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行了,這事也是沒有辦法避免的,你多陪陪楊晶就是了,而且下次注意就行,流產一次沒事,如果真的成習慣性流產的話那就壞事了。」

林塵朝著蕭明說道:「你都老大不小了,別總是弔兒郎當的。」

「我知道,哎……」

突然蕭明無語了起來:「我都要結婚的人了,你連個女朋友都沒有,你怎麼知道這麼多?」

「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

林塵一擺手說道:「對了,你是不是還沒有求婚呢?」

「呃,沒有呢。」

蕭明不著急的說道:「春晚才結婚呢,還早呢,求婚我準備國慶。」

「好,我知道了。」

林塵輕輕點頭。

「你知道了什麼?」

「求婚交給我來吧,你放心,我一定幫你求婚完成,讓楊晶感動的可以和你360式都答應。」

林塵認真的說道:「作為你的哥哥,一定會讓弟妹滿意的。」

「謝謝……」

蕭明沒說完也是一楞:「我怎麼感覺你說這話這麼不對呢?」

「你想多了,這是純潔的。」

林塵哈哈一笑,心情也是變得好了起來。

一晃連這胖子也要結婚了呢。

「笑你妹啊,我們四個人裡邊就你還是個單身狗,還他媽的有臉樂?」

蕭明望著林塵沒好氣的說道。

林塵:「……」

……

網上,《大話西遊》的討論依舊不穩不火,畢竟還並未全面開啟宣傳。

但是《刺皇》已經全面開啟宣傳了。

這部電影的預告片相當不錯,同時,一線藝人那立安、江高明、戴珍貞、米佳、樂子蘭、許月等參演。

數一下,簡直就是巨星如雲。

就連龍套也是老戲骨。

可以說這部電影業內期待感那真的是爆棚的。

然後,今天也是在帝都舉行了新聞發布會。

這場發布會並沒有藝人參加,就是導演武冰的一個和記者的見面會。

主要是回答一下大家的問題。

「武導,這部《刺皇》預告片看不出來什麼,這主要是講一個什麼故事呢?」

丫頭,你是我的童養媳 有記者這時問道。

「其實這是一個復仇的故事,類似於王子復仇記,但又不是簡單的復仇,同時也是一個少年的成長史,總之希望大家喜歡,我一直電影其實最終是講人的七情六慾。」

武冰笑呵呵的說道。

「那麼武導,對於《刺皇》您的票房預期是多少呢?目前電影市場票房井噴,您有沒有什麼期待呢?」

另外一位記者問道。

「我拍電影從來不去關注票房,我也不會為了票房而去放棄導演的操守,如今這個娛樂圈太浮躁了,所有的人都是惟電影票房論成功,彷彿票房低的就是爛片,所以我希望年輕導演可以靜下心來,不要迷失在其中。」

武冰微微搖頭說道:「我相信只要努力的去拍攝自己喜歡的故事,同時不去敷衍觀眾,那麼票房肯定不會差。」

兩個問題后,又有人追問道:「所以武導認為現在的電影市場不健康嗎?」

「倒不是不健康,我只是覺得一些導演有點迷失。」

武冰呵呵笑道:「而且去年的電影有幾部不錯的經典影片,我還都是喜歡的。」

不得不說武冰還是比較的老辣。

他的問題是滴水不露,然後先是不動聲色的表示自己對於年輕導演有些失望,但是卻不點名,同時繼續和媒體討論,然後有媒體終於提到了林塵。

「武導,您對於《大話西遊》這部電影怎麼看?之前羅秋平批評林塵是惡搞名著,您是怎麼看的?」

八卦網的小編提問道。

然後這個時候,有公關人員提醒可以不回這個問題,但是武冰卻是擺手:「這個問題可以提,其實我認為你這個問題提的好,我非常欣賞林塵的導演才華,而且他一直沒有固步自封,從愛情劇到武俠劇,又從武俠到喜劇,從喜劇到民國,現在又要拍攝仙俠劇,我個人覺得挺棒的,因為林塵一直跳出舒適圈,有一些導演總是因為拍攝自己擅長的就一直拍攝,雖然票房有保證,但是卻是缺乏了創新……」

