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蘭兒。」

聽到有聲音她回頭古循己不知何時站在那裡。

「師傅。」

古循點點頭「來,為師帶你上昆崙山。」

昆崙山

「師傅你回來了。」

他的出現最開心的便是王素,活潑亂跳的跟前跑后。

「素兒這是為師新收的徒兒天外,以後由你照顧她。」古循把天外交給王素后便上了塔頂。

「是師傅。」

王素看著這個萌呆了的小師妹甚是喜歡熱情的拉過她「天外小師妹來師姐帶你去玩好玩的。」

「嗯。好」天外見這位姐姐如此熱情又無敵意便也開心的跟她一起笑了。

離開昆崙山許久,他偶爾回一次,每次回去時秦小蘇都在睡夢中,她整日鬱鬱寡歡,面容消瘦讓人心疼不己,古循更內疚自己對她做過的事。

秦小蘇昏昏欲睡,如今她睡覺時間越來越長了,身子虛弱走幾步路便氣喘吁吁,她最近常做一個夢,夢見一個失去孩子的母親傷心欲絕。

古循來床前她正倚靠在床圍欄,見古循來了便要起身卻頭重腳輕暈眩要倒下,古循連扶著抱入懷中。

「對不起,對不起。」

沒想到她虛弱到如此地步面青口唇發白,他該帶她在身邊的。

「沒事,爺不要自責。」

隱婚蜜愛:黎先生獨寵鮮妻 她為何如此虛弱像得了大病般,她隱約感覺到在自己身上發生過什麼卻又記不起。

古循單手扶著她,另一隻手為她輸入真氣,輸入大量真氣后她精神了不少,靠在他懷裡休息。

「好些了嗎?」古循對她內疚更深了。

「好多了,爺你不必耗費修為救我這個將死之人的。」

「我不許你這麼說。」

「爺對小蘇真好。」這麼多天了秦小蘇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只要有他在她便安心了。

古循不敢去看她,只是緊緊的抱著直至她入睡,放她躺在床上輕輕蓋好被子。

遠處傳來一片歡聲笑語把這寂靜的島嶼熟鬧起來,古循站到露台上看著天外,王素,孤立一群人與妖熱鬧玩耍,他的眾妖冒似很喜歡這個漂亮呆萌的小丫頭。

數月後

「爺下面好熱鬧。」秦小蘇身體己復原站在露台看著王素一群活躍的人在嘻戲玩耍,也跟著愉悅起來。

古循從屋裡出來拿著披肩為她系好「外面風大,你身體還沒完全康復。」

「沒事,我已經好了。」

他們倆自然的依偎在一起,如父母看著遠處自己的孩子在玩般幸福恬靜,她好喜歡這種感覺。

「爺,我想回去了。」

「這裡不好嗎?」

「不是這裡不好,相反這裡太安逸了我心有些不安,而且小青那野丫頭一個人在家我不放心。」

「我把小青接來如何?」古循喜歡如此安逸的生活,有心愛的人陪在身邊與世無爭。

「不妥,小青習慣不了這樣的日子。」

古循把她攔腰抱起走進屋內,塔頂的風實在太大了害怕她承受不住。

「等過些時日吧!我正好也有事要處理。」

「嗯」

秦小蘇有些緊張小心翼翼的雙手環抱他脖子看著他。

「爺,你不喜歡小蘇了嗎?」

古循心裡有她,對她太多的虧欠,看見她便自責自己做過的荒唐事。

「喜歡。」

「可是爺好久不曾與小蘇那個…。」她說完都害臊的想找個地洞鑽下去,她是有多饑渴。

古循一臉驚愕的望著秦小蘇。

「討厭」

「乖!好好休息,我出去一會。」古循恢復正常把她放在床上溫柔親吻她的額頭,他曾發誓只要她好起來,決不再傷害她一絲一毫。 ?見到恢復原樣,甚至還強大了一分的魏無涯,石初蘭眼中閃過幾分擔憂。

她看向凌天,凌天仍是面無表情,只是眼神多了一絲凝重。

不死之身真是可怕!

