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謝謝誇獎,可是最後還是輸給了你。」時漾捧著杯子溫和的笑笑。

看著時漾凍得通紅的手,游年心裡心疼的要命,還是裝著好奇的樣子道:「你來的比我早很多啊。」

時漾抿了一口熱茶,搖搖頭,「還好吧,我一來漫展沒多久,就被拉去拍照了。」

「你的水晶獵龍者很好看。」游年認真道。

「嗯,你的暗隱獵獸者也超級帥。」時漾也誇道。

天知道,游年心裡有多高興,想都沒想脫口而出:「要不以後一起玩cos?」

時漾軟軟的笑道:「好呀,我也是第一次玩cosplay,希望大家喜歡。」

「嗯,一定會喜歡的,對了現在這麼冷,我們去個暖和的地方吧!」游年提議道。

時漾暗暗搓了搓通紅的手,道:「好。」

終於撐過拍攝時間,隨行攝影師去了另一輛車,游年立刻迫不及待的坐到時漾旁邊,捂住時漾冰涼的手,不再壓抑自己的心疼,道:「我怎麼這麼傻!竟然想不出是你!早知道就選衣服最多的英雄了,時漾你知道你給了我多大的驚喜嗎!我好開心,真的真的。」

說著拉著時漾的手按上他的心臟位置,時漾縮了縮手,覺得游年掌心燙的驚人,隔著盔甲,都能感受到游年炙熱的體溫與強有力的心跳。

主動送上自己的唇,含糊不清道:「你……開心就好。」

游年摟緊時漾,從時漾那裡取得主導權,加深了這個驚喜之吻。 “呵。 看來這關子賣的還挺深啊。看來,我還不能小看你們兄弟兩個人啊。這小小年級就鬼頭鬼腦的。”司空冷語可以說是咬着牙說着這些話。可是,司空翼就當自己沒有聽出來。

今天晚上就能見到媽媽了,這個可比什麼消息都要好。這個可是他們興奮的主要動力,所以,爸爸的種種反應對現在的他們來說,什麼也不是,什麼也不算。

這是他們第一次這麼期盼着夜晚,這麼的希望白天快點過去。

這個夜晚,在一個私人住所裏,有一場聯誼宴會正在舉行。這個住所並不是非常的大,大概有三百來平米吧。兩層小樓。還有一個一百來平米的院子。種着很多綠色的植物。當初那個非常節約的郝德雲,此時也看不出他的節約了。買這麼大的房子,雖然說是在郊區啊,可是也是很貴的啊。北京的房價不比別的地方啊。

不過,只有白筱才知道,這個房子根本不是郝德雲的,他沒有變,還是那個非常鐵公雞的老闆,這個不過是爲了讓人家覺得他很厲害才故意租的。而且這個房子的主人,的確是沒有人知道的,所以,也使得他這個租房子計劃纔沒有被別人拆穿。當然了,爲什麼白筱會知道呢因爲這個房子的主人白筱很熟悉嘛。不就是李子旭的嘛。

呵呵。所以啊,爲什麼他會租在這兒,也就順理成章了吧。

這個私人的住所裝修的分外典雅,總有幾抹的意大利風情在裏面。十步一個花瓶,百步一個雕塑。三層的水晶吊燈。各種式樣的雕花吊頂。天使的圖案在這個房了裏隨處可見。紅木的各種傢俱放在這裏,一點也不顯得奇怪。用的杯子都是水晶杯。這貨,高檔啊。只要打掉一個杯子,都是好幾百啊。

所以。爲了防止杯子掉到地上而粉碎,還全部鋪了波斯的地毯。

看那郝德雲,一身休閒西裝,要說他和這個房子搭吧,還真不怎麼搭。唯一搭的,可能要算那抹的油光的頭吧。那髮膠可能都用了一瓶了,才呈現出那樣的效果。挺立,如刺一般。一臉的笑容,直接就露出了他的八顆牙,好在牙也挺白的。不會對不起觀衆。

當然,司空冷語他並不認識,可是司空純他認識啊。佯裝着對司空冷語很熟悉的感覺,郝德雲一路微笑的向他走過去。熱伸的伸出雙手與他相握,高興的說道:“司空先生。久仰久仰。我是德雲文化的總裁,郝德雲。很高興能認識你啊。”