這一翻誇讚林塵確實是滴水不露,而且也是導演圈的實情。

很多導演有時候拍攝的時候因為不接地氣了,他們在成功的時候往往就是被身邊的讚美給誇的找不著北了。

就像當初的山爭哥哥。

記得山爭哥哥拍攝的《港囧》雖然票房不錯,但是口碑卻是崩塌,當時他採訪的時候就說過自己身邊全是讚美,所有的人都說你隨便拍吧,反正能火。

為此,山爭哥哥選擇沉澱下來,然後又憑藉著《我不是葯神》告訴所有人他不演喜劇也可以的。

這時,武冰說完之後加了一個『但是』,這個但是讓媒體們都是精神一震,只聽得武冰說道:「但是我認為林塵導演的心思是好的,可是他卻忘記了有些東西是不能隨便瞎拍的,孫悟空是我們每一個人心中的華夏英雄,結果卻是以他為噱頭來拍攝電影,我個人對於這樣的炒作是非常的不喜歡……」

在場的眾多媒體這個時候第一反應是激動。

媽蛋。

這可是大新聞啊。

幾乎新聞發布會一結束,無數的媒體就是已經準備去報道了。

公關人員這時走過來說道:「武導,您恐怕要上熱搜了。」

「呵呵,無妨,目前《刺皇》需要的本來就是熱度,這方面你們多加大一些宣傳。」

武冰呵呵一笑,渾不在意。

不過公關人員卻是苦著臉給領導進行了彙報。

小孩才分對錯,大人只看利益。

米樂影視最終還是選擇跟武冰進行捆綁在一起。

稍後,媒體們進行了瘋狂的報道。

「《刺皇》記者見面會上,導演武冰炮轟林塵惡改名著!」

「《刺皇》記者見面會武冰表示自己並不在乎票房,他只想拍出觀眾認可的電影!」

「武冰聲稱《刺皇》是一部王子復仇記,同時也是一部講人性的電影!」

先婚厚愛,殘情老公太危險 ……

一時之間,媒體們對於《刺皇》進行了報道,然後重點都是放在了武冰炮轟林塵上邊。

在幾家媒體們的推波助瀾下,在背後的黑手的推動下,《大話西遊》也是被批評的面目全非。

站隊。

確切的說這就像是一場站隊。

羅秋平正在酒店裡,最近他是要參加一個活動,但是他沒有想到竟然武冰替自己說話了。

這真的是讓羅秋平給激動壞了。

他最近一直炮轟《大話西遊》根本就沒有任何反響了。

可沒有想到啊。

武冰竟然也是替自己背書。

羅秋平僅僅只是在群眾這邊有影響力罷了,說實話娛樂圈裡大多數人沒有理會他的,也就是一個前輩罷了。

但是武冰並不一樣啊。

在娛樂圈的地位那是響杠杠的。

為此,武冰這採訪里炮轟了《大話西遊》之後那情況完完全全的就不一樣了。

然後,羅秋平也是發微.博說道:「武導說的對,若是我們都不去維護我們自己的文化遺產,那麼將來後輩會罵我們的,所以別管多難,我也要把這件事做成,因為我不想一遺臭萬年。」