凌天沒有機會了吧。

魏無涯黑霧凝成的身影如樹影輕輕搖曳,聲音頗為得意:「是我小瞧你了,想不到你的靈力這麼強,還有借力打力的手段。」

「不過,靈力再強又有什麼用?在這刀神殿內,我就是不死的,不知道剛才那種程度的一擊,你又能打出多少次呢?」

魏無涯的怪笑聲在殿內回蕩。

所有人憐憫的目光投射在凌天身上,在眾人看來,凌天是死定了。

又有什麼人,能與不死之身抗衡呢?

凌天早已看出,魏無涯的不死之身,和這座刀神殿有很大關係。

不斷有陰冥之氣從大殿的每一塊磚石飛出,匯入魏無涯的身體。

陰冥之氣,據說來自冥界,威力略小於魔氣,不過滋養神魂,對人的神魂的修復有極大的好處。

而魏無涯並沒有肉身,是由陰冥之氣構成的神魂之體,這就是他不死的秘密了。

「呵呵,就算是化神境的大能,也稱不上不死之身,你區區一具神魂之體,也敢稱不死?」

凌天冷笑一聲,天鳳羽衣扇動,身形一晃,雷光一閃,瞬間原地消失,緊接著出現在魏無涯十步之內。

他手指一彈,一隻冰藍色的火鳥撲騰著翅膀,撲到魏無涯身上。

轟得一聲,天鳳冰焰爆開了,冰藍色的火焰蔓延開來,很快席捲了魏無涯小半個身體。

凌天面色深沉,天鳳冰焰蔓延的速度也太慢了些。

只見魏無涯黑霧凝成的軀體迅速分割成數十塊,被天鳳冰焰席捲的那一小塊身體被遠遠甩了出去。

冰藍火焰燒灼了一陣后,便消散在了空氣中。

蜜嫁完美男神 黑霧重新凝聚,魏無涯的身軀再次成為人形。

與上一次相比,魏無涯表面上看沒有任何削弱,但神識敏銳的靈嬰境修士都看出來,魏無涯變虛弱了一點。

凌天臉色陰沉,剛才這一波天鳳冰焰攻擊,只傷害魏無涯不到幾十分之一的軀體而已。

不過,魏無涯的凝聚速度和軀體的凝實度都下降了一些。

也就是說,魏無涯並不是不死的。

只要凌天持續以天鳳冰焰攻擊,一定能把他滅掉。

但是,凌天並沒有這麼多的天鳳冰焰。

「小子,你為什麼不繼續進攻了,你的冰焰也不多了吧。」魏無涯看出了凌天的窘境,陰惻惻道。

魏無涯嘴上這麼說,心中卻略微慌亂,剛才那記冰焰,竟能直接傷害到他的神魂,還好凌天冰焰的數量不多。

「我是殺不死的,你為什麼不信呢?」魏無涯得意道。

凌天眼睛微眯,緩緩伸出一隻白皙的手,一道銀白色的電弧在掌心綻放開來。

混沌神雷!

「雷去!」

凌天手一擲,如白龍直貫,雷電瞬間沒入魏無涯黑霧的身軀。

轟隆隆!

如烏雲中的閃電,銀白電弧一閃而逝。

龐大的雷霆之力炸裂開來,把魏無涯炸得粉碎。

先前的一幕再次重演,無數黑霧聚攏,數個呼吸之後,魏無涯就變回了原樣。

與上一次相比,魏無涯恢復軀體的速度又慢了約一個呼吸左右的時間,他的氣息也下降了一些。

魏無涯身軀微晃,得意冷笑道:「你太愚蠢了,這種程度的攻擊根本傷不了我的。」

「呵呵,你凝聚的速度變慢了,原本凝實的神魂之軀,也變得透明了一些。」凌天手上把玩著一道銀白色的電弧,「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再來十多次神雷,你就死了。」