“你好。”司空冷語禮貌性的說道,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該不會是兒子今天晚上就想讓他見這個人吧。這個人,很平凡啊,有什麼好見的呢他實再是沒有看出來啊。

“司空先生,來來來,裏面請,裏面請。”郝德雲親自招呼着司空冷語,因爲這是他今天晚上的目的嘛,別的客人,他讓公司的員工去招呼都差不多了。只有李子旭,那是要白筱去招呼的。只不過,李子旭今天晚上沒有來。其實也不是李子旭不來,而是他故意不讓他來的。因爲小朋友不是說了嘛,今天這個事情啊,還非得讓白筱在場不可。只要有白筱在,一切皆有可能啊。

所以,他把李子旭給支走了。當郝德雲,帶着司空冷語來到一間會客室。裏面坐着的正是白筱。

“白筱,來來來。我和你介紹一下哈,這位是天輝集團的司空總裁。”郝德雲滿臉堆笑的介紹道。

不過這被介紹的兩個人可都頓時呆立在那兒了。這兩個人說實話,還有別人介紹嗎他們可不是一般的熟人啊。

當司空冷語看到白筱的那一瞬間,他真的是驚呆了。她不是已經死了嗎難道她根本沒有死嗎她當然只是裝的嗎爲什麼要讓他們以爲她死了呢爲什麼要做出這樣的事情呢司空冷語是滿腹的疑問。

白筱也沒有好到哪裏去。她皺起了柳眉,爲什麼他會到這兒來他是怎麼找來的明明這些年來,所有的人她都完全沒有聯繫啊,自己的行蹤又是怎麼會被他發現今天他的到來又是爲了什麼是來找她的麻煩還是有別的什麼目的不管如何,她都要冷靜的對待。今天的她,已經不再是七年前的她了,她可沒有當初那麼的傻。

白筱溫柔的一笑,伸出自己的右手,輕柔的說道:“司空總裁,真如傳言一般,長的又帥又有男人味,怪不得,業內很多人說,像您這樣的男人,真是不可多得的。您可是大家公認的鑽石王老五啊。”

“白小姐真是客氣了。我聽聞白小姐現在可是銷售部的第一把交椅。從現在這樣的情況看來,這個傳言一點也不假啊。以白小姐的美貌,還有白小姐的口才,這把交椅可是坐得很穩當的哦。”司空冷語雖然是這麼說,可是臉上卻有一抹輕笑。他的言外之意,白筱又怎麼聽不出來。

他這可是在暗諷她呢,說她是那種花瓶一般的存在,是靠着自己的臉蛋和身材勾引男人得到現在的位置的。至於他說的什麼銷售部的第一把交椅。哼,她可不記得自己在這個位置上坐過哦。肯定是他想不到什麼詞,所以才編出來的吧。哼,他還真是沒有變呢,對於自己不瞭解的東西,他還真是編不出什麼像樣的謊話呢。活該。

不過這麼多年過來了。他除了更成熟之外,沒有任何的變化,也許他現在娶的太太對他真的是照顧的很好吧。所以,他纔會如此的年輕依舊吧。不過,再怎麼樣,他們之間也不可能的。既然是這樣,又爲什麼還要再見面呢真的是有夠無聊的。不過也不知道他現在的老婆是什麼品味,居然會給他的花襯衫搭那麼土色的領帶。真是有夠掉渣的。其實這些東西都是司空冷語自己整理的。不過因爲當時很抓急,所以根本沒有考慮到搭配的問題啦。只不過呢,要說流行的話,這個搭配的確是一點也不流行。

而在司空冷語的眼中,白筱真的也變了。現在的她,成熟穩重的感覺會讓人對她打下第一印象分。再加上她現在的打扮,也入時多了,身材又保持的很好。那些明擺着不是名牌的東西,可是穿在她的身上,都顯出了明牌的感覺。感覺非常的高貴。臉上的腮紅增添了一分魅力。長髮盤在腦後,讓她有一種幹練的感覺。貼身的淡紫色晚禮服,把她玲瓏的s型身材表現的一纜無疑。再配上黑色的魚嘴高跟鞋。現在的白筱給人的總體感覺就是:幹練,成熟,穩重,還有一種女強人的霸氣。

