屠蘇的意見。

“打回去。”沒想到,他的語氣異常堅定:“這電量,看來是放了有段時間了。乘還有電,把那個電話撥回去。”

然而,此刻的我卻呆呆地盯住屏幕,完全沒有聽到屠蘇在說什麼。

因爲我發現,那個跳躍的未接來電,居然就是自己的手機號。

雖然自從熱帶雨林內將手機丟棄後,已經很久沒有碰過電子產物,可自己的手機號碼怎麼可能記不得?這個號碼太熟悉了。莫非是2013的我曾經給這個手機打過電話?怎麼可能?2013年的我可是一無所知啊!

屠蘇見我沒有動作,一把搶回手機,毫不猶豫地按下了回撥鍵。

我震驚地盯着他,一想到聽筒內馬上會傳來自己的聲音,就不由得涌起一陣奇怪的感受。

“嘟——嘟——”拖長的提示音暗示着電話已經接通。心跳不禁加快起來,馬上屏住了呼吸。

幾秒過後,居然通了!拖長的提示音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份詭異的寂靜。那頭沒有人說話,甚至連呼吸聲都沒有。

屠蘇緊皺眉頭,一言不發,耐心地等待着。

就在我們快要放棄而掛斷電話的時候,那頭突然傳出一個非常尖利的女聲,光是從聲音就可以想象到她說話時驚恐萬分的神態。

女人正反反覆覆地說着一句話,只有一句。

“出不去了!我們出不去了!”

這尖叫在墓道內炸開,令人毛骨悚然。只感到一陣冷汗猛地竄上背脊,再也忍受不住這種驚懼,沒經過屠蘇同意,我就搶先按掉了。

深呼吸一口氣,強迫自己鎮靜。首先電話那頭的我是個女聲不說,竟然還喊着如此詭異的話。什麼出不去了?哪裏出不去?難道另一個我的手機被偷了,女盜賊被抓,在監獄裏大哭小叫?

不可能。監獄裏不會允許帶手機接電話。

屠蘇始終面無表情,不知在思考什麼。過了許久,纔再次轉身往前走去:“先出去。”

走了一段,前方好像是被沙子封住的,但並不厚。挖了幾下,陽光很快地從縫隙透了進來。心中一激動,趕緊扒拉開沙土,往外鑽了出去。

映入眼簾的還是一望無際的沙漠和石丘。已經中午時分,刺眼的陽光照射在沙丘上,反射着隱隱約約的光斑,頗有些神祕。轉頭看去,白骨樹林已經不見蹤影,除了茫茫無際的沙漠和海灘,看不到其他東西。

“現在怎麼辦?就這麼出來了?”我用手背擋住額頭,眯起雙眼眺望。

“這是個圈套。”屠蘇冷冷地開口:“這裏不是我們要找的地方。”

“啊?”

“真正要找的地方,應該是在那裏。”屠蘇忽然指向遠處的那片沙丘。

順着他的目光看去,那裏並無異樣,甚至連石丘都沒有,只有浩瀚的沙海,綿延無邊。

“你怎麼知道?”

“因爲直覺。”屠蘇淡淡地扯了扯嘴角:“這裏,我來過。”

