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老夫今天總算是開了眼界了。原以為先前的『炎獸吞疆』就夠霸道的了,可是與下面的火焰比起來,差得實在太遠了。」停頓了片刻,臧戕接著道,「難怪『炎獸吞疆』可以進化到如此地步,竟是與這種逆天異元素有著直接的關係。」

「喂,修哲,你對於收服這種『地靈火』有多大把握?」菲米莎輕聲詢問道。

東方修哲沒有回答,依舊聚精會神地凝視著下方的火海。

他那雙妖異的紫色雙瞳。正在飛速運轉著,分析著「地靈火」的強大與弱點。由於精神高度集中,他並沒有聽到菲米莎的問話。

菲米莎知道這個時候的東方修哲是不能打擾的,便不再多話。也開始注視起火海來。

時間過於了好半天,東方修哲終於分析完畢,嘴角之上再次浮現出那抹笑意。

「我有七成的把握可以收服『地靈火』,值得一試!」東方修哲眼中光芒閃爍。強大的氣息釋放而出。

「才只有七成?」菲米莎一愣,忙問道,「會不會有危險?」

「危險自然是有的。不過你放心,只要我小心一點,它還傷不到我!」東方修哲一臉認真地說道。

「那你可要小心一點,需要我幫什麼么?」菲米莎有些擔心地看著東方修哲。

「在我與『地靈火』對抗的時候,你們這個位置恐怕也不安全,保險起見,你們還是退到更遠的地方吧!」東方修哲建議道。

等一下他與「地靈火」的較量,可不能分心,不然的話,非但不能夠成功,反而還會惹火燒身。

能夠煉製法寶的「地靈火」,其威力可想而知,小心謹慎一點,就多一分安全。

「好吧!」

菲米莎點點頭,不過卻不是退到遠處,反而飛到了近千米的高空。

為了安全起見,東方修哲又給了菲米莎數千張咒符,然後在身上施加一個冰屬性防護罩,直接沖向下方的火海,地靈火所在的位置。

他這個防護罩,可是極大強度地運用了「鎮玄冰」的能力,能夠極大程度抵消掉熱浪。

可是,在離著「地靈火」還有數十米的距離時,這個防護罩已經支撐不住,被蒸發成了氣體。

「果然不能小視!」

對於這種情況,東方修哲早有預料,所以他並不怎麼吃驚,意念一動,先前被收進體內的「本命之器」再一次出現。

「嗡!」

在「本命之器」的作用下,那股熱浪瞬間消失不見,好似眼前的這片火海僅只是幻覺。

「來吧,希望你能夠乖乖配合!」

嘴上嘀咕一句,東方修哲已經操控著「本命之器」,對下方的「地靈火」展開了吸收。

可能是感受到挑釁,地靈火的氣焰陡然暴漲,非但沒有被「本命之器」吸收,反而席捲而來。

「嗡!」

&nbs

p;本命之器發出一聲嗡鳴,散發出來的光芒驟然變亮,就這樣跟「地靈火」抗上了。

東方修哲也沒有閑著,將「融火術」施展到極致,試圖削弱「地靈火」的能量。

他這樣做雖然有效果,不過杯水車薪,難以左右大局。

「富貴險中求,沒有辦法了,為了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只有拼了。」

臉色陡然變得嚴肅無比起來,雙手不斷結印,剎那間,竟然一邊使出三道眉心血來。

這可是損傷「念神力」的做法,但為了成功,也只有繼續冒險了。

「嗡!」

「嗡!」

「嗡!」

本命之器驟然膨脹了十多倍,原本落於下風的對抗,終於開始有了轉機。

「不會吧,這麼難纏!」

剛剛使出的那三道眉心血,可是讓東方修哲一下子虛弱了許多,照這種局勢來看,自己只有再使出十道眉心血,才可以讓本命之器完成壓制住「地靈火」。

十道眉心血?

東方修哲唯有苦笑,以他現在的情況,最多還能夠使出兩道,如果這兩道使出還無法捕獲「地靈火」,那麼他可就只能放棄了。

正是因為這最後的兩道「眉心血」是關鍵所在,在不到萬不得已之下,他還不想使出。


「看來只能用那個方法了,也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意念一動,他竟是將他的「副命之器」——誅魔滅妖塔喚了出來。

「嗖!」

「誅魔滅妖塔」瞬間沉入地下,跟「本命之器」遙相呼應,一上一下,夾擊著「地靈火」。

還別說,這個辦法果然有效,「地靈火」開始逐漸被「本命之器」拉入鼎爐之中,雖然僅只是一點點,但這可是好的開始。

「有法寶,就是不一樣!」

東方修哲自信心大增,更加堅定了他日後多多煉製法寶的決心。

事情開始向著好的方向發展,就算不再使用「眉心血」,以眼下的情況來看,只需多堅持幾個時辰,「地靈火」也會被成功捕獲。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就在這時,先前數次感受到的那股奇異感覺,再一次襲上心頭,而且更加清晰,好似有著什麼東西,正埋藏在不遠處的地下。

東方修哲神情一動,這個時候他可不想分心,也不想遇到任何突發變故,只想先將「地靈火」收服了,再做探查。

可是事情總是事與願違!