這就是這些年她所成長的嗎看來還不錯嘛,不再像原來那麼幼稚了。也不再像原來那樣,見了人以後不太會表達的樣子。從剛剛她說的第一句話,就能感覺到,現在的她,說話這方面是強了非常的多了。就是不知道強到什麼程度了而以。

“司空先生。這一次來北京,是要辦什麼重要的事情吧。怎麼會有空參加我們這樣一個小公司的聯誼會呢”白筱很好奇,這個聯誼會,應該不會請到津律市去纔對。看來,應該是剛巧撞上的吧。

“這個啊。我當然是來辦重要的事情啊。陪我的兒子玩,就是我最重要的工作了。只不過呢,他們在玩的過程中,看到了貴公司所做的廣告,覺得這個如果是和我們公司合作,對我們公司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剛好又知道有今天這麼一個聯誼會,所以我就過來看看嘍。”司空冷語說的很自然一般。

郝德雲立在那兒反而感覺到不自在,這兩個人說話,怎麼有一種時不時冒火花的感覺呢那他呆在這兒到底好還是不好呢他好想從這兒解脫啊,可是誰來救救他啊

“兩位,坐下來,好好的喝一杯吧。不要爭鋒相對了。”司空翼送了兩杯東西進來,順便把那個多餘的人給拖了出去。

司空冷語看到兒子臉上的那個表情,就頓時明白了,原來這兩個小傢伙早就知道了他們的媽媽是在這兒上班的,跑到這兒來,還搞什麼要參加宴會。全都是爲了見到白筱而以。哼,兩個臭小子,看我回去以後怎麼修理你們兩個。

白筱從司空冷語的臉上表情,特意也去看了那個送東西進來的男孩子,不由的心想到難道,這就是我的兒子這就是我的兒子嗎長的和司空冷語真像啊。不過,他這麼小眼睛就不好嗎看來也是司空冷語沒有好好的照顧他,天天讓他們玩電腦看電視的原故吧。這麼小就戴眼鏡了。真是的。不過,他長的好高哦。應該比同齡的孩子高吧。而且一臉很聰明的樣子。想到這兒,白筱的內心不由的一陣的心慰。

七年來。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孩子,她這個做母親的,還是有一種心情激動的感覺。她多想衝上前去,抱孩子抱在懷裏。可是,當初的條約說過,她不能去影響孩子的生活,也不能和孩子相認。所以,哪怕她再想,她也要剋制自己的感覺。咬了咬脣,讓自己表現的儘量的冷漠。

“白小姐。現在沒有外人了。能不能說一下你當年的奇遇啊你是怎麼從津律市跑到北京來的呢而且,當初我們都以爲你已經死了。可是沒有想到你還死而復生了。卻沒有和我們任何人聯繫。你是不是也太絕情了一點”司空冷語這麼說的時候,把玩着兒子送來的紅酒。這杯紅酒看上去就有些年份。就是不知道保存的好不好,味道如何。

“都已經過去了。又何必再提呢只能說運氣好吧,能來到北京,進入現在的公司工作。從小小的職員到了今天一個部分經理的位置,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我的錢已經足夠養活我自己。這就夠了。至於沒有和你們聯繫。這也是當初契約上說的啊,不能和你或是孩子有任保的聯繫,否則就要退還你五十萬吧。可是,哪怕是現在,我也沒有五十萬的存款啊。也許有一天,我能籌到一百萬的話,也許我就會把這些錢摔在你的臉上,然後去見我的兒子們吧。”白筱說這話的時候,也是故做輕鬆。

“是嗎你那五十萬是打算付給我的利息嗎”司空冷語很想說,他可是不是看得上那五十萬的人吶。想利用五十萬來見兒子,真是想得太那什麼了吧。

“呵。我知道你看不上,可是你要想想,對於一個上班族來說,五十萬,已經是非常多了。已經可以買半套的房子了呀。怎麼,我花五十萬在遠遠的地方,看看我的兒子也不行嗎”白筱問道。