「支持武導,支持羅老師。」

「必須封殺《大話西遊》,這部電影絕對不能上映。」

「呵呵,林導不是牛逼嗎?現在好了,武導也出來炮轟了。」

「對,必須抵制《大話西遊》」

……

稍後,一些公眾號大V們開始寫了文章,紛紛都是以『為什麼武冰和羅秋平抵制《大話西遊》』、『為什麼我們要尊敬猴子』、『為什麼猴子不能惡搞』等等吧。

搶熱點是大V們最喜歡做的事情。

這不,率先發這文章的基本上都是十萬加的文章。

彷彿一天的時間《大話西遊》被批判的面目全非。

星火影視。

馬如飛也是來了。

「林導,網上的消息你看了嗎?」

馬如飛不解道:「這武老頭怎麼突然炮轟你了?你們之間也沒有交際啊,況且我們也沒有告訴他一個檔期。」

「可能因為老頭吃錯藥了吧。」

林塵呵呵的笑道:「我們這邊該怎麼宣傳怎麼宣傳,我相信這才剛剛開始。」

「什麼??」

馬如飛不解。

「既然已經撕破臉了,對方也亮劍了,那麼不可能就這麼一個手段。」

林塵微微搖頭說道:「我倒要看一下對方還有什麼手段,然後馬總,您這邊準備好應對吧。」

「汗,好吧。」

馬如飛也是無奈的說道:「幸好我們沒有跟武冰的電影打擂,否則還真有可能全面被碾壓了。」

「行了,馬總,您就別在這待著了,這部電影後期製作還沒有完成呢,所以您淡定。」

林塵笑了起來:「如果不淡定就想想《大聖歸來》那時候,再壞能比那個時候壞嗎?」

黑薔薇白薔薇 一句話也是讓馬如飛放下心來。

也確實是這樣。

不管怎麼說,現在的林塵的影響力在這擺著呢。

所以馬如飛放心的離開了。

然後林塵來到了剪輯室里。

「怎麼樣?」

林塵朝著孟飛問道。

「進展比想象中的快。」

孟飛這時略顯疲憊的說道:「若是按照這樣的速度應該比之前預期的要快上三分之一。」

「好,這一段再辛苦一下,等把這部電影完成後我給你們放一個長假。」

林塵輕輕點頭說道。

此時,網上也是如林塵所預料的那般,關於蔡霞的黑料也是來了。

先是惡意剪輯說蔡霞不尊重前輩。

然後就是造謠蔡霞曾經是第三者,破壞過他人的婚姻。

這還不算,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說蔡霞在片場極度不敬業。

在這裡不得不說為了黑蔡霞簡直是真的捨得下本錢啊。

竟然還有一節視頻,視頻里蔡霞是甩了黑臉,拍攝的時候蔡霞臉色突然在變的一段視頻。

然後媒體大V號直接是標題上『蔡霞不敬業實錘』。

除了這些之外,還有兩位素人站出來說蔡霞這個人對粉絲並不好,找她合影的時候全程黑臉。

總之,彷彿一夜之間蔡霞全部被黑點給佔滿了。

帝都,蔡霞家裡。

「我靠,姐,你這是得罪誰了?」

蔡靜望著這一幕也是不可置信的說道:「這怎麼突然之間就全是黑你的。」

「武冰,除了他還能有誰?」

蔡霞也是有些心累:「他簡直就像一個狗屁膏藥一般的完全的撕不下來了。」

「哪這怎麼辦啊,就讓他們這麼造謠?你發聲啊。」

蔡靜有點著急:「網上的造謠有時候很恐怖的,這你是娛樂圈的,你應該懂啊。」

「我知道。」

蔡霞望著自己的妹妹有點好笑:「我就是因為知道才不會說什麼呢。」

「啊?為啥?」

「昨天我和林導見面的時候林導說了,他讓我無論遇到什麼事都不要坑聲,交給他來解決。」

蔡霞輕聲說道:「目前《大話西遊》不知道何時上映,我現在發聲只會讓事態變得不可控,藝人能做的就是閉嘴,別添亂,專業的事情專給專業的人來做。」

這些事都應該公關來做。

有時候藝人瞎雞蛋的發聲只會添亂。

想一下那位求錘得錘的。

因此,蔡霞這個時候保持沉默是對的。

為此,網上邊這個時候一方面《大話西遊》的批評,一方面是蔡霞的漫天黑料。

可是正是因為漫天的黑料卻是讓不少的人認識了蔡霞。

星火影視。

林塵把施二爭給叫了過來,朝著他說道:「對,黑,使勁的黑蔡霞,但我說的黑是反黑,以黑的形式給蔡霞進行洗白。」

“雬月,你……”

Previous article

陽光將睡在蘇硯身旁的那個人映照的萬分清晰,蘇硯看着那人俊美的五官,雖然沒有戴眼鏡但是他還是認出來了——這貨果斷是昨天那個要拐他上牀的GAY!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