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西河區的這個陳督察真厲害,一個人就放倒了一百多個社團份子。」

「陳督察太能打了,一人一槍,打倒一百多個古惑仔。」

「有他這樣厲害的警察,我們往後更安全。」

一個個看了港島日報的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聊了起來。

宏祥山莊,書房之中。

「老大,這次折了一百多個兄弟,我甘願受罰。」葛大虎說道。

「不關你的事,只怪那個警察太能打了。」許宏祥說道。

「要不要找幾個人,用槍把他幹掉?」葛大虎提議道。

「槍殺警察,影響太大,警隊肯定不會罷休,先把他的情況摸清楚。」許宏祥說道。

「是!」葛大虎點了點頭。

西河區警局,重案一大隊二中隊三小隊辦公室。

「陳督察。」見他走了進來,一個個警員神情震驚的叫道。

「我沒事,大家該幹什麼幹什麼。」陳宇平靜的說道。

「陳督察,你太能打了,能不能教教我?」李興志問道。

「練武太累了,我練了這麼多年,也只能單挑十幾個。」陳宇神情誠懇的瞎扯道。

「陳督察,你不是打倒了一百二十五個古惑仔嗎?」李興志疑惑的問道。

「我手裡拿著槍,那些古惑仔的實力百不存一。」陳宇說道。 一句『有我在』軟化了孫勝男的心,一直以來,她都逃避著對林羽的感覺,但此時,靠在林羽結實的胸膛上,孫勝男知道,這一輩子,她已經栽在了林羽的手上。

趴在林羽的身上哭泣,孫勝男便像是一個小女人一般,也沒有說話,只是盡量的將自己的身體更加的貼近林羽的胸膛,恨不得將自己融化到林羽的心中去。

感受著懷中的體溫,林羽心中微微有些慌亂,孫勝男一直是他心中的一個結,對於孫勝男,他自己也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只知道自己很在乎她,很對不起她。

「小子,趕緊跑路吧,麒麟那傢伙有些頂不住了。」但這一對璧人緊緊相擁著的時候,白馬的聲音從身邊傳了過來。

林羽心中一驚,急忙鬆開懷中的孫勝男,抬頭朝麒麟那邊望了過去,只見麒麟此時已經落了下風,雖然不至於會有生命危險,但卻也顯得極為狼狽,只能憑藉強悍的雷電攻擊將劉主任兄弟死死的拖住。

「戾……」

一聲長鳴傳來,孫勝男的戰魂神鳳重重的砸落在林羽的不遠處,撲扇著翅膀想要重新飛起來,但掙扎了幾下都沒有成功,只能悲鳴著化為一道流光,鑽進了孫勝男的身體里。

另一邊,神鳳的對手,劉強的戰魂劍齒虎亦是哀嘯著消散而去,本來它已經完全的壓制住了孫勝男的神鳳,勝利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但是白馬的加入讓得它失去了所有的優勢,只能與神鳳戰了個平手。

「走!」林羽將孫勝男整個人抱起,身形一躍終身上了白馬的後背,口中大喝一聲。

白馬得令,腹下雙翼鋪展開來,扇動之下衝天而起,伏著林羽跟孫勝男離開了這座山峰。

「父親,別讓他們跑了。」劉強雖然遭受到了林羽的重創,但此時還沒有暈死過去,在見到林羽兩人居然要逃走的時候,便是使勁全身的力氣,朝著劉主任大喝了起來。

劉主任被麒麟纏住,哪裡有機會追殺林羽,但他也知道林羽跟麒麟在修仙者陣營中的地位,此時便是心中一狠,與自家兄長對視了一眼之後,便是猛然暴喝一聲,魂力瘋狂的爆發而出,趁著麒麟措手不及之時,身形猶如炮彈一般急速的朝林羽追了上去。

麒麟雙拳難敵四腿,剛才使用秘法讓劉強動彈不得已經消耗了他很大的一部分魂力,此時面對劉主任兄弟倆的瘋狂爆發,身上立時多了許多道的傷口,見劉主任居然朝林羽等人追了上去,便是急忙想要跟上去。

「你跟我回修仙者陣營。」劉主任的哥哥冷冷一笑,攔在了麒麟的面前,仍有麒麟怎麼衝撞突圍,都死死的頂住,同一時間,一枚綠色的信號彈被他釋放上高空,在空中炸開了一躲燦爛的煙花。

麒麟臉色一變,從林羽那裡他早已經知道了他在修仙者陣營的地位,此時一聽劉主任的哥哥這麼說,心中便是焦急了起來,手上的進攻力道更是增強了不少。但饒是如此, 玄尊大人哪里跑