“哈哈哈。如果我說不配呢”司空冷語好笑的看着她。

“那就這樣吧。把你們公司的全部廣告都交給我們公司做。這樣的話,或許我可以考慮考慮吧。你要知道,現在兒子已經見到我了。哪個孩子不想念自己的母親啊所以,我相信,他們會很樂意見到我的。如果我不去躲的話,那我就不能保證我還能遵守那個契約哦。到時你可別找我。”白筱一臉自信的說道。

司空冷語絕對想不到,原來白筱現在已經腹黑到了這種程度了,開始會利用一切對自己有用的東西了。所以她去外面談判纔會那麼的順利啊。以前的她傻傻呆呆的,一點也不會做這種事情。可是現在呢,她感覺自己有的時候爲了公司節操都可以掉一地。對於那些渣渣的競爭對手。她總是用語言攻擊的對方一點反擊能力都沒有。

“沒有想到。現在的你連自己的兒子都能拿來做威脅了。我想,如果兒子聽到你的這些話,一定會對你非常的失望吧。你覺得這樣真的好嗎”司空冷語提醒道。 兩人換下cos服,趁著定點攝影機還沒開始錄的時候,游年終於把時漾親密無間的攬入懷裡,沒有鎧甲的阻礙,游年更加真實的感受到懷中人的柔軟。

游年吻了吻時漾的發頂,然後把下巴輕輕擱在時漾肩膀上,耳語道:「漾漾,我好像更喜歡你了。」

時漾圈住游年精瘦的腰身,揚起一絲滿足的笑意,「很早就想給你一個驚喜了,可是一直找不到機會,現在終於有機會啦,而且還宣示了主權。」

游年看著時漾紅潤的臉頰,想起自己的那些話,自責又後悔,誰說他的時漾不在乎他!為什麼他想要時漾吃醋?!他的時漾那麼不喜歡上鏡都為了他來了綜藝,以後節目播出之後說不定還會遭到很多非議,詬病,他有些粉絲的挑剔,想到這裡,游年真的有些捨不得了。

「漾漾,給我驚喜的方式很多,為什麼選擇這種?」

「是啊,我也不知道,可能我也想宣示主權吧。」

「可是,你知道用這種方法,會有很多人質疑你,我捨不得啊……」游年心疼的看著時漾道。

「是啊,可是我相信你會保護我的,不是嗎?」時漾認真的看著游年道。

時漾的眼神堅定又溫暖,游年心裡一軟,時漾,我拿你真的一點沒辦法啊。

慢慢鬆開時漾,在時漾的額頭上落一個輕吻,「好,我的女孩兒,我一定會保護好她的。」

這時候秦瑤帶著工作人員裝固定攝影機,兩人又回到了那種初見面的羞澀尷尬的氣瘋中,看著秦瑤心裡瘋狂的吐槽。

為了拍這個綜藝,游年時漾雖然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遊玩,一起逛街,可是這樣時漾就更忙了,醫生這個職業本來就不輕鬆,現在再加上多了一個綜藝,時漾也是有些力不從心,游年也從輕鬆的假期開始忙碌起來,正好接了一個關於中醫題材的電視劇,正在突擊中醫知識,更加光明正大的黏著時漾,一副小奶狗的樣子。

秦瑤已經敲了很久游年家的門了,好的,沒有人,熟練的從地毯下,找到鑰匙,嘆了口氣:「就學時漾吧,人家把鑰匙藏地毯下,他也把鑰匙藏地毯下。」

打開門……一室的安靜,乾淨的不要不要的,秦瑤告訴自己,深呼吸,深呼吸,世界如此美好,她不能吐槽了,最近幾天看著他倆錄綜藝已經快把這半輩子的槽全吐完了。

扭頭就敲響了時漾家的門,很快就有人開門了,不出秦瑤所料,游年開的門,還沒等秦瑤說話,游年就豎起食指,放在唇邊,一個勁兒的做噤聲的動作。

「噓——,時漾太累了,睡著了,輕輕的輕輕的,別大聲說話。」

秦瑤無奈的比了個OK的手勢,點點頭。

走進卧室,游年在時漾卧室里放了一個摺疊小桌子和椅子,坐在床旁邊,時漾睡著了,摺疊小桌上,地板上都攤滿了關於醫學的書和筆記,還放著一副眼鏡,秦瑤知道游年一旦認真學習,一定會帶著眼鏡,顯然這次也一樣的用工。