強烈推薦: 「…」雲夢好一陣無語,沒好氣道:「我外公要見你,你竟然說沒時間。」

魏老爺子是誰,他想要見的人,還不得趕緊放下任何事情立刻趕過去,可林不凡竟然說沒空。

「是真沒時間啊。」林不凡想到還有蘇雨菲,還有舒雅呢,今天是真忙。

「你,那什麼時候有空?」

「明天吧,明天一整天我都有時間。」怎麼說人家也幫了不少忙,林不凡有空自然會去。

「好,那等我確認下。」雲夢無奈道。

林不凡放下手機,若無其事地把玩著手機,好像剛剛什麼都沒做一樣。這對他來說,確實不算事。

熊文清想到自己怎麼想辦法都求見無門,人家倒好,被魏老爺子親自邀請都說沒空,真是服了。

心中不由地暗暗感嘆,這林不凡是真逆天啊。

路程很近,沒過多久一行人就到了小區門口。門衛看見熊文清自然是直接放行,車子很快到了一棟別墅面前。

相比小區中其他別墅,這一棟明顯不一樣,花園更大更美,周邊一切都更加優質。

進入裡面,林不凡更是感受到其中的繁華。有錢人就是不一樣啊,這裡的傢具每一件恐怕都極其昂貴。

「林兄弟,請!」熊文清立刻邀請林不凡坐下,同時趕緊吩咐人上茶,還有準備飯菜。

幾人坐下,正笑著聊了幾句。這時林不凡手機響起,是老媽打來的。

「媽!」

「嗯,小凡,上次那個騙子又來了,還非得要跟你通電話。」楊慧看了一眼面前的胡七七,警惕地說。

實在是對方一直堅持是真的。看起來還挺像,她就打個電話給林不凡問問。

「騙子,誰啊?」林不凡一下子沒想到。

「就是之前那個自稱胡神醫的人,他還說認識你。讓你接電話,你認識嗎?」楊慧問。

「你說他啊。」林不凡苦笑,這胡七七還真是鍥而不捨啊,乾脆打消他的念想,就說道:「行,你把手機給他,讓他接電話。」

「啊,他不會拿著我的手機跑了吧。」楊慧擔心地說。

她這可是新手機。以前一直用的比較爛的老手機。最近賺錢了,花三百塊買了一個新的。

胡七七在一旁臉都黑了,你把我胡七七當什麼人。我可是名動燕京的神醫,多少人請我都請不到,搶你手機。

再說現在馬上都要進入5G時代,就你那上個網都不行的老人機我能看上?

其他跟著胡七七的人也是呆了一下,一個個差點忍不住笑出聲來。沒想到堂堂胡神醫,竟然也有這麼一天。

林不凡也是哭笑不得,忙說:「沒事,我知道他,他跑不掉的。」

「跑不掉的啊,那就好。」楊慧這才放心地把手機交給胡七七,並說道:「你可別想拿我手機跑,還有不能騙我兒子。」

「好,好!」為了把林不凡拉到學校,胡七七隻能忍了。畢竟仔細一想,若是能把林不凡拉到學校,以後不知多少機會可以跟林不凡討教。

他可是調查過,林不凡各科成績特別差,靠自己本事絕對考不上大學的。現在,自己卻給了他這麼好的機會。

所以他相信,只要跟林不凡說,林不凡肯定答應。林不凡媽媽只是怕自己騙人,否則早答應了。

「喂,是林神醫嗎?」胡七七忙問。

楊慧一臉不解,林神醫?這個什麼胡神醫是不是腦子有病啊,見到人就喊神醫。

「是。」林不凡應了下來,說:「胡神醫,不好意思啊。我媽不知道你,所以有所誤會。」

「沒事沒事!」胡七七總算好受了些,同時趕緊說:「之前不知你媽媽有沒有跟你說過,我可以讓你免試進入燕京大學,而且免去所有學費之類的。」

至於燕京大學名頭,他根本不用過多介紹。在華夏,讀書的不知道燕京跟華清大學的,基本都不太可能有吧。

「說了!」林不凡點頭。

「那你覺得怎樣?」胡神醫眼巴巴地問。

「胡神醫,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只是我現在還沒想好去哪上學,等過些時日再說吧。」在林不凡看來,以他的成績去哪都行,不用那麼急著決定。

「什麼,難道還有人請你?」胡七七急了,當日可是不少人知道林不凡醫術通神,不會有人搶先吧。

「那倒沒有,我是說等成績出來,看成績吧。」

「這個,你的成績…恐怕不好上大學吧。」胡七七都有些不好意思形容。

「不一定啊。」

「額…」胡神醫雖然不認同,但也不好反駁,只好委婉地說:「或許可以上,但這是燕京大學,很難考的。林神醫,你再想想。」

“哎喲,查爺,你就別管門不門了,現在怎麼辦啊!”胖子的聲音有些急了,“他孃的比非洲人還黑,你們到底在哪啊!”

Previous article

跟鮮花不一樣,除了用於香水和化妝品製作,葯園裡的藥材還會用於保健飲料的生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