逃跑中的林羽見後邊的麒麟遲遲沒有跟上來,便是準備掉頭回去看看,但白馬哪裡肯讓他回去,雙翼揮動間,速度再次加快,漸漸的拉開了與劉主任的距離。

「快點掉頭回去,麒麟他有危險。」坐在白馬的後背上,林羽心急如焚,憑藉麒麟的速度,林羽知道,只要麒麟能夠拖得開身,此時應該已經能夠追上來了,但現在的情況卻是劉主任追上來了,麒麟卻連影子都沒有看到。

對於林羽的命令,白馬恍若未聞,依舊急速的前行著,嘴上卻是安慰道:「小子你別自亂了陣腳,麒麟那傢伙的強大你是知道的,憑著兩個傢伙根本無法將他怎麼樣,況且現在這個老傢伙還追上來了,只留下一個跟麒麟對戰,麒麟肯定不會有任何的危險的。」

經過白馬這麼一說,林羽心中也微微覺得有些道理,但此時遲遲未見麒麟追上來,林羽始終覺得不放心,回頭望了幾次,嘆了口氣之後,任由白馬伏著,將劉主任遠遠的甩開。

白馬的速度確實很快,此時情急之下只挑偏僻難走的路,為了安全起見,在甩開劉主任之後,白馬又繼續狂奔了近一個鐘頭方才停了下來。

望著四面的高山,林羽微微愣了一下,將孫勝男抱到一處稍微平坦一些的岩石上邊,望著她脖頸上被劉強掐出來的黑紫色,林羽的心像是被針扎了一般。

孫勝男被林羽這般直勾勾的望著,臉色瞬間刷得通紅,急忙一把別過頭去,不敢再看林羽,今天的事情,給她內心的衝擊極大,把她一直壓抑在心裡的感覺都給爆發了出來,此時的她終於承認,她很喜歡林羽。


然而,孫勝男旋即便是感覺到了絲絲心痛,她偷偷的回頭瞄了一眼林羽,她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心中已經有了別人。

「這個該死的劉強,總有一天我要將你碎屍萬段。」孫勝男脖頸上的黑紫讓得林羽越看越氣,再一看到孫勝男果露在外邊的肌膚,林羽便恨不得重新殺回去。

「你們聊吧,我回去休息……」白馬比較識相,在旁邊轉悠了幾圈之後,感覺氣氛有些不對勁,急忙打了個響鼻,一溜煙的鑽到生肖界中去了。

「你有沒有衣服……」孫勝男被白馬的聲音嚇了一跳,這才想起旁邊還有別人,一想到自己現在衣冠不整的模樣,慌忙將身上果露出來的部位遮住,朝林羽急聲問道。

林羽這才回過神來,眼神朝著孫勝男身上果露出來的古銅色肌膚瞄了幾眼,只看到孫勝男此時身上的衣物本就被破爛,再加上被汗水侵濕,凹凸有致的身材直接便呈現在了面前,林羽不禁咽了咽口水。

「你……」被林羽直勾勾的盯著,孫勝男羞得再次別過頭去,這般小女子姿態卻是沒來未有過的,看在林羽的眼中,只覺得愈加的美麗動人。 上午十點,一群記者湧入西河區警局。

「怎麼回事?」劉芒皺著眉頭問道。

港島的記者很牛,為了頭版頭條,可以整天不吃不喝,港島的律師很拽,為了金錢和名聲,可以不分善惡的顛倒黑白。

「劉警司,那些記者非要來採訪陳宇陳督察。」一個警員說道。

一個個記者衝進辦公室,拿起照相機和攝像機,對準牆上的牌匾一陣猛拍。


「陳督察,你練過武嗎?」港島電視台記者劉佳穎問道。


「練過一段時間。」陳宇說道。

「陳督察,你為什麼能打敗一百多個古惑仔?」港島經濟報記者穀雨雲問道。

「有兩個原因,一是我手裡有槍,二是古惑仔太弱了。」陳宇坦然的說道。

「陳督察,牆上掛的有案必破,是不是有案子,你就一定要破掉?」

「只要我接到的案子,不管有多麼困難,我都會把他破掉!」


「陳督察,大陸那邊奉行命案必破,你是效仿大陸那邊嗎?」

「只能算作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命案必破四個字,有暗示不是命案就不用破案的意思,而有案必破,則能時刻鞭笞我們,竭盡全力、不依不饒的去破案。」