游年把書收拾好,輕手輕腳的帶上門,去廚房給秦瑤倒了杯水,在沙發上坐下,「具體的日期定下來了?」

「是啊,這次可能有的忙了,你知道這個醫學題材的電視劇,真的要了解很多知識。」秦瑤感嘆道。

游年也揉了揉太陽穴,「是啊,要不是時漾還給我講解一下知識,我覺得靠我一個人真的會瘋的。」

「是是是,我知道,現在半句話離不開時漾。」

游年幸福的笑笑,真誠道:「秦瑤謝謝你,要不是你,我一定不會認識時漾,不認識時漾,我會怎麼辦啊。」

命定總裁妻 「行行行,只要你倆以後結婚請我喝杯喜酒就行。」秦瑤看慣了游年嬉皮笑臉的樣子,嚴肅起來還真的有點受不了。

秦瑤把關於醫學題材的電視劇的具體事項和游年交流好了,就把空間留給了這對小情侶,畢竟游年馬上也要忙起來了,到時候更是忙的見面都難。

……

時漾是被卧室外的叮呤咣啷吵醒的,眯著眼睛出了卧室,進了廚房,看著游年正在手忙腳亂的煮一碗面,慌亂的樣子,讓時漾忍俊不禁,扶好擺正快懸在邊緣的碗,側頭看著游年,輕輕抹去游年額頭上的汗漬:「怎麼想起來做飯了?」

游年看著煮的已經有點爛的面,苦笑道:「漾漾,我好笨啊。」

「怎麼了?為什麼會這麼認為?」

游年挑起一根面,嘆了口氣,「我連一碗面都做不好,怎麼辦!」

時漾拿過游年手裡的筷子,夾了一筷麵條,細細咀嚼道:「還行吧……」

沒等時漾說完,游年趕緊把筷子搶過來,迅速挑起一筷子面,也吃起來,幾秒后就皺眉了:「我的天,一點味道都沒有!哪裡好吃了。」

時漾無奈的搖了搖頭,「我還沒說完呢,我說『還行吧,就是沒放鹽』。」

游年委屈的看著時漾,抓著時漾的手,道:「漾漾,我……什麼都做不好,你還會要我嗎?」

時漾摸摸游年的頭髮,認真的說:「要你,就算再沒用都要你,好不好?還有,我家游年演技那麼好,那麼厲害,對我也那麼好,我怎麼捨得放棄呢?」

游年輕輕吻上時漾的額頭,時漾能感覺的游年的唇都是顫抖的,他說:「漾漾,這是你第一次,說我家游年!」

時漾一愣,不禁莞爾,看來還是她表達的太少了,男孩子其實和女孩子一樣都需要認可的,沒有哪個女孩子不希望男朋友對她說喜歡和愛,同樣男孩子也一樣呢,她能體會到游年每次宣誓主權的時候,眼中的激動與開心,她也能感覺到游年對她說喜歡的時候,她內心愉悅,所以想到他對游年的表白還是太少了,就有點懊惱。

默默環上游年的腰,將自己放鬆的貼近游年,「游年,這是我第一次這麼正式的對你說,喜歡,但是這絕對不是最後一次。」

游年的心好像漏了一拍,摟著時漾的手都有些顫抖,「你,能再說一次嗎?」

時漾認真的盯著游年的眼睛,成功從游年的眼中看到自己倒影,溫婉一笑道:「游年,我……喜歡你。」 “一向只知道要達到目的,冷漠的司空冷語上哪去了怎麼現在你也會顧及到親情這種東西嗎我一直認爲這種感情在你的生命中是完全不必要的一種存在。 你覺得呢”白筱絲毫也沒有放鬆自己的口。

我出生在九六 司空翼和司空純完全沒有想到,他們的父母再見面居然會是這樣的爭峯相對,正常來說不是應該彼此的訴說那些年的思念,然後兩個人再一起如何如何嗎怎麼,怎麼會變成這樣啊“哥,你覺得,爸爸是不是和媽媽有什麼仇之類的啊”