說到這裡,凌天不禁有些慶幸,還好身上神雷的數量,足夠滅殺魏無涯了。

魏無涯臉色多了幾分凝重,道:「你所料不錯,不過,你漏算了一點。」

隨著魏無涯的話音,無數灰色的陰冥之氣從砌成大殿的每一塊黑曜石飛出,匯聚並組成了魏無涯身軀。

人群嘩然,別說靈嬰境修士,就算是普通的修士,也明顯感覺到,魏無涯的氣息比第一次被擊破前更為強大了。

凌天臉色陰沉,只要魏無涯身處這個大殿內,可以利用無窮無盡的陰冥之氣,那他就是真正不死的。

「你沒有辦法了吧,接下來輪到我了。」魏無涯笑道。

魏無涯話音未落,突然臉色大變。

只見凌天手指一彈,一顆靈力球懸停在他頭頂處,靈力球越來越強。

十億!

二十億!

……

五十億!

一百億!

兩百億!

三百億!

……

靈力球的力量瘋狂增長著。

凌天眼中一片冰寒,既然魏無涯能利用大殿中的陰冥之氣,索性把刀神殿完全炸掉好了。

要知道一般的靈嬰境一重修士,其力量值只有十億,而凌天的力量已加到了三百億,而且還在不斷增加。

在來血刀門的路上,凌天再次使用了八門金光鏡。

八門金光鏡能把力量翻上兩百五十六倍,如果凌天原有的兩百多億力量翻上兩百五十六倍,這個力量值會是恐怖的天量。

但八門金光鏡能承受的力量也是有上限的,凌天初始的力量無法全部使用,最終在八次翻倍后,凌天獲得了約五千億的力量。

而八門金光鏡也承載不住巨大的力量,化為飛灰,再也無法使用了。

大殿內一片沸騰,所有人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算是靈覺最遲鈍的修士,也感覺到凌天打出的球體,其中蘊含的靈力已超過十個靈嬰境修士的合力,而且還在不斷增加。

殿內一片哭喊聲,無數修士連滾帶爬,向殿外逃散。

就連蕭破野和封雲台也慌慌張張的飛走了。

而在兩個靈嬰境修士飛走不久,凌天身形一分,化為兩個分身,其中一個分身繼續頂著靈力球,另一個分身則飛到魏無涯的養魂木雕像前,將雪千柔的禁神牌拿到手上了。

凌天心中一松,蕭破野和封雲台先前就在雕像旁,如果他們不離開,凌天還真不好拿到禁神牌。

魏無涯面如死灰,他身形一閃,用最快速度向遠處遁去。 任健拚命拉住王卅川,可是這個時候的王卅川似乎完全沉迷在某個世界里一般,眼睛死死盯著前面大海里戲耍的女人們。莫語四下尋找了一番最後從駕駛艙里找到了一個滅火器對著王卅川的後腦勺比了比才稍微用力敲了過去。

「靠!」王卅川吃痛大喊一聲從操作台上跳了下來摔倒在地「媽的,瘋了!」

美人有毒 「還好總算醒了。」莫語扔掉滅火器,擦了擦腦門上的汗,剛才的力道把握還算可以,要不然不是把這小子打個半死就是不起作用。

任健揉了揉酸疼的手腕:「是你著魔了。」

王卅川呲牙裂嘴地揉著後腦:「卧槽,我怎麼跑這裡來了?」

「你該興慶你沒直接竄到甲板上。」任健坐下來說。

「怎麼回事?」王卅川慢慢從地上爬起來問。

「前面遇到海妖了,或許是被稱為美人魚的東西,你剛才差點被他們把魂兒勾走了。」莫語指了指窗外。

這時候天光更亮了,平靜的海面上那幾個女人的身影更加清晰了,王卅川揉著後腦走過去瞪大眼睛:「靠,不錯誒,身材真好!」

「小心再被勾了去。」任健提醒。

她在胡思亂想些什麼?

Previous article

李翠娘咬住下唇,只能把苦水咽進肚子里……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