「陳督察,你那麼能打,如果你和世界拳王站在擂台上,誰能獲勝?」

「如果雙方都用槍的話,死掉的一定是世界拳王,如果是無限制格鬥,輸的也是世界拳王。」

「陳督察,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你覺得世界拳王,都不是你的對手?」

「我怎麼說,是我的事,你怎麼認為,是你的事,用不著問我,對不對?」

「陳督察,聽說你槍法精湛,曾擊殺十幾個劫匪,與兩個社團成員,是嗎?」

「不向警察投降的持槍劫匪,又或者持槍的社團成員,我身為港島警察,有義務也有權利消滅他們!」

「陳督察,你這麼能打,為什麼還開槍打那些古惑仔?」

「一百多個古惑仔拿著木棍和鋼管,我又不是超人,難道就只能坐以待斃嗎?我身為港島警察,我要為港島人民以及我自己的生命安全負責!」

「說得好!」劉芒大聲走了進來。

「劉警司。」一個個警員相繼叫道。

「劉警司,你是否支持陳督察,開槍射擊那些古惑仔?」劉佳穎問道。

「以陳督察昨晚遇到的情況,他要是不開槍,我們就只能開會了。」劉芒說道。

「什麼會?」劉佳穎疑惑的問道。

「追悼會啊!」劉芒說道。

「是啊,以昨晚的情況,陳督察不開槍, 精靈之傳奇訓練家 。」一個個警員心中暗道。

「劉警司,你真會說笑。」劉佳穎訕笑道。

「我沒心情說笑,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一百多個古惑仔,為什麼要襲警?很顯然,陳督察為了港島人民,損害了古惑仔的利益。」劉芒大義凜然的說道。

「劉警司,你有什麼根據嗎?」劉佳穎問道。

「前幾天,我們西河區警局,從興盛集團的地下室里,繳獲幾百公斤毒品,一百多支槍支,五千多發子彈,帶隊的正是陳督察。」劉芒說道。

「劉警司,你的意思是,陳督察昨晚遇襲,與幾天前的案子有關?」劉佳穎問道。

「十之八九!」劉芒說道。

記者得到想要的信息,喜笑顏開的離開警局。

「下次面對記者的時候,不要什麼話都說。」劉芒說道。

「是!」陳宇點了點頭。

「把那個牌匾摘下來。」劉芒指了指有案必破。

「劉警司,記者都知道這事了,現在摘下來,怕是不妥吧?」陳宇問道。

「算了,自己小心點,省得陷入輿論漩渦。」劉芒無奈的說道。

下班后,陳宇找了一個大排檔,要了兩瓶啤酒,點了一份砂鍋悶狗肉。

自古以來,民間就有狗肉滾一滾,神仙站不穩之說。

有的人覺得狗肉刺耳,於是將其稱為香肉。


崇洋媚外、鸚鵡學舌、人云亦云的人,總以為國外的東西,都比國內的好。

因為外國人幾乎不吃狗肉,在很多外國人眼裡,狗是人類最忠誠的朋友,那些愛狗人士見到自己同胞吃狗肉,就忍不住上前指責……別人去看中醫,也要唧唧歪歪。

延續幾千年的中醫,救人無數的中醫,不是那些對中醫一竅不通的外國人,以及國內那些沒有真才實學的專家和網路大師可以貶低的。

非典爆發的時候,西藥束手無策的時候,板藍根火了,為什麼?板藍根能清熱解毒唄!

蛇膽和菊花可以明目,老鷹肉可以治療頭痛……

孕婦發燒的時候,為什麼不用西藥退燒,而是用柴胡退燒?

為何要去研製人工牛黃?天然牛黃供不應求,藥用價值太高了唄!

帶孕婦或小孩子去看病,品德高尚的醫生,一般都推薦使用中藥合劑。

像什麼專家和網路大師,只要給他足夠多的錢,黑的也能說成白的,信那些專家和網路大師的,這樣吃不得,那也也吃不得,還不如挖個土坑把自己埋了。

作為至尊腎寶的狗肉,一直都是很多人眼裡的優質食材,你沒吃過狗肉,不代表你父母沒吃過,就算你父母沒吃過狗肉,難道你那些祖宗就沒吃過狗肉了?

趁著沒有狂熱的愛狗人士,陳宇大快朵頤的一陣狂吃。

在很多狂熱的愛狗人士眼裡,他們的家人都沒有狗重要,有的愛狗人士為了救狗,變成一個傾家蕩產的孤家寡人,他們花錢買的那些狗,早晚都會被吃掉。

殺手媽咪:天才寶貝腹黑爹 ?絕不可能!

「先生,你在吃什麼?」愛狗人士張淑華皺著眉頭問道。




「石泉地一切安好,爾等去吧,前方正缺人手呢!」

Previous article

“老大,城外的動靜是不是你搞出來的?我們這邊以爲魔狼進攻,封閉城門幾個小時了。”盛雲緊張的說。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