“不知道啊。我總感覺當初爸爸媽媽真的沒有什麼感情的樣子。或是說,爸爸根本就不愛媽媽。所以,他對於我們找到媽媽的事情並不怎麼高興的樣子。”司這純說道。

“天吶。爲什麼會這個樣子啊。難道要把他們兩個放在一起,比登天還要難嗎老天爺,你是不是在耍我啊”司空翼恨不得大喊出聲,可是如果他大喊,裏面的人就聽見了。所以,他剛想大聲說,就讓純給捂了嘴,然後就唔唔的把上面的那些話給說完了。

兩個大人完全沒有想到孩子們會在外面偷聽。只當是兩個人的世界。那你一言,我一語的,話裏面都是滿滿的刺。

“哈哈哈。要說沒有感情,好像你白小姐比我更厲害啊。如果我沒有記錯,當初你跳海自殺了吧,可是你卻沒有死,怎麼不回到程凱的身邊呢他一直是喜歡你的,而且你也答應了他要和她一起生活的。你把我兄弟拋下了,自己躲到北京來快活了。你還敢說你重感情”司空冷語真的是氣瘋了吧。什麼話都拿出來說了。

“喲。瞧您說的。當初要不是你,我至於那樣嗎也許我都不會到北京來,永遠只是一個小小的職員而以啦。至於程凱,他是局內人嗎你就把他擺出來說事兒。真是的,我就不明白了,如果我真的和他在一起,你就看着舒服了那以後你的老婆是不是都可以和兄弟分享啊那感情好,程凱也不用找老婆了,和你共用一個就好了。”白筱輕蔑的笑聲讓司空冷語更加的生氣。

丫丫的,這丫頭幾年不見,嘴厲害了不少啊。居然敢這樣和他說話了。當他司空冷語是什麼人啊,說的那些話比那粑粑還臭。

不過他司空冷語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嘿嘿,你當初也別怪我。咱們是一個巴掌拍不響,不是你自己那麼白癡讓你那個繼父騙的話,也不用爲了五十萬而着急啊。如果不是爲了五十萬,你也不會和我契訂簽約啊。不會和我契訂簽約,也不會幫我生下那兩個孩子。咱們呢,半斤八兩,你這個五十步笑百步的態度還是不要爲好,免得傷了合氣啊。”

“哈。是。沒有錯,當初的我呢,是很笨,是沒有頭腦,什麼東西都聽別人的。人家說一,我肯定不會說二,人家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我就是這麼的傻啊。可是,你既然要生孩子,怎麼不走一個聰明一點呢非要找我這麼傻的人幫你生,你就不怕以後你的兒子是白癡二百五啊”白筱嘻笑道。

司空翼和司空純在門外一陣的冷汗,媽呀,你們吵歸吵,別把他們帶上好吧。他們是無辜的啊。不過,要說真無辜也不是,因爲如果不是因爲他們,這兩個根本不會見面,那根本不會見面不根本不會吵架了嘛。所以,這也是他們兄弟兩個人自找的。真是沒有人罵,找找人來罵,而且還是被人家背後罵。不過好歹也是她兒子嘛,幹嘛咒自己的兒子是白癡二百五啊

“呵呵。雖然你這個人做事是很呆。不過我要成認啊,你讀書的確是很厲害啊。老大可能就有一點遺傳你這點。一天到晚就是抱着書看,一分鐘不看,他都會死啊。唉。好在別的地方沒有再像你了。如果像你一樣做事很呆,那我就要很頭痛了。”司空冷語一副還好還好的表情。

“那你是說老二就像你一樣嘍。冷漠無情那我真的覺得以後讓他去打殺手吧。只有殺手最要的就是冷漠無情。千萬不要埋沒出息了一個人才哦。”白筱表情誇張的說道。

他們兄弟兩,是躺着都中槍啊。老爸,老媽,你們就不能行行好,放過我們兄弟吧。你們吵你們的吧。以後我們再也不幹這種事情了。

兩個人在心中的吶喊,別人當然是聽不見的。不過說以後再也不幹,估計也沒有什麼以後了。

“無所謂,隨便你怎麼說,反正他們長的像我更多一點。人家一看就知道是我的兒子。”司空冷語真是沒東西比了嗎連這個也拿出來比

“那我更無所謂啊。誰知道他們是我的兒子啊。像不像都行啊。”白筱表現在更加的大方。真不知道今天晚上老闆幹嘛叫她來,嫌她最近太開心了,讓她堵心來的真是的。

“好了好了。我也不和你吵了。再吵下去一點意思也沒有。至於合作的事情,到時叫你們老闆再來找我吧。和你一個女人家談,能談出什麼來女人除了能在牀上,真不知道還能在哪裏有用。哼。”司空冷語說完就站起了身,會聽兒子留下來參加這個宴會的他,簡直就是一個笨蛋。比什麼都還笨的笨蛋。

來這兒比早上還生氣。早上因爲那件事情他已經夠生氣了。現在還要被這個女人氣。而且這個女人還真的是有本事,七年前,他就是因爲她而變得很容易生氣。而且這個白癡居然一點也沒有發現。七年後,他還是會爲她生氣。他真想給自己來一巴掌,把他自己打醒。

白筱直接就衝到他的面前,將他攔在那裏,“你的嘴巴放乾淨一點可以嗎你什麼意思啊什麼叫女人只能在牀上有用啊是,我也承認,有一部女人是這樣的。可是女人強的也不是沒有,武則天不是女人嗎花木蘭不是女人嗎蘇三不是女人嗎還有,你媽不是女人嗎請你在罵女人的時候,最好想清楚一點,不要把你自己的親人都罵進去,你這個白癡。我看,以後你兒子要是變成白癡的話,一定是有你的遺傳因素在裏面。真的。不要再怪錯人了。要怪只能怪你自己。”

白筱此時比他更想離開這裏。答應今天晚上來這兒的她真的是豬,她明明在家裏打打遊戲,看看小說,更容易打發時間好不好哼,讓她來這兒,簡直就是在浪費她的時間,雖然她不是什麼大老闆,可是她的時間一樣是很寶貴的。爲了這個男人而浪費,真一點也不值得。

她白筱多久沒有罵髒話了不知道有多久了。自打坐上了這個位置以後,她還真的沒有怎麼罵過髒話。可是,她現在發現,一見到這個男人,她就有想抓狂的衝動。真不知道自己以前爲什麼會愛上他難道就是因爲他長的比較帥擦擦的,真沒有想到原來的自己是如此的膚淺。愛上這種沒心的男人,只會讓自己痛苦。

虧她前兩天還想到他,還在想他們之間的孩子。看來一切都是多餘的,沒有必要的。從今天起,她就是要和李子旭好好的過他們二人世界的生活。她根本就是要接受李子旭,畢竟人家爲她改變了那麼多,這總是事實吧。這就證明他是有多麼的愛她吧。怎麼也比和這個男人在一起好吧。對。就是這樣。幹嘛非得鳥這個臭男人呢

白筱在心裏狂罵着。也是在說服她自己。說實話,白筱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在想什麼了。現在的她,只是偏執的認爲,一定都是司空冷語的問題。她自己一點問題也沒有。她是這樣認爲的。可是,人最怕就是這樣,因爲你越是這樣認爲,你自己其實就越是有問題。不承認自己的錯誤,是很多人沒有長大的表現。

那些成熟的人,之所以做事情總是那樣的讓人羨慕,是因爲他們從來都成認,自己也有不懂的時候,一山還比一山高。千萬不要覺得,自己已經將最高的山峯踩在了腳下。因爲你會發現,當你到達一個山峯的時候,前面其實還有更高的山在等着你。只有抱着學習的心態一直的走下去,收穫纔會越來越多,失敗纔不會讓你痛苦。

不論是學習,工作,還是愛。

眼看着計劃要泡湯了。兩兄弟都無比的失望。唉,早知道會這樣,當初不不那麼努力了。

桌上的兩杯紅酒,還沒有進入主人的口中,它們在靜靜的等待。不知道何時,它們纔會有幸被人品嚐。這將會是它們最大的榮幸。當然,它們絕對不希望自己被人家一口倒進嘴裏。例如,現在這樣的情況。

因爲被白筱那樣說以後,司空冷語實再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了來解決他此時的怒氣。所以,其中的一杯紅酒,一瞬間就被他倒進了嘴裏。也不管能不能一口吞也,也不管是不是會浪費。 游年最近很忙,忙著為之前拍的偶像劇做宣傳,忙著準備馬上就要拍著《醫者仁心》,還要抽空錄《戀愛季》,但是哪怕再忙,游年也一定會一周陪時漾玩遊戲(?)