隨著一道詭異的光芒亮起,一直被貼身放置在衣服里的那塊詭異碎片,竟然飛了出來。

東方修哲被嚇了一跳,想當初,他可是吃過一次虧,知道這小小的碎片擁有著釋放空間的能力。

如果這個時候,這片詭異的碎片釋放出一個空間孔洞,他不敢想象自己的本命之器與副命之器會不會被吸進去?

由碎片上面散發出來的白光一閃一閃的,並且在東方修哲的面前飄來飄去,好似想要表達什麼?

不得不說,這小小的碎片也是非常強悍的,因為「地靈火」都不敢靠近它,被逼得左搖右擺,反而更加加快了被吸收的命運。

也就是說,這塊碎片的突然出現,反倒是幫了東方修哲的大忙。

「這麼逆天?這到底是什麼碎片,竟然連『地靈火』都如此懼怕?」東方修哲心驚不已。

如果事情一直是這樣就好了,相信只需半個時辰的時間,就可以完全將「地靈火」收入鼎爐之中。

「咻!」

就在這時,數百米之外的地方,突然一道白光飛起。

「什麼?」東方修哲的眼睛,陡然睜大一倍,望著那道白光,他甚至以為自己看見了錯覺。

那道白光已然停下,竟然也是一塊碎片,與眼前的碎片儘管形狀不同,但從那能量波動來判斷,它們原本應該是一體的。

如果論大小,對面的那塊碎片明顯要大很多,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也更為強大。

就在東方修哲不解這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對面的碎片竟然射過來一道光芒,試圖把眼前的碎片拉過去。(未完待續。。)

… 眼前的碎片,散發出來的光芒更加明亮,竟然在抗拒著,不想被拉過去。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它們不應該是一體的么,為什麼還會彼此抗拒?」


腦中閃過疑問,不過東方修哲卻不敢分心。

可能是由於大小的關係,眼前的碎片明顯沒有對面的碎片強大,開始支撐不住,呈現出被拉過去的趨勢。

而就在這時,讓東方修哲始料不及的事情出現了,眼前的碎片竟然「嗖」的一下子,主動鑽入了「本命之器」之中。

那一瞬間,「本命之器」嗡的一聲顫動,像是受到了莫大的衝擊,對於「地靈火」的吸收不禁中斷。

與此同時,東方修哲的身體一震,整個大腦好似被雷擊中一般,嗡嗡作響。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以至於東方修哲一點準備都沒有,差一點身受重傷。

好在那片碎片鑽入「本命之器」后,沒有做瘋狂的舉動,好似僅只是為了找一個地方躲避。

東方修哲仔細感受了一下,了解到那片碎片正懸浮於鼎爐之內,完全無視「本命之器」的強大煉化能力。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自己要怎麼做,要把它從裡面逼出來么?」


東方修哲開始猶豫起來,讓這麼詭異的碎片鑽入「本命之器」,無疑相當於吃下了無法消化的食物,可是後患無窮。

現在的問題是,該怎樣把它從裡面趕出來?

更要考慮,會不會觸發碎片的反抗?

還沒有想好下一步該怎麼做,卻不料這個時候,對面的碎片再一次射過來一道光芒,直接打在了「本命之器」上。

「嗡!」

本命之器更加劇烈地顫動起來,差一點從半空中摔下來。

而此刻的東方修哲,臉色發白。靈魂受到了不小的創傷。

「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能量?」

東方修哲現在已經顧不上吸收「地靈火」了,開始全力催動著「本命之器」,抵擋著對面那片碎片投射過來的強大威壓。

以他現在的修為和「本命之器」現如今的能力,仍舊抵抗不了那強大的威壓,能夠做的僅只是苦苦支撐。

「小壞蛋!」

高空上的菲米莎,驚呼一聲,便是直衝而下。

「不要過來,你幫不了我!」東方修哲利用傳音,制止了菲米莎的行動。

念神力全力催動著「本命之器」,東方修哲手指凝聚真元力。斷陽指驟然對對面的碎片使出。

「啵!」

一聲輕響,明明指勁擊中了那片碎片,然而,卻一點作用也沒有。

反而,讓那碎片釋放的威壓更加強大起來。

此刻的東方修哲,心中自嘲一笑,難道我的好運氣到頭了么,竟然會遇到這種事?

他已經快要抵擋不住了,一旦「本命之器」損壞。他也會身受重傷。

「跟你拼了,我就不相信我還鬥不過小小的一塊碎片!」

眼中寒光一閃,東方修哲驟然使出一道眉心血,注入到「本命之器」上。


噼啪幾聲爆響,發現所有丹田居然擴張了一倍有餘。而輪迴旋渦也漲大了一倍有餘。足足達到了三百丈方圓大小。

Previous article

還沒有等楊一善笑完,突然間,慕容蘭蘭舉起右腳,一腳就踩在他左腳的腳板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