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走!我們快進去。」

看到林天恆也跟在後面,劉平厲喝道:

「你算哪根蔥,有什麼資格進入我們上流社會的世界?」

門口的侍從瞥了眼林天恆,立刻上前對劉平說道:

「劉少你消消氣,這位先生的確在我們的邀請名單之中。你看,我的平板裡面還有他的照片呢。不過這位先生居然沒有身份信息,就單純有個名字和照片,的確有些奇怪……」

惡魔總裁,我沒有…… 劉平不屑的哼道:

「你瞧他那窮酸樣,像是我們世界的人嗎?肯定是工作人員搞錯了,把什麼服務員或者廚師的身份信息,弄到我們會員的界面里了!」

門口的侍從仔仔細細打量了下林天恆的穿著,覺得劉平說的的確很有道理。

於是他點頭哈腰的將劉平等人迎了進去,然後將林天恆擋在門外。

臨走之前,劉平還不忘回頭嘲諷道:

「下等人就是下等人,這輩子都只能像條狗一樣,站在門口可憐巴巴的看著。」

林天恆淡淡說道:

「相信我,你會後悔的。」 所以閔敬元雖然不甘願,可嘴裡依舊應聲道:「微臣不敢,微臣謹遵陛下旨意,定會安撫好計敏德等人,不叫他們生亂。」

魏寰點點頭,神色柔和幾分:「朕知道閔大人一向忠心耿耿,定能替朕辦好差事。你和你哥哥好生盯著計敏德,等朕回去之後,定然會有封賞。」

閔敬元聽到她這般安撫之言,心中不平才好了一些。

陛下還是看重他的,只是眼下朝中情況不明,有些事情讓齊文海出面,比他出面要更合適。

兩人得了吩咐之後,便準備告辭離開,只是齊文海猶豫了一下,突然開口問道:「陛下,老臣有一事不明,還請陛下替老臣解惑。」

魏寰看著齊文海,隱約猜到了他想問什麼。

果然,齊文海說道:「老臣想知道,等陛下回宮之後,準備怎麼安置姜雲卿的身份?」

魏寰看著齊文海平靜道:「她是先帝親封的皇太女,更是我赤邯未來的儲君,先帝遺詔在那裡放著,朕既然遵守遺詔登基,那齊丞相覺得,朕該怎麼安置她?」

齊文海沉默了片刻,才說道:「老臣明白了,陛下安心在此養傷,最遲十日,我等必來接陛下回去。」

「好,朕等你們。」

……

齊文海和閔敬元沒有在安俞久留,見過魏寰,跟她私下說過話確認她處境安全之後,二人便如同來時一樣匆匆忙忙的返回了赤邯。

君璟墨派了人隨行「保護」他們,而閔敬元憋了一肚子的話,只是礙於身邊有人再加上之前吃了虧所以才一直忍著沒說。

等到出了安俞,坐上赤邯派來接他們的馬車,而附近也赤邯的人圍著,大燕那些隨行「保護」的人被攔在了外面,遠遠跟著他們之後。

末世重生:魔方空間來種田 閔敬元才迫不及待的問道:「齊丞相,陛下之前的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

齊文海看著閔敬元。

閔敬元說道:「就是陛下說姜雲卿的事情,陛下之前那些話,難道是想要繼續把姜雲卿當成赤邯的皇太女?她可是大燕的皇后……」

「大燕皇后又能如何?」齊文海看著他。

閔敬元一愣。

齊文海說道:「閔大人是陛下心腹之人,當知道陛下這個皇位是怎麼來的。」

「先不說陛下膝下沒有孩子,就說皇室之中的那些後輩子孫,你覺得陛下會放心讓一個曾經被她害死了生父生母,甚至奪了皇權之位的人的孩子來繼承她的皇位嗎?」

「可是,不是他們,也不能是姜雲卿啊,她和燕帝……」

閔敬元被齊文海的話弄的腦子有些混亂,他覺得齊文海的話不對,卻又挑不出錯,最後只能有些語無倫次說道。

「我知道皇室之中的人不適合,可是姜雲卿難道就適合嗎?」

「她是大燕的人,又是大燕皇后,腹中還懷著燕帝的孩子,她怎麼能當我赤邯的儲君?」

齊文海聽著閔敬元的話搖搖頭:

「閔大人,從來沒誰說過,一國皇后就不能當他國儲君的。」 其實林天恆想快速進去,辦法實在太多了。

給黑虎和張於歌打個電話,分分鐘他們就會親自出來接林天恆。

又或是林天恆直接放出厲鬼,這幾個侍從根本不夠看。

但林天恆這樣做,實在太便宜滿嘴噴糞的二比了!

所以林天恆還特別叮囑黑虎,千萬別帶人出來接他。

「哈哈,這估計是我今年聽過最好聽的笑話了。你一個只能坐計程車的窮小子,居然還敢威脅我們商盟的二星會員,實在太不自量力了。」

「也就是我們忙著去參加會議,不然你小子今天絕對要被打斷腿!」

「有本事你丫的別走,就在門口等著!我們劉少只要開完了會,絕對要你小子好看!」

青遠商盟的這些一星會員們,實在覺得林天恆腦殘的可以。

在一沒人脈,二沒鈔票的情況下,居然敢挑釁尊貴無比的二星會員。

這樣的愚蠢行為,簡直就是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聽著周圍人對林天恆的奚落和威脅,周雲忍不住陰陽怪調的嘲笑道:

「哎呀,林天恆,我本來還以為你是個有為青年。現在看來,你這種小人物,最多也就跟一些鄉野農夫裝裝比。現在見到真正的有為青年,你就只能任人羞辱了~」

一瞬間。

親戚聚會上的憋屈,以及莫名其妙的脫衣秀。

種種積壓在周雲內心的不滿,此刻都化作雲煙。

彷彿是被烏雲籠罩的太陽,終於得見天日。

不過周雲即便現在很舒坦,但要是等會兒開完會之後,她能親眼見到林天恆被揍到滿地打滾,那她就更加開心了。

馬屁精們嘲諷的差不多之後,面露不屑笑容的劉平,這才緩緩開口嘲笑道:

「你說我會後悔。那我倒是非常好奇了,我會怎麼個後悔法?」

周圍的所有人,都認為林天恆是無能為力,所以只能空口放狠話。

所以為了讓林天恆更加難堪,劉平這才刨根問底。好讓林天恆顏面盡失,再也抬不起頭。

這樣大家才能知道,林天恆是個多麼可笑無能的人。

既然對方想知道自己的悲慘結局,那林天恆便如實告知:

「到時候,你會跪著求我進去。但是我得提前告訴你,不論你到時候哭的多真切,頭磕的有多響,我都不會對你有半點仁慈。」

「因為……機會我已經給過你了。是你,不知道珍惜。」

神農別鬧 「噗嗤!」

劉平非但沒有生氣,反而被林天恆給逗笑了。

他非常誇張的,捂著肚子大笑了起來。而且站在遠處的林天恆,隔著老遠,都能清晰的看到劉平眼角笑出的淚水。

不止劉平。

那些想拍劉平馬屁的一星會員,全都笑的拍腿跺腳,好不熱鬧。

一個連門都進不了的下等人,現在居然放出狠話,說要劉平這個堂堂二星會員,等會兒來跪著求他進來。

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無一例外,所有人都認為,這是林天恆惱羞成怒之下,才放出的可笑狂言。

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淚水,劉平這才緩和了下來,戲虐的盯著林天恆說道:

「看在你逗笑我的份上,如果你早點滾蛋,這件事情就算了吧。畢竟跟個傻子計較,反倒降低我的身份了。」

在劉平眼中,能夠說出這狂言的。

要麼是實力恐怖的大佬。

要麼是腦袋不正常傻子。

而眼前的這個窮酸小子,顯然不像是前者。

周雲悄悄拉了下自己女兒的衣角,小聲說道:

「女兒你看到了沒有?這個林天恆,就是有點閑錢的廢物。稍微碰到厲害一點的能人,就立刻變成只會妄想的神經病了。」

不知道林天恆在想什麼的周夢瑤,也跟其他人一樣,將林天恆的這番話,當成了惱羞成怒放出的狂言。

耳邊的陣陣譏笑,讓周夢瑤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

她生怕別人知道,自己曾經喜歡過這個只會吹牛比的男人。

看到女兒的神情舉止,周雲頓時笑了,又小聲說道:

「別看這個小子了,省的別人誤會。你乖乖聽媽的話,等會兒進去開完會之後,我跟你物色一個比劉平還厲害的男人!」

周夢瑤忍不住瞥了眼林天恆,但想起周雲剛剛的話,她又連忙將目光收了回來。

「嗯。」

輕輕應了聲,周夢瑤接受了周雲的提議。

……

跟在劉平的後面,一行人快步走向會議廳。

即便這些人已經消失在大廳內,但林天恆卻還能聽到那陣陣刺耳的嘲笑聲。

確定劉平他們走了之後,一個好心的侍從建議道:

「小哥,你還是趕緊走吧。剛剛那個劉平,有錢有權,兇惡得很呢!」

林天恆淡笑道:

「呵呵,沒事。畢竟再兇惡的狗,也終究會被人給馴服。」

旁邊的侍從嘲笑道:

「你廢話那麼多幹嘛,人家『大佬』可是在等著劉少出來跪地求饒呢。 今夜有喜:誘拐腹黑BOSS 不過我覺得『大佬』等到的,只可能是一頓暴揍~」

「哈哈哈哈……」

其他的侍從也都肆無忌憚的嘲笑了起來。

豪華會所的會議室內。

一張類似雪茄的長條會議桌上,兩邊正坐著十幾位不苟言笑的三星會員。

並且雙方陣營的後面,都站著無數的二星會員和一星會員。

他們的身份太低了,所以只能站著。

「呼~終於及時趕到!」

「好險!就差5秒鐘,咱們就遲到了!」

「還好沒遲到,要不然我剝了那小子的皮!」

在最後幾秒鐘的時間裡,劉平等人終於是及時趕到。

要是在晚一點,他們的會員身份,可就要按規矩被取消了。

周夢瑤也想站過來,但卻被侍從給擋住了。

「不好意思小姐,您不是我們青遠商盟的會員。」

周夢瑤著急解釋道:

「是我媽媽帶我過來的,她是你們這兒的會員!」

侍從剛要開口,劉平擺手說道:

「這個人是我帶來的,我作為二星會員,有資格幫商盟引進新會員。」

聽到這話,侍從立刻讓開了路。

而周夢瑤則感激的看了眼劉平,並且心裡在想,這個相貌普通劉平,的確要比林天恆厲害多了。

「開始會議吧。」

說話的,是八方酒館的人。

他剛要接著往下說,但黑虎幫的小弟卻站了起來,厲喝道:

「我家先生還沒有來,這會還不能開!」

八方酒館的小弟哼道:

「雖然不知道你家先生是誰,但咱們可是說好的,這次會議敢遲到的,都得被取消會員身份。所以既然這個先生被取消了會員身份,那這場會議自然也就沒他的份了。」

嘩啦啦……

黑虎幫陣營的所有人掉頭準備離開。

時間在一點點的過去,陸奇在焦急的等待著,大約過去了一炷香的時間,玉符之上傳來了一道虛弱的女聲:「陸……奇,我費盡全力終於逃到了內特森林,那些皇族之人追到這裡之後,竟然不敢向前追擊了,所以我暫時脫離了危險。」

Previous article

季芙蓉低頭苦笑,「真希望這是最後一次。」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