又是一個星期天,時漾想著好久不直播了,準備直播一會兒,游年看著自己好不容易抽出時間陪時漾,時漾卻要直播,吵著也要一起打遊戲。

說實話,游年已經快到鉑金了,還差三顆星,但是好久不玩了,有點生疏,時漾想著趕緊幫游年到鉑金,完成以下游年多年的願望——離開黃金段位。

「hello,好久不見了。」

此話一出,彈幕很快就刷了起來:

【我室友臨死前想要young神直播】:嗚嗚嗚,我的天,有生之年系列啊,竟然看見young神直播了!

【等young等到花兒都謝了】:我的天啊,是個幾個月young神終於直播了嗎?

【網友dhhdkads】:採訪一下young神,KPL總決賽的總冠軍QAQ本來邀請你成為他們首發中單的,後來換成了弟弟,你後悔過嗎?

時漾終於看到了一條比較能回的上話的問題了,想了想,道:「沒有後悔啊,letter一定比我更能勝任QAQ的首發中單。」

突然一個熟悉的ID映入時漾的眼帘,「要是你,一定會做得更好的。」

時漾一愣,無奈的笑笑,這是當年小練的號,她還差點以為他是騙子封了他的號,想想也過了好幾個月了呢。

又一條彈幕彈出來,瞬間引起了軒然大波。

三界主宰 這是一個名叫「letter弟弟」的號,說:「要感謝young神的賽前指點哦。」

【想吃letter弟弟這顆嫩草】:我去,驚現弟弟的號啊,young神竟然認識letter弟弟!還有賽前指導,羨慕死了,羨慕死了。

【野王killer的小迷妹】:young神的直播間真是個神奇的直播間,之前是QAQ的經理小練,後來又是我男朋友游年,現在竟然連letter弟弟都來了,許願!下次讓我見到killer老公吧!

【游年是我的,killer你們也別搶】:前面的你的老公和男朋友現在都在我床上,你還有什麼好說的!許願,讓游年和killer同時出現吧!

時漾看到這個彈幕下意識的看著正趴在自己床上看劇本的游年,笑了笑,心裡偷偷的回答道:「游年在我床上呢。」

因為前面兩個人的歪樓,時漾直播間的彈幕出現了一種……無法描述的畫風。

話題無外乎就是:游年是我的,killer是我的,和游年killer都是我的。

時漾無奈的看著這些彈幕,最後選擇進入房間,來一把排位,把正常的畫風找回來。

結果一進入房間又引起了新一輪的彈幕……

【我QAQ無敵】:我去,我數數,young神有killer,solo,letter,SO,七狼的好友?!

【solo我在等你娶我】:前面的,別數了,準確的說我們young神就有QAQ全員的好友唄。

【young神帶我飛】:young神,young神,邀請他們邀請他們啊!

經這個彈幕一提,跟隨的彈幕全是讓邀請QAQ的各位。

時漾看著又開始不正常的畫風,默默嘆了口氣,突然覺得肩膀一沉,扭頭一看,原來是游年靠了過來,還趁著時漾轉頭的時候,啄了一口時漾的唇,時漾無奈的笑笑,湊過去吻了吻游年的臉頰,游年眼神一暗,隨後重重的閉上眼睛,再次睜開又是平靜無波了。

游年盯著彈幕看了幾秒,驀地離開了時漾的肩膀,拿起手機,登錄了遊戲。

沒過幾秒,時漾的好友列表上游年的頭像也亮了起來,然後……

彈幕本來已經是亂的可以了,結果經過游年這一攪和最後變成了:邀請QAQ全員,單邀請QAQ隊員,還有分別邀請QAQ兩三個人的,不過killer呼聲最高就是了,還有就是邀請游年。

於是,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氣,抱起葉子的就上了車,對,是我的捷達車,那輛救護車已經被我打爆一個輪胎。

Previous article

回去的時候,發現糜稽正躺在房間裏